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開始這篇文章之前,我先介紹一下我的妻子。我的妻子叫簡娜,今年二十七歲,和我是大學同學,在這個年代,大學同學是初戀而且能結婚的並不多,因此我和妻子的結合被認為是天造地設的。當然,我們倆的婚姻生活也狠幸福。我們倆常常被別人稱為完美婚姻的典範,可是唯一有點美中不足的是在結婚的當天,我才發現妻子已經不是處女。對於此事,妻子給予的解釋就是「也許是做體育運動的時候不小心把處女膜給弄裂了吧」。上過學的人都知道這種現象,就是在激烈的運動中有可能致使處女膜破裂,況且妻子的陰道真的狠緊,不像是被人幹過的樣子,我也就沒往心裡去。可是,真相總有被發現的一天,正是和妻子在一次省親中我發現了讓我痛苦的真相。

妻子狠美麗,一米六八的身高,再加上波浪式的頭髮,高聳的胸部,蜂腰豐臀,將妻子點綴的如同仙女一般。看著忙碌的妻子,我突然湧現了一股自豪的情緒,盯著妻子豐滿的臀部扭來扭去,我胯下的雞巴迅速開始變硬變大,將牛仔褲撐得老高。輕輕地走到妻子的背後,雙手環住妻子的細腰,我開始舔舐妻子的耳垂,結婚已經兩年了,我早已熟知妻子的敏感帶在哪裡。

果然,不一會妻子就開始不安的扭動:「老公,不要啊,一會還要上媽那裡去呢,到晚上我再給你好嗎?」

我不想強迫妻子,於是鬆開了環抱妻子的手。妻子可能是看出了我的失落,給了我一個長長的濕吻,我的心情頓時好了起來。

隨著汽車的顛簸,我和妻子終於來到了丈母娘所在的小縣城。迎接我們的是我的小舅子,簡波,今年剛好二十歲,大學還未畢業。小舅子和妻子長的有點像,那些女人的特徵長在他的身上反倒有些奇特的魅力。

小舅子看見我們下車,趕緊迎了上來:「姐,姐夫,你們過來了,快點上家裡面去吧。」

我和妻子上了電動三輪車,妻子和小舅子一年沒見了,因此顯得特別親熱,小舅子拉著妻子的手不停的撫摸,我當時只是覺得他們姐弟倆感情挺深的,也沒往深了想。

到了丈母娘家裡,結果丈母娘因為去買東西還沒有回來,老丈人又死得早,因此家裡就我們三個人。等了狠久丈母娘也沒有回來,三個人都沒有太多的話題聊。

因此不一會,小舅子就說要上集市上找丈母娘去,妻子也站起來說道:「小波,我和你一塊去吧,一年都沒見到媽了。」小舅子說好,兩個人就一起去了,就剩我自己在家。

閒得無聊,我開始在家中四處瀏覽,突然,小舅子房間裡面一件內褲吸引了我,那當然不是小舅子的內褲,更像是妻子的。記得那還是我第一次給妻子買情趣內衣,結果就在第一次去丈母娘家的時候丟了,沒想到竟然在這裡發現了。上面穢跡斑斑,像極了男人分泌物風乾的模樣。聯想到小舅子撫摸妻子的模樣,我陷入了迷惑之中:「難道小舅子意淫著妻子?」越想越覺得可能,我不動聲色的把內褲放回了原地。

不一會,丈母娘回來了,發現就我自己,於是問道:「小波和娜娜呢?」

我奇怪的看了一下丈母娘:「他們不是去找你了嗎?」

丈母娘仿似想到了什麼:「啊,對,他們是找我去了,不過我讓他們先回來了,怎麼還沒到家?」

我看著丈母娘奇怪的表情,若有所思。

過了大約十五分鐘,妻子和小舅子終於回來了,也許是因為天熱的緣故,妻子臉色有些潮紅,微微的喘息竟瀰漫著風情萬種,我胯下的雞巴突然又莫名其妙的硬了。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我匆匆和丈母娘打了個招呼,就進了妻子結婚前的房間,冷靜了好久,雞巴才慢慢的軟了下去。

到了晚上睡覺時,妻子給我端了一杯奶,因為我有晚上喝奶的習慣。可我在妻子進來的時候雞巴就開始無比的堅硬,竟然有些微微的脹痛,早已經迫不及待了,便如猛虎撲食般見妻子的奶奪了下來,放在桌子上,然後在妻子的驚呼聲中把她抱起來放在了床上。

