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還在看著新抓好的高清葉問前傳的時候,在桌上的手機震動了幾下後,掉下桌下的垃圾桶裡,我暗罵了聲「幹!」,趕緊拿出來接話,看看是誰打擾我的休息時間,結果電話拿頭傳來一陣女聲,問我說「吃飽了沒阿?現在在幹嘛阿?」沒錯,如果是以前的話,我二話不說就馬上一句「寶貝~在幹嘛呀?」,可惜他媽那賤女人,跟個開著新馬三的跑了,好說歹說我也有兩台好車。

不過只是一台是老迪爵,另一抬是學校代步的…腳踏車。媽的,男兒志在四方,起碼我騎腳踏車也節能省碳,也算是為個地球做的一點貢獻。電話那頭是我媽,我本來住宜蘭,就人稱「好山、好水、好無聊」,我去你的好無聊,無聊你他媽這些觀光客還來個屁,塞的雪隧不通沒打緊,垃圾是不會自己帶走逆?

老媽開了間麵線店,還請了個外勞來幫忙,說不上絕頂美味,但也是人潮頻頻來、垃圾不帶走。想以前還沒上台北念書時,每逢假日,一堆外地來的腦殘客人,帶飲料進來喝就算了,也不會帶走,外面四個紅色大字「禁帶外食」,我他娘的真想問「是你他娘的看不懂中文呢?還是他媽的色盲呢?」。

靠夭歸靠夭,也只敢心裡罵,做生意和氣生財、錢財自然來,就只能不停不停又不停的收、飲料罐,心中罵了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幹你娘,我看著隔壁隔壁又隔壁的、手調店。我真想把收集好的飲料罐,免費送到他家府上,在說句「我提倡資源回收,回收再利用,愛護環境人人有責,所以替你們家的飲料杯,全部「撕膜沖水曬乾淨」,還「免費腳踩踏壓扁」不占空間。本來要你們來我家收,不過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這工本費原本一杯五塊,念在大家都為大自然多盡一份心力,今天就給你打個折,一個杯子三塊,只收現金,不換飲料。這邊今天三大袋,你提進去自己慢慢數清楚,晚點說不定還有一袋,到時候我在來收錢,就這樣,掰」。

我聽著電話,問了問老媽說有何貴事,老媽說外勞簽約到了,所以想要暫時休店幾天,正好也想上來台北玩玩,看我這兒子能不能讓母親來擠一擠。我看著我這沒多大的套房,心裡縱是很難為,不過半年沒看到媽了,就答應了。當天母親坐火車北上,我親自在台北火車站迎接,結果他娘的下了個大雨,讓我們母子兩人在車站裡等了一回,看雨變小了,急忙騎上老迪爵,母親行李用塑膠袋包好,直奔台北套房。

正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沒錯,就差他媽的一個巷口,突然天裂大洞、雨下瀑布,淋的我跟老媽一身濕,才急急忙忙上樓。我先在門口站了一下,跟母親說哪邊是廁所,要她先進去洗個熱水澡,而我滿身都滴水,跟個落水狗沒兩樣,就在樓梯待著讓水滴,望著窗戶裝憂鬱型男。

而我對面房的房客,跟我一樣,是個死大學生,有時候會帶女友回房過夜,幹的女友一聲比一聲大,我他媽娘看個葉問也慢慢硬起來,看著看著,竟然換想自己是年輕葉問,瘋狂抽插那個甚麼大官的女兒,穿著合身旗袍,那對屁股扭阿扭,搭配對面的淫叫聲,乾脆就不看葉問,改看A片去了。

我這人其實也挺壞了,喜歡惡作劇,講話就他媽的掛在嘴上,哪像個台北高素質、高涵養的文明地方。有次對面房的又開始幹炮,幹的我們這一條走廊底的那戶都聽得到,當下夥同我左右房的朋友出來。我穿了件西裝外套,手上拿了個擴音器,這是社團招募時用的,沒這玩意兒,準備喊到沙啞吧,叫我幾個朋友站我後頭,我看那淫叫的聲音差不多了,也差不多快要最後衝刺結束了。

