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歲的我是屬於邊上業餘大學,邊工作的一個狀態。那會兒經常出去幫忙給一家小公司跑跑腿,送點策劃案。(兼職打工)每月能從那家公司掙到700元。現在回想起來,有點兒快遞公司業務員精神。

記得那時正是夏季,天氣也很炎熱。手裡沒有什麼錢,不敢亂花。去哪兒都要坐公交車,真的很辛苦。我從玉泉營的公司出發去航天城。如果在北京的朋友應該知道。按這個路程和北京的交通環境,坐公交車最少要2-2半小時才能到。

我拿了那份資料和一瓶礦泉水就出了公司大門,準備坐車前往航天城。這一路要還要換一趟車呢。我到了人民大學,準備坐另一路公交車前往航天城。路上公司的領導給我打電話,說對方的公司負責人剛出去,問我到哪裡了。那時車已快開到上地。

領導讓我先下車,看看能不能路上讓那人和我碰上頭,再讓我直接把資料給人家。

「你先下車吧。等我電話啊!我給你問問。」領導吩咐著。隨後便掛上了電話。

於是我便匆匆的在上地站下了車。本說找個陰涼的地方等一會兒。突然發現有一個身穿淺灰色制服OL女人坐在公交站的等車椅子上。我一眼就看見她穿了肉色的絲襪,而且是很薄的肉色連褲絲襪。這個女人大概有24,5的年紀。手裡拿著個小黑文件包,戳在身邊。右手拿著手機一直再講電話。她的皮膚很白,還化了淡淡的妝。一頭烏黑長長髮紮了起來,盤了個卷兒。白色的襯衣外穿著淺灰色的制服裙,黑色高跟鞋。

就是現在日本AV的制服OL,坐在椅子上,裙子很短,只要蹲下很容易就能看到她內褲。簡直是性感至極,過路的人群中,很多男人都會回頭張望,忍不住多看她幾眼。

我觀察了這些註釋她的男人們。目光的停留,並非是再看她長有多好看,多漂亮。無非是再觀察這個女人的美腿和絲襪。當然我也是一直上下打量著這個誘惑的女人。她的身材並非那種模特身材,瘦瘦的。而是比較豐滿,所以看上去她特別有質感,絲襪在她腿上也顯得格外的性感。

我觀察了一下周圍,故作等車,走到了她前面。畢竟哥們年紀小,膽量也小。

一會兒轉身看看車來了沒有,一會兒便向這個女人看去。故意把水瓶掉在地上去撿,塑料與地面的碰撞,聲音還挺大,很多人還看了我一眼。我假裝鎮定的低下身去撿水瓶的同時,向她裙子內望過去。肉色連褲襪襠的部位還是有些厚度,但能分別出她穿的是淺色內褲。(應該是白色)

她坐在那兒,我都替她覺得熱。那種衣服穿在身上很板,很難受的。就像夏天你穿個西服在外面一樣。我聽她在打電話,路邊很吵,還老過車,她講的聲音也不大,但以我的聽力完全能聽見她在講什麼。

她表情有些迷茫,不知所測。好像也是給人送什麼資料,但路不太熟,不知道該怎麼去。後來我弄明白。她是要去永豐產業基地,具體到那站,詳細去什麼位置,我就不清楚了。

但我知道她要坐的車和我要去航天城是一趟公交車。(這樣會多了些機會啊)

這時突然領導打電話,說讓我不用把資料送過去了。說人家有更重要的事要辦,明天上公司取。最後領導對我說:「大熱天的,別回公司了,資料別丟了,明天早上帶過來就行了。」痛快的答應,心裡美滋滋的便把電話掛掉了。

我想那我就去趟航天城,反正離這邊也沒有幾站地了,看了看手錶。那時是下午3點。我就這樣還是邊等車邊偶爾望望她,看看她的臉,看看她的絲襪美腿。

6分鐘後,我們的公交車來了。我故意放慢了腳步,等她起來走向這趟公交車。

果真不出所料,她就是要上這趟公交車的。我趕緊跟到她後面。上了車,我又放慢腳步。這趟車到這邊時車上的人就比較少了,基本上都會有座位。靠窗有一個座位,但座位下有個斜坡,是後車輪的上面位置。還有2個座位是最後一排的3個座位中的。靠窗有個中年老頭,顯然是睡著的感覺。

