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瑜  19 歲  我
小翌  19 歲  我男友
榮哥  35 歲        

==============================================================================

我叫孫倩瑜,由於是家中的獨生女,所以從小就被父母捧在手心中,對於社會有多麼黑暗、可怕,我是完全不清楚,再者,因為家教甚嚴,父母對於我的男性朋友都會經過過濾,所以我在高中以前都沒交過男朋友。

我今年19歲,就讀某知名大學一年級,因為學校離家遠,所以我就住在學校的宿舍裡,這是我第一次要離開父母的管束,自己在外面生活,一切顯得自由自在,很快的,我也嚐試地交了一個男朋友,他叫小翌,是個貪玩的男孩。

老實說,小翌並不是個好孩子,他成天和一群外面幫派的朋友鬼混在一塊兒,從國、高中就認了一個年紀比我們大十來歲的人當大哥,小翌就如同大家所知道的,他只是一個小角頭底下的小弟,成天跟著他所謂的兄弟、大哥跟進跟出,看似十分風光,或許是我從小被嚴厲管教,所以想嘗試看看跟著這群人在一塊的感覺,明知道他們絕非善類,但跟著他們成群結黨,卻覺得很威風,因此,漸漸的我也常和這群人混在一塊。
當然的,我保留十九年的處子之身,在和小翌交往不到半個月就被他奪走了,女孩子遇到這種男人,有誰可以保住的呢?

而我和小翌的交往過程,並不是這次的主題,這次的故事是在我們交往五個月後發生的。

==============================================================================

某一天早上,我:[咦?這是什麼地方?],我全身癱軟的躺在一張柔軟的大床上。

這天起床,覺得頭好暈,並且下體劇烈疼痛,忘了昨晚發生什麼事,只記得晚上和男友小翌到他朋友家慶生,過程中喝了不少酒,我:[對了,這是小翌的大哥家]

印象中,小翌的朋友們一直灌他喝酒,小翌很快就倒下了,任憑我怎麼叫都沒反應,可是,之後的事,我卻一點印象也沒有了。

我:[嗯?怎麼會這樣?頭好痛]

此時的我,人還窩在被子裡,緩緩地伸了個懶腰,並且坐起身,忽然間,我大吃一驚,我發現我是一絲不掛的窩在被子裡,我的衣服呢?

怎麼會這樣?還有,我男友小翌呢?此時的我,頭痛不已,心裡也有些擔心。

我喊著男友的名字:[小翌,小翌]

我走下了床尋找著自己的衣物,可是就只找到一條內褲和一條陌生的牛仔褲,那我的衣服呢?我心中不經起了個疑惑,並且有些緊張,畢竟這是別人的家,而整個房間又只有我一人。

接著,聽見了浴室內有嘩啦啦的流水聲,我的心情放鬆了一些,我心想:[原來小翌在浴室噢,嚇我一跳]

我如同一隻雀躍的鳥兒般,蹦蹦跳跳地跑到浴室門口,想嚇嚇我男友小翌,友人家的浴室相當高級,進去以後,還有一層乾濕分離的霧玻璃,
此時的我還光著身體,隔個霧玻璃,我看見小翌背著門口,似乎不知道我進來了,我躡手躡腳的開門從背後大喊一聲,[哇,,,有沒有嚇到],
[噢,倩瑜,妳醒囉?]

我聽見這聲音,頓時覺得有些不安感,怪了,小翌的聲音怎麼怪怪的?

他轉身了,剎那間,時間如同停止一般,空氣中佈滿凝重的氣息,那男人不是我的男友小翌。

他並不是小翌,[怎,,,怎麼會這樣,,,?],我顫抖著語調說著。

我眼前的男人是我男友的大哥,榮哥,我們昨天就是來他家幫他慶生的,榮哥:[倩瑜,一大早就這麼有活力?],此時的我們,全身赤裸的站在對方面前,榮哥直盯著我看,而我低著頭想找個洞鑽,我:[榮哥,,,怎麼是你,,,發生了什麼事?],我心裡著急的連淚水都快掉出來了。
榮哥笑著對我說:[倩瑜,我的好妹子,昨晚大哥還不賴吧]

聽到他這番話,我心裡發毛,[不會吧,,,昨晚該不會,,,]

今天一早起來,我全身赤裸、下體疼痛、又跟榮哥獨處在房內,一切似乎都串起來了,我的身體微微顫抖,不敢再往下想了,我:[榮哥,,,小翌呢?]

