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國一那年的暑假,老爸因為從五樓高的鷹架上面摔下來,從此天人永隔。喪禮時母親眼淚如珍珠般的滾滾掉落,頓時家中經濟失去依靠,從台北搬回嘉義娘家,跟著外公外婆一起住,雖然衣食無缺、生活暇逸,不過當時我真不懂事,從一個繁榮的台北都市,要甚麼有甚麼,晚上隨便走都有7-11,而現在到這滿是田地的農村,只剩雜貨店陪伴你,還不開發票,真想去便利商店,踩著腳踏車也要兩小時才會到。
所以我剛轉校到嘉義這,很不適應,所以沒多少朋友,變得越來越冷漠,只有敢跟母親談心。直到今年高三考上台北的國立大學,終於苦盡甘來、上天眷顧,讓我頓時成了村裡大家的話題,讓外公外婆都滿面春風、好不得意。而母親見我今年暑假結束後,就一要人獨自北上台北,雖是快樂、但也擔心。我把申請成功的入學單送給母親,母親樂的說要在暑假好好給我補補身子,免得回去台北那潮濕之地,容易染上風寒,我笑著說「大家一起吃就好了,母親開心、外公外婆開心,我當然也開心」。

剛到嘉義老家時,是標準三合院,沒第四台、沒電腦、沒冷氣,只有一片黃澄澄的稻米,和一片又一片的田地。母親初來時,忍著喪夫之痛,先讓外公介紹去養雞場當工人,甚麼清雞舍、採雞蛋,甚至還去放山雞,勞力天天做,每次回家洗完澡都很晚了,我都會特地起來等著母親,跟她晚安,這是我從小在台北就有的習慣,而母親從不跟我說過一個苦字,而我卻了解母親的疲勞,常常晚上替她按摩筋骨、紓解壓力。

當時剛上高中,開始適應了生活,青少年時期,大家班上都傳A漫、要不然就A片,還有A書。而我那群豬狗朋友,在考上大學後,朋友上課時塞了本書給我,還對我眨眨眼的說「這書很nice喔~ 哈哈,住你考上好大學」,我看了一下書名,叫做"人間不能說的情事",好像是本小說。晚上看完書後無聊翻了翻,因為鄉下生活大家很早就熄燈而睡,而替母親按摩完間肩膀,便叫我別太晚睡,獨自回房休息。在台北晚睡的習慣,改不了,搞得我現在晚上十二點睡,白天照樣五點半起床幫外公整理田事後,才趕著上學。

想說大家熄燈了,我就拉了一只籐椅,坐在庭院外的大路燈下,翻著朋友塞給我的書,看前幾篇發現竟然是一本A書,看的我性慾難奈、慾火旺盛,裡面是一小段一小段的故事,都是講些偷情的,要不就是強迫、淫姦、調教、威逼各種劇情應有盡有,每篇故事個成一章,當我看完前兩章後,分別是第一篇講述一個祕書被老闆調教、第二篇則是迷姦,我在學校沒交女朋友,這幾年來光是認真念書還有幫忙家庭瑣事,就讓我沒心思想這種東西,頂多就去朋友家看看A片,回加趁沒人自己手淫結束,次數說不上少,但不頻繁。

當我看完兩章後便口舌乾燥、喉頭好像有一把火,而肉棒在內褲裡脹挺。我趕緊去洗把冷水醒醒臉,回來書拿了打算明天拿去還,不看了,誰知正好書本從手裡掉落而翻開,我彎腰撿起不小心看到一個標題,讓我又坐下藤椅繼續觀看。故事冗長截取一段,是這樣說的:那年冬天,我在床上不停的呻吟,整個身子被兒子的肉棒操的如生如死,而我一在的縱容兒子對我的侵犯,無論在家被捏乳揉臀,出外在公車上趁沒乘客握著兒子的肉棒套弄,深怕被別人看到。我不該答應兒子的要求,不該因為他說準備考試壓力過大,需要母親用雙手替她搓揉至射精。

而我天真的以為,只要容忍兒子這半年來的準備考試的日子,等他考上離家了,就不會繼續對我有非分之想。那知道我錯了,先是手淫,後來越來越大膽,幫他套弄肉棒過程中,還要應允她的要求,無論是身穿露胸襯衫,腳穿超短熱褲,腿套帶扣吊帶襪,在這文明的都市公寓裡,我竟跟兒子發生這亂倫關析,到最後大考當前,被強逼口交、乳交,一絲不掛全裸在床上,任由兒子玩弄愛撫,甚至六九式,口吸那炙燙陽具,而自己最私密的肉穴被兒子舔的淫水直流。

