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了門,小力很快朝迎上來的大力眨了眨眼,大力會心地一笑,卻又故意問道:「喲,小力,你個人回來了,阿陽呢?」在他身後,麗麗也目光急切地望著小力。

「阿陽啊?這小子,路過髮廊的時候非要進去玩玩,我攔也攔不住,就先回來了。」說完,看見麗麗著急,還主動坐到她身邊,給她看手機裡的照片。照片上,一個濃妝艷抹、衣著暴露的女郎和阿陽貼得很近,阿陽卻一臉無奈的樣子。

麗麗看得愣了,手機啊、髮廊啊,都是些她從來沒有接觸過、也不大懂的東西,但看到阿陽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她既有些傷心,又不真的相信阿陽會丟下她不管。

一旁的大力又發話了:「這可怎麼辦?剛才我還和麗麗說來著,阿陽和麗麗都要接受調查的,這小子怎麼不回來了?麗麗,那只有你先跟我們交代了。」

原來,剛才阿陽他們走了不久,大力就唬麗麗說,他們幾個就像是廠裡的警察,現在必須調查昨天晚上麗麗來了以後和阿陽都幹了些什麼。還說,這宿捨裡都裝了先進的監視設備,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有人掌握。又說看在和阿陽是朋友的面子上,只要他們倆好好交代,一五一十地還原昨天幹的事兒,他們就不會對他倆怎麼樣,總之是連唬帶威脅的一通亂扯。

他們吃準了麗麗剛來城裡,什麼都不懂,膽子又小,不敢不聽他們的。於是大力和小力一左一右拉著麗麗坐到了床沿,二力則坐在桌邊的板凳上邊喝酒,邊「欣賞」著這一幕。

老實的麗麗只好從她怎麼來的開始,交代起昨晚發生的每一件事。說到了兩個人親嘴之後,麗麗卻紅著臉,說不下去了。

「然後呢?然後你們又幹了什麼?麗麗,你要配合我們啊!」大力故意嚴肅地說道。

「然後……然後他就把我的衣服扯起來了……」

聽著麗麗小聲說到這裡,每個人臉上都很興奮,「那他把你衣服扯起來幹什麼?」大力繼續追問道。

「他……他捏我奶子……」

「噢,是不是像這樣?」說完,大力示意小力從後面按住了麗麗的雙手,他則動手把麗麗的汗衫慢慢掀了起來,兩隻白嫩的大奶子終於跳了出來。看到麗麗那嫩紅的乳暈,大力更興奮了,一左一右用拇指和食指揉捏起麗麗的乳頭,麗麗又是無奈和害怕,又覺得奶子麻麻脹脹的。

很快,麗麗的乳頭就在手指的玩弄下變大而且翹了起來,大力卻要她繼續往下交代。

「後來,我……我就把褲子脫了。」

「你為什麼把褲子脫了?」

「我……我以為……阿陽要和我……那個。」

「哦,你以為阿陽要來肏你的屄了,是不是?」

「嗯……」麗麗的聲音小到只有她自己才聽得見了。

「那然後呢?阿陽是怎麼幹的?」

「他……他沒有,他……要我翻過來。」

「翻過來?什麼翻過來?」

「就是……就是……把屁股對著他。」

「那你現在也翻過來給我們看看吧!」

麗麗無奈,只好又像昨天一樣轉過身去,撅起大屁股,大力很快就把她的花褲衩也扯了下來。看著眼前的麗麗挺著毛茸茸的屄趴在那裡,一邊的二力已經忍不住掏出雞巴套弄起來,而大力他們則像玩弄一隻掉進狼窩的小羊羔一樣繼續調戲麗麗。

「那後來呢?阿陽對著你的屁股又幹什麼了?」

「他……他吃我那兒……」

大力粗糙的大手在麗麗白嫩的屁股上來回游走撫弄著,最後,他平攤掌心來回地蹭麗麗饅頭一般隆起的陰阜上那一對凸出的陰唇:「是這裡嗎?」

「嗯……」

此時大力的整個手掌都按住了麗麗的陰阜,兩片大陰唇也因此被分開貼在兩邊的陰阜上,然後大力開始一下一下、不輕不重地揉壓著麗麗肥美的陰部。不知是緊張還是興奮,麗麗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啊……啊……大力哥,別……」

