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他走進攝影棚中,燈光很亮,一個長得白白淨淨的女學生只穿著內衣正坐在床沿,導演在一旁對她作些「心裡建設」。

他一言不發地走到導演椅旁,坐在椅子上面,一旁的人員還有攝影師,燈光師,記錄,錄音員等人,其實整個攝影棚不過是一間小旅社和一具攝影機而已。

沒錯,他是這部小電影的男主角,而今天原本和他搭擋的女星臨時失約,不知到何處去玩,找不到人,導演沒辦法,只好起用這個剛吸收進來的人。

其實剛接觸這個行業多少會有些彆扭,因為要在鏡頭前把自己脫個精光,和一個不相識的異性打的火熱,有時還要表演一些特殊技巧,不樂意也得照做,自己雖然沒有高潮卻也得佯裝很興奮的樣子,真的有許多甘苦談。

他看著那個女學生,心中慢慢的想著,她以後絕對會習慣的,就像拍片時經常和他搭檔的她,現在還不是拿著鈔票大筆大筆地亂花?

「用肉體賺來的也是錢呀,有什麼難堪的?」有一次在外縣市偶遇她,和她痛快淋漓地做了一場愛後她告訴他的,他想起她這個沒有愛情而專門一起發洩的朋友。如果她要是真的沒有想出賣肉體來「打工」的意思,當初導演找她時就不應該說「來看看工作環境」,他曉得導演雖然從事這種不良行業,可是導演決不會利用不實廣告來逼良為娼。

那女學生依然頭低低的,好像還不肯答應。

「真笨,若是真的不要的話就說不要,然後起身一走了之,幹嘛還討價還價,什麼只能摸不能玩…」一旁的攝影師不屑地說。

他十分贊同攝影師的話,這時代不同了,貞操雖然是一個過時的觀念,可是他對於小他十歲的青少年始終搞不清楚,曾有一次他和擺明只「打工」一次的女學生拍片過,可是他十分驚訝她的性技巧,那種欲仙欲死的快感絕對是一個經歷比他豐富的人才有,也曾經發現一整群同學結伴來打工的,甚至更離譜的和一對雙胞胎姊妹睡過。在這個圈子中,他以為瞭解女人,事實證明他什麼都不懂,尤其是這時代高中的女學生。

她長得普普通通,從身上的比基尼似的內衣看來,她的身材也沒有很突出,導演怎麼會搭上這樣的女生呢?似乎為了證明自己的身分,她的書包還放在一旁,淺藍色的校服整整齊齊地擺在一旁。

他似笑非笑,這種情形看多了,在他和導演合作近五十部的小電影中,至少有三十部以上是和高中女學生拍的,她還以為高中生算什麼哩,看她的樣子顯然沒有什麼特殊的技巧,如果不是他女友最近生理期不方便,他還不見的想和那個人上床。

他想到他的女友,內心感到有點愧咎,因為她並不知道他的副業是這種見不得人的小電影。

他喃喃自語,「沒關係,反正我是被情勢所逼,她應該會體諒我的苦心的。」

每次他拍電影時,他總會這樣安慰自己。不過在擁有五十部影帶,和六十幾個女人上過床之後,他的審美觀變得很奇怪,他的女朋友也是普普通通的一個女孩子,若是比起那六十幾個女性,她可能只排在第五十名。可是那沒關係,他一想到那些美麗的外表下全是他摸不透的心,他便感到惶恐不安,他害怕他真心付出的女人竟然會在背地裡和其他男人翻雲覆雨,他或許可以不管她們的過去,可是他無法忍受現在的不貞,證明是和他對手戲的女學生中有不少人是有男朋友的,這些提醒他一項危機,也敲醒他對美麗的執著,於是他寧願選擇一個沒有心機,也不崇尚物質主義的女性,他要的是一顆可以掌握的真心,而不是雍容華麗卻摸不清的愛情。他想他之所會對美女缺乏感度,大概,是因為這個兼職的關係吧。

導演和她交涉的結果,她還是答應了。從她剛才討論的語調和無主見的樣子早就料到她絕對會答應的。

他脫下衣服以及褲子,移駕到床上。

他爬上她的身體,那是一種相當熟悉的觸感,多少的日子以來,他經歷過多少不同的女人,每一個都是那樣的光鮮潔白,柔滑酥軟,可是他僅止於和她們取樂而已,一次一次的高潮,一次一次的結合,可是在他深入到她們的肉體深處時,他還是被摒棄在她們的心門之外,好幾個宇宙那樣的遠。

他在心中想著,是她們錯了嗎?是「強暴」她們的他錯了嗎?是提供她們「打工」機會的導演錯了嗎?還是是這整個社會的風氣錯了?

