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金女豪門夢碎,醉推老父終成奸

王老漢是個孤兒,因為沒讀過書又沒一技之長,只能以撿破爛為生。步入中年後靠著往日省吃檢用存下來的積蓄,娶了個外籍新娘。

可是沒想到結婚不到兩年,老婆就跟人跑了,留下了未滿週歲的女兒王曉茹。王老漢辛苦的將女兒拉拔長大,將最好的東西都留給女兒吃用。

只是王曉茹嫌棄王老漢只是個撿破爛的,不准王老漢在別人面前和她有任何來往。一心只想憑借自己美麗的外表、迷人的身材,嫁入豪門當個少奶奶。

「砰!」

門板用力撞擊牆壁的聲響,將睡夢中的王老漢驚醒過來。昏黃的燈光中,王老漢看見女兒王曉茹腳步蹣跚的朝他走來。

一個腳步沒踩穩,王曉茹整個人趴倒在王老漢的身上,王老漢瞬間在女兒身上聞到了整身的酒氣。

「怎麼喝了那麼多酒?」

王曉茹只是醉眼矇矓的盯著王老漢看,一句話也不說。突然眼淚就流了下來,兩隻小手不停槌打著王老漢的胸膛。

「臭男人!你們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知道女兒大概是受了感情的創傷,王老漢也只是輕輕抱著懷裡的女兒,默默的拍著她的背。女兒豐滿的乳房擠壓在王老漢的胸膛,但是王老漢此刻心中沒有半點綺念,只是靜靜陪伴著女兒。

大概是哭累了,王曉茹不再槌打王老漢的胸膛。小手勾著王老漢的脖子,默默的注視著王老漢。彷彿找到情感宣洩的出口,王曉茹猛地吻住王老漢的嘴。粉舌也鑽進王老漢的大嘴裡,和他唇舌相纏。

相吻了一陣,王曉茹被酒精迷亂了心神,一般激情的慾望急欲宣洩。粉唇離開王老漢的嘴,從脖子、胸膛、肚臍一路往下吻去,然後拉下了王老漢的內褲,小嘴含住王老漢的肉棒,嘖嘖有聲的吸吮起來。

「女兒,妳這是在做什麼…」

王老漢被女兒突然的舉動驚呆了,雙手連忙推攘著女兒的頭。只是肉棒被含住的快感,讓王老漢的動作既像抗拒,又像是希望女兒含得更深些。

跪趴在地上的王曉茹一邊吞吐著王老漢的肉棒,一邊艱難著脫著底褲。好不容易抽出了一隻腳,王曉茹再也忍耐不住。吐出了嘴裡的肉棒,將上身一揚,手扶著王老漢的肉棒,挺翹的雙臀抬起又坐下,將肉棒一點一點的吞入小穴之中。

小穴裡充實的感覺讓王曉茹不禁發出一聲嬌吟,兩手抓住裙擺往上一拉,身上的短裙片刻間就離開了身體。然後兩手往背後解開背扣,拉住肩帶一甩,胸罩也跟著落到了一旁。此刻王曉茹全身赤裸的展現在王老漢眼前,身上唯一的衣物僅餘那條還掛在大腿上的底褲。

拉著王老漢的雙手放到自己堅挺豐滿的酥胸上,王曉茹自顧自的快速起伏著自己的翹臀。王老漢一直到剛才都還沒完全反應過來,任由自己的女兒擺佈。直到現在才驚覺自己的手正摸著女兒的大奶子,自己的肉棒正插在女兒的小穴裡。

「啊…老頭…揉揉我的奶子…啊…沒想到…老頭的雞巴…還不小…塞得小穴滿滿的…喔…女兒的騷屄怎麼樣…還不錯吧…幹過的男人…都說緊…」

聽見女兒說的話,王老漢下意識的捏了捏,手掌滿是細滑軟嫩的觸感。在手掌的抓握下,大量的乳肉從旁溢了出來。王老漢沒有想到女兒還有對大奶子,竟讓他的大手一把掌握不住。

肉棒上更是傳來陣陣緊箍的快感,讓王老漢都有些忍不住想叫出聲來。女兒的小穴竟然如此緊緻,夾得肉棒沒有絲毫縫隙。舒爽的快感,讓王老漢漸漸開始隨著女兒的起落,配合著往上挺動肉棒。

「啊…老頭動了…老頭在幹女兒…的騷屄了…喔…這是在亂倫啊…老頭正在…捏他女兒的奶子…幹他女兒的騷屄…啊…奶子被捏得好爽…騷穴也爽…老頭你爽嗎…女兒被你幹得好爽…」

「爽…爸爸的雞巴也被妳的騷屄夾得很爽…」

「啊…老頭你的雞巴…又粗又長…啊…都頂到…女兒的子宮了…頂得這麼深…是不是想…插進女兒的子宮裡面…啊…是不是想…射到裡面…讓女兒懷孕啊…」

「女兒妳的騷屄太厲害了…爸爸快射了」

「老頭再忍忍…我也快了…啊…早知道老頭的雞巴…這麼厲害…我就讓你幹了…女兒從來沒有…這麼爽過…啊…頂穿了…啊…雞巴插進…子宮裡面了…啊…騷屄好麻…我要丟了…啊…要丟了…啊啊…射進來…老頭把你的精液…都射到…啊…女兒的子宮裡去…啊…好燙…啊…丟了…啊啊啊…」

倆人同時達到高潮的頂點,父女倆第一次的亂倫交歡竟是如此的契合。高潮過後渾身無力的王曉茹從王老漢身上滾落一邊,酒意再度上湧,片刻後就沈沈睡去。

王老漢一向早起,太陽才升上來沒多久就醒了。剛醒來頭腦迷迷糊糊還以為是做了場夢,轉頭看見睡在一旁的王曉茹,才知道昨天真的幹了自己的女兒。

穿窗而過的陽光映在王曉茹的身上,讓她裸露在空氣中的肌膚更加白皙。不知做了什麼樣的美夢,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一對乳房在手臂的擠壓下,顯得更加的豐滿肥碩。

眼前的美景讓王老漢看得都呆了,大手畏顫顫的從女兒合攏的雙臂縫隙中,緩緩伸向女兒擠壓著的美乳。一寸一寸的接近,直到乳房又一次被王老漢的大手包裹。

王老漢輕輕的揉捏了幾下手中的乳房,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突然王曉茹手臂往外一拍,身體順勢換成了平躺。王老漢一驚連忙將手一收,還以為女兒醒了。觀察了一陣子,才知道女兒不過是睡夢中換個睡姿罷了。

那對美乳少了手臂的遮掩,徹底曝露在王老漢的眼前。昨晚燈光不夠明亮,又被女兒騎在身上一陣猛搖,哪有現在看得清楚。

王老漢就像是受到誘惑似的,雙手齊齊罩住女兒的乳房就是一陣揉捏,感覺那對乳房在自己的手中不斷的變換著形狀。

赤裸的女人、裸露的肌膚、豐滿的乳房、手中的觸感,一個又一個的刺激讓王老漢漸漸紅了雙眼,再也顧不得躺著的女人是自己的女兒,也不願意再去多想。

王老漢低下頭,大嘴瞬間就含住乳房正中早已挺立的乳頭。舌頭不停地撥弄著口中的櫻挑,沒兩下就將乳頭弄得溼淋淋的。含住一個舔弄一陣,接著再換吸住另外一個,兩隻手也沒忘記抓捏手中的乳肉。

耳邊傳來女兒細碎的呻吟,王老漢也沒心思去查看女兒醒了沒。將蓋在女兒腰際的被子一掀,一手往女兒胯下探去,手指順勢插進了女兒的小穴。

手指才剛插進去,就發現女兒的小穴早已氾濫成災,讓王老漢更加的興奮。立刻用手指一陣快速的插抽後拔出,還帶出了不少的淫水。王老漢扶著女兒的大腿彎,龜頭對準女兒的小穴,將肉棒緩緩插進女兒的小穴裡面。