揉了一會兒,大力說:「好吧,麗麗,別怕,繼續說。」說著,放開掌心已經給沾濕了的手。

再看麗麗的陰部,兩片已經濕潤的大陰唇分別貼向兩邊,好像一對小小的張開的蝴蝶翅膀;陰戶門洞大開,分泌出黏黏的液體,陰道口的小陰唇活像一圈嬌嫩的花蕊,似乎還在輕輕地蠕動,而麗麗的屁眼此時也因為羞恥和興奮而一縮一縮的。

「然後……然後,阿陽又把我翻回來,然後,他……就插進去了……」

於是,大力他們又讓麗麗轉過身來仰坐在床上,雙手在後面支撐起身體,兩腿大大地岔開,把濕乎乎的屄正對著前面的三個人。

大力的中指這時已經抵到了麗麗毫無遮攔的陰道口,問道:「阿陽是從這裡插進去的嗎?」麗麗害羞地別過頭,垂低著眼望著旁邊的地面,輕輕點了點頭:「嗯。」

得到她回答的大力中指一伸,迅速插入了麗麗的陰道。這冷不丁的侵入嚇得麗麗「呀!」地一聲尖叫,本能地想夾緊雙腿,卻被另一邊的小力死死按住,她急得流出了眼淚卻又不敢改變姿勢,依然挺著大奶子、岔開著雙腿,只能哭著哀求他們:「大力哥,求求你了……別,別……」

「別怎麼樣?」大力不慌不忙,手指開始在麗麗的陰道裡緩緩地抽送著。

「別……別挖我下面。」

看著被玩弄得淚水漣漣、嬌羞無比的麗麗還擺著這樣淫蕩的姿勢求他們,大力心裡十分滿足,卻還是裝出一副嚴肅的樣子說道:「那可不行啊麗麗,你還沒交代完呢!」

就這樣,麗麗只好任由大力的中指在自己的陰道裡來來回回攪弄著,一邊抽泣一邊斷斷續續地敘述昨晚和阿陽交合的每一個細節。最後,當她老老實實「交代」完一切時,身下的床單已經濕了一片。幸好,大力終於抽出了手指,小力也鬆開了麗麗的雙腿。

呼吸已變得不均勻的麗麗看到這令她難為情的場面總算要結束了,連忙拿起手邊的花褲衩正要穿上,卻又被大力一把扯住了:「哎,麗麗,別慌別慌。這個嘛,你交代得還是很好的,你肯定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嗎?昨兒晚上你跟阿陽一共打了兩炮?」

「是真的啊大力哥,我一點都沒說假話。」

「那你們可有麻煩了!你看,這是廠裡,又不是你們家,這宿捨修了都是給男的住的,你們怎麼能隨便在這兒打炮呢?還一下子打了兩炮!這就不好辦了。到時候外面警察來了,把你趕出去不說,說不好還要把阿陽給抓起來。嗯,我說阿陽這小子怎麼不回來了呢?」

麗麗聽到要抓阿陽,也顧不得自己還光著下身,湊上前焦急地說道:「啊,大力哥,那可咋辦啊?我們真的……真的不知道啊!」

看到麗麗一副快哭的樣子,大力安慰道:「別急,麗麗,你別急。我們跟警察都很熟的,其實這個事情呢,只要我們幾個幫你瞞一瞞,實在不行說說情,事情就擺平了。」

「那……大力哥,你們可一定要幫幫我們啊!」

「放心,麗麗,大力哥肯定幫你。不過,你看,麗麗,我們也不能白幫啊!你要怎麼感謝我們呢?嗯?」

「大力哥,你要我做牛做馬都行,只要你們別讓警察抓阿陽……」

大力聽到這裡淫笑了起來:「呵呵呵!麗麗,我們哪捨得要你做牛做馬呢?其實,你只要陪我們玩玩就行了。」

聽到大力說要「玩玩」,麗麗又想起了剛才發生的一切,不禁羞紅了臉,低下頭小聲問道:「那……怎麼玩?」

「你看,麗麗,我們聽你講了半天和阿陽打炮的事情,雞巴都硬成這樣了,你先幫我們吹吹吧!」說著,大力竟然起身直接脫掉沙灘褲,舉起了挺立已久的雞巴。

就這樣,麗麗坐在床邊,惴惴不安地看著脫掉褲子站到她面前的三個男人。大力的雞巴上,暴怒地挺起著一根根的青筋;二力的雞巴要略短一點,但更加粗大;小力的雞巴比較長,雖不是那麼粗,龜頭卻很大。麗麗才掃了一眼就心驚肉跳,撇開眼睛不敢再看了,只是不知所措地坐在那裡,原來她並不知道大力所說的「吹吹」是什麼意思。