那個女人竟然沒有坐在單獨的座椅上,選擇了最後一排挨在老頭旁邊。於是我也緊跟著坐在了那女人旁邊。我們的位置從左往右排列是……本作者我,那個女人,老頭。

公交車繼續前進著,那個女人一直目視前方,我只是一直低頭看著她的絲襪美腿。絲襪的質量還是不錯的,對於一個那時將近15年絲襪愛好者來說,分便這個太小意思了。很密集的編織網格,一定是很滑的那種。緊緊包裹著她的美腿。

大腿還露出那麼多,都能看到絲襪的褲邊了。當時JJ一直挺著。

公車也就剛開了一站,也許是天氣熱,大家都犯困。這個女人也漸漸低下頭,用文件包豎立在腿上,頂著額頭輕睡著休息。她一這樣,我就可以稍微大膽的看看她了。這個姿勢必然她會有些彎腰。我開始坐直,把頭慢慢的向後靠,我看著她襯衫出來了,直接看到裙子多餘露出來的內褲邊。是乳白色尼龍面料的,太性感了。

如果摸這種內褲女人的屁股,是非常順滑又很刺激神經的。

又怕被別人發現我,低頭看一眼她的露出的內褲邊,又回頭看車後窗外的建築物。

實在讓人受不了。此時色慾之心一直推使我勇敢前進,我的右手開始放在膝蓋上。

自己也假裝犯困,想睡覺。然後把手慢慢伸向她的大腿側面,觸摸她左腿。

當然只是手背感受了一下她的絲襪而已。

她後來突然醒了,嚇了我一跳,我以為被她察覺。結果是馬上要到站了。我這次提前起了身,因為她這站是肯定要下車的。便很快走到車門前。換成了我在前,她隨後的情況。我們都下了公交車,我又往前走了幾步,拿出手機。假裝撥了一下電話。

我讓我她故意看見我撥電話,實際上我再找我的鈴音。

我把手機放在耳旁,等了一會兒。自己念出了聲「怎麼不接電話啊!急人,哎!」

我就在這個女人面前進行著表演。我一轉身背了過去,直接試聽了一下鈴聲,馬上假裝有人來電。我關閉鈴音就等於是接聽了。我說道:「李總,啊!

不用啦?哦……那好吧。行,我知道了。李總再見!」

我拿掉耳旁的手機,裝作無辜,無奈的樣子,歎出了一口氣。想必那個女人都看見,聽到了。這當然都是我的一個計劃,而且90%以上都能順利進行著。

這時那個女人向我這邊,走了兩步。

問我「你好,請問你知道這邊有個瓏炬大廈麼?」

「知道啊,怎麼了?你要去那兒麼?」

那女人回答「是啊,坐車坐了好遠,不熟悉這裡。」

計劃進展順利「我帶你去吧?正好我要拿點東西。」

她高興笑了笑「好,那太麻煩你了!」

她說的瓏炬大廈離這邊還要走路5分鐘,由於周邊有幾個樓,所以擋住是看不到的。

以她穿高跟鞋的速度,最起碼要10分鐘。我覺得兩個人不說話有點像傻子。

我走在前面,她跟在後面。

我便主動問她「你是去面試嗎?」

「不是,我送點資料。」(原來跟我一樣啊,但怎麼會找這麼個性感女人出來送東西呢?領導難道你們是傻X麼?)

「那一會兒你還回公司啊?」

她說道「嗯。還要回去。」

「公司離這裡遠麼?」

「在公主墳。」

我說「也不近啊,你也很辛苦。」

她無奈的說「是啊,有份工作不容易。我還的交房租呢!」

(這讓我更加肯定她不是本地人了。)

「我叫張峰,你呢?」

聽後,她停下了腳步,望了我一下便回答。

「我叫…王蕊」

之後我們幾乎沒有交流,似乎覺得我這個留著陽光的短髮,181身高的男人,對她沒什麼吸引力。

來到瓏炬大廈,我們同時走進大廳。其實就是個寫字樓,連電梯都沒有。不知道為什麼要叫大廈。

我問你去幾樓,她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回答我。

「4樓」(4樓便是頂樓了。)