還好為人母親,我守住最後的的自尊,私處決不允許抽差,我苦苦哀求兒子別在這麼做了,而他只會拿考試當藉口,跟我玩著一次又一次的危險性遊戲,最大膽的是在百貨公司的換衣間裡。那天服飾店人少,兒子要我穿了件中國改良旗袍,旁邊的小姐還曾讚我身材保的體,臉上肌膚吹彈可破,而我在換衣間裡的試穿,背後有條隱型拉鍊,店員說可以進去幫忙拉,而兒子卻自告奮勇的說要幫忙,讓那店員不停稱讚我有個孝順乖兒子,如果他知道兒子在更衣間裡對我掏出陰莖,要我吹舔吸允,在鏡子面前我豐滿的乳房被捏的變型,兒子的肉棒頂的我屁股晃動,龜頭上的分泌物把臀上旗袍給弄髒。

最後開至大腿的窄裙,被兒子一把掀開,還要我雙手將裙子提著,讓他從小腿舔到大腿,在要我跨坐檯上,將整顆頭埋進我的私處,又吸又舔,手指還不停捏揉陰蒂,讓我面紅如霞、紅潤緋面,肉穴裡的刺激整整讓我雙腿一夾,扣在兒子肩膀上,久久不能自我。兒子將我壓向牆壁,將陽具頂住陰戶,我連扭動屁股,急著小聲說「不行,你答應我…的」,這個的字還沒出口,兒子就環抱我腹部,將肉棒大力由下往上灌入,肉穴許多年沒有被粗大陽具頂入,如今這麼大力的深入,直接頂到子宮頸,讓我吃疼的叫了一慘聲,好在兒子早一步將手摀住我口鼻,才嗚嗚兩聲,就氣喘吁吁。

兒子先讓那陽具停在洞裡,黏呼呼的肉必緊吸著肉棒,而這刺激讓肉棒越來越硬,反而將嫩穴撐更大。聽到兒子在後頭的嚥水聲,知道這是兒子想了整整半年的蜜壺,這些日子以來只能靠其他部為讓他快活,如今被兒子逮了個機會,在這更衣室裡裡強插母親,我想到這麼,頓是眼眶紅了起來,想要說甚麼,卻在喉頭一字也說不出。突然一個拍擊聲,痛的我轉頭看我兒子,一道火辣辣的手印打在我那雪白屁股上,痛的我眉頭一奏,含淚帶泣的開始啜泣,此時兒子開始抽動,而小穴也適應了這挺粗挺硬屌,隨著不停的啪啪聲,我從啜泣漸漸開始變成悶吭。

這時兒子將我肉臀在往後一托,形成屁股噘高,而手臂根本碰不到牆壁,我只好彎腰用手指苦撐地板,而屁股上的臀浪撞擊,讓我一下挺腰想手扶牆壁,快摸到時,又被兒子用力往後拉,不想讓我輕鬆,這麼上身一下上一下下,整個陰道也隨著一夾,讓兒子帶著欺凌的眼神,視姦著我,最後我受不了了,只好雙手獨自往後抓住兒子的手臂,而他雙手托住我的胯骨,從鏡中看到就像一個V字型,單然左為抽差的肉棒,右為痛苦難耐的母親。

不知為何,在十五分鐘過去,我的羞恥心逐漸被肉棒給撞到腦後,身體最自然的原始反應,陰戶口的淫水欲滴、汁液盡流,而我竟發出陣陣呻吟浪聲,隨著腰間而擺動屁股,最後被壓在台上,兒子一個扭捏肉臀,同時間大力撞擊,把肉棒拔出,將酥軟的我放倒做在地上,還在頭暈眼花中,突然下巴嘴唇背手掌固定,而我那朱口則背手指擠成一個吸嘴圈,當我眼睛才剛掙開清楚時,一根肉棒硬是從我柔軟的蜜唇,灌進牙關,塞入溫暖口腔,滑過滿是細小顆粒表面的靈舌,感覺到喉頭有個碩大的軟物,射出一股非常火熱的濃稠白精,我望著兒子臉龐。

