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出差了,我跟岳父母參加親戚壽宴,因為岳母她在酒席上喝了很多酒,醉得不省人事。岳父狠狠地罵了她一番,讓我扶她回家休息。

岳母整個人靠在我身上,我把她的左手挽住我的脖子,我的右手攬在她的腰。我扶著她邊走,邊看著這個老女人,嘴裡呼出濃重的酒味,真是的,都這麼大年紀了,還這麼想不開。岳母穿著上半透明的花色短衫,那兩顆大奶隨著身體的移動不停地搖晃著。

她的臉緊緊貼著我的臉,從我的角度往下看,覺得短衫下面的大奶像兩座小山峰似的。因為有點透明,可以清晰地看見短衫裡面的胸罩,是老女人戴的那種,薄薄的一層布,所以乳頭的形狀清晰可見。真想趁著她不省人事,雙手壓上去,好好地摟搓,可是才走了幾步,還有人在後面,只好半摟半抱著她加快腳步。

走了一會兒,周圍已沒什麼人了,再看看岳母,仍然在喘著氣,完全失去知覺,這時我膽子大起來了,扶在她腰間的手開始輕輕地撫摸著,那感覺別提有多興奮了。為了怕被她發現,我輕輕地叫了聲:「岳母,岳母」,她沒有回答。右手慢慢地往上移,輕輕地按在她的右奶上,隔著衣服、胸罩輕輕摸著,好柔軟,因為衣服、胸罩很薄,所以都能感覺到她的體溫。左手也騰出來,接住她的左奶,兩手一起慢慢地往中間擠,感覺好大,怕弄醒她,所以不敢太用力,又怕被人發現,摸了一會兒,就把右手又放在了她腰間,左手繼續輕輕地弄著,因為我是右手摟著她的,所以左手放在兩人中間,左右兩邊要是有人也看不到的。

反正等會到了她家,再慢慢弄。想著想著,下面脖得不行了,緊緊地貼著大腿,因為她整個人都倒在我懷裡,我的下面就頂著她的臀部,所以走起路來,就會摩擦著她的身體。

雖然摸到了她的奶子,很想看看,就輕輕地解開了短衫最上面的兩顆扣子。我從上往下看,兩顆雪白的大奶在胸罩裡左右搖晃,那薄薄的一層布就快要被撐開似的。左手輕輕地往下伸,摸到了她的小腹,再往下放在了她的三角地帶,感覺那裡好豐滿,稍微地隆了點起來,手掌都可以感覺到褲子裡面的陰毛。

就這樣走著走著到了岳母的家門口,門是鎖的。沒鑰匙怎麼進得去,這可怎麼辦,想把她弄醒問一下,看了她的樣子,一時半會兒是醒不過來的。估計應該在她口袋裡吧,右手扶穩她,左手探進她口袋裡找,這時好想藉機襲擊她的下身,故意大聲地問:「岳母,鑰匙是不是在口袋裡?」手掌再次貼在她的三角地帶,用力地上下壓著,手指頭伸進了她的胯間,用力地捏著,也許是太用力了,把她捏疼了,她輕輕地哼了一聲。我連忙拿起口袋裡的鑰匙,把門開了。

進了她的家,她的兒子,女兒都成家了,所以現在誰也沒在家。她家的光線不是很亮,這更加壯大了我的色膽。我扶著她來到了床上,讓她坐好,還想這樣抱著她,就沒讓她一下子躺下來。她坐在床上,身體仍靠在我的身上。

是時候動手了,都等不急了。「岳母,到家了,躺到床上睡吧,先把衣服脫了,啊。」岳母一點反應都沒有。說著,兩隻手輕輕地放在她的胸前按了上去,好大的奶子,整個手掌都包不住。到了她這個年紀,也許奶子已經松垂了,但這個被胸罩包著,隔著胸罩摸,跟年輕的女人沒什麼區別。把短衫給脫了下來,半裸的上半身就呈現在我眼前。我雙眼盯著她的胸部,可能口水都流出來了。

薄薄的胸罩包著兩顆大奶,那深深地乳溝,我把她平放在了床上,拉下了她褲子的拉鏈,脫了她的長褲。她裡面穿的是一條白色的內褲,跟胸罩一樣,也是一層薄薄的,裡面的毛都可以看得到。好騷的味道迎面撲來,我貪婪地聞著從她下體發出的騷味,隔著內褲吻著她的陰部。她的內褲有點寬大,但是她的臀部很豐滿,肉很多,穿在她身上反而有點像緊身的。正準備要脫了她的內褲時,看到了上面那兩座小山峰,想先玩上面的。就輕輕地爬在了她身上,好舒服。