「我去3樓。」

她似乎還是對我沒有興趣似的,對我陪同她來到這裡,表示了一下感謝,就想就此分手告別。我真有些失望,打算放棄。但我也鼓足勇氣,想對她說最後一句話。

「王蕊,你的腿穿上絲襪真性感。」我就想以流氓的口吻言語中帶點侵略性性騷擾罷了。

聽後她冷笑了一下便上了樓。

真是他媽太性感了,我真想幹你啊。沒機會,當然總不能想流氓一下把他擄走吧。

出了門口,點起了一根煙。鬱悶的抽著,心裡竟然有些生氣了。算了。想想而已。我便慢慢的走向了車站。這邊的公交車間隔時間非常長,因為人少,車站幾乎沒人。一般要25-30分鐘。我快走到車站就看見回家的車剛剛開走。(媽的,真不順。)

我就繼續在車站旁等著車。過了十幾分鐘。我看見王蕊很快的走向車站方向。

當然我知道她也發現了我。我當時是即興奮又無可奈何啊。

王蕊走到我身邊,不太好意思,又很生澀的對我打了招呼。

「你好!」

「你好,這麼快就出來了?」

「嗯,就把資料送過去簽個字而已。」

「你回公司啦?」

「不,我回家。」

感覺這女人說話總對我很冷淡。

我又一次臭不要臉了起來「可以告訴我你的手機號麼?以後咱們常聯繫。」

她竟然說出了自己的手機號碼「那你記一下138017……」

「你要我手機號幹嘛?」她有些緩過神兒來的問我。

「哦!那你記下吧。XXXXXX」

此時我心裡又燃燒了激動的心,最起碼這樣還能發信息聯繫啊。

我又繼續攻擊的對她說著「你的腿穿上絲襪真漂亮,你能把你的絲襪送給我麼?」

她聽了頓時驚訝了一下,其實我當時說出來心裡就很緊張。感覺自己的臉都紅了。

王蕊和我都將時間停留了將近10秒鐘。

她搖著頭回答我「不行。」

這時她的坐公交緩緩開來,對我說了一聲「我先走了,再見啊。」

便邁開步子上了車。

我心想原本都告訴了我手機號碼,絲襪不肯脫下來給我。我還想回家意淫你,玩你的性感絲襪呢。哎……。

繼續抽煙等著公車,我的車也來。坐上公車我一直幻想著今天看見王蕊的情景。她肉肉的,那一身制服裙,豐滿的大腿,屁股。肉色的絲襪,來來回回刺激著我。

回到家後,抑制不住的心情幻想這意淫了一下。才舒緩了自己心情。我又忍不住想念著她。這腿怎麼這麼性感啊!

我拿出手機,發了個信息給她。

「王蕊,到家了麼?」

「你是誰?」

「我是今天陪你去瓏炬大廈的張峰。」

「哦…是你。我知道了。」態度依然很冷漠。

「很高興認識你,可以告訴我你QQ麼?」

「365XXXXX」沒有其他的字回復我。

不過對於我的要求,她也答應了。我快速打開了QQ,在查找裡輸入了她的QQ號。顯示是彩色的。(哈哈,原來你已經到家,而且在線啊!)

我輸入了驗證請求,她馬上通過便加為好友。

網名這裡稱為「花的色彩」

我很高興的和她開始了交談。當然剛開始我們只是很陌生的招呼用語,我覺得畢竟是網絡通訊。肯定要比現實的交流更容易,更輕鬆些吧。我得知她來北京工作有半年了。是一家商務投資的文員。在北京豐益橋一個普通居民樓裡租了個一居室。是個從江西來的女人啊。

我體會在和她在網上交流過程中,她似乎也稍顯輕鬆了許多,回復的話語也沒有給我感覺那麼生硬。

我滿腦子想的無非是她的惹火身材,和美腿絲襪。她上班時間屬於那種正常的朝九晚五,平時的工作還是比較輕鬆,而且住的地方離公司,坐車只需30分鐘。

是算非常方便了。

當然感覺她也對自己的工作,居住條件很滿足。在我們聊天過程中,她突然問「為什麼今天你要跟我要絲襪啊?」

我突然緊張了起來,手放在鍵盤上遲遲沒打出字來。之後便斟酌了一下,仔細的敲打回復她這句問題的每一個字。「……我就是今天看到你的腿穿上絲襪,顯得特別的性感。因為我喜歡絲襪,所以才會不知道為什麼跟你要的。」我怎麼會鼓起勇氣對一個女人說我喜歡絲襪呢?而且我的回答好像前言不搭後語,亂七八糟。