在一陣「阿阿阿~~阿阿」,非常大聲的浪叫聲中,我看著走廊上有些人都探頭出來看,突然我一個大力敲門,在拿起擴音器一喊「裡面的歹徒不要在掙扎了,馬上出來棄械投降,如不肯就範,就立即破門而入,到時候別怪我們使用強硬的手段,最後倒數,五、四、三….」,只見門開了一個縫,我那好朋友臉紅對我說「幹,不要在鬧拉」,我把擴音器對著他的臉說「我鬧妳老母的老母,你們這房的噪音指數已經超過標準分貝,我好心來跟你說,你就該偷笑了,到時候警察來敲門的話,還以為你強姦良家婦女,直接把裸體的你押上車,這就不好看了」。

「幹…我知道啦,你們都快走啦,其他別的房客會聽到啦」說完就把門給關上,這時候走廊上一片大笑,隨著嬉笑聲而大家各自回房,過了十五分鐘後,只聽到一個女子的叫罵聲「丟臉死了,我在也不來了」,在一聲關門聲,直到現在都好一陣子沒聽到真人實境秀了。其是這也不能怪我朋友,只能說這種專門租學生的套房,隔音本來就他媽的爛。

這時候母親開房門喊了喊我說「洗好啦~快來洗吧」,我急忙進去,在母親面前也不避諱了,脫個精光,衣服全丟在洗衣籃裡,拿了件衣服內褲就去沖澡了,而當時我完全沒有注意到母親的視線。洗完後我裸著上身出來,看到母親坐在我電腦桌前,母親身穿一件我的黑襯衫,因為母親個子小,所以整件黑襯衫更顯的大件,而穿了小短褲,露出乳白色的大腿,還上了點指甲油的小腳。

讓我看的有點起了邪念,想到我那賤女人,也不知被我幹了幾次了,如今分手一個月了,早快忘了跟女人幹炮是甚麼感覺。如今母親在我房裡,頓時我的下體竟然開始半勃,我趕緊坐在床上,穿了上衣,讓老二用上衣下擺蓋著,比較不會明顯,則開始跟母親閒聊。我說媽阿「今天我睡床下,妳就睡床上吧。還有,不要在亂點我的硬碟找A片,妳兒子念資工系,妳找的到的話,我就可以從系上大樓跳下來了,在陰界裡連捅自己十四個窟壟,恨自己苦念多年的技術,竟然被母親亂點就點開了,我簡直無顏見我的教授老師們」,母親掩口哈哈大笑說「你這張嘴還是跟以前一樣,就喜歡胡說八道,老實說,又欺負哪個女孩子拉?」。

我先說說我房裡布置,門口一進來左手邊是床,不大,雖然窮,但還有個棉被床墊枕頭,床的正前方是我的認真念書的書桌,恩…兼拿來查資料、求知識的電腦,而書桌右手則是小電視、書櫃、吊衣架、一堆哩哩摳摳的東西,書桌右手邊往前就廁所兼浴室。母親這時把身子轉到床邊,兩隻小腿交叉,變成一個二郎腿,下腳抵著床邊。

我看著母親那短褲私處那邊,整個擠了擠,嚥了嚥口水。之後就帶母親去逛個夜市,體驗一下台北擠死人不償命的夜市,吃個消夜,回來母親看著書桌旁的小電視,而我看著逛逛文章,不敢上網載片,深怕母親在後頭看到我的網頁,是個AV女優的封面圖,那下不就慘了。差不多很晚了,母親的生理時鐘早已經累了,母親上床後說「別晚睡了,今天就上來跟媽擠一擠吧」。

我心想也好,地板冰冷,反正我們是母子,睡在一塊也不會怎樣。我跟母親肩膀都頂在一起,我說要熄燈了嗎?母親說了聲「恩」,之後整個房間黑暗無光,只剩門縫下透出一點光芒,我在空氣中文到母親的髮香、體香、還有熟女的誘惑體香,我將身子往右轉,我發現母親原來是背對著我,我整個晚上都睡不著。

下體好硬,身體好熱,我決定在晚一點,等母親睡著後,我在偷偷去廁所打槍解慾。而母親發出均勻的呼吸聲,這香味很勾人,不過我雖然有那亂倫的想法,不過母親畢竟是鄉下人家,從小對於性話題就很少提,可能跟母親那時代民風淳普有關。就這樣我強壓慾火,心中一直默念「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萬褔瑪利亞,你充滿聖寵 ! 主與你同在,南無釋迦摩尼佛,阿密陀丸,急急如律令、一斬我心中心魔,阿們…」,等我發現我所知道的神仙,都被我念的差不多快完後,我那挺蘇聯制AK-47肉棒依然聳立在那。

