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樣才能捉活的呢,上次那女孩完全是在昏迷中,雖味道不錯,但仍給人一種奸屍的感覺。一想到那次,遠久的火熱感覺在腹部開始燃燒起來。強壓著這股火焰,我趴在地上等待,等待著一個絕好的下手機會,上一次我能等三個多小時,這一次我還是能等,特別是在那女兵的身邊還放著一把自動步槍,更不知那洞中有幾人。

心中一動,先爬重播東西的地方,將這些東西藏好後又爬過去繼續監視著。 兩眼更是牢牢猛盯著她胸前那鼓鼓的兩團,真大喲,不知沒有那身米黃的軍服,那兩團會是什麼美景?上一次的那女孩只有小小的。

在544高地上的炮火這時突然變得猛烈起來,那女兵突然轉身返回了洞中。 就在我考慮是否衝上去時,那女兵卻從洞中爬了出來,背著槍和望遠鏡,手上提著戰事電話機,彎腰邊走連收著電話線,一個人,只有她一個人在這裡。看來是544高地已?落入我方友軍手中,上面要她放棄這個觀察站。還好我將那些頭盔水壺藏的地方不是順著她埋電話的方向,我將身子縮了縮,藏在了一棵樹後。這老山的草還深走近了不仔細看,加上我軍的軍服清一色草綠色,趴在草中只要不動,還真看不出有人藏著。

那女兵彎著腰,翹著屁股將電話線從草叢裡扯起一圈圈絞線上架上,上身那垂著的那兩團肉隔著軍衣,隨著手勢和身子起伏抖動著,彎身時那米黃色的軍褲將她的屁股緊緊包裹著,逗人的曲線完全勾劃出來,腰間的武裝帶勒著腰,更是形出她臀部的形狀。真是好肥大的屁股呀!我的口水差點流了出來,兩眼死死盯著那肥大的仙人桃,看著那高翹的肥屁股一左一右的擺動,交錯上下,胯間的肉棒硬硬地像要在地上鑽一個洞出來,臉上的刀疤也火痛厲害起來。

收了一段線後,在我三米的地方她卻停了下來,糟,被發現了,我不得不移槍瞄準。看她向四周望了望,又聽了一下四周動靜,這時的我大氣也不敢出一下,心中的慾火開始一路狂跌下來,剛充滿血的肉棒也像洩氣的氣球軟巴巴了。又見她放下了手中的電話機和電話線,抓起了背上的槍,我放在扳機上的手指不由開始緊了緊,心中直呼著可惜。

立見她一下又將槍取了下來也放在地上和電話放在一起,正奇怪著她的動作,她又左右抖著胸前的兩團,雙手抓著褲腰上的皮帶,邊解邊跑一路小跑到了我的藏身的樹前,手提著解了皮帶的褲子,快速用腳將樹前的草分兩邊拔開踩了幾踩形成兩個小草包。在我愣愣間,一轉身踩在兩邊的草包上,將上衣向上收了收,立刻褪下軍褲與花白內褲,馬上兩團白晃晃的肥肉團彈了出來,形成了小小一陣陣波浪,硬生生出現在我頭上方彈了幾彈,晃的我眼珠也跟著一上一下。騰一下,我剛跌到谷底的慾火又轟一聲直衝腦門,只一下就差點讓我來了個腦沖血昏過去。

褲子一褪下,越南女兵馬上蹲下身,雪白肥大的屁股湊在了我眼前左方一點,就差蹲在我頭上了,「絲絲噓噓」一陣,然後又是「嘩嘩」的聲音,一道白線從她胯間射出,在她兩腳間的地上立濕了一片,一股尿騷味直衝我鼻中,這下又差點讓我被突然而來的異味熏昏過去。這臭婊子就在趴地上的我面前解起手來,有夠霉氣的,天啊!但願她只是來小的,不會接著來大號,那才真正霉運到家了。我閉著鼻,皺著眉,兩眼卻越發睜得大大的,死死盯看著面前那兩片又肥又大的股肉,幾乎眼珠都快從眼眶中掉下來。

