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來北部唸書的時候,才住了一年學校宿舍,就被迫要到外面租屋。本來要和同學一起找房子,但受到舅舅的邀請和金錢的考量,決定搬進舅舅家住。

舅家是普通公寓5、6樓,6樓是加蓋的,面積頗小,他們當作客房和倉庫在用,那時我就一個人住那一層。

舅舅是上班族,舅媽是家管,聽說她生了小孩就沒在工作了,反正他們家不缺錢。二個小孩,大的女生讀國二,小的男生讀國一。

那時候舅媽35~40歲,我問過她,但她沒說死。第一次看過她是他們結婚的時候,那時我還在唸小學。之後的幾次接觸,認識到她是很有禮貌,很賢淑的一位女性,但對她的外表沒太大感覺,就是蠻普通的一位阿姨吧。

在舅家住了個把月,我漸漸發現舅媽還蠻有女人味的。挺會打扮不說,雖然個子有點小,但看腿就知道她身材蠻好,她的腿是不用穿絲襪也能帶出門的那種。

但我真正對她有感覺,是發生在我和女友分手以後。那時我翹了一整天課,她來樓上發現我沒去上學,就要關心我一下。當下我也很想找人吐苦水,就和舅媽聊起女友的事。她真的很會聊天,本來是我要發洩,但多半都是在聽她開示。後來我說我很痛苦,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她就握住我的手,叫我不要那麼傻,天涯何處無芳草云云,然後硬是帶我出去吃了一頓好料。我想我們之間的改變,就在那次的握手之後吧。

之後舅媽就經常主動關心我,人在學校也會打電話來,找我陪她吃中飯。有時候我也翹掉下午的課,和她逛街看電影。有一次在百貨公司,某個部門的來和我們推銷產品,問我們是不是姐弟(大概年紀明顯不像情侶),她就說對呀,我當下心想舅媽臉皮還真厚,不過看得出來,她那一整天都很高興。

我們之間的關係愈來愈曖昧,有時候她會要我幫她戴耳環,我聞到她耳際的髮香,老二早就翹得半天高。有時候我會問她要不要按摩,她也不拒絕,我也是邊翹老二邊幫她按肩膀。有時候騎機車載她,她會裝作坐不穩,問我可不可以用抱的,我鎮定地說好,但老二又翹起來了。

一直到那天,我藉故呆在家裡看電視,她穿著一件洋裝,,被我發現她竟然沒穿內衣!其實之前有一次我也看過她沒穿內衣,但那時她是穿t裇。像這種洋裝不搭內衣,我覺得真得很故意,當下就大著膽子,和她說奶頭都被人看光了,要她出門不要這樣穿。她很委曲地說她知道,但因為天氣熱她才這樣穿的,說完就跑回房間閉關。

那時候看她很久沒出來,還蠻怕她生氣了。半小時候她出來,已經是穿好內衣了。她東摸摸西摸摸一陣子後,坐到我旁邊,沈默一會兒,才問我剛才為什麼對她沒大沒小,好像她是發浪才那樣穿的。我當然立刻解釋,說我沒那個意思,只是怕她出去吃虧,要她小心一點,在家被我看到沒關係,因為我是好人。她又笑罵了一會兒,但因為話題太尷尬,我們就不聊了只看電視。

電影看到一半,她就假寐靠在我肩膀,我心裡那個天人交戰,真的是坐立不安。這一天我不是沒預想過,只是事到臨頭,所有的顧慮又冒出來牽絆著我。

忍了幾分鐘,轉頭看看舅媽,看得好清楚:眼角的一絲絲皺紋,臉上撲了一層薄粉,鼻頭上還有一些小粉刺。我深吸了一口氣,那個髮香,那種熟女的味道,和小女生真的不一樣,有一種勾人魂魄的感覺。

