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火車上

王美娟,二十一歲,目前就讀淡水某大學國貿系夜間部三年級。

白天由於沒事,所以在一家貿易公司當行政助理,日子過的還自在,只是放心不下在當兵的男朋友…阿正。

隨著暑假的到來,利用阿正休假三天的時間,跟公司請了特休假,兩人一起回台南的家鄉看看。

這天是星期一,兩人相約在台北火車站,由於大部份的學生還沒放假,所以兩人運氣不錯都有座位。

這天美娟穿著一件紅底白碎花的短袖長裙,實在是保守到極點,但這卻掩藏不住那迷人的三圍︰34E.24.35,這也是在民風淳樸的鄉下所能允許的衣著了。

一路上,兩人甜言蜜語,倒也快樂。隨著火車一站一站地過去,過了台中之後,他們所坐的那一列車廂只剩5、6個人,而此時阿正看四下無人,於是手開始不規矩起來,慢慢朝美娟那迷人的胸脯抓去。

「嗯…不要…會被人看到的…別這樣…」保守的美娟一直拒絕阿正的挑逗,但阿正不理會美娟,繼續玩弄美娟的胸脯,而另一隻手則向下面摸去。

而此時美娟一直用手在反抗阿正的挑逗,但心裡面希望能有更進一步的動作。

就在此時,阿正忽然從後面把美娟內衣的扣子給解開,美娟嚇一跳,一把推開阿正,小聲罵他︰「你要做什麼?為什麼把我的扣子打開?」

阿正說︰「沒什麼,只是現在沒人,想跟你玩親親而已。反正到台南還有一段路程,而且自從上次收假到現在都沒做過了,已得到精蟲肥大症,求求你行行好,幫我消消心中的火吧!」

美娟不敢相信的說︰「在這裡做嗎?別鬧了,不可能的,打死我也不會做這事。」

阿正強忍心中的慾火,跟美娟說︰「不然你去廁所先把胸罩脫掉,先讓我摸胸部就好了,剩下的再說,好不好?」

美娟在阿正的哀求下,心不甘情不願的提著皮包走向廁所。

過了好一會,美娟低頭又害羞的把皮包擋在胸前快速的走回座位。

這時阿正隱約看到美娟那美麗的乳頭隔著衣服凸了出來,看得阿正口水都流了出來。

等到美娟坐回座位後,阿正立刻把美娟抱在懷裡,雙手立即就貼了上去,而美娟只能閉上眼睛,任阿正玩弄她的雙乳。

玩了一會,阿正把軍中的夾克反披在美娟前面,而從後面把美娟的連身裙扣子打開到腰際,便把手伸進胸部,恣意的玩弄雄偉豐滿的雙峰。

「好了,到此就可以,不然我真的要生氣了!」

阿正哪肯罷手,尤其當過兵的都知道,連母豬都賽貂蟬,何況在眼前是如此的性感尤物。

他不理會美娟的抗議,不但沒停止,反而將另一隻手伸進神秘的三角地方搓揉那敏感的地帶,而嘴唇更朝脖子、耳朵等性感帶進攻。

不一會,美娟果然敵不過溫柔的攻勢而漸漸崩潰,此時阿婆時代穿的內褲也不知何時被褪去,此時的美娟除了那件連身裙外,可謂已一絲不掛。

在原始慾望的侵蝕下,只見她喃喃自語︰「阿正…我受不了,給我吧…給我你的大雞巴吧!」

阿正一摸肉洞,不得了!那濃密的桃花源已經氾濫成災。

阿正把手指插入,開始慢慢抽送,還好外人沒看到,不然準被指指點點。

隨著手指的慢慢加快,美娟的快感慢慢加速,而輕聲的呻吟,變成沉重的喘息,嘴巴也開始胡說八道起來︰「好阿正…就是那裡…嗯…嗯…好舒服…不要停…再用力一點…」阿正沒想到美娟也有這麼淫蕩的一面。

就在此時,一個邪惡的念頭閃過,他要把她訓練成一個既性感又淫蕩的女人。

 (二)火車下

平常,美娟跟阿正做愛的地方都在自己租的房間裡,而且連高潮都不敢叫太大聲,但今天卻反常的一直想大叫,「難道我會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嗎?」