在那兩片雪白的股間山谷中黑黑的,趴在地上的我正好可以看見那正在蠕動的黑黑屁眼,屁眼四周竟還長著不少短短的肛毛,在前面就只黑乎乎地看到小小的一個長著長長黑毛的肉包,肉包中間一道白漣「嘩嘩」衝出黑色叢林,衝向地面合成小溪,流向草叢中。「哦??」胯下因充血硬挺的肉棒硬硬地戳在地上,龜頭磨擦著軍褲產生的異之感使我不由暗暗發出呻吟。

心中暗惱那女兵背對我,怎麼不對著我蹲身,使我看不到她前面的美景,但一轉想,正對著,不是讓我喝她的尿嗎!?他媽媽的個逼的!不想在三天後還真有越南女兵蹲在我頭上對著我的臉?尿強迫著我喝,那是我在一生中最黑暗最離奇驚險最最衰的黑色一段,也就有了這一段的實戰練兵時間,使我練成了雙槍本領(手上一枝槍,下面一枝槍),還真是如一位偉人說的:「在戰場上就是最好的練兵場!」

怕被那女兵發現,緊憋著呼吸的我臉燒得火熱,全身散發著熱氣,還好這裡的天氣本來就夠熱。三十幾秒後,那道白漣開始弱下來,慢慢停了一下,但馬上她黑黑的屁眼快速向內收縮一下,前面又一道白光射出,將最後一絲余尿射出,終於?完了。越南女兵又抖了幾抖肥大的屁股,將粘在黑色陰毛上的水珠抖落。 這一抖,一道波動的股浪在我面前展開,晃得我一陣眼花繚亂呆如木雞。啊受不了,我的鼻血都快流出來了。看著面前的景色,我竟一時忘了趁機在這時將她制倒。

看來因戰爭的關係,女兵身上沒帶紙物,在幾抖之後,還保持著尿的姿勢好一會兒,使我還以為她真的要大號。過一會,她提著褲子邊上向提邊慢慢站起來,轉身終於面向了我。可惜那軍褲已經提到了陰部,擋阻了我的視線,只露一截白白的微凸的小腹及小腹處黑黑的濕濕的陰毛,那陰毛盡直到臍下,哇,這女人的陰毛可真是又多又濃。提著還沒穿好的褲子,女兵又用腳將兩邊壓趴的草合攏。

這時,我立刻清醒過來,趁那越南女兵又轉過身,雙手還提著褲子系皮帶時,立刻從地上彈跳而起。在她吃驚地回頭露出恐懼、驚訝的目光中,一個槍托重重打在她的軍帽上,力量之大,一下就將那硬制塑膠軍帽打裂從她頭上飛了出去。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女兵受此一擊面朝下立即暈到地上,這還是多虧了她的那頂軍帽,不然那腦袋瓜子一定被我打破,哼,現在不過是頭上多個包而巳。雙手提著的褲子也滑落了到了腿上,那肥大的臀部及半截和臀部一樣雪白的大腿再次出現在我眼前。

我立刻氣呼呼地扔下槍,如餓虎撲食般撲到她的臀上,雙手緊緊著抓在那雪白肥嫩的股肉猛搓猛捏起來,爽啊,我瘋了一般雙手抓在臀上的力量之大,在白肉上出現了一道道指痕,像要把那白嫩的股肉全撕扯下來,好使自己把剛剛的慾火全發洩出來。

在越南女兵的臀上搓揉了好一陣,我將她的身子轉了過來。我操,在又濃又長的陰毛下那肥大高凸起的陰阜,像一個大肉包子一樣。濃黑的陰毛多得將肉包中間那條肉縫完全遮擋住,在微微的山風中搖頭擺尾。我的右手立刻按在了這個逗人的軟毛桃上揉捏起來,食指和中指直伸在兩片鼓鼓的大陰唇間上下摳摸著。因還殘留著少許尿液,摳摸起來滑嘰嘰的,從指尖傳來的感覺可知道此女陰道有些寬鬆,遠比兩年前的那個狙擊手少女,陰毛磨擦著掌中的紋路又酥又麻。

