於出差的緣故,需要北上兩天,所以啟程前先聯絡好住在台北的大哥,希望就近在大哥家打擾借住一晚。

由於大哥很早就在台北發展,而我自從退伍南下工作也已經兩年多了,彼此都忙著工作,雙方都很少回台中老家,所以大家很久沒見面了,印象中上次見到大哥還是因為親戚結婚呢!

所以當我打給他說要借宿一晚時,他立即答應了,還說兄弟倆要好好聚聚喝一杯,也因此我忙完一天預定的行程後就早早到了大哥家。

「是嗎?明天就要回去了啊!嗯?怎麼這麼快又空了?」大哥邊喝著啤酒邊說著。我們兄弟倆聊了許多小時候的事,當然也彼此互吐工作上的苦水,就這樣說說笑笑,不知不覺桌上也堆滿了啤酒空罐。

「嗯,對啊,還好大哥在台北,讓我這次出差安心許多呢!」大哥年長我許多歲,從小就蠻照顧我的,所以我們兄弟倆的感情還不錯。

「哈哈!跟我客氣什麼呢,最好是你們公司常派你來出差,這裡隨時歡迎你來住。」

「嗯哼哼……」一陣悅耳的輕聲淺笑在大哥身旁響起:「對啊!不過……你們兩個可不要喝過頭了喔!」嫂嫂溫柔地開了一罐啤酒換給大哥。

說到這位嫂嫂,我也見過沒幾次,不過老實說,我真的超羨慕大哥的。嫂嫂那白皙的肌膚、嬌滴滴的雙唇,有種誘人犯罪的魅力,不過她卻有著明亮無辜的大眼睛,及肩烏黑的秀髮,氣質又是一整個清純,常常會讓我不自覺地陷入遐想卻又深覺自己不該這樣褻瀆她,有這樣的嫂嫂到底是快樂還是一種折磨啊?

看著嫂嫂對大哥那樣小鳥依人,讓我羨慕不已,而且嫂嫂都那樣說了,看著桌上杯盤狼藉,更讓我覺得不好意思,連忙說:「啊,嫂嫂對不起……」

「厚!不要掃興啦!都很久沒見了耶,久久喝一下會怎樣?」大概是有些茫茫醉了,大哥的聲音有點大。

「啊,抱歉抱歉,開玩笑的啦!對喔,你們也很久沒見了,好啦,就隨你喝啦,不過就只有今天而已喔!」

嫂嫂好像被大哥的抗議嚇到了,所以就特別通融我們今天可以盡興地喝。倒是我比較尷尬,不知道會不會造成嫂嫂的困擾。不過來不及了,大哥好像已經醉了,一邊灌著啤酒又一邊天南地北地說話。

就在幾罐啤酒下肚後,免不了就必須要去舒解一下肚子裡的馬尿,當我的大炮淅瀝瀝地洩洪時卻聽到嫂嫂嬌聲的喊著:「親愛的~~來幫我一下啦~~」

當我由廁所出來時,嫂嫂還在廚房喊,所以我就去看了一下是怎麼回事。

「怎麼啦?嫂嫂。」

「啊!這上面的盤子快跌下來了,我想要弄正,不過我手不夠長,一放開又怕盤子會跌下來。」

『撲通!』嫂嫂身影映入我眼簾的那一剎那,我聽到了自己心跳的聲音。

因為她伸長了手想將流理台上方置物櫃裡的東西推正,不過因為不夠高,所以想嘗試爬上流理台去弄,以致於一腳跨在流理台上、另一腳踮著腳尖,上不上下不下的,裙子全捲到了腰上,嫂嫂的粉紅絲質內褲與白皙細滑的大腿全都被我盡收眼底。小弟弟在褲子裡蠢蠢欲動,我想我再繼續看下去,我的小弟弟一定會咆吼吧!