榮哥:[他昨晚醉得誇張,我叫人送他回去了]

頓時,我頭一陣暈眩,不敢相信耳朵聽見的話,小翌回家了,就留我一人在榮哥的房裡,我馬上轉身想離開這地方,結果一把被榮哥抓住,榮哥的下體舉起,眼神色咪咪的盯著我,榮哥:[倩瑜,別急著走啊,哥哥睡了一晚,精力又恢復了]

我能清楚的感覺到,他當下的眼神中充滿了慾望,任憑我怎麼反抗都無用,

他將我拉出了浴室,一把狠狠地將我推上了床,我哀求著:[榮哥,,,不要啊,,,]

榮哥:[妹子啊,也不是第一次了,昨晚我倆不知快活了多少次]

我無法想像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我真的不是自願的,他話說完,一手就摟著我裸露的香肩,另一手就在我光滑的大腿上游走。

榮哥:[別害羞了,倩瑜妹子,妳的身體我早玩遍了,別再閃躲,好好享受享受]

他抓著我的手,又揉又捏又吸的玩弄我兩個乳房,我的乳房很敏感,每次都被男友笑,這回雖然心理上厭惡,可生理上乳頭開始變脹變硬,我是被迫的,我也沒辦法,我給自己找著藉口。

[啊,啊,,,啊,,,] 我已經忍不住叫出聲來,榮哥也把他的大號陰莖貼在我的兩腿之中,我可以感覺得到,榮哥的老二真的好大,比男友小翌大出許多,而且龜頭分泌了好多液體把我的大腿都弄濕了,榮哥用他的生殖器摩擦著我白皙滑嫩的大腿尋找快感,並在我耳邊很溫柔的說:[平時看妳那麼有氣質,想不到昨晚餵妳吃藥後可以這麼騷,,,]

原來昨晚榮哥給我下了藥,怪不得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我不停地哭泣,不停的叫,榮哥絲毫不理會我,而我的叫聲卻大大激起了他的獸性,他將我用力的固定在床上,套弄著自己的生殖器,然後將它又粗又硬的龜頭抵在我的小肉洞口,我掙扎著,想請他在最後關頭可以清醒,別做出這種事,隨著榮哥的龜頭進到我身體內,我完全崩潰了,「噗嗤」一聲,一根大陰莖插進了我的陰道,昨晚被玩了那麼久,這下真的痛死了,我忍著下體的疼痛不叫出聲,因為我知道,當我叫出聲,榮哥的獸性會完全被激發,這樣會使我更痛苦,榮哥:[倩瑜,真爽啊,,,真爽啊,,,用力夾,,,夾緊點,,,好爽,,,大哥爽死了]
榮哥的陰莖則很長,每一下都頂在子宮上,而且他每次都抽到陰道口,再重重插到花心,而榮哥更是對我的陰道滿意不得了,
他擺動著下體喊道:[欠操的婊子,操死妳,啊,,,好會夾,好緊,,,]

我感到小洞好像要被撐破了,畢竟他的生殖器比我男友小翌的大上許多。

當榮哥操著我的時候,從他口中得知昨晚的情形,榮哥說道:小翌這小子,跟了我也三、四年了,從不知道他對我有什麼貢獻,每次就跟著大夥吃香喝辣,可出事就找不到他人,好在後來我們找到了他可以貢獻之處,倩瑜,妳想不想知道他對我們有啥貢獻?
我挨著榮哥的操,邊聽著他數落我男友小翌。

榮哥繼續說道:

小翌的好處,就是有了妳這個漂亮女友,倩瑜。

妳可不知道,我們一群兄弟在第一次看見妳時,每個人都幻想著和妳做愛,終於在昨晚,大家把妳當作是我的禮物送給了我,每個人輪流把小翌灌倒,再把各自的女伴打發回家,然後再餵妳吃下催情藥和迷藥,想不到妳昨晚果真發浪,要求在場的所有人將妳吃了。

我:[不,,,不可能,,,不,,,,,,]

榮哥和我講著話,下體也沒停,他摟著我的屁股狂抽猛送,狂風豪雨般的抽插。

每下都把小穴撐到極限,我也叫的越來越大聲,榮哥:[妳知不知道昨晚多麼精彩?]

他說著話,親吻著我的粉頸,並由後玩弄著我的奶子,榮哥:[昨晚以前,小翌說妳這輩子只有一個男人,並且很得意的說他幫妳開了苞]

榮哥:[但就在昨晚,妳就多了八個男人,,,]

我聽到這一席話,瘋狂地大叫:[啊,,,,,不,,,,,,你們這群禽獸,,,,]

我:[嗚嗚嗚嗚,,,你們到底對我做了什麼,,,,嗚嗚嗚嗚,,,,,]

榮哥說:

昨晚,當小翌被灌醉以後,大家開始慫恿著他來操我,眾人:[榮哥,操死倩瑜,操死小翌的妞兒,操翻她啊]

他說,吃了春藥後的我,幾乎是一開始就在高潮,並哀求著在場的人輪流上我,在場的男生當然受不了,輪流地將肉棒放進了我的嘴裡,邊插著我的小嘴,邊扯我的頭髮,剩下的人就抽著煙欣賞我被幹,談論著我身上的洞,而每次有人射精後,都換兩個男生填補我的洞口。