她又繼續問我「為什麼會喜歡絲襪?」

我把自己真實的想法和感受告訴了她「我說我從小就喜歡絲襪,覺得女人穿上絲襪才完美,而且每當看到像你這麼漂亮的女生穿上絲襪,我就會特別的興奮特別高興。」

當然我也就僅此說出了這麼一句,還有很多有些齷齪的話語,並沒有向她都表白出來。

她看了我的回答,只是「呵呵!」兩字。隨後我就轉移話題,和她聊了些她感情上的問題。我說你男朋友肯定特別幸福,每天都能看你穿絲襪。結果她的回復讓我更是興奮無比。

「我沒有男朋友,我只交過2個男朋友。初戀交往了1年多,第二個交往了半年。」我驚訝問她

「為什麼啊,你這麼好的女人。」

她似乎對她的感情生活,不願意提起太多。只是反過來問我。「之前的交往都不合適。我哪裡好了啊?你怎麼看出來了?」

她比我大3歲,就讓他把我當成稚嫩的小弟弟好了。「反正我覺得你哪裡都好!」

隨後我們在晚上,每天都能聊上1個多小時時間。差不多一周過去了。我覺得我們兩個人好像挺熟的了。當然只是閒聊,工作,學習,電影,音樂的。只有性我不敢談起。當然我知道她的愛好是電影,和喜歡聽林俊傑,蔡依林的歌曲。

同時她也瞭解我的一些信息,知道我在廚藝方面,和電腦方面是個高手呢。

有一次,她突然和我說,電腦有問題。我們在QQ上交談了好久,她始終不能解決。最後我分析她電腦系統有問題,應該是崩潰了。我建議她重裝操作系統windowsXP.

她很無知的問我,需要怎麼弄。當然這可是我的強項啊。我在網上打了好幾個長篇,更清楚的告訴她該怎麼安裝操作系統。她半天沒有回復我,應該是認真的看著。

「我還是不明白,怎麼這麼複雜呀。」我聽後就來了精神。輸入了下面的問字。

「要不我抽時間幫你弄?你也不會,我這裡正好有一張破解版XP光盤。」

她迅速回復了我。「真的,太謝謝你了!你人真好。我可以請你吃飯。」

看來她還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才讓我去的。(電腦,你真乖,需要我這個醫生幫你看看病啊!)

我說「不用你請我吃飯,我不太習慣讓女生請客。」

「那怎麼行啊,你幫我修電腦,不讓我請客太不合適啦!」

「再說吧!」於是我們便約好了時間,後天她下班,6點約在公益橋的車站見面。正好我那天沒事。

之後我覺得時間是按小時度過的,我能見到她,而且肯定能再看到她的美腿絲襪。實在是讓我每天都失眠,難以入睡。

我能去王蕊的家了,這絕對是上天賜給我的機會。我從一個哥們那裡拿了一小袋藥粉。這個藥粉大概有三分之一方便面調料袋的量。這個挺好的哥們她女友不給她口交,所以他有時這藥粉來催情,讓她女朋友再做愛時能更興奮。當然他一直說這不是特別厲害的春藥。

所以我便要過來一袋,據說這個放到飲料裡沒有味道。但我心裡還是很害怕似的。但想著王蕊那圓翹的屁股,性感的肉腿和絲襪。興奮感讓我顧不上那麼多了。

那天終於到來臨。中午我吃過飯,躺在床上還幻想著她,實在難以壓抑自己的心情。在床上意淫了一次,讓怒火洩了出來。洗了個澡,穿上了新的內褲,和乾淨衣服。便打車出了門,因為公交車人的確太多,而且那麼熱的天,我怕出的汗太多,身上會有味道。那時自己掙錢真的不多,我帶了200多塊,花了20元打車到了約好的車站。看表,結果提前到了20分鐘。

我開始著急的等她到來,54分,我發信息給她,提示我已經到了。她回復了信息。說還有一站地。

我看著手機上的信息,激動不已啊。

我趕快跑去旁邊的小鋪子,買了2瓶聽裝可樂,隨後繼續等她。

因為從公主墳到豐益橋有很多趟公交車。我真不知道她坐哪路公車。我盯著車站到站的公交車,人陸續的下來,就是不見她的蹤影。(真是讓著急啊!)