而兒子頭部朝天,左手固定下巴、右手五抓固定我的頭頂。當肉棒在我口中漸漸的抖動停止後,只聽到兒子發出「呼~呼~呼」的長呼吸,才把雙手放開,我口中盡是那腥臭精液肉棒的味道,口中殘存的一點精液被我吐在角落,讓我嗆了一點,乾咳幾聲,鼻腔喉頭呼出的氣都是濃濃腥味。此時兒子將半軟肉棒,從我臉上劃了下去,龜頭上的殘精在我臉上塗成一條透明液體,兒子剛包皮撐開擠出龜頭,要我好好吸允乾淨,我只能照做,而起身時,地上盡是淫水四液,而台上的淫液分泌物還有點乾掉,我趕緊將臉上精液擦乾淨,那件滿是體液的旗袍只好掛在牆邊,被兒子拉著玉手,快步離去。

上了大學後,以為可以擺脫這樣的惡夢,卻被丈夫交代北上跟兒子租公寓住個幾年,他要去東南亞出遠航,沒辦法照顧我們。而在送行那天,丈夫還拍拍兒子肩膀要他好好照顧我,不可讓我出來一點意外,兒子說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媽的,兩字照顧說出時,還偷偷摸了我肉臀一把,我心中既是無奈,又是莫可奈何。如今在台北的一年後,每晚我都替兒子服侍房事,猶如他是我第二個老公,只不過是個更年輕的慾火,將我在床上操的大聲發浪,不知情的鄰居還以為我丈夫把我搞的高潮連連,那知竟是自己的兒子,用那硬挺的肉棒,將我征服在他身旁,成為他每每發洩的淫蕩美母,白天盡為人母,晚上則成為兒子的女人。

這段往事不堪回首,亂倫之事、母子相姦,我的身體早在第一次幫兒子打出那濃精時,便已經成為他往後的女人。故事到此告一段落,我看完後給我很大的衝擊,久久不能自我,沒想到亂倫這種事,竟然被描寫得活靈活現,那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到我是那姦淫兒子,而母親成為那可憐的美人兒,讓我在雞鳴剛啼起時,就被嚇醒,流了一身冷汗,而我褲襠裡的肉棒,卻是怎麼也消不下了。

我躡手躡腳的經過母親閨房,看到母親還在沉睡,因為夏天很熱,母親也不蓋涼被,躺在竹蓆上,那破舊的電風扇不停的茲喀滋喀作響,掩蓋我的腳步聲。母親穿著背心,和一件三角棉布內褲,白色的,腰邊一圈碎花,而背心是一件輕薄白色的傳統棉線衣,棉線條沒在胸前,反而在左右兩側,各有四條棉繩,交叉互拉著,讓前後兩片薄質布料貼於胸前,而在電風扇下的吹弄,把背心下緣吹的整件冗起,風從下面衣擺網胸口吹出,母親則平躺在床上,那雙手則至於兩側。

我強壓股間慾火,偷偷蹲在床緣,從那背心下方偷看母親的乳球,此時天色已經明亮,雖沒像中午照的那麼清楚,但也讓我把那南半球型的乳根,看的一清二楚。我將手置於母親小腿上,偷偷的一路摸到大腿內側,顫抖的手指親壓那陰戶,我將臉探近,仔細看個清楚,那肥美的外陰唇把三角雪白內褲微微撐起,形成一個小丘。鼻頭一探,一股私處的騷味,更令我肉棒跳動。

從沒想過母親身材竟是如此嬌好,可能是勞力工作者,雖然皮膚有點黑,手掌和腳掌有結繭,不過結時沒有贅肉的身材,讓我更是看的眼睛發直,我將雙手從側面棉線縫中,輕輕的撥動乳根,母親的乳房豐滿圓潤,雪白的乳根還散出一股淡淡的乳香,我親吻那側面乳房,將背心網中間拉,露出棗紅色乳頭,我看母親鼻息沉重,應該還沒醒。就更大膽的伸出舌頭,吸允乳頭,發現奶頭竟然明顯硬起,變成一顆紫葡萄,我乾脆雙手從背心下面,來個雙龍探珠,手掌覆蓋的乳球,讓我興奮莫名。

