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嬸嬸34歲,正是狼虎之年,長得豐胸翹臀、杏眼桃腮,她已經生了兩個女兒,一個18歲、一個19歲。

我21歲,剛剛退伍,找不到工作晃了好一陣子,今天沒事做,就跑到叔叔家看我的美麗嬸嬸。嬸嬸看到我進來她家裡,馬上抱住我,親吻我的額頭,我雙手撫摸著嬸嬸的屁股,嬸嬸的大乳房貼上我的胸部,我的懶叫貼住嬸嬸的雞掰。

我說:「嬸嬸,只給我抱抱跟親吻而已嗎?我想要和嬸嬸做愛!」

嬸嬸笑笑說:「好,嬸嬸等一下給玉兒幹個爽快為止!反正你的叔叔嫌我雞掰鬆弛,說幹我時根本沒有感覺,還不是你叔叔懶叫小小隻!幹我的時候,我的雞掰裡面根本稍微有感覺到懶叫在抽動而已。自己的懶叫小隻不到10公分,還嫌我雞掰鬆弛,做愛時間卻只有一分鐘!玉兒,你說是嬸嬸的錯嗎?」

我說:「嬸嬸,是叔叔的懶叫小隻!如果是玉兒的懶叫,玉兒保證一定幹得嬸嬸雞掰爽死!」

嬸嬸說:「玉兒你敢保證?」

我說:「玉兒的懶叫25公分長,嬸嬸的雞掰只要嘗試過後,一定會愛上玉兒的懶叫。」

嬸嬸說:「玉兒,我和你每次擁抱在一起,就感到你下面隆起一大包,所以嬸嬸也能想像得到。反正你叔叔己經四年多沒有幹我了,玉兒你來代替叔叔的位置,好好地用懶叫幹嬸嬸的雞掰,反正你和你叔叔是直系親屬,而且血型一樣,嬸嬸要是懷孕了,家族裡的所有人員也不會懷疑我討客兄。」我聽到嬸嬸的話,高興得不得了!

嬸嬸說:「玉兒,嬸嬸先去洗澡,等一下再和你做愛。」

嬸嬸到了浴室脫光衣服,開始洗淨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我看到嬸嬸的裸體,便脫光衣服翹起懶叫走到嬸嬸的後面,用懶叫插入嬸嬸的大腿。懶叫跑出嬸嬸的大腿,嬸嬸說:「玉兒,你的懶叫好長喔!」

嬸嬸說著雙手握住我的懶叫搓揉,我兩手則撫摸著嬸嬸E罩杯的乳房搓揉,嬸嬸爽快地嬌哼起來。我把嬸嬸轉過來面對面,親吻著她的小嘴巴、雙手搓揉撫摸著乳房,嬸嬸說:「玉兒,我好爽快喔!你叔叔每次做愛,從來沒有親吻我和撫摸乳房,每次做愛只有懶叫幹一幹我的雞掰,一下子就射精了,我連爽都沒有爽到!」

我叫嬸嬸在面前蹲下來,讓她幫我吹懶叫,嬸嬸說:「玉兒,嬸嬸我從來沒有做過。」我說:「嬸嬸,你就像是含棒棒糖一樣即可。」嬸嬸聽完我的話就開始吸起懶叫,我雙手抓住嬸嬸的頭懶叫前後抽動,嬸嬸被我幹到口水直流出。

就這麼個樣子幹了一小時左右才射精,嬸嬸吞下我的精液說:「玉兒你是我的剋星,嬸嬸沒有玉兒一定不行了!嬸嬸我是玉兒的老婆、玉兒是嬸嬸的老公,老公幹老婆天經地義。」

我說:「嬸嬸,我要叫你的小名才高興。」嬸嬸說:「玉兒老公,我的小名叫做阿梅。」我說:「阿梅老婆,剛剛幹得妳爽不爽快?」嬸嬸說:「玉兒老公幹得阿梅老婆爽得死去活來!」

