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真心

***********************************

本人:認識我的人都叫我真心哥,玩得特別好的就叫我驢哥,因為本人身高190而得名。

老婆:淨兒,身高165cm,三圍86、63、87,一頭披肩的黑髮加上修長的美腿,不管走到那裡都有80%的回頭率。

***********************************

「十年之癢」這個詞大家都不陌生,我和我老婆就現在這處於這種狀態,特別是我們有了小孩之後,性生活更是缺少以往激情,到後來更是發展到性交幾分鐘就草草結束。夫妻關係也越來越緊張,終於在我一次嫖妓中的突發奇想,重新點燃了夫妻之間的愛情之火和欲望之火。

在我們那個小縣城裡,賓館、酒店多如牛毛,酒店業的發達從而使娼業在短短的幾年時間裡迅速發展狀大,也使我們這些圍牆之中的人有了很好的激情消費之所,而我在一次和狐朋狗友去一家新時空大酒店開房召妓中,碰到了一個來自北方大城市且和我老婆長得有七分相似的一個女人,我那幫好友四人早就對我老婆有想法,正好碰上這個一個女人,另外三個都不約而同的找來媽咪,談好包夜的價錢,就急衝衝的進了房間,而我在吃驚的同時,居然發現我的雞雞硬得發疼!我這才知道自已這個三十而立的中年人,居然有淫妻的想法,那一夜我們四人瘋狂的、輪流的操著那個妓女,其他三位兄弟都是邊操邊叫著:「淨兒嫂子,操你的B操的太爽了,早就想操了,可惜一直沒機會,這次有這麼好的機會一定要好好的操過隱」。而我就邊手淫邊把這刺激的場景用手機給錄了下來,事後那三位兄弟都不好意思的對我笑了笑,說兄弟,對不起,誰叫嫂子這麼漂亮,讓兄弟們這麼心動呢?正好又碰上一個長得這麼像嫂子的美女,就正好意淫了一下,請不要見怪。我一人給了他們一拳,以後再操這麼妞的時候不准在叫嫂子,要不然別怪沒得兄弟做。在其他兄弟一片保證聲中,我們各自回到了家中。

可回到家中後,我的心卻久久不能平靜,昨天晚上的一幕不停的在腦海中像放電影一樣閃過。

讓我衝動和興奮不已,這時我聽見廚房傳來我親愛的老婆,正在唱歌和炒菜的聲音,便急不可待的跑進廚房,一把抱住老婆,迅速的脫下紅色的綿制內褲,抱住細腰,把已經紅得發亮的龜頭插入了我心愛的淨兒騷B當中。

「哦……!老公,討厭了,人家正在炒菜呢別……別……弄人家了,哦……你今天怎麼這麼硬,插得淨兒好爽!快停……快別停!」

「你到底是要我停還是不停啊。」我說著停下了正在插動的雞雞。

「啊!你現在更討厭了,弄得不湯不火的,不管了!」說著把煤氣開關一把關上,不由分說的把我推在了客廳的椅子上,扶住我的雞巴便一把坐了上去!「啊……!老公,好爽,你今天太棒了,雞巴太硬了,我們好久沒這麼有過了!哦……啊……好爽喔……嗯……啊……啊……」

我說:「爽嗎?想不想以後都這麼爽啊!淨兒」

「啊……啊……想,我想以後天天都停樣,我要你,快點、老公,繼續不要停!」

「那你去當妓女就可以天天這麼爽了!」

淨兒猛然一停,帶著疑惑不解的目光看著我,看著我面帶笑容的臉,以為在開玩笑,於是就放開了心,繼續著上下不停的動作,邊動邊說:「好啊……啊……哦……,老公你把我賣去當妓女吧!」

「哦……,讓你的淨兒每天被不同的男人操!嗯……嗯……哦……讓你每天不停的綠油油的帽子。你就當龜公拉客,數錢,哦……淨兒就用騷B去不停的為你嫌錢。」

聽著淨兒淫蕩的話語,我便再也忍不住了,我一個起立,把我老婆抱到了客廳的沙發前,把她狠狠的丟在沙發上,一把分開我老婆修長的大腿,用最傳統的男上女下式接著抽插起來。

淨兒則雙手抓著頭髮不停的叫,「啊……啊……嗯……啊……喔……好爽,快點,再快點,老公淨兒要到了……要尿了……再快點,啊…………到了……到了……。」

我也在淨兒不停的抽搐當中把滾蕩的精液射入了淨兒的子宮當中。一覺睡醒,發現太陽已經高高升起,而我心愛的淨兒卻不見的蹤影便起床尋找,可一看到餐桌上的油條、稀飯及在廚房忙碌著的淨兒,心中不由的一甜,感嘆到還是我的淨兒好啊!我真的要實行我心中的計劃去凌辱我心愛的淨兒嗎?要是淨兒知道了我的真實想法,難怪不會鬧著和我離婚嗎?雖然結婚這麼多年了,可感情卻是越來越深厚,越來越覺得離不開對方了啊!可一想到那晚和兄弟們在一起那激動人心的場景,便不由自主的咬咬牙。想我的淨兒會理解她親愛的老公的想法的。邊想著邊走向了淨兒,從背後一把抱住了淨兒還未來得及穿衣服的嬌美胴體。

呀!討厭,臭老公、壞老公把人家嚇了一跳!

淨兒怕什麼,難道是怕色狼突然進來強姦你嗎?

淨兒才不怕呢?有老公在家色狼不敢進來的,就算真進來了老公也會保護淨兒的。

老公才不來救你呢?要是真有色狼來強姦淨兒,老公就在邊上看色狼的雞巴怎麼進出淨兒的騷B的,邊看邊為色狼加油,讓色狼沒有顧忌的狠狠強姦淨兒,要是沒有色狼來,老公就幫淨兒去召嫖客讓嫖客來嫖你,好嗎?

老公……?你不會是來真的吧?

我沉默的抱了淨兒一會,開口說道「老婆,我們結婚快十年了,兒子也快讀小學了,可我們性生活卻越來越談,老公真怕這樣下去會影響我們之間的夫妻感情,再加上昨天的一些經歷,老公突然發現了一個解決我們之間性生活沒有激情的辦法?淨兒你應該也感覺到了老公昨天的勇猛。淨兒想以後天天都是這樣嗎?」

想啊!太想了!老公昨天太棒了,比以前都勇猛一些,老公告訴淨兒怎麼回事啊!你是不是吃了偉哥啊!說完淨兒就嘻嘻的笑了起來。

你個該死淨兒,居然把你老公想得這麼沒用,居然要吃偉哥,快自覺點把你的小內內脫下來讓老公好好的把幾下屁股懲罰你。說完便不由分說的脫下了淨兒那蕾絲的T字褲,揚起手狠狠的打了一下!

呀!壞老公,又打淨兒的小屁屁,每次人家一犯錯,你說打人家的屁屁,要是老公你把我的小屁屁打壞了,看你怎麼辦。臭老公你今天要是不說清楚是怎麼回事,小心淨兒晚上不讓老公使用淨兒的小穴。

我沉默了一下,還是起身去睡房把手機拿了出來(看過第一集的各位大大,應該知道兄弟我拿手機的原因吧),把昨天在酒店錄的映像找出來並點擊播放,然後交給了淨兒,而我則仔細的觀察著淨兒。

老公……這是怎麼回事,這上面的人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你要相信人家!

聽著淨兒帶著哭腔的聲音,我連忙抱住淨兒的胴體說「別哭了寶貝,我知道上面的人不是你,我要你看這段視頻也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於是我把那天的經過慢慢的說給淨兒聽,邊說邊想到那天那幫兄弟叫著淨兒嫂子的名字邊玩的情景,下面的雞巴便又不由自主的硬了起來,雞巴感受著陰道里傳來的濕潤和溫暖更加跳動的歷害,但我還是強忍著衝動把事情的經過及我那天的感受說完。說完事情的經過後,我便深深的舒了一口氣。接著說道,老婆,我們去找那個妓女好好談談,你去頂替她做雞好嗎?這樣你也爽了!老公也覺得更加刺激且又不擔心老婆你會變心。這樣一舉兩得的事,何樂而不為呢?

淨兒聽我說完,低下早已經羞紅了的臉,沉默了好一陣才說「老公,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們夫妻之間的感情才這樣做的,可……可要是淨兒真的去做的小姐之後,老公不會嫌棄淨兒嗎?不會不要淨兒嗎?淨兒是很想過這有滋有味的生活,可是要是以犧牲我們的感情為前提,淨兒寧願不要,也要疼我、愛我的老公。」

聽著淨兒的話,我被深深的感動了,在淨兒的臉上深情的吻了一下才說道「不會的,你要相信老公,這個主意是老公提出來的,老公又怎麼回嫌棄淨兒呢?老公愛淨兒還來不及呢?老公只是想為我們平談的生活增加一點別樣的刺激,老公喜歡淨兒給我帶的綠帽子,最好是天天都讓我戴著淨兒給我的綠帽,這樣老公才會越來越愛你,淨兒你看,老公一想著你以後會被別的男人操著,我下面的弟弟就已經激動的不行了。」說著,我便故意的把已經硬了又消下去,又再硬起來的雞雞狠狠的頂了一下老婆的陰道。

啊……老公……只要老公高興,淨兒一切都聽老公的安排,老公想讓淨兒怎麼樣淨兒就怎麼樣,老公,好好的疼愛淨兒吧!以後淨兒的騷穴就不只是老公一個人用的了,到時老公可不要吃醋哦!邊說淨兒邊急不可待的脫下我內褲,把雞巴扶正後引向了早已經濕透了的陰道之內。隨著一身幽長哦………………身!我和淨兒又開始了晨練!

(三)***********************************

非常感謝大大們把我升級為中級會員以及積分達到10分,我會以更加飽滿的創作熱情來回報大家。

真實的事情,真實的想法,可是由於對做愛的文字表述不是很能引人入勝所以有不盡人意的地方請看在初次創作多多量解。謝謝!

