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是香港一位普通的中學生,今年十四歲,他父母都是醫生,這家醫院是香港有名的醫院。他的父親今年四十七歲,是傳染病方面的醫生,他的媽媽Rose,今年四十四歲虡蜨蜤蜺,鳵鳱麧麼是婦產科女醫生。

值此非典肆虐的日子,Mark的父親和院裡一批醫生被抽調去北京支援治療非典,家裡只剩下Mark和媽媽兩個人。

Rose日夜為丈夫擔憂,因為非典傳染性太強,醫務人員天天接觸病人,最容易傳染,萬一丈夫染上非典怎麼辦?Rose非常擔心,人也日見憔悴。

她的兒子Mark想的卻是媽媽決不知道的事。

Mark從十歲起就開始偷聞媽媽的絲襪。從他懂事起,就開始迷戀媽媽的身體了。

Rose身高5尺6吋高,三圍38E、24、32,容貌姣好,雖然現在她顯得憔悴,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老一些,臉色發黃,但在兒子眼裡,她非常性感,因為她的皮膚雖然有些鬆弛了,發皺發黃,但卻仍然非常細膩光滑,作為女醫生,她很懂得保養。

她在家洗澡時,兒子偷看過她身體,她的乳房不小,是翹乳房,乳頭很大,她的陰毛非常濃密,長成齊整的倒三角,腋下光滑美白。

最讓兒子心動的是她的女腳。Rose的女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令兒子見之怦然心動。Rose平常穿著行政套裝,肉色褲襪,淺口尖頭6吋高跟鞋,非常性感。她脫下未洗換穿的肉色褲襪那發黑的襪尖,兒子偷著嗅過多少對啊!

母親性感的身體一直煎熬著發育期的兒子,他知道他班上有十幾個男同學長期和自己母親亂倫交配,他們還交換母親進行玩弄。Mark做夢都想和自己的媽媽……現在父親出長差,Mark想幫媽媽挑起生活的擔子,他覺得成了家裡的男主人了。

母親節前一天的早晨,這是一個星期六。Mark起得很早,學校為防非典,給他們放了假。媽媽還沒有起床。他出去早鍛鍊,看見了姨媽Cary。

姨媽今年47歲,在地方上工作,她丈夫也是這醫院的醫生。Cary身高5尺4吋,三圍34D、22、30,容貌清秀。她端著剛買的豆漿油條回家去給兒子和丈夫吃。關於她和她十三歲兒子的故事,我們將另文敘述。她看見Mark,便問他吃不吃油條,Mark搖搖頭,姨媽便走了。

Mark在後面久久凝望著姨媽的身體。Cary身形苗條,異常清秀白嫩。她穿著淡綠色緊身小襯衣,白色七分褲,光腳穿著5吋的高跟拖鞋,她的腳長得異常的俏秀白嫩。望著姨媽那俏秀如錐白嫩如玉的腳後跟,Mark使勁嚥著口水,真是秀足可餐啊!

他不想再跑步了,他想著另一個女人,還睡在床上的媽媽。

Mark回到家裡。媽媽的房門還關著,媽媽還在睡覺。他拿起媽媽脫在客廳沙發上的一對肉色褲襪,使勁嗅著那發黑的襪尖。性感熟婦醉人的蓮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腦,令他雞巴暴起!

Mark定了定神想了想。他拿了錢也出去為媽媽買了豆漿油條。回來時媽媽還在睡著。她思念丈夫,昨夜一直睡不著,快凌晨了才吃了安眠藥勉強入睡。兒子叫醒了媽媽。Rose今天還要加班,一看表,糟糕,快遲到了。

