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是一個公司的文秘,這天加班以後已經快11點了。上海的夏夜非常悶熱,儘管姐姐穿著吊帶衫和短裙,仍覺得很熱。出租車在姐姐住的小區外停下,姐姐在昏暗的路燈下走著,路面映出姐姐的身影。

姐姐今年23歲,167CM的性感身材襯上姐姐甜美的面龐,是姐姐的驕傲,也是姐姐周旋於大炮之間的資本。自從姐姐17歲有了第一次以後,姐姐的胸脯變得飽滿,皮膚也變得白皙晶瑩,在公共場合姐姐能感覺到大炮們火辣的目光在姐姐身上掃動。

前面就是姐姐住的公寓樓,已經能看見姐姐房間的窗戶,和姐姐合租公寓的女孩回家了,幾天後才能回來,不然的話這時能看見那裡透出的燈光。正走著,姐姐感覺到好象有一個人在姐姐後面跟著,離姐姐越來越近,是一個男人。

姐姐一陣緊張,放慢了腳步。也許是過路的,這樣姐姐可以把他讓過去。

雖然沒有全住滿,這個小區的治安不錯,不會有壞人的,姐姐給自己解釋著。可是,姐姐哪裡知道,這個小區的兩個流氓已經注意她很久了。他們是大炮和婆婆,兩個有名的色浪。大炮趕上了姐姐,和姐姐並排著走,還側過臉來看姐姐。這就是大炮,30多歲的樣子,瘦瘦的,面目猥瑣,他正盯著姐姐的臉看,又把目光盯在姐姐的胸脯上。姐姐低著頭不看他,只顧加快了腳步。

小姐,你的奶子真不錯,長得很性感啊。他把臉湊近姐姐說。姐姐打了一個冷戰,感覺臉上熱辣辣的。

快到家了,姐姐提醒自己……不能讓他跟著姐姐到門口,這樣的話就遭了。怎麼辦……姐姐向旁邊的公寓樓走去,這棟樓的天台和姐姐住的那棟是通著的,也許這樣姐姐會把他甩掉又不讓他知道姐姐住在哪一戶。

你的奶頭是什麼顏色的?……這次他幾乎把臉貼在了姐姐的臉上。

姐姐跑了起來,姐姐穿的高根涼拖使姐姐不能跑得太快,但這足以把他落下。

姐姐進了樓道,快步向樓上跑,上了第六層就是天台了,姐姐聽到那個陌生大炮在下面的樓道向上快步走著。

還要再快點,穿過天台再走進姐姐住的那個樓道就可以甩掉他了。這時姐姐已經氣喘吁吁,汗水使姐姐的吊帶衫貼在了身上。

終於到了天台,姐姐向姐姐的公寓樓方向跑去。怎麼會是這樣?姐姐愣愣地站在那裡,這裡是封閉的,姐姐面前是一堵一人多高的墻。姐姐不知所措,只能硬著頭皮往回走。

你跑什麼呀,小姐。他已經站在姐姐的面前。姐姐往後退著,直到無路可退,姐姐已經被逼在角落裡了。

摸摸你的奶子吧?

姐姐能聽出姐姐的聲音在發抖,你想怎樣?他逼近了姐姐,手伸向姐姐姐姐的胸脯。

讓姐姐摸一摸。姐姐用手推擋著,用胳膊護著姐姐的胸。姐姐多麼希望這個時候能有人,這樣姐姐喊的話就會被聽到了。

他的動作越來越激烈,在一個大炮面前,一個女孩的力量太小了。姐姐的力量快沒有了,只好用盡全身的力量在他的手上狠咬一口。象一隻被狼咬住脖子的小羊,生命垂危,還要伸出蹄子,抵抗一下。那個大炮低聲叫著,他被激怒了。

姐姐的臉上了挨了重重的一掌,他的手象鐵鉗一樣卡在姐姐的脖子上,越來越用力,姐姐感到一陣暈厥。

你再反抗我就殺了你,他媽的,讓我玩玩你,就沒事了,否則的話,我就掐死你,沒人會知道。怎麼樣?