把臉埋進她的兩顆大奶間,雙手用力地把它們往臉部擠。親吻著她的每一寸地方,儘管不像年輕女人似的光滑。隔著胸罩吸著她的乳頭,漸漸地胸罩的頂起部份就濕了。變得全透明了,黑黑的乳頭,就這樣我忘情地吸著,也許是太忘情了,整個人都放鬆了,整個身體全部壓在了她身上,她又哼了一聲,迷迷糊糊中感覺到有個人壓在自已身上,慢慢地睜開了眼,四目相接,她驚訝地看著我,有氣無力地問道:「小飛,你這是在幹什麼?」她再看了看自已的身體,衣服已經被脫下放在了床邊,褲子也放在那兒。再看看壓在自已身上的這個小男孩,雙眼正害怕地看著自已,那雙手還還隔著胸罩捏著自已的兩顆奶子。

「岳母,我………我扶你回家,你剛才喝醉了。」我上句不接下句地答道。

「那你壓在我身上做什麼,幹嘛脫了我的衣服,快把手拿開。」

「我沒………沒………幹嘛,我想讓你到床上去睡,所以把你的衣服脫了。」

我看著她的眼睛,感覺到她在生氣。她想起來,雙手推著我,可是被一個成年男人這樣壓著,況且酒還沒完全醒,使不上力氣。被她這麼一推,我反而更用力地壓在她身上,脖起的陰莖在褲子裡頂著她的下體,她感覺到了,下身在扭動著,可是沒什麼效果,仍然被我頂著。這時岳母急了說:「小飛,你不能這樣做的,我是你岳母啊,快起來。」

「岳母,我………我………沒想做,我只想摸摸岳母的大奶。」

「我都這麼老了,有什麼好摸的,況且我是你岳母,你怎麼可以這樣。」

「你其實不老,我喜歡,我不管,你就讓我摸摸吧。」

「你剛才都摸了,你現在起來,岳母就不怪你了。」

「我還想再摸,你剛才胸罩都沒脫,我要摸你沒戴胸罩的奶子,吸著你的乳頭。」

「你怎麼這麼不聽話,再不起來,我就告訴….女兒。」

「好啊,你去說吧,到時人家都知道你跟我做那種事,你都這麼老了都不怕不好意思,我是你女婿怕什麼。」

「好,好,小飛,岳母求你了,我不告訴別女兒了,你快起來吧。」

岳母這時態度軟了下來。這時我膽子反而大了,我知道她不敢說的。

「好,那先讓我摸你的大奶。」

不管她同意不同意,說完,我從下面拉起她的胸罩,雙手伸了進去,抓著她的一對大奶,發狠似地搓著。

她看到我這樣凶狠,有點怕了。 「不要,啊………啊………快不要這樣。」

「岳母,你的奶子好大,摸起來好舒服。」一邊說著,一邊吻上她的脖子。

「不要這樣,啊………啊………疼………輕一點了,不可以的。」

我用力地捏著她的乳頭。 「岳母,你看乳頭都這麼硬了,很舒服吧。」

「哪有啊,快停下,你弄疼岳母了。啊………啊。」

還沒說完,就被我的嘴給堵住了,舌頭藉機伸進她的嘴裡。

「嗚嗚………嗚………………」她想喊喊不出聲音。雙手推著我的肩膀。她的舌頭到處閃躲著,在我的努力探索下,她終於無處可躲,跟我的舌頭弄在了一塊。我用力地吸著,慢慢地往下吻,拿出把玩她奶子的雙手,右手伸到她的肩膀,把她的胸罩帶子剝到了小手邊,把她左邊的胸罩掀了下來,整顆碩大的奶子跳了出來,又黑又大的乳頭,正堅硬地挺著,她的眼睛也看著自已的胸罩被我剝下來,看著我用手用力地搓著自已的奶子,用嘴吸著乳頭。她左手無力地放在我的頭上,想推卻使不出力氣。

