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避開掃墓高峰,乾媽特意選這天回鄉,但姐夫要到外地參加展銷會,而姐姐是想都不用想的。於是媽媽命令我請假陪同一行。一路上,乾媽嘮嘮叨叨的就是不許我開快車。

乾媽陳玉蘭,四十四歲,身高167厘米,體重55公斤,三圍37、28、38。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因為是教師,故有種濃濃的書卷氣質。乾媽的穿著打扮很是青春:烏黑光亮的長髮高高束在腦後,用手絹綁了個馬尾。一副墨鏡推在腦門上當發卡。眉毛描得彎彎的,唇上抹了深色口紅。上身穿長袖襯衫,乳峰高聳,下身套一條緊身牛仔褲,把臀部繃得緊緊的。腳上踏一雙小巧的藍色細高跟鞋。

轉過一處山坳,人煙越來越稀少。突然車停了。我馬上下車,掀開前蓋檢修,卻怎麼也發動不起來。「倒霉,這可怎麼辦?太陽要落山了呀。」

乾媽又嘮叨開了。好在手機還有信號,但當地派出所說要到明天才能派人過來。只能在車上熬一夜了。我們草草用了點食物和礦泉水。天已黑了。風吹過,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音。乾媽一驚一乍的,根本睡不著。「乾媽,沒事,有我陪你呢。」我握著她的手,攬住她的肩頭,小聲安慰。乾媽不由的輕輕靠攏過來。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觀察她,那曾經麗色照人的臉上,已有了歲月的痕跡,但仍顯丰韻。眼瞼淡淡紋著幾條細紋,既長且密的睫毛輕跳著非常可愛,雪白的手摸上去,光滑如緞。此刻在我眼中的似乎是媽媽,淫念開始浮上心頭。「乾媽,你真會保養,我覺得你比以前好像還要漂亮些呢。」「駿駿,你這麼突然想起說這個……乾媽老嘍。」她呆了呆,微感異樣,但高興的神情寫在了臉上。「哪老了?我看看。」

我大著膽子,扳住她的頭,火熱的呼吸噴到了她白皙的額頭上。「別……別鬧了。」乾媽皺起了眉頭。脖子緊縮,呼吸有點急促,語調也有些顫抖。她被我盯得滿臉通紅,只得閉起雙眼。我乘機輕輕吻了額頭一下。乾媽愣了半天才回過味來。「駿駿,你搞什麼?我是你乾媽啊。」

她猛的一震,驚叫起來,試圖擺脫,卻被我死死捧著臉,不能動彈。「乾媽,駿駿喜歡你,給我抱一抱,親一親。」我用臉在她冰涼柔嫩的面龐上輕輕摩挲,溫柔的吻著她滾燙的香唇上,享受起美妙的觸感。這次反抗比較激烈了。她將頭左右擺動,拚命後仰,脫離了紅唇。

但我將她緊緊抱住,嘴再次湊上她已貼在車窗上無處可避的頭。我捏住她的臉頰,舌頭猛的肏進她被迫張開的檀口,撬開牙齒,拚命攪動起來,裹住香舌不停吮吸。「唔……不行……不要這樣……唔……不……唔……」她喉嚨裡急促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豐滿的肉體像蛇一樣在我懷裡仍不停扭動著推拒。我探手進乾媽襯衣,解開飄著乳香的白色胸罩,握住一隻乳房。哇!沒想到乳房還那麼有彈性,好舒服啊。「乾媽,你的奶子真棒,一個手還握不過來啊。」「啊……駿駿……不要……啊……住手……」她大聲尖叫著,露出羞恥欲哭的表情。

我褪下襯衣,把嘴伏在兩個棉絮般的肉球上遊走著。「啊……輕點……不要……咬……了……這……這是亂倫……啊……我受不了啦……」口說不要,但乾媽的掙扎漸漸變得無力,身體也軟了,乳頭卻堅硬起來,流出淡淡的乳液。「乾媽,你好美,實在太迷人,我忍不住了,給我吧,我想要你。」我在她耳邊小聲說著。「不行,真的不行!你這是強姦……你太不學好了……嘴這麼甜……就會灌女孩子迷湯……」