左手從她的衣擺處貼著細滑的肌膚鑽進去,一把扯下了她的胸罩扔在地,用力扯開那件軍衣,哇,一對飽滿的白白的山東大饅頭整個的出現在我眼前,兩粒花生米大小的紫黑乳頭立比5分鋼幣還大一倍多的乳暈上。望著這異常飽滿的乳房,我右手中的活動都暫停了一下。但立刻我的左手已緊緊抓住了豐滿的右乳抓捏著變形,上半身整個俯在女兵的身上,大嘴咬住左乳頭大力吸食。牙齒在乳房上咬著撕扯著,將乳頭咬著拉長放鬆,再拉長再放鬆發出輕微的「劈叭」聲,幾欲將其咬斷,口水沾滿了乳房。兩隻手也不閒著,在各自上標上用力搓著、揉著、捏著。

昏沉中的越南女兵在我的身下只是軟綿綿地隨著我動作隨波而動。我的火焰這時已經達到了頂點,就在這炮火轟轟、槍聲四起的山林中草地上,快速地將我的軍褲褪到滕下,露出了我充滿慾火還散發著熱氣的、硬棒棒挺直的鋼槍。

雙手將女兵還套著軍褲的豐滿雙腿抬起,壓在她胸前兩團肥肉上,整個黑毛菲菲的陰部在我眼前暴露無遺,長長的陰毛本來剛才還遮擋著雙腿間的陰唇,卻因尿濕和我的手指摳摸,這時已經乖乖貼在兩邊的豐腿上。兩片肥滿的大陰唇也微微向兩邊張著,露出中間微帶著緊色的小陰唇,空氣中微微散發著絲微的尿騷味,兩片小陰唇之間還濕濕地含著些小小的水珠。

受不了啦,胯下的鋼槍在右手的扶持下,龜頭分開了大陰唇間的兩片小肉片片,抵在那圓圓的肉洞上,對準、發射??。我重重地壓在越南女兵的豐腿上,哦,好彈的兩雙大白腿。鋼槍一下順著肉洞通道探了進去,沒有遇上一絲的阻?,洞中也因先前的尿液,不像兩年那樣有著幹幹的生澀感,也沒有那時的緊湊感。 壓著女兵那兩雙帶彈性的大白腿,我扶著她的雙腳開始拚命地抽插起來,鋼槍將兩片大小陰唇擠在兩邊在陰唇間進進出出,帶動著陰道中的一些肉壁?進?出,女兵的身體也隨著我的抽動起伏不巳。

啊,啊,舒服,舒服呀!」我口中不斷地發出喊聲。火熱的肉棒被溫熱的肉套套著的感覺,龜頭進出時上面的肉稜劃著肉壁及女人陰中的肉褶磨擦著棒子產生的酥麻感覺,啊,這是一種多麼久違了的舒服感覺呀,我的屁股努力地起伏著抽插著,我的雙腿不時打在她的屁股肉上發出「啪啪」聲。雙手放開兩腳也擠進被壓著的那兩團豐滿乳房上,藉著兩腿的壓力緊抓不巳。因這女兵生著越南女人特有的嬌小,我的頭正好抵到她沉睡的臉上,張嘴就開始在她臉狂吻起來。

在先前充血時間太長,這時進入那越南女兵的陰道,抽插了不到二百來下,我的腰間就開始發麻起來,一股尿意產生,我又繼續重重插了十來下,低吼一聲,保存了兩年的火熱一下衝進了還在昏迷中的她的陰道深處。我呼著大氣躺在她的雙腿上,讓還沒有軟化的肉棒繼續泡在滑熱的肉洞享受著那久違的餘味。「啊,真是舒服呀,好久沒有享受到了。」

在我的肉棒變軟開始向陰道外滑出時,恢復了精神的我慢慢離開了她的身體,抬著她的腳看著乳白色的液體立時從她敞開的陰道流出來,流過下面的褐色屁眼,積在她屁股下面的草地上。

這時的老山在炮聲中滿山響徹著我軍戰士喊「殺」的衝鋒聲??老山收復戰開始打響了。

在四周的槍炮聲中,我坐在還在昏迷中赤裸著雙乳和下身的越南女兵身旁,手不時在她那豐滿雪白的乳房上揉捏幾把。可惜我從不吸煙,否則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下老兵們說的事後煙的味道。

