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接到大學班代的電話,說他想辦同學會,因為畢業後,從沒辦過被ㄧ些同學幹?,他叫我幫忙,策畫一下活動及約一下其他同學。經過ㄧ些連繫及討論後,決定到在宜蘭,開民宿的同學那裡,舉辦二天一夜的聚會。連繫後,總共有24人參加,交通安排由男生開車,以一車載三人為主。

到了聚會那天,我想讓同學坐舒適一點,所以跟貞清換她的休旅車。到了集合地點,班代要我載三個女同學,分別是逸芸、希怡及沛雯。除沛雯外,其他兩位同學,在校時跟我都還不錯,除了同班同學,還是同社團的。我第一次交女朋友,就是逸芸的高中同學,叫作美雪。

三個女人一上車,就開始嘰哩呱啦的聊天。逸芸坐在我旁邊,在翻車上一些抽屜的東西。看到了行照影本。逸芸:『這是你女朋友的車。』我:『嗯!』逸芸:『你真大膽,開女朋友的車載妹妹,待會,我們要小心,不要留下頭髮,免得害人家小倆口吵架。』我:『我女人才沒那麼小氣呢!就算妳留下內褲,她都不會生氣。』逸芸:『少臭屁了啦!講的好像你很厲害,常常把妹似的。』希怡:『沛雯,我告訴妳,他的糗事,他第一次交女朋友,是逸芸的高中同學,就是美雪,妳也認識吧?」

沛雯點點頭。希怡:『他們認識的第一年,阿輝過生日,美雪忘記買禮物,問我們怎麼辦?』逸芸:『我就問美雪,上過床沒?她說還沒。』我說:『那妳就跟他上床當禮物,比什麼都要好。』我:『喂!這種事不要說啦!』希怡:『結果,這小子,根本也不知道,他是那天生日,他說他媽媽都幫他過農曆的。所以,也沒跟美雪約會。我們就騙他說,美雪在家不舒服,結果,他就到我們租的地方。他一進門,看到我們擺個小蛋糕,祝他生日快樂,然後美雪躲在房間。』逸芸:『這小子還不錯,還問美雪怎麼了。』我們就逗他說:『美雪生了怪病,要你身上一樣東西才行。』

希怡裝出我當時驚訝的口氣。希怡:『要我什麼東西?』逸芸:『然後,我們兩個就將他的運動褲及內褲都脫掉。』希怡:『我告訴妳,除了小朋友外,我沒看過那麼可愛的DD,就那麼一點點。然後,我們就把他推進去房間,大概半個小時才出來。』逸芸:『我想說,那麼厲害搞半個小時,就問美雪狀況。

她說:『痛死了,他一進去,就開始自己把DD弄硬,弄了半天,然後就插進來,也不管我咩咩乾不乾,就開始插,亂沒情調的,然後沒多久就出來了。』希怡:『後來,聽美雪說,每次作愛還要教他,女生又不好意思教,所以久久才跟他作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才分手。』說完三人在那哈哈大笑。

我則默默不出聲,因為言多必失,畢竟她們是三個女人在一起,說越多問越多。逸芸:『喂!帥哥,你也說一下嗎?當年怎麼會這樣老土?那不會是第一次吧?我們很想知道?』我:『美雪沒告訴妳嗎?』逸芸:『她說應該是吧?她不好意思問的太清楚?』

 我:『妳知道跟我第一個作愛的女人是誰嗎?』希怡:『誰?』我:『妳們也認識,就是部落服務隊的芝容學姐。』逸芸:『那有可能?那個氣質大美女?』我:『真的。更慘的是,那次作愛,不到五分鐘,我就射了。』希怡:『幹嘛!跟大美女作愛太緊張嗎?』我:『就是因為那次慘痛經驗,所以跟美雪作時,不想太丟臉,只注意到自己的DD弄硬,可以久一點。其他的,根本不知道怎麼作?所以,我現在都會先讓女生的咩咩濕濕的,才會開始作。』