***********************************

當晚上我站在新時空大酒店門口時,複雜的心情讓人難以表述,激動?緊張?還是其他?無法說清,只知道我咬牙走向電梯時,大腦都能感覺到腳步的虛浮和額上的汗珠以及興奮得有點紅潤的臉,這感覺不讓我回想起剛成年那會第一次偷看隔壁阿姨洗澡時的心情。(大家不要笑我哦!我想很多兄弟對會有和我類似的偷看經歷吧)當在前臺開好房帶著這種複要的心情來到28樓的客房進入房間後才有所平復,坐在床上便迫不及待打通了酒店按摩內線電話,找來了當天我們幾兄弟嫖過的那位工號22的小姐。

「帥哥,你需要什麼服務啊!咦……是你啊!即然是老顧客了,那就清楚套路了,趕緊脫衣服吧,抓緊時間哦,我可是生意很好的,不抓緊時間可別怪我放你鴿子哦。嘻嘻……。」

聽著小姐說完了話,我便從錢包裏拿出了一千元錢,遞到了她的面前,「小姐,我和你商量個事吧!作為事情的回報,這是你的好處費!你要是覺得少了我可以再加一倍,你看怎麼樣。」

停下了正在脫衣動作的小姐,因非常奇怪和疑惑的目光看著我說:「你先說說什麼事吧!事先說清楚,搶騙這一類的事我可不幹。」

汗、瀑布汗、成吉思汗、沒想到這位小姐會把我想成這樣的人,於是趕緊張口解釋道:「放心,這種事我可沒那麼大的膽子,你就是再借我個膽也不幹啊!再說我們又不熟。其實這事對你來說其實是件好事。」

「哦!好事?那你說說吧!」說完便坐在了酒店房間裏的椅子上,點燃了隨身帶著的女士香煙,靜靜的等待著我的下文。

「事情是這樣的,我自從上次來的四人一起上過你之後,就發現我有淫妻情節,可在大陸這種社會環境下,要做到淫妻還是有一定的被熟人發現的機率,可是上次發現美女你長得和我老婆很像後,便有了一個主意,那就是讓我老婆代替你去做小姐而你卻只要坐著數錢就行了。你看這事怎麼樣啊!美女,能行得通嗎?」

「哦……哈哈……笑死我了,你先等會,讓我笑一下先!」

等了好了一陣才笑完的小姐用那種鄙視的眼光看著我好一會才說:「還有你這種喜歡帶綠帽子的賤男人,這世界可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啊”,你說的你老婆就是上次你們一起來的那幾位在不停的操我時,邊操邊叫的那個叫什麼淨兒的人吧。其實這事對我來說確實有好處,可你得答應我的要求,我就同意,並為你保密。」

「說吧!只要我能辦得到的,一定為美女你辦到,誰叫你是美女並有求於你呢。」

「你有淫妻情節。可你知道嗎?做我們這一行的都有一個通病就是恨你們男人,所以這樣吧!我的要求不多,第一:你老婆所賺的收入,必須如數交給我,作為交換,我為你老婆提供更多的出臺機會。第二:我恨你們男人,在你老婆代替我其間你必須做我奴隸,放心也就是我接完客回來後,你舔下腳丫、舔我被那些男人操過的騷B和用你的賤嘴接一下我的尿!要是同意從明天就可以開始了,不同意就趕緊滾蛋,我還要去做生意呢?而這錢我會拿一半作為你召我的費用。」

聽著小姐說完,我驚呆了,我心想:『我在這小縣城裏可能已經算是異類了,沒想到還有比我變態和異類的人,而且還是個女人,最主要還是個小姐。這樣屈辱的條件我要答應嗎?我能答應嗎?』思考了好一會,心中的淫妻情節還是占了上風。對著那小姐狠狠的點了下頭,並站起來,申出手和小姐緊緊的握了一下說:「我答應了。祝我們合作愉快,這錢你拿著,我今晚得先回去和我老婆商量一下,明天下午一點之後會準時來這個房晨找你的,房間我已連續開了一個星期,你可以放心的住在這裏。交易的這段時間裏就不用回你那酒店外面的宿舍了。」

說完我便回也不回的走出了酒店的房間。帶著比來時更加複雜的心情回到了家裏。

「啊……你回來了!老公,你晚上吃完晚飯不理我就一個人跑了,做什麼去了啊!是不是又到外面鬼混去了啊!」

收拾好複雜的心情,用戲虐的目光看著我心愛的淨兒說道:「淨兒,你可冤枉你的老公了。老公今天為了淨兒的事出去忙去了,還在外面受了委屈,老婆你還怪我,真沒良心。」

「我的事?呀……壞老公!你還真去找那個小姐的了啊!這事羞都羞死了,要是讓熟人知道了是我本人,以後我還怎麼做人啊!人家不幹了。」

說完,老婆便用雙手遮住羞紅的臉部。

聽見老婆這樣說,我頓時急著說著:「我的好淨兒,不怕了,你每次接客老公肯定會躲在一旁邊保護我心愛的淨兒,邊看那些嫖客怎麼操我的淨兒。再說你明天去了就知道你和那個小姐長得有多麼的像,別人一定不會懷疑的,就算是真有熟人去了,頂多以為是長得比較像,並把你幻想成我老婆壓在身上用力的操而以。再說我為了說服那個小姐能答應這個事,你的老公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哦!」

說著,我便把那個小姐給我提的要求告訴給了淨兒聽。

「啊……,老公你怎麼能這樣做呢?為了淨兒,你居然負出的這麼大的代價,淨兒太感動了,淨兒會愛老公一輩子,永不變心的。」

說完,淨兒用帶著淚流滿面的臉,撲向了我的懷裏。慢慢的,淨兒用她那纖細的雙手解開了我的褲帶,把我的雞巴含入了她溫暖的口中。

「哦……(別以為只有女人會叫這一聲哦……,男人也一樣的,不信的兄弟,讓你們的老婆或女友去含一下雞雞試試就知道了)太爽了,淨兒……你真他娘的會舔雞巴,繼續……嘶……深一點,對再深一點,頂到你的喉嚨了,好爽。」

我的嬌妻邊舔邊用那如絲媚眼看著我,「爽嗎?老公,要你的親親老婆來下更爽嗎?」

說完,我的淨兒從我的胯下鑽了過去,拍了一下我的屁股說:「壞老公,把你的大屁屁蹺起來。」

「做什麼?」我帶著疑惑不解的想法,蹺起了我的屁股,怎個身體趴在沙發靠背上。剛把屁股蹺起還沒反映過來,我老婆已經把她的舌頭伸向了我的屁眼,「嘶……靠,淨兒,你以前可從來不肯這樣的,哦……你越來越淫蕩了,老公越來越喜歡我的淨兒了,開始有點捨不得把我的淨兒給別的男人使用了,對……就這樣,舌頭可以再舔進去點!我的好淨兒。」

淨兒用停下來休息的間隙說:「老公對我這麼好,淨兒連這都不肯為我親愛的老公做,就太對不住我的親親老公了,老公今晚還會有更爽的,你期待已久等著你哦!老公你慢慢的享受淨兒為你的服務吧!」

說完淨兒就繼續了她的舔肛大業,舔得我的雞巴都流出了亮晶晶的液體,舒爽不已。良久後,我正在爽得不行快要自行射精的時候,老婆好像知道我要射精了一般,停下來,「親愛老公等淨兒一會,先忍一下哦!老婆去準備一下,好讓老公更爽。」

說完淨兒就跑向了睡房,神神密密的從睡房裏拿出來一瓶很久以前買的潤滑油,很仔細的塗在我紅得發亮的龜頭上和硬得發疼的雞巴上,再把已經脫光了的屁屁蹺著迎向了我的龜頭,還不時搖了幾下豐滿的臀部。

「老公,你今晚可要好好的疼愛淨兒哦!淨兒把老公想念以久的屁屁交給了老公,那裏可是人家第一次,我要把除了我身所有的第一次都豪無保留的交給我心愛的老公,來吧!老公,好好的疼愛、好好的使用你的淨兒吧!淨兒要老公的雞巴狠狠操,把淨兒這個淫娃蕩婦操死。來嘛!老公,我要!」

聽完老婆這樣淫蕩的話語我那裏還能忍得住劍拔弩張的雞巴,把早已經塗好了潤滑油的雞巴,不帶一點保留的狠狠的插進了淨兒已經用雙手掰開的屁屁。

「啊……好疼……輕一點老公,人家那裏估計都被你的大雞巴撐裂了。」

我的雞巴剛插進淨兒的肛門,就差點被那緊窄肛門夾得射得精,好不容易忍住了射精的衝動,在裏面休息了一會,就慢慢的開始抽動起來。(兄弟們,不知道你們中有幾個真正的玩過肛交,要是玩過的可以再短信裏面交流下,要我說,肛交那種舒服真的不是能用言語就能表達清楚的,比操前面不是可以同日而語的)「淨兒,太刺激了,太爽了,我真的要好好謝謝你,讓我償到了這樣的方式。今天老公要好好的操一下你這個騷貨,狠狠把你的後面操爽。」

「啊……啊……哦……啊……又痛……又漲……又爽……老公,你可以快一點了,啊……好刺激,好爽。哦……哦……操得我前面好空虛,老公我前面也要。啊……快一點,啊……」

「你個騷貨,還沒開始賣,就想要3P了,你個賤貨,今晚前面雞巴是沒有了,不過廚房裏還有一根沒來得及吃的黃瓜,也給你用好嗎?把你的前面也塞住,讓你徹底爽夠好嗎?」「哦……好啊!快點,啊……我們邊插邊去廚房,不要停……啊……繼續不要停……好爽,爽死淨兒了。」