我決定偷偷起身,去廁所裡拿漱口杯,裝了一杯冷水,澆息我那對母親意淫的慾火,當下只覺得「幹,沒想到這水這麼冰」,等重複兩三次,加上我口念「清心訣」,這才消軟下來,此時被硬起的陽具折磨成這樣的我,早以經疲憊不堪。就在沉沉入睡中,想到一句話說得真好,天下有三之外在人為難忍,一難忍為「憋尿不能尿」,二難忍為「想睡不能睡」,三難忍為「屌硬不能洩」,埃…雖然只是網路上看到的,不過還真他媽的貼切阿。

早上我醒來時以是快中午時刻,母親起床梳洗一番,便拿了個鑰匙,出去繞繞,買了點東西回來。我吃著母親買回來的燒絣油條,一吃就知道是哪家的,我對媽說「你這豆漿是不是,公園斜對面那家永和豆漿買的阿?」,母親笑說「這你也知道?看來附近都摸熟了,也差不多該帶媽去繞繞這台北城了」,我咬一口油條說「當然知道,普天之下還有哪家永和豆漿,能把這簡單油條炸的這麼難吃,能炸成快焦掉,也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不簡單,吼裡害阿」。

下午我依約帶母親去逛逛一些流行地方,你們也知道,凡舉女人,哪個不愛衣服、愛逛街,所以甚麼台北一零一、SOGO、衣蝶等百貨專櫃就去那些地方繞繞,為什麼我會挑這些地方呢?一來吹冷氣,二來今天非假日,人少好逛。然後晚上在到淡水老街走走,母親今天一襲黑色連身裙,算是合身,把母親那身段子,襯托的玲瓏有致、凹凸勻稱。

我上台北念書半年了,已經六個月沒看過母親長相,沒想到母親越來越會打扮自己,不知到是受到誰的影響,該不會是外面有男人吧?哇靠,真是要這樣的話,我他媽娘馬上回去,把那個姦夫挑斷手腳筋,在告訴他一句話「淫人妻者、其妻終被人淫」,在他面幹他老婆,還幹他老婆的母親,媽個巴子,敢泡我老媽,也不打聽打聽她兒子是誰?

等我心中把那奸夫給千刀萬剮之後,我套了套母親口風說「媽~這件是新衣服嗎?」,母親微笑說「那有,之前跟鄰居一起去買的,好看嗎?」,我停下腳步,盯著媽說「恩…衣服還好…不過」,母親說「怎拉?衣服真的不好看嗎?」,我繞看母親身子一圈說「衣服不好,真的不好看…都烏漆嗎黑的…」,母親臉一沉,失望的說「可是…是那阿美幫我選的說,就是那美容院阿美阿」,喔~原來是美容院那票鄰居阿
,難過母親會打扮,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拍了拍媽肩膀,母親那失望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這也難怪,自己一個鄉下人家,上來台北當然要打扮漂漂亮亮的,如今被自己的兒子潑冷水,不失望才怪呢。我將母親摟在我胸口說「衣服是真不好看…不過,媽你本人長得漂亮,身材又好,就算衣服是黑的,也擋不住媽妳那散發出來的光芒阿,呵呵」,母親這才破啼為笑「久沒見了,油嘴滑舌,靠這張嘴,甜了幾個女生阿?」,我想可不能讓女友這話題下去了,牽著母親的手,走向餐廳。

今天特地來吃海鮮,剛說到哪了?對了,說到那黑色何身裙裝,母親露出兩個美肩,應該是穿無痕胸罩,胸前微露鬆酥胸乳溝,不過乳溝上面有圈金色銅圈裝飾品,而母親穿了一個偏白的絲襪,一雙白色為主色的高跟鞋,鞋跟整根金色,鞋頭下面一圈為金色花紋,那雙鞋還真美,搭上母親的金蓮小腳、美腿,更是好看極了。

而母親把長髮盤了起來,後頭一個包,垂個三、四根頭髮,在空中晃阿晃,更有一種美感,而母親的臉龐說不上美若天仙,但起碼白白淨淨的,上了一點淡妝、一點玫瑰紅唇蜜。我想如果上個大濃妝的話,說不定旁人還以為是我的姐姐。我在吃飯時有一搭,沒一搭的跟母親聊著,說著說著,就說母親早上起來的事,我看母親那嬌羞的表情,就知道母親有事瞞我。