逸芸:『聽你的口氣,好像很厲害,我不相信,當初的小不點現在有多強。』我:『那時候,可能那地方還沒發育完全。前次碰到芝容學姊,講起我的第一次,她也在笑,我就跟她作了一次,讓她心服口服。』希怡:『我不相信,逸芸摸他的DD。』逸芸就真的拉開拉鍊,伸手到我褲內,摸了幾下。逸芸:『喲!好像真的很硬。』希怡:『把他掏出來,我看是不是真的發育長大了。』逸芸就要脫我褲子。我:『不要鬧了,我在開車啦!』

逸芸:『沛雯,妳會不會開車?待會讓妳開,我真的很懷疑,他的DD會長多大?』我:『那時候,還沒二十歲,後來真的有在發育啦。而且,妳們那時候用強的,我當然會怕的DD就縮起來了。』希怡:『我還是不信?眼見為憑。』

三個人就一直繞著這個話題,到休息區後,再上車時,就由沛雯開車,逸芸一樣坐前面,我跟希怡坐後面。由於六部車,都在這休息區停車,出發時,她們故意最後一輛出發。出發後,希怡就來脫我褲子,我就假裝一下,不讓她脫。

希怡:『看一下嗎?又不是沒見過。』我:『它長大後,妳真的沒見過,我怕妳把它弄大了,又不讓我消火,會很難過。』希怡:『好!如果它真長的夠大,我就幫你消火。』我:『真的!是妳說的。』逸芸:『快一點啦!若真的夠大,我也讓你插啦!』希怡就脫掉我褲子,我的雞巴就彈出來了,希怡再用手搓一搓,雞巴就直挺挺的在她們面前,連沛雯都回頭看。

希怡:『哇!真的好硬。』逸芸也伸手過來搓了幾下。逸芸:『嗯!真的好硬。希怡,妳要不要插看看。』我:『妳們什麼時候,變那麼色了?』逸芸:『沒辦法!我這些三十出頭的,算大不大,算小不小,沒有男人要,碰到好東西,當然一定要試試。』

希怡她將她的外褲及內褲脫掉,拉我的手,撫摸她的小穴,我就將手指頭沾沾她自己的口水後,就慢慢抽插。希怡:『喔..喔..真..的..喔..有..兩..把..喔..刷子..喔..』接著手指頭在她小穴內,開始又插又轉。希怡:『喔..啊..喔..啊..啊..喔..啊..喔..啊..喔..』希怡的小穴,已經溼答答的了,我就將雞巴,插進她的小穴,她雙手扶著兩個椅背後面,屁股不停上下擺動。

希怡:『啊啊..太..啊啊..爽..啊啊..了..啊啊..』沛雯將後照鏡往下調,就一面開車,一面看我們做愛,一隻手也自己在摸自己的小穴。逸芸:『沛雯,妳專心開車啦!我來幫妳弄。』逸芸就將沛雯的褲子拉鍊拉開,將手伸進去她的小穴撫摸,她自己也在摸自己的小穴。我則一隻手,摸希怡的奶頭,一隻手揉捏她的陰核,整車淫叫聲不斷,希怡她好像很飢渴,屁股上下擺動,速度很快,兩個奶子,晃個不停,讓我摸不到,只好用手指頭,掐住她奶頭揉捏。

希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由於希怡動作很大,車子有點搖晃,沛雯要求輕一點,我就讓希怡跪在坐椅上,我從後面慢慢的抽插她。希怡:『喔..喔..喔..喔..喔..』再來,我就用手指捏揉她的陰核,她的小穴,流出很多淫水,所以,雞巴雖抽插的慢,但次次都很深。希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接著,她起身面向我,要我抱著她抽插。