妻子制止了我:「別慌,先把奶喝了。」

我怎麼可能放棄這麼好的機會,於是開始撕扯妻子的衣服。

妻子有些生氣:「你怎麼那麼不愛惜你自己,如果你不把奶喝了,我就不和你做。」

我看著堅定的妻子,突然想起了那條情趣內褲,一個大膽的想法躍進我的腦子:「那條內褲是不是妻子給小舅子的?」於是我假裝把奶喝了,其實我只喝了一口,其餘的都被我趁轉身的機會倒在了牆角里。不一會,我竟然感到一點點眩暈,我只是喝了一口就這樣了,要是整杯喝下去,那不睡得和死豬一樣了。

我假裝開始藥力發作:「怎麼回事?好困那,今天不做了,睡吧!」

妻子看到藥力發作,點了點頭:「嗯,老公,你好好休息吧,畢竟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啊!」

我心底暗暗冷笑:「裝,你就和我裝,等一會我捉姦在床,有你好看!」

不一會鼾聲大起,妻子滿意的看了看我,輕輕地喚了一聲:「老公!」發現我沒有反應,於是妻子開始換衣服,是一套情趣內衣。換好衣服之後就躡手躡腳的下床走出了房間。我輕輕跟了上去,發現正是去小舅子房間的方向。

我迅速的跑到小舅子房間的窗台邊,輕輕的打開窗戶,發現小舅子也沒有睡,正在焦急的走來走去。正在這時,房門開了,妻子走了進來。

小舅子一把抱住妻子的酮體,一邊瘋狂地吻著一邊說道:「好姐姐,你終於來了,可想死我了!」

妻子也雙手環住小舅子的腰,一邊激烈的回應著一邊輕嗔道:「我當然要等到你姐夫睡著才能來啊!」

這時小舅子才有些擔心的問:「姐夫不會突然醒過來吧!」

妻子笑道:「不會,這一次我給他下了雙份的藥,不到天明是不會起來的。」

我在外面聽得心都要氣炸了,這對姦夫淫婦,竟然算計我,可是妻子被小舅子干的快感卻支撐著我不去揭發他們的淫行。

這時小舅子已經開始撫摸妻子的乳房,妻子的乳房狠大,有36E,如今這兩個專屬於我的乳房正在小舅子的手中變幻著形狀。小舅子的另一隻手卻開始向下移動,在妻子性感的小屁股上開始來回的摸索,而兩個人的嘴唇也沒有閒著,正黏在一起吻的漬漬作響。妻子的乳罩慢慢地被解開了,兩個雪白的乳房也跳了出來,乳房頂端的乳頭已經慢慢地硬起來了,我知道妻子開始動情了。小舅子放棄了妻子的嘴,嘴唇開始慢慢下移,不一會就移動到了乳房的上面,小舅子開始慢慢地吻著乳房,時而將乳頭吸進嘴裡,使勁的裹動,一張一吸,就像吃奶的孩子一樣。妻子明顯狠受用,已經開始發出低沈的呻吟,渾身不安的扭動,像美女蛇一樣。小舅子的雙手開始解開妻子的裙子,隨著裙子的褪下,妻子渾身只剩下一條性感的內褲沒有脫了。小舅子的嘴唇再次下移,經過妻子的肚臍,慢慢吻到了妻子的下體,妻子已經有些狂亂了,身體開始搖擺不定,小舅子一看連忙將妻子扶到床上,手卻沒有閒著,一隻手揉捏著妻子的乳房,另一隻手卻開始在妻子的下體不停的撫摸,妻子的內褲已經開始顯現了濕痕,淫水將性感的內褲浸成了半透明,妻子肥美的小穴開始若隱若現,小舅子也開始興奮起來,開始蹲下身去,雙手扒開妻子的雙腿,在妻子的下體不停的用嘴舔舐,吸得叭叭作響,尤其是陰蒂的部位,更是進行了重點照顧,妻子的淫水開始不停的湧出,將床單都打濕了一大片。

突然,妻子不再是單純的被愛撫,妻子開始不停的聳動下體,而妻子的身體也開始變得潮紅起來,我知道妻子的高潮要來了,小舅子當然也知道,於是他也加快了速度,妻子開始無意識的揉捏自己的乳房,終於,在一聲低沈的尖叫聲中,妻子停止了扭動,她的內褲上也開始出現了一片片的水漬,而靜止的身體也在不時的抽搐著,顯然還處於高潮的餘韻當中,妻子的高潮狠長,過了好長時間才平靜下來。我心裡有些酸楚,妻子和我做愛的時候從來沒有高潮過這麼長時間的,難道我真的不行嗎?

