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之間一年就要接近尾聲了,年末的工作各種繁瑣,好不容易才把手頭的事情做完,打算舒舒服服的等著過年,可公司這時候居然安排我去N市做年終監查。我們公司每年年終都會派專人到某地,監督當地的經理進行年末檢查,這次是因為N市的檢查人家裡人過世,整個公司這時候似乎就我比較閒,於是安排我代替他去。沒辦法,領著工資哪有不做事的理,打點好一切,坐上了去N市的動車。

在N市的工作因為當地經理的大力配合,很順利的結束了。臨走前一天,N市經理帶著下屬在一家高檔酒店給我踐行。吃飽喝足後,又專門叫上和我對口部門的小陳招待我。經理年紀比我大許多,畢竟沒什麼共同愛好,這樣的安排正合我意。

小陳帶我去了一家非常豪華並且24小時營業的KTV,(哎,本人和KTV實在是有緣,總要在那發生點事)。開好包間,點好酒水,總不能就我們兩個大老爺們對坐對唱吧?小陳一通電話,叫來了一撥人,有他的前女友,她的前女友又帶了一個女性朋友,還有公司的同事小伍及她的男朋友。這裡先說下這個小伍,她是N市公司的行政助理,二十來歲,人很熱情。我到N市後一直就是她和其他幾名同事陪我跑上跑下的做檢查工作,人又長的不醜,笑起來臉上有兩個小酒窩,所以打一開始我就對她很有好感。只是沒想到叫她來唱歌居然還帶上了男朋友,這就太沒意思了。

3男3女正好搭對,歌吼起,酒喝起。酒喝多了,嗓子就啞了,眼看歌是唱不了了,我們又開始玩骰子,猜點數,輸了的喝酒,這一來二去的酒可就喝的不少,不過幸好我是客人所以他們倒是沒好意思灌我酒,只能自己人殺自己人,一直到小伍摀住嘴跑進了包間的廁所,這酒喝的才算是告一段落。這時候,除了我所有人已經是面紅耳赤連眼睛都是紅的。小陳的前任拉著她的朋友說要到外面去上廁所,小陳緊接著跟了出去。偌大個包間裡除了我和橫躺在沙發上小伍的男友外,只剩下轟隆隆的音樂聲。坐了一會不見他們幾個回來,小伍也一直待在包間廁所裡,我敲了幾次門都沒回應,恐怕是醉倒了。打開包間房門,一股冷風吹來,我不由打了個寒顫人卻精神了許多。感覺有點尿急,再看看緊閉的包間廁所門,無奈的搖搖頭,還是出去上廁所吧。

時間有點遲了,已經沒什麼人來唱歌了,服務員懶懶散散的站在KTV過道裡。問了問廁所的位置,逕直走了過去,剛到廁所門口,就聽見裡面有動靜,於是我放慢動作,悄悄的走了進去。廁所裡沒人,幾個隔間的門都是敞開的,唯獨一間緊閉,聲音就是裡面傳出來的。低下頭向門板的下端望去,好嘛,四隻腳。男人的吭氣聲,女人的呻吟聲,外加肉與肉的碰撞聲,這時候因為離的很近,所以聽的更加清楚。心底冒起一股偷窺的念頭,悄悄走到隔壁站在馬桶上向旁邊的隔間望去,只見一個女人雙手撐在馬桶的水箱上,半俯著身子,因為天氣冷的原因吧,女人的上衣沒脫,只是褪下了褲子,露出屁股,一個男人正在她的屁股後面挺動。不用說,那男的就是小陳,那女的是他前任。看來,雖然分手了,也禁不住偷食的樂趣啊。