希怡:『啊啊..再..啊..插..啊啊..我..啊啊..要..出..啊啊..來..啊啊..』我就挺起屁股,讓雞巴快速抽插她的淫穴。希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希怡就緊抱著我,身體打哆嗦了幾下高潮了。希怡:『喔..真的..好舒服..好爽..』逸芸:『還沒出來,換我換我。』沛雯:『不行啦!再來是山路了,我不太敢開,阿輝,換你來開啦!』

我就將褲子穿上後,讓沛雯停車,我跟她換位置,由我來開車。逸芸:『阿輝,我也一定要跟你嘗試一次。』希怡:『美雪一定會後悔,放掉這個寶貝。』我:『她不是已經結婚了。』逸芸:『其實,她去年已經離婚了,她老公有點暴力傾向,但她老公還是在糾纏,所以,她把原來的工作辭掉了,我介紹她,到我高雄阿姨的公司上班。』

希怡:『妳真會保密,我都不知道。』逸芸:『美雪她不要讓人知道,而且怕她老公會找麻煩,現在應該還好了。改天她上來,我再約大家見面,阿輝,你不會不見吧?』我:『只要她不介意,我當然願意了。』車內原本淫亂的氣氛,一下變成嚴肅了點,再加上因為山路,我要專心開車,話也不多,結果她們三人都睡著了,尤其希怡,也還衣衫不整的就睡了。

到了目的地,是同學阿民開的,他是個原住民,在這有一大片果園,由於位在往太平山的路上,所以,他說服父母作民宿,這在他大學時,就規劃的了,當初,他父母同意他的條件,是要結婚,所以他剛畢業當兵前,就娶了她高中的學妹,而且生了一女一男,最大的,今年要上小學了。他四周種滿各種水果,四季都有,旁邊的溪,還有野溪溫泉,他蓋了一棟主大樓,八棟小木屋,還有個庭園咖啡廳。

他見到我們這些老同學,原住民的豪邁性格,就出來了。原本假日,他生意客滿的,除了預定的外,臨時要住的,他都推辭掉,而且又不收我們錢,我們覺得不好意思,就說給我們一間兩層的小木屋,男生睡樓下,女生睡樓上,而且,大家那麼久沒見面,我看會睡覺也沒幾個。在強勢要求下,他就同意了。

中午,他弄了一些山地餐招待我們,當然少不了酒。有人黃湯下肚,就開始聊起來了,阿民要他女兒,帶我們去採芒果,然後到溪邊去看看,說要泡溫泉也可以,但大家沒帶泳裝就算了。

晚上,阿民弄了BarBQ,還有一隻烤乳豬,啤酒,小米酒,同學帶來威士忌,紅酒等。大家圍在火堆旁,班代很正式的,要每位同學輪流講話,說說自己畢業後,或現在的狀況,有的人真的改變很多,以前沈默寡言,現在是口若懸河。有的人則相反。但整個氣氛,還是熱鬧的,其實大家話夾子一開,東西就吃的不多,所以,阿民一面烤,一面硬塞東西給大家,當然勸酒是免不了的。但我只喝啤酒,有些人沒喝過小米酒,覺得甜甜的好喝,誰知後勁很強,很多人都醉了。

最後,男的剩我、阿民及班代,另一邊有四、五位,還沒爛醉的女同學在聊天,連說晚上要和我作愛的逸芸也醉倒了。我們三個男生,一邊喝酒一邊聊天,當初,我們是同球隊的,有患難與共的感情。我:『阿民,你民宿經營的怎樣?』阿民:『我現在還是以賣水果為主,民宿週休五天,收入不是很好,加上又不敢請人,有時客滿,還忙不過來。所以陷入經營的問題,要投資怕洞更大,不投資,可能之前投資會虧掉。』

我:『那平常讓員工種水果,假日作民宿。』阿民:『現在不管民宿或種水果,成本都高,而且有意願的人,也不好請。』班代:『其實,班上同學應該都可以幫忙,像阿輝作行銷及網站的,大象在中小企業處,育明在觀光局,還有在學校的。看你需要什麼幫助,就說出來吧?我想,阿輝也有同樣想法,現在能幫忙的,就是一些老朋友。』