姐姐的大腦一片空白,姐姐抓在他手腕上的雙手垂了下來,放棄了抵抗。

他下身緊貼著姐姐把姐姐壓在了墻上,動彈不了。他的手終於摸到姐姐的乳房,隔著姐姐的上衣揉捏著,搓弄著,還把臉貼向了姐姐的臉。姐姐把頭歪向一邊,避開他散髮著口臭的臉,承受著他的摸弄。

別害羞呀,小姐,姐姐會讓你舒服的,嘿嘿。他的手伸進了姐姐的無帶文胸捏弄著姐姐的乳頭。

他淫笑著:你的腰細,奶子又那麼大,是不是讓大炮吸了才這樣啊。他用儘量下流的話侮辱著姐姐,也許這樣才能讓他有更大的快感。

姐姐的乳頭讓他捏得好疼,姐姐扭動著上身,姐姐的意志徹底垮了。有人說女人是天生喜歡讓大炮征服的,真的是這樣嗎?姐姐的吊帶衫被扯開,文胸被撕下。姐姐的乳房感受著他的粗糙的手的觸感,在他的手上變形。

奶子真嫩呀,老子嘗嘗。他的嘴含住姐姐的乳頭吸吮著,手繼續揉捏著另一個乳房,一股電流從姐姐體內穿過。

姐姐的雙手手無力地放在他的頭上,象徵性地推著。

看來今天是逃不過了,只能認命了,希望這早點結束,如果順從他的話,他就不會殺姐姐。

有濕濕的東西從姐姐臉上流下,那是姐姐的眼淚。他的嘴湊了上來,姐姐無力掙扎了幾下,他把姐姐的脣咬住,舌頭探到姐姐的牙齒,姐姐柔順地張開,他的舌頭碰到姐姐的舌頭,攪動著,吸吮著姐姐的舌。

他的手還在動,姐姐的乳頭被他捏弄得好疼,有人說女人被強姦的時候是沒有快感的。

真不錯。他放開姐姐的脣,手又回到姐姐的胸部,兩個手同時捏著,象是在搓弄麵團。

象你這樣又挺摸著又舒服的奶子真是好貨色。姐姐依舊把臉扭向一側,他的另一隻手向下游移到姐姐的小腹,伸進姐姐的裙子,鑽進姐姐的內褲。無論多麼過分,姐姐想,只要能順從他,迎合他,滿足他,他就不會殺姐姐。

毛挺多的嘛,小逼挺嫩啊。他的手摸著姐姐的陰部,用手指挑逗姐姐的陰核。

姐姐的身子扭動著,他的嘴又含住姐姐的另一個乳頭,吸吮輕咬著,姐姐象一隻待宰的羔羊,胸部向前挺著,迎著的嘴的吸弄扭動。他從姐姐的短裙裡扯下內褲,手從裙子下面探了近來,姐姐聽話地分開雙腿,任由他的手摳弄姐姐的陰部。

姐姐感到此時的姐姐象妓女一樣極力迎合,只不過她們是為了錢,姐姐是為了保住命。

你最近讓大炮操你的逼了嗎?他的手繼續動著,有一隻手指插進了姐姐的陰道,動著。

真滑,真嫩,真濕啊。哈哈。這些話在平時姐姐會覺得噁心無比,可此時此地,姐姐卻不怎麼厭惡。

來,將就一下吧,他指著旁邊地上的一張破帆布說。

姐姐明白他的意思,姐姐的身子有點僵直。雖然知道難以避免,但這一刻來臨的時候還是有點……

怎麼了?姐姐看到他凶惡的臉。姐姐的胳膊被他用力抓住,好疼。姐姐被拖到帆布上,他按住姐姐的雙肩,姐姐被按在地上仰面躺著。他把姐姐的吊帶衫扯到腰部,把姐姐的短裙掀起。他脫下他的褲子和內褲,壓倒了姐姐的身上。