雖然角度不是很好,但看了一會,也不由的慾火上湧,再看下去恐怕得自己擼一發才行。從馬桶上下來,這時候才想起自己是來上廁所的。解完手,感覺欲火沒那麼旺盛了,搖搖頭,回包間去。走到包間門口,發覺有些異樣,再一細看,門口的服務員不見了。正當我準備進包間的時候,隔壁的小包間裡傳來一陣碰撞聲。小包間沒開燈,應該沒人包房,但是裡面明顯有動靜,難道是服務員在裡面偷懶?少管閒事吧,我的手已經抓住門把準備推門回包間時,突然,一陣低低的女聲傳入我的耳朵,「別……別……不要……恩~~~~」很明顯的呻吟聲,難道我的運氣這麼好,連看兩次現場直播?走到小包間門口,透過門上的小窗望進去,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但隨著對裡面光線的適應,慢慢的算是能看到點東西,我見到兩個人影重疊在沙發上不斷起伏,因為裡面沒開燈所以能看到的也僅此而已,沒意思。這時,裡面又有聲音傳出來,「你……你女朋友……在隔壁……放開……放開我……」聽到這句話我腦子一個靈光,難怪剛才覺得聲音有點熟悉,這不是小陳前女友帶來的那個女孩嗎?女朋友在隔壁?那那個男的身份也呼之欲出了,正是小伍的男朋友。好嘛,女朋友丟隔壁包間,自己在這裡打野食,膽子也忒大了吧!

雖然我睜大了雙眼,聚精會神無奈還是看不清楚,真掃興!算了,回去了。推開包間門,只見小伍捲曲在沙發一角,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我走到她身邊的沙發上坐下來,端起一杯啤酒,邊喝邊打量這個女孩。一頭披肩的長髮,臉盤還算清秀,沒有某些女人的脂粉氣,黑色的毛衣,黑色的短裙,裡面是黑色的絲襪,一身黑色裝扮標準的OL,雖然外面沒穿制服,但也很吸引人了。正當我的眼睛透過短裙想看看裡面風景的時候,小伍醒了,我立馬端坐好,眼睛正視前方,一副正人君子樣。

「他們呢?」小伍揉揉頭。

「出去上廁所了。」我回答。

「上廁所?我出來就沒見到人啊,上這麼久?」小伍有點懷疑。她摸出手機撥了一個號,不過很快又掛了電話,「關機了……」小伍自言自語。難道她是給她男朋友打電話?

小伍的臉色突然變的很不好看,我估摸著要出事。果然,她一下從沙發上彈起來就要衝出門去。可能是喝了太多酒,頭暈,一個踉蹌眼看著就要摔倒。我急忙站起來一扶,小伍就正好倒在我懷裡。熱火的身子抱起來軟軟的,瞧著那雙喝了酒迷離的雙眼,我一個沒忍住,低下頭吻住了她的雙唇。

小伍明顯被我的突然襲擊給弄懵了,完全沒有反抗。我的嘴很容易就捉住了她的雙唇,舌頭也伸了進去。軟軟的小口,濕滑的舌頭,我在她嘴裡攪動,用我的舌頭撥弄著她的香舌,時不時的吸到我的嘴裡,輕輕的咬一下。小伍先是條件反射的抱緊了我,在我吻了幾分鐘之後她才反應過來,急忙伸手推我,我也就順勢放開了她。

「我喜歡你!」不等小伍開口我先說話了。小伍盯著我,沒有說話。

「其實……他們……」我話沒說話,小伍就打斷了我:「別說了,我知道他們在幹什麼!一丘之貉,男人沒一個好東西!」看著我露出尷尬的表情,小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急忙辯解道:「我不是說你,我說他們!」

我眼珠一轉,接著她的話道:「其實,男人真沒一個好東西,包括我。」說完,又摟住了小伍,雙唇又印上了她的。小伍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唔……」就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因為她的香舌又被我吸到了嘴裡。