意亂情迷的乾媽竟把自己幻想成女孩子了。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解下她的腰帶,牛仔褲褪到膝蓋上,濕了一大片的粉紅碎花蕾絲襯褲也被扯下。後來乾媽告訴我,她身子其實是很敏感的,有時一個擁抱也會使陰道潮濕起來。我也發現在交媾時,她的愛液簡直就像決堤洪水般,無法遏止。

我解開自己的褲子,腰部上挺,青筋畢露的龜頭剛碰到陰毛,陰唇就向兩邊自動分開,讓它微微陷進火燙的陰道口。潤滑液不斷排出體外,彷彿在迎接我。「乾媽,你肉體真是太性感了,看,騷屄流了好多口水呢!真下流啊。」乾媽羞恥的呻吟了一聲,臉龐一直紅到耳根。「別這樣……我是你乾媽……我們不能這麼做……天啊,要是我懷孕了怎麼辦?我以後怎麼活啊?」「乾媽,那用屁眼來代替如何?我會很溫柔的。」我手掌順著她扁平的小腹、肥碩滾圓的臀部摸下去,指尖輕輕按到了小巧的後庭上。「不……不行!別碰那裡!」乾媽驚慌失措的尖叫起來,奮力的扭動身軀,後庭立刻害羞的收縮著,好像是不歡迎我的到來。「那我只能用大雞巴肏你的騷屄了。」我一下子就肏進了。如泥潭般的陰道有些寬,不過很柔軟,而且彈性十足,黏稠的愛液流在龜頭上,讓我麻癢難當。

「嗚……你怎敢對我做這種事……我怎麼見你媽和力德……嗚……」乾媽雖知無法避免,但眼睜睜的看著雞巴盡根沒入體內,還是湧出了羞愧的眼淚。「好,寶貝,別哭了。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咱們好好享受享受吧。」我邊撫著乾媽光滑的脊背,哄著她,邊強有力的把雞巴一次次戳進她體內。乾媽漸漸不哭了,噙著淚水扶住我肩膀,墊著腳尖,自覺不自覺的扭動著腰肢,像在擺脫雞巴的侵虐,又像在迎合我的撞擊。我們倆由強暴變成了合姦。白嫩鼓漲的乳房也跟著充滿誘惑的搖晃起來,彷彿在炫耀彈性和份量一樣,甩出了一道道性感的拋物線,把我的眼睛都晃花了。我忍不住伸手輕輕捏住,溫柔而有技巧的撥動嬌小玲瓏的乳頭。

「嗯……」一觸到挺得高高的乳頭,乾媽開始拉長哼聲呻吟起來。「乾媽,我肏得你爽不爽呀?爽的話,就大聲說出來,我最喜歡聽女人叫床了。」誰想不說還好,結果她反而馬上咬著一根食指,把頭轉向車窗不敢看我,拚命忍著一點聲音也不出了,身體因快感而扭曲著。既忍不住多年的飢渴而奮力吞吐雞巴,又要顧及矜持不能在我面前發出淫蕩的叫床聲,乾媽咬牙切齒,秀臉上忽青忽白的苦忍著慾望。我可不喜歡成熟美婦裝嬌羞女孩的樣子,於是把雞巴頂進陰道深處,用龜稜刮磨起來,揉捏乳房的手也加了兩分力。

「乾媽,叫吧,不會有人來的,這樣你會舒服一點,再說你越叫,我肏你就越狠。」最終,快感的衝擊和淫慾的刺激還是讓乾媽再也顧不上臉面自尊了。她歎了一聲,雙眼微張的看著我,眼神迷離,手指放下,小嘴張開,隨著歡快的呻吟,呼出了一口口熱烈的煽情氣息。「嗯……親漢子……你真行……啊……用力……用力肏啊……好棒的雞巴……我的奶……奶子要被大雞巴漢子……啊……捏爆了……爽……爽死了……哦……」