我挺了胸、抬了頭說「媽,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老實招來吧,妳剛說我早上睡著時怎樣?」,母親輕笑說「唉呦,我的大官人阿,民女不是不說,是說出來,怕你不好聽阿」,哇靠,我知道母親打扮年輕化了,怎連講話也學我這麼趣味阿?,我故意裝有點兇狠的樣子說「大膽賤婦戚秦…式,阿..不,我是說,民女妳當時究竟看到甚麼?是不是常威打來福,一腳踢死那隻狗,還說他天生神力?」,母親從小就跟著我一起看第四台,所以這些電影母親自然是懂得。

母親害羞的說「報告官人,其實早上事小,那昨晚…那事才大呢…」,我一聽到前晚,差點沒把口中的九孔給吐了出來,急忙喝了口柳丁汁,還嗆了口鼻一下說「媽~前晚我到底怎麼拉?」,母親說「報告官….」,我急著說「好啦好啦,算我認輸,我的好民女,妳趕快說說我昨晚倒底幹嘛了?」,母親嬌真笑說「這裡人多口雜,回去在說」。只留下滿臉疑惑的我,我腦子千百轉,怎轉都想不出我做了甚麼。

好不容到家了,我死纏爛打母親回答就是打太極,直到母親要洗澡被我攔下,這才害羞的說「我其實一晚沒啥睡熟,其實是睡著又醒,醒了又睡。我早上一翻棉被要下床,你那大傢伙,就頂出內褲口,整個挺了出來。你說,我能不害臊嗎?」,我心想,難道清心訣沒用?不過這是早上,那昨晚呢?難不成?我對母親做了不該做的事情?。

幹,我聽過夢遊走路的,還沒聽到夢遊強姦人的,我呆了呆說「媽,那昨晚…我沒碰到妳身子吧?」,母親這時坐在我床邊,打了個單眼挑眉說「碰到?不只碰到,妳還欺負了我一夜呢」,我嚇的差點雙腿跪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根據古法亂倫要連浸豬籠七天七夜,在用找十個女人在你面前搔首弄姿,讓你連硬七七四十九天,在把你搾的九九八十一日,最後精進人亡,全身瘦得皮包骨一樣,老二都摩到破一層皮、血流如注了,還不放過你,想到這點,我額上一滴冷汗,沿著額頭流到鼻尖。

不過我內心一轉,還好現在是文明社會,第一次這麼慶幸自己是現代人。我問母親說「媽…我到底是怎麼欺負妳,妳到快說給我聽」,母親這時臉更紅了,就嬌羞的說「你那傢伙頂了我一夜,還自己說夢話摟著我的腰,我背著你睡,也不知道你夢到誰,就把我當成是妳女友,一直…一直,用傢伙蹭我屁股,還揉了一下我的…我的…胸…呢」,說完母親就臉紅,急忙去洗澡了。

只剩下我傻在那,我心想,他媽的有沒有搞錯,我自己忍慾戒火,一招「水澆陽具火、口念清心訣」,結果爽到是夢中的自己。埃,早知道就自己來了,真要命阿。今天晚上我決定睡床下了,免得又騷擾母親,這次我趴睡,把肉棒壓在冰冷的地板上,直接聽的放入般若波羅蜜心經的MP3,決定一抗心中淫魔。

母親此時卻找我聊天,母親說「上來睡,媽不怪你,快」,我怎麼好意思,我都全副武裝了。我說「媽,你放心,我決不會再讓妳一夜難眠,今晚就放心睡吧」,母親伸手拉著我的手說「起來,快,這是媽的命令,不許抵抗、不許頂嘴、不許在說個不字,懂了麼?」,我見母親心意已決,就把MP3拔下放旁邊,以不碰母親身子為空隙,開始抵抗這床上意淫母親之戰,行動代號為「床上任務」。

母親說「幹甚麼阿,我是瘟神還是病毒,躲這麼遠?靠過來,妳是我兒子,怕我吃 了你不成?」,恩…很好,這「床上任務」沒五秒就破功了,我肩膀頂著母親的軟嫩香肩,母親開始跟我聊天,都聊我的事,包拓課業,以及女友。我看我不心把女友的事說溜嘴了,母親這才問「那你有沒有欺負人家呀?」,我笑說「那樣的欺負?是晚上欺負?還是白天欺負?」,母親拍了我一下嬌笑「甚麼白天晚上阿,呵…」,我說「媽,我白天晚上都欺負她,你要問清楚一點,不然我不知道怎麼回答阿?」。