這一次,小伍沒有反抗,反而主動的伸出她的小舌頭來配合我,我摟著她,慢慢的坐到了沙發上。坐好後,我的雙手解放出來,立刻不甘寂寞的攀上了她胸前的雙峰。隔著毛衣能明顯摸到裡面的Bra,雖然隔著雙重束縛,但也能感覺到小伍雙峰的柔軟,揉搓的同時,我依然熱情的吻著她,她也任我撫摸著她的雙峰,直到我的手撩起她的毛衣,從下面鑽進去,就要捉住她雙乳的時候,她才用手隔著衣服按住了我的手。我停止吻她,慢慢的抬起頭,拉開我們的距離,雙眼盯著小伍的雙眼。小伍見我盯著她,先是輕輕的搖著頭,並沒有鬆手的意思,最後她終於在我寫滿「我要」的對視中敗下陣來。我感覺到手上的壓迫一鬆,立刻就勢向上握住了她的雙乳。

「唔~~~」可能是我的手有點涼,也可能小伍的雙乳沒被其他男人碰觸過,總之我能感覺到小伍的緊張,於是手越發溫柔起來。我的雙手在她的毛衣裡,輕輕的將Bra向上推起來,她的雙乳沒有了束縛,立刻遵從地心引力的原理跳了出來。我的雙手急忙撫了上去,小伍的雙乳尺寸不小,至少我一隻手不能握住全部,乳房軟軟的,但又很有彈性,乳頭不大,輕輕一捏,小伍就會含羞的打顫。我迫不及待的要見識一下這對寶貝,雙手將小伍的毛衣撩到胸前,讓她的雙乳裸露在空氣中。小伍的雙乳很白,乳頭高傲的挺著,顏色有點偏暗但還是能看到肉紅色,隨著她的呼吸,輕微的顫抖。我雙手左右握住小伍的雙乳,輕輕一擠,讓乳頭更加挺立,然後頭一低,舌頭一卷,吸進嘴裡。牙齒輕咬著乳頭,不讓它脫離我的口腔,舌頭卻在乳頭末端舔舔,打轉,直到小乳頭變得又紅又腫我才肯放口,轉而去攻擊另一隻乳房。

小伍在我的攻勢下,越發的面紅耳赤,呼吸也更加急促起來,雙腿不時的往裡夾,已然是動情了。當我的嘴離開小伍雙乳的時候,她的乳房上已經沾滿了我的口水,兩隻乳頭腫立的不成樣子,至少比原來大了一倍。而我之所以放口的原因也不是因為我憐香惜玉,而是我必須進行下一步的進攻。在我用嘴進攻小伍雙乳的時候,兩隻手也沒閒著,一直在撥弄著小伍的短裙,將它慢慢的往上卷,直到捲到小伍的腰上,露出那包裹在黑色連體絲襪下的雙腿。隔著腿襪,能看到雙腿之間那抹白色的倒三角--白色的小三角內褲,穩穩的包裹住小伍的私處。

當我的手撫上小伍的兩腿之間時,小伍敏感的坐了起來,兩腿一緊將我的左手夾住。「你看,都濕了。」我溫柔的掰開小伍的雙腿,指著中間一處濕濡。只見一股濕潤已經浸透了小伍的連體絲襪,看樣子內褲也該被浸透了。

「別……別看……」小伍害羞的別過頭去。

「嗯,我不看,但我要摸摸!」我的左手趁勢摁住了小伍的私處,隔著絲襪和內褲扣在了縫隙的邊緣。小伍急忙用夾緊雙腿的辦法來阻止我,雖然手被夾住了,但並不影響手指的活動,中指摸到縫隙的上端那處點上,摁了下去--

「啊~~~~」小伍趕緊摀住了自己的嘴巴,阻止了聲音的延續,但阻止不了我的行動。我的中指開始不停的在那處點上揉摁,還時不時的向下滑一點,抵著絲襪和內褲往裡戳,換來小伍更加不安的扭動身體。不一會,小伍的私處滲透出更多的水來,甚至在沙發上塗出了光亮。