乾媽一旦叫出來,就再也停不住了。她的呻吟很怪,發自喉嚨深處,像發情母獸的吼叫,端莊賢淑的風範蕩然無存。現在是乾媽掌握著節奏了。她閉上雙眼,手不停摩挲著我的胸背部,重重坐下又起身,讓雞巴處於她喜歡的角度,反覆吞吐著。每次撞擊眉頭都會一皺,頭髮隨即一甩。手絹在劇烈扭動下已經鬆脫,披肩長髮掙散下來,像波浪一樣前後擺動,不時拂過我的臉頰和胸膛。

乳頭變的像葡萄般大,肌膚上也沁出一層薄汗來。轎車隨著肉體的扭動搖得「嘎吱」亂響。和自家人XX真是刺激,何況還是和美艷的長輩呢。「乾媽,舒服吧?」「嗯……我……好舒……服……噢……「明天再讓駿駿肏,好不好?」乾媽輕哼著不回答了。我見她不應,便使勁一頂。「啊……好痛……駿駿……噢……」「以後我還要肏。」「嗯……好吧……可是……不能讓你媽她們知……道……喔……」

提到媽媽,那美麗的面容與身軀又浮現在我腦海。「啊……媽……你好騷……好淫蕩哦……嗯……夾得我好舒服……」乾媽首先進入了高潮。「駿駿……你還沒好嗎……喔……我……我不行了……啊……小冤家……你要我命了……」她失神的張開了嘴,隨著激烈的喘息輕呼著。我也把持不住了,忍不住哼出聲來,龜頭越來越酸麻。「啊……你要……要射了嗎……」我嗯了一聲,節奏加快,開始最後的衝刺。

但乾媽卻突然退出濕淋淋的雞巴,轉而用手握住套弄。我急速射出了白漿,打在前排靠背上,發出「噗噗」的響聲。

「我今天是危險期,不能射在裡頭的。」她呻吟著,四肢無力的攤在座上。我把乾媽抱坐在腿上,替她整理散發,舌尖吻著大汗淋漓的香頸、臉頰、耳垂……「駿駿,我是不是很騷啊?」乾媽溫柔的看著我,大眼中泛著晶盈水光。「是,乾媽,你真的很淫蕩啊,但我就喜歡你這樣。而且以後你算是我的女人了,必須叫我老公,懂嗎?」她忽然從性高潮後的美艷婦人變成了初經人世的迷人少女,兩朵扭捏羞怯的紅霞掛在頰上,小粉舌在嫩唇上潤澤了一下。「不要臉,我……我可是你乾媽呀……」我把一根手指猛的鑽進了乾媽後庭中。「啊……老……老公……好老公……」她緊緊抱住了我的身體。「我要把精液灑在你身上很多地方呢。」我撫著乾媽柔滑的身子,心裡想著……

第二天。乾媽已大不同往常,臉頰上總是掛著一抹紅霞,美目水靈靈的,看我時充滿了柔情蜜意。警察找到我們,車子很快就修好了。「哦,就這麼點毛病,害得我們在野外待了一宿。」乾媽又開始嘮叨起來。「不會啊,我覺得值,非常值得。」她立刻羞得滿臉通紅。到了目的地,已是傍晚。我找了家賓館,只登記了一間房。

「乾媽,我抱你去洗澡吧。」進屋關上了門,我摟著乾媽笑道。「別胡鬧,要是你再鬧……等會……我就另開個房間。」她掙開我的懷抱,露出了羞恥而又興奮的表情。這是不是暗示洗完後,她就可以任我為所欲為了呢?我直盯著乾媽,剛褪下的潮紅又飛上了她玉臉……乾媽洗好走了出來,頭髮披散肩頭,上身圍了塊毛巾,下邊露出兩隻白皙的秀腿。她咬著下唇,嬌羞的緩步走到鏡子前,拿起梳子梳理頭髮。雞巴開始慢慢充血了,我從背後箍住乾媽的腰,湊近烏黑亮澤的頭髮,狠狠嗅著;手慢慢扯開毛巾,握住乳房,捏揉搓撫起來。在車上盡顧玩了,現在才得機會欣賞。