發現她了。王蕊下了車。還是那天我見到她的著裝。灰色的制服裙,肉色連褲絲襪,黑色高跟鞋,一模一樣太讓我興奮了。她也在張望的找尋著我。

我揮了揮手,喊了她一下。「王蕊!」

她看到我,加快腳步走了過來。「麻煩你了,張峰。」

「不麻煩,小意思。給你!」我遞過可樂給她。

「啊!謝謝」

我們邊聊著,王蕊便帶我走來到她家。

她住在一個很普通的居民樓了。小區裡的老年人比較多。她家在一個6層樓的4層,她走在前面,我緊著其後,我盯著她那雙美腿,一直欣賞著。心裡一直想著(王蕊啊!你這個女人,屁股真他媽性感,我真想摸你的大屁股,把你的絲襪脫下來好好的玩。)

她拿鑰匙打開了門,邀請我進來。我從左往右的用眼觀察了一圈。房間是非常乾淨整潔的,客廳有一張小小二人餐桌。不大的雙人紅色沙發,一個25寸的電視。

望到陽台,只是曬了幾件她的T恤,並沒有看到絲襪和內褲之類衣物,有點失望啊!

我們站在她家客廳門口,她向臥室走去,便招呼我進來。

「你們家真乾淨,這房子租不便宜啊!」

王蕊笑著說道「這房東是我舅舅的一個特別好的朋友,那人搞攝影的。裝修傢具都是房東提供的,而且算是關係,很便宜的價格給我的。800元。」

按當時的房價,這個位置。一套算是簡裝配傢具家電的房子,怎麼也要1400呢。

「那還真不錯啊!」

我走進了她的臥室。老房子的臥室都很大,大概有12平米。一張單人加寬床,一組三開門大衣櫃,還有就是那台我需要治療的電腦了。

我走到電腦前,坐了下來。開機開始準備對著電腦執行手術了。

這時王蕊去了客廳打開冰箱,我聽著聲音又跑去廚房洗什麼似的。我趕緊從褲兜裡拿出了那小袋藥粉,直接倒入她那半聽多的可樂裡。搖晃了幾下還透過光看看,沒發現什麼異常。

這時王蕊端著盤子走進了臥室,原來她去廚房洗了些葡萄給我。

「張峰,來啊!吃葡萄。」

「謝謝,你太客氣啦。我平時很少吃水果的。」

「我先喝口水。」隨手我拿起自己的可樂,碰杯的姿勢伸向了王蕊面前。

「作為朋友,以茶代酒,乾一杯。」

王蕊呵呵笑著說「好,乾杯。」

我一口氣把剩下的可樂都喝了,未免懷疑,我趕快拿起她洗的葡萄,吃了幾個。

當然我觀察王蕊雖然沒有喝完,但是應該是喝了很多進去。這下我有點緊張,到底管不管用呢。我真懷疑。

我檢查了一下之前跟她說的,讓她把重要的資料,轉移到E盤。看來都沒有問題。

放入光盤,開始安裝系統了。安裝過程中,電腦什麼也操作不了,只能等待。

我看著她,又藉機拿房子的事情和王蕊聊了起來。

「真不錯,這房子住著肯定舒服,你還打掃那麼乾淨。」

「知道你要來,我昨天晚上特意收拾的。呵呵」她含羞的笑了笑。

她電腦配置不高,裝XP已經20分鐘,還剩下有10分鐘時間。我觀察王蕊的一些表情,臉上並沒有發紅的感覺。我正懷疑難道這藥不管用麼。王蕊此時開始自己用手摸自己的大腿,讓我看著真受不了。安靜的情況下仔細能聽到手與絲襪摩擦的聲音。