「好濕啊,你流了好多水!」我輕輕的在小伍的耳邊吹氣,小伍閉上眼睛害羞的不敢看我。「我幫你脫下來吧!」說完我的雙手滑到了小伍的雙腿間,扯住了連體絲襪。

「我自己來!」小伍察覺了我的動作,急忙想要坐起身來。但是明顯她的動作沒有我快,只聽「撕拉」一生脆響,小伍雙腿間的連體絲襪已經被我扯開了一個大洞,露出了裡面白色的內褲。連體絲襪並不像日本AV片子裡面那樣容易撕破,但是用手指甲劃拉出一條口子,再從中撕開就會容易很多。

小伍穿的是一條白色花紋蕾絲女士三角褲,這種褲子很薄很輕穿在身上會很舒服臀部也不會留有痕跡,最關鍵的一點是很性感!如果換成黑色,會讓衝動的男人有一把撕破的慾望。但即使是白色也讓我躍躍欲試,剛才小伍情動時不斷扭動和夾緊雙腿,還有私處流出的淫水,早就讓小內褲不堪入目,本來是三角形的,因為沾滿了淫水再加上身體的扭動,三角褲的邊緣已經捲了起來,深深的勒近小伍的縫隙裡,再也不能起到遮擋作用,反而成了一條標標準准的T字褲。

小伍的小腹只有一小撮毛髮,其他地方白白淨淨的,也不知道是天生的還是自己刮過。大陰唇輕微的向外翻開,三角褲就像一條帶子似的,深深的勒在裡面。整個私處已經是一片狼藉,沾滿了亮晶晶的淫水,用手一摸沾我一手。

「我擦擦。」小伍不好意思的坐起身來,伸手拿過桌上的紙巾,想要擦拭身體。我急忙阻止了她,「別,我喜歡這樣,我喜歡水多的女人!」說完蜻蜓點水般吻了吻小伍的雙唇。

手指勾住內褲的邊緣,想故技重施,卻無奈的發現,沾滿淫水的內褲柔韌性出奇的好,任我使多大的勁它也紋絲不動。小伍這時候發現了我的窘迫,不但不幫忙還坐著看我的笑話。這點小困難也想難住我?太小瞧我了吧!手指伸進內褲中,往外一勾,內褲像根布條一樣被我扯了出來,然後往小伍左胯上一帶,這下內褲歪在一邊,再也不能阻止我了。

大陰唇微微的向外翻開,露出了裡面的小陰唇,小陰唇這時候居然還在輕微的張合,不時一小股泛白的淫水被擠壓出來,塗滿了她的小屁股,再流到沙發上,留下一灘痕跡。太美了!太誘人了!那一刻我的慾望被激發到了頂端。我急急忙忙的鬆開皮帶,脫掉了褲子,赤裸著下半身,挺著高聳的肉棒向小伍靠過去。

眼看著船就要進港了,這時候卻出狀況了。小伍突然不願意起來,她坐起身子,雙手死死的摀住自己的私處,任我好話說盡都堅決不放手。急的我是一佛沖天,咬咬牙瞪瞪眼,差點就準備霸王硬上弓了,不過都到這份上了才來硬的,這事也辦的太不美了,即使成了,小伍還不把我恨死?

換上一副甜言蜜語的溫柔面孔:「別這樣,我會很溫柔的!」小伍搖頭。

換個辦法,退而求其次:「要不,我就在外面磨磨,你看我這樣不解決也不行啊!」

在我死乞白賴的軟磨硬泡下,小伍終於鬆動了,在我答應她不進去後,她終於放開了雙手。

雙手扶著肉棒,抵住小伍的小穴,用她兩片陰唇夾住肉棒,開始上下摩擦。說實話,這樣只能越發加重我的慾火,但對小伍的刺激卻更為強烈起來。磨了一小會,我的肉棒上已經塗滿了她的淫水,而她的小穴張合的頻率也越來越快,分泌出更多的淫水,小伍甚至開始發出呻吟聲。