他想起剛從學校畢業時意氣風發的時代,十分可笑,卻更可憐。那是一個你不得不變壞的時空中,白的逼你,黑的逼你,終於他體認了,他經由同事的介紹,或者該說是上司的選擇,他選擇以這行為兼職,他借此來麻痺他自己,也下意識地認為這是脫離當上司的替身的好辦法。

在拍攝色情片的時間中,他只是個演員,負不到什麼大職責。他伸出雙手解開她的內衣,職業性地捏著她的乳房,微微隆起的胸部上咖啡色的乳尖並沒有很吸引他去吮咬。

他進一步地深入她身長的中央,他解開她腰間的衣結,脫下她的內衣褲,他端詳著,那是一套昂貴的內衣,他不清楚一個女學生為何要買這樣的東西,如何有足夠金錢去買。失去職業熱誠的他也不想瞭解。

接著他將自己移到她下面的三角地帶,鼻尖輕輕靠在她尼絨似的地帶上,靈活的舌頭觸碰在她情慾的中央地帶,同樣是那麼鮮紅,同樣是那麼的濕潤。他的將她柔嫩的乳房握在手中,舌板整個貼在她雙腿之間的中心。他感到他身體和腿的交界漸漸有一股力量將他整個撐起。忽然懷中的她哭出聲音,是哭嗎?他懷疑著。

導演急忙趨身上前,拿著一條浴巾披在她身上。

她坐在床上摀著眼睛啜泣著,弓起的雙腿間隱約可以看見他剛才舌頭平放的地點。上一次的女主角有點令他懷念,也許是特殊的劇情令他懷念吧,上一部,導演將食慾性慾結合在一起,豐盛的大餐,香醇的美酒,柔美的音樂,赤裸的佳人,激烈的喘息… 他意猶未竟地遐想著,只可惜上部戲的女主角是外地人,為了湊足個人旅行的旅費而打工一次。其實他對她有點心動,如果她能留下來,也許他會毫不考慮地追求她。

男人,他想著,是有可能愛上一個和自己有過肌膚之親的女性的。

時間一滴滴地流逝,他的遐思轉回到前幾次的女星,他比較著那幾個女學生的胸部,肌膚的觸感,身體深處的快感,他竭力想逼使自己找出那個是最特別的,和那個是最刻骨蝕魂的,可是他不能,因為她們都同樣地令他瘋狂,經驗豐富的他也不得不敗倒於她們的技巧。

他,或許只是她們眾多性伴侶中的一個,可以肯定的不是最強最久的一個,更可以肯定的也非最後一個。他記起那對雙胞胎姊妹,至今,他仍然不清楚當她們看上中意的男人時,是不是也將會一起和他上床?那時候姊姊的溫柔旖旎,妹妹的熱情萬種,都曾讓他付出好幾天的體力,他想著想著,忽然笑出聲,因為他是唯一徹底征服過她們姊妹的第一個男人–雖然這是他們三人拍完片子後,一起在巷口的麵攤吃消夜時姊妹兩人對他說的,孰真孰假已經不是重點了,可是毫無疑問的,那對姊妹相當懂得男人的心理,能和她們上床真是十分幸運,如果某天她們再度相遇時,自己的寶座還能不能保持?

導演再度喊了他的名字,把他從過去的回憶中拉回現實,原來導演把她安撫好了。戲,可以繼續開拍。

導演拿開女學生身上的浴巾,他爬向床墊,經過剛才女星的優劣比較後,他很沮喪地發現自己開始挑剔,他無法在這個並非美女,也不善體人意的女學生身上再次激昂,於是,他起身向前,將自己的下體移至她的唇邊。

她面露難色,然後伸出纖細的手指握住他,張開口把大小恰塞滿她口唇的他含進去,他前後來回地推動著臀部,好讓自己在這個不懂技巧的女學生潮濕的口唇裡獲得快感。

沒多久,他再度堅硬伸長,那女學生嬌小的口純顯然無法容納他的龐大,突然他感到他的尖端打進她的喉嚨裡,一下突來嘔吐感使她推開他,然後又歇斯底里地哭出來,情緒激動地又說她實在沒辦法繼續演下去,導演還是上前安慰著她。

他退下去,回到一旁的導演椅上,經過這麼多次的折騰,每當他正開始堅硬時就被她中斷,心中真的十分不耐煩,沒見過像她這麼矜飾虛矯的人,都已經上了鏡頭了還這麼… 。

忽然他想到自己是否太狠心了呢?他搖搖頭,千萬不要對這種女人存有一絲一毫的同情,一個女人已經答應脫下衣服演這種戲,管她和男主角有沒有來真的,都已經顯示她的價值觀出問題了,既然要拍,就乾脆來真的,什麼只露兩點,只露三點,貼膠布什麼的,外在的行為才是最重要的重心,都被人看光了,被人摸盡了,還有什麼清純可言?她以為保留那張膜就能掩飾她失貞嗎?她以為她未來的丈夫會感激她留一張膜讓他穿破嗎?

他真的很不瞭解社會上種種名實不符的現象,女明星為了出名和製作人上床,為了在短時間內賺得大筆的金錢拍三級片,為了打知名度在觀眾面前任由主持人輕薄,想想,那些個影星還不是和他懷中的超限制級片女星一樣,前種人為名,後一種人為利,可是一般人對超限制級片女星投以十分不屑的異樣眼光,這不是十分不公平嗎?光看電視螢幕上搔首弄姿的女星能滿足的了自己嗎?還不是色情片安撫了初長成的青年男女?更何況影星是和特殊階級上床,想看都看不到,而懷中的女星等於是和大眾做愛,這不就是馬克斯所謂的剝削及技術壟斷嗎?