女兒的小穴果然非常緊窄,夾得王老漢的肉棒十分舒爽,插進抽出的動作都隱隱有些滯礙。慢慢插抽了一陣,才感到進出比較順暢,於是王老漢開始挺動著胯部,操弄起女兒的小穴。

「嗚…頭好暈…啊…是誰啊…啊啊啊!老頭,怎麼是你!」

王老漢逐漸的加快抽插的速度,終於將睡夢中的女兒給弄醒了。聽見女兒的話,王老漢並沒有停下動作,依舊操著女兒的小穴。反正都已經幹了,還考慮那麼多,一切等爽完了再說。

「啊…死老頭…你竟然…啊…敢趁我睡覺時…強姦我…喔…我一定…會去告你的…」

「女兒,妳先看看妳現在在哪吧」

王曉茹忍著快感看起房間的佈置,才發現自己竟然在王老漢的房間裡面。

「那又怎麼樣…嗯…說不定…是你…趁我睡覺時…啊…抱我過來的…別以為…啊…你是我爸…我就不敢怎樣…嗯…我不會放過你的…啊…」

「昨晚上妳喝醉跑到我房間來,主動和我做愛,難道妳都忘了?」

聽到王老漢一說,王曉茹才隱約記起昨晚發生的事。

「好…就算我昨晚…主動和你做愛…嗯…那你現在…又是怎麼回事…啊…我現在…可沒有同意…和你做愛…啊…你不能先停停嗎!」

「呵,咱們邊做邊說兩不誤。昨晚我也沒同意和妳做愛,妳不也照做了。現在我也沒徵求妳的同意,咱們剛好扯平」

「好…你要這麼說…我也沒別的辦法…啊…反正你都已經…插進去了…喔…你早點完事吧…嗯…我不想被你…一直插在裡面…嗯…」

「女兒,妳太小看我了。看來妳昨晚的印象不夠深刻啊,讓妳知道我的厲害」

「喔…光吹…年紀一大把了…啊…還以為自己是…年青小伙子…啊…老頭別硬撐了…我不會笑你的…嗯…早點結束…別死要面子…啊…別插得那麼急…你也不怕…把腰閃了…嗯…」

「女兒,妳怎麼不叫床了?昨晚妳真是有夠淫蕩,聽得我都想把整隻雞巴插進妳騷屄裡去」

王曉茹瞪了王老漢一眼,這才開口:

「還不是…你們這些臭男人…嗯…就喜歡聽…女人叫床…喔…我要是不淫蕩點…怎麼能抓住…嗯…他們的心…」

「喔!那女兒妳現在也叫叫,我也愛聽」

「做夢吧你…嗯…我又沒想…抓住你的心…嗯…有本事的話…啊…老頭你就…讓我自己叫出來…」

「行,昨晚我能讓妳叫床,今天一樣能行」

「唉啊…老頭慢點…啊…你想要…我的命啊…啊…別那麼用力…我受不了…啊…我才不叫…死也不叫…啊…唉喲…麻了…騷屄麻了…老頭你的雞巴…真長…從沒人…啊…頂得這麼深過…喔…老頭你怎麼…這麼會操屄…啊…不行了…讓我歇歇…」

「嘿,這不是叫了嗎。別叫我老頭,聽著不舒服」

「那要叫什麼…你不就是…我老頭嗎…啊…再慢點…嗯…對…這樣好…嗯…」

「叫老公吧,操著女兒這樣的美女,還是叫老公聽著舒服」

「你明明就是…我爸…嗯…還想要我…叫你老公…嗯…有爸爸…操自己女兒…騷屄的嗎…」

「妳還知道我正在操妳的騷屄啊,妳如果叫我老公,老公操老婆的騷屄不是剛好」

「嗯…說不過你…懶得跟你爭…嗯…看在你的雞巴…幹得我舒服的份上…就依你一次…嗯…老公~」

一句甜甜的老公,讓王老漢魂都快飛了。渾然忘了王曉茹是自己的女兒,真以為正在幹著自己的老婆。

「呵呵,那妳以後就是我的老婆了,老婆~」

王曉茹嬌媚的白了王老漢一眼,懶得跟他爭論。自己被王老漢的雞巴操的正舒服,沒心思去想別的事情。

「嗯…老公…你怎麼還沒射…嗯…我從來沒遇過…像老公這麼持久的…」

「老婆的騷屄太美了,奶子也美,全身都美。老公怕以後沒得幹了,不想那麼早結束」

「就你嘴甜…嗯…我又沒說…以後不讓你幹…老公的雞巴…幹得我很舒服…嗯…說不定以後…騷屄癢了…嗯…我會找老公…幫我止癢…老公說我的…奶子美…嗯…也沒見你…寵愛它們…」

聽到女兒說以後還有機會操她的屄,讓王老漢興奮的肉棒又粗了一圈。連忙按照女兒的指示,抓住一對乳房又揉又舔。

「啊…看來老公…真的很想…再幹我呢…嗯…聽到我說的話…雞巴又變得…更粗了…喔…老公真會吸…奶頭都漲起來了…啊…我的奶子好爽…揉我的奶子…喔…」

「我一定幹到老婆的騷屄整天就只想著我的雞巴」

「好…老公加油…只要把騷屄操爽了…啊…老公以後…想什麼時候幹…老婆就什麼時候…啊…張開腿給老公幹…喔…老公加油…用力幹…騷穴快不行了…啊…再加把勁…把騷屄幹爽了…以後它就是…你的了…啊…好爽…再快點…老公再快點…喔…要來了…啊…老公我要來了…」

「老婆我也快了,我們一起」

「好…喔…麻了…騷屄麻了…老公…我不行了…啊…老公射進來…通通射到老婆的騷屄裡…喔…好爽…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啊!」

「老婆我也來了,通通射給妳!」

「啊…好燙…老公你射了好多…感覺騷屄裡面…都裝滿了…老公的精液…被老公射在裡面的感覺…真好…」

射精後疲軟的肉棒滑出小穴,王老漢看著女兒小穴裡面流出的精液大為興奮。自己不但和女兒做愛了,而且還在她的小穴裡面射精。

王老漢將女兒摟進懷裡,輕撫著女兒的乳房。平息激情後的亢奮,享受這溫情的時刻。

突然王曉茹掙開了王老漢的懷抱,轉身背對著王老漢,整個身軀捲屈起來。

激情退去後,王曉茹的理智開始回籠。不敢相信自己剛才竟然在自己的爸爸身下忘情呻吟,不敢相信自己剛才竟然叫自己的爸爸「老公」,不敢相信自己剛才竟然讓自己的爸爸射在自己的小穴,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王老漢不知女兒的心思,又攬臂將女兒緊緊抱住。王曉茹掙扎了半天,掙不開王老漢的擁抱,最後嗚嗚的哭了起來。

「女兒怎麼啦?怎麼突然哭了」

王曉茹也不回答,只是轉身緊緊抱著王老漢痛哭。王老漢不知道女兒為了什麼而哭,只好抱著女兒輕聲的安慰著。

哭了好一陣子,哭聲漸漸的平息。痛哭過後,王曉茹似乎放下了心中所有的包袱。抬起眼久久凝望著王老漢,然後猛抱住王老漢的脖子,對著王老漢的嘴吻了上去。

最初的驚愕過後,王老漢也開始回應女兒的吻。兩人直吻到嘴唇微腫,才氣喘噓噓的鬆開彼此的嘴。

「女兒妳剛剛怎麼了?嚇了我一跳」

王曉茹又輕吻了王老漢一下,埋首在王老漢的頸脖輕聲回答:

「叫我老婆,以後我就只是你的老婆…」

P.S:寫到此處想就這樣溫情的結束,只是故事沒有整個交待清楚。但是再接下去,又會回到激情的循環,似乎沒有比這樣結束更佳,難以抉擇。

在王老漢的詢問之下,這才知道為什麼女兒…喔,現在是老婆了,會喝醉酒後發生這一連串的事。

王曉茹年輕貌美,身材又是火辣迷人,自然是許多人追求的對象。只是王曉茹一心想嫁入豪門擺脫貧窮的生活,對於有錢的公子哥自然是沒有任何的抵抗力。

也許是王曉茹動機不好,也許是遇人不淑。王曉茹前後交往了幾個公子哥,卻總是遭到玩弄。往往一被騙上了床,沒多久就被甩了。

最後的這個公子哥,更是在上完了王曉茹後,人還沒下床就提出了分手。還說王曉茹有個撿破爛的父親,不管是哪個有錢的公子哥都不可能娶她。讓王曉茹傷心欲絕,斷了嫁入豪門的夢想。

想著自己只是想過有錢的生活,對交往的對象也是真心對待、極力討好,為什麼卻總是一次次的傷心。渾渾噩噩的走進酒吧買醉,腳步蹣跚的離開…然後便是那一夜一早和自己的父親所發生的事…

聽完王曉茹的訴說,王老漢老淚縱橫的緊抱自己的女兒,連聲說自己對不起她,因為自己而讓女兒遭遇這許多傷心事。

「沒關係,我已經想開了…以後你沒有一個女兒,我也沒有一個爸爸」

王老漢以為女兒要離開自己,或是尋短見,緊緊的抓著女兒不放。

「以後在這裡,就只有老公和老婆…」

王曉茹對著王老漢甜甜的笑了。

王老漢也笑了,抱著女兒猛親。雖然失去了一個女兒,但是得到了一個老婆。不管是女兒或是老婆,王老漢都會好好的照顧她…

「老公…你想要一個端莊的老婆,還是想要一個淫蕩的騷貨?」

「都好,都好,不管哪個我都喜歡」

「少來…我還不明白你們男人,心裡都在想越騷越好」

「真的,都喜歡,老婆表現哪種我就喜歡哪一種」

「呵,原來老公喜歡玩角色扮演。沒問題,我會讓老公得到很多不同的情趣」

「老婆真好,和妳在一起真是我的福氣」

「貧嘴…我想先去洗澡了,身上都黏黏的,小穴裡好像還有老公的精液呢…老公要一起來嗎?」

這麼香艷的邀請,王老漢自然是滿口答應。兩人走進浴室後,王曉茹一件件脫下身上的衣服。站在那也不動手,用眼神暗示讓王老漢幫她洗身體。王老漢也不猶豫,雙手抹上沐浴乳,直接用手就在王曉茹的身上遊走。

「老公…專心點洗…嗯…別老是只停在我的胸前…嗯…別揉…老公揉了那麼久…還沒洗乾淨嗎…嗯…看你都快流口水了…還好胸部上都是泡沫…嗯…不然老公嘴吧…一定湊上來了…別地方也要洗…想摸等洗完…再讓老公摸個夠…」

王老漢自然從善如流,開始擦洗其他的部位。只是每到重點部位,胸、臀、小穴,王老漢的手總會停留很久。每逢這個時候,王曉茹也只是嬌媚的瞪王老漢幾眼,然後任由王老漢的手在那些部位逗留。摸到真受不了了,王曉茹才會開口讓王老漢洗別的地方。

沖去了身上的泡沫,王曉茹也學著王老漢的樣子,手沾沐浴乳直接幫王老漢的身體細心卻不停留的擦洗了一遍。王老漢沖洗完身體正準備走出浴室,卻被王曉茹一把拉住。

「老公怎麼啦?瞧你一副失望的表情,覺得我剛剛的服務你不滿意?」

說完跪到地板上,握著王老漢的肉棒,小手緩緩的擼動,接著還伸出粉舌在馬眼上舔弄了幾下。

「老公昨天來了兩次,肉棒上都是那些味道,總要洗乾淨了,老婆才可以幫老公服務嘛…」

然後張嘴將王老漢的肉棒含入口中,頭也慢慢的前後擺動,粉舌更是在龜頭不停的打轉,弄得王老漢直喘氣。

「喔…老婆,妳真會舔,讓我差點就射了。老婆這功夫,舔了不少雞巴練出來的吧?」

吐出口中的肉棒,王曉茹伸指彈了一下王老漢的龜頭。

「吃醋了?我交過多少個男人,就舔了多少根肉棒。你們男人就愛這套,每個都叫我舔雞巴」

「老婆別停,繼續…喔…舒服…吃什麼醋呢,我能有這麼漂亮的老婆就很滿足了。妳以前那些事,我不會介意」

彷彿回應著王老漢的表白,王曉茹吞吐的更加賣力。沒多久就讓王老漢繳械,王老漢哆嗦著將精液全噴發進女兒的小嘴裡。

王曉茹像吃著美味似的,慢慢將口中的精液吞嚥進肚子裡,因為她知道男人喜歡看著女人吃精液的樣子。最後還像是隻貪吃的小貓,一臉嫵媚的伸出粉舌,將嘴邊的精液全捲進小嘴。

王老漢哪曾看過女人如此狐媚的樣子,受到視覺、心靈上極大的刺激,才剛噴發過的肉棒竟又立刻勃起。猴急的把女兒轉過身子,讓她扶著牆壁,肉棒瞄了幾下就插進女兒的小穴。

「啊…老公…你怎麼…又硬了…喔…慢點…別那麼用力…啊…輕點…奶子要被你…抓爆了…太深了…啊…老婆的騷屄…要被你捅穿了…喔…老公慢點…插這麼快…我會受不了了…啊…腿軟了…我站不住…」

王老漢不理會女兒的軟聲細語,急於發洩心中的慾火。兩手抓著女兒的臀肉,將肉棒插得又快又急,啪滋啪滋的撞擊聲在小小的浴室內不斷的響起。

「老公我不行了…你快射吧…喔~老婆的騷屄…又酸又麻…都沒力氣了…啊…好爽…我從來沒有…被幹到這麼爽過…啊…老公怎麼還不射…啊…好爽…喔…好爽…」

剛剛才在女兒的嘴裡發射過一次,王老漢哪有這麼快又再次投降。王曉茹看王老漢還沒有要射的跡象,只好鼓起剩餘的力氣,不斷的使勁收縮著穴肉,緊夾小穴裡的肉棒。嘴裡更是淫聲浪語盡出,不停的給予王老漢更多的刺激。

「啊…老公的大雞巴…插得老婆淫水直流…喔~用力插吧…把老婆的騷屄插爛…啊…爸爸…你的大雞巴…插進女兒的…子宮了…啊…爸爸是不是想…在女兒的…子宮裡射精…啊…老公…我要死了…我不行了…喔~我和爸爸在亂倫…爸爸在操…女兒的騷屄…啊…爸爸射進來…射進來…女兒幫爸爸生個女兒…讓爸爸以後…啊…有小騷屄可以操…啊…」

王曉茹被王老漢幹得胡言亂語,叫著爸爸又叫著老公。王老漢也是被女兒又夾又叫的刺激不小,終於在女兒的小穴裡射出了第二泡的精液。

「啊…老公射了好多…好燙…女兒一定被射到懷孕了…爸爸以後有小騷屄操了…」

一拔出肉棒,王曉茹腿軟的幾乎站不住。王老漢連忙抱住女兒,把女兒的身體又沖洗了一次,才將女兒橫抱回房間。將女兒放到平常睡的地板上,王老漢毛手毛腳的幫女兒擦著身體。王曉茹被幹得渾身發軟,根本無力反抗,任由王老漢在她身上揩油。