於是我們邊操邊行進著往廚房而去,在廚房的冰箱裏找到還沒來得及做的本地黃瓜(本地黃瓜帶刺的,這個大陸這邊的都應該知道)淨兒就一把抓過黃瓜,就在廚房裏迫不及待把帶著刺兒的黃瓜插入了前面濕淋淋的陰道。還只插進去了一半,就聽見我淨兒一聲「啊……」的高叫,「老公……老公……我這裏前後好滿……太舒服了,我從來都不知道……前後都被插入是這樣的爽!啊……不行了,淨兒不行了,要來了……要來了……哦……到了……要到了……好爽……啊……對不起,老公……淨兒到了。」

叫聲剛落,淨兒就已經軟倒在了廚房的地面上。身體還不時的無規則的抽動著,眼睛也不時的翻著白眼,我從來都沒見過淨兒能高潮成這樣子。而我卻只能哭笑不得的挺著雞巴站在一邊心想,這那裏是讓我好好的爽啊!明明就是把自已爽得不行了,等下她恢復過來,已一定要口爆,好好懲罰一下她,這麼不負責任的態度。

過了好一會,淨兒才慢慢的恢復過來,用帶著欠意的目光看著我,「老公,都是淨兒不好,不能讓老公盡興,淨兒只能用上面的騷B來服待老公了。」

說完,淨兒就跪在了冰冷的地上,把我還沒來得及消下去的雞巴,含入了嘴裏,而我則連忙扶住淨兒的頭部,像操下麵騷B一樣,狠狠的操了起來,沒過多久,我也忍不住,隨著淨兒的唔唔叫聲,射進了淨兒的嘴裏。當指針指向下午的13點時,我和凈兒已經站在了酒店的大門口,雙方都在門口相互對視了一眼,也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緊張、興奮和不安。特別是凈兒看到我緊張的表情,開心的笑了,她知道,我從心底里是在乎她的。這讓我的凈兒放心了不少。她很愛我,怕我會因為這事不要她,這樣她會傷心死的。其實她那里知道,我心底里的興奮遠遠大於緊張,就是緊張,也大部份是由於那小姐對我提出的過分要求的擔心。我和凈兒相互對視了良久之後,我伸出了手,把凈兒有點微汗的小手緊緊的抓住,踏著堅定的步伐走向了電梯,當我按下28的按鍵,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刻,凈兒再也不顧電梯里視頻像頭照著的危險,撲向了我的懷里「老公……凈兒怕,真的好怕,老公,咱們再回去商量一下好嗎?凈兒好怕,老公不要我,好怕,碰上變態。」

看著凈兒黎花帶淚的模樣我心里真的是有一點不忍心了,這是我心愛的凈兒,這是我寶貝著的凈兒,這可是我疼著愛著的凈兒啊!真的要讓其他男人使用我的寶貝凈兒嗎?可一想到我們近幾年來夫妻之間的平談生活和對我有點冷淡的凈兒,再對比這幾天凈兒的變化,我還是狠了狠心。雖然我不想凈兒被別的男人使用和玩弄,可我更怕因為平淡的生活而失去我的凈兒。再說,想著別的男人趴在凈兒身上狠狠的操著,我心里就激動不已。於是連忙抱住凈兒並在她耳邊安慰的說道「乖啦!凈兒,你還不知道老公的心嗎?老公會永遠的疼你、愛你、保護你,不會不要我可愛的凈兒。再說,老公真的很想看,別的男人趴在你身上操你的樣子和你被別人操時的淫蕩表情。好凈兒,為了老公,受下委屈好嗎?再說,老公會躲在事先安排好的房間里,保護你的,決對不會讓凈兒受到傷害的」

「真的嗎?老公不會不要我?真的會躲在一邊保護我嗎?」

「當然真的,放心吧!凈兒!我們這麽多年的夫妻感情,老公才舍不得不要凈兒,舍不得凈兒受到任何傷害。」

聽我說完,凈兒調皮的在我耳邊舔了一下「那老公一定要躲在邊上保護凈兒哦!到時好好看看凈兒怎麽被別人操的,怎麽給老公帶綠帽的。嘻嘻……」

聽著凈兒調皮的話語,我差點就沒能忍住把她就地正法的心思。可一看這電梯里的攝像機就只能忍住,趁著電梯門快打開的功夫,偷偷的在凈兒豐滿的臀部狠狠的抓了一吧!抓完不待凈兒反映過來,就趕緊跑了出去。而我的凈兒楞了下神,便叫了聲「討厭……」便也急急忙忙追了過來。當我敲開我定下的房間,凈兒才氣喘籲籲追了上來,還沒來得及打我,就看見了給我開門的那個小姐,當她們兩人雙眼對視時,兩人才真的驚呆了。我早就知道兩人長得像,可當兩人真的站在一起時,我也同樣吃了一驚,要不是我對凈兒的家庭情況非常的熟悉,我會真的以為她們就是一對姐妹,只不過失散多年而以。可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這一切只能規功於萬能的造物主。把這麽奇特的現象帶到了我的面前。也讓我有了這樣奇特的淫妻機會,而不讓人懷疑。

良久,那位小姐才回過神來,牽住了凈兒的手說「你就是凈兒姐姐吧!進來坐啊,別光站著。」卻對我用相當冷淡的語氣說「你個賤種,還不快滾進來。」說完頭也不回的牽著凈兒的手,走進了房間。凈兒用她那帶著歉意的目光看了我一下,跟著麗娟進房而去(註:小姐的名),而我只能無奈的苦笑一下,進入房間。

剛關上房門,就聽見那個麗娟在對我的凈兒說「凈兒姐姐,你真的是這個賤種的老婆嗎?你怎麽會嫁給這樣的人,要我看可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啦。」

話剛說完凈兒就猛站了起來,指著那個小姐說「不允許你這麽說我的老公,我老公愛我、疼我,你要再這麽說我的老公,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聽著凈兒的話我一把抱住她,狠狠的親了一下「這才是我的乖凈兒,不枉老公這麽的疼你、愛你,這是給你的獎勵。」

麗娟冷笑了一下「凈兒姐姐,我叫麗娟,你以後就叫我麗娟妹妹吧!你說你老公不是賤種,那我今天就讓凈兒姐姐好好看看你老公的真面目,看看這個男人是怎麽賤的。餵!你還不滾過來,舔老娘的腳,你不會忘記我們之間的約定吧!還不過來小心我後悔不答應哦!」

我楞了一下,無奈的搖了一下頭,向麗娟走了過去,蹲下身體,把麗娟翹好了的腳用手脫下了鞋襪,把沒有異味反而有點微香的腳丫含進了嘴里,吮吸起來。且不時的吮吸著小巧的腳指頭。

「爽……啊……我早就看過小說里面寫的被男人舔腳是多麽的爽,卻從來沒感受過,這次感受到了,真的是那麽的爽。啊……凈兒姐姐,這下你看到了你老公是多麽的賤了吧……,你別急,我讓你看看他更賤的樣子。」說完用腳吧我踢開,把那超短的裙子提了上去,露出了她真空的下身。「我剛接完客回來,雖然那男的帶著套,可還是把我的水弄得到處都是,快滾過來,幫我舔幹凈,舔爽了,老娘會有更好的東西獎勵你。」

雖然心里很氣奮,可一想到有求於她且和她之前有過約定,便還是走了過去,由於她是坐在椅子之上,比較低,只好跪在地毯之上,鉆進了她早已分開的雙腿之間去舔食她那淫糜味道很重的陰唇。

「哦……哦……好爽,從來都是我給客人……口交,沒想到,啊……沒想到,終於能報複到你們這些賤男人……給我口交,啊……對,就是那里,你可真有舔B的天賦,舔得老娘……爽呆了,對……再舔進去點,里面剛被客人幹疼了。哦……哦……啊……好爽,太爽了!爽得老娘憋了很久的尿有點忍不住了。」說完,不等我反抗,就一把抱住我的頭貼向了她的陰戶,我知道她想要幹什麽,可只能張開了嘴,等待著它的到來。“噝……”她的尿尿的聲音和我吞咽的聲音交織在一起,組成了一道淫糜交響樂。邊尿邊對吃驚得張大了嘴正在發呆的老婆說道「凈兒姐姐,你看到了吧!看到你的老公有多賤了吧!連我的尿他都肯喝。這樣的男人你還愛他嗎?別傻了!這樣的男人還是早點離了好。天下的男人可沒有一個好東西。」

凈兒聽著麗娟說完,過了好久才反映過來,猛得跑動幾步一把抱住我,不顧我嘴里還沒來得及咽下的尿液,就和我親了起來。邊親邊哭著說道「老公,凈兒不知道,凈兒真的不知道,老公會為了我受這麽大的委屈,凈兒太感動了,以後凈兒只會越來越愛老公。海苦石爛、永不變心。」

我聽著以前只能在電視里才能聽到的詞語,感動得我差點哭了。有這樣的老婆真是我的福氣啊,想完我一把推開老婆「凈兒,別親了,我嘴里有這位小姐的尿液,臟!」

「凈兒不在乎。老公為了我都能受這樣的委屈,凈兒還有什麽不能為老公做的。剛進來時,凈兒還準備等老公不註意偷偷跑回家的。可看到老公為了凈兒作出這麽大的犧牲,凈兒還有什麽可在乎的,為了老公高興。為了老公的性福。從今天開始只要老公同意,我就是這家酒店的小姐,老公什麽時候不玩了,凈兒就是老公身邊的好妻子,乖老婆。」說完老婆站起身來,走向麗娟並開口說道「麗娟妹妹,我已經決定了同意我老公的想法,從現在開始接客。但是開始接客前,我會把我老公沒做完的事,做完。」說完,她就把她那小巧的櫻桃小嘴張大並蓋在麗娟的陰戶之上且只說兩字“尿吧”

麗娟有些無語的看著我的凈兒,她見過的人不少,可從來沒見過像凈兒這樣愛一個男人愛得這麽深的傻女人,一個可以為了她愛的人什麽都肯做的傻女人。可感慨歸感慨,尿憋著總是難受,於是沒有任何的猶豫,把沒尿完的部份繼續尿在了我心愛的凈兒口里。尿完就站了起來,對著我說「你們等一會,我這就出去幫你們找媽咪,看看有沒有客人。」