反正來都來了,屋裡就我們倆人,我怕什麼。

流氓的勁頭又一點點湧上來,我鼓足勇氣把想說的說了出來。

「你的絲襪真漂亮!」

她害羞的看著回答我「謝謝!」

其實我也感覺有點尷尬。

「你能把你的絲襪送給我麼?」我很緊張的看著她,感覺腦子有點空白了。

王蕊聽我說完這句話,她走向了衣櫃,拉開抽屜。我看到有滿滿一抽屜的絲襪,大部分是肉色,黑色絲襪感覺只有兩三雙。

想必和她上班著裝有關係吧。太讓人受不了了。

王蕊隨便拿起了一雙,走過來,坐在床上。把手中的絲襪遞給了我。我拿起了絲襪,手掌感受了一下絲襪攢成團的絲滑。

反正已經到了,那就繼續進攻吧。

我把她送給我的絲襪,放在了電腦桌上。她疑惑的看著我。

我說「我想要你腿上穿的這雙絲襪。」

「這一雙怎麼了?都是一樣的啊。」

「不一樣,就是想要你現在穿的這雙,我覺得你腿上穿的這雙特別的性感。」

此時我的JJ早已翹起老高了。

王蕊明顯不好意思,很勉強的回答著我「這怎麼行啊。?」

「你的腿穿上絲襪真的太漂亮了,我能摸一下你穿著絲襪的腿麼?就一下好嗎?」

她沉默了一下,看著我點了一下頭。

太興奮了。她居然同意,讓我摸她的腿,不知道是她真不介意,還是藥效真起了一些作用呢。我挪開椅子,蹲在她腿前。把雙手分別放在她兩條大腿上,慢慢地往下撫摸。

雖然我跟她說的是只摸一下。但是我一直摸到她的腳,她也沒有阻止我。

我抬起了王蕊的一隻絲襪腳,把鼻子湊上去深吸氣的使勁聞了一下。她便縮回自己的腳邊說道「你幹嘛呀?多臭啊!」

我抬起頭深情的看著她,「你的腳怎麼會臭呢?你不知道你的腳很美麼。」

她已經驚訝了,沉默著不做聲。

這時我突然放下了她的腳,雙手分別放在他大腿兩側,有手掌輕輕的摸著。

然後把臉放到了她的腿上,開始親了一下她的大腿,馬上又伸出舌頭開始舔大腿上的絲襪。

王蕊真的是嚇著了,突然用手推我。但我兩隻手按著她的大腿外側,繼續親。

「王蕊,我愛你,我愛你的大腿,我愛你的絲襪。讓我親親你吧。」

「張峰,別這樣,快起來。」

我繼續用舌頭來回的在大腿上舔著,親著。感覺舌頭已經有點讓絲襪麻痺了。

我開始吸吮的舔著,感覺要把王蕊腿上的絲襪和大腿一點點吸舔到嘴裡。

接著我把她兩隻支撐在床上的手推了下來,讓她慢慢的躺在了床上。王蕊還是有些想掙脫開我,但我覺得我用心的親著,舔著她的絲襪美腿,讓她也有些放松和享受。

「王蕊,親愛的,我喜歡你的絲襪,我想要你。呃…啊!」

王蕊看來是藥效起作用,開始享受了。她的兩隻手扶在了我的頭上,輕柔的撫摸著。我一直親吻著她的雙腿,我感覺她肉肉的大腿上面的絲襪,已經全部沾滿了我的口水,絲襪都濕了。

「啊……嗯嗯…呃」王蕊開始享受的輕聲呻吟了。她的聲音感覺很尖,發脆的感覺。這種呻吟聽上去有點做做。但卻讓我越來越興奮。

我把手伸了上去,雙手抓住了她的兩個大胸。胸部像注了水一樣,非常的軟。

我用力揉,力量感覺越來越大。她忍不住的叫出聲來「啊……呃…疼,輕一點。」

看來你很享受啊。我開始讓她側轉過身,把她的制服裙後面的拉鏈拉了下來,使勁的往下拽,她很配合的抬起屁股順著讓我把裙子脫掉了。

「親愛的,把屁股撅起來,我要摸你的大屁股!」

王蕊算是非常配合我了,暫停了自己的呻吟,跪在床上,把圓圓的大屁股對著我的臉。我一猛的把臉貼上了她的大屁股。我開始又伸出舌頭,感覺已經不能再伸長了,用力的舔著隔著絲襪和內褲的大屁股。我又把手放到股溝間順著來回的摸。屁股的感覺無法形容,又大,又有彈性。我使勁的拍打了她的屁股蛋子。

她又叫出了聲。「不要…啊……呃…嗯…呃呃!」

「親愛的,我不行了,我要好好的玩你,你要讓我把你玩個夠。」我淫聲大作。

順勢我撕開了她的絲襪。把她腿上的絲襪扯得爛爛的,屁股的部分完全撕開了。

我接著用力把她的絲襪內褲脫掉。此時王蕊的下半身已經完全裸露在我的眼前了。隨手拿起剛脫掉的絲襪聞了聞,又套在手指上,開始抽插她的陰部。她很享受的繼續撫摸這我的後背。