我又說:「阿梅老婆,只要有人在場我仍叫你嬸嬸,你叫我玉兒;沒有人的時候我們老公、老婆相稱呼。」嬸嬸說:「玉兒老公說什麼就是什麼。」

我和嬸嬸洗澡完畢,彼此都沒有穿衣服,我直接抱起嬸嬸就走到房間裡面去了。我和嬸嬸互相撫摸著對方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嬸嬸躺下床上,我馬上撲上嬸嬸的豐滿身體,親吻著她全身部位。我看到嬸嬸的雞掰毛長得像似一個4公分的小愛心形狀,嬸嬸的雞掰皮鼓鼓的,我撥開雞掰皮舔著雞掰洞穴、輕輕咬住雞掰核,嬸嬸爽快到淫水流出一大堆。

然後我和嬸嬸在一起用69姿勢互舔對方,我用食指、中指合併插入嬸嬸的雞掰裡面抽插,嬸嬸的雞掰真的有夠緊密,叔叔確實是好久沒有幹嬸嬸了。

嬸嬸說:「老公,你不用懷疑了,阿梅我是剖腹生產的,所以雞掰沒有第二個人幹過。」我翻起阿梅身體,扛起她雙腳於肩膀上面,懶叫對準雞掰,阿梅撥開雞掰皮讓懶叫插入,我一手扶著陰莖、一手扶著她的臀部,「滋」的一聲將龜頭插進陰道中。

「啊呀~~痛~~痛啊~~啊~~」嬸嬸忽然左右大力搖動頭部,身體急速地扭動著。我的龜頭前端才進入一半而已,嬸嬸便如此喊叫,不禁大力地一插、一抽,接著又用力往裡一插,整根懶叫完全沒入陰道中,被肉壁緊緊地吸住了。

嬸嬸用比剛剛還大的聲音呻吟著:「啊啊~~痛~~啊~~啊~~終~~終於~~啊~~痛~~痛~~啊~~啊~~」沒想到嬸嬸已生了兩個女兒,雞掰淫穴還有處女般的緊縮。

「唔~~唔~~阿梅~~阿梅~~妳的~~妳的陰道~~好緊喔~~夾得我好爽~~呼呼~~我要幹死妳~~爽死妳~~愛死妳~~呼呼~~阿梅~~妳的淫水好~~好多喲~~嗚呼呼~~好~~好爽~~真的~~很爽~~」我邊插著嬸嬸的雞掰穴邊爽道。

「喲~~喲~~啊啊~~啊喔~~喔喔~~好老公~~好老公~~喲~~佔有我~~快~~佔有~~我~~嗚~~喲~~我~~我快被你幹~~幹死了~~哦哦~~喔~~抱緊我~~喔~~喔喔~~快~~抱緊我~~用力~~用力地幹我~~啊~~啊啊~~」

嬸嬸邊說著,邊要我抱著她、幹著她,於是我將她的兩腳放下,再整個人抱起,然後坐到床邊,讓嬸嬸跨坐在我的大腿上。

嬸嬸扶正我的懶叫對準雞掰後坐了下去,雙手纏繞在我的後腦勺,並讓兩個大奶緊夾著我的臉部摩擦著;我雙手也緊緊抓住她的細腰,將嬸嬸的身體直上直下地抬起,讓陰道能垂直抽插著我的懶叫。

「啊啊~~喲~~爽爽~~爽死我了~~喲~~喲~~這樣~~好~~好爽喲~~啊~~啊啊~~啊~~喔喔~~玉兒老公~~我愛死你了~~你~~你真強壯~~啊~~啊~~這~~這樣好~~很好~~啊啊~~啊~~」嬸嬸急劇扭動全身,享受著肏幹的樂趣,不時地發出淫叫聲,聲聲悅耳。

嬸嬸雙手緊抱著我的頭壓在她的胸前,兩顆奶子正左右、左右地拍打著我的臉頰,發出「啪!啪!啪!」的聲音,陰道正持續「噗滋、噗滋」地吸入、吐出我的懶叫。

我的頭則左右、左右地搖動,用舌頭舔著嬸嬸胸前那兩顆一直搖晃的大乳房,嘴中也不時發出「嗚~~嗚~~嗚~~」的聲音,讓整個房間充滿了淫濊的氣息,更充滿了有如交響樂般妳一聲、我一聲的愛的呼喚,讓我們兩人互相幹得渾然忘我。

手有點痠了,於是我抱著嬸嬸的腰站了起來,而嬸嬸的雙手及雙腿也隨著我站起,分別抱緊了我的脖子及夾緊我的腰部,身體向後盪著,讓她的陰道以45度角插入,這也讓我比較好抽插。