接著王老漢到廚房弄了兩碗簡便的湯麵後,端回房間和女兒一起填飽肚子。飯後草草收拾了一下,王老漢抱著同樣赤裸著身體的女兒,兩人交頸相擁一起美美的睡去。

剛睡醒的王老漢還閉著眼躺在床上,手往旁邊一伸摸了個空,睜開眼才發現女兒已經不在房裡。迷矇著雙眼走出房間,聽到廚房傳出的聲響。走近一看,就看到了女兒正在忙碌的背影。

披肩的秀髮在腦後隨意的扎了一個馬尾,上身穿著一件寬大的襯衫,兩條修長勻稱的美腿曝露在空氣之中。一個無意中的背影,竟讓王老漢覺得充滿了美感。

緩緩的走上前去,輕輕抱住女兒的細腰,王老漢埋首在女兒的頸脖細細舔吻。

「啊!老公是你啊,嚇了我一跳。別親…我在做早餐呢…嗯…想做壞事…也要先填飽肚子…嗯…聽話…」

王老漢嘴上吻著,雙手也在女兒的身體上下游移。聽到女兒的話正想停下,卻發現女兒全身上下竟然只套著件襯衫。偷眼望了一下,豐挺的乳房和緊閉的小穴全都沒有遮掩、若隱若現。王老漢花了極大的意志力才鬆開了雙手,回到餐桌旁坐著。

等了一會兒,才見王曉茹手裡端著兩份早餐走了過來。這時從正面望去更是一覽無遺,一對大奶子沒有了胸罩的束縛,隨著王曉茹的腳步一顫一顫。小穴沒有了底褲的屏蔽,也隨著腳步一開一合。

放下手裡的早餐,王曉茹正準備坐下,卻看見王老漢拍了拍大腿對著她招手。走到王老漢的面前,伸出纖指在王老漢額頭上輕點一下,王曉茹這才轉過身子坐進王老漢的懷裡。

而王老漢也是早已準備委當,隨著女兒的動作,將手中的肉棒一寸寸的插進了女兒的小穴裡頭。

「嗯…臭老公…一大早就一堆壞主意…吃個早餐也要折騰我…」

「誰叫老婆一大早就穿成這樣誘惑我」

「哪裡誘惑你了…我只是貪圖方便…想趁老公起床前…弄好早餐罷了…別揉…嗯…昨天睡覺摸了整晚…還沒摸夠嗎…嗯…老公你把手都放我胸上…你怎麼吃早餐…」

「讓老婆餵我,老公的手正忙著」

「討厭…嗯…摸胸部可以…老公底下別亂動…不然…嗯…老婆可沒辦法餵你…啊…壞耶你…才剛說就頂人家小穴…老公乖…嗯…先讓老婆餵你吃完早餐…吃完了早餐…老婆再餵你下面…」

「老婆妳真好」王老漢高興的在女兒臉上吻了一記。

在王老漢壞手的作弄之下,王曉茹嬌喘噓噓的餵完王老漢這頓香艷的早餐。等吃完了最後一口,王老漢就開始邊揉奶子邊操女兒的小穴。

「啊…老公好色…才剛吃完…馬上就急著操屄…喔…以前都不知道…老公的雞巴這麼大…要不然…嗯…老婆的處女…就留給老公的雞巴…啊…讓老公可以幹到…老婆的處女屄…」

「老婆的騷屄真緊,被這麼多男人幹過,還是跟處女一樣」

「他們的雞巴…都沒老公的大…也沒老公久…嗯…插進去沒兩下…就爽到射了…直到被老公的大雞巴幹過…啊…老婆才知道…什麼是高潮…啊…以後老婆的騷屄…只給老公幹…喔…讓大雞巴…給騷屄止癢…啊…」

「只要老婆喜歡,老公天天幫妳止癢」

「喜歡…啊…老公每次都幹得…老婆很爽…啊…騷屄喜歡…給老公的大雞巴幹…用力…騷屄癢…大雞巴快點…幫騷屄止癢…啊…好爽…老公真棒…都頂到子宮了…」

「老婆妳這樣穿得真迷人,剛剛一看到,只想把老婆直接壓在地上幹」

「啊…老公喜歡的話…老婆就…穿給你看…嗯…想看哪種…老婆就穿哪種…想怎麼幹…就讓老公怎樣幹…」

「好!好!好!女兒,現在先叫我爸爸,咱們再玩回亂倫遊戲,叫得再騷點」

「啊~爸爸你好壞…啊…竟然把大雞巴…插進了女兒的騷屄裡…啊…插得…騷屄直流水…還揉女兒淫蕩的…大奶子…啊…女兒穿這樣…就是故意…引誘爸爸…來強姦我…啊…女兒的騷屄…終於嚐到了…爸爸的大雞巴…又粗又長…幹得女兒騷屄好爽…」

「妳這個賤貨,竟然引誘我強姦妳」

「啊…是…女兒是賤貨…欠人幹的賤貨…是我引誘爸爸…強姦我…故意露奶子…露騷屄…給爸爸看…女兒的騷屄好癢…只好讓爸爸…的大雞巴…啊…幫騷屄止癢…爸爸用力幹我…用你的大雞巴…插爛淫蕩的騷屄…讓女兒的騷屄…不能去勾引男人…啊…真爽…爸爸的大雞巴…插在女兒的騷屄裡…好爽…亂倫好爽…」

「讓爸爸搞大妳的肚子,看妳還怎麼勾引男人」

「好…好…爸爸射進來…搞大女兒的肚子…讓大家知道…女兒的肚子…是被爸爸搞大的…啊…爸爸射進來…女兒準備好了…準備好…迎接爸爸的精液了…啊…射進來…爸爸用你的精液…射死女兒吧…啊…啊…」