可還沒等走出大門,就被我的凈兒叫住了「麗娟妹妹,你等一會!我還有話沒說完,以後請你別在難為我的老公了,好嗎?你有什麽要求盡管找我,我來給你辦,不管是舔腳丫、舔你的下面還有接尿都沒有問題,我只是再也不想看到我的老公受委屈。」

麗娟站在門口沈默了一會,“嗯”了一聲,就走出了房間。

我看見已經走出去的麗娟,趕緊把我的凈兒抱在懷里,用疼愛的雙手扶摸著凈兒的秀發「我的傻老婆、我的傻凈兒,老公受這些委屈不算什麽的,只要凈兒開心,老公就心滿意足了,老公不是真的想讓你被別的男人操,主要是怕再回到以前的平淡生活,怕凈兒會離開我。老公這才想為我們平淡的生活增加點不同尋常的東西,等以後老了,我們會為了有這麽美好的回憶,為我們走過的風風雨雨而幹杯的,你說這樣的感覺難道不好嗎?」

「我就知道老公舍不得凈兒,不過凈兒到現在才真正明白老公的用心,凈兒真是太笨了,老公放心,你說怎麽做,凈兒就怎麽做,凈兒一切都聽叢老公的安排。」說完凈兒就低下了羞紅的臉。

「這才是我的乖老婆,凈兒,你先好好的在床上休息會,等下可會很辛苦的哦。」哈哈……笑完我就抱著凈兒躺在床上,瞇著雙眼休息起來。過了不知道多久,敲門的聲音才把我驚醒。一看表原來已經下午17點了。搖醒凈兒後,我趕緊起床跑到門後,通過門洞看見只有麗娟一個人,便打開了房門。

「你們準備一下吧!有一個從外省來的考察團團長,40來歲,一看就知道是個公務員。這麽好的客人,就讓給你們吧!誰叫你凈兒是第一次,要是叫我以前的熟客,說不定就會看出些什麽,我說了會在這個房間等他。我躲到樓梯間去了,完事後叫一聲。哎……!祝玩得愉快和好運。」說完就重新關上門而去。

聽完,我不由得楞了一會,可馬上被激動不以的心情沖醒過來,對凈兒說一聲「加油凈兒。不要怕,老公就躲在這個衣櫃里面,有什麽情況老公會來幫你的。」說完就急忙打開門邊的衣櫃。

正準備進去,就感覺凈兒沖了過來,一把抓住我的手用帶著焦急、慌張的目光看著我,正準備說什麽。可就在這時,一陣敲門聲傳來,我趕緊拿開凈兒的手,然後用手指了下衣櫃門做了一個關的動作,再指了一下門做了開的動作,就站在了衣櫃里。

凈兒紅潤的臉上帶著無奈的表情,用口語說了句「小心點!別後悔!」就幫我關緊了衣櫃的門,還用手拉了拉,感覺關緊了。才轉身把房間大門打了開來。

剛打開門,只聽見一聲低沈的男音傳了過來「小姐,我可以進來嗎?」而我從衣櫃的縫隙里看見了一個身高大概170cm,微胖,一張國字臉加上一張不是很醜的臉。我想這應該就是等下要趴在凈兒的身上用力操的男人了。還好長相還過得去,要是太醜,凈兒肯定不願意。

凈兒默不作聲的側過身子,把那男人讓進了房間。然後關上房間,鎖好暗扣。向我這邊呲了下牙齒,就低著頭跟著那男人來到了房間的單人床邊。

「小姐,我怎麽感覺,你好像很緊張一樣啊!」

「啊!沒什麽,不是緊張,只是有點心情不好擺了。」

「那我們就開始吧!開始在大廳里說過的,我是來你們這里考察的,聽說你們這里的小姐素質很不錯。莫名而來,可是我是團才,不能離開很久。所以我們得抓緊時間。」

「啊……這麽快就開始啊!」

「嗯?有什麽問題嗎?哦!錢是嗎?放心,做完就給。你又不怕我跑了。」

「不……不是這意思!我是的說,我們不來一下前奏嗎?」

那男人用懷疑的目光看了凈兒了一會「你真的是小姐嗎?我怎麽感覺你好像第一次出來做一樣。前奏?你要搞清楚,可不是我前奏你,而是你前奏我。讓我的雞巴硬起來,好插你。」

「啊……您理解錯了我的意思?我是說,我的心情有點不好,估計下面要較長的時間才能出水,沒出水,您弄起來也不爽,不是嗎?」

「哦!原來是這樣啊!不要緊,塗點潤滑油,弄起來一樣爽,快點吧!別浪費我的時間,等下我還有個會要開呢?」說完,就自顧自的脫起衣褲來。

事到如今,凈兒已經知道沒有回頭路可走了,不動聲色的用目光看了我一眼,也就脫起來衣服來。

凈兒剛脫完衣服,那男人就開口說道「脫完了,就趕緊過來舔我的雞巴,把我的雞巴舔硬了才好幹你。說好一千元的,我可不想在時間上浪費了。」

凈兒只好把放在床頭櫃里的套子拿了出來,你手幫那男人帶好套後,就把那男人粗大的雞巴含入了口中。

轟……只好感覺頭好像一炸。凈兒的那個從來沒被別的男人進入過的櫻桃小口終於被別的男人首先使用了。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嗎?想著,心里不由得一酸。有點委屈的想哭,可下面持續撓起的雞巴打斷了我想哭的沖動。我不由得緩緩解開褲子的拉鏈。拿出硬起的雞巴,看著凈兒幫那男人口交的情影,手淫起來。

唔……,只見那男人,一把抓住我老婆的頭發,就像插B一樣的抽插起來,邊抽插邊說「爽……真的是爽,好久沒有玩過像你這樣的美女了,今天一定要多玩幾次。這雞巴有一星期沒用了,還有點敏感,就先來個口爆吧!」說完越發用力的抓著我老婆的頭發不住的前後搖動、抽插。房間一起沈靜下來,只有雞巴進出嘴巴的抽插聲、只有我老婆的唔唔聲。良久,只見那男人抓著我老婆前後抽插的動作猛的回快,然後一聲“哦……”的聲音,男人身體抖了兩下。

我知道,那男的射了。而且居然是口爆,雖然是帶著套子的口爆,可也是凈兒除了我以外,第一個男人的口爆,我想以後還會有更多的除了我的第一次發生,想到這些,我不由的加快了手淫的動作。繼續從縫隙里,看了出去。

那男人爽完後,站著休息了一會「你這個小姐怎麽回事啊!快把我的套子,拿下來,重新換一個啊!我怎麽越來越感覺你像第一次出來做啊!」

聽著那男人的話,凈兒慌張的把弄臟的套套出下來,再次從床頭櫃里拿出來了一個套子。正準備重新套上的時候,凈兒停了下來,朝我躲藏的地方用帶著有些報複的眼神看了我這邊一眼「老板,我們這里還有一個特殊服務,那就是客人第一次射完,如果還需要再來第二次的話,我們可以幫你把雞巴舔幹凈。不過這可得加一百元錢哦!」

「咦……還有這樣的服務,我還從來沒碰到過,好吧!快舔吧!不就是錢嗎?反正是公款消費。」

「好的,老板!這就為您服務。」說完,凈兒就把那個男人還帶著精液的雞巴重新含入了口中。

我在櫃子里看著這一切,真想跑出去狠狠的咬凈兒一口,可一想這眼前的情況,只好無奈的繼續前後套動著自已雞巴。

「不錯,真不錯,這地方確實名不虛傳,小姐,我以後有機會,會再來照顧你的生意的。」

凈兒松開已經舔幹凈的雞巴說了聲「謝謝老板,記得你的話哦!以後真的要常來照顧小妹的生意哦!我會給你優惠的。」說著,就把取出來的套套,重新套在了那男人的雞巴,然後用嘴把套子套上。

該死的凈兒,我都沒享受過這樣的服務,卻讓這男人先享受了,不行,以後我也要試一下。

套好套子的凈兒對那男人說一句「老板,您先等會,我把衣服放好,就來繼續服待您。」說完不待那男人有所反映,就朝我這邊走了過來,到了衣櫃前,猛的用手打開櫃門。

我心里猛的一驚,差點就叫出聲來,等穩定了下心神,用無聲的口語對我老婆說「你要幹什麽啊!」

凈兒看著我翹著的雞巴,帶著微笑用同樣的口語回了聲「我來看看你後悔了沒有,現在看來你正爽著呢!」說完,老婆就把她的內褲套在了我的頭上,把胸罩放在了我的手上,把其它衣服也都放在的櫃子里後,用口語再說一句「你慢慢看,好好玩吧,這是留給你的。」就重新關好了櫃門,走向了那個男人。

我哭笑不得的取下帶在頭上的凈兒的內褲聞了一下,剛聞到凈兒內褲上那淡淡的騷味,精神不由得一振:“還是老婆對我好啊!怕我光手淫沒意思,把這麽好的玩意留給了我”。

當我視線重新轉到外面時,就看見了我的凈兒緩緩了坐在了床上,然後轉身用狗爬的式慢慢的向床頭爬去。那男人看著凈兒身材,挺翹的胸部,我正朝著他搖晃的豐滿屁股和胯間那一團黑影,那里還忍得住,一把挺身,把翹得老高的雞巴不由分說的一把插入凈兒的陰道,就開始抽動起來。