母親的聲音更是害羞了,把粉拳打在我肩膀上說「這麼行?我看是久久一次吧」,我把身體轉向母親那邊,聞著母親的香味說「母親猜猜我能幾天幾次呢?」,母親這時也轉了個身子,面向我說「不猜不猜,你就這嘴會套話」,我偷偷的伸手摸了母親的玉手說「那媽你希望我能幾天幾次?當做猜猜看,好玩而以」。

母親這才想了個想說「三天…阿不,你年經,所以是兩天一次」,我故意做的很誇張的表情說「哇…媽妳還真神機妙算劉伯溫,跟那借東風諸葛孔明有得一拼了」,母親笑說「別在假了,你那話我一聽就知道我猜錯了」,我故意把臉朝向母親臉前,我的臉上感覺到母親的鼻息,以及母親那嘴唇呼出氣,我小小聲說「媽妳老實說,你希望我能幾天幾次,猜對有獎勵」。

母親嬌嗔的說「唉呦~硬要我說,那我就說吧。如果能每天晚上一次,那就很了不起了」,我把嘴拉到母親的耳旁說「猜對一個,猜錯了另一個」,母親疑說「哪個對,哪個錯?」,我故做神秘的說「每天是真,一次是假….,我一天起碼要三次,呵」,講完哈了母親耳朵一口熱氣,母親癢了一下說「胡說,那這麼行?」,我說「猜對一半還是有獎勵,獎勵就是…」,我在母親的脖子上親了一口說「本來是嘴巴的,這次猜一半,就脖子了」,母親起身兩手輕拍了我胸口說「連母親你也敢欺負,你這孩子,真是…呵」。

我急忙說「哇,得到獎勵的人還不滿足,這還有天理,還有王法嗎?」,母親笑著看著我說「你喔…欺負人喔」。在這番調情後,我那甚麼「母親任務」早已經被我拋在腦後,我把母親當作是自己的女人調情,而我忍了一個月的陰莖,身體上早已經慾火難耐,母親說「分手多久拉?」,我乾脆摟著母親說「一個月了,也一個月沒碰女人了…」。

母親這時候是側躺著面向我,母左我右,母左牆壁、我右床邊。我不停把臉湊了母親臉龐,用鼻子摩著母親的鼻尖,左手先摟著蠻腰,在往上愛撫著美背、玉頸,母親的鼻息聲越來越大,我輕輕的把嘴湊到母親嘴邊,點了點、吻了吻一下說「媽…今天早上說妳衣服不漂亮,是故意開你玩笑的、鬧著玩的,妳不會生氣吧?」,母親羞說「生氣?早就氣死了,你這孩子年輕氣盛,我早就知道你們這年紀的都在想什麼…」。

我的左手從美背滑摸下來,雖然只隔個一件薄紗睡衣,連身裙那種,不過倒是感覺皮膚很滑,手感不差,看來美容院保養的不錯。我把手滑過臀部,在來大腿,連摸著小腿,把母親的大腿整個往我腿上擺,我說到「媽~那你說說,我在現想幹嘛呢?」,母親害羞說「不說不說,就會欺負自己人」,我在吻了一下下巴說「那母親願意讓我欺負嗎?」,母親這時候沒說話了,只是呼吸很快很沉重。

我起身,把母親兩腿扳開,棉被被我丟在地上,開了一盞床頭小夜燈,母親躺在床上,用手半遮著臉說「你真的要這樣?」,我把身子壓在母親身上,兩手把母親的雙手拉開,看著母親的臉,母親一頭長髮散在枕頭上,薄紗睡衣裸露出黑色胸罩,還有一件黑色三角蕾絲內褲,一深水藍色薄紗睡衣,露出香肩美腿,看的我肉棒硬起。

我先深深的一吻母親嬌唇說「媽不願意,我就停手」,母親臉側一邊,不敢直著看我說「你忍很久了?」,我輕輕的吻著母親的蜜唇、鼻尖、額頭、耳朵,脖子,乳房上的胸口,吻的母親眼睛半開,眼神朦朧,我說「今天媽不願意的話,我也要欺負媽」,媽這時候嬌笑說「你這孩子早打著這心眼,吃定我了」,我把母親睡衣上的肩帶退下說「冤望阿,我只是看媽妳….」,說完已經把母親的睡衣,從母親腿上退下,母親的黑色胸罩包覆著兩顆乳球,中間深溝代表胸部不小,而母親兩隻大腿想要夾起來,卻被我身子擋在中間。