把腿分大一點。他說。姐姐感覺自己的胸部被擠壓,被揉捏,姐姐的陰部被他硬硬的發燙東西頂著。

喜歡挨操吧?他淫穢的說著,一邊握著勃起的雞巴在姐姐陰脣上摩擦著。

姐姐的身子軟得象一團棉花,等著讓他壓,讓他揉捏,讓他插入。

有水了,不錯啊,嘿嘿。

他的雞巴對準姐姐的陰腔,用力插了進去,姐姐象是被撕裂了,姐姐那裡象是塞進了一個暖瓶塞。

他來回抽插著,喘息的也聲音越來越粗,低下頭來尋找姐姐的嘴脣,姐姐象徵性地躲了幾下,被他捉住了。

姐姐的嘴脣在被他吸吮,姐姐的乳房在被他捏弄,姐姐的陰道在被他的雞巴抽插,姐姐的腿最大限度地彎起分開,姐姐就這樣被一個陌生的大炮姦淫著。

你的小逼真緊,真舒服啊。他的嘴又含住姐姐的乳頭。

操得舒服嗎?喜歡叫大炮操吧?啊?嘿嘿。姐姐盼望著這趕快結束,要是讓人看見就羞死了。

生活就是這樣,假如無力反抗,那就不如閉著眼享受。想到這裡,姐姐的身體隨著他的大力抽插,漸漸有了感覺。

姐姐無助地喘息著,低聲呻吟著,他喘氣的聲音象發了情的公牛。

他的雞巴撞擊著姐姐的陰部,發出淫穢的聲音。姐姐只能被動地讓他操動,讓他發洩。

不知又過了多久,他爬在姐姐身上緊緊摟住姐姐,加快了撞擊的力度和速度,然後低聲叫了一聲,更用力地插進姐姐的陰道。

姐姐能感覺到他的雞巴的抖動和抽搐,一股熱流射入了姐姐的陰道深處,姐姐也繃緊了身子,打了個寒戰。

姐姐柔弱地叫著,喘息著。

小逼操得真舒服呀,要是能天天操你就好了。大炮一邊穿著衣服一邊說,順手摸了摸姐姐的乳房。

大炮休息了一會,就把癱在一旁的姐姐抱回了家,他要好好玩玩姐姐。

大炮到家之後叫醒了他的同伴,是一個豹哥。豹哥興奮的直叫!

大炮讓姊姊趴在床上,看著她屁股翹的高高的,有些輕輕扭動,甚至在她短裙下還能看見她大腿根處的艷紅色蕾絲鏤空內褲。

只見,大炮一下子報住了姐姐的腰,扔到了另一張床上,興奮的喊道:大哥,快,終於可以操這個騷貨了!

姐姐嚇的癱在了床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時豹哥從床上起來,淫笑著說:老子好久都想幹你了,大炮,你先來,狠很的乾她!

大炮把姐姐按在床沿,雙手顫慄著按在一顆大炮上,那顆大炮鑽入迷你窄裙底發出啾啾聲,看樣子是在吸食姐姐的小穴。可惡的大炮!見到這光景令我既震驚、又憤怒。

姐姐怎能和那個老大炮幹這種事?老大炮兩手抱住姐姐的臀部舔穴,絲襪和黃色絲織的內褲已經被褪到腳踝,上身的淺綠色套裝也被剝開露出優美弧度的香肩,挺突的酥胸還罩著快滑落的黃色胸罩。

哼……哼……喔……喔……姐姐閉上雙眼輕聲呼喊。

柔亮的長髮飄逸著,清麗的臉龐泛出粉紅色。任誰也看不出清純的姐姐有淫浪的行為。

喔……喔……不要進去……你的舌頭……聽了姐姐輕細的求饒聲,可惡的大炮反而嘻嘻地抱緊臀部用勁上去。

哼嗯……哼嗯……會受不了……喔……眉心漸漸蹙起,姐姐的神情緊張。

喔……喔……不要……不要這樣……哼嗯……受不了……受不了了……喔……啊……

一聲長呼,姐姐軟軟地趴向那顆大炮,長髮覆掩住她高潮中的臉。

清純的姐姐竟然張腿站著給那種老禿驢舔出性高潮。大炮趕緊撐住她身體,淫淫地笑著騰出一手,把兩隻手指放進嘴裡。

姐姐被大炮扶住腰,兩手撐在他的肩膀上喘息著。忽地大炮伸直兩指迅速戳進姐姐的下體。

啊……痛……突來的攻擊讓散著發絲的姐姐挺直了腰肢,黃色的奶罩掉落在地板上。

豹哥瞪大了雙眼盯住姐姐胸前那對高聳的雙峰,豐滿迷人的漂亮弧形,乳尖上綻放著會抖動的兩粒紅葡萄。

大炮接著殘忍地來回轉動手掌,好像在拴螺絲釘一樣。

姐姐面色痛苦地仰著臉,修長的雙腿在顫抖著,十指抓緊了大炮的肩膀。

嘿嘿嘿……大炮淫笑著。大炮的指縫竟冒出大量的晶瑩汁液,是姐姐的淫水。

只有我才能挖掘出你的性慾呀!騷貨,平時看到你的大屁股老子就想幹你!