「啊……凈兒沒想到,他會采取這樣的姿勢進行,這可是她從來沒用過姿勢啊,不由得一聲驚叫!別……別……哦……停下來……哦……啊……停……停下來。」

「別什麽別,我正操得正爽,正雞巴緊!沒想到小姐還有這麽緊的陰道。不對你肯定不是經常做小姐的。不管了,這錢花得真值,還有這麽緊的B操,管你是不是小姐啊!」

「啊……老板……啊……哦……我不習慣這種姿勢。讓我躺下來……再讓您好好的操……好嗎?啊……好粗,好長,頂到底了,啊!好爽!啊……哦……哦……。」

「我就喜歡用這樣的姿勢操,換什麽,把我服待爽了,錢不會少你的。別啰嗦了。打撓了我的興誌,小心我不給錢。爽……太爽了,我今晚要好好的操,好久都操過像你這麽緊的B了。」說完就不再做聲,繼續狠狠的抽動著。

凈兒則無可奈何,只好把身體盡量趴在床上,保持著身體的姿勢「啊……好長……啊……啊……好刺激……快點……啊……你好歷害……比我以前接的客都歷害……啊……你太會操了,真想以後能經常讓你操,啊……啊……啊……。」

「嗯……爽吧!被我操過的女人,都會喜歡我這個又粗又長的雞巴的,你放心,你B這麽緊,我以後會常來這邊考察,常來照顧你的生意的。」說完哈哈的淫笑一聲。繼續賣力的操著我的凈兒。

「是啊……我好喜歡被你操……你的又長……又粗,快點……再快點……啊……啊……啊……你太棒了……啊……你操得我太舒服了,我支持不住了,啊……啊……哦……只見凈兒的股間猛的噴出一道黃色液體,就沒了動靜。」

「暈,居然高潮了,還高潮的失禁了,這可真是極品中的極品,這次可真的是賺了。」

大概過了十分鐘,那男的還在不停的操著我凈兒的陰道,房間里淫糜的氣味,刺激得我更加加快了前後套動的速度。

而我的凈兒,在那男人不斷的抽動當中,醒了過來「啊……啊……你還在幹啊……我不行了,啊……啊……太刺激了,你太歷害了!啊……啊……我又要不行了,又要來了啊……啊……」只見我的凈兒又是一陣抖動,不過這次沒暈,那男人見我的凈兒再次達到高潮,自已再也忍不住“哦”的一聲,也趴在了我凈兒的身上,而櫃子里的我也沒能忍住這刺激加淫糜的氣氛,射了出來。射在了我心愛的凈兒內褲之上。

良久,那男人爬了起來,把雞巴伸進了凈兒的口中,由凈兒舔幹凈之後,就從錢包里拿出一千一百元錢,丟在了床了。然後再我凈兒的臉上親了一下,說「記住,我姓李,以後再來找你,可別忘記了。」

說完就轉身開門而去,而我看著躺在床上的凈兒,再也忍不住,從櫃子里跑出來,用力的分開凈開雙腿,一把低下頭去,舔著凈兒有些紅腫的陰唇。

凈兒看著我用力的舔著她的陰唇驚慌的道「別,老公,那里臟,那里剛被別的男人用過,太臟了!」

「臟什麽,你們又不是直接性交的,是帶了套的,再說,我凈兒的騷B怎麽會臟呢?凈兒為了老公的性福,受了苦,老公連舔一下凈兒被幹腫了的陰道都不行的話,那也就太不愛我的凈兒了。」說完就繼續的舔了起來。

“哦……哦……”這淫糜聲音再次在房間里響了起來,響了很久……很久……當一陣急驟的手機聲,把我和凈兒驚醒的時候,看了下表已經是晚上19點了。而凈兒肚子傳過來的咕咕叫聲,我才意識到我們還沒有吃晚飯的呢!特別是凈兒經過這麽久的盤腸大戰,肯定是更加饑腸轆轆了。於是略微輕笑著「凈兒,走咱們吃飯去吧!今天我的凈兒這麽辛苦,老公一定要好好的犒勞一下。咱們去新開的一家海鮮城吧。」

凈兒用嬌羞的聲音說「討厭了……人家還不為了你的變態想法才這樣的,你還笑人家,我不依啦!」說完,撅著性感的小嘴,把頭扭到了一邊。不理我了!

「好老婆、好凈兒,老公錯了,老公真該死。凈兒為了老公這麽辛苦,老公還不休貼我的凈兒,要不這樣,咱們先出去吃飯,吃飽喝足後。老公給凈兒好好的按摩一下作為懲罰,好嗎?」

「這還差不多,人家要不是愛你,才不會答應這麽變態的要求呢?不過,老公你可是答應過凈兒的,不會嫌棄凈兒,不會不要凈兒的哦。要不然凈兒就真的是無臉活在這世上了。」

「凈兒,你可別嚇我啊!我怎麽可能會嫌棄和不要凈兒呢?老公疼你、愛你還來不及呢?再說,凈兒是為了老公才這麽做的。老公只會更加從心眼里愛你、疼你且一輩子保護你,直到我們永遠。」

「唔……老公,你說得凈兒太感動了,你永遠都是對凈兒這麽好,永遠都是這麽寵著、慣著凈兒,老公會把凈兒寵壞的。」

「我的傻凈兒,老公愛你才寵你、才慣著你。作為老公寵你、愛你的報答,凈兒就先答應老公,咱們去吃飯。怎麽樣啊!」

「噗哧……臭老公!走,咱們去吃飯!」凈兒笑著拉上我走出了房間。

我拉著凈兒來到28樓所在的樓梯間,找到正等得心煩的麗娟,從口袋里拿出1000元錢,遞了過去「給,這是錢。你拿著!我和凈兒去吃飯去了,等下再來找你!你回房休息下吧,我想你也等累了。」

「算你們守信用,我還真怕你們不給錢就走了,那我只好到網絡上暴光你們了。」

聽著麗娟的話,真想給她一耳光,可只能“我忍、我再忍”。因為為了淫妻大業,我們以後還要經常合作的,得罪了她就有點得不償失了。只好頭也不回的拉著我的凈兒出了酒店大樓,去填那早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的肚子。

打著的士來到海鮮酒樓,在迎賓小姐的越情接待下,走進了一個靠窗的卡坐,坐下後正準備招呼服務員點單,可就在這時聽見隔壁的卡坐傳來一陣對話,引起了我的好奇。

「老陳,祝賀你榮升看守所所長!來,兄弟先敬你一杯,等咱們兄弟吃完了,再把副所小王叫上,一起去新時空酒店的KTV樂呵樂呵。來,幹了,我先幹為敬!」

那邊話音剛落,就聽見一聲高聲的淫笑「知我者,唯有你老張啊!也就在你老張這麽多年的兄弟感情面情才放得開,玩得爽啊!對了,小王也算了一個。年紀不大,可辦事能力和口才確實不錯,也是個重感情值得一交的人物。我老陳,當著你的面“明人不說暗話”我就好這一口。而且聽說那酒店里新來了個叫麗娟的小姐,長得非常不錯,北方人的個子,模特般的身材,特別是一雙美腿。簡直是迷死人了。可惜雖早聽其名,但未見其人啊!今晚得好好和酒店的老板說道說道,把她招到我們房里好好陪一下。」

「沒問題,酒店經理我和很熟的,我們派出所是他們酒店的對口單位,在那里我們有值班室的,要什麽小姐,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聽著他們的對話,我有些振驚,沒想到這個麗娟挺出名的。不過一想到他們的身份和想法就力刻興奮起來,拿出餐桌上的紙筆寫道“凈兒,怎麽樣,那邊的男的要找麗娟哦!現在你可就是麗娟。等下吃完飯,好好陪陪他們吧?:(”

凈兒顯然也聽到了隔壁的對話,也早就知道我的想法似的,把羞紅的臉深深的低了下去,看到我遞過去的紙條。拿著思考了一會,還是用筆給我回了話“你一點都不心疼我,我剛被那李的男人玩的那麽久,下面的紅腫剛消,你又要可去陪別的臭男人,還是公安。你也不怕你的凈兒用壞了。要真用壞了,你看怎麽辦?”

“那里用得壞啊!陰道就像機器,越用越好用。我的好凈兒,答應老公啦!”

“先吃飯吧!吃完飯再說”

我看道凈兒寫的這個回話,我就知道她答應了。心里竊喜不已。用手示意她叫服務員點單,而我在她耳邊說了句「你先點單,吃飯!我出去就事,馬上就回。」凈兒當然知道我要去做什麽,白了我一眼,就不再理我。

當我重新回到酒店房間,用房卡開門而入時,那個麗娟正躺在床上睡覺,聽見關門聲,急忙坐了起來。一看是我,好奇的問道「你不是吃飯去了嗎?怎麽就回來了,凈兒姐呢?怎麽沒跟著回來?」我急忙把在酒店里聽到的事情經過和我的想法和擔心說了一編。

麗娟白了我一眼「我真不想說你賤,我不想說都不行,你啊!就三字“確實賤”,你放心,我這里沒問題,可以不用陪那些客人就有錢拿,我巴不得呢?至於你說的看不了,你放心,我們這里有一種KTV包房是帶小房間和按摩床的,床底下可以藏人,你可以事先藏好,等下我打電話給那里的領班,把你說的那些客人。帶到指定的包房去,不就行了!房間叫“國色天香”。要是沒事,就快滾,老娘還要睡覺呢!我苦笑一下,搖頭走去房間,打的來到飯館重新坐定。凈兒已經點好飯菜,正有滋有味的吃著呢?看見我來了也只略微擡了下頭,就繼續的吃著。

我坐好後,向凈兒輕輕的說了聲「搞定」,也狼吞虎咽的吃起來,也許是太餓,也許是味道真的很好,反正感覺這餐比任何時候都吃得有滋味。打著飽咯!買好單後,就看見我隔壁卡坐也走來了兩個中年男人。從兩位健壯的身體就可以看得出,他們平常肯定是經常鍛煉的主!體力一定很好!我在瞎想什麽呢?真該打!想著制定好的計劃,就急忙拉著凈兒回到了酒店房間,把她交給剛洗完澡出來的麗娟,說了聲照計劃行事,就轉身而出。在酒店的2樓找到事先說好的包廂。看看四周無人,就打開門偷偷的溜了進去,擡高按摩床,讓自已躺在床底下,輕輕的放下按摩床後,就只能懷著焦急的心靜靜等待他們的到來。