輕輕地握住她的手,放在我的腿上把玩,小聲說:「舅媽妳的手好嫩喔。」她沒反應。我又將手穿過她背後,小心翼翼地摟住她的腰,那個手上的熱度,那種觸手的肉感,我咕噥一聲,輕輕的捏了一下,她沒反應。

我又小聲喊了一下:「舅媽?要不要我幫妳按摩?」她仍然沒反應。我便大膽用另一隻手在她大腿上撫摸,那個滑嫩喔,現在想到老二又硬了。按了一陣子,手指愈來愈靠近裙襬,毫不費力地從底下鑽進,心裡卻碰碰的跳,突然舅媽抓住我的手,問我幹麻?我一時語塞,只好說:「舅媽妳好美。」她說:「有嗎?你不可以這樣喔,我是你舅媽。」臉卻湊得老近,一雙眼睛睜得老大,盯得我心裡發麻。

我心怯了:「舅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說:「知道就好。」伸了個懶腰,又說:「我好睏,借我靠一下。」說完又頭靠肩膀睡起來了,手卻抓著我的雙手不放。我心想:「這個女人是怎樣?擺明在誘惑又不讓我摸,搞得我好亂。」

我就這麼呆坐了幾分鐘,把心一橫,手又穿過她背後摟著,另一隻手則摸上她的臉,玩弄她的耳垂。她用手來撥,我又玩她的眉毛,頭髮。她呢喃著:「不要吵。」我說:「舅媽,我可不可以親妳,一下下就好。」她沒反應,我就轉頭要親,但那姿勢太難親了,只能親親她的額頭,想再親嘴,那是脖子扭斷了也親不到。

我只好無奈說:「舅媽,妳這樣我很難親,脖子都快斷了。」她才起來笑說:「我又沒說讓你親,脖子斷了是你自找的。」

我說:「舅媽,那可不可以讓我抱一下?」她笑說:「不行,要抱你自己抱。」說完就進房睡覺了,剩我一人呆在那兒,覺得無趣就閃人了。

那天發生親密事件以後,我有點想躲避舅媽。一來是我對不起舅舅,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厭惡,二來是不知道舅媽的想法,覺得暫時不要見面,彼此冷靜一下比較好。

那一個禮拜,我都蠻晚才回家,回去以後也是待在在頂樓。舅媽也沒再打電話找我,我們幾乎沒見到面。

直到有一天,收到了舅媽的簡訊:「小武(我叫金誠武),怎麼這麼多天沒看到你,是不是在躲舅媽?」

我回傳:「沒有啊,最近學校比較忙,所以比較晚回去。」

她又傳來:「今天中午有空嗎?舅媽請你吃飯。」

我回:「我等等要和同學一起吃耶,下次吧,抱歉。」

她回傳:「喔,知道了。」

我心裡暗暗知道舅媽按奈不住,在想我了,當晚計較已定,隔天翹掉早課,待在房裡睡大頭覺。果然十點左右舅媽上來巡房,發現我在家(她直接進房間),小驚了一下,問我怎麼沒上課,我說有點不舒服,今天請假。她喔了一聲就走了,我心裡暗嘆一聲:怎麼和我的劇本不太一樣。

12點她又上來,問我要不要吃飯?我說不想吃,她就坐在床邊,摸摸我的頭,說:「沒發燒啊,哪裡不舒服?」

我支唔說:「我胸很悶。」她奇道:「是喔,要不要去醫院看看?」我說:「不用啦!妳不要管我,我愈看到妳胸口就愈痛。」她當場愣住,默默的走了。

我暗暗得意剛才的完美表現,要等她回來對我真情告白,但事與願違,那天她再也沒出現過,我才後悔這招實在太爛了,之後我們又過著避不見面的日子。

終於又是舅媽傳了簡訊給我:「小武,下午有空嗎?可不可以幫舅媽載東西?(她對我

的課表頗熟)」

我回:「嗯….有空啊,妳要載什麼?」

「我要去賣場買東西,你和我一起去好了。」

我們就約好一起去。舅媽又是打扮得很漂亮,穿著她的小洋裝,我還聞到她身上傳來的淡淡香水味。一路話家常,沒什麼特別。買完回到家後,我就回房間了,她上來敲門,讓她進來後,聊了些家常會話,她問:「現在看到舅媽還會不舒服嗎?」我說:「會啊。」