再次在女兒的子宮裡射出滿滿的精液,拔出了肉棒後,卻看到王曉茹抬高了雙腿,不讓小穴裡的精液流出。王老漢笑了笑,不知道女兒是演戲演全套,還是真的想懷孕。

睡夢中的王曉茹,突然被人矇住了雙眼,緊接著一根肉棒就插進小穴開始抽動。王曉茹被一陣肉棒撞擊的力道晃醒,才發現眼睛被矇住看不見東西。

「是誰?」

「這是強姦,讓我爽完了就沒事」

「老公你在幹嘛…」

「聽到沒有,這是強姦!」

如果眼睛沒被矇住,一定能看見王曉茹此刻上翻的白眼。聽到王老漢這樣說,哪還不知道王老漢想玩什麼玩樣。真笨哪…好歹也裝一下假音,想歸想,王曉茹還是配合的演起戲來。

「求求你…不要強姦我…我老公知道了…會不要我的…」

「來不及了,大雞巴已經都插進去了」

「嗚…不要…我老公會不要我的…不要強姦我…放過我吧…」

「妳的騷屄真緊,是不是妳老公雞巴不夠大」

「不是…是你的肉棒…太大了…」

「妳個騷貨,被人強姦插個幾下,騷屄就全溼了」

「嗚…沒有…我沒有溼…那不是真的…嗚…求求你…放過我吧…」

「還說沒溼,舔舔看這是什麼」

說完伸出手指在王曉茹的小穴外抹了兩下,接著插進王曉茹的嘴裡。

「不知道…嗚…我不知道…」

「是不是剛的淫水不夠多,嚐不出味道?試試看這個」

然後拔出了小穴裡沾滿淫水的肉棒,塞進王曉茹嘴裡開始抽插。

「嗚…嗚…嗚…」

「唉喲,口技還不錯嗎,舔得雞巴真舒服」

接著又將被口水清潔過的肉棒,再次插回小穴裡頭。

「不要…嗚…不要…不要再幹了…我不能對不起我老公…」

「還嘴硬,看我怎麼對付妳」

「啊…啊…不行…不行插得…那麼快…我會…受不了…啊…不要…不要幹了…小穴溼了…啊…小穴被人…強姦到溼了…啊…老公…快救我…我受不了…他的大肉棒…好厲害…啊…」

「叫得還挺騷的,看不出來大奶子的騷貨」

「不是…我不是騷貨…啊…不要磨…不能磨…啊…老公救命啊…他在用龜頭…磨老婆的花心…老婆快瘋了…啊…好爽…花心被磨得好麻…」

「自己把腿夾上來,我用大雞巴讓妳更爽」

「不要…我才不會…那麼做…啊…好麻…別磨了…啊…」

「嘿,嘴裡說不要,結果還不是自己夾上來。喲,還搖屁股呢」

「啊…沒有…我沒有搖屁股…啊…動一動…你動一動…啊…」

「想要大雞巴幹了吧,看我怎麼幹妳」

「喔~好爽…幹得我好爽…大咪咪跟著肉棒…在跳舞…再快點…啊…摸我的咪咪…對…就是那樣…啊…好爽…大肉棒真會幹…」

「妳老公回來啦,他正在旁邊看著妳的騷樣」

「啊…老公…快來…快來看…啊…看小穴被大肉棒…幹到狂流淫水…他的大肉棒好厲害…啊…老婆的小穴…被他幹到都麻了…他一開始…強姦我…啊…後來…他不動了…啊…我就求他…繼續用…大肉棒強姦我…啊…老公…快叫他…用力…老婆被他…幹得好爽…」

「妳老公看到妳這樣,不要妳了怎麼辦」

「沒關係…我可以…給大肉棒幹…啊…天天讓…大肉棒強姦…小穴…啊…好爽…用力幹我…幹我的小穴…給我的老公看…讓我老公…知道…啊…大肉棒的厲害…只有大肉棒…才可以…啊…把小穴幹得…這麼爽…啊…幹我…啊…用力幹我…把大肉棒…都塞進…我的小穴裡面…啊…不行了…好爽…我要丟了…啊…」

「喔~我也要射了,要射哪裡好」

「啊…裡面…射在…小穴裡面…小穴要嚐嚐…啊…大肉棒的精液…讓大肉棒的精液…裝滿小穴…啊…我不行了…啊…要丟了…射進來…快射進來…小穴要讓…大肉棒的精液…通通射到裡面…啊…插到子宮了…好麻…啊…射到子宮裡面吧…通通射進來…啊…好爽……」

摘下矇住眼睛的東西,王曉茹果然看到王老漢正壓在自己身上喘氣。對著王老漢笑了笑:

「滿意了吧?」

「喂…曉茹嗎?我是芸臻啊!好久沒見面了,明天一起喝個茶怎麼樣?」

「好啊!那明天下午老地方見」

黃芸臻是王曉茹的好朋友,也是同樣做著嫁入豪門夢的一個美女。只是和王曉茹不同的是,王曉茹交往時總是任由對方予取予求,全身心付出;而黃芸臻卻是緊守最後一道防線,認為得不到才是最好的。

可惜那些年輕的公子哥只想嬉戲花叢,哪肯這麼早就定下來。於是王曉茹被佔足了便宜後就被甩了;黃芸臻則是讓對方失去耐心早早放棄。

黃芸臻認為只是沒遇到真命天子,依然孜孜不倦的做著豪門夢。而王曉茹則是在一次傷心醉酒後,改變了她的人生…

頭上頂著付墨鏡,身穿艷紅色低胸洋裝的黃芸臻,在坐在露天咖啡座的椅子上看著雜誌,等待王曉茹的到來。

「嗨!芸臻」

聽見身後傳來好友的聲音,黃芸臻欣喜的回過頭。但是臉上剛浮現的笑容卻立即僵硬,誘人的小嘴此刻張得大大的。

只見王曉茹身穿鵝黃色的寬大洋裝,腹部竟然已經微微隆起。站定在黃芸臻的身後,一臉笑意看著好友吃驚發愣的樣子。

王曉茹在黃芸臻對面坐下後,黃芸臻依然保持那副吃驚的神情往後看著,沒有回過神來。

「我在這呢,妳在看哪邊?嘴吧該閉起來了,妳的美女形象全沒了」

「曉茹,妳竟然懷孕了!怎麼沒告訴我,是不是要嫁入豪門當少奶奶了?」

「沒呢,我已經放棄嫁入豪門的夢了,現在跟我老公一起生活」

「妳結婚了?」

「沒結,只是打算以後就只跟著我老公,不換人了」

黃芸臻對好友的轉變好奇萬分,從認識的經過、老公的外貌、相處情形、日常生活,問了一大堆的問題,讓王曉茹疲於回復。

「要不妳現在到我家去坐坐吧?我老公現在應該在家」

「好啊,走走走,去看看妳老公長什麼樣子」

兩人走下計程車,王曉茹從皮包裡掏出了鑰匙打開大門。

「老婆妳回來啦」

聽見開門走出來迎接的王老漢愣在當場,他沒想到女兒會帶朋友回來家裡。雖然其他人並不知道他們是父女關係,但是年齡差距總是在那裡擺著。

黃芸臻看到王老漢也傻了,原本以為好友的老公最少也是個英俊的帥哥,沒想到竟然是個老頭子。

不理好友的驚訝,王曉茹走上前給王老漢一個擁抱,然後拉著好友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

王老漢不知道女兒怎麼突然會帶朋友回來,不好意思和女兒表現的太過親密,只好坐在兩人對面。待了一陣實在覺得尷尬,說了一聲就回房間裡去了。

見過王老漢後,黃芸臻原本的好奇心沒得到解答,反而疑問更多了。看王老漢一離開,連忙拉著好友問東問西的。

「等等再跟妳說,我先拿個喝的」

王曉茹走到廚房,先為自己倒了杯牛奶,又接著倒了一杯水果酒,但是卻又在水果酒裡偷偷加了點東西…接著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走回客廳。