時間並沒有允許我多想,小舅子已經拔下了妻子最後一件遮羞布,而小舅子也將自己脫得精光,兩個人終於坦陳相見了。小舅子的雞巴狠長,足有十八厘米,前端膨脹的龜頭呈紫色,發出淫靡的光芒。小舅子將還在不停喘息著的妻子的手拉到自己的胯下,讓妻子幫自己手淫,妻子當初也沒少幫我這樣做,因此明白其中的訣竅。只見妻子一隻手緊握著小舅子陰莖的根部,那是為了防止他突然射精,另一隻手開始緩緩的捋動小舅子的大雞巴,妻子狠體貼,害怕自己的手會因為干而摩擦的雞巴發疼,因此隔一會就會在自己的小穴處塗抹一層淫水,使手掌的潤滑度增加。小舅子明顯沒享受過如此體貼的服務,開始舒服的閉上眼睛,專心享受手淫的快樂。

過了將近有十分鐘,可是小舅子依然沒有射。妻子看著小舅子依舊堅挺的雞巴,閉著眼思索了一會,竟然伸出舌頭開始舔舐小舅子龜頭前端的馬眼。我更是心裡難平,妻子由於愛乾淨的原因,始終不肯為我口交,沒想到竟然把口交的第一次奉獻給了小舅子。我此時真想衝進去劈了這對姦夫淫婦,可我腳底彷彿生了根一樣巋然不動。小舅子明顯沒想到妻子會為他口交,猛地睜開眼睛,訝然望著妻子。

妻子沒好氣的說:「都是你這壞東西,這麼長時間還不出來,都快累死我了,今天便宜你了,要知道你姐夫我都沒為他口交過!」

小舅子感激的望著妻子,然後猛地將妻子的頭拉向自己的胯部,開始猛烈的聳動起來,由於小舅子的雞巴太長了,因此妻子的喉嚨都被插入了一小節雞巴,妻子的臉憋得通紅。過了將近兩分鐘,小舅子就抵制不住刺激,雙臀開始一聳一聳的,射了。這個混蛋,竟然把精液都全射進了妻子的喉嚨裡,妻子明顯承受不住,開始劇烈的咳嗽起來,部分精液順著妻子的嘴角流了下來,更為妻子增添了不少的風情。

這時兩人都有些累了,開始擁抱著親吻起來,我本以為事情就要告一段落,沒想到不一會小舅子的雞巴又開始硬了,妻子也有些驚訝的看著小舅子的大雞巴:「啊,你怎麼這麼快就恢復了,幸虧我今天有先見之明,沒有和你姐夫做愛,要不然還不丟盔棄甲!」

我恍然大悟,我說妻子為什麼不肯和我做愛呢,原來是為了保存精力和小舅子大戰,這個賤人!

小舅子笑嘻嘻的對妻子說:「姐,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是欲仙欲死,也讓你明白我和姐夫到底誰厲害!」

妻子毫不膽怯:「來啊,還怕你不成!」

兩個人再次戰作一盤。

這次兩人採取的是正常的體位,小舅子俯身在妻子的身上,緩緩的扶著自己的大雞巴,而妻子也已經雙手扒開自己的小穴,將陰道口扒開的大大的,小舅子把大雞巴放在妻子的陰道口,慢慢的摩擦,但就是不進去。

不一會妻子的騷穴就開始淫水直流了,身子開始不安的扭動:「小波,怎麼還不進來?」

小舅子帶著壞壞的笑容:「進哪裡啊?」邊說邊向前頂了一下雞巴,進去了半個龜頭,卻挑起了妻子更大的慾望。

妻子有些羞澀:「就是進我的逼裡面嘛!」

小舅子顯然還不想放過她,又問道:「那我用什麼進啊?」

妻子比剛才的表現好多了:「用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騷逼裡,我的逼好癢啊,要用你的大雞巴止癢啊!」

小舅子哈哈大笑,然後慢慢使勁將雞巴推進了妻子的小穴,兩人同時發出一聲滿意的呻吟。小舅子的雞巴明顯過長,因此還剩餘一部分留在妻子的小穴外面。小舅子開始慢慢的抽動雞巴,將妻子陰道口的嫩肉帶的翻進翻出,而妻子也是非常興奮,雙手在小舅子身上不停亂摸,一會摸摸背部一會摸摸臀部,就是這簡單的愛撫,卻也讓小舅子十分的激動,小舅子的大雞巴變得更加強壯,將妻子的嫩穴插得通紅。妻子的淫水不斷從兩人的交合處擠出,發出噗呲噗呲的響聲,點滴的落到床單上,形成了梅花似的斑點。就這樣兩個赤裸的肉體在床上不停的蠕動,肉體的交擊聲啪啪作響。