男生們越來越興奮了,他們邊幹,邊拍打著我的屁股,臉蛋,更是對乳房瘋狂的蹂躪,而我則是下賤的大喊大叫讓他們用力,快速操我。

男生們的興奮程度也受著感染,大家一起叫喊著達到高潮,不過他們都沒有拔出來,而是把滾燙的精液輪流射入了我的陰道,和喉嚨,可能是興奮的緣故,他們每個人都噴了好多好多。

聽著他講這些,我大叫了一聲:[夠了,,,夠了,,,你強姦我就算了,,,不要再羞辱我了]

我難過地哭,不斷的啜泣著,含著眼淚,緊皺著雙眉,繼續任他蹂躪。

[倩瑜,以後要常常幫大哥服務,,,]榮哥邊說,邊舔著我流到面頰上的眼淚,我:[嗚嗚嗚嗚,,,你這賤人,,,嗚嗚嗚嗚,,,]

他知道我已經不行了,於是也越插越用力,每一次都盡可能的把陰莖完全抽出陰道,只留龜頭在裡面,然後再狠狠的向裡插入。

他將我的雙腿放到了肩上,這種姿勢使我的整個陰部暴露無遺,只見我的陰唇以及大腿內側已經被他撞得泛起了紅暈,淫水隨著他每一次的抽動都四下飛濺,每一次的插入都聽到[啪,啪]的響聲,是他的陰部撞擊我恥骨的聲音。

我哀求著:[不要啊,,,不要啊,,,小翌,,,救我,,,,,,]

在他這強有力的撞擊下,我瀉身了,他頂住我的恥骨,用龜頭頂住我的子宮研磨著,一陣陣酥麻的感覺使我像觸了電一樣,渾身不住的顫抖,
股股的陰精從子宮口噴射出來澆在榮哥的龜頭上。

我羞愧的把臉撇過一邊去,接著榮哥在快要射精時,將龜頭抽出,一股滾燙的精液就噴灑在我的臉上,我被他的精液噴灑後,當下痛哭失聲,心裡有種解脫的感覺。

榮哥:[真爽,小翌的馬子用起來真爽,夾得我好快活啊]

榮哥:[妳的衣服在外頭客廳,自己去拿吧]

當我開門走向客廳後,我明白他們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滿地的酒瓶、還有許多用過的衛生套,空氣中更瀰漫著一股酒精及精液的腥臭味,沙發上還躺著三個全身赤裸的男人,而我的衣物就散落在客廳中,我撿起了我心愛的T恤,T恤早已被他們扯得殘破不堪,我看見了我的內衣,它被丟在桌上,上面還擺著一個裝滿精液的保險套,看到這些,讓我覺得十分噁心,當我拿起內衣之後才發現,內衣上布滿著半濕不乾的精液,散發出淫蕩的味道。

我:[天哪,,,天哪,,,你們昨天到底對我做了什麼,,,,不,,,,不,,,,]

我跪在地上,雙手抱著頭,不敢想像昨晚到底怎麼了,接著,一個組織內的弟弟,被我的叫聲給吵醒了,弟弟:[咦,倩瑜姐,早安,,,]

那個弟弟平時我對他還不錯,他還比我小兩歲,是個高中生,但他的做法卻讓我近乎崩潰,他拿了他的手機給我看,畫面中一個女人正含著兩隻男人的肉棒,而畫面中的女人,正是我,孫倩瑜。

我嚎啕大哭,拜託著眼前的弟弟,[求求你還給我,,,還給我啊,,,]

我的淚水,並沒有得到在場男人的同情,他們說:[昨晚八、九個人輪姦妳,爽不爽快啊?]

我:[你們這些禽獸,,,禽獸,,,]

他們互相交頭接耳說到:[反正昨晚都玩過一次了,今天剩我們三個人,大家再把她分了吧]

我一個小女子,哪是他們的對手,很快的,我被制伏後,他們一個一個再度輪姦我兩回,直到他們滿足了以後,才將我放回去。

那天,離開榮哥的家,我並不敢馬上回宿舍,也不敢回家,因為我的身上都是精液的臭味,我獨自到了一間賓館清洗著自己的衣物和身體,不斷的回想著被男友那群損友強姦的情景,

這些我完全不敢對任何人提起,因為他們不只有我的裸照,甚至還有人全程錄影,我的男友小翌更不知道他的兄弟,他的大哥強姦我,那天,他甚至以為是我扶他回家的,孰不知,是他大哥派人把他送回家,而把他的女朋友留下來給大家分享。

往後的日子,可想而知,我成了榮哥的地下夫人,每當他獸慾然起時,他就指派小翌處理一些雜事,然後支開小翌,要我到他的住處,接著就是大力的操著我的身體,甚至將我分給下面的小弟享用。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