「啊………啊………不要這樣,求你了。被人發現了,岳母沒臉見人了。」

「不要怕,岳母,沒人發現的。」

「你岳父等會會回來的,快別這樣了, 啊………」

「岳父她那邊還有很多事等他忙呢,放心吧。」我說著,一邊也欣下了她右邊的胸罩,兩隻手開始同時地擠壓著她的兩顆奶子。舌頭在兩顆乳頭上移來移去。她看著自已的上半身裸在一個男人面前,一對奶子被我這樣玩弄著。

「你說只摸我的奶子,現在奶子摸了,吸也吸了,快放過岳母吧。」

「可是我現在還要看看岳母下面是什麼樣的。」

「下面不可以的,求你了,啊………啊………你幹什麼,不可以這樣的,快住手。」

我的身體往下移,把臉貼在了她的小腹上,用力地磨擦著,雙手就要脫她的內褲,被她的雙手緊緊地按住了,死命地不讓我脫。我弄她不過,就抓著她的內褲,先沒脫,而是用手腕撐開了她的雙腿,嘴唇襲上了她的陰部,隔著內褲舔著,騷騷的味道。

「那裡髒,不可以,別弄那裡,啊………,啊………」

「你就讓我看看那裡吧,岳母。」

「你個臭小飛,你看完那裡就想做別的了。剛才說只想摸奶子,現在又要弄下面了。」

「這次是真的了,我看完那兒就不弄了,好不好。」說著要脫她的內褲,但仍被她緊緊地抓著。我放開了抓著她內褲的雙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輕輕地撫摸著,漸漸地她的陰部有點濕了,可能是裡面流出來的。我把她的內褲拉向了一邊,暫態一堆黑色的陰毛,以及半片粗黑的大陰唇現了出來,這時她發覺了,想伸手阻止,但來不及了,我連忙用嘴迎上去。

「啊………啊………不可以弄那裡,那裡髒,求你了,不要這樣,啊………啊」

她的雙手按著我的頭在呻吟著,閉著眼睛。我看是好機會,連忙把她的內褲拉到膝蓋。這時她的下體完全暴露無遺。又粗又多的陰毛,兩片又粗又黑的陰唇。她雙手護著她的陰部,雙眼看著我:「小飛,不可以看那裡,羞死人了,不要看。」

「 岳母,你下面那麼迷人,我要看。」

「不要。」

「真的,岳母的下面真的好美,比年輕的女人還美。」

我拿開了她護著陰部的手,雙唇迎上了她的兩片大陰唇,舌頭在中間的那條裂縫遊蕩著。儘管她百般不願,但此刻的她已沒有任何反抗的力氣,只能任由我弄著她的下身。我用力地吸著,舌頭在兩片陰唇間上下舔著。隨著我的挑逗,岳母嘴裡不斷地發出呻吟聲。

「小飛,不可以這樣,你弄得我下面好難受。」 雙手抓著我的頭,用力地往她的陰部壓,雙腿想要夾緊。我再次張大她的大腿,兩片大陰唇大開,黑色的小陰唇也張開著,中指般大小的陰道呈圓狀,裡面紅色的肉壁沾滿從裡面流出的渾濁液體。岳母看到我這樣地看著她的陰部,想用手擋住,被我推開了。 「別看那裡,求你了,那裡髒。」

我二話不說,伸出舌頭插進了她的陰道。

「啊………啊………別這樣,啊………啊………啊」 被我這樣舔著,子宮裡面漸漸地流出水來,原來老女人也會有反應的。我一邊給岳母口交著,一邊看她的樣子。她雙手仍胡亂地扯著我的頭髮,雙眼緊閉,臉歪向一帝,嘴裡呻吟著,全然忘了剛才的反抗了。

「岳母,我這樣幫你弄,舒服吧。」

「嗯………啊………啊………」 「小飛,岳母好難受,啊………啊………岳母裡面好癢,快停下來,啊………啊」

我看著那兩片大陰唇越來越大,那顆老陰蒂也漲了好大,紅色的肉粒從包皮裡鑽了出來。我移上舌頭,吻著這顆可愛的小東西。此時岳母全身顫抖了一下。「啊………啊………岳母不行了,小飛,啊………啊」
「我來讓你更舒服,好嗎,岳母。」

「嗯,啊………啊………啊」

我知道此時的她已不知道自已在說什麼了。我的陰莖早就硬得不行了,想趁著她現在的樣子插進去,要是被她看到了,估計又會反抗一番。我仍一邊吸著她的陰道,一邊脫下自已的褲子,輕輕地跪坐在她胯前,一手握著早已發漲的陰莖,對著她的裂縫。這時我停止了口交,岳母從下身傳來的快感也停住了,張開眼看著我,一看到我握著一根大陰莖,頓時清醒了過來。