「咦?」他狠狠地敲了自己愈想愈不像話的腦袋「我想到那裡去了… 」

她再度首肯繼續拍下去,他爬上床,抓住她的雙腿,中心鮮紅的地點是他將進擊的地方,她的地方濕潤的,閃爍著陣陣的反光。

他沒有多做前戲,一下子將自己送進去。他或急或緩地在她體內恣意取樂,只要是女人,一旦在那個地方裡摩擦時感覺都是一樣的,只是她的長相,她的身材,她的技巧會讓帶給人心理上有多大程度的快感而已。

他被她體內的溫暖濕潤撩起更高的性慾,他的下方更加堅挺,更具衝擊性。那名女學生此時竟然沒有任何動作,沒有因性經驗少的顫抖,身軀柔弱無骨似地任他肆恣取悅,像極了一個經過多少雲雨的女性一般。

他在心中感到訝異,一時出神使自己速度放慢,她在翻雲覆雨中甦醒過來,像是忘記什麼事情,她又開始發抖,手掌遮住眼睛,淚滴撲蔌地嬌聲啜泣。他對這種小動作感到厭惡,然後以大男人的姿態給了她兩個耳光,並且把她的手揮開她的臉頰。她驚愕地看著他。

他充滿著怒火激烈地進出她體內,他不允許她將他舉上雲端又想將他重重摔落。他更加地粗野,更加地狂暴,她只能躺在床上,不敢再哭泣,任由一推一納的動作使她發出呻吟聲。

終於,經過多次的中斷後,他將體內的液體奔瀉在她的絨密的黑色地帶上,可是他卻覺得自己是麻木的,沒有前幾次拍片時的滿足,這一次充其量不過是完成了一件工作,他原先受不了她的麻煩,本想一走了之,可是既然已經把自己激起興奮,就算再麻煩也要把它爆發出去,能在異性身上發洩總是強過私底下的自慰,管它滿不滿足,自己興不興奮。

他起身,背向張開著雙腿躺在床上的女學生,他一個鈕釦接著一個鈕釦地穿衣,從眼角的餘光中可見到導演走向那個女學生邊,導演拿出一條浴巾覆蓋在她赤裸的身軀。然後比手劃腳著不知在談論什麼,聲音很低,聽不清楚。

他對此毫不關心,在片中他只是露出他的身體–從頭以下的身體。他曉得從進來這房間到現在已經過了四個小時,花這麼多時間來兼職倒是第一次,以前和有經驗女星拍片所用去的時間,包括事前事後的沐浴,做愛前的前戲,以及最耗體力的活塞運動等等,也不過一個小時半就可以收工,然後一群人到外面吃個消夜,接著各自分開。

他看了看錶,「凌晨三點了… 算了,我看澡就別洗了,」

他打個哈欠

「啊… 怎麼辦,明天還有上班,下班後和女朋友又有約會,明天整天會睡眠不足了… 」

他打開門,忽然聽到她冒出一句話,完全沒有剛才啜泣流淚的語氣:「什麼嘛… 錢才這麼一點… 」

他關上門,隱約可以聽到導演及攝影師等人恍然大悟後的怒吼聲,那女學生發出好幾聲尖叫,小旅館的地板在那些人追逐時發出極其巨大的聲響,當他們將她押上床時床所發出的聲音和剛才他發狂地蹂躪她時所發出一模一樣。

他知道惹怒他們後果會怎樣,難怪他們會生氣,原來這個貌似經驗欠缺的女學生,四個小時來屢次中斷他的興頭的原因是為了抬高自己的身價,以為導演會感到不好意思而給她多一點演戲的錢。導演一定會多給她的,在他們幾個人輪流在她身上使用一些用具取樂後。他感到好笑,早就告訴過導演要培養一批專門的女星,不要老是在街上隨便抓一個來問,如果答應拍片就成,不然便拉倒。

拍色情片很好賺,如果捧紅一個色情片的女星就更可觀了,可是導演就是堅持要她們自願,要拍就來找他,真是奇怪的職業哲學。

女學生淒厲的哭喊聲傳到他的耳中,盡量地哭叫吧,他奸聲地笑著。

這個治安不良的地方人人都只想自保,沒人會去過問一個被輪姦的少女,反正這裡的暴力犯罪案件已經夠多了,反正在糜爛的社會中強姦案件太稀鬆平常了,反正這地方是他職務所負責的管區,反正只要他不去管這件事,就沒有人會管。

他走下樓梯,再度打個呵欠,「回家睡覺吧… 」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勾引少婦偷情的經過
和女朋友的同學張琴
艷遇美麗小寡婦
步入深淵的女人
他把她弄到高潮後就把精液射到另一個女人的小嫩穴裡
廚娘惠美
月光水色仙境,靓人消魂偷情
灌醉哥哥,姦了嫂子
麻將淫戲
成熟豐滿的母親

熱門小說:
公司主管漂亮老婆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