我:『對啊!尤其是共患難,相扶持的老朋友。還有,希怡也在電視台工作,弄個介紹,應該也可以。』阿民:『今天能見到大家,就已經很高興了,若大家還能幫忙,那我就要走運了。』班代:『你就想一下吧。阿輝跟以前一樣,是點子王,臉皮又厚,先找他商量。』我:『靠!我那是臉皮厚,我為了生存,根本就是不要臉。』三人哈哈大笑,再乾一杯。

阿民:『下午,我女兒有帶你去野溪溫泉吧?那是去年地震後,冒出來的,還沒什麼人知道,我就稍微整理一下,很安全的。』我:『有啊!不過,大家沒帶泳衣,沒下去泡。』阿民:『我還要整理東西,待會給你們一支手電筒,晚上沒人,去裸泡溫泉看星星,真是一大享受。』阿民就去拿了一支手電筒來,我邀班代一起去,但他不要,說要睡了,明天早上想爬山,還要開車。我就只好自己去。

到了溫泉,我將衣服脫光,泡在溫泉裡,當晚的月亮,是下弦月不亮,但滿天星星,真的很有氣氛,心想,下次找貞清一起來。我就躺在裡面享受時,忽然聽到女人的聲音,正想要不要出聲,但聽到希怡的聲音,我就決定先躲一下了,我就摸到一顆大石頭後面躲著。一看,是三個女生,拿著手電筒過來,一個是希怡,另外是培儀及海棻,她們三個,在念書時就是很大膽的,連鬼屋都敢去。

培儀:『真的是滿天星星。阿民他老婆說的不錯。』三人就將衣服脫光,下到溫泉池內了。希怡:『可惜,身邊不是男人,不然就更浪漫了。』海棻:『幹嘛!今天看到那位舊情人在思春。』希怡:『不是在思春,是在回味,回味今天早上的高潮。』培儀:『哇!難道妳今天早上出門,還跟男人作愛。』希怡:『不告訴妳。』海棻及培儀,分別掐住她的雙乳。海棻:『說!最近又勾引了那個男人,不然,我就嚴刑拷打。』說完,就用手指,往希怡的小穴再抽插。

希怡:『喔..喔..我..說..喔..喔..是..阿..輝..喔..啦..』培儀:『妳是說,唸大學時,妳說她的話兒像小不點的阿輝。』我心想,原來是她跟逸芸幫我宣傳,難怪念書時,班上女同學好像都很同情我。今天,我要推翻她們得印象,我就把我的雞巴,弄得硬硬的。希怡:『以前是小不點,現在是無敵鐵金剛。插起來好爽。』海棻:『那妳今天什麼時候作?』希怡:『在車上,逸雲跟沛雯都看到了,逸芸本來晚上要找他搞一下,結果,她跟沛雯都喝醉了。』培儀:『聽妳形容成這樣,好想跟他搞一次。』

這時候,我就從石頭後走出來。我:『那要不要現在來搞啊!』她們三人只大叫一聲,就安靜下來了。希怡:『你什麼時候來的?還躲在那裡偷聽?』我:『我比妳們早來,不信,我的衣服在培儀頭上的石頭邊。原本不想打擾妳們,但有關我一世英名,不得不出現,怎樣?培儀要不要來鑑定一下,這隻肉棒,算不算是小不點。』

我就走近培儀,拿起她後面的手電筒,往我雞巴一照,我的雞巴,就在培儀的嘴巴前。她一見我的雞巴,露出驚訝的眼神,就張嘴,將我的雞巴含住吸了幾下。培儀:『哇!真的好硬!』我就將培儀拉起,讓她站著,趴在大石頭上,我用手指頭抽插她小穴幾下後,發現她的小穴是濕的,就挺起我的雞巴,直接插入她小穴,就直接頂著,沒有抽動。