母親伸出右手擋了在自己的私處上,左手手臂則護在酥胸前,擋住雪白北半乳球,一個鼻哼說「我…我怎樣?」,我把母親擋胸的左手給拉開,右手則把母親右手給拉起,把母親的兩手往上拉,用左手壓著母親兩隻玉手,而母親的腋下無毛,刮的很乾淨。我舔了舔腋下說「母親妳不是也想讓我欺負一下?」,母親因為一下被舔敏感的晃了一下說「你都用這方法騙女孩上床阿?」。

我兩手繞到母親背後,解開胸罩,母親用手遮了遮胸罩,不願意露出乳頭,我把肉棒擠在內褲肉壺上說「騙女孩上床還需要這樣大費周章?我只對媽妳才這樣調情,今晚不想要我欺負妳?」,說完就把黑色胸罩給脫了,兩顆雪白奶子跳了出來,呈現水滴狀,雖然只有C,但是令人驚訝的是,竟然微微挺起,沒有下垂。

我雙手從母親胯骨往上摸,用雙手托住母親乳房下緣,開始搓揉,母親下巴仰了仰,嬌喘一聲說「甚麼…欺負…負我阿?」,語氣中盡是嬌甜軟羞,我開始用舌頭細細品嘗乳頭,先繞圈舔乳暈、舌尖連點乳頭,左手手指則是捏揉著左邊乳房,最後猛口一吸,開始粗魯大力的揉捏,不停的吸乳房,手口並用,讓母親鼻腔喉頭發出陣陣叫聲,我邊舔邊說「不說清楚要不要我輕負妳,我就不停手」。

母親早已經臉紅如霞,兩手摸著我的背說「羞死人呢,妳都欺負我成這樣了,我還能不願意嗎?」,我將兩手繞過母親腋下,讓我的胸口擠著母親的乳房,上下擺動身子,就上身胸口揉乳球、下身肉棒蹭肉穴。臉朝向母親,深情看著母親眼睛說「媽,我發現妳好美,今晚我怕弄疼妳了」,母親兩手環繞在我脖子上笑說「有這本事?看你調情調的媽都身子熱起來了,老實說來,多少女生被你這樣?」。

我重口吸了那蜜唇,舌頭在母親口親裡交纏,母親閉上眼睛,配合著我吸吮,從淡如親吻、到重如狂吸,我緩緩的扭著我的屁股,母親的腰身也在上下摩蹭我的肉棒。在親吻中,我騰出右手把母親的黑色蕾絲三角褲拉下,我放開母親的嘴唇說「就愛媽妳一個,我要媽做我的情人,好嗎?」,母親把左小腿抬高,讓我把內褲拿下來的說「情人情人,母親本來就是兒子前事的情人,呵」。

我站了起來,走下床,把窗戶上的百葉窗給捲下,把身子向母親頭那邊,母親起身,幫我把內褲脫下,我的肉棒直接跳了出來,母親直勾勾的盯著我的陽具說「還真的是長大了」,母親掩嘴一笑。我說「媽,妳說長大是多大呢?」,我把母親翻了過來,來個六九式,女上男下,母親害羞說「我哪知道阿,不過這姿勢還真丟人阿」。

母親的陰戶在我眼前,我開始用手指翻開外陰唇,先用手指在穴口玩弄,刺激陰蒂,用手指插進去挖摳肉壁,但是不敢太深。而母親還在享受我玩弄的她嫩穴時,我用腰頂了頂肉棒說「媽,妳那私處好美,幫我含含可以嗎?」,母親這才手握住我肉棒,開始套弄起來。被自己的母親套弄是很不一樣的,跟我之前的女生都不一樣。

我覺的肉棒在母親的手中,很有技巧的套弄,不會一下猛套太快讓你不舒服,也不會跟機器人一樣,同一個節奏速度握到底。我喊了聲「媽,用嘴好嗎?」,母親這才說「古靈精怪,花招真多」,話才剛說完,我就兩手捏了捏那肉臀,往下一壓,母親的雙腿在開一點,那外陰唇就被我的舌頭,從下往上舔到肛門,母親的美臀因為被舔太鬆麻,而自然的抖了抖說「妳這孩子…就欺負人…」。

在我吸著肉穴裡開始流出的淫液時,我的肉棒也在母親嘴裡不停的吸吮,無論是用舌頭舔龜頭,還是用手握住肉棒旋轉吹舔。這六九式讓我們母子兩人,更是達到性挑逗的刺激頂端。我看差不多了,在下去我就要被吸到口爆了,母親可以淫水直流,連續高潮,但我不行,我最多連打三次靶,之後都在射出來的子彈,都是水狀,毫無濃稠感,頂多讓我肉棒多痛的而以。