「你要幹什麼,小飛,不可以對岳母這樣做的。」

岳母上半身斜坐了起來,用雙手推著我的肚子,不讓我插進去。我哪裡會讓她逃的,左手抓著她的腰,右手握著陰莖迅速地抵進了她的陰道,整個龜頭進去了。

「啊……不可以的,快拔出來,我們不能這樣做的。」

她推我肚子的雙手力氣很少,根本就是無力的反抗。我右手也抓著她的腰,屁股用力一挺,整個陰莖都進去了,被她的陰道緊緊地包著,抵在了她的子宮。 

「啊………啊………好大………疼………不要這樣,快停下來,啊………啊。」

我開始用力地抽插起來,她剛坐起來的上半身再次躺在了床上,右手抓著我的左手,左手扶在床沿,下身被我一次又一次地頂著,我看著我們下體的結合處,陰莖插進陰道裡,抽出來時,連她陰道裡面紅色的肉都帶了點出來,可能因為她裡面還不是很濕吧,所以會粘在我的陰莖上。

「啊………啊………啊」 岳母臉上呈現痛苦的表情,右手的指甲深深地陷進我的手腕裡,看樣子真的很痛苦。

我聽著她這樣呻吟,更加興奮了,陰莖在她的陰道裡膨漲到最大,有力地一次一次頂進她的子宮。看著,眼前的這老女人,正是自已日思夜想的,如今正被自已這樣幹著。隨著我的每次撞擊,兩團肉體發出的「啪啪啪」聲,以及岳母嘴裡發出的呻吟聲迴盪在房間裡。她的兩顆大奶在劇烈地前後起伏,煞是迷人。我忍不住又握上了,瘋狂地搓著,揉著。

岳母雖然50多歲了了,但是她的陰道不是很寬,我的陰莖一次次撐開夾著它的陰道贅肉,龜頭每次都被刺激著,真是太爽了,快要射了,於時停了下來,把她的雙腳放在了我的肩上,身體向前傾。這時她睜開了眼睛,看了我一眼,哀求著:「岳母求你了,不要弄了,你的…很大…我下面真的好疼。」

她看到我噴著慾火的雙眼,知道我不會停下的,知道我又要開始干她了,雙手緊緊地抓好我的雙手,在等著我的撞擊。我又開始了有節奏地幹了起來,兩隻手也不閒著,把玩著她的大奶。岳母看著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裡一進一出的,奶子被我這樣搓著,嘴裡再次哼了起來。我來回又抽插了十幾分鐘,感覺要射了,加大了撞擊的力度,岳母叫得更大聲了。

「岳母,我要射了,哼………哼………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別………別射裡面,啊啊啊。」

「哼,我要射了,岳母,啊,啊」

「別射裡面,求你了,啊………啊」

我快速地抽插了十幾下,用力地抱著她,陰莖在岳母的陰道裡狂射。

「啊………啊………好燙………啊」

我無力地趴在了岳母的身上,喘著粗氣。岳母也在我的身下一動不動,臉歪向一邊。我的陰莖仍插在她的陰道裡,開始慢慢地縮小。我就這樣的壓著她。

過了一會兒,冷靜下來,想著剛才做的一切,有點害怕了,想趕快穿 好衣服離開,準備要從她的身上起來,此時看了岳母一眼,看到她頭上長了些白髮,加上她臉歪向另一邊,我抬起頭看了看,額頭、眼角都佈滿了皺紋,雙眼緊閉,兩行淚水流出來。我在想剛才是不是太用力了,把她弄疼了。此時感覺很內疚,可是並不後悔。