望著小伍迷離的幾乎要滴出水來的雙眸,還有那不停扭動的身體,身下的肉棒在她小穴上感覺到的溫熱,一切都告訴我,是時候了。

握住肉棒擼了一把上面的淫水,讓肉棒更加濕潤,也更加堅硬。慢慢的向下,抵住小伍的穴口,摟住小伍的身子,深深吸一口氣,在她耳邊輕輕的說道:「我要進去了!」不待小伍有任何反應,我的臀部向下一沈,肉棒直直的破開肉壁,全部進入了小伍的身體裡。

「唔--」這次小伍沒有制止自己衝口而出的呻吟聲,只是睜大了雙眼幽怨的看著我,我能感覺到她的身體在顫抖,是刺激還是別的什麼,我已來不及細想,從肉棒處傳來的陣陣壓迫感和濕滑燙熱的感覺深深刺激著我,讓我開始劇烈的運動起來。

肉棒被小伍的小穴緊緊的夾住,舒服極了!我扭動腰部,一前一後猛插個不停,小伍躺在沙發上,承受著我的抽插,而我直立起身體雙手樓住她的大腿,還不時的揉摸著那裸露在外的雙乳。肉棒抽動時,從小伍的體內帶出更多的粘液。隨著不斷地抽插,那淫水如同抽水機一樣從我的肉棒和小伍的小穴縫隙中湧放出來。我一時興起,更加猛烈地抽插起來。將肉棒徐徐地向外抽出,當快要抽盡時,猛一搓腰向裡一頂,直透小穴深處,這下可要了小伍的命,她開始不顧一切,聲嘶力竭地叫起來:

「哎喲……唔……哎……」

「呀……別搞了……啊……別頂……」

我將小伍兩條還穿著絲襪的大腿左右大大地分開,扛在肩上。小伍微睜雙眼,無力地呻吟道:「我……我不行了……別弄我了……!」我笑笑,沒有回答她,只是雙手扳住她的肩頭,屁股一壓一抬,肉棒拌著淫水再次輕而易舉地插進了小伍的小穴。

「唔……」這次小伍的叫聲平穩了許多,看樣子比剛才好多了吧。小伍此時眉間微皺,嘴兒稍張,看樣子也進了狀態,於是,我胯下慢慢加大了力度。肉棒在小穴裡一進一出,插的小伍的大陰唇一掀一合的。漸漸的,快感越來越多,只見她兩眼如絲,身體微顫,屁股上下左右地挪動,雙腿翹上,還不時顫動臀部向我迎湊,含含糊糊地哼著:

「不行……不行……」

「要……要來……要來了……呀~~~~」

隨著小伍的一聲尖叫,我明顯感覺到她兩腿用力一伸,小穴一鬆一緊,全身開始顫動。看樣子小伍來高潮了,沒想到她這麼不經搞,我還沒使多大勁呢,她就丟了。

正當我抽插的起勁的時候,包間門外傳來人聲,不好,是他們回來了!我急忙從小伍身上退了下來,一把抓起了我丟在地上的褲子。小伍也聽到了動靜,急忙從沙發上坐起來。她身上的衣服雖然凌亂,但好在全在身上,不過已經來不及整理了。我瞧著包間裡的廁所,一把從沙發上拽起小伍,將她推了進去。就在我也跟進去的時候,門開了,依稀看到小陳和他前女友進來。

「哥,在裡面嗎?」小陳來敲門。

「嗯,我在,鬧肚子呢!」我回應著。

「哦,他們人呢?」小陳不經意的問。

「不知道,回來就沒見到人。」我繼續編著。

「嘿嘿……」小陳笑笑,沒說什麼走遠了,接著依稀聽到他好像和她前女友又開始喝酒。

小伍明顯很緊張,盯著廁所門一動不動。見到她這個樣子,我不由得憐香惜玉起來,從身後緊緊的抱住她,本來是一番溫存,結果因為姿勢的問題,肉棒頂在她裸露的雙腿之間,立刻被刺激的再次昂起了頭。我趁勢從身後將雙手探到她的身前,握住了那雙乳,肉棒也就著未乾的淫水在她雙腿間抽動,時不時的頂在小伍的菊花上。當時,我真想走走後門,反正都這麼濕了,肯定很容易進去。但是小伍似乎察覺到了我的意圖,她扭動著屁股,讓我的肉棒一度下滑,直到頂在小穴口上。