鏡中的乾媽肌膚潔白,汗毛很細,每個部位都是珠圓玉潤,像西洋畫中的貴婦,摸一下就像要碰出水來。她的俏肩仍如少婦般光滑細膩,乳房不是很肥碩,但由於人長得豐腴,襯得乳基大而圓,乳暈和乳頭卻很小,呈粉紅色。微凸的小腹上有幾條若隱若現的妊娠紋。大腿併攏後呈現一個Y型,連陰道都看不見了。陰阜十分飽滿,稀疏的陰毛根本遮不住。「看什麼?沒見過乾媽啊?」「嘻嘻……」「小壞蛋,表面看起來文縐縐的,沒想到你怎麼色!」乾媽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便放下梳子,手擋在腹前,雙目緊閉,身子斜靠在懷裡任由我疼愛,輕輕顫抖著。乳尖硬了起來,乳暈通紅腫脹,連身子也滾燙滾燙的。我伸手到乾媽膝彎,把她抱在床上。乾媽有些不知所措,雙唇微啟,想要出聲卻有些哽咽,呼吸沉重,雙腿緊緊靠在一起。我壓在她身上,哦,質感十分美妙,溫軟潤滑,柔若無骨,猶如騰雲駕霧,使我消魂蕩魄了。

「我愛死你了。」我呻吟著將乾媽摟得更緊,含起她的耳朵,舌尖在耳朵裡滑動,接著舔她的臉,從額頭、鼻子、眼睛上滑過,一直滑到她雙唇。乾媽忽然雙手抱住我的脖子,將舌頭吸了進去,熱烈的吮咂起來。我又一直舔到陰阜,過處一陣戰慄。滑嫩的下體有一種入口即化的感覺,舌尖滑過了能給她帶來歡愉的每一點。由於愛液的滋潤,小幅活動就會產生「咕嘰咕嘰」的水聲。

「乾媽……你的水真多……聽到沒有?」「喔……小壞蛋……別說了……你真討厭……啊……難……好難聽……啊……不要……不要再舔了……我……癢……癢死了……實在受不了啦……啊……」乾媽弓著身子,臀肉跟著雙腿一起顫了起來,喉嚨深處又發出粗重的喘息。

她想夾緊腿,但腿不聽使喚,反而變成了用陰道裡彈性十足的肉壁夾放侵入體內的異物。陰阜火一般的灼熱。愛液一陣比一陣兇猛,把我的下巴全弄濕了。「哦……不行……不行了……我……又淫蕩了……駿駿……你……害我……喔……我……又要……淫蕩了……」

乾媽哭泣般的叫著我的名字,蜷起膝蓋,大腿拚命夾住我的頭摩擦,雙手緊緊揪住我的頭髮,將我往「泉眼」處按壓。「乾媽,想要嗎?」「嗯!」「轉過身去。」她乖乖的轉過身,分開膝蓋,雙腳緩緩撐開跪著,臉貼在床單上,渾身白肉不停輕抖著。

我抓過一個枕頭墊在她腰下,讓她渾圓豐滿的臀部高高撅了起來,飽滿的乳房在前邊輕輕蕩動著。這也是最讓乾媽興奮的姿勢啊。

我捧住她的美臀,愛不釋手的玩弄了好長一段時間。結實而富有彈性的臀肉在手中不斷變形還原,那種感覺真是說不出的美妙。「乾媽,你好嫩,像少女一樣的。」「嗯……駿駿……快……快進來吧……」乾媽搖擺著美臀,溫暖柔軟的手往後探,輕輕揉捏著我的陰囊。我狠命一挺,深深肏進她體內,強力抽送起來,還伸一隻手沾著愛液去按揉陰蒂。乾媽快活的浪叫著,臉在被子上摩擦,頭髮四散而開。