「岳母,對不起,我一時衝動,你罵我打我都行,我錯了。」

她一聽這話,開始哽咽起來,小聲地哭著。

「岳母,我真不該,你不要這樣。」

「你這個壞東西,居然對我做這種事,要讓人知道了,你讓我以後怎麼做人啊。嗚嗚。」

「你別哭了,我不會跟別人說的,沒人會知道的。」

「壞東西,居然對岳母做這種事。」

「不要啊,我知道錯了,岳母,我以後再也不敢這樣了。」

「現在知道錯了,嗚嗚,剛才像個野獸似的對人家,你這個小畜牲。」

「我是小畜牲,那你就是老畜牲了。」

岳母一聽這話,忍不住地笑了一聲,但很快又在哭了。我一看這樣,知道事情並沒有那麼嚴重。

「岳母,你剛才舒服嗎?」我沒話找話問道。

「你還敢說,疼死了,你這壞東西,人家剛才還是未濕…你就….還不快點起來。」

我才想起來我還壓在她身上,於是翻了下來,躺在了她的旁邊,雙眼欣賞著這老女人的身體,奶子沒有剛才那麼硬了,胸罩仍被我脫在肚子上,下身全裸,一把粗黑的陰毛下面兩片大陰唇也變小了,精液正從裡面流出來。看著眼前的肉體,想著剛才性交那一幕,陰莖再次脖起。岳母看到我突然不說話了,轉過頭來看到我這樣色迷迷地盯著她的身體看,怒嗔道:「干都干了,還看,我這麼老了,又不像年輕的女孩,有什麼好看的。」

「誰說的,岳母雖然老了,但還是很吸引人的。」

她眼睛往下移,看到我再度脖起的陰莖,快速地轉過身去,說道:「你還不快回家去,你岳父他馬上就回來了。」 說完坐了起來,拿起桌上的衛生紙開始擦陰部的精液。 此時我的性慾再次升起來,怎麼可能走呢。
「岳母,我幫你擦吧。」

「不用, 你又想幹什麼 ?」

「我還想再陪岳母一會兒,岳母,你的身體好棒。」 說完,我再次抱住了她。

「你再說,我………我就………」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嚇到我,就接不下去了。

「就怎麼樣啊,是不是就再做一次啊。」說完我雙手罩在了她的奶子,用力地揉搓著。

「不要這樣,小飛,岳母今天不能再做了,快放手。」

「可是我下面又那麼硬了,怎麼辦啊?」

「不知道,你剛才把岳母下面弄得好疼,不能再做了。」

「岳父也那麼老了,岳母應該有十幾年沒做愛了吧。」

「不告訴你,你這個小壞蛋。」

「我要知道嘛,快告訴我。」我一邊說著,一邊搓著她的奶子。

「你先放手,捏得人家的乳頭好疼。」

我沒理她,從後面吻著她的脖子,肩膀,下面硬起來的陰莖頂在她的臀部,她伸出一隻手繞到後背,按著我的陰莖,阻止我繼續頂她,她的手反而弄得我的陰莖更舒服,對著她的手心上下動著。我吻上了她的耳垂,輕輕咬著。右手插進了她的下體,中指深入兩片陰唇,輕輕摳著。

「啊………別………疼…..輕點兒。」

「岳母,我想要你,我想再……一次。」

「不行,岳母下面好疼,今天不能做了,改天再給你做,好不好?」

「我現在就想要,你看,我下面都好大了。」

「你放過岳母吧,別弄了,再弄就要被你岳父發現了,她快回來了。乖,小飛,快停下來,啊………啊。」

我轉過她的頭,雙唇壓在了她的嘴唇,搜尋著她的舌頭。把她的右手繞在了我的脖子上,抓著她的右奶,用力地抓著,岳母的乳頭再次硬了起來,我馬上張嘴含住,吸著,我的右手再次插進她的陰道摳著。岳母繞過我脖子的手抓著我的頭,她的眼睛閉上了,慢慢地發出了輕微地叫聲。

一起從左側倒在了床上,她的身體面向左側彎曲著,我從後面抱著她,陰莖滑進了她的胯間,貼著她的陰唇上,輕輕地摩擦著。左手撐在床上,右手繞過她的腋下,抓著她的奶子,吸著她的乳頭,插在她陰道的右手沾滿了陰道裡的液體,我知道這個老女人再次有反應了。

右手拉起了她的右腿,使她的兩腿張開著,下面的陰莖頂著她的陰道上,但是就是沒找到洞口,可是左手又沒辦法騰出來。她知道我要插進去了,右腿停在了半空中,我連忙放開她的腿,扶著陰莖放進她的陰道裡後,再次拉著她懸在半空中的右腿,下身開始挺進,從側面在她的陰道裡做著活塞運動。