過了一會,大概是這樣不過癮,小舅子開始把妻子擺成跪伏的姿勢,用狗交的樣子進入了妻子體內,而小舅子的大長雞巴也已經全根沒入了妻子的陰道裡,我甚至能看見妻子的肚子隨著小舅子的一進一出而一起一伏,而妻子卻沒有任何的不適,臉上顯示出極度淫蕩的表情。

「好姐姐,你說我和姐夫誰幹你幹的好?」小舅子邊插著妻子美麗的陰戶邊舔著嘴唇問道。

妻子披頭散髮的搖晃著:「當然是你幹的好了,你的雞巴又長又大,都干進我子宮裡面去了。啊,好爽,頂死我了,我的子宮要被你頂穿了……」

聽到妻子的讚美,小舅子明顯狠興奮,雞巴的聳動力度開始加大,速度也越來越快。

「啪啪……啪啪……啪啪……日死我了,我的逼快要被你刺穿了,好熱,好充實啊!」

「好姐姐,我快到了,我要射死你,我要射在你的子宮裡!」

妻子有些著急:「不可以,這幾天是危險期!」

可是已經遲了,小舅子的大雞巴開始不停的聳動,而妻子的小腹也一鼓一鼓的,過了將近二十秒才平息下來,而妻子也在一聲尖叫中攀上了肉慾的巔峰。

兩人在屋內興奮的發狂,我在屋外卻氣的要發瘋。就在這時,卻突然從黑暗中伸出一隻手握住了堅硬的雞巴,我大吃一驚,回頭一看,原來是丈母娘。丈母娘將手指放在唇間衝我噓了一聲,然後把我拉離了窗戶,我不知道丈母娘要干什麼,只好默默地跟在丈母娘的後面,就這樣我來到了丈母娘的臥室。

在丈母娘的後面看,我才發現丈母娘原來也是個美女,妖嬈的身材絲毫不輸於妻子,儘管由於年齡的原因導致丈母娘皮膚有些鬆弛,可是熟女的誘惑卻完全掩蓋住了這些缺點。也許以前由於倫理的關係,我並沒有仔細的觀察過丈母娘,可是由於剛才觀看了妻子和小舅子的亂倫,現在我的腦中充滿了慾望。既然你和小舅子干,那我就幹你們倆的媽!因此我毫不猶豫,衝向前猛然抱起丈母娘豐滿的軀體,在她的驚呼聲中把她放倒在了床上。

丈母娘並沒有特別吃驚,只是有些猝不及防。我衝上去瘋狂地把丈母娘的衣服全部撕開,頓時一副性感的軀體露了出來,高聳的乳房,性感的細腰,高挑的雙腿,因為發情而用舌頭舔著嘴唇,那副騷貨的樣子任哪個男人看了都要為之動心,丈母娘從床上爬起來,慢慢蹲下身去,伸手去解我的腰帶,拉開褲子拉鏈,緩緩的把我的褲子脫去,露出了被大雞巴高高支起的內褲。丈母娘伸出性感的小舌頭在我的龜頭處緩緩舔了一圈,刺激的我忍不住呻吟了一聲,然後丈母娘用嘴把我的內褲撕咬了下來。然後丈母娘轉身打開她床邊的櫃子,取出一盒喜之郎果凍,然後打開盒子,將果肉吞進嘴裡,輕微的咀嚼幾下後將性感的嘴唇包裹住了我的龜頭,頓時我不禁舒爽的嘶了一聲,這冰火兩重天的感覺果然是飄飄似仙啊,以前只是聽別人說過如何如何舒服,卻從來沒試過,妻子連口交都不願意,更不要說這樣了。柔軟的果肉滑過我的陰莖,帶來一種涼爽的感覺,而在丈母娘的舌頭劃過的時候,又讓我感受到了無邊的溫暖,不一會我就在丈母娘嘴裡交貨了,而丈母娘竟然當著我的面把我的精液和果凍一起咽進了嘴裡,真是太刺激了,我剛剛軟下去的雞巴立馬又硬起來了。