美娟不敢想下去!隨著阿正靈活的手指在美娟的小穴抽插活動下,終於…達到了高潮……

「你壞死了!不是說好只是摸摸而已?可是你卻把人家弄成這樣,等下回家怎麼辦?」美娟害羞的說。

「你去廁所沖沖不就好了?」

「那你把人家的內褲拿來,不然裙子會濕掉,讓人看到多不好意思!」

「小姐,你有沒有搞錯!你已經爽過了,可是我卻沒爽到呢!」

「那你要怎麼辦?該不會你想在這解決吧?」美娟不安的說,怕阿正會做出意想不到的舉動。

「你放心,我是那種人嗎?我是說我們一起去廁所解決。」阿正不懷好意的說道。

「那你有帶套子嗎,沒有的話你想都別想!」

「有有有…」阿正不耐煩的說,說完便拉著美娟的手走向目的地。

美娟於是拿著包包遮住下面走在前,為的是怕有人會看到濃密的黑森林……

但遮得住下面卻又遮不住上面,兩顆堅挺的乳頭因剛剛高潮的餘波蕩漾及怕人看到的心理作用,產生興奮異樣感覺而不安份的凸出來,遠遠看去就知道裡面春光明媚。

但誰都想不到卻是這樣的真空狀況,若有人的鞋子上有鏡子,保證看了會噴鼻血!

話說兩人走到車廂廁所的門口,看看四下無人,兩人推了門進去,馬上把門反鎖,阿正便迫不及待的把早已興奮的小正掏出,要美娟問候它。

帶著濃烈的尿騷味,美娟不甘願的含下那不算短的小正,雖然技巧不好,但阿正卻樂在其中。

因為誰叫他現在在當兵,所謂「有洞可插直須插,莫待無洞空打槍」是阿正至理名言。

而阿正的手也沒閒著,一把翻起長裙,解開在背後的扣子,兩隻手分別朝兩個大漢堡及小進攻。

「嗯…嗯…嗯…大雞巴好爽,你舒不舒服?」

美娟無法答話,只希望趕快結束,可是阿正像是不配合的一直不肯滿足。

忽然阿正把美娟反轉過來,雙手架在廁所對外的窗口,屁股對著陽具就要插入。

「你干什麼,套子呢?」美娟大喊著。

「我騙你的,我根本沒有。你想當兵的人怎可能把那種東西放在身上?」

「那你還敢做,你不怕有小孩?」

「別怕,我不會射在裡面的。」說著說著,就把受不了的小正順著大量淫水的小肉洞插入。

「嗯…好舒服,看小娟多麼歡迎小正的到來,嘴巴說不要,可是口水流滿地。」

「啊…啊…啊…快用力些…就是那裡…再深入一點…好哥哥,你插得人家好爽,沒想到在火車上做會這麼爽。快…再來…再快一點,我要高潮了…喔…喔…要去了…啊…去了…」美娟像是虛脫般,整個人靠著窗口。