「舒服麼?我太喜歡你了。把衣服也脫掉……快」

王蕊聽話邊脫衣服邊說著「輕一點兒,別用手指套絲襪處我,有點疼。」

我才不管呢,我要好好的用絲襪和你玩玩。

「那是因為你還不夠濕,你再興奮點兒就好了。」

我繼續手指套著絲襪抽插她的陰部。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呻吟的也越來越快了。

「啊……啊……呃……呃呃…嗯……啊啊…」

當然我這個時候也把自己的衣服都脫光了。

「王蕊,我要干你好嗎?」

「嗯,好!來……啊!……呃…呃呃。」

我快速轉身下床拉開她衣櫃的抽屜,一絲不掛的王蕊含情脈脈的凝望著我。

抽屜裡全是王蕊的絲襪,我雙手直接抓起,拿了一大把連褲絲襪,黑色肉色都包含於此。我想應該有六七雙。我直接飛身上床,把一堆絲襪都扔在了王蕊的臉上。

「把絲襪穿上,我要讓你穿絲襪和我做愛。快點…」

王蕊好像我的專屬性奴,聽話的照我所吩咐的去做。她還是選了一雙肉色連褲絲襪拿起來,找到口穿了上去。她穿的同時,我便拿起了一雙黑色的連褲絲襪,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怎麼樣,第一次看男人穿絲襪吧?」我稍難為情的問道

「嗯…」

順勢她躺在了我的大腿上,開始伸出舌頭舔我的腿。

「怎麼樣,發現絲襪的魅力了。你現在知道我有多愛它了吧?」

她的黑色連褲絲襪穿在我身上,讓我覺得JJ部分無處可待。絲襪完全繃緊了。

JJ開始漲的非常厲害。

「舔我的J吧……啊!」絲襪的緊繃感,一直包裹著,讓我的JJ就算再硬也無法立起來,只是一根大大,粗粗的棍子橫躺在絲襪裡。

她伸出舌頭,開始小心,輕輕的添。只是一個小舌尖而已,弄的我越來越癢。

又開始橫著嘬我的JJ.王蕊只舔了2分鐘,就讓我忍受不住,獸性大發了。

我直接撕開自己穿的絲襪JJ的部分。讓我的JJ完全得到了釋放。她看著沒有絲襪包裹的JJ,驚呆了。

「繼續舔…快!啊…呃」

王蕊開始張開嘴,直接將我的JJ含入了她的口中。

「加快……用力吸。」說完我便按住王蕊的頭用力往下按照我的節奏頻率讓她繼續給我口交。她速度非常快的一吞一吐。

「我要射到你嘴裡,然後再繼續干你。我要干你一個晚上。」

我隨手拿了雙絲襪套在自己的手上,開始舔著絲襪。王蕊繼續拚命的口著。

這樣大概將近8分鐘,我注意著她的表情,那種全神貫注,一直微閉眼靜嘬著我的JJ.我的JJ終於爆發了。猛烈的射了出來。因為我最近幾天都在手淫,所以射出的量相當少。王蕊應該能感覺到。我全身已經癱軟了。但王蕊還繼續口著,癢到我難以忍受了。我的身體隨著她嘬的每一下,都跟著微微的抖動著。