我們將姿勢擺好後,我臀部一挺、一縮間,又將嬸嬸送到了另一波高潮。嬸嬸一頭烏黑的秀髮正隨著我下身的突擊、上身受到撼動而亂擺著,我緊咬著牙,努力地幹著她,讓她欲仙欲死、好不快活。

只見她的嘴角已不自主地流著口水,兩眼翻白起來,嘴裡還持續地發出高潮的淫叫聲:「啊~~啊~~啊啊~~啊~~好老公~~啊~~好~~好強~~好厲害~~喲~~喲~~喔喔~~喔~~我不行~~不行了~~快了~~快洩~~高~~高潮了~~哦哦喔喔~~」

嬸嬸的淫叫聲也撼動著我,也不禁說著:「哦~~哦~~阿梅~~阿梅~~我~~我~~幹~~幹~~愛妳~~哦~~老婆~~好~~好老婆~~哦~~哦哦~~呼呼~~我~~我也要~~要洩了~~啊~~哦~~呼~~呼~~呼~~喔喔~~喔~~」

這時,我們兩人同時洩了,一股灼熱的精液直衝向嬸嬸的子宮中,而淫水則順著我的懶叫流出。我抱著嬸嬸「砰」的一聲一起倒在床上,我的懶叫還插在她的雞掰裡沒有拔出來,而嬸嬸仍緊緊抱著及夾著我的身體,整個人縮在我的懷裡一動不動的,我們正靜靜享受著彼此高潮後的快感、刺激感。

良久,我們兩人對視了一眼,才分開彼此的身體,我看著嬸嬸那美麗動人的肉體,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既後悔又興奮的情緒,抬起頭向嬸嬸說道:「嬸嬸~~阿梅~~妳~~妳還好吧?雞掰會~~不會很痛呢?」

我的手輕拂著嬸嬸的秀髮,另一手則撫摸著嬸嬸的雞掰,現在的嬸嬸已經確定是我的老婆了,於是我說:「阿梅,以後不管任何時間,只要沒有人在家,我要幹你的時候,你便要任我幹到爽為止!」嬸嬸說:「玉兒老公,你說的話老婆敢不聽從嗎?」

我看到嬸嬸的雞掰被肏到稍微紅腫,嬸嬸看到我的表情說:「老公,沒有關係的,是阿梅太久沒有做愛的原因而已。」看我的懶叫又開始蠢蠢欲動,便說:「老公,我們再來做愛吧?」

我和嬸嬸用「老漢推車」的姿勢繼續做愛,由於剛剛才射過精,這次比較持久,一下子我就幹了三百多下,阿梅的屁股跟我小腹相撞不斷發出拍擊的聲音,她的大屁股都被我幹到紅紅的了。

我對嬸嬸說:「阿梅,我在叔叔的床上幹他老婆,心裡真的好爽快!」嬸嬸紅著臉說:「玉兒,你才是我的老公,老公在床上幹老婆天經地義!」

我說:「不一定,因為在不同地方用不同姿勢做愛,感覺也不一樣。阿梅,現在你我之間的夫妻關係更進一步了!」我再繼續抓住阿梅的肥屁股猛烈地幹起來,不停發出「啪!啪!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噗滋~~」的聲音,以及阿梅叫爽的喊聲。

幹了有一個小時左右,阿梅己經快要高潮第二次了,這時我見到兩位表妹站在門口看著,就對嬸嬸說:「我叫兩位表妹進來看我幹他們的媽咪。」阿梅扭頭一望,不好意思地說:「妹妹妳們起床了啊?」

小妹問:「媽咪,你和表哥脫光衣服在做什麼事?」嬸嬸說:「小孩子不懂事,趕快出去!」

我說:「大妹、小妹,表哥幹妳們媽咪的動作好不好看?」大妹卻說:「表哥,你只有前後動著幹媽咪的屁股而已!」我說:「妳媽咪的雞掰無法尿尿,所以表哥用懶叫幫她的雞掰通一通。表妹,雞掰不能尿尿很可憐,來看我的懶叫幹到妳媽咪的雞掰通暢為止!」