好在她家就在醫院附近,離醫院不遠。她匆匆洗漱完畢,吃了兒子給她買的早餐,親暱地看著兒子,說:「媽媽的小孩子懂事了,學會照顧媽媽了。」

吃完飯,Mark向媽媽表示,午飯也由他來負責,媽媽滿意地上班去了。

家裡沒有其他人了,Mark在家裡拿了媽媽脫在床頭枕邊沙發上的十幾對肉色素色灰色的褲襪和長筒絲襪,盡情嗅著那發黑的襪尖和發黃的襠部,過足了絲襪癮。

快到中午了。Mark去家屬區食堂買來飯菜。不一會,媽媽回來了,母子倆一起吃了飯。看到兒子能為自己分擔家務了,Rose非常欣慰。她吃完飯,午睡了片刻,又急匆匆地回科室去了。下午接生了幾個產婦,又加上憂慮丈夫,Rose傍晚六點下班回到家時已精疲力盡了。她不想吃晚飯,進了臥室,就躺在床上了。

Mark進了媽媽臥室,關心地看著媽媽疲倦的臉,問:「媽媽,你累嗎?」

「媽媽很累,也不知道你爸爸現在怎麼樣了?」

「媽媽別操心了,我知道您很累,別牽掛爸爸了,您太疲倦了,再這樣下去您的身體會被拖垮的,現在家裡我就是唯一的男子漢了,媽媽,家裡有什麼事就交給我吧,媽媽,我能為你做什麼?」

Rose看著兒子,欣慰地說:「我的小兒子懂事了。」

Mark說:「媽媽,我給你脫鞋吧。」Rose太疲倦了,上床鞋也未脫,人躺床上,腳在床外。兒子說著捉住母親的秀足,把她兩隻高跟鞋都脫了。他又幫著媽媽把套裝上衣脫了。

Rose裡面穿著白襯衣,乳房飽滿,顫顫悠悠,看得Mark直嚥口水。他再看媽媽的女腳,Rose穿著絲襪的秀足十分精美,Mark忍不住捉住媽媽穿著絲襪的秀足,說:「媽媽,你累了,我幫你捏捏腳吧。」

Rose覺得兒子真是懂事了,就說:「好吧,幫媽媽按摩。小兒子真乖。」

於是Mark就捉住母親的精美襪蓮細細捏弄起來。母親的襪蓮非常柔軟,Mark捏著捏著,雞巴硬得難受。他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事,只是覺得舒服極了。

Rose的秀足非常敏感,和許多性感熟婦一樣,秀足是她的又一性器官,本不該讓丈夫以外的男性碰的,只是因為Mark是她兒子,她根本沒朝壞處想。再者,這段日子她憂慮丈夫,根本也忘了秀足與性的關係。

但隨著兒子的捏弄,Rose的性感覺漸漸復甦了,她只覺得陰道發癢,她想把秀足從兒子手中抽回,但又怕給兒子知道隱情不好,同時,一種極舒服的感覺籠罩著她的全身,她也就任由兒子繼續捏弄了。

捏著捏著,Rose的淫水把褲襪的襠部都浸濕了,她竟忍不住呻吟起來。

母親的呻吟聲使得Mark感到極度刺激,他已經不顧一切了,眼裡只有母親性感的身體!

他爬到母親身上,解開母親的襯衣和胸圍,露出母親的豐滿白嫩的乳房。他一口叼住母親的大乳頭,貪婪地吮吸起來了。Rose的乳頭是她的又一性器官,非常敏感,兒子吮吸她的乳頭,使得她舒服極了,大聲呻吟著:「小兒子…別……別這樣好嗎……」

Mark道:「媽媽的乳頭不就是給兒子吸的嗎?」說著,繼續吮吸。Rose混身無力,只有任憑兒子吮吸她的乳頭。

足足吮吸了十幾分鐘,Mark這才鬆口。接著,他把母親的短裙脫了,Rose想掙扎,但渾身無力。Mark又試著去脫母親的褲襪,Rose勉強掙扎著,結果Mark只脫了一隻襪筒。

Rose的一條美腿和一隻秀足完全裸露出來了。Mark捧著母親一隻秀足,貪饞地吮吸著母親那高高翹起秀美白嫩的玉趾,細細地舔著每個趾縫。Rose舒服得叫了起來,她已經放棄掙扎了。

之後,Mark把母親整對褲襪都脫了。Rose未穿內褲,於是下身全部裸露出來。看著母親黑得發亮的大片陰毛,Mark激動極了,他一頭扎入母親胯下,大口親吻著母親的大叢陰毛,貪婪地舔著母親的陰道。十四年了,他終於又回到他出生的故鄉了!

