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性開放的立雯在山中迷路,又逢暴風雨,所幸看到前方不遠處有一棟農舍,於是便前往躲雨。

“老伯,我能在您這兒打擾一晚嗎?明早雨一停我就走。"立雯向正在農舍裡翻著稻草的老人懇求著。

老人抬起了頭,瞇著眼上下打量著立雯答道:"我這兒十幾年沒人上來了,方圓十里可只住著我和我那兩個不懂世事的傻小子,小姑娘難得來這兒,也算是有緣了,不過…."

老人歇了口氣接著又說:"這草茅唯一能睡人也只有屋裡的這張床,我們爺三兒躺下也是胳臂挨著胳臂,今晚風雨大,老頭我得到屋邊牛舍去守著我那幾條耕牛,小姑娘就委屈和我那兩個傻小子擠一擠了"。

聽到這兒,就連向來生冷不忌的立雯也不禁皺起了眉頭,老人自然也看出立雯的不悅忙道:"小姑娘,妳放心,我這兩個小子,從小生長於山中,男女床第間事絲毫不懂,對於小姑娘妳的清白當然無損"

立雯聽了老人的一番解釋,也就釋懷,於是向老人福身說道:"那就麻煩老伯了"

老人帶著立雯走入屋內後道:"鄉下人睡的早,這兩個小子已經睡了,小姑娘自己挪地方睡,老頭我有農事要忙,不多陪了"

老人走後,立雯望著床上的兩兄弟,心中想著,不愧是做莊幏的人,體格可比一般人壯多了。

這時,只見右邊的少年翻了個身,壯碩的陽具,從褲縫邊鑽了出來,立雯心中不免打了一個突,自己閱人無數,也沒見過這麼偉大的,立雯吞了吞口水,這趟山遊,折騰了幾天,遇上了這樣的寶貝,到也不虛此行,於是也顧不得矜持,伸出左手,緊緊握住少年密林昂首的硬棒,不斷摩擦著,溫熱呈赤黑色的男莖,在立雯的來回操弄下,急劇膨大,這時原是熟睡的少年也因此而驚醒。

那少年原在睡夢之中,忽然覺得有人撫弄其下體,但因忙了一天農事,也不以為意,後來感到一股暖意湧上,意識漸漸清醒,但又如昇天般的飄然,全身三萬六千個毛孔無不痛快。

那少年睜眼一看,只見一貌美女子正套弄其下體,便道:"小姊姊,妳弄得我好像要尿尿了"

立雯想,那老農到也沒騙人,這兩兄弟果然未曾人事,心中便起了個念頭,對少年說道:"我這樣弄你,感覺不好麼?那麼我就停手了!。"

那少年一聽,急紅了臉,忙道:"小姊姊別歇手,是我說錯話了。"

立雯微微一笑,略催勁,那少年難耐的扭轉身體,不安份的擺動,一張臉脹的紫紅,發出"呀…. 啊….! 嗚…."悲鳴似的聲音。

立雯低下頭,張嘴便含,只嚇的那少年回了神,想起幼時聽爹說過山裡有吃人便器的妖精,想要阻止卻使不上力,還沒會意過來時,便只覺的整個陽具被溼熱的口腔包圍著,心猿意馬,等到立雯舌尖送來時,腦海中更是一片空白,喊道:"不行了,小姊姊,我要尿出來了"

隨之,辣熱的液體自陽具的前端流出。

“二呆,你怎麼了?咦,這位姊姊是誰?"立雯只顧把弄那少年的陽具,那知睡在一旁的另一少年已經坐起,原來這兩兄弟名叫大呆,二呆,深山中向來無其他玩伴,又自小沒了親娘,故彼此特別友愛,那大呆睡夢中聽到驚呼聲,還道是二呆發出的夢語,待坐起要探視弟弟時,看到床尾弄簫的立雯,心中不免一驚,那立雯聽到大呆的聲音忙抬頭一看,眼光恰與大呆眼光相對,不禁出了神,還道是莊幏漢向來粗魯,可是眼前這少年唇紅齒白,眉清目秀,可一點也沒鄉下人的樣子,二呆還未待立雯回答便搶著說:"大哥,這位姊姊醫術好高,剛還把我鳥兒裡的膿給吸了出來。。"剛才立雯把二呆弄出精來,大呆在旁早已看到,現聽二呆解釋,便真以為立雯是來為二呆治病,忙對立雯打揖說道:"感謝姊姊為我二弟治病"

立雯一聽,噗嗤一聲,心中不免暗笑這兩兄弟蠢的可以,又見這兩兄弟英俊瀟洒,天負異秉,便順水推舟道:"先別謝我,看你兩面色仍呈病相,若不醫治,三個月後,病入膏肓,藥石無效"

這話若在早些時候,大呆那裡會信,但想到二呆身子向來強壯,但仍流出這麼多膿水來,又想起當年,自己的親娘死前也是未發任何病徵,不免嚇出汗來,忙向前拜倒,說道:"請女神仙救我兄弟性命。"

立雯微微一笑,知道這兩兄弟已入其圈套,想這胯底小穴已多日未嘗男根滋味,今日在這窮鄉僻壤得這兩根瑰寶,恰可解小穴多日的饑渴,正得意之時,忽然想起一事心中暗叫不妙。原來那立雯日前出遊,那裡會想到這幾日還有機會做愛呢?便將平日吃的避孕丸停掉,這兩兄弟又蠢,玩玩可以,若為此而懷孕,那可大大不值了。

立雯找了找隨身的皮包,也不知是那次留下的兩枚小夜衣,解了立雯的燃眉之急,立雯欠一欠身,向這兩兄弟說道:"要治病可以,不過你們可得戴上這套子,免得我因此而懷孕,"大呆,二呆怎知這等男女間事,只為能活命,便依立雯的指導戴上套子。

於是大呆,二呆隨著立雯擺佈,兄弟兩都曾和父親學過一些拳腳,還以為立雯要他們做的姿勢也養身延壽的密術,便依樣做了起來,兩男一女如魚得水,大呆,二呆為了活命自然賣盡了力氣,立雯更是或吸,或舔,或含,時而在上,時而在下,戚眉,嚶啼,嬌喧,如此直玩到破曉,雨停為止。

立雯見天已放晴,也不顧那老農還未回來,便向大呆,二呆告辭離去,一夜雲雨,大呆,二呆自然捨不得立雯離去,但只以為立雯為世外神仙,故不敢多留,只噙著淚目送立雯離去。


時光匆匆,已經過了四十年。

這日,大呆,二呆一如往日,在田中揮汗除草。

二呆若有所思的對大呆說道:"大哥,你還記得神仙姊姊嗎?"

大呆停下手邊工作,嘆了口氣道: " 唉,怎麼忘的掉呢?若不是神仙姊姊

今天我倆還有命在嗎?更何況那晚是我最快樂的經驗"

二呆頓了一頓,又問:"可是,你還擔心他會懷孕嗎?"

大呆道:" 時間都已經過了這麼久,我想應該沒有關係了"

二呆拍手說道:"那好,我們可以把套子拿掉了吧?"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