王蕊嘬著我的JJ往外一點點推出來。我見她稍微鼓起點嘴,那裡面是我的精液啊。

她看著我,直接嚥了下去。太讓我感到意外了。

這個前幾天我見到她還扭捏,冷漠的女人。沒想到在性方面這麼讓人難以想象。我看著剛剛吞下我精液的王蕊。

「親愛的,好吃嗎?你這小騷貨。」

剛聽我說完。她又將頭躺在我腿上,臉衝著JJ,又是一口嘬了上去。但剛剛射出的我,已沒有了力氣和勃起能力。

JJ又小又軟的在她嘴裡被含著。也不知道她用舌頭攪拌這既小又軟的JJ是什麼感覺。

我說到:「我剛射完,硬不起來啊。」

王蕊有些渴望和淫蕩的表情顯露了出來。

「你把我弄難受了。你倒舒服了。我要你……」

感覺王蕊的表情可憐的哀求我,要讓我馬上插入她體內。

「親愛的,我勃起不了,你把我弄興奮,我馬上插你。而且我要好好玩你。」

王蕊開始用舌頭來回在我JJ上打轉,上下舔著。嘬著。將近2分鐘,我還沒緩過來。

可能手淫太多的原因吧。

「你自己玩,玩絲襪。讓我看著你享受的表情,讓我看你發騷。」我就馬上能勃起。

她可真夠聽話的。順手拿起了絲襪套在一隻手上,開始自己自我陶醉的舔著。

然後又拿起雙黑色絲襪套在另一隻手開始摸自己的胸。

王蕊絕對是騷到家了,騷貨的誘人表情看著我說「怎麼樣?啊……呃…呃…

…嗯……

啊!來,我要你幹我。」

我看著她玩著自己的絲襪,性感誘人的身材。我開始摸著她的腳。把她的腳放到了嘴裡。我用力的舔著,感覺絲襪麻到不行。我使勁嘬著她的腳趾頭。嘴裡同時塞住3跟腳趾。慢慢的品味。她腳趾頭上還塗了紅色指甲油,我吸吮她腳趾時,能聞到有一點微微的酸腳臭。感激很刺激我的神經系統。

這時我的JJ再一次雄起。她也發現了。她拿起一雙絲襪。套在我的JJ上,開始用手上下套弄著。我說你真會玩兒,繼續猛一下低下頭,又把JJ含在了嘴裡。

王蕊一邊舔我的JJ,一邊抬頭用淫蕩的眼神看著我。同時她的手開始撫摸我腿上穿的絲襪。

她跪在床上,撅著屁股。上半身趴在我身上,不停的給我口交。我用右腳伸到了她下面,用腳趾觸摸她的陰部。腳的感覺沒有手那麼直接,但顯然,這個女人已經瘋了。我把大腳趾伸到陰道口,用力處了一下。再拔出來時,我覺得腳趾的絲襪處粘粘的,應該是淫水氾濫了。

我推開她,一翻身的把王蕊壓倒了下面。劈開她的兩隻腿。將自己的JJ插入了她的陰道。

她完全享受了。痛快的呻吟「啊……呃呃。我要……啊!…………呃…呃…

用力一點。」

我直接用最大的力量,推向到最裡面。她聲音越來越大聲。

「叫啊!寶貝兒。我要聽見你被我插的浪叫的騷聲!」

王蕊開始撫摸我的身體,用力抓著我的胳膊。看來藥效有一定的作用啊!

她把雙腿搭在我肩膀,竟然把一直腳伸到我臉龐。王蕊淫蕩的享受著說道「峰,親我腳好嗎?你親得我好舒服!」

我不停抽插她的同時回答著「想我舔你可以啊,但以後你的天天讓我玩你。」

「啊……呃…呃…嗯。好,快一點……呃…呃。」

我抓著她的腳,還是用力抽插她,我感覺我JJ上的毛,都已經沾滿了她流出的淫水。我繼續親吻她的絲襪腳和她的小腿。另一隻手用力摸著她的絲襪大腿。

就這樣我們持續了10分鐘。我稍感疲倦,所以叫王蕊翻過身來。她上身趴在床上,下身雙腿劈開,用膝蓋支持著撅起了大大的屁股。我又把她屁股部位的絲襪往上撕了一點,迅速的將JJ又插了進去。我兩隻手瘋狂的撫摸著她的大屁股和大腿跟。

「小騷貨,爽不爽。我太愛你的絲襪了。」

王蕊此時也顧上上回答,繼續享受著我的抽插。只是繼續保持她那淫聲浪語。

「嗯……啊,啊,呃……呃!」

我感覺我已經到極限了,我最後更猛烈的抽插她的陰道,王蕊叫的更大聲了。

我感覺到快射精了。一瞬間,將JJ拔了出來,精液沒有高純度了,有些透明感,但量還算可以的,射在她的絲襪屁股和大腿上。我拿起一雙絲襪,套在手上,把她屁股和腿上的精液全部擦在了上面。

我們挨著躺下來,我伸出那雙套著絲襪沾滿精液的手。感覺精液完全快被絲襪稀釋了。伸向了王蕊的嘴裡,王蕊很配合的伸出舌頭,舔我手上的絲襪,我不時的用手拽她的舌頭玩。最後我讓王蕊咬著手上的絲襪,慢慢把手上的絲襪褪去,塞到她的嘴裡。

她半閉著雙眼,感覺用舌頭攪拌了一下,用手把嘴裡的絲襪扥出來,靠在我肩膀。此時的我們倆是精疲力盡。我摟著她,用手撫摸這她的絲襪腿,我們都不說話慢慢的躺在那張正合適的床上休息的睡著了。

大概晚上9點了,我們都不知不覺醒了,我看著她有些尷尬的臉。她也有些不知所措。我說「親愛的,起來吧?我帶你去吃飯。」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