我把母親的屁股往前推,自己從母親跨下爬了上來,我右手捏著母親乳球,左手捧著母親小腹,把母親的身子往床底那邊移了移,讓母親後背式對著我。我雙手捏的母親肉臀說「媽…現在才真正是要欺負妳呢?我先告訴妳,這隔音不好,你可不要叫的太….大聲」,我把龜頭在母親的陰戶口摩蹭,母親兩手撐地,讓奶子懸空,也不看說「熱阿…癢阿…都這樣了還在欺負媽…」。

我用手摸了摸肉穴,感覺很濕,把肉棒挺進肉壁,母親淺叫聲「恩..阿…」,我緩緩的移動腰部,深怕母親肉穴一開始沒被這麼大的插入,一定很疼痛,我讓肉棒停在肉穴裡,我把胸貼的母親背上,雙手揉捏乳球,吻著母親耳後笑說「現在在猜猜有多大?這樣有欺負到母親嗎?」,母親已經呼氣連連了,母親乾脆拉了個枕頭,整個頭靠在枕上說「壞死了,不猜…」,我開始緩緩動著肉棒,在嫩穴裡慢慢抽插,幅度不大,速度不快。

我挺起我的上身,兩手扶住母親胯骨,一個猛然撞擊,撞的母親悶坑一聲。我開始有節奏的擺動腰間,隨著速度和力度的加大,母親的美臀跟我的大腿發出,「啪啪啪」聲響,而母親的蜜壺不停的液出淫液,肉壁不停的夾擠我的陰莖,我說「媽,妳私處真的好棒…以前女生都沒妳這麼棒」,我伸出右手拉住母親的左手,把母親的上身拉了起來。

要母親看著我,母親上身扭轉一點,我看著母親左邊的奶子,隨著我的抽插下,不停的在我面上下乳搖,母親那臉蛋兒,更是可愛。母親那眼角似帶點淚光,可能太久沒做愛了,疼的眼眶都紅了一圈,更加惹人憐愛。母親啜泣說「慢點不聽,怎快了起來呢?」我放下速度,把母親翻成正面,在一次弄個青蛙開腿,這次先在肉穴口蹭阿蹭的說「媽…妳是不是很久沒有做愛了?」。

母親嬌羞的先吻了我一口說「你也知道妳爸走得快,家裡麵線生意又忙,每天回去都累個半死了,哪有時間自己…自己來…一下」,我用雙手不停的愛撫母親全身,在母親的小腳上,吸吮著母親腳趾說「媽~妳…都沒有找男人親熱親熱?」,母親因為被舔的腳癢,就掙扎到我的吸吮說「妳這壞兒子,在亂說啥呢?我可是很潔身自愛的呢…」,我一把摟住母親身體,在母親耳朵舔了舔說「媽真乖,我記得有些鄰居客人,來店裡看媽的眼神都不太對呢?他們有沒有欺負媽呢?」

母親兩腿纏在我腰上,肉壺不停的摩蹭我的肉棒笑說「那些人有色心沒色膽,就算真敢?我也不要,更何況現在不就有個壞人,壓在我身上欺負我嗎?」,我挺了挺龜頭,在洞口開始淺交,只用龜頭進入而以,騷癢的母親眉頭皺起來,熱的全身慾火焚身、漲的腦裡頭昏眼花。我笑說「媽,我不是壞人,是你的寶貝兒子阿」,九淺一深,讓母親不停的扭動私處,恨不得多讓肉棒進來一點。

母親嬌怒說「你在使壞,我就生氣了」,我突然一挺子宮頸,痛的母親牙一咬,貝齒在肩頭上,留下一半圈齒痕。我開始抽動肉棒,整個木製破床,都快被我搖散了,我他媽還真怕搞到一半床塌到,樓下報警處理,那時候我就真鬧笑話了。我使盡的操幹著母親,把這一個月累積的濃精,還有對女人的渴望,更有母親那溫柔的小女人模樣,讓我更是如癡如醉,插的美嬌娘閉嘴不敢大叫、爽的嬌淫母一身香汗淋漓。