二力和小力見狀便一左一右坐到麗麗身邊,小力半扶半推把麗麗的頭按到了大力的雞巴跟前;二力則一邊用力揉著麗麗的奶子,一邊繼續套弄自己的雞巴。麗麗這才明白,他們是想把雞巴放到自己嘴裡,她說什麼也不願意,雙手死死抵住了大力的身體。

大力見她就是不肯張開嘴,被逗得火起的他終於露出了真面目,重重的一巴掌打到了麗麗臉上,然後一隻手抬起麗麗的下巴,惡狠狠地說道:「騷貨!老子今天玩你玩定了!你不依都不行!」說完,捏住麗麗的下巴,強行把雞巴送進了麗麗嘴裡。

迫於淫威,麗麗只好蹙起眉頭含住了大力的雞巴。大力按住麗麗的頭,緩緩地來回抽動,一邊感受著雞巴在麗麗舌苔上摩擦的麻麻熱熱的快感,一邊仰頭哼道:「媽的,爽死了!」後來,他又抽出雞巴,逼著麗麗把龜頭、陰莖、陰囊舔了個遍。

雖然麗麗因為是被迫,又是第一次口交,動作生澀,但是看到這麼漂亮的姑娘,皺著眉吃力地噘開小嘴讓自己的雞巴出入著豐潤的紅唇,掛著淚痕的大眼睛顯得更加水汪汪的,征服的快感在大力心裡油然而生。

過了一會兒,二力和小力因為嫌這麼著他們不能充份玩弄麗麗的身體,又強拉麗麗側著身子跪趴到桌邊的靠椅上。大力還是在前面享受麗麗的口交,小力自己跪在側面,伸著頭舔弄著麗麗垂在身下的兩個大奶子;二力則繞到麗麗翹起的屁股後面,他對麗麗的屄垂涎已久,只見他也跪到地上湊上前去,雙手粗魯地用力掰開麗麗的屁股,一口銜住麗麗的大陰唇使勁吸了起來。

嘴裡含著一根男人的雞巴,乳頭和陰戶又分別讓兩個男人吮吸著,被三個強壯男人佔領著身體的麗麗,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從各個地方傳來,這又讓她覺得無比羞辱。

玩了一會後,三個人又交換位置,二力換到前面,把雞巴塞進麗麗的嘴裡;大力則站在側面,一邊撥弄麗麗的乳頭,一邊慢慢套著自己硬硬的雞巴。

後面的小力玩麗麗小屄的方式又和二力不同,他橫著頭,臉緊緊貼住麗麗的大屁股,舌頭分開麗麗的陰唇鑽進陰道裡攪動;同時,他又用左手拇指按住麗麗的屁眼,右手指尖在下面不斷挑弄麗麗的陰蒂。麗麗只覺得大腦快要短路了,想叫卻又馬上被二力的雞巴堵住了嘴。

「嗯~~嗯……啊!別……嗯……嗚--」盡管麗麗心裡抗拒,但是生理上卻作出忠實反應,她覺得自己的屄開始發癢,乳頭和陰蒂也勃硬了起來,不由得難捺地扭動著身體,嘴裡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

聽著麗麗的呻吟,大力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拉開小力,將脹得紫紅的龜頭湊近麗麗的陰戶。麗麗一看他真的要插進去,不顧一切吐出二力的雞巴,扭頭哭著對大力說:「大力哥,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不要啊……」同時伸手捂住屁股。

「不要?!」大力一把抓起麗麗的小手,另一隻手在濕淋淋的陰戶上抹了一把伸到麗麗眼前:「我看你的騷屄都已經等不及啦!」說完,扶著雞巴,把龜頭擠進了嬌嫩的小陰唇,然後一挺腰,整根雞巴直插到底。「啊--」麗麗發出長長的一聲尖叫,卻又馬上被二力強行用雞巴堵上了嘴。

早已被淫水充份濕潤的陰道又滑又緊又熱,大力扶著麗麗的大屁股,快活地抽送起來。「嗯~~嗯~~嗯~~啊!住手啊……嗚~~嗚~~嗚~~」漸漸地麗麗一邊發出這樣的聲音,一邊掙扎著想逃出他們的魔掌。但被三個大男人按住的她哪裡動彈得了,反而是一扭一扭的腰肢和大屁股搞得後面的大力更加興奮。