大妹、小妹一起來到她們媽媽的屁股左右看著,我開始猛烈地抽插著阿梅的雞掰,她的淫水都濺到大妹和小妹的臉龐上了,阿梅爽得大喊著說:「老公,老婆要死了~~」我說:「阿梅,看我怎麼幹死你的臭雞掰、爛雞掰,沒有人幹的雞掰!」

猛烈的撞擊聲「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啪!啪!啪!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啪!啪!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噗滋」~~不停在房間裡迴響,阿梅被我幹到高潮迭起。

我又幹了一百多下才射出精液到阿梅的子宮裡,這時阿梅已經被我幹到暈頭轉向,渾身癱瘓軟的趴在床上了。

我抽出懶叫坐下來,阿梅的雞掰隨即流出我的精液,大妹、小妹一起問:「媽咪的雞掰怎麼會流出白白的東西?」我說:「那是表哥射給妳們媽咪的特效藥,這種特效藥對於治療她的雞掰是最好的。」

小妹又問:「表哥,那你有沒有多射一些到媽咪的雞掰裡面?」我說:「大妹、小妹,表哥以後要每天都要幫妳們媽咪治病,表哥會在每天幹她的時候多射一些特效藥在雞掰裡面就是了。」

大妹、小妹高興地說:「表哥,你最好了!」

我說:「大妹、小妹,妳們兩個不可以向別人說出表哥和媽咪脫光衣服治病的事情喔!」大妹和小妹齊聲回答:「我們兩人不會說出去的!表哥,我們打勾勾,說的人是小狗。」這樣一來,我就算經常幹嬸嬸也沒有人知道了,真是爽快到極點!

我搖醒了阿梅去洗澡,兩位表妹也要跟我們一起洗,洗澡時候兩位表妹問:「表哥,你的懶叫怎麼又長又粗壯,比起爸爸的大很多呢?」我說:「就是有這麼個大隻懶叫,表哥才能治療好妳們媽咪的雞掰。

兩位表妹,看表哥再幹一次媽咪的臭雞掰、爛雞掰好嗎?」兩位表妹高興地說:「好極了!」

我就這樣在浴室裡當著兩位小表妹的面再幹了嬸嬸一炮,這天一共幹了嬸嬸三次,三次都把精液射入嬸嬸子宮裡面。

洗澡完畢後,我們四人便到客廳看電視了。嬸嬸穿著短衣短裙,沒有穿胸罩和內褲,我坐下沙發抱住嬸嬸坐到我的大腿上,把嬸嬸的短裙翻起來,然後露出懶叫叫嬸嬸自己撥開雞掰肉坐下來。

嬸嬸用雞掰對準我的懶叫套入,直到全根吞掉後便坐在我腿上開始套弄起來。

我和嬸嬸一邊幹著一邊看電視,嬸嬸在自己兩個女兒面前不敢放聲浪叫,我說:「阿梅,爽的話要叫出來。」

嬸嬸說:「在女兒面前不好意思哎!」我說:「剛才妳在房間、浴室裡被我幹得爽翻了天,不是舒服得哎哎叫麼?又不是第一次,不必假惺惺了吧?」說完,我用力幹著嬸嬸的雞掰。

「啊~~啊~~我~~嗯~~我下面好癢~~嗯~~玉兒~~老公~~我的雞掰好癢~~嗯~~嗯~~你快一點~~老公~~快一點~~嗯~~雞掰穴癢死了~~嗯~~求求你~~老公~~大力地插雞掰~~嗯~~好老公~~雞掰不會痛了~~你儘量用勁幹雞掰吧~~老公~~」

「好老婆,妳開始舒服了是不是?」看著阿梅的淫浪的表情,把我那原先憐香惜玉之心又給淹沒了,現在不管她是真痛假痛,我也要開始賣弄了。

於是抱著她一個翻身壓在沙發上,開始用力抽插起來,懶叫每一次插到底,屁股就旋轉一下;每一次抽出來,都是整根拔出,讓阿梅的雞掰有著虛虛實實的感覺,讓她的美感持續不斷。

我這樣肏幹雞掰,更讓阿梅舒服不已、淫叫連連:「嗯~~嗯~~嗯~~好舒服~~嗯~~好爽喔~~嗯~~嗯~~嗯~~嗯~~雞掰爽死了~~雞掰爽死了~~嗯~~啊~~雞掰洞好爽~~嗯~~我好爽~~嗯~~」