一次次猛烈撞擊,使她直往前擺,小腹重重撞擊在圓肥雪臀上,蕩起了一陣臀波。我又把手指伸進乾媽嘴裡,她貪婪的吮吸起來。不一會兒,乾媽便全身流汗,大白屁股撞出兩片紅暈。愛液在不停攪動摩擦下,呈乳白色,粘在雞巴上。望著這個被我騎在胯下,瘋狂扭動臀部,任我玩弄的淫蕩尤物,我冒出一絲暴虐的念頭。我抓住她散亂的長髮一扯,把她的頭拉了起來。「駕……駕……」「啊……駿駿不要啊……不要折磨我……啊……好嘛……」

「乾媽,叫我親哥哥!」

「不……不行……太過份了……你這小色狼……」

「那叫我親爸爸。」「嗯……你太……太下流了……勾引我不夠……還讓我說這說那……小色鬼……我不說……」「快說,不然我就不肏你了!」我停止了抽動。乾媽急得把肥臀直往後拱,邊哭邊喊著,「嗯……饒了我吧……駿駿……羞死人……啊……親爸爸!快肏我!」「說是你勾引我的。」「啊……是我……勾……引你的……」「說你需要乾兒子的大雞巴。」「啊……啊……我需要……乾兒子的大雞巴……」「說你是好色的女人,是淫婦,是小肥屄女兒!」

「嗯……我是……小肥屄女兒……我是……好色的女人……天生的淫婦……啊……好了吧……快……肏我……」

聽她艱難的說出這麼淫蕩的話,我大為興奮,腰部更用力聳動,龜頭凶狠的刮著柔嫩的陰道,「呃……」乾媽喉嚨裡開始發出痛苦的呻吟

臀部無助的左右扭動,玉腿亂搖,試圖擺脫侵襲。「嗯……我不行了……你又頂……頂到子宮了……啊……要被你肏……肏破了……」乾媽幾乎是在哀求了。她既沒姐姐柔韌,體力也差了些。但她的掙扎卻讓我有種肆虐的快感,我雙手牢牢固住她臀部,反而更加猛烈的抽刺。「你太大力了……輕點……我經不住你這樣折騰啊……你……你饒了我啊……我實在吃……吃不消……」她大聲尖叫哭喊起來。「乾媽,給我射在裡面好嗎?」「嗚嗚……你想射哪都行……」她用屈辱的哭腔回應著,一滴滴眼淚滾落到床單上。我把一股精液悉數射在陰道深處。「還好嗎?」我捧著乾媽的臉頰,看著那滿臉淚痕,憐愛之心驟起。「還沒被你這小壞蛋折磨死。以後不許用這姿勢,肏得人家好深……」乾媽躺在我懷裡喘息著,像個溫柔的妻子仔細的替我抹去雞巴上的愛液。我又恢復了,要肏她的後庭

她雖然有些不太願意,但為了討好我,就顧不得了。「你真是我的剋星。要溫柔點,我從沒做過……」她臉紅紅的,如初夜的處女般要求著。光潤潤、紫紅色的後庭害羞的蠕動著,又迷人又可愛,我忍不住湊上去把舌尖輕輕舔觸了一下,似乎有股蘭花香氣。她如觸電般抖動了一下,Juhua蕾一陣收縮,陰道裡又溢出了不少愛液。「啊……別親那裡……小壞蛋……」我嘿嘿笑著將舌尖一寸寸的擠入,游移著,舔著每道褶皺。唾液很快就把後庭弄得濕呼呼的。