Rose一邊扭動著,一邊叫喚著:「小兒子……不……不要這樣……我是你媽媽……」與其說是掙扎,不如說是舒服。她被兒子舔得淫水直流。

Mark脫掉褲子,長而銳利的雞巴直直地指向母親的陰道。

他學著同學們向他講述的他們與母親交配時的姿勢,把母親兩條美腿扛在肩頭,雞巴朝母親陰道裡頂去。Rose陰道口濕潤,陰道大開,Mark的雞巴很順利地就頂入了母親的陰道。

他長驅直入,直搗母親的子宮。Rose又癢又疼,渾身軟作一團。她渾身發熱,連聲叫喚:「小兒子……不……不要欺負媽媽………好嗎……啊……啊……媽媽……媽媽好難受……」

Mark一下一下地頂著母親的陰道。Rose陰道癢極了。丈夫走了半個月,她也想男人的雞巴呀。她不由自主地挺陰道迎接兒子的雞巴,性感熟婦發騷了。她難為情地叫道:「小兒子……快點……媽媽癢……」

Mark按照母親的要求開始奮力快速地狠捅,直搗母親子宮。Rose又疼又癢,叫作一團,被兒子操得從陰道裡往外直流白沫子。

就在母親的嚎叫聲中,初嘗婦人美味的童子雞Mark再也控制不住了,精液狂射,直射入母親子宮深處。

母子倆都癱作一團。Rose翻身趴在床上,羞愧地嗚嗚哭了起來。

看著哭得如同雨打梨花般的媽媽,Mark雞巴很快又硬了。他壓到母親後背上,將雞巴從後面插進了母親的陰道口,又操了一陣。之後,Mark又將母親攔腰抱起,迫使她撅起肥白屁股擺了個母狗式,跪趴在床邊。隨手拿起剛脫下的絲襪,就把媽媽的雙手緊緊反綁在背後。

Mark站在床前,挺身衝擊母親的陰道口,這樣每次都捅得很深,Rose臉貼著床,被操得連聲嚎叫。

Mark一邊狠操,一邊彎腰將魔爪探入媽媽的身下,狠狠抓住媽媽的不住晃蕩的乳房,同時將雞巴從後面狠命地往媽媽陰道深處裡頂,龜頭突入了子宮口,在子宮內作短程而高速的抽插,Rose痛苦地哭叫起來。

Mark的雞巴在母親的子宮深處凶殘地攪動著,他拿起母親脫在床頭的另一對肉色無襠褲襪,使勁地嗅那發黑的襪尖。母親發黑襪尖醉人的蓮香令Mark雞巴更硬了,硬如鐵棍!Mark獸性大發!他瘋狂地狠捅母親嬌嫩的子宮,直頂著、磨擦著、摧殘著Roce的子宮的頂部,Rose疼得連聲慘叫!

從星期六晚上到第二天星期天,母親節全天,再到星期一凌晨,Mark一次又一次地將精液射入母親已然受傷的子宮,直接打在卵巢上,陰道也嚴重磨損,肛交時又令Roce的肛門爆裂、直腸撕裂,媽媽柔嫩的卵巢被Mark強硬的龜頭衝擊至破裂,永久破壞。從此以後,Rose就成了兒子的情婦。

她在日記中寫道,兒子把這首度與母親的瘋狂交配稱為給媽媽的最好的母親節禮物……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