培儀:『喔..好棒..喔..好..滿..足...喔..』培儀她就自己擺動她的屁股,前後抽插。培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海棻也遊過來,摸我的蛋蛋。海棻:『哇!他的蛋蛋也好硬。』由於,海棻摸著蛋蛋,我覺得不是很舒服,我也將她拉起站趴在同一顆大石頭上,用我的手指頭插進她的小穴,進行抽插,弄的她小穴冒出淫水來。雞巴一樣抽插著培儀的淫屄。

海棻:『喔..舒..喔..服..喔..喔..』培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希怡也在我背後,磨蹭她的乳房,我把插插培儀的速度變慢,然後手指頭快速在海棻的小穴內,一面抽插一面轉動。培儀:『啊..啊..啊..啊..啊..啊..啊..』海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海棻的反應很激烈,不停的扭動她的屁股。

我就將雞巴,拔出培儀的小穴,改插進海棻小穴,一樣用手指頭,快速在培儀的小穴內,又抽插又轉動的。海棻:『啊啊..好..啊啊..舒..啊...服..啊啊..啊啊..』培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接著,我讓希怡也站躺在大石頭上,也將培儀翻身,站躺在大石頭上,分別用手指頭,抽進她們的小穴,在裡面用摳的。雞巴則快速抽插海棻。

海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培儀:『啊喔..啊..啊喔..啊..啊喔..啊..啊喔..啊..』希怡:『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海棻在我的抽插下,小穴滑順抽插的,發出拍拍聲。其他兩個,也在扭動身體。希怡:『啊..啊..啊..啊..啊..』培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海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我持續快速抽插下,海棻她身體開始抖動,就高潮了。我則拔出雞巴後,擡起培儀的一隻腿,將雞巴插進她的小穴,希怡在我手指,拔出她小穴後,她自己用手指頭,抽插自己淫屄。培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希怡:『嗯..嗯..嗯..嗯..嗯..』我再將培儀翻身,雙手扶住她的腰,用力抽插她的小穴。

培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用手強揉她的乳房,再更用力抽插。培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培儀在我這樣抽插下,身體開始扭動,小穴收縮出精了。我則再拔出雞巴,往希怡的小穴插進,快速抽插。

希怡:『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抽插幾十下後,就射精在她小穴了。射完後,我蹲在溫泉中,看著她們三個也在水中。我:『怎樣?是不是可以證明,我的雞雞能力了。』海棻:『真是好東西。老同學,以後要多照顧一下。』我:『妳們這些慾女,我應付不來,自己去找男人吧?』

隔天早上,阿民來叫大家起床,去爬山,我則起不來,繼續睡覺。起床後,他們還沒回來,我看到了希怡,就跟她討論,幫忙阿民的事。希怡:『阿輝,你也太理智了吧!昨天,我們第一次作愛,今天就跟我討論正事,一點都不浪漫。』我:『跟妳們作愛,是我們都想玩,妳不會認真吧?』希怡:『你臭美!誰跟你認真。阿民的事,我會回去問看看有沒有機會,再找你討論。』我:『那就麻煩妳了。』

去爬山的同學,回來後,稍事休息後,阿民又準備豐盛的午餐給我們,由於要開車,喝酒的人就少了。餐敘中,班代說原本阿民要請客,收了不成比例的便宜費用,所以,還是要向大家收點費用,不要讓阿民破費太多,阿民說,快十年了,都沒招待過大家,堅持不收,我只好說,那是給她女兒,這二天的導遊費用,及慶祝她上小學的賀禮。然後,班代就說,以後每年至少辦一次,就解散各自回家了。