「啊……別舔了……別……那裡髒……小色鬼……人家心尖都被你舔顫了……啊……」乾媽扭動大屁股抗議著,可溢出的愛液卻越來越多,流的我滿臉都是。她不由自主的顫慄著,喘息著,發出一陣陣令人銷魂的淫浪呻吟,手開始揉搓陰阜。顯而易見她的情慾逐漸又高漲了起來。我伸出中指揉著後庭,慢慢戳進去,在裡面畫著圈圈,讓唾液可以浸濕整個直腸。雞巴輕輕拍打著大屁股。

她很舒服的浪叫著,主動張開雙腿,放鬆括約肌。我順勢將雞巴肏進,龜頭「噗哧」一聲整個塞入後庭。乾媽痛的皺起了眉頭,「喔喔」直叫,臀部徒勞的扭動著,要擠出雞巴。「哎……呀……輕點……啊……我好痛……求你……別那麼粗魯……」但直腸嫩肉摩擦的感覺真是爽的欲罷不能啊。我柔聲安慰著,讓她咬緊牙關進行配合。她只得抓起枕頭塞到嘴裡,嗚咽不止,為了分散痛感,手便伸到自己私處玩弄著。眼見括約肌緊緊含住雞巴,將其一點點的吸入谷道更深處,直至盡根沒入。「喔……乾媽……好緊啊……」

我撥開乾媽如雲秀髮,親吻著那粉頸玉背,兩手使勁搓揉她乳房。開始試探著緩緩抽肏,稍微一動就帶來強烈的快感。烏黑的雞巴在兩團雪白的臀肉間來回進出,真是極其淫靡啊。我漸漸加快了動作,盡情享用著她彈性十足的大屁股。後庭適應了,每次進出,它就會自動放鬆縮緊,帶給我莫大的刺激。乾媽也適應了,由嗚咽變成了時斷時續的低吟。

「你真是個喜歡肏屁眼的變態……

「好,我就讓你嘗嘗變態的厲害。」我更粗暴的肏起後庭。我們都已進入了瘋狂的狀態。乾媽也不甘示弱的把臀部用力往後挺。全身劇烈振蕩著,泛出了桃紅色,兩個豐乳在胸前大幅度的抖動。

「喔……對……我就是喜歡被……被你肏……越用力……越爽……屁眼夠緊吧……你喜歡……屁眼……緊緊……夾住雞巴……對不對……啊……我來了……」在最高潮,我按住她的腰部,不顧一切的往前頂。雞巴開始跳躍。她知道我快射了,挺起臀部,讓我射在裡面。於是我將雞巴死死頂住,聽憑精液盡數狂噴糊散在後庭深處。

寬大的床令我有了充分的施展空間,我也兌現了小車裡的諾言,用各種招式來調弄乾媽,在她的小嘴、乳溝、陰道、Juhua蕾裡都留下了精液。最後,乾媽竟被我幹得虛脫失禁,一聲哼叫,一股股熱熱的尿液從尿道被擠出來,流到我們的大腿上。

一大早,我就被「嘖……嘖……嗯……嗯……」的聲音及下體傳來的一陣陣酥爽感覺給弄醒了。睜眼一看,原來是乾媽在舔弄雞巴,一頭蓬鬆的髮絲遮掩了整個面部。我怎肯錯過乾媽主動口淫時那種妖艷的神情,便伸手輕撥開頭髮,看到了那紅潤的俏臉,羞恥而又放蕩的癡態。舌頭靈巧的在龜頭上舔來舔去,讓我突然有了強烈的尿意。我要乾媽停一下。

她竟然搖頭,要我直接尿到嘴裡。我幾乎不敢相信,但是看著她那認真的表情,也只好照准了。我慢慢的放著尿,而她卻用力吸吮起來,彷彿要把雞巴吸入腹中似的,弄得尿道口大開,尿液奔瀉而出。乾媽猝不及防,連忙吞嚥了幾口,便吐出龜頭,開始猛烈的咳嗽起來。頓時熱滾滾的尿液就射在她臉上、嘴上、鼻子和緊閉著的眼睛上,接著淋淋漓漓的往下滾落流淌至肩上、胸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