肏了好一會兒,大力幹得性起,一下子把麗麗的雙手反到背後一拉,麗麗的上身被他提了起來,同時,他又故意放慢抽送的速度,但是每一下都重重地在麗麗渾圓的屁股上撞出了一波臀浪。

「媽的!小騷貨,你不是喜歡叫嗎?我就讓你盡情地叫!」二力和小力則迅速佔領了麗麗挺在胸前完全無法用雙手保護的兩個大奶子,把粉嫩翹起的乳頭舔吸得「嘖嘖」作響。

「呀!啊……啊……啊……住手……求……求你……啊……別……輕點……啊……求……呀!」麗麗的哭喊讓大力的獸性更濃,他乾脆放開麗麗,兩手放到自己腿前把麗麗的屁股扒開,低頭看著自己的雞巴飛快地在麗麗的屄裡進出。

後來,前面的二力似乎也受不了了,重新插進麗麗嘴裡,加速抽送起來。小力則乾脆坐到一邊的床上,一邊手淫,一邊欣賞著這淫亂的一幕:

他兩個黝黑強壯的哥哥,把豐腴白嫩的麗麗夾在中間,一前一後不停地插著她的嘴和屄,麗麗不時發出「啊……唔……嗯……嗯……嗯……」的呻吟,胸前的兩個白奶子被幹得晃來晃去,一頭黑黑的長髮全部垂在了身體的一側,隨著大力他們姦弄的節奏也在翻舞著,而仍然別在麗麗髮際的那枚漂亮的紅色髮卡,特別顯眼……

此時的阿陽,已經在外面焦急地徘徊了好久。從大門外可以遠遠地看到位處宿捨最旁邊的101房,阿陽不時眺望著,看到了窗簾上來回晃動的人影,能夠推想得到自己女朋友正在裡面遭受著大力他們三兄弟的蹂躪。

阿陽腦子裡很亂,有一會兒,他隨手抓起路邊的一塊磚頭想衝進去和他們拼命,可是馬上又意識到大力他們隨便一個人,自己都不是對手,何況眼前還有這條虎視眈眈的狼狗。

他想出去報警,可是大力他們平時跟附近警察的關係似乎混得很不錯,又都是本地人,萬一沒告倒他們,自己就別想在這兒混了。上街求其他人幫忙吧,外面的人他誰也不認識,而他更不知道如何說出口,女朋友正在他自己的宿捨裡面被別人輪姦。

正胡思亂想著,從宿捨的方向隱約傳來了女人的哭喊聲,阿陽豎起耳朵想聽一聽到底發生了什麼,卻怎麼也聽不清。最後,他只好沮喪地一屁股坐在了路邊的一塊大石頭上。

而這時在宿捨裡面,幾乎所有的男人都沒有睡覺,因為放假人走了一大半,空蕩蕩的宿捨遠比平時安靜,從毫不隔音的101房裡傳出來的動靜讓每個人的雞巴都直翹翹的,不少人已經開始手淫了。伴隨他們的,是男人低沉而興奮的喘息,還有女人的哭喊、哀求和呻吟,在靠近的幾個房間,甚至可以清楚聽見麗麗
的屁股被肏得「啪、啪」作響的聲音。

101房裡,二力已經停止了動作,大概因為之前手淫了好一會兒,他第一個洩了出來,卻還死死按住麗麗的頭,雞巴在麗麗口中一抖一抖地發射著。麗麗掙扎著卻仍無法吐出口裡的雞巴:「嗯……嗯……嗯……嗚嗚--」很快,一些精液從她紅潤的嘴角溢了出來,而更多的部份則已經被迫吞進了喉嚨。

後面的大力也緊緊抓著麗麗的腰作著最後的衝刺,終於,他低吼一聲,用盡全力向前一挺,把雞巴插向了麗麗陰道的最深處……麗麗只覺得陰道被漲得滿滿的,一股股熱流沖進了自己的子宮,她閉上了眼,淚水又一次從眼角滑落下來。

大力喘了幾口粗氣,離開麗麗的身體,在一邊看了很久、雞巴早已硬得像鐵棍一般的小力,馬上佔據了他的位置,舉著長長的雞巴猛地插進麗麗的屄裡。按著麗麗高高翹起的大屁股,小力一邊操弄,一邊閉上眼睛仰頭感嘆著:「媽的,這娘們的屄真緊!」