過了一會,就聽見一個相當好聽的聲音傳來「先生,這邊請!前面就到了」

接著開門的聲音和雜亂的腳步聲,我趴好身體,用眼睛朝床底縫隙看了過去,就看見就兩個中年和一個稍微年輕的三個人坐在了包廂了沙發之上,而一個長相不錯,但個子不是很高的服務員正在調試著房間的設備。調試完畢後站起身來,朝三個彎腰行了下禮後說「三位先生,設備已經調試完畢。請問你們三位需要點什麽呢?」

「隨便來點你們這的特色小吃,再搬一箱啤酒。還有把你們經理叫過來。就說派出所的老張找他,要他過來一躺。」

「好的,你們稍等!」說完就轉身而去。

「陳哥,張哥,今晚來玩算兄弟我給陳哥榮升所長的祝賀!」

「你小子,咱們三兄弟還客氣什麽。誰請不一樣,來玩塗得就是開心。別說這掃興的話。要不然罰酒三杯」

話語剛落,就見走進來一個男人「哎呀!張所來了,張所來之前不給兄弟打個電話,我好到酒店門口迎接你啊!」

「哈哈……來你們這掃過幾次,早就想來你們這玩了,可由於身份不便。一直沒來,今天我這位老哥榮升,知道你們這不錯,你今天可得把你們特色都拿出來啊!要不然,你可就得小心點!還有等下你們這一個叫“麗娟”的服務員叫過來陪下酒。聽明白了嗎?」

「明白,明白,小弟我這叫去為你們辦!你們玩好!」

當服務員放好小吃和啤酒出去後沒多久,一陣輕輕的敲門聲就傳了過來,那姓王的起身開門後,就迎進來了一個身材高挑,相貌不凡的美女。我定睛一看,正是我的凈兒,她低著頭穿著低胸加超短的連身衣,腿上的連褲襪、高跟鞋加上隱約可見的黑色蕾絲短褲,正向房中走了過來。看來如此驚艷的凈兒,連我這個老公都驚呆了,更別說房間里的另外三個客人。

「坐,快過來坐」還是那老陳首先反映過來,急忙起身讓開。把我的凈兒讓進了沙發,凈兒默不作聲走到沙發的另外一邊,靜靜的坐了下來。手指還不安的互相掐著。

也許是看出了凈兒的不安,那老張朝另兩位使了個眼色才對我的凈兒說道「小娟啊!不要怕,我們公安也是人,別理你們經理說的什麽,進來了就放開膽玩。來,來,來,這邊有吃的,先吃點壓壓驚。老陳啊!小娟可是被你嚇到了哦!你可得去安慰一下,敬一下我們這位美女的酒啊!」

「還是你老張說得對,來,小娟,陳哥敬你一杯!」說著,那老陳就端了兩杯酒,朝我的凈兒走了過去,在凈兒的身邊坐定後,把酒遞了過去,讓凈兒拿好後,就伸出了手一把抱住凈兒的腰。一口喝完杯中的啤酒,就用空著的杯子朝凈兒示意了一下。

而我的凈兒,在那老陳的懷里,就像一只受驚的小兔子坐立不安。見旁邊的男人喝完了酒,也只好閉著眼睛,把酒一飲而盡。

「好酒量,這麽好的酒量,小娟你可得多喝幾杯。」說完,那老張端起了酒,朝我的凈兒走了過去。

凈兒本來就不是很能喝酒,兩杯啤酒下肚,臉已經有點紅潤了。而剛把老張的酒喝完,那個年輕點的小王,也同樣端著酒走了過來。看到這一幕,我想,這那是勸酒啊!分明就是看到了凈兒的拘束不安,讓她多喝點酒,好放得開,讓他們玩得更盡性。凈兒不知其中原由,出於無奈,只能一杯又一杯的喝下了他們所敬之酒。喝完這三懷酒,凈兒果然不在那麽拘束,身體也用舒服的姿勢靠向了沙發。而他們三人看見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就讓小王點歌去了,當悠揚的歌聲響起。老陳一把拉起我的凈兒「來,小娟,光坐著有什麽意思啊!我們先去跳個舞吧!」說完就不由分說的拉著凈兒走向的舞池!把凈兒一把抱住,雙手貼向臀部,臉也緊緊的貼著。慢悠悠的跳起了慢四。

凈兒用力的推了幾下沒推開,只得放棄推開這個男人的想法「老板,別抱得這麽緊好嗎?我有點透不過氣。」

那老陳更本沒理凈兒說的話且手更加過分的慢慢吧本來就很短的裙子一點一點的往上拉,嘴也不時的親吻著凈兒的脖子。

臀部和脖子本來就是凈兒的敏感部位,這兩地方同時被攻,那里還受得了「別……您慢點……別那麽急。嗯……嗯……嗯,輕點……您把我捏疼了!嗯……」

而老陳的手慢慢的伸向了凈兒的內褲里,一點點的把褲襪和內褲脫了下去。然後用右腳把脫到擠膝的內褲,一腳踩了下去。接著彎腰一把抱起我的凈兒,就朝我這里的按摩床走來,邊走邊說了聲「兩位,你們先唱一會,這妞,太漂亮了,兄弟我實在是忍不住,就向來了啊!等會,你們要有興趣再接著來!」

當凈兒被抱起來那一刻,凈兒不由的驚慌著叫了起來「啊……!你要幹什麽,快把我放下來。」而手也不停的揮動著,打著那男人的頭。

「幹什麽,你說的可真好笑,你第一次出來做啊!做小姐的不知道要幹什麽,就算你現在不知道,等會進了房間不就知道了嗎?」說著哈哈大笑,腳步不停的來到了床邊,我只感覺到床板猛的沈,就知道,一定是那老陳已經把我的凈兒放在床上了。沒過多久,凈兒的鞋子和衣褲就都丟在了地上!

凈兒地許是知道將要發生的事,也許是知道她的老公就在床下靜靜的聽著,反正再也沒有叫喊和扭打,而是安靜的等待著旁邊的男人,脫著他身上的衣服。當旁邊的男人脫下他最好的褲子時,我就聽見凈兒“噝……”的一聲,似乎是倒抽了一口良氣,緊接著就聽見「天啊!這麽長。」

「長吧!見過我這根東西的,沒有一個不說長的,這可是我驕傲的本錢。它可是有18cm,保準等會讓你“欲仙欲死“。」

「別……別……啊……老板……你等會。」

「還有什麽事嗎?有事就快說,我正在興頭上呢?」

「您還沒帶套呢?我去幫您把套子拿出來,戴上好嗎?」

只聽見一聲吼叫「什麽!帶套!我還沒嫌棄你!你居然嫌棄我,要我帶套,告訴你,老子出來玩從來不帶套,這是規距。你們的經理,也不敢把有病的小姐往我這放!帶套,放心,老子出來玩的時候不多,雞巴幹凈得很!」

聽著眼前的男人這麽說,凈兒頓時就急了,開始不停的扭打著身前的男人。而我聽見那男人不帶套就準備開幹和不傳過來扭打聲,就有些著急了。連忙用力的推著身前的床板,想把它推開,可兩人的重量,那是我一人能推開的,試了幾次沒有成功後,就只能安靜下來,心想:“這可真是帶綠帽帶徹底了,我的凈兒等下就要被這男人直接操了,也許還內射。想著這些,我真想給自已一耳光,我怎麽這麽混蛋啊”!

頭腦正處於混亂之時,一聲響亮的耳光聲傳來「啪……給我老實點!當小姐就要有當小姐的自覺,怕這怕那!還當什麽小姐啊!幹脆回家生孩子去!告訴你,你要知道,我是幹什麽的!你們經理見著我們幾個都得讓著三分。別不識好歹!把老子惹急了,叫人過來掃了你們KTV,把你們這里的三陪小姐都抓進牢房關上幾天,到時你還是得乖乖聽話!」聽著這個男人說完,我更加安靜了下來,一動不動,生怕被這男人發現。而凈兒更加沒有了聲音,就傳來了陣陣的哭泣聲。「別哭了,老子是來開心的,哭什麽哭!」

凈兒就像被嚇到的小孩,猛的停止的哭聲,而腳卻用力的踢了下床板,就像在告訴我“你個臭老公,你把我害苦了。”

「這還差不多,放心等下我保證會好好的疼你,幹你,讓你爽個夠的。我這老二,剛才被你這一鬧,已經有點軟了,快過來,幫我舔一下!」

「唔……唔……」

「哦……真會舔,舔得真爽!你的舌頭這麽靈活,真是口交女王啊!哦……對,就是這樣,多舔幾下那個溝那里。舔那里最爽了!對再舔會就可以開始做了。好……就這樣。繼續!哦……確實是頭牌啊!長相,口技真沒得話說。哦……我忍不住了,你躺好,我要幹你了。」

只聽見一聲“卟哧”「哦……太長了……你那里太長了,頂到底了,啊……啊……啊……疼,啊……您輕點……別頂到底啊!」

「放心,等一下你不會感到疼,只會感到爽了。」

「啊……真的好長……我從來沒被這麽長……的……長的幹過,啊……又疼又脹,啊……感覺好不一樣,哦……啊……啊……這感覺從來都沒有過。啊……啊……啊……哦……你的雞巴長得好像要把我的子宮……頂穿一樣。哦……啊……驢,好爽……真的從來沒有這麽爽過。哦……驢,這麽爽,以後怎麽辦啊!」

聽著凈兒在叫聲中,叫出了“驢”字,可真把我嚇出了一身冷汗,我知道凈兒後面的話是說給我聽的。可這個該死的凈兒,這麽叫就不怕,正幹著的她的男人發現什麽嗎?可一想到凈兒被幹,還叫得這麽淫蕩,就忍不住心里一陣激動,手不由得伸向了褲腰帶,把它輕輕的解了開來,把早已難受多時的老二放了出來。手抓住硬得有些發燙的雞巴前後套動起來!