木床發出「機乖、機乖」的哀嚎聲,我看著母親眼睛說「媽…我要妳的一切,答應以後當我情人好嗎?」,母親杏眼半開,櫻口微張的說「我還是妳的母親,乖一點,你想要的話,媽可以讓你….阿」,我一個大力一挺、一撞、一插,母親身子弓了起,兩腿伸直撐起自己的身子,把美臀抬高一寸,私處不停的抖動出淫水,我的肉棒和底下床單都是愛液。

等母親稍回緩了緩,我抱著母親吻了一口說「答應我,以後外出我叫媽,私底下我叫寶貝,好嗎?」,我在一次擺動腰部,母親已經忍耐不住放聲呻吟了。母親酥奶乳球隨著我傳教士體位的抽插,兩個雪白奶子不停的上下搖晃,母親哀羞的說「就依你了…兒子」,我越插越感到舒服,肉棒在淫水四洩後的肉穴中,更是滑膩黏糊糊的,我笑說「還叫兒子? 叫老公」,母親嬌喘說「壞…就不說」。

我停住陰莖不動,母親見我不動了,我說「我的美嬌娘,我的老婆寶貝,不說就不是我的嬌情人了」,母親噘起小嘴了說「老公…寶貝」,我說到「媽,你還真乖阿…呵呵」,母親這才知道又被我欺負了,害羞的氣說「你就欺負人…」,我笑了兩聲,吻了母親的嘴,開始加速動起腰身,灌的母親肉穴撐開哀哀叫,我看這淫叫聲越來越大。

我也顧不得別人怎想了,我看著這眼前的女人,是我那慈祥母親、是我那嬌羞美婦、是我那淘氣情人,感到一切的爽度,加上母親肉穴的夾緊,龜頭一陣酥麻,用手摀著母親的嘴,把龜頭在頂入母親深處。我的身子震了震,肉棒在肉穴裡抖動,一股濃精宣洩而出。我抱著母親,在等雙方呼吸較緩了,兩人互相對看,各自微笑起來。

一陣床上溫存後,我跟母親兩人洗了澡,抱著睡到隔天早上。母親直說我把他折騰了一晚,今天都腰痠背痛的,我則是手不規矩的在美臀上摸揉,親著母親的小嘴說「下午就要回去啦?這麼快」,母親說已經第三天了,在不回去開店,誰養你阿? 我笑著說「那我想我的寶貝老婆怎辦?」,母親用手肘頂了我一下說「還說?自己回家找吧,哼」。

之後,我大學念完今年後,就轉到宜蘭大學,母親說為什麼要放棄台北,我說「想幫媽分擔一點工作,不願看媽一個人辛苦了」,說完在母親的蠻腰上摸了一把,母親嬌笑說「你就這嘴,講話半真半假,誰都知道你不安好心眼,呵」,我在母親耳邊輕說「偷偷告訴妳,其實我是來見我的寶貝老婆的,妳有沒有看在哪裡?」

母親靦嘴一笑說「沒看到,不知道你說誰阿?」,我兩手扶在母親腰後,用肉棒頂著母親的屁股說「她晚上會在我房裡出現,如果沒出現,那就是在她房裡,你可別跟別人說阿,因為她是我的美嬌娘,我誰也不願意讓人知道,懂了嗎?」,母親轉了個身子脫離我,身子倚在家中客廳椅邊說「不懂你說的是誰?我這沒這個人阿」。

我用公主抱方式,把母親抱了起來說「這不就在眼前了嗎,呵呵」,母親說「抱錯人了,阿….」,之後關起母親閨房,又是一陣打鬧嬉笑。我跟母親之間的感情,更像是一對互相陶侃的朋友,母親的淘氣、我的賴皮,讓我更是愛上母親剩餘一切,我願陪至母親到永久,永不分離。

……………………..
這篇花了我不少時間打了,這也是我第一次嚐試用對話方式呈現劇情,或許性愛畫面較少,不過這是我喜歡寫的類型。我一向喜灣寫些輕鬆有趣的文章,這篇是突然想到的,中間母子之間的對談,還有主角那股台灣味,都是我很喜歡的陶侃語氣,還有母子調情的對話,我也是下了不少苦心。

可惜我尾巴收的不好,因為肩膀又痛起來,所以就草草收尾了,還真是遺憾。如果大家喜歡這文章的話,我看以後還有沒有時間,在出個系列作,可惜這篇目前就算這樣結尾了,我在別帖會考慮新的模式,我不想讓我的風格一成不變,最後謝謝大家看文,如果你們有看文過程中,有感到一絲絲的笑意,那就代表我又成長一點,謝謝大家。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