我輕柔的掐擠,在背心裡我甚麼也看不到,只能自行想像,我跨在母親腰上,屁股懸空,看那內褲私褲的肉穴,乾脆將肉棒掏出,往下一壓,沿著內褲滑塞近母親那股起的小丘擠緊大腿內側,形成一種包覆肉棒的姿勢,隔著內褲敢到肉穴裡的溫度,我將背心輕輕往上瞭起,動作放輕,看那母親鮮嫩嬌唇,偷偷的親了一口,在親玉頸,身出舌頭從耳後舔到右邊香肩,母親的鎖骨很漂亮。這時我突然發現母親的眉頭深鎖,呼吸急促變重,而我手中的梨型豐乳不停的上下起伏,而大腿早已經彎曲,並且夾緊,我的肉棒因為大腿放開,所以龜頭頂住內褲裡的鼓起的陰戶,被我往上一擠一刮,母親竟然嬌喘一聲。

嚇的我連忙下床,滿臉紅通通的跑回床上,心臟不停的跳動,心想難到母親早已經發現,卻不說。我握著肉棒,想像剛剛的母親身體的一切,才套弄沒幾下,打了個哆嗦,射的牆上都是精液,我看那精液緩緩流下,不發一語。吃早餐時母親還是跟以前一樣,沒有任何異狀,只有我低頭吃飯,下課後回家在走廊上遇到母親,卻尷尬起來,母親看我的眼神很奇怪,頭低低的,要我今晚在到她房裡,她有話跟我說。

我等著晚上的責罵,戰戰兢兢的輕敲房門,只見母親一身便服,說道「過來替我揉揉背吧」,我按摩母親肩膀,母親要我解釋早上的事情,我只要一邊按摩一五一時全說了,母親笑了個笑說「你那本書我看過了,放在藤椅上被外公看道怎辦?」,母親跟我解釋亂倫,說那些都是小說,別太相信。我點頭如搗蒜,不停的說是,我按了肩膀十分鐘後,母親整個人放鬆昏沉沉的,我不停的擠弄上衣衣領,眼睛看著那對乳溝,下體卻又不爭氣的硬了。

當我手越來越不安分,在母親背後用拇指點壓,不停的重點擠壓穴位,弄得母親不停的哀哀叫,享受我的按摩。我偷偷的將四只往腋下伸出去,說要掐捏穴位,其實四指指頭卻壓著乳根,不挺的撮弄側乳。我一開始是先若有似無的碰了個碰,接下見母親沒阻止,越來越大膽,到最後竟然手掌捧住側乳乳根,享受乳球給我手掌的快感,當我沉溺在這之中,母親突然將手肘往下夾緊,不讓我雙手繼續玩弄。轉頭杏眼目瞪,大聲說「不是說聽話了,怎又不乖了」,我將炙燙肉棒貼在母親的美背上,把頭靠在母親肩上,難過得哭了。

母親轉過來摟著我,讓我把臉貼在豐滿乳房上,柔聲道「到底怎麼回事,我個乖兒甚麼時候變成這樣子?」,我哭是真,理由是假,胡口掰了個說「國中時父親離我而去,而現在我要北上,又要離開母親,對母親的思念,想到這件事就不小心哭了」。母親鬆了個眉頭,拍拍我的背,說「傻孩子,母親有空回上去看你阿」,我見母親因為這樣心情轉好,馬上說「可是我在台北一個人寂寞,母親也一個人在這裡,我擔心母親安危,母親答應我,一定要照顧好自己…」,此時母親樂的整個把我壓在床上,俏皮的臉容真是可愛,母親伸出白淨玉指,搔我的腰間的癢,我耐不住癢在床上就把母親雙足抬高,搔母親腳底板,母親癢的左扭又扭,校的哭討求饒。

這時我抬起母親的玉腿,母親腿上的短褲寬鬆無比,我從褲縫中看見一只肉縫,母親好像也發現我的眼光,自己順著眼光一看,發現沒穿內褲的肉穴,被自己的兒子看的一清二楚,頓時整個臉紅起來,說「放下腿,母親不搔了」,而我將右腿整個架在我肩膀上,挺起肉棒,母親看到我那冗起的球褲,盯的大眼直視,我把母親大腿往母親身上壓,用肩膀固定大腿,右手撐在地板,母親驚慌的說「別…別做傻事阿,乖」,我在母親耳邊說「就給我了,就一次也好,求求妳」,母親扭動身軀,想要擺脫我的掙扎,我將母親左腿往左扳,呈現青蛙腿姿勢,用我的左膝蓋壓在上頭,嘴吸母親嬌唇,母親口中盡是「嗚..嚕..嗚..喔」等聽不清楚的語言,我舌頭怎麼伸就是伸不進去牙關,只好放開蜜唇,改吸舔耳垂,母親滿臉潮紅,不停的用手掌推我胸口,無奈我全身體重壓在她身上,拿我無可奈何。