看那女兵的軍褲應該是屬於越軍中所謂洗衣班或通信班中的女兵。越南?過長期的戰爭,全國人口比例嚴重失調,在國內一些殘廢的男人也大受歡?。但國內最讓當局傷腦筋的是那眾多的寡婦,那些寡婦生活貧困,想嫁人又沒人要(處女有的是),越南國內對賣淫打擊又嚴。於是就發生了兩名寡婦持刀將一名河內大學的男學生綁架輪姦了兩天,一時全國轟動。加上在當時柬埔寨越南戰領區的一個炮兵團,因長時間沒有輪換,就一窩蜂地跑到當起一個村寨集體找女人,結果全團70%以上得了性病,在第二天的戰役中使步兵得不到炮火支援損失慘重。事件洩露後,不但全國輿論大嘩,也使越南在國際本來就低的地位更低了。兩件事接連發生,越南當局就下令,全國的寡婦可自願參入軍隊中,組編洗衣班和通信班隨軍行動。其實這些寡婦一入軍就按姿色分了等級,上等的就分到各師就,中等就分到團營部,其餘就分到各連。所謂的洗衣班就是相當於二戰時日本的隨軍慰安婦,不同的是這些寡婦在戰鬥激烈時一樣揣著槍打仗,而且打起仗比那些男兵還凶。

看著這越南女兵的白花花的裸肉,我剛熄滅的慾火又開始慢慢燃燒起來,本想再來上一炮。但現在老山激烈的戰鬥已?開始弱了下起,很快就有越南的散兵游員和我軍的偵察兵漫山散開來,碰上了命沒了不要緊,丟了我方的軍威和國威那者是大事。

看來因我那一槍托的打擊,那越南女兵一時還不能醒來。我先用扯下的乳罩將我的肉棒和她的陰部擦乾淨,穿好自己的軍服,再動手將她的軍褲為她提了上去,把軍衣理好,自己再背起槍掛好望遠鏡,把武器帶上的三顆手榴彈理好。走到那女兵堆在地上的那一堆,把她的槍背上,用刀將電話線地上的一部分一刀割斷,提著電話機和線架走到女兵身旁放在她的腹部上,然後一把把女兵抱起,強壓著心中的火焰向越軍設在山壁的貓兒洞走去。

走近一看,那貓兒洞內部還有一些寬敞,呆三四個人也不擠,只是不能站著把腰打直。我鑽了進去,然後從內將越南女兵拖進來,再出去將一些山籐和樹枝把洞口遮擋一下,將我隱藏的水壺等東西也帶到洞中。將一堆東西一起放在洞口,飛快得將女兵身上剛理好的軍服全扒了下來,墊在她身下,一具雪白赤裸豐滿凹凸不平的女體這時整個地呈現在我眼前,使都一些昏暗的洞內光線一下亮了起來,不由使得我又趴在她豐滿彈性的肉體上摸捏了好一陣。

好一會兒我才從小腿上抽出那把美制刺刀,線上架上抽出一段電話線,用刀割斷。將女兵的身體?了個,把兩條手臂反在背上並好,用電話線纏了幾圈,又繞過她的頸打了個圈才在手臂上綁好。這樣,我在搞她時,她萬一醒來時只要手一掙扎,就會被電話線勒住脖子無法反抗。

看著她那肥?和大白腿兒,我的強壓下的火焰開始越燒越旺,幾下又脫下裝備。光著身低吼一下,撲在她的背上,在她的屁股上又摳摸一陣後,雙手卡著腰部向上提起,一把抬起她的屁股,把兩雙大白腿墊在她腹部頭部埋在墊在地上的軍服上,形成了一個高翹屁股的跪姿。藉著洞外傳來的光線,分開她的臀縫,露出黑毛叢生的陰部。我跪在她的屁股後面將硬滋滋的肉棒低上那鼓鼓的陰唇,屁股向前一頂,龜頭藉著先前我的發射之物,順著洞口我的鋼槍再次鑽進這令無數男人拋頭?灑熱血的銷魂無底之洞。

啊,沒想到這樣的交合,比先前在前面幹活的還要銷魂,每一次的進出,「槍」下的彈匣了不停撞擊著飽滿的陰唇,小腹部與那彈性無比的臀部撞擊著發出「啪啪」聲音。下身不停抽插著,我的上半身也趴在她的背上,兩手也繞到前裡,握著她垂倒著的兩團豐乳,不停揉著乳肉,捏著乳上的兩點。舒服、舒服、真舒服啊??