「各位旅客…彰化站…彰化站到了…到彰化的旅客請準備下車……」

「阿正,別做了,會給人看到,快停止!」美娟像是已經被人抓奸在床一般緊張的叫著。

但此時阿正正在興頭上,哪肯放手,只叫她把手遮住窗口透明的部份。

美娟看阿正沒有停止的意思,只得照做,不然真的被人看到之後就不知如何做人了。

由於美娟用手遮住了窗口,這樣一來,從外面就看不清楚裡面在干什麼好事了,更方便為所欲為。

隨著火車再次開動,阿正配合著火車顛簸的頻率規律的抽插著,他發現這樣不但非常省力,而且更快使美娟更容易高潮。

「啊…啊…你的小 真是緊喔…好想就這樣一直插到台南,你說好不 好?」

「別說這麼多…喔…喔…小穴快要被插爛了……」

不知是不是爽過頭了,平常淑女的美娟居然已不顧形象的胡言亂語,只見頭亂成一團,雙腳打得更開,讓小正能幹得更深。

「喔…對…就是這樣…別停…我要上天了…啊…又丟了……」

終於在這種既害怕、又興奮的快感中,阿正把早已蓄勢待發的子弟兵全面攻進玉門關︰「啊…啊…喔…喔…我要射了,啊…啊…射了…射了…好爽…好爽……」

「阿正…快拔出來…別射在裡面…我不要懷孕…不要小孩…」但為時已晚……

「你今天怎麼一直不守信用!萬一真的有小孩怎麼辦?」

「沒關係,待會下車後去屈臣氏買事後避孕藥吃就好了。」阿正一副滿足的樣子不在乎說道。

就在美娟想把內衣褲穿上時,阿正一把搶去……

「你干什麼?快還給我,別鬧了!」

但阿正像是在捉弄一般,開玩笑的說︰「你這樣很好看,而且等下說不定我又想要的時候,你就不用再脫一次了。」說完後便自行出去回到座位上,留下欲哭無淚的美娟。

一路上,美娟就這樣保持「真空」狀況,而阿正心裡正在開始計劃下一步的訓練計劃,而單純的美娟只是恨恨的看著阿正不發一語,希望趕快回家……

(三)完結篇之吾家浪女初長

成有人說,在台北談戀愛,沒去淡水看夕陽就不算是談戀愛。

也有人說,想跟妹妹發生關係最佳的所在,就先陪她去淡水河看夕陽,尤其是在秋天的黃昏,那晚霞餘暉真是美煞人了;之後再去附近的愛融MOTEL裡Q&K一下,保證 水到渠成,萬事OK!

而我們的美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失去了第一次…此話略過不提。

話說美娟自上回從台南回台北後,發現阿正已經變了,變得有些奇怪,應該是說有些變態,常常會對她有些奇怪的要求,例如︰有時會要美娟不穿內衣只著T恤上街,或是穿長裙不穿內褲去7-11買東西……

這種動作讓美娟很不能接受,因為個性保守的她,就連睡覺也要穿著內衣褲,外面也一定要是睡衣長褲才能入睡。

而自從阿正回到軍中後,也不知上輩子燒了什麼好香,或是有去關說,居然調到了一個可以有隔周休的單位,而且每週三跟人家軍官一般有散步假。

這樣一來,阿正有空就會往美娟那跑,所以也就加快他心中的訓練計劃。

又是一個星期六的下午,美娟下班一回到家,就接到阿正的電話︰「喂!美娟嗎?待會我會去你那,你到淡水捷運站接我。記得,不要穿胸罩喔!BYE!BYE!」

「喂…阿正…喂…」不等美娟答話,阿正就把電話掛了。

「WHO BIRD YOU!」美娟對著已掛的電話生氣的說著。

算了算時間,美娟故意穿牛仔長褲及T恤,把身體包得像端午節的肉粽般。即使那天是32度的高溫天氣,看到阿正,美娟立刻上前接他。

阿正看了看美娟,不高興的說︰「小姐,你不會熱死嗎?你忘記我交待的事嗎?」

「我沒忘,只是我不要那樣,你不要再逼我了,不然我會翻臉。」

其實阿正早知道結果會這樣,只是在試探她,並瞭解進度到哪,看來是完全沒進步。

為了化解尷尬氣氛,阿正只得放下身段,好言好語哄著美娟上車回家再說。

一上車,阿正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往每天睡覺都在夢想的34E的大胸脯抓去,摸到了熟悉的感覺,心中著實滿足。