我趕緊壓抑下激動的心情問:「嗯……大哥呢?」

嫂嫂聽到我這樣問,轉頭看了一下客廳:「大概喝醉睡著了吧!」

「啊,是要弄好上面那些盤子嗎?妳都是怎麼放上去的啊?」

「平常都是請你哥幫忙的,所以這次才會……你能搆得到嗎?」

「可以是可以啦,不過那樣的話會碰到嫂嫂的身體喔!」我看嫂嫂好像沒有要把腳放下來的樣子就不自覺的說出來了,說出口的一瞬間我就後悔了。

「欸~?!」嫂嫂愣了一下:「這……不要在意啦,沒關係的。」

「喔……」嗯,這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反應。也對啦,她現在的手沒辦法放開,不過就是小叔幫一下嫂嫂罷了,沒什麼好在意的。於是我在嫂嫂身後伸長手試著去推正去那些盤子。

「!」

「!」

同一時間,我和嫂嫂的身體都感到對方頓ㄉㄟ了一下。

隱藏的內容『糟……糟了!』這是我心裡的OS。沒想到我那有點脹的小弟弟就頂在嫂嫂的臀部上,雖然隔著我的褲子與嫂嫂的內褲,但我們彼此都可以感覺到我的小弟弟就陷在她的臀溝裡。

為了要推正那些盤子,我也必須踮起腳去一個個弄正,就這樣上上下下的去嘗試,所以我的大棒子也就這樣頂著嫂嫂的臀溝上下摩擦著。而我越是在意,意識卻越是集中在那裡,那種爽快的感覺就越明顯,小弟弟就越脹大。

(意識越集中在小弟弟→感覺越爽快→小弟弟越脹大→意識就越集中在小弟弟……)

喔~~我的天!我身處在一個極樂的無限循環!可是她是我的嫂嫂,我該怎麼辦~~??!!

『嗚……趕快弄完吧,真是尷尬啊!』除了這樣想,還能怎麼辦?就算再怎麼極樂,一個弄不好就家庭風暴了。

流理台前面的玻璃窗反映著嫂嫂紅通通的臉微微向後轉,好像是想看看什麼東西頂著她,卻又不太敢的樣子。這樣欲看還羞的樣子真是可愛,我不禁在心裡狂喊:『喔~~為什麼妳是我嫂嫂?』

隨著我這樣上上下下地摩擦,我的肉棒越來越大,幾乎都快頂破牛仔褲的拉鍊了;且嫂嫂的粉紅色內褲也越來越往下褪,露出大片白皙嬌嫩的臀肉和臀溝。看到那臀溝裡深深的陰影,我的心神也被強烈地吸引,想探究那裡面神秘誘人的秘密;而與臀溝的陰影有強烈對比的嫩白臀肉則隨著我的棒子上下推擠出一道道的臀波。

我想我現在正證實人體有著科學無法解析的一種奧秘,那就是──人類男性的眼睛一定有一條神經直接連到小弟弟,專門傳導眼睛的感受。不然明明隔著厚厚的牛仔褲,為什麼我眼睛看到的視覺爽度會讓我的棒子好像直接摩擦在那上面一樣啊?

「啊……不……不會吧?」嫂嫂驚訝的叫聲忽然把我由極樂拉回流理台前。

靠!我都爽到忘了自己在哪了。趕快回答:「呃……什麼?」

「你……你怎麼都沒在整理盤子了?」嫂嫂不好意思地問,還偷偷的看了她自己的後臀。

「嗯?盤子?」挖咧!我這才發現自己只顧著上上下下的,根本忘了手要整理盤子。「喔喔,快……快好了……」趕緊整理,免不了一陣慌亂,弄得盤子鏗鏗鏘鏘的。

我這樣急速整哩,上下磨擦更快速,嫂嫂羞得低下頭,連耳根都紅透了。我想嫂嫂一定也感受到了吧──我的棒子又變得更大且更硬了。

「好……好了。」一整理好,我立即往後退,離開嫂嫂的身後。嫂嫂也馬上就下流理台,拉好她的內褲並整理她自己的裙子。

剎那間,廚房陷入無聲的尷尬中。

『撲通、撲通!』剛剛的美麗奇遇還讓我的心狂跳不已,另一方面卻既激動卻又擔心,這樣唐突嫂嫂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呢?嫂嫂又會怎麼看我呢?唉……我可不想嫂嫂討厭我啊!