「哼………哼………啊………啊………啊」

岳母的叫聲再次響在房間裡。因為岳母的陰道裡還留有我的精液,這次插起來順滑多了,肉體的撞擊聲,以及她陰道裡發出的聲,使得我更加賣力。

「啊………啊………我不行了,啊………啊」

「岳母,你的陰道好棒,夾得我好舒服,我就喜歡被你這樣夾著。」

「疼啊………啊………小飛,先停下來,讓岳母休息一會兒。」

我就停了一下,拔出了陰莖,跪坐在她的屁股後面,左手拉了她右邊的屁股,使得能看到她的陰道,左手扶著陰莖,再次放進了她的陰道,她仍然是側躺著,雙腿彎著,使得我這樣從後面幹著很順利,下面用力地撞擊著她的屁股,我用左手拉起了她的右手,右手伸在她胸前,玩著她的奶子。

就這樣插了十幾分鐘,看著岳母一副活死人的樣子,她這麼大年紀了,一不小心,要真把她幹得不行了,那就完了,我不忍心地再次拔出了陰莖。

我把岳母的身體翻了九十度,讓她趴在床上,雙手扶著她的腰,抬起了她的屁股,使她的屁股對著我的陰莖,她嗯了一聲,前半身仍癱在床上,就屁股翹著。我左手扶著她的腰,右手扶著陰莖再次插進她的陰道。看著自已的陰莖從後面幹著岳母的陰道,聽著岳母嘴裡發出的痛苦的叫聲。我上身彎下來,壓在她的背上,雙手繞過她的腋下,弄著她的奶子。

「啊………輕點…..啊………岳母好疼。」

「岳母,再堅持一下,我快要射了。」

「先停下,啊………啊………快停下來。」

我不顧她的求饒,繼續抽插著,玩著她奶子的雙手抓住了她的肩膀,讓她直了起來,緊貼著我。我們兩個都變成跪的姿勢,我跪在她的後面,她的陰道夾著我的陰莖,因為我的腿比她的長,所以我的陰莖頂在了她陰道的最深處。她下身直抖著,我讓她雙手繞著我的脖子,她的臉貼著我的臉,對著我的臉喘著氣,呻吟著。

「岳母,你好棒。」

我一邊說著,一邊搓著她的奶子,下身還一邊在她的陰道裡進進出出。

「岳母下面都被你干腫了,你幹了這麼久了,也累了,岳母明天再跟你做,好嗎?」

「嗯,好,那我明天再來找岳母。」

「你快拔出來,你頂得岳母下面好疼。」

我拔出了陰莖,放開了岳母。岳母一下子癱倒在了床上,害怕地看著我的陰莖。我仍跪著,看著自已堅挺的陰莖,再看看眼前的這身裸著的岳母,把她蜷縮在一起的雙腿又掰開了。

「不要啊,求你了,岳母不能………再被你這樣干了………啊………啊」

話還沒說完,再次被我的陰莖插進去了,我瘋了似的幹著她,緊緊地抱著她的雙腿。岳母的雙手抓著床單,咬著牙承受著我被我干。我壓在了她的身上幹著她,把她的雙腿叉在我的腰部,我從上而下地幹著她,因為這個姿勢,所以能幹得很深,岳母叫得也更大聲。我雙手抓著她的奶子,看著她痛苦的臉部。

她好像感覺到我在看她了,睜開了眼睛,紅著臉不敢看著我,咬著牙她忍了一會,又呻吟了起來。我吻著她的嘴,頓時兩條舌頭連在了一起。她的陰道夾得我好舒服,我加快了動作,知道快要射了。用手抓著她的頭,看著她,她不好意思地閉上了眼睛。我非常用力地幹了幾下,她慘叫了兩聲,睜開了眼睛,看著我在對她笑,她有點生氣地白了我一眼,再次閉上了眼睛。她一閉上眼睛,我就又狠狠地幹了她幾下,她沒辦法只好睜開眼睛看著我。

「岳母,我就喜歡這樣看著你,看著你被我幹的樣子。」

「啊………小壞蛋,啊………啊」

「岳母,我又要射了,岳母,岳母。」

「嗯,快點射出來,啊………啊………啊………啊。」

我用盡全身力氣最後衝刺了幾十下,然後緊緊地抱著了她,岳母在幾聲慘叫後,也緊緊地抱住了我。

看著窗外天色已暗下來了,估計岳父快回來了,我起身看了眼前躺在床上的岳母,剛才自已足足幹了她兩個多小時,她轉過身面向牆壁。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桌面版 | 切換到行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