「阿梅~~哦~~妳的雞掰爽死我了~~哦~~哦~~嗯~~」我也忍不住跟她一起呻吟著。

「阿梅好爽~~嗯~~雞掰洞好爽~~嗯~~嗯~~我痛快死了~~嗯~~嗯~~哦~~我好爽~~哦~~我好爽好爽~~哦~~老公~~懶叫幹得~~雞掰好舒服~~嗯~~嗯~~好個~~大懶叫~~嗯~~好玉兒~~你太好了~~嗯~~」

「滋~~滋~~滋~~滋~~啪滋~~啪滋~~啪滋~~」懶叫、雞掰穴口的肉撞肉聲,再加上阿梅的淫叫,讓兩人的春情不斷升溫,「嗯~~嗯~~你太會幹了~~嗯~~好爽~~嗯~~」阿梅的淫叫聲連綿不斷,叫得好迷人、叫得好淫蕩。

阿梅的兩隻腳像是踢足球般不停地亂蹬,不停地亂頂,臉上的表情真是美極了,春情洋溢、紅暈遍佈、美目微合,吐氣如絲如蘭,這種表情看了更是令我血脈賁張、心跳加速。

「老公~~嗯~~真美~~嗯~~太美了~~哦~~嗯~~懶叫~~爽~~美呀~~嗯~~我會爽死的~~嗯~~啊~~爽~~好爽呀~~哦~~真爽~~嗯~~老公~~嗯~~懶叫~~嗯~~太爽了~~嗯~~太妙了~~嗯~~太好了~~嗯~~懶叫~~你幹得我太爽了~~嗯~~」

只見阿梅一面淫叫,一面雙手緊緊地抱著我,雙腿則高高的翹起,阿梅的屁股更是極力配合迎湊懶叫的抽送。我一見阿梅是如此高張淫浪、柳腰款擺,極盡各種淫蕩之能,懶叫更是瘋狂地猛幹,如快馬加鞭,如烈火加油,狠狠地抽送,幹得山崩地裂,山河為之變色。

「啊~~玉兒老公~~快~~用力幹雞掰~~啊~~我要爽死了~~爽~~快呀~~雞掰要升天了~~啊~~啊~~啊~~玉兒老公~~我樂死了~~我爽死了~~喔~~喔~~」

此時我改變方式,將懶叫整根拔出來,深深的嘆了口氣,氣貫丹田,懶叫在這瞬間比平常脹了許多。「滋」的一聲,懶叫要開始狂插了,非插得淫穴爽到天邊不可!挺腰、送力,「啪!啪!啪!」好清脆肉聲,「滋~~滋~~滋~~」好大的浪水聲。

「啊~~啊~~痛呀~~雞掰漲死了~~啊~~玉兒老公的懶叫怎麼突然漲得好大~~雞掰痛呀~~玉兒~~老公~~你輕一點~~力量小一點~~雞掰會受不了~~啊~~痛~~老公~~啊~~」

「阿梅~~哦~~阿梅嬸嬸~~哦~~阿梅~~哦~~好雞掰~~哦~~阿梅忍耐一下~~哦~~忍耐一會兒~~哦~~哦~~」

「玉兒~~啊~~老公~~你幹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啊~~太大~~力了~~雞掰洞痛死了~~啊~~大懶叫變得好大~~啊~~」

我不理會阿梅的哀叫、喊痛,依然是重重的幹、狠狠的插,雞掰洞被懶叫的稜溝一進一出掏出了不少淫水,濺得大腿內側、陰毛週圍都被淫水弄得黏濕濕的好不膩人。阿梅被我這一陣子的狂插猛幹法幹得有點昏昏沉沉,整個人四仰八叉的不再亂蹬亂頂,只剩下喉嚨間的呻吟聲。

「老公~~啊~~老公~~雞掰酥麻了~~啊~~又酥又麻~~啊~~子宮口頂得好舒服啦~~你的力量太大了~~啊~~」

「阿梅~~哦~~老婆~~哦~~過一下妳就會爽~~哦~~」

「嗯~~雞掰受不了~~嗯~~老公~~輕一點~~老公~~嗯~~」

我就這樣幹了阿梅大約五百多下,她似乎漸漸地又快到高潮,浪叫聲越來越響,肥屁股也扭動得更大、更快:「嗯~~嗯~~哥~~雞掰被你幹得又舒服又痛~~嗯~~嗯~~懶叫~~哦~~撞得花心爽死了~~哦~~嗯~~玉兒~~老公~~懶叫開始舒服了嗎~~哦~~嗯~~花心~~好爽~~嗯~~」