「爽吧!我早說過會叫你“欲仙欲死”的。這下知道我的歷害了吧!不過你這小姐真的挺有意思啊!爽得叫“驢”!這麽有特色的叫法,我可是頭一次聽到!」

「啊……啊……好長……,好爽……好脹……啊……啊……啊……哦……啊……你真會幹,你的這麽長,幹得我好爽。哦……哦……啊……你幹得我越來越舒服了。啊……啊……又頂到了,啊……啊……啊……啊……老板。繼續……用力……哦……哦……用力。」

「老陳,你好了沒有啊!這小姐叫得這麽淫蕩,叫得我可是忍不住了。」

「哦!是老張啊!這小姐不錯,質量很好!對了她的口技也是一流,剛才就舔了我幾下,你就用她上面的B幹吧!」

「口技不錯!嘿嘿……那我可不客氣了。憋著正難受呢?這樣我們兩兄弟,又可以合作一把了。」說完,就傳來一陣淫笑之聲。

“3P”我的凈兒怎麽受得了啊!幸好只是上下夾擊,不是前後同攻。應該還可以受得住。想著,手上又不由得加快套動的頻率。

「這妞的口技確實不錯啊!哦……她的舌頭可真會舔,太刺激了。」

「老張,我沒騙你吧!這小姐,口技確實不錯,就是可惜床上功夫差了點。我可是把最好的東西讓給老張你了啊!」

「那謝謝你了啊!這妞口技這麽好,我們可是找到了可玩的了。以後我們可得多多合作啊!」

老陳聽完只是嘿嘿一笑,就不作聲了。一時房間里只剩下抽動發出的“卟哧”聲、凈兒口中發出的“唔唔”聲和外面不時傳過來的歌聲。良久,只聽見老陳傳來一聲「哦……要射了。好爽!要射了……哦……射了……射了!」而凈兒聽到了要射的話,身體不由得掙紮了幾下,可雙腿和頭部同時被兩男人抓住,那里能動得了!掙紮了沒幾下!也就安靜下來。

而床底下的我,聽著老陳說出的話,頭腦頓時一片空白,好久才回過神來,心想“凈兒,我的凈兒,居然被除了我的另外一個男人內射了,而且今天還是她的危險期”而我的手仍機械的套動著,揮舞著。

「爽……這妞雖然床技差了點,可還是玩得很盡性。不錯,這地方確實不錯!沒白來。老張,你接著玩啊!我出去坐下休息會!」

「好……老陳,你去休息吧!這妞的口技確實了得!我就用她的嘴幹了。我幹完出去找你!」

正聽著“卟哧”聲套動雞巴的我,聽見一陣腳步聲由近到遠,沒過多久,就從沒關好的房門傳來「小王啊!這歌有什麽好唱的,里面那妞確實不錯,你也進去玩會,讓我一人在這里好好休息一下。」

「好!那陳哥,你慢慢休息!兄弟我可進去了。」

「去吧、去吧!」

緊接著又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來到床前「咦!小王,來了啊!下面的嘴陳哥用過了,上面的嘴我正在用,我看只有後面的那個地方,今天還沒被人用過,你就幹那里吧!也好讓這小妞今天三洞齊發啊!」

「好啊!我正有此意!」

肛交,那可是只被我用過一次的地方,現在居然又有被別的男人用了!我的心情不由得更加激動!幹吧!操吧!好好的把我的凈兒開發完美,讓綠帽來得更猛烈些吧。

「哦……這後面真緊,一試就知道,沒怎麽用過,我得停一會,後面緊得差點就把我夾射了。」

「老弟你可真沒用……你看我年紀不小,可下面這玩意耐用。你年紀輕輕的怎麽是個快槍手啊!」

「老哥,是這妞的後面太緊了。以後有機會,你試下就知道了!好了,可以開始幹了。這麽緊,我可得好好幹,才對得住她啊!」

又是了一陣“卟哧”聲和“唔唔”聲,不過這次沒過多久,就傳來了老張叫不行的聲音「哦……哦……這小妞的嘴幹的好舒服,真爽!我要射了……小娟……我要射了哦……不準吐。給我吞下去……要是吐出來,小心有你的好看。哦……哦……支持不住了……太爽了。好久都沒這麽爽過了!哦……哦……」就聽見一陣吞咽聲。

我的凈兒,居然幫別的男人口爆加吞精。還有比這更刺激的事了嗎?沒有了,真的沒有了。我的凈兒!我心愛的凈兒啊!心里想著、手卻不停的更加套動著!

當一陣咳嗽聲傳來我就知道,這老張已經松開了凈兒的頭部「小王,我爽完了,也要去休息下,你一個人慢慢享受吧!我們在外面等你啊!」

「好啊……你先休息」

「啊……啊……啊……驢!好爽,今天太刺激了!啊……啊……我的三洞都被你們用了,啊……啊……哦……啊……啊……,被你們內射……還吞了精……哦……現在正在肛交……哦……啊……啊……啊……驢……這下滿足了吧……好爽……王哥……再快點……小妹不行了……再快點……」

「那里那麽多費話!叫“驢”,我看你叫“馬”算了,懶得理你。我們三兄弟,能同時玩一個,那是看得起你!別不知好歹。」

「哦……啊……王……王哥……小妹………小妹就是說你們幹得舒服,幹得小妹爽呆了。剛才……剛才那是爽得說胡話……哦……啊……啊……不用理小妹……說什麽!啊……就這樣,用力……幹死小妹吧……哦……哦……太爽了,小妹太爽了,啊……從來沒這麽爽過,啊……啊……快……快點……小妹要到了……小妹也要射了……」經過三人的輪番操幹,凈兒再也支持不住,達到了高潮。

「真沒用,這就不行了。不叫幹起來有什麽意思啊!倒黴,我還是別忍著,快點幹完走人算了。」接著就聽見一陣“卟哧”聲不時傳過來,沒用多久。隨著小王的一聲吼叫和關門的聲音,結束了今天第二場表演。

而凈兒在關門後沒多久,也醒了過來,強忍著身體的不適,爬下了按摩床,而我再見到凈兒爬下按摩床後,再也忍不住,從床底爬了出來,一把拿起掉在地上的凈兒內褲,塞向了凈兒微張的嘴巴。塞好凈兒的小口之後,便提槍沖向了老陳使用過的陰道,嬲了起來。凈兒無力的張眼看了我一下!只是白了我一眼就閉著眼睛隨我擺弄。我在床底手淫了那麽久,再加上房中淫糜的氣味,那里還能支持得住,能弄幾下,就射在了凈兒滑溜的陰道之內。剛射完就聽見腳步聲傳來,只得重新藏好身體。

「小娟啊!不錯!今天我們三兄弟,玩得挺爽,你的功勞不小!我們先走一步了。對了,還有一個事,你要聽清楚了,我們看守所牢房里有一個來頭不小的犯人想玩小姐,你聰明點。明天下午自已到我看守所來。你要敢不來,哼哼……就小心點。你知道我們公安的歷害,有的是辦法,查出你的住址和找你的麻煩。記住了啊!」說完就轉身關門而去!當我重新從按摩床爬出來時,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這一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讓我的心情不斷的在激動、緊張、興奮等多種情緒下交替。而先後幾次的手淫加性交更是讓我疲憊不堪,在老陳出去後沒多久,我就不知不覺的在按摩床下睡著了。

我爬出按摩床發現淨兒已經不在小房間裡了!我急忙爬起來往包廂走去,剛走到門口口,就聽見淡淡的輕音樂之中,傳來的兩個女人的對話聲,從聲音我判斷出外面的兩人就是我的淨兒和那個小姐麗娟。聽著對話聲,我不由得在門邊停住了腳步,把耳朵貼在了門上,豎起耳朵聽著門外的對話。

「淨兒姐姐,這個世界傻得像你這樣的女人真是少有了,為了裡面那個男人,你赴出了那麼多。你塗得什麼呢?剛來一天就由一對一,變成了一對三。你可真行!你就不怕把你的身子毀了。在外面接客也就擺了,這下居然還要到牢房裡去陪犯人,你想過沒有,牢房裡可是一群窮凶極惡的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再加上牢房裡的這麼久沒見過女人,你這一進去,你覺得你還出來得嗎?可要是你不去,你又能怎麼辦,你已經惹上這麼大的麻煩。這麻煩對我來說不算什麼,可你呢?你怎麼辦!哎!淨兒姐姐,我要是你,我就和裡面的男人離婚,然後遠走高飛。去重新過自已想過的日子。」

「麗娟妹妹,你問我這麼做是為什麼,問得好啊!我根他從相識到相知再到相愛,最後決定白頭攜老、共度一生!你說我是為什麼,就因為我愛他,愛到我的生命裡不能沒有他,我真不知道,要是在我的生命裡沒有了他,我還能活多久。而我的老公,我想也是一樣。老公雖然非常變態的讓我出來做小姐,可我們十年的夫妻我能理解他的想法,我們生活在一起生活的十年,只我人生中最開心的十年,雖然在近兩年性生活方面不那麼愉快,可我對他的感情卻從來沒變。而我老公,我知道,他啊!雖然很愛很愛我,可男人都是色鬼這個話用在誰身上都沒錯,我老公一樣,十年來對著一個女的,吸引力肯定沒有剛認識,剛結婚那會強烈了,而出於對我的愛,老公十分擔心長此下去我會因為欲求不滿而和他離婚,所以才委屈的提出這個方案。來解決我們之間的問題。可他那裡知道,我對他的愛因為十年的考念那裡是不合協的性生活能摧毀的。但誰叫男人天生神經大條呢?開始時我也沒想過我會同意,可經不住我老公的勸說,就抱著試一下,真的只是試一下的態工成全他一次,可自從有了第一次的經歷,特別是知道他躲在衣櫃裡和別的男人做愛時,他表現出來的性奮、表現出來的忌妒以及不舍。我就知道我完了,我從此以後只能做壞女人了,因為我被我老公的那種表面振驚了!從他的表面我知道了,他這麼做一是可以從老婆的出軌而提高他自已的性奮!第二就是滿足我的生理需要。而他表現出的忌妒和不舍更是讓我知道了他對我的感情。你說,對一個這樣愛我、疼我的老公,而我同樣也深愛著的老公,我還有什麼不知足的呢?還有什麼不能為我的老公辦得呢?麗娟妹妹,你即然說你的關系這麼好,只是因為和家裡父親關系不和賭氣才出來的,那淨兒求你了,幫幫我們,我知道我老公的想法,我單獨去牢房裡他肯定不放心,可我們又鬥不過那幫人,只能順從。再說,我知道他的另一個想法,那就是他躲起看著我被別的男人干,肯定不如光明正大在旁邊看著我被干來得刺激。要是可以他肯定會幫著別的男人干我,有可能的話還會和別人一起干我。麗娟妹妹,淨兒求你了,你有這個能力幫到我們,就幫我們一次吧!你的要求,我都答應。從此以後,我淨兒就是你麗娟妹妹的尿壺了。只是求你別把對男人的恨加在我老公頭上和別讓他知道這事。」說完我的淨兒就直接躺在了那個麗娟的腳邊!