「曉茹,他真的是妳老公?」

「是啊,而且還是我孩子的父親」

「可是妳不是也想著嫁入豪門嗎?怎麼會…」

「唉…我看開了,那些公子哥不過都只是想玩玩而已,玩過後就把妳甩了。還不如回到現實,我覺得現在日子這樣就很好了」

「早告訴過妳了,別讓那些男人輕易得手,妳偏不聽」

「妳沒讓他們得手不也一樣?算了,不講那些…」

「好吧,不講那個。那妳是怎麼會跟一個…」

「一個什麼?老頭子?呵呵,別看他老,他可是很厲害的」

「哪裡厲害?」

「還用說嗎,看我的肚子就知道哪裡厲害了」

「妳這個小色女,妳不會是因為這個才決定跟他的吧?」

「也有一部位原因,不過主要是他對我很好」

「嗯,奇怪…曉茹妳家怎麼這麼熱…?」

看到黃芸臻臉色變得有些發紅,王曉茹眼裡閃過一絲興奮的光芒。

「有嗎?我不覺得熱啊,該不會是妳發春了吧?讓我摸摸看」

說完就將手從上面伸進黃芸臻低胸的洋裝,直接插進無肩的胸罩內揉捏黃芸臻的乳房。兩人都是那種大奶美女,從以前就經常互相襲胸玩鬧。

黃芸臻被王曉茹摸得渾身發熱,嘴裡吐出細碎的呻吟。但是因為王曉茹懷孕的關係,讓她不敢過份掙扎,只能任由好友玩弄,嘴上不停的求饒。

「曉茹放過我吧…別摸了…嗯…我會受不了…」

「哪受不了啊?」

「別摸了…嗯…妳害我…內褲都溼了…嗯…晚點怎麼回去…」

「是不是真的溼啦,我摸摸看」

「別摸…啊…曉茹…別摸我的小穴…啊…妳今天怎麼…那麼色啊…別摸了…啊…曉茹妳要是敢…把手指伸進去…弄破了我的處女膜…啊…我就和妳絕交…」

「放心,我不會弄破妳處女膜,那是要留給我老公的」

「啊…?為什麼…是留給妳老公的…?啊…曉茹…停一停…這樣我沒辦法…思考…啊…別摳…妳想弄死我啊…啊…」

王曉茹這時已經拉下了黃芸臻的洋裝,邊揉邊舔,還邊挖著她的小穴。

「啊…死曉茹…妳害我…內褲都溼了…等下我要怎麼回去啊…芸臻別玩了…再摸我會…受不了…」

「內褲溼了就脫掉,不要穿就好了」

「別脫…別脫我的…內褲啊…啊…我又不是妳…這個小騷貨…不敢內褲…就敢出門…」

「芸臻這樣摸妳舒服嗎?」

「啊…舒服…奶頭也被妳…舔得好癢…小穴也癢…被妳弄得一直流水…啊…感覺好奇怪…」

「那芸臻要不要嘗嘗我老公的大雞巴?比我用手還要舒服一百倍喔」

「啊?不行…不行…啊…我又不認識妳老公…啊…更不想被一個…老頭子開苞…啊…曉茹快停下來…再摸…啊…我就生氣了…」

「嘿嘿,讓我老公來侍候妳吧。老公!來一下」

聽說王曉茹叫他,王老漢打開房門走到客廳,就被眼前的情景嚇了一跳。只見黃芸臻赤裸著上身,低胸洋裝掛在腰際。兩顆大奶子微微顫動,粉紅色的乳頭早已立起。兩條美腿大張,粉紅色的肉縫正滴著溼亮的淫水,王曉茹的手指正在那裡撫弄。

「啊!曉茹快停下來,我真的生氣了」

黃芸臻尖叫一聲,雙手連忙摀住胸部,張開的雙腿也緊緊併攏。

「老公過來」

王曉茹卻不理會黃芸臻,收回手指在黃芸臻面前晃一晃,接著將沾滿淫水的手指放進小嘴裡吸吮,還對黃芸臻笑了笑。

然後拉起已經走近的王老漢的大手,放到黃芸臻雙臂遮擋不盡的乳肉上。被下了藥的黃芸臻此刻身體格外敏感,比起王曉茹的撫摸,王老漢粗糙的大手磨擦著她細膩的乳肉,讓黃芸臻感受到更多的快感,嘴裡不禁溢出細細的呻吟。

王老漢起初還有些猶豫,聽見黃芸臻的呻吟像是受到了鼓勵。一時慾念大發,撥開了黃芸臻護在胸前的手,開始盡情撫弄眼前的這對美乳。

自從王曉茹發現自己懷孕後,兩人就停止了房事。讓被女兒的騷媚勾起無窮慾望的王老漢,憋得十分辛苦。這時被黃芸臻半裸的胴體一刺激,頓時就將理智拋出了腦外。

雖然王老漢沒說過,但是王曉茹也知道王老漢憋得難受。恰巧接到黃芸臻的電話,一個計劃浮現腦中,這才有了下藥的經過。

不過王曉茹下的只是輕微的藥劑,只會誘發人的情慾,並不會讓人喪失理智。王曉茹只是想找個女人幫王老漢排解慾望,可不想最後變成強奸害王老漢被告…

王曉茹的心裡也沒有覺得對不起黃芸臻,本來王曉茹對待性事的觀念就比較開放,本著「好東西」與好朋友分享的想法,說不定黃芸臻嚐過王老漢的大肉棒,就愛上了捨不得放手呢。

感受著覆在乳房上的大手,隨著大手不停的揉捏,黃芸臻的嘴裡也不斷的吐出嬌吟。原本合攏的雙腿也無力的開始往兩邊滑落,將未開苞的美穴又展露在王老漢的眼前。

久未發洩的王老漢,看到眼前微微張合的小穴,就像是在對他招手似的,便想提槍上馬。扶著龜頭在穴口來回潤溼幾下,就想將肉棒插進小穴裡。

王曉茹看到了,連忙喊住王老漢。

「老公你慢點,芸臻還是處女呢」

王老漢只好慢慢的龜頭塞進黃芸臻的小穴裡,淺淺的抽插潤滑著肉棒,順便讓黃芸臻適應肉棒的插入。

「芸臻啊,我老公把肉棒插進妳的小穴裡了,感覺怎麼樣?」

「癢…啊…可是裡面更癢…有點大…啊…小穴都被撐開了…」

「裡面癢啊?我老公的大肉棒全插進去,就能幫妳止癢。可是這樣妳的處女膜就破了,怎麼辦?」

「我不知道…啊…越來越癢了…外面麻麻的…裡面好癢…啊…插進來吧…裡面癢死了…我受不了了…啊…把肉棒…整隻都插進來…啊…快插進來…幫我止癢…」

得到命令的王老漢,一個挺腰就刺破了處女膜,將肉棒整根塞進了黃芸臻的小穴裡。黃芸臻一聲痛叫,眼淚也跟著流了下來。

「好痛哦…雖然不癢了…可是好痛…」

王老漢將肉棒深深埋在黃芸臻的小穴裡不動,等待黃芸臻破處的痛楚過去。俯首吻去黃芸臻的淚水,又吻上了黃芸臻的小嘴和她深吻。雙手再次覆上黃芸臻的美乳揉捏,手指也撥弄著乳頭,給予黃芸臻更多的快感,幫助她轉移痛苦。

「嗯…小穴又癢了…動一動試試…別太快喔…啊…曉茹…妳老公的肉棒…真粗…小穴好漲…啊…又長…都頂到底了…好舒服…啊…可以再快點…小穴不痛了…啊…」

「怎麼樣,我老公的大雞巴幹得妳爽不爽」

「爽…插得我小穴…好麻…好舒服…啊…曉茹…妳講話…啊…別那麼粗俗…」

「妳不懂啦,男人就愛聽這些。我老公更愛聽,每次我一講,他的大雞巴就會變得更粗更厲害,每次都幹得我腿軟。不信的話,妳也說兩句給他聽就知道了」

「真的嗎…啊…大…雞…大雞巴…快幹我…啊…快幹我的淫穴…我的淫穴…好癢…啊…好想給大雞巴幹…啊…啊…好爽…啊…曉茹…妳老公的肉棒…真的…變粗了…」

「我沒說錯吧,便宜妳了,第一次就遇到我老公的大雞巴。」

「啊…曉茹…我還不知道…妳老公叫什麼呢…」

「我老公叫王老漢,隨便妳要叫他什麼,叫他老頭子、老公、親愛的、大雞巴都可以。」

黃芸臻有些為難,老漢叫著似乎不太尊敬;他是好友的老公,又不是自己的;兩人第一次見面,叫親愛的好像太過親密;大雞巴更是叫不出口。

「乾脆叫爸爸吧」王老漢開口了

自己又不是王老漢的女兒或兒媳,怎麼會叫爸爸?大概是想收自己當乾女兒吧,黃芸臻暗自在心裡猜想。

卻不知道王老漢只是因為女兒後來都叫他老公,現在讓黃芸臻叫他爸爸,只是想回味一下亂倫的滋味罷了。

「啊…乾爹真討厭…嗯…收人家當乾女兒…還幹人家的淫穴…啊…乾爹用力…女兒被你的…大雞巴…幹得好爽…啊…」

「乾女兒的騷屄真緊,夾得乾爹真爽」

聽到黃芸臻叫乾爹,王老漢也就跟著改口。

「女兒才不是…騷屄呢…啊…女兒以前又沒…被人幹過…啊…剛剛還是…被乾爹…破處的…哪裡騷了…」

「都流這麼多水了,還不騷」

「乾爹說是…啊…女兒…就是個騷屄吧…啊…乾爹用力…騷屄好癢…用你的大雞巴…用力的幹騷屄…把女兒的騷屄…幹爽了…啊…女兒就騷給你看…」

「好,讓我看看女兒有多騷」

「啊…乾爹好棒…乾爹的大雞巴…啊…幹得女兒…發騷啦…要乾爸的大雞巴…幫女兒止癢…乾爹不要停…啊…用力…乾爹怎麼那麼厲害…大雞巴又粗又長…啊…乾爹再加把勁…如果能插進…女兒的子宮裡…女兒就讓乾爹…在女兒的騷屄裡…射精…啊…插進去了…大雞巴好長…插進女兒的子宮裡了…啊…乾爹快射…射到女兒的子宮裡…把女兒幹到…大肚子吧…啊啊啊啊…好燙…乾爹射了…乾爹射進來了…」