淫水如泉湧出,像蜂蜜一樣從大炮手掌滴落到地板。

大炮的手指開始上下抽送,姐姐自己提起右腿踩在大炮的肩上讓大炮用力地插,臉向著天花板輕輕浪哼著。

看吧!你的穴挾得有夠緊了!唧唧的水聲從迷你窄裙底傳來。大炮有時插盡指根轉動幾下然後繼續抽送,有時他像是在挖扣姐姐的陰道,有時又像是在攪拌。姐姐穿著迷你窄裙的屁股還會因為大炮的動作而抖動。

大炮的手指在姐姐的下體不停蹂躪了幾分鐘後,姐姐又是嘎啊一聲,身體軟倒了下來,跨坐在大炮的左肩休息。

姐姐那象牙白的豐滿乳房軟綿綿地壓在那顆大炮上。這時大炮拉出自己的陽具,順勢起身捧起姐姐的臀,一條粗粗不長的陽具就插入了姐姐的體內。大炮站著乾姐姐,姐姐的兩腳也纏住他的腰,爬在大炮身上一下下地挨著人乾她。

由於姐姐的身材很高,胸前的雙乳就放在大炮上晃動。被撩高的窄裙露出潔白寬圓的玉臀,嘴裡吐著聽似淒絕的淫聲。淫水還不斷從臀溝中滴出。房間裡的姐姐被大炮捧起屁股用力幹著,亮麗的長髮也很有彈性的飄揚著。

過了幾秒,耳裡還聽見姐姐嗯嗯的浪叫聲,就像貼在耳邊一樣,而且還嗅到姐姐身上的香水味。

大炮又讓姐姐雙手按在床上趴著,大炮則是抱緊了美女姐姐的臀部加速乾她。

姐姐豐腴的兩片白臀被十隻手指深陷入了掐住,只要一吐舌就可以舔到心目中清純的美女姐姐,如今卻眼睜睜看她放浪地任由老大炮姦淫取樂。

大炮幹著,一隻手摸著姐姐的陰毛,另一隻手揉捏著姐姐的乳房。眼前的是肆虐姐姐陰戶的醜陋陽具。正在抽送的陽具上沾滿姐姐體內的淫水,被塞滿的紅嫩陰戶還不斷流出水。

啊……啊……好酥喔……啊……啊……啊……

啊……啊……喔……要洩了……洩了……喔……啊……

姐姐叫了兩聲,大炮停止了動作,姐姐再次軟軟地趴在大炮身上,和陽具緊密結合的陰戶拌著淫水擠出了一堆白色的精液。

大炮滿意的把雞巴抽了出來,對豹哥說:大哥,爽死我了,該你了!姐姐現在是一絲不掛的展露在豹哥的眼前了。

豹哥一定是熱血沸騰。豹哥已把他的三角褲脫了,他那根充血過度的陰莖高昂在胯間,兩隻手正在打開姐姐的雙腿。

姐姐的陰戶也隨之大開。我只能遠遠的忽隱忽現的看到姐姐的雙峰和大腿根部的那叢三角形的陰毛。

豹哥沒有給我留下機會。他已經將頭伸到了琳琳的雙腿之間,伸出舌頭,舔上了姐姐的陰蒂。

哦……姐姐不自覺的輕嘆了一聲,腰部也隨之扭動了幾下。

姐姐已經快不行了。被大炮乾暈了的姐姐可能早已沒有感覺了,她只感覺到下身的騷癢,只體會到愛欲在快速的升騰,她開始要享受這份半醉半夢之中的性幸福了。她腰間的扭動在加快,還不斷的挺起美臀,迎接著猛烈的抽送。

豹哥看著我姐姐的騷樣越來越重,他明白時機已到了,他翻身上床,正對著姐姐的身體壓了下去。

在外面的我可以明顯的看到姐姐的雙乳在他的重壓下變扁變寬,豹哥的右手伸在了他的腿間,想象得到他正握著他那硬梆梆的搔棍在搜尋我姐姐的肉洞口。

不一會,只見他的腰猛的一沉,我明白他插進去了。

也就在著同時,姐姐發出了一聲重重的歡叫噢……這證明了我的判斷沒錯。

姐姐在別人的身下歡吟,刺激無比,姐姐的媚態、姐姐的叫床使他們激動不已。

臥室裡,豹哥和姐姐還正在興頭上。姐姐的雙手已纏上了豹哥的腰上。倆人的嘴也粘在了一塊親得十分投入,麻臉的腰部正用力的拱動著,他身下的那淫棍肯定正一進一出的在姐姐的陰洞中穿插。