當時我坐在床沿,她就站起來輕輕抱著我的頭,說:「那這樣有沒有舒服一點?」頓時我心花怒放,知道舅媽要解開鎖了。我感動的摟住舅媽,臉埋進她的小腹,拼命地吸著她身上的體香。一會兒我也站起來,把她緊緊地摟抱住,真的抱得很緊,這幾天我憋得夠了,愈抱我就愈舒坦,抱得我都都快哭了。

大概真的抱太緊,每一用力,舅媽就發出一聲呻吟。應該有超過十分鐘吧,她摸著我的頭,埋怨我抱太大力,我才鬆手,和她深情對望。她笑說:「舒服了嗎?」我笑笑不語,反問:「可以親妳嗎?」舅媽嗯了一聲,就把眼睛閉起來。

我沒有立刻親上去,先吻了她額頭,再用鼻子在她臉上磨蹭一番,聞著好像是粉撲的香味。又磨到她鼻口處,呼吸著她的呼吸,嗚哇….那真的是氣吐蘭香,比香水還好聞上百十倍。

終於受不了,和舅媽熱吻起來。我的舌頭在她家裡攪得天翻地覆,她則沒什麼來我家,只是常常吸吮自己家的客人。我也學她吸舌頭,但感覺普普,還是喜歡舔來舔去,最好和她對磨,舌苔與舌苔互相磨的一乾二淨,等到親得爽了,口腔也變乾淨了。

嘴上忙碌,其他地方也沒閒著。我仍然死命地抱著舅媽,下身翹的老高,偷偷地在她身上蹭著,雙手則是在背上和腰間摸來摸去,最後停在舅媽的屁股上,用力的抓著,那觸感入手之美妙,老實說比接吻還爽。

親到有點膩了,我滑過她的嘴角,轉攻向白晰的頸間,又返上親向耳際,吸咬她冰涼且彈嫩的耳垂,再將舌尖鑽向耳內,她啊地一下就閃開,大概這招太刺激了。

我問:「妳不喜歡這樣嗎?」舅媽說:「太敏感了會受不了,幫你你試試看。」說完便也來含我的耳朵,鑽舔著我天天都保持乾淨的耳道。果然很舒服,我享受著舅媽的服侍,她看我不怕,玩了一會兒就不玩了。

我做勢要解開她胸前的扣子,她阻止我說:「你想清楚了?」我點點頭,她便讓我解開。慢慢脫下舅媽的洋裝,裡面是一套紫色的內衣褲,樣式有點落伍,但是沒關係。我也讓舅媽幫我把衣服脫了,二個人都只剩下最後一道防線。

舅媽的身材真的好,胸部雖然不大,但皮膚很白,顯得胸部看起來很軟嫩。腰際則是帶點小肉,但我喜歡,這樣才好捏。最吸引我的還是腿,先前她裙子太長,我摸不到,這時我讓舅媽躺下,第一個就是摸上她的腿,摸了一陣子,才覺得這裡不是好所在,便肉搭肉的再次和舅媽擁吻。

隔著衣服抱,和肉貼肉的抱,又是二種不同的美好,穿衣服抱的時候會心癢難耐,沒了衣物的隔闔,雖然爽快卻沒了那種麻癢,要我選嘛,還是沒穿的好。手找了空隙在她胸罩上揉了揉,不知道是哪家的水餃墊,還挺好揉的,毫無違和感。我又伸手到她背後,要解開胸罩,但老弄不開,還掐到她的肉,痛叫了一聲。我拍謝了一下,只好用二隻手去解開。