我也差不多了,於是把嬸嬸的腿抬起來放到肩上,加大力度、速度開始作最後衝刺。

「老公~~啊~~啊~~雞掰開始爽了~~哦~~雞掰被你幹得好爽喔~~嗯~~重重的幹~~對~~大力地插~~嗯~~嗯~~雞掰好痛快~~老公~~嗯~~雞掰好舒服~~嗯~~我樂死了~~哦~~花心爽死了~~哦~~我爽死了~~哦~~啊~~老公~~再快一點~~再快~~老公~~雞掰要升天了~~啊~~老公~~快~~我樂死了~~啊~~快~~我快活死了~~啊~~」

「阿梅~~哦~~等等我~~忍耐~~好阿梅~~雞掰再忍耐一下~~」

「好老公~~啊~~啊~~雞掰受不了了~~啊~~雞掰要洩了~~啊~~快~~呀~~老公快~~啊~~雞掰~~哦~~啊~~升天了~~啊~~我~~好爽~~好~~爽~~哦~~我爽死~~我升天了~~」

「阿梅~~哦~~哦~~啊~~我也要洩了~~啊~~出來了~~啊~~好雞掰洞~~我爽死了~~舒服死了~~哦~~哦~~」懶叫一陣抽搐,一股濃濃的精液完全射進嬸嬸的雞掰洞裡,燙得嬸嬸又是一陣頭抖,一陣浪叫。

我猛喘著大氣,汗像雨水般滴滴的往下流,我和嬸嬸同時高潮了。兩位表妹看到我和嬸嬸全身都是汗水,體貼地拿起毛巾幫我們擦拭身體各部位,擦拭到懶叫的時候,小妹用雙手握住我的懶叫上下套弄,大妹看到小妹的動作,也過來一起抽動著。

可是兩位表妹的四隻小手也無法將我的懶叫全部套住,嬸嬸看到這樣的情形就說:「兩位女兒,我們母女三人一起舔乾淨表哥的懶叫好嗎?」嬸嬸說完率先用嘴含住龜頭,大妹舔著我的陰莖,小妹則舔著睾丸,母女三人齊心合力舔得我爽死了!

我叫兩姐妹過來和我親嘴,然後雙手脫下大妹、小妹的內褲,雙手摳挖她們無毛的小雞掰,兩位表妹叫起痛來,我說:「妳們的雞掰還嫩,以後表哥每天摳挖一陣子就會習慣了,現在先慢慢的摳,以後再大力地用手指插。」

兩位表妹齊聲說:「好極了!那以後表哥幫媽咪治療完畢就來摳挖我們的雞掰吧!好高興喔!」

嬸嬸把我懶叫上的精液和淫水都舔乾淨後才爬起身,見兩個女兒的小雞掰也被我挖得淫水直流,就對她們說:「好了好了,表哥今天也很累了,大夥歇一歇吧!」然後又向我說:「玩得舒服吧?改天找個機會讓你幫兩個小表妹開苞。」我忙點頭說:「謝謝阿梅老婆!」

然後我們四人就起來穿回衣服看電視,到傍晚的時候我準備回家了,嬸嬸母女三人含情脈脈地送我出門口,並說:「老公、表哥,你記住明天還要來我們的家喔!」我說:「放心吧!你們母女三人的雞掰是我的最愛。拜拜了!」

隔天一大早,待叔叔上班後我又來到他們家門口,拿著嬸嬸給我的鑰匙自己開門進去,看到嬸嬸正在廚房洗碗,嬸嬸見我來到,臉上馬上顯現出高興的表情來。嬸嬸繼續洗碗,我走到她後面抱住她說:「阿梅老婆,有沒想念老公啊?」

嬸嬸嬌嗲的答道:「阿梅當然好想念玉兒老公啦!」

我蹲下來翻開嬸嬸的短裙,脫下她粉紅色的蕾絲內褲,開始在她的屁股上舔起來,我突然想到個鬼點子,於是用力吸吮嬸嬸的屁股,在所難免地吸吮完一邊又去吸另一邊,兩瓣肥肥白白的屁股都被我吸得到處是一點點紅印。