於是我一手扶著肉棒,一手扳住小伍的屁股。肉棒湊著穴口不住地轉動,接著點正了那穴口,身子一弓,雙手使勁把小伍的屁股向後一拖,下身緊跟著用力一挺,整根肉棒噗嗤一聲,全根盡末。就這樣,從身後再次佔有了小伍。這次因為輕車熟路,再加上濕滑的作用,另外外面還有人在,小伍只輕輕吭了一聲,並沒有發出過大的聲響。

我扶著小伍的屁股,下身使勁向前挺動,肉棒從身後一次次結實的插進了小伍的小穴,小伍雙手撐在洗手台上,高翹著屁股,迎接著我的抽插,雖然不敢叫出聲來,但感覺明顯強烈。

「我要射了,射在屁股上?」我從身後湊到小伍的耳邊,輕輕的問道。我知道很多女孩並不喜歡男的射在裡面,特備是像我和小伍這樣只是玩玩的情況。誰知道小伍的回答卻出我意料:「射在裡面!」

「什麼?」我以為我聽錯了。

「射在裡面吧!」小伍繼續輕輕的說。

「這……不好吧?」小伍的大膽讓我反而不好意思起來。

小伍回頭白了我一眼。見我沒反應,甚至還主動向後挺動屁股,摩擦我的肉棒。

都到這份上了,我當然不會客氣,右手環摟住小伍,左手高高的抬起她的左腿,讓她單腿站立,我的屁股使勁挺動,肉棒猛烈的撞擊著小伍的小穴,發出「啪啪啪」的聲音,這樣的姿勢,讓我們的結合處更為緊密,肉棒每次都狠狠的捅到最深處,眼看著小伍開始打顫,就要頂不住的時候,我也到終點了。肉棒在小伍的小穴裡噴射,一邊噴射我一邊還往小穴最深處挺動。「全給你,全給你!」我從後面輕咬著小伍的耳朵,當她回頭的一剎,我又低頭吻住了她的雙唇。

當我終於射完最後一滴精液,趴伏在小伍背上的時候,小伍的雙腿已經在不停的發抖。肉棒因為射完精的緣故,開始慢慢變小,雖然我十分不情願,但它還是從小伍的小穴裡滑落出來,立刻一股一股白色的精液從小穴裡冒了出來,順著小伍的大腿向下流去,很快就沾滿了黑色的腿襪……

「前往XX的動車馬上就要開車了,請各位旅客抓緊時間檢票上車!」我提上行李,向送行的N市同事揮揮手,最後望了一眼小伍,她沒有任何表情更沒有任何話語,就像我們昨晚並沒有發生任何事一樣,這就是我們的結果吧?我不得不釋然。當我坐在我的座位上,手伸進口袋,摸到一件事物,那是小伍的內褲,沒錯,就是昨晚我和小伍瘋狂時她身上那條沾滿了她的淫水和我的精液的內褲。事畢後,我就從小伍身上脫下了它,留作紀念,看來這也果真是一個紀念品了。

火車發動,「滴滴」包裡的手機傳出短信的聲音,掏出手機,打開短信,看罷後,望著車窗外冬日的陽光,我開心的笑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老婆的趣事
印尼女傭
公司制服
與女同事的偷情
雪白的屁股
地鐵邂逅的48歲熟女姐姐
淫魔父子
把女同事請到家裡來
猛幹外地美女同事
人妻趙天雲專賣店再度被凌辱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