一對白嫩的椒乳在我眼前展開,我輕輕讚了一聲:「好小。」舅媽氣的用手遮住,說:「小你就不要看。」我說:「可是好美。」拉開她的手再仔細瞧著,這時才看清楚她的奶頭,怎麼會這麼大,就像二粒黑棗般大小,我有點嚇到:「舅媽,妳的奶頭怎麼這麼大….」她又有點生氣了:「餵母乳的都會這樣。」我說:「是喔?那我喝喝看。」

說罷便含住舅媽的奶頭,有點硬梆梆的,吸也不是,舔也不是,因為舅媽好像都沒感覺。我只好放棄這二顆黑棗,也暗暗決定晚點兒要上網查查這種特異現象是不是很普及。舅媽的胸部真的很軟,和我想像中的熟女不同,我不禁懷疑天下所有女性的胸部都是軟的。小B的大小,一手掌握綽綽有餘,但小奶不耐玩,我又有點害怕那二顆黑棗,摸了一陣子便轉向舅媽的三角地帶。

我先是在她內褲上親著嗅著,一股腥騷味傳來,原來舅媽老早就興奮了。我迫不及待地扒下她的內褲,嗯….很普通的小妹妹,黑黑皺皺的,和前女友比起來,多了一份滄桑感。當下不及詳看,便埋頭幫舅媽服務起來。其實我不是很喜歡女生下面的味道,但為了討好舅媽,硬是舔了幾分鐘,隨後想用手指代替,卻被舅媽阻止,說她不喜歡用手。敢情她是不知道我霹靂金手指的厲害,不過我也不想多說什麼。

把自己內褲也脫了之後,拿出我新買不久的保險套。不知道是買錯尺寸還是怎樣,套套卡在香菇頭蒂處,拉不下來,還是舅媽老練,幫我穿戴整齊了。

我們先用正常體位交媾了一陣子,我能感受到舅媽不停的在收縮陰壁,這讓我很感動,她是如此努力的想要讓我感受刺激。我也用快速抽插來回報她,邊插她還邊說,要我想像她是林志玲,這樣我才會興奮。我笑笑說:「妳怎麼那麼傻,我就是看著妳才會興奮。」

舅媽很含蓄,看她喘得很厲害,卻沒有叫出半點聲音,我有點擔心是否自己不給力,問她怎沒出聲,她說是怕鄰居聽到,但自己想想也不太可能,這才漸漸的叫出了聲音。不過還是我叫的比較大聲,我爽故我叫。

之後換了女上男下的體位,那對乳房啊,躺的時候還乖乖的,一立起來就開始晃啊晃,我看這樣不行,忙伸手將它們穩住。有時候又用手比V字,夾住二顆黑棗,俗話說一回生二回熟,我愈看這二個小伙子愈可愛,也就不怎麼害怕了。

舅媽則是搖的厲害,讓我見識到熟女的非凡之處。她可以上身不動,下身如同馬達一般,搖得是那樣頻繁又那般的好看,我看了都傻眼了。

舅媽在上面工作了好一會兒才結束,我問她搖那麼大力,有沒有舒服?她說她剛剛高潮了二次,我才有點兒欣慰。

之後又用了老漢推車式,再又轉回正常體位,搞了半個多小時吧,舅媽叫我快點射,她想尿尿….我聽到傻了,難道熟女都這樣,自己爽完就不顧對方死活了?當下真的有點氣舅媽。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我奮力加速衝刺,逼自己提早下班,終於在舅媽邊上廁所邊當觀眾下,我在她旁邊用手打了出來,還順便用連蓬頭沖洗乾淨。

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和舅媽發生性關係,往後日子裡,我們雖然還會有親密的舉動,但舅媽就是不再讓我來了。漸漸的,我們的關係趨於正常,一直到現在,我和舅媽都還是好朋友。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意外的一天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六年級女生浴室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家樂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桌面版 | 切換到行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