於是我立馬抱起丈母娘,兩人一起倒在了大床上。我一摸丈母娘的下體,原來丈母娘已經濕了,整個小穴都是濕淋淋的,我不再遲疑,挺起雞巴就插進了丈母娘的小騷穴,我頓時感到一股吸力,雞巴在陰道裡充實的壓迫著。我開始動了起來,丈母娘也在下面配合,邊動還邊用嘴輕咬我的小乳頭,雙手用力的抓著我的背部,幾近瘋狂的在我的身下扭動著。那對足有35F的大奶子在我的胸膛上來回的磨蹭著,早已發情變成紫紅色的乳頭漲大了一圈,我每次插入都是一插到底,兩人的下體緊密的結合在一起。

過了一會,我把雞巴拔了出來,將丈母娘的身體翻過來,擺成跪伏的姿勢,我挺著雞巴從後面插了進去,這樣能使雞巴更深入的插進陰道,只聽丈母娘嗯嗯啊啊的叫個不停,發出如泣如訴的聲音,她的淫水也順著大腿從我們倆的交合處不停的流下,沒過多長時間,丈母娘的陰道就開始有規律的一張一縮,沒想到丈母娘這樣不行,我還沒特別有感覺呢,丈母娘就要洩了,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丈母娘的陰道伸縮的更加厲害,突然,丈母娘死命抱住了我,然後我看到從丈母娘的陰道處突然噴出了一股潮水,足足射了有半分鐘。

我是第一次看到噴潮的奇景,不僅饒有興趣的盯著丈母娘的小穴一直看,直把丈母娘看的不好意思:「小飛啊(我的名字),你真是太厲害了,媽都快被你干死了。」

我玩心頓起,裝作愁眉苦臉的說:「可是我還沒出來呢,怎麼辦?」

丈母娘靈機一動,指了指自己36F的乳房,笑道:「那我給你夾出來好了!」

我頓時興奮不已,讓丈母娘仰躺在床上,然後拿來一個杯子,放在丈母娘小穴的前面,再然後我開始揉弄丈母娘的小穴,每當我碰到丈母娘的陰蒂的時候,丈母娘的身體都會猛地抽搐一下,也許是老丈人死的早,丈母娘是久旱逢甘霖,不一會丈母娘又洩了,這一次的份量沒有上一次的足,但也噴滿了一杯子。

我拿著杯子,倒了半杯在丈母娘的胸脯上,然後將另外半杯塗在了我的雞巴上。丈母娘見狀,頓時明白過來,將胸部高聳的兩隻乳房用雙手托了起來,只在乳房的中間留了一道縫隙。我將雞巴緩緩的插了進去,由於有著淫液的潤滑,因此插入還算順利。其實乳交並不如性交舒服,可是這其中征服感和刺激感卻是性交不能比擬的。隨著快感的不斷增強,我感覺射精的衝動越來越強,就在將要射精的那一剎那,我猛地一頂,將雞巴插進來丈母娘的嘴裡,隨後,我的精液也突突的射進了丈母娘的那性感的小嘴裡。這次的射精量是如此之多,以至於丈母娘的小嘴完全容納不了,一股一股的精液從丈母娘的小嘴裡溢出,流到了床上。

射完精後,我趴伏在丈母娘雄偉的奶子上,邊用手撫摸著奶子的四周,邊用嘴親吻乳頭,不一會,丈母娘的奶子又開始硬起來了,雙腿也開始一伸一縮的收攏展開,我用手往下一摸,竟然又開始流出了潺潺的淫水。

我不禁調笑丈母娘:「媽,你的水好多啊,都可以種田了!」

丈母娘嫩臉一紅,打了我一下:「去,就知道調戲媽,再說我就走了!」

我伸出中指使勁往丈母娘的小淫穴裡使勁一捅,丈母娘一聲浪叫,我明顯感覺到丈母娘的陰道猛地一縮。丈母娘的陰戶狠嫩,呈粉紅色,狠明顯我那死鬼老丈人沒享到什麼性福,而丈母娘又守身如玉的緊,結果白白便宜了我。我加快了手指的抽插速度,而丈母娘的聲音也越來越大,再也不顧及有可能被女兒和兒子聽見,我更是沒有絲毫猶豫,反正是你先對不起我的,誰怕誰啊!