不知抽插了幾百下,「嗯??嗯??」身下的那女兵這時嘴中發出小聲的呻吟聲,越南女兵從昏睡中醒了過來。昏睡過來的女兵似乎發現了身的異處,開始掙扎、喝罵起來(聽不懂)。因雙手被緊緊綁著,手一動立刻勒的脖子痛苦不堪,呼吸困難,雙腿又被身體壓住不能動彈,女兵只能扭動著腰部試圖躲避著我的進攻,口中發出陣陣哭罵聲。

不想這一扭動,反而使我的肉棒在她的肉洞發現了新的天地。當她一扭身,那肉洞中肉壁開始蠕動起來,纏著我那敏感的龜頭,陰道口也張合起來,咬著我的肉棒,有別於以前玩昏時的異樣舒暢。一陣陣的酥麻從龜頭上傳來,加上女兵扭動身子時,豐滿的雙乳磨擦起我的雙手,兩下一來幾欲使我射了出去。我吸了幾口長氣,緊壓著她的身體,雙手移到她的腰的上,防止她將我的鋼槍從正在進攻中的陣地中抖落出來。

嘗試了幾次想滾身將我?落不來沒成功後,知道自己不能逃脫,女人停止了無畏的掙扎,只是口中還發著低低地夾著呻吟的哭泣聲。這低微的哭泣更使我性奮起來,抽插中加快了速度和加重了力度。

不多久,哭泣聲沒有了,被女人口中的發出的呻吟聲音完全代替,腰部也自動的緩緩扭動並向後頂動起來。抽插中我也感覺到了女人的陰道中分泌了不少水分,並隨著我的進出,帶出洞打濕了我倆人之間的陰毛,還有些濺在腿上和地上,看來在逃脫無望下,女人開始感受到身體傳來的銷魂感,開始漸漸享受起來。終於,越南女兵被我的抽插轟炸下帶起了強烈的性慾,呻吟聲開始變得高昂起來,腰部的由先前的扭動變為劃圈,不時向後用力頂著,使我的肉棒更深入她的體內深處。我也放開了她的腰部,重新俯在她背上,口在她的背上咬起來,雙手抓著她的乳房揉捏起來。

在空氣沉悶火熱的貓兒洞裡,?本細細的汗水開始在兩人的身上變得粗起來,兩人的呼吸也粗?著。一時間,洞外槍炮聲聲,洞內炮聲隆隆,貓兒洞中瀰漫著陣陣淫氣。

女兵的叫聲越來越大,我一把抓起丟在一邊的乳罩,不管上面還粘著先前我的體液,一下就塞進她的口中。性慾中的越南女兵發出的聲音變成了低沉的「喔喔」聲,我放心的開始大力抽插起來。

突然那女兵停止了腰部的動作,一下用力挺起身子,全身繃得緊緊地,力量之大差點將我從她背上甩下。屁股更是緊緊夾起來,屁眼向內收縮起來,她的陰道肉壁也向內開始緊緊收縮起來。緊收的陰道緊緊的夾著我的肉棒,似乎要把我的肉棒夾斷一般。一股火熱的液體從她體內激射出來澆在我的龜頭上。

「啊!」我也發出吼聲,在酥麻感中,一股火熱的白漿了射入了她的體內,雙手這時也加大了力量,深深地陷在她的乳肉中,這時的她又一次發出了沉悶的低吼聲。洩過火的我脫力地趴在她的背上,洞中只聽見兩人粗粗的鼻息聲。好半響後,我才摸索著抓起水壺喝了幾口,精神開始恢復起來。我又將那越南女兵的上半身扶起,探手伸到前面取下她口中的乳罩,將水壺送到她口邊。她立刻含著壺口,我向上一抬手,灌了她幾口水,一些水從嘴邊順著流下到她的雙乳上。喝了幾口水後,她的精神也似乎好一些,努力地轉過了她的臉,雙眼含著忿恨的眼光狠狠地盯著我,就如兩年前的那個越南女孩一般。