聽著她們的對話,我除了被感動,還能有什麼,沒有了,真的沒有了,我真的被我的淨兒對我這麼深刻的愛感動了!感動的我淚流滿面!感動得我心情疼痛!而心底更是暗暗發誓,不管以後淨兒變成什麼樣子,我會比現在更百倍的愛她。更百倍的疼她。才能對得起她對我的愛。想法,我已經泣不成聲,而我只能用手悟著嘴,盡最大的可能不發出聲音,因為我知道,她不想我看到她現在的樣子,不想我聽到她答應別人的那種要求。不想……真的不想!

麗娟無語的看著躺在腳邊良久的淨兒,她被淨兒的一習話擊得雅口無言,碰上這樣的夫妻,她還能說什麼,只能用實際的行動來支持她們「淨兒姐姐,這是我最後一次這麼叫你,因為你做了我的尿壺之後,你就再也沒有資格當得起這個稱呼了,你想好了嗎?真的不後悔?」

「想好了,也決定了,來吧!不就是喝你的尿吧!沒關系,我就當喝變質的可樂了!我決定的事,從來沒有人能改變,包括我的老公。」

「好!如你所願!你的要求我會答應幫忙,我的要求,你也得照辦,放心,我要求的時間不長,就一年!哈哈……我以前在軍區大院,都是那些我爸的警衛傻大兵當我的尿壺,那些臭男人用多了也沒多大意思,這下好,我有一只母狗,來當我的尿壺。這可是從未有過的體念,你還別說,最近沒有尿壺用了,還真不習慣!特別是晚上起夜,更是相當不爽!」說完麗娟就站起身來,張開她那性感修長的雙腿,分胯站在我淨兒的頭頂上,把短得不能再短的褲子,脫了下去。相當熟練的對准淨兒早已經張口了嘴,尿了起來!尿水的嘩嘩……聲,淨兒的不時的吞咽聲在包廂內回響!「好了,母狗!我已經尿完了,幫我舔干淨後,就去把你那老公叫醒讓他出來吧!已經很晚了!」

淨兒清理干淨麗娟的下身,就默不作聲的站起身來,朝我這方向走來!我只好趕緊跑回原地,重新躺在按摩床下!閉上眼睛,等待著淨兒把我叫醒!沒過多久,淨兒就推開了按摩床,用手把我拍打醒,然後投入我的懷中「老公!」叫完就默不作聲了,我只道她心情不好!只能用同樣的無語,安靜的拍著淨兒的背!我們就這樣無言的躺著,直到麗娟不耐煩的推門而進!把我們叫出去!當我坐在沙發上,喝著開始沒喝完的茶水,麗娟開口了「阿驢,你真的得感謝上天給了你一個好老婆,你們的事我知道了,你們鬥不過那幫公安,得去應付一次。放心,應你老婆的要求,我會想辦法,把你弄進看守所!並且盡量把你安排在你老婆明天要陪的犯人一個房間。明天陪完犯人後!出來,我同樣會想辦法,讓那幾個公安辭職回家的!至於那些犯人嘛!算了,只讓他們繼續多坐十年牢吧!對了,最後你不要問我,我為什麼能辦得到這些,就算你問,我也不會告訴你,你問了也白問!」

雖然我知道她有這麼大能量的原因,可還是被她表現出來的那種氣勢,驚得雅口無言,只能張大嘴目瞪口呆的看著她。可問題是,即然她有這麼大的能量,為什麼還要出來做小姐呢?這不是有病嗎?對!她確實有病,還病得不輕。這讓我想到她的特殊愛好。

「還有,你回家去睡吧!今兒晚上不回去了,在這陪我!我晚上還有點話想對她說!」

我當然知道淨兒留下來的真正原因,我可能說什麼,能做什麼呢?這一切還不是我自已混蛋造成的。可事情到了現在還有回頭路嗎?沒有了,真的沒有了,先不說我們惹不惹得起眼前這會,就是那幾個公安老大,就不是我能抗橫的啊!想到這,我真恨不得給自已兩耳光。「好吧!我先回去了,淨兒你保重!老公先走了!你要好好的哦!」

「對了,明天7點30准時到我這裡,我會交待你怎麼做的,滾吧!」

聽完麗娟的話,我落寞的低著頭,轉身向回家的路上行去!(晚上淨兒和麗娟發生的事,由於沒在現場,無法描述,只能通過以後淨兒的回憶,告訴大家一組數據:“到我去的時候,淨我喝尿三次、用計量單位就是遠遠超過2000ml,吃麗娟的痰至少十次!還有因為不願意吃痰被打了一耳光!哎!我可憐的淨兒,這次為了我,受的委屈實在是太多了,這些倒至我以後對淨兒的言聽計從!我更加的愛戀。這是後話,不再表述。)

當我清晨來到麗娟和淨兒,所住的房間,她們早已漱洗完畢,坐在床上聊著天,等著我到來,淨兒看到我用紅潤的臉色朝我笑了笑,而麗娟看到我來了後,朝我剃了只煙,示我坐下來「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你到了看守所,就去看守所找一個姓劉的副所長,他會給你安排好一切的,放心,他不知道你的來歷和進去的目的,更加不知道,淨兒是你的老婆,就算知道也沒關系。因為他和那姓陳的爭這個所長位置沒爭過,對那姓陳的早已經懷恨在心!是死對頭。而你的事,我也沒多說,只說進去一天給我辦點事,明天早上這個時間,他會把你放出來!你現在就過去吧!八點上班前趕到,那個劉所長會在門口等你的!」

「好啊!淨兒,老公先去了哦!老公在那邊等你!有老公陪著你,你不用害怕!」說完就朝淨兒用噯昧的眼光眨了眨眼睛!淨兒看著我的目光,立馬羞紅了臉,把羞紅的臉深深的低了下去。我看著羞紅了的淨兒,雞巴一陣衝動!真想立刻就和淨兒來上一次,狠狠的享用淨兒嬌嫩的身體。可惜時間不允許,只得作擺,無奈的搖著頭出門而去。

坐的來到看守所門口,看見一個穿著警服的男子,正在等著我,看著我朝他走過去,一句話也不說,只是點了下頭。就默不作聲的前行。我也只得默默跟在身後,來到他辦公室,換上他早已經給我准備好的囚服,通過重重關卡,來到了不7號監室門口,隨後招呼一人正在值班的獄警開門,就把我推了進去!「余哥,這是我親戚,犯了點小事,要在這呆上一天,明天就得轉獄,在別的監室我不放心,怕他被人欺負,在你這我放心點,請您多關照一下!你的情我會記著!多謝了啊!」

「放心吧!劉所,我會把他關照好的。」聽到他的保證,劉所再說了聲“謝謝”就轉身而去!「犯了什麼事,進來的你先說說吧!」

我早就聽說,進監獄問犯了什麼事,千萬不能說強奸,要不然會挨打的,如事趕緊低著頭,朝余哥說「余哥,我家人被人欺負,被逼無奈,只好用菜刀去砍人,也是運氣,只是砍成重傷,就訂了個“殺人未隧”」

「咦……!殺人,看不出來啊!看你挺文靜的一個人,居然敢殺人,膽子挺大的啊!不過再大的膽子到了我這你都得收起來。特別是看到什麼,聽到什麼,都最好閉上你的嘴巴,雖然你只在這裡一天,可你要敢亂說話,我一樣有辦法弄死你,明白了嗎?」

「放心吧!余哥,我這人非常老實,殺人也是被逼的沒辦法才做的!在這裡我一定老老實實聽余哥的話!」

「這就好,希望你能說到做到,去認識下其他的獄友吧!你在這裡也要靠他們關照。」

聽著余哥說完,我這才有機會打量這個監室的人員和環境,房子不大,十幾個平房的空間,帶著一個用木板做成的通鋪,鋪的盡頭有一個小門,通過小門,就是衛生間了!人也不多加上余哥和我才五個人,相比其他的監室的八個人的滿監,這是要舒服和寬松得多,我想這也是因為這位余哥關系深厚的原因吧!打量完監室情況就趕緊朝另外幾位打招呼「幾位大哥,今天還請幾位多多關照!小弟有什麼不懂的!盡管教!沒事。」

「你還挺乖巧的嘛!放心余哥發話了,我們肯定不會為難你,因為我們是他的下屬!只要只看不問、不說!你就能在這裡面呆得相當舒服。要沒事,就到床上休息下吧!等下獄警會通知來吃飯的。」

我正有此意,說實話,昨晚淨兒沒在身邊,還真不習慣,一夜沒睡好,這裡比較清淨正好可以睡個回龍覺,於是連連稱謝後,就倒頭而睡。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超淫的兩姊妹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合租房子的故事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
3p的年少事蹟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