自從被王老漢破處後,黃芸臻就沒再和王老漢做過愛。雖然那次王老漢給了她無比的快感,但是黃芸臻並沒打算從此跟著王老漢,還是一心做著豪門夢。

偶而打電話給王曉茹時,會順便和王老漢簡單聊兩句。逢年過節也會到王老漢家拜訪祝賀,然後讓乾爹抱著吃吃小豆腐,不過沒有更進一步。王老漢也沒有強求,親親抱抱過過手癮就好,他還是真心喜歡看到這個乾女兒的。

期間黃芸臻還是陸陸續續交往了幾個有錢的公子哥,但是既然已經沒有了那層膜,她也就不再緊守最後一道防線。稍稍表現一下矜持,吊吊他們的胃口後就讓他們得手了。

只是黃芸臻的結局卻和王曉茹一樣,被哄上床後,過沒多久就被甩了。幾次下來,黃芸臻終於認清了現實,不再做著豪門少奶奶的夢。

「誰啊?疑,芸臻妳怎麼來了」

王曉茹有些意外,以前只有逢年過節時黃芸臻才會到她家來,平常都只有電話連絡或約在外面見面,今天怎麼跑來了?

「不想看到我啊?我想乾爹了,過來看看他。妳肚子越來越大了呢,快生了吧?」

「嗯,預產期下個月。妳乾爹在看電視,妳自個去找他吧,我拿個喝的」

「乾爹~」

黃芸臻走到客廳,撲進王老漢的懷裡,甜甜的叫了一聲。王老漢看到黃芸臻也是十分高興,抱著乾女兒,親了親她的臉。

「乾爹真討厭,一看到乾女兒就吃人家的豆腐」

王老漢哈哈大笑兩聲,不理乾女兒的嬌嗔,又親了她的小嘴兩下。

「怎麼想到來看妳乾爹了」

「人家想乾爹了嘛」

說著偎進王老漢的懷裡,還拉起王老漢摟著自己細腰的手放到胸脯上。王老漢也就順著乾女兒的動作,隔著衣服輕輕揉捏黃芸臻的乳房。

這時王曉茹拿著托盤,上面放著三杯飲料走了過來。

「妳也不害臊,一來就在那邊卿卿我我」

「妳都讓妳爸幹妳的小穴了,我讓乾爹摸摸有什麼關係。乾爹來,親一個,嗯啊~」

那次黃芸臻和王老漢做完愛後,王曉茹就將下了藥的事告訴了黃芸臻,順便也將兩人的父女關係也一起說了。黃芸臻聽完狠狠打了王曉茹幾下,不過知道當時自己的神智是清醒的,也是自己開口讓王老漢幹她,所以只是打了幾下發洩,沒有太去計較。對於兩人是父女也只是驚訝,他們父女都不在意了,自己一個外人何必關那麼多。

而黃芸臻之後每次過節來拜訪王老漢時,也會將和別人交往的經過,甚至是上床的細節告訴王老漢。王老漢聽了也只是笑笑,照樣吃著乾女兒的小豆腐,沒有介意。

「乾女兒發生什麼好事啦,今天怎麼這麼主動」

「人家想乾爹的…大雞巴了咩,乾爹想不想和女兒做愛…」

王老漢聽了喜上心頭,用力的點了點頭。這麼久沒再幹過乾女兒的小穴,時常回味著乾女兒嬌嫩的身體。每次聽到乾女兒提起和別人做愛,聽到性起時就在乾女兒身上狠狠的摸幾把。

黃芸臻離開王老漢的懷抱,站起來走遠幾步後轉身面對王老漢。然後一邊扭動著身體,一邊解著上衣的鈕扣。隨著身體的擺動,身上的衣服慢慢的敞開,黑色的胸罩在擺動間若隱若現。還伸出小粉舌舔著自己的嘴唇,臉上的表情極盡的挑逗。

看到這麼搧情的表演,王老漢的肉棒一下就蹦直了,眼睛一下不眨的看著黃芸臻的艷舞。

一件件衣服慢慢離開黃芸臻的身體,最後渾身赤裸的站在王老漢面前舞動。一手揉著自己的奶子,一手摸著自己的小穴,嘴裡也發出誘惑的呻吟。

慢慢舞動至王老漢的身前,黃芸臻雙腿分開跪坐到王老漢的腿上。用自己的奶子去磨蹭王老漢的臉,用自己的小穴去磨擦王老漢的肉棒。

王老漢撅著嘴想去吸在眼前晃動的奶頭,卻被晃花了眼總是吸不到,讓王老漢急得額頭都冒出了汗。

「好女兒,別扭了,乾爹快被妳弄得受不了了」

「嘻嘻,女兒先讓乾爹飽飽眼福嘛,等等乾爹才會更賣力」

這才伸手扶著王老漢的肉棒緩緩坐落,讓肉棒漸漸插進小穴裡面。

「啊~乾女兒嚐了那麼多雞巴,騷屄還是一樣那麼的緊」

「乾爹笑人家呢…他們的雞巴…都沒乾爹的大…哪能撐開女兒的小穴…當然還是像…乾爹第一次幹我的時候…一樣的緊了…到最後…還是覺得…乾爹的大雞巴…最好…乾爹~以後女兒就跟你了…騷屄只讓…乾爹幹…好不好…」

「好!當然好!乾女兒不當少奶奶了?」

「不當了…都是群騙子…都只想著騙妳上床而已…他們的雞巴…沒乾爹的大…就算嫁了…也不幸福…還是讓乾爹…操屄好…乾爹…女兒搬來跟你住…好不好…這樣女兒騷屄癢了…就能讓乾爹的…大雞巴止癢…」

「喔!好啊,乾爹也想再多操操乾女兒的騷屄」

「嗯…乾爹先幫女兒…止止癢…然後女兒再回家…收拾東西…乾爹要多出點力…如果沒把女兒…幹爽了…那女兒就…不搬了…」

「哈哈,乾女兒小看乾爹了,讓乾女兒嚐嚐乾爹的厲害」

接著就翻身將黃芸臻壓在身上,肉棒一下又一下的抽插著黃芸臻的小穴。

「啊…乾爹好棒…還是乾爹的…大雞巴最好…啊…其他的男人…都比不上…啊…他們都頂不到…女兒的花心…只有乾爹的大雞巴…插得到…啊…乾爹大力點…你幹得女兒…好爽啊…」

「芸臻發浪了呢,老公幹死她」

挺著大肚子的曉茹沒辦法做愛,只能坐在一旁為王老漢加油打氣。

「老婆看我操爛她的騷屄」

「啊…太快了…慢點…啊…別把女兒幹死了…以後乾爹就沒…騷屄可以操了…」

「老公用力幹,操死了還有我的騷屄可以幹呢」

「死曉茹…等妳生完孩子…啊…看我叫乾爹…也幹死妳…啊…」

「好,等曉茹生完孩子,乾爹幫妳報仇」

「啊…乾爹你可不能偏心…到時候也要像這樣…啊…狠狠的幹她騷屄…啊…乾爹再深點…騷屄癢…啊…好爽…等女兒搬過來後…天天讓乾爹操屄…女兒也幫乾爹…生個孩子…啊…」

「想得美妳,老公的大雞巴是我的。老公別理她,等我生完孩子,你可要多操操我,我可是你的老婆,而且還是你的親生女兒呢~」

「死曉茹…跟我爭…啊…我也是…乾爹的女兒啊…等乾爹把我的肚子…搞大了…我也一樣是…乾爹的老婆…」

「呵,妳們兩個都是我的女兒和親愛的老婆」

「啊…乾爹的大雞巴…幹得騷屄好爽…啊…騷屄被大雞巴…幹得一直流水…乾爹用力幹我…啊…插進子宮裡了…好麻…乾爹的大雞巴…啊…一直在頂…女兒的子宮…把女兒幹得…快升天了…啊…」