我避開她的眼光收好水壺,才發現我的肉棒還半軟地插在她的陰道中上,泡著兩人的液體暖暖的,很是舒服。不由挺了挺自己的屁股,一下頂在她那彈性的大白肥?。女兵也發覺到,向左挪起身子,我當然不能讓她的屁股離開我的身子,手一壓,又將她的上身壓下,恢復過來的她又開始了一陣掙扎。一時,火焰又開始在我的下腹部燃起,還泡在她洞中的肉棒再次重整旗鼓挺硬起來,我又一次壓在了她的身上抽插起來。但這次那女兵卻一動不動,只是讓我一人發洩著。

一個人抽插了一陣,絲毫沒有了剛才的感覺,加上她的洞中的水份變得濕滑起來,不時使我的肉棒脫離陣地。我的心中漸漸火起來,這次不是慾火是?火,媽的,剛才還像個婊子一樣,現在裝起聖女來,媽的,你本來就是個妓女、娼婦,被TMD男人操的,怎麼被你們那越南小男人操就爽啊,媽的!我狠狠地用力頂著,同時雙手左右開?在她的屁股上「啪啪」用力打了起來。

那肥大的白屁股被我打得緊紅起來,手都打痛了,卻見她還是一動不動,一聲不吭,如不是還有鼻息,還認為已?死了。我不由想到她剛才凶狠的眼光,就像兩年前的一樣,我臉上的刀疤又開始痛了起來。我邊頂著邊把手左手從她的頸後繞到她右乳上狠抓著,右手也摸到了她的後腦上。在又重重頂了幾十下後,我左手一下扣在她的下巴上,右手同時扣著她的左後腦,雙手一挫,只聽一聲「哢嚓」骨折,我硬生生的折斷了她的頭骨。就在她喉中發著「喀喀」聲中,她的雙屁再次緊夾,陰道再次猛地收縮起來,這次的力量比上次還大,我硬硬的肉棒被夾痛得使我差點受了不了,慘叫一聲,腰再次一鬆,又一次射出了我的白漿。

等了一會兒,我匆匆拔出了還有些痛疼的肉棒,還好沒事。一拔出肉棒,女兵陰道中的液體蜂湧而出。看著她那還微微顫動的屁股和屁眼,我恨恨得取下了她步槍上的刺刀對準她的屁眼,一下刺了進去直沒到柄。在鮮血飛出的瞬間,我抓起她的衣服擋在了我的身前。

看著跪俯在地上,高翹的屁股的屍體,股間屁眼上還插著刺刀,屁眼還在向外流著血液,我已沒了兩年前殺死那女孩的驚慌。平靜地著好裝,就在這越南女兵的屍體邊大口吃著壓縮餅乾,喝著水壺中的水。

填飽好肚子,我先取下女兵步槍上的彈匣帶在身上,步槍再分解開來。用刀又割了下了兩段電話線,先將那三顆木柄手榴彈捆在一起,擼起衣袖,將手榴彈綁在女屍的兩腿間,先在小腹纏上幾圈,又在刺刀的手柄上纏了幾圈電話線固定好。擦了手上的血,帶上我自己的東西,?燃了手榴彈的導火線,馬上鑽出了貓兒洞快步跑離這個地方。

「轟隆」巨大的聲音傳開,貓兒洞被整個炸塌,這巨大的爆炸聲也為我帶了以後三個星期的黑暗。

老山收復第一天,我帶隊穿插敵後掉隊,尋隊途中摧毀敵軍一座炮火觀察站,斃敵一名。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白毛女老婦版
我老婆的趣事
女白領遊戲日記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六年級女生浴室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嫂子偷情
樓下小百貨店的極品少婦 (勁爆刺激)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