的確,麗麗的屄不但緊,還富有彈性,加上陰道裡充滿了淫水和精液,帶給小力極大的享受。「媽的!比……比外面那些……婊子強多了……」逐漸,小力抽動的速度也加快了起來,而且每一下都頂到了麗麗的子宮口。麗麗感到小力的龜頭脹得更大了,來回刮著自己的陰道壁,到達了阿陽從未到達過的地方。

麗麗雙手扶著凳子的邊沿,雖然低垂著頭,仍可以看到她的面色逐漸變得潮紅。麗麗悲哀地感到,令她萬分羞恥的快感變得越來越無法阻擋。到了最後,隨著雞巴更加猛烈的抽插,小力和麗麗兩個人幾乎同時叫了出來:「嗯……嗯……啊……嗯……啊……啊……啊……啊……啊……啊~~」

好一會兒,射過精的小力,依然將整根雞巴留在麗麗屄裡,感受著陰道一陣陣顫抖地收縮。麗麗也剛剛從高潮中回過神來,扭著上身,雙手抓住板凳背,頭伏在上面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這淫糜的場面看得一旁抽煙休息的大力、二力兩個眼睛直發亮。很快,大力上前抱起軟在靠椅上的麗麗,扔到床上,俯身開始了第二輪的姦弄……

一直幹到快十二點鐘,三個人分別又在麗麗的屄裡發洩了一次,他們才終於罷手,拎著啤酒瓶離開了宿捨。

走到大門外,他們看到坐在路邊的阿陽,大力故意問:「喲,阿陽,你怎麼才回來呢?」

阿陽又急又氣,跑上前去質問道:「你們……你們是不是欺負麗麗了?!」

「喲!我們怎麼欺負麗麗了?就是看你不回來,我們三個一塊陪麗麗玩了玩唄!」說完三個人哈哈大笑。

「你們騙人!我都聽見麗麗哭了,你們肯定是……你們……混蛋!」阿陽說著激動了起來。

大力走上前去指著阿陽大聲說:「嚷什麼嚷!告訴你,我們就是玩了麗麗的屄,而且每個人都幹了兩次。你女朋友的屄夾得老子的雞巴爽死了,估計現在麗麗屄裡面都被我們哥幾個的種子灌滿了……哈哈哈哈!」

面對三個惡棍的囂張,阿陽的臉漲得通紅,卻又不敢有任何舉動。

三個人揚長而去之後,阿陽連忙奔向了宿捨。打開門,桌上還雜亂地擺放著沒吃完的食物,麗麗弓著身子側躺在床上,面對牆壁正嚶嚶地哭泣,同時她的一隻手還夾在兩腿之間捂著自己的陰部,屁股中間和下面的床單上都是濕黏黏的一片狼藉。

阿陽趕快來到麗麗身後的床邊,麗麗見是阿陽回來了,也轉身坐了起來,哭訴道:「你……你怎麼才回啊!他們……他們三個把我欺負了。嗚嗚嗚嗚……」

「我……我是被逼的,我……現在就找他們去!」

麗麗卻一把拉住了阿陽:「別,阿陽哥,你別去,你哪兒是他們的對手啊!算了,阿陽哥,這都是我的命苦呀!」說完,又伏在阿陽肩頭上啜泣起來。

哭了一會兒後,麗麗讓阿陽把馬桶拿過來,放到床邊,她自己半坐在床沿上挺著屄對準馬桶,扒開大陰唇,蹙著眉微微使勁。坐在一邊的阿陽看得很清楚,被打濕的陰毛橫七豎八地貼在陰阜上,翻開的陰戶裡充滿了黏濕的液體。因為被肏得太久,花蕊般的小陰唇開放了似的張開,陰道口則成了一個筆桿大小的合不攏的洞。

嫩紅的屄肉因為麗麗正用力,蠕動著一下一下向外翻,片刻,一股黏稠的液體從陰道口流了出來,滴落到馬桶裡,形成一條垂下去的乳白色的線。只見這條線越來越細,當變成掛在麗麗陰唇上的最後一絲時,又一股精液湧了出來……就這樣,斷斷續續,費了好一會兒,麗麗才把三人射入她體內的精液都擠了出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