嬸嬸說:「老公,你要死了喔?怎麼能夠在我的屁股上做記號?被你叔叔見到可不得了!」

我笑著說:「嘻嘻!阿梅,何止屁股,我還要在你的乳房上做記號。」說著馬上掀起嬸嬸的衣服,脫開她的前扣式胸罩,吸吮著兩粒E罩杯的大乳房。

我在兩顆乳房上做完記號後,再用嘴巴輕咬嬸嬸的乳頭,逗得嬸嬸淫水流出來滴到地板上。「喔~~老公~~受不了了~~快來幹我~~」嬸嬸話音未落,我已抱起她放到琉理台上面,扛起她雙腳擱於我肩膀上,懶叫一插入便開始猛烈地幹著嬸嬸的雞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滋~~滋~~滋~~滋~~啪滋~~啪滋~~啪滋~~滋~~滋~~滋~~滋~~啪滋~~啪滋~~啪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此刻整個廚房裡就只有這兩種插穴發出來的聲音。很快地嬸嬸已經被我幹出了一次高潮,可是我沒有停下來,依然一直這樣狂抽猛插。

幹了四十分鐘左右,阿梅又淫叫了起來:「老公~~阿梅我要高潮了~~死了~~我要死了~~我死了~~洩死了~~真正的死了~~」看到阿梅爽死的樣子,我又加快速度猛烈地幹。

阿梅渾身顫抖著高喊:「老公~~我又要高潮了~~被你幹死了~~」就這麼樣洩出了第二次陰精。我又幹了幾十下,才在阿梅的雞掰裡將精液射到她子宮裡面去。

我抱起阿梅的身體,懶叫還是插在雞掰裡面,走去叔叔的房間和阿梅一起躺到床上親吻,阿梅趴在我的身體上面,由於她狂洩了兩次陰精,已經累得昏睡過去了。我把嬸嬸翻過來躺平,看到她的雞掰洞正緩緩流出我的精液,便用手接著這些精液塗抹到嬸嬸的臉蛋跟乳房上。

嬸嬸這次真正被我幹到暈頭轉向,疲倦得支撐不住睡著了,我坐到她胸部上面,把懶叫放到兩顆E罩杯的巨乳中間進行乳交,嬸嬸的乳房好柔軟,夾著懶叫乳交起來真爽快。

這時大妹剛好睡醒,起床來到嬸嬸房門口,我向她招招手:「大妹過來。」

大妹一來到我旁邊,我便脫光她全身衣服,一邊親吻大妹的小乳房、一邊左手摸著另一隻,右手則伸到下面去摳挖她的嫩雞掰。

一會後,大妹的無毛雞掰開始有淫水流出來,我便對她說:「大妹,表哥今天要好好的幹你。」

大妹有點害怕的問我:「表哥,會不會痛呀?」

我說:「剛開始會痛,但以後就很舒服,昨天不是見過表哥把妳媽咪幹到爽得要命的樣子嗎?」

大妹點點頭同意了,我就把她抱到嬸嬸身旁躺下來,然後扒開大妹雙腿舔舐她的雞掰,大妹的無毛嫩雞掰親吻起來真的有夠爽快,加上處女的味道讓我更興奮了。大妹的雞掰這時已經流出了好多淫水,於是我扛起她的雙腳放在肩膀上,懶叫對準雞掰的處女洞口,再微微一用力,龜頭就著淫水的潤滑就挺了進去。

「啊!痛死我了!」大妹大叫道。此時我也感到有一塊東西擋在龜頭前面,我知道那是處女膜,但又見大妹額頭冒冷汗、眼睛緊閉,便只好按兵不動。

過了一會,我用右手抓住懶叫,讓龜頭慢慢的抽動著;而左手就按在她的乳房上,一面輕輕揉捏著,一面輕聲問道:「大妹,現在覺得怎樣?還痛不痛?」

「表哥,就這樣,等一會再插,大妹還有點痛,但裡面卻癢癢的好難受!」又過了一會,大妹的雙腿開始亂動,時而縮起、時而挺直、時而張開,同時也挺起屁股,開始迎合龜頭的抽動。我一見時機已經快成熟了,就慢慢地抽出懶叫,用龜頭在陰唇和陰核上撚動。