「謝謝……」嫂嫂聲音彷彿為沉默的空氣中注入了一道甜絲絲的香味,打破了尷尬。不過嫂嫂還是低著頭。

「不……不會啦!我很高興可以幫忙……」話才說出口我就覺得糟了,剛剛那樣「小叔頂嫂嫂」可以是很高興的幫忙嗎?

果然嫂嫂一聽到馬上抬起頭張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我,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腦袋一片空白下,下意識地說出:「我……這是我應該的……」

『你大白癡喔?小叔凸嫂嫂可以說是應該的嗎?!』這是我內心裡的OS,喔~~我怎麼會這樣說?

果不其然,嫂嫂的臉咻一下子就整個紅到不行,又趕緊低下頭去。

看到嫂嫂這樣,我亂了手腳,嘴巴不停地想解釋:「呃……不……不是這樣的,那個……這個……我的意思是指……我……我只是……我不是……」

嫂嫂聽到我的胡言亂語,輕輕的抬起頭來,看著我的眼神有些責備的意味,這讓我閉上了嘴,什麼也說不出來。嫂嫂看我這樣又低下了頭。

幹!我在胡說些什麼!?

我是不是用肉棒頂了嫂嫂?是!我是!

我是不是看嫂嫂看到肉棒越漲越大?是!我是!

我是不是凸著嫂嫂爽到連手都停了下來?是!我是!

幹!那我剛剛到底在胡說些什麼!?還想用些不相干的藉口帶過那些事!?這樣還是不是真男人啊?而我事後這樣低層次的表現才真的是褻瀆了嫂嫂,還會被嫂嫂看不起。

我不禁這樣責備自己。想了想,不如直接說說心裡的話,如果有什麼後果,那我就承擔吧,這樣也才是對得起嫂嫂。

「對不起!嫂嫂……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故意……我……我想雖然我是太久沒有做愛……喔,是沒有親密的關係了。不過,我不是對任何女孩子都這樣的,嫂嫂……嫂嫂給我的感覺很好,所以……」我說到後面越說越小聲,我一定也臉紅了。

我說完了,心裡又是一陣激動的狂跳,不知道會有怎樣的下場。但是嫂嫂卻沒有任何表示,廚房又開始沉默了起來。

這次的沉默比起剛剛的又有不同,這次我可是說出心裡的話了,所以在等待的過程中,每一秒都像一世紀那麼長。

嫂嫂會有什麼反應呢?唉!她是我的嫂嫂,畢竟是遭到我這個小叔的唐突,她還能有什麼反應呢,大概是在想怎麼訓誡我吧?我真的不想在美麗的嫂嫂心裡被扣分,真是越想越悶。

「嗯……」在像似過了好幾輩子那樣的時間後,我終於聽到嫂嫂那嬌甜的聲音,只是那聲音比蚊子還小,我必須屏氣凝神、努力張大耳朵才能聽清楚她天籟般的聲音。只聽到嫂嫂說:「嗯……我……我也是……」

『嫂嫂說了什麼!?嫂嫂說了什麼!?嫂嫂說了什麼!?』

『我有沒有聽錯!?我有沒有聽錯!?』

『她說:「我也是……」!』

『她說:「我也是……」!』

『她說:「我也是……」!』

我空白的腦中除了嫂嫂說的那句話之外什麼也沒有,一時之間呆住了而無法意會嫂嫂那句話的意思。嫂嫂說的那句話不僅整個充塞我的腦袋、我的心,還不斷擴大以致充塞了這整個世界!

那句我意想不到、不斷地繚繞在我的耳朵裡的話──喔!我的嫂嫂對我說她也是!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