而姐姐那細小的蠻腰在大力地左右挪擺著,豐臾的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著豹哥的抽送。

哦……快……快……寶貝……噢……倆人的嘴才剛分開,姐姐的淫語就隨之而出。

啊唷……舒……服極……快……狠……再插……快……豹哥將姐姐翻了過來,從後面乾姐姐。

豹哥一邊乾,一邊用一隻手撫摩姐姐的陰毛,另一隻手伸到前面揉捏姐姐的大奶子。

豹哥的肉莖一深一淺地插入到姐姐的陰洞中,姐姐已不是呻吟了,她是在哭叫。

好!我操……我很很的操……你的洞太棒了……又熱……又濕……我要把你幹……幹上天!

豹哥邊應邊急速的前後擺動臀部,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撞擊著姐姐的花心,而姐姐的雙手現在已是抓緊了床單。

啊……喲……啊……好……好……啊……再……再……抽快一……點……乾死……我……了……啊……

豹哥又猛力抽送幾百下,他可能也到了天堂的邊緣了。

嗚嗚……我……我快射了……射了……

射……射……沒……沒關……系……射進……去……啊……啊……

姐姐似乎已受不了他的急送猛攻,身體強烈的顫抖起來。豹哥則是猛力一頂直撞花心後,整個人僵在了姐姐的身上,雙手緊緊的抓著琳琳的肩頭,我明白他是在射精了,他的龜頭正在射出濃白的精液,它們正爭先恐後地鑽入姐姐的陰到、子宮中。

他們兩個人幹完姐姐之後他們的另外一個同伴大飛來了。

大飛走到姐姐床前,姐姐一絲不掛的躺著。高聳的乳房,性感的小穴擺在大飛眼前!大飛在也忍不住了,要接著輪姦姐姐。

大飛先是撫摩著姐姐的豐胸,這時候的她已經全無知覺,任由姦淫著,然後大飛將另一隻手放進了姐姐的大腿內側慢慢的往上一直滑到了姐姐的陰戶,剎那間,定住了,也就在那一刻大飛又一次的失控了,大飛的老二早就抬起頭象是在乞求什麼。

這時大飛還對姐姐繼續姦淫著,用手指使勁的往姐姐的陰戶裡摳,而另一隻手也不閒著,繼續搓揉著姐姐的乳房,大飛一激動就將整個臉放在兩顆乳房間摩擦著,並享受著姐姐那獨特的少女體香,我一邊用手揉著、捏著姐姐的乳房,一邊又用嘴巴吸著、咬著、圈著、舔著她的小乳頭,剎那間我突然感到大飛的老二需要姐姐淫穴的喂藉。

本來在他們的姦淫計劃中,是沒有插姐姐陰道的打算,大飛只是想看看姐姐的全身裸態,順便撫摩姐姐那傲人的胸部和她的淫穴,但事到如今我已無法控制自己,於是大飛再一次的鼓起勇氣衝破內心的極限,掏出了大飛那脹得發亮的老二,一鼓作氣的橫曲直如的插進了姐姐的陰道裡。

大飛一邊抽插著,一邊往下吐著唾液,這些都是從A片裡學的,姐姐的陰道慢慢的被唾液填滿,變得非常的潤滑,這時我也仿佛是上了天堂似的,好熱,感覺姐姐的陰道裡面越來越熱,突然她的陰道裡流出了淫水,當時大飛不理解到底是為什麼。

但是大飛也沒多想,順勢大飛射出了濃濃童子精,大飛仿佛休克了,大飛躺在姐姐的胸部,嘴裡喊著她的乳頭,大約過了十分鐘大飛才起身,

大飛把沒有知覺的姐姐翻過來,從後面乾。我操,果然很爽!大飛抱著姐姐渾圓的美臀拼命的抽送著,兩手摸著姐姐晃動的大奶子。好爽,他們終於可以把精液射在姐姐體內了。輪姦姐姐真過癮!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日月斬
我老婆的趣事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六年級女生浴室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