只一下子,便撩得大妹淫心狂動,屁股連連挺迎,嬌喘著說道:「表哥,大妹現在不痛了,裡面很難受,癢癢的,你只管用力插進去吧!」

我看準時機,就當她咬緊牙關、屁股往上挺的時候,我猛地吸一口氣,懶叫怒脹,屁股一沉,順著濕潤的陰道猛然插入!「滋」的一聲,龜頭衝破了表妹的處女膜,七寸多長的陰莖幾乎全根盡沒,脹硬的龜頭深抵在子宮口。

大妹這一下痛得熱淚直流、全身顫抖,想張口叫出來,卻被我用嘴封住了。

看來大妹是痛極了,雙手不住地推拒,上身也左右擺動,這也難怪,一個小女孩剛開苞便被如此粗壯的陰莖全根插入,會痛是必然的。我見大妹痛得厲害,也只得伏身不動,而整根懶叫被雞掰緊緊地夾住,十分舒服。

我們就這樣擁抱了一會,大妹的陣痛漸漸過去了,隨著而來的是淫穴裡開始癢了,十分難受,便輕聲說道:「好表哥,我現在好些了,你可以慢慢插,只是要輕力一些,大妹怕受不了。」

我點點頭,把懶叫慢慢地抽出,又緩緩地插入,在這樣輕抽慢送之下,大妹開始嚐到禁果的滋味,淫水逐漸湧了出來,她嬌喘微微,顯得無比快活。我見她苦盡甘來,春情蕩漾、媚態迷人,於是更加慾火如熾,抱緊嬌軀,聳動著屁股,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猛,不停地狂插。

這一輪衝鋒只插得大妹嬌喘連連、媚眼如絲,嬌聲叫道:「啊~~啊~~好表哥,大妹好舒服啊!啊~~表哥你真棒~~美~~美死我了!啊~~啊~~我美死了~~」大妹全身一陣抽搐,迎來了她此生中的第一次高潮。

我只覺得自己那根粗大的懶叫像一根火柱般插在小女孩的雞掰裡,興奮得不停地抽動著,龜頭下下觸到花心,像似要插進她子宮裡似的。大妹全身像火一樣的燃燒著,覺得心中一陣陣燥熱,俏臉上春潮四溢,香唇嬌喘吁吁,從未這麼舒服過。

我聽著大妹那嬌聲鶯語的呻吟聲,更為賣力地抽插著,雙手也移到她那剛開始發育的乳峰上用力地揉捏著。在這樣的上下夾攻下,大妹更加欲仙欲死了,嘴裡大聲地亂叫著。

隨著我又插又抓、雙管齊下的進攻,只見大妹發出陣陣顫抖,嫩穴裡一陣收縮,一股火熱的陰精便噴射在我的龜頭上,手和腿也都癱軟下來,同時嬌喘吁吁道:「啊~~表哥寶貝,我不行了~~大妹爽死了~~」就丟出了第一股陰精。

我的龜頭被表妹那股火熱的陰情一射,心神一動,一股從來沒有過的快感陡然湧上心頭,猛地打了個寒顫,一股精液也不由己地射了出去。「啊~~舒服死了!」大妹第一次嚐到人生樂趣,媚眼一閉,享愛著這無比的快感,真是神魂顛倒、飄飄欲仙了。

兩人洩精後都感到很累,但仍然不願分開,我抱著大妹,雙手在她的乳房上輕輕地揉捏著。這時,因為懶叫的滑出,大妹蓬門洞開,那淫水合著陰精、陽精和一些血液流了出來,把她雙腿間和床上弄濕了一片。

大妹一看有血流出來,害怕的說道:「表哥你看看,剛才那麼用力幹我,現在流血了,怎麼辦?」我聽後笑著說:「小笨妞,你是黃花閨女,第一次當然會見紅囉!不要怕,我剛才不用力幹你,你又怎會這麼爽?」大妹聽完用力親了我一下,隨即羞得躲在我胸口。

有嬸嬸這個風騷淫浪的熟女,再加上鮮嫩早熟的表妹,我的懶叫看來是沒有閒下來的時候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