在回去的車上,逸芸就開始詢問了。逸芸:『阿輝跟希怡,妳們兩個為什麼早上沒去爬山?』希怡:『誰叫妳昨晚,那小米酒一直喝,所以,昨晚阿輝爬了六座山,包括我的兩個。』沛雯:『什麼山?』希怡就用手撐著自己的奶子。希怡:『乳頭山啊!』沛雯:『那六個不就三個人,那還有誰?』

希怡就將昨天晚上的事,告訴她們。逸芸:『那我們之前,說阿輝小不點的事,他不就知道了。』我:『昨天晚上,就是為了擺脫妳們塑造的汙名,只好挺身而戰。』逸芸:『那不管,我們也要泡溫泉作愛,我們要去礁溪泡溫泉。』她們就強要我開到礁溪,並進了一家溫泉飯店。

一進房間,沛雯就去放水,然後拉我進浴室,脫掉我衣服,就握住我雞巴吸了起來。水放好後,她就起身脫掉衣服,開始一起洗澡,我這時將手指頭,插進她的穴內猛力抽插。沛雯:『啊..啊..啊..啊..啊..啊..』我一面用水沖她,一面還是用手指抽插她,她的小穴冒出淫水,我就帶她進入浴池,就握住雞巴往小穴插,讓她背著我坐在我身上,開始擺動屁股抽插。

逸芸:『啊啊..好..啊啊..性..啊..福..啊啊..』我再伸手揉她的陰核,掐她的奶頭。沛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接著,她拉我起來,要我坐在馬桶上,然後,她雙手扶著我的肩膀,將雞巴插進她小穴,用力的將屁股,上下擺動,兩個奶在我臉上晃來晃去。

沛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這樣抽插下,她似乎已經徹底發浪。沛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抽插一陣後,沛雯緊抱住我的頭,兩個奶子緊壓著我的臉,小穴噴出尿來了,將我身體弄濕了,攤在我身上。為了展示戰果,我的雞巴仍插在她小穴,抱著沛雯到房間,結果,希怡跟逸芸躺在床上睡著了,我就將沛雯放在她們身上,讓她們感覺沛雯攤掉的樣子。

我:『接下來換誰啊?』逸芸:『當然是我。』我就將逸芸帶進去浴室,幫她洗澡,並將她的小穴,洗的很工夫,接著,我就開始舔她的小穴。逸芸:『..喔..太..刺..喔喔..激..喔喔..了..喔喔..』接著,我站起來一手抱緊她,一手將手指頭,插進她的小穴,又抽插又轉的。逸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再來除了又插又轉外,還在小穴內,用摳的及用拇指揉她的陰核,弄的她小穴,淫水直流。

逸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逸芸是屬於嬌小型的,我就抱起她,將雞巴插進她的小穴,然後走出浴室,來到床邊,將她放在床上,把她雙腿打開,在伸開雙手,拉住她的雙手。我:『讓妳們看看,是不是小不點。』我就用很快的速度,抽插沛雯的小穴。逸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逸芸被我快速抽插的,連喘息都來不及,只能挺住身體拼命搖頭。沛雯及希怡在旁邊,看得嘴巴張很開。逸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這樣抽插下,感覺逸芸的身體,就癱掉高潮了,任我抽插了。我就拔出雞巴,將希怡的褲子及內褲脫掉,插進她的小穴,再抽插數十下後,又射精在她小穴內了。

 希怡:『喔..你把..當成..發洩..桶..都射在..我裡面..小心當我..孩子的..爹..』我:『那我就娶妳為妾。』希怡:『才當妾,那誰當妻。』我:『改天介紹給妳們認識。』這時逸芸猛捶我。逸芸:『你要死了,插的這麼狠。』我:『誰叫妳當初,去跟別人說,我的老二是小不點。不過這樣插,我還是第一次,爽不爽。』逸芸:『真的很爽,爽的都快死了。』

接著,我們四人再到浴室的大溫泉池去泡溫泉,我又輪流抽插她們幾下,但她們有點怕到了,不敢跟我戀戰。吃完晚飯後,就回台北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