「看乾爹再加把勁,把乾女兒幹到升天。在乾女兒的騷屄裡射精,搞大乾女兒的肚子」

「好…女兒的騷屄…就是要給乾爹幹的…女兒的肚子…就是要讓乾爹搞大的…啊…乾爹再快點…女兒快來了…啊…用力操女兒的騷屄…把女兒幹到高潮…啊…好爽…在女兒的子宮裡…射滿精液…啊…一定可以讓…女兒懷孕的…」

「乾女兒準備懷孕吧,乾爹要射了」

「啊…乾爹射吧…啊…射死女兒…把精液通通射到…女兒的子宮裡…啊…女兒不行了…好爽…騷屄都被幹到麻了…啊…乾爹射吧…射進來…啊…女兒高潮了…啊啊啊啊…乾爹射了…乾爹射進來了…女兒被乾爹…幹到懷孕了…啊啊啊…」

黃芸臻和王老漢喘著氣,休息了一陣才起身收拾。王老漢抱著渾身無力的黃芸臻到浴室沖洗,上下其手弄得黃芸臻嬌喘不已,差點又要了她一次。還是黃芸臻跟王老漢求饒,這才放過了她。

沖洗完又抱著黃芸臻回房,讓王曉茹也脫了衣服,三個人赤裸著身體,讓王老漢左摟右抱的美美睡了一覺。

早上起床,王老漢又讓兩女坐在他的身上。大肉棒幹著黃芸臻,嘴吧還舔著王曉茹的小穴。又一次在黃芸臻的子宮裡射滿了精液,才讓她回家收拾東西準備搬家的事情。

十月懷胎,雖然是和自己爸爸的結晶,但王曉茹還是幸運的生下了一個健康白胖的兒子,讓王老漢笑得合不攏嘴。王老漢想著自己叫做老漢,那兒子乾脆就叫小漢吧,兩女自然不肯依他。

最後還是黃芸臻說那叫「王鵬飛」吧,王芸臻問說為什麼。黃芸臻指著比起其他嬰兒還大一些的小雞雞,說:老公的兒子也有隻大雞巴(鵬)呢,以後一定能把女人幹到都飛上了天。於是在一陣嘻笑中,王老漢兒子的名字就這麼決定了下來。

坐完了月子,忍耐了許久的王曉茹,自然是拉著王老漢來了一場大戰。黃芸臻也在一旁加油打氣,要王老漢狠狠的幹她。

等到王鵬飛學會了走爬,王老漢便經常抱著兒子,用他的小雞雞在王曉茹和黃芸臻的小穴外撥弄,說以後他的兒子也要幹她們的小穴。兩女自然對王老漢一陣搥打,說他滿腦子的壞主意。

轉眼間王鵬飛已經上了小學,大概真的遺傳到了王老漢,年紀不大,小雞雞就已經開始會勃起了。王老漢竟然還教唆兒子把小雞雞插進兩女的小穴裡,只是尺寸還沒辦法和王老漢相比,雖然整根插進去了,卻也只是在小穴口一小段。於是每當王老漢和兩女做愛時,便經常有以下的情況發生:

「唉喔,老公,你兒子在幹我了」

「啊,曉茹,妳兒子在操我的小穴」

王老漢幹著一個時,王鵬飛就跑到另一個那裡,用小雞雞插進去捅幾下。當然這只能給她們一點輕微的刺激罷了,心裡期待的還是王老漢的那根大肉棒。

「啊…老公…你把兒子…都教壞了…啊…總是插我和芸臻的小穴…偏偏越插…又越癢…」

「這不是為妳們著想嗎,老公就只有一根大雞巴,幹妳的時候芸臻就沒得享受。現在先教兒子怎麼操屄,以後兒子長大了,妳和芸臻就都有大雞巴操了」

「啊…老婆先和爸爸亂倫…以後又要和…兒子亂倫…啊…想到騷屄…都流水了…老公幹我…騷屄癢了…啊…用力點幹…老婆好興奮喔…啊…好爽…亂倫好爽…」

「乾爹…你快點…快點把那個…騷貨幹爽了…鵬飛弄得我…不上不下的…女兒也想要…乾爹的大雞巴啊…」

「老公…別理她…啊…每次都和我搶…大雞巴…啊…給她嚐我兒子的…小雞雞…就很好了…啊…老公好棒…幹得我好爽…老公用力幹我…讓她知道…大雞巴的厲害…饞死她…啊…好爽…老公再快點…我快來了…用力…用力…啊啊啊啊…我高潮了…」

「乾爹…快快快…快來女兒…這邊…女兒…快癢死了…啊…快漲…還是乾爹的…大雞巴好…塞得騷屄滿滿的…乾爹慢慢插…女兒要好好享受一下…乾爹的大雞巴…喔…真舒服…乾爹幹得女兒…真快活…嗯…真想就這樣…一直讓乾爹插著…」

「那乾爹今天就都插在妳的騷屄裡,睡覺也插著」

「好…乾爹說的…可不能賴皮…嗯…乾爹這樣慢慢插…也很舒服…全身暖洋洋的…嗯…乾爹可不能射…你答應要插在小穴裡…一整天的…」

「就怕妳騷屄又癢了,要乾爹快點」

「嗯…真的有點…癢了…嗯…乾爹你插快點吧…等等射了…女兒再幫你舔硬…讓乾爹插在…女兒的騷屄裡…嗯…一整天…」

「乾女兒可別爽到沒力氣,等等沒辦法幫乾爹舔雞巴」

「嗯…就算女兒沒力氣了…不是還有曉茹嗎…嗯…乾爹快點吧…騷屄真的…癢了…啊…就是這樣…乾爹再快點…用力幹…把女兒的騷屄幹穿吧…啊…好爽…乾爹真棒…幹得女兒好舒服…用力…女兒的騷屄欠幹…乾爹快用…大雞巴…狠狠的幹…啊…好爽…騷屄好爽…啊…乾爹幹死我…用力幹我…啊…好爽…好爽…乾爹我快來了…騷屄好麻…乾爹射進來吧…射到女兒的騷屄裡面…快用精液射女兒…啊…啊…射死我了…乾爹射了好多…好爽…啊啊啊…」

夜裡王老漢真的就將肉棒插在黃芸臻的小穴裡睡覺,而王曉茹則是抱著兒子睡在旁邊,小穴裡還塞著兒子的小肉棒。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隨著王鵬飛漸漸的長大,王曉茹和黃芸臻看著王鵬飛那逐漸變大的肉棒,眼裡都閃現著興奮的光芒…(完)

-------------------

第一次寫H文,覺得有些失敗,故事進展和對白都不夠流暢。看了可能讓人有一點點的衝動,不夠純情。但是想拿來打槍卻又不夠刺激,失敗,0分!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大奶媽咪女教師
與後母的幸福開始
笑傲神雕1-25
欲亂寡母
成熟嫵媚的媽媽
超極禁忌
學姊的淫蕩模樣
迷姦我可愛的妹妹
上了穿絲襪的媽媽
成爲姐夫的貼心小棉襖

熱門小說:
還沒操女友竟然先操了她妹妹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