我以前就發現母親一個祕密,就是母親耳朵很敏感,小時候曾拿羽毛搔癢母親耳垂,母親癢的整個人馬上癱軟在地。如今我這麼個一呼熱氣,一吹涼風,舌頭把那對軟骨香耳,裡裡外外的舔鑽一次,在用嘴唇含住耳唇,在口裡用舌尖舌背不停的舔,而我那嘴唇強吸而耳垂。漸漸的母親動作越來越慢,不之是我那早已從褲口伸出了肉棒,狂擠母親那肉壺,還是因為耳唇的敏感導致母親身體酥麻,我看母親眼神半開迷濛,櫻口微微的吐出蘭氣,先張口吸允母親那嬌滴滴的美唇,跟母親舌頭纏繞的同時。

我的左手把母親的短褲褲口含著內褲,往右邊扯開,憑著手感摸了摸那肉穴,握住龜頭,在外陰唇口慢慢送入,很慢,很慢。我不想像小說那樣欺負母親,怕一下太快親弄疼。先差到約三分之一,母親的眼睛看著我,我放開母親的嘴唇,在耳邊輕道「可以嗎? 怕疼我清點 ?」,母親雙手勾住我的脖子,語帶點小生氣的說「都依你了,你都把我欺負成這樣了,我還能說甚麼?,我突然一個玩笑,將剩下的三分之二猛然一次,母親馬上發出一聲「嗯阿…….」,緩過氣咬了我的肩膀一口說「不是說了慢點,就不聽,你的這麼大,又這麼用力,疼死我了」。

我在一次吻上母親,封住他櫻桃小口,不讓他就繼續說話,開始前後扭動腰部,隨著節奏的抽動,從快到慢,慢到快、用上小說裡的九淺一深,讓母親那守寡多年的肉穴,在這個仲夏夜晚,偷情每一刻。母親肉壺早已經濕潤十足,我沒有別的花招,就這樣當那黏糊肉壁夾的我快射精時,母親主動親了我一口說「小聲點,外公婆在隔壁呢」,原來是我抽動時的大腿越來越大力,母親的大腿早已經被我拍得滿腿通紅,我一個雙手揉捏乳球,將壓著的母親右腿的右手放開,讓母親將雙腿張開,扶助母親柳腰,加快肉棒速度,母親發出一長串的「阿..阿..婀..婀..喔..阿」的呻吟長聲,而在最後得幾分鐘裡,母親咬著下唇,鼻腔深處一直發出「嗯..嗯」的聲響,兩手伸出握著我的雙手,我把我的雙手手掌張開,跟母親的兩手蔥白玉指,十指交握。

此時母親整個身子一弓,雙玉美足繞過我腰圍,交叉夾住,一股溫熱體液從陰戶裡竄流而出,更加濕滑了整個肉穴陰道,此時我正好龜頭酥麻到臨界點,狗公腰奮力一挺,頂到深處,一股火熱濃白液體噴射而出,此時母親整下巴抬起,眼看天花板,肉穴不停的抖動夾擠我的陽具,母親喉頭的聲音含糊不清,頓時全身一鬆,癱軟在床上,而我也趴在母親臉龐,看著那鼻頭冒汗,眼神迷濛,我跟母親一個長吻,擁抱纏綿至雞鳴時刻,我才匆匆離開。

如今在台北念書的我,翻開那本小說,笑著說小說就小說,母子亂倫怎可強迫。而我跨下間的頭部不停扭動,聽那一陣又一陣的吸水聲,沒多久又一股濃精宣洩而出,只見母親站了起來,雙腿張開,露出肉縫,吞了吞精液,跨坐在我大腿上,肉棒完全沒入母親體內,一陣又一陣的呻吟聲,我手捏屁股肉臀,想著母親下次何時才會北上,一解那思念母親之情。

本來這篇打到快十二點都還沒打完,不想浪費每天只有三篇的版規,所以打至約一半又一些時,趕緊先按發表,事後在編輯補齊,沒想到竟花了多一個小時,真是對大家抱歉。從十點打到現在三小時就這樣過去了,感謝大家看文,祝各位晚安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