但美娟卻嚇一跳,摩托車差點摔倒,大叫︰「你在做什麼?很危險!你知不知道!」

一回到家,阿正一把抱住美娟就往嘴唇吻去,美娟推開阿正,生氣的說道︰「干什麼這麼猴急?況且你全身都是汗水,先去洗澡吧!而且我同學現在正在我的房間裡,被看到不好。」

「不管,好不容易才有放假,憋了好久,已經不吐不快。」說完,便拖著美娟往另一個空房間走去。

因為美娟是跟同學一起合租一層,是一間三房兩廳兩衛的大樓,而現今只剩一間空房沒租出去。

進了房間,阿正便迫不及待的脫去自己的衣物,並像強暴美娟一樣強行脫去她全身的衣物。

「別那麼粗魯,小心我的衣服。」

阿正像是沒聽到,只管強吻美娟的嘴,胸,一直往下面親去。

「啊…啊…啊…輕點…你弄痛我了,別…別…別再這樣了…我不跟你玩了…走開……」

美娟受不了阿正的粗暴行為,急著推開阿正,阻止他繼續下去。

奈何阿正正值壯碩的體格,那強而有力的雙手不但不放開,反而抓得更緊,不讓美娟有任何反抗的機會,早已雄壯的陰莖正在美娟的美 洞口摩擦著。

隨著美娟容易敏感的體質開始反應,小娟不安份的口水慢慢的從股間流出,小正早已準備好提「槍」快跑前進,一下就將蓄勢待發的老二整根沒入了日思夜想的肉洞中。

一面插著,口中一面唱著︰「插你千遍也不厭倦…幹你的感覺像三月……」

「喔…嗯…好舒服…就是這種感覺…你這婊子的美 總是這麼緊,我看你是需要我這樣干你、插你吧……」

「啊…啊…好阿正…讓我高潮…就是這樣…別停下來……」

忽然,阿正停了下來,然後把她翻轉過來,用狗爬式從後面幹著美娟︰「怎樣…爽不爽?」

「啊…啊…啊…好小正…小娟要你…永遠的要你…啊…再來…再來…我又丟了……」

人家說當兵的人沒什麼長處,就是體力特別好,在阿正抽插了半個小時後,突然把濕淋淋的老二就往屁眼裡塞。

「你干什麼…啊…好痛…快停止…」美娟突然覺得屁眼一陣的撕心欲裂的感覺傳了上來,不禁大聲叫了出來。

而這下驚動了在隔壁的室友,趕緊跑到門口看發生了什麼事?而此時阿正也因為嚇到而立刻射精出來。

「美娟,你沒事吧?發生了什麼事,要不要不緊?」

「沒…沒…沒什麼…只是看到蟑螂而已,沒什麼大不了,別擔心。」

室友看沒什麼事就回房間了。只見房間內,美娟淚流滿面,床上還流著自屁眼流出的精液,而此時阿正正安慰美娟︰「別哭了…我只是一時衝動,想看看插屁眼是什麼感覺,希望你不要介意。」

晚上,兩人一起去士林夜市吃飯,逛街算是陪罪。

逛著逛著,阿正看到一個攤位擺出一件粉紅色的肚兜,只用四條細繩子綁住,而下面搭配一件白色的迷你裙。

當下阿正要美娟試穿,不穿還好,一穿之下,簡直比路邊的檳榔西施還要辣手,從後面看是全空的,而前面因為是低胸的,幾乎包不住呼之欲出的兩個大漢堡。

看到下面更讓人看了會想打手槍,因為那迷你裙僅僅包住渾圓的臀部,只要一走動,裙下的內褲便會露出,看得一清二楚。

當場阿正就買了下來,並且要美娟立刻到肯塔基的廁所換上,並又買了一雙淺藍色的細繩高跟鞋搭配。

果然,當美娟從廁所出來時,所有人的眼光為之一亮,一大堆色瞇瞇的眼光在美娟的身上瞄來瞄去,好像就想撲上去大幹一番。

美娟一直緊緊的躲在阿正的懷裡,而阿正更是得意的哈哈大笑。

回到家後,美娟迫不及待的想換下這一身暴露的服裝,但阿正卻要美娟一直穿在身上並好好的欣賞。

第二天星期日,一大早阿正便和美娟一起去東區逛街,當然還是穿昨晚買的那套服裝。

一開始美娟萬分的不習慣,尤其沒穿胸罩又沒貼胸貼,兩顆粉嫩葡萄乾硬生生不乖的凸了出來,羞澀的她,只能頭低低的跟在後面。

但隔了一段時間後,美娟發覺她已習慣了這種目光,而且打從心裡愛上了這種感覺。

就這樣,美娟開始注重打扮自己,甚至在上班時也常常故意不穿內衣褲,任由同事欣賞隱約看得到卻吃不到的春光。

而且美娟也開始丟掉那些過時的阿婆時代的內衣褲,而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套性感內衣褲,紅的、花的、黑的、蕾絲透明的、丁字褲,有時還會跟阿正去情趣用品店買各式各樣的用品包括按摩棒。

而且漸漸的,美娟也不排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跟阿正做愛,或者在阿正沒空陪美娟時就找別的男人做,只要美娟想要時。

而阿正也非常滿意他的訓練成果,阿正跟美娟的日子就這樣在當兵跟讀書中渡過……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