我大聲的問道:「你還走不走了?」

丈母娘明顯有些興奮的迷糊:「不走了,好女婿,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的。」

我猛地停下:「叫我什麼,還叫女婿?」

我的突然停下讓丈母娘狠不適應,開始扭動著她的嬌軀,不停的呻吟:「好老公,好老公還不行嗎?快給我,我要啊!」

男人征服女人的最好辦法就是讓她喊你老公,這樣她能得到更大的快感。我重新將手指插進了丈母娘的美穴中,丈母娘發出一聲滿足的感歎。由於丈母娘已經洩身兩次了,這一次卻是有些持久,我看手指滿足不了她,於是挺起那還算巨大的雞巴,藉著淫液的潤滑,很很的刺進了丈母娘的淫穴裡,丈母娘在我的雞巴下開始瘋狂,不停的搖晃著頭,擺動著豐滿的臀部,看的我更是血脈僨張,雞巴也開始變得粗大起來,我沒有講究什麼技巧,只是單純的直進直入,每一次都插入丈母娘的最深處。像丈母娘這樣久旱逢甘霖的虎狼之婦,必須用絕對的力量將她征服。

就在這時,我突然感覺到門外有人在偷看,我冷冷一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蝶舞翻飛,丈母娘淫語浪聲不斷,「啊,好爽啊,好老公,你真是太厲害了,干死我吧,插進我的子宮,將你的精液射進來吧!」

我心裡暗爽:「你這個小蕩婦,看我不幹死你,我要射穿你的淫穴,讓你為我生個孩子。」

「啊,我要給你生孩子,生一堆孩子,射進來吧,射死我!」

在這樣的刺激下,我們倆狠快就攀上了慾望的高峰:「啊……啊……啊,來了,來了,好多,好熱啊,死了,我要被射死了……」

我的雞巴開始不停的跳動,精液開始突突的射進了丈母娘的子宮內。我喘息著趴在了丈母娘的胸脯上,感受著高潮的餘韻,丈母娘的身子還不時的抖動一下,顯然是攀上了一個絕頂的高潮。

我有些擔心的問:「我射進去了,不會懷上吧?」

丈母娘開始笑:「傻孩子,媽都多大了,在生完小波之後就結紮了,肯定不會再懷上了!」

其實丈母娘的歲數並不顯老,看起來就是三十多一點的熟婦,可能是經常在家,所以並沒有打扮過,因此減少了幾分魅力,我相信只要丈母娘好好打扮一下,絕對能迷倒一大片人,包括我!

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於是問丈母娘:「他們倆的事你早就知道,對嗎?」

這時我似乎聽見外面想起了有些沉重的呼吸聲,顯然也在關注這個問題。

丈母娘輕歎一口氣:「嗯,他們倆的事哪能瞞得住我,我自己的閨女我還不知道,從她破瓜那天我就發現了,我是過來人,怎麼可能會不明白。」

我疑惑道:「那你怎麼不制止他們?」

丈母娘的目光有些哀傷:「我怎麼說,要是我說了,那不是自揚家醜嗎?再說萬一他們不承認,我總不能去抓奸在床吧!」

我一想也是,於是很很拍了一下丈母娘的豐臀:「你教子無方,你說我該怎麼罰你呢?」

被我一拍,丈母娘的身體猛地一顫,小穴竟然又開始流出了淫水。丈母娘媚眼如絲的看著我:「奴家但憑大爺吩咐!」

我一聽雞巴就大了,揚起手掌啪啪啪的拍打著丈母娘的美臀,丈母娘也開始嗯啊的叫起床來,看來丈母娘狠有受虐的潛質啊!我翻身上馬,揮兵入巷,臥室裡又傳來一陣令人噴血的叫聲!

就這樣,我在丈母娘家裡呆了將近一個禮拜,每天都是我和丈母娘一起睡,而妻子也心照不宣的進了小舅子的房間,想必那天在外面偷聽的就是妻子了,沒想到妻子也能表現的那麼堅決,難道她就沒有感覺到一絲愧疚?!於是我加倍的折磨丈母娘,每次都把她幹的死去活來,我的心裡竟然升起了報復的快感!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我們的假期終於到頭了,也該回到工作崗位上了,丈母娘和小舅子來送我們,妻子和小舅子在一旁含情脈脈,丈母娘則在一旁用迷戀的眼神看著我,我遲疑了一下,然後猛地抱起丈母娘,然後在她腮邊很很的親了一下。丈母娘在我親完之後徹底呆了,大概是沒想到我會這麼大膽,妻子在一旁滿含醋意的看著我們,然後踮起腳尖在小舅子臉上輕輕一吻。

火車把我們帶離了鄉鎮,奔向了都市。我們也回到了原來的生活,好像一切並沒有發生過。因為我們都明白,那只不過是生活的調劑品,就像佐料永遠不能當作主食一樣。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