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常常去教會,並在那裡認識了兩個黑人。他們十八歲,而且是雙胞胎,哥哥叫阿倫、弟弟叫阿ken。他們是從美國來的,因為學校放假,然後剛好有親戚住在這,所以他們就跑到台灣來玩了。

我是在一次教會的活動中認識他們的,因為年齡相近,我又很喜歡美國,所以我們就聊了起來。想不到他們的中文程度都很好,而且聽他們說、他們兩個都是學校的籃球校隊,也難怪,他們身高都超過了180公分,而且又都很壯。我們聊的很來,同時也約定好假日要一起出去玩,要我當他們的導遊。

在認識他們的第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興奮的睡不著,忍不住開始自慰了起來。呵呵!也許是因為妹妹我很色吧!而且我又曾經幻想過被外國人強暴,所以一看到他們,我就有一股莫名的慾望。躺在床上的我,開始將手伸進內褲裡,撫弄我的小陰核「啊……啊~~~」,我很喜歡自慰,而且我很敏感,只要輕輕的撫摸,我就會開始興奮了。

每當我將手指劃過我的小陰唇,後腦就會感覺到麻麻的、很舒服。只要輕輕的按摩我的陰核,大腿就會忍不住開始抽搐,我開始搓揉起我32c的乳房,幻想那是阿倫的大手在玩弄著我。我又把食指伸入嘴裡,幻想阿ken的舌頭在我嘴裡翻攪,我開始把中指插入陰道內「啊……哎呦……」並且抽插了起來,還慢慢的加快速度。

我想,他們一定也是對我有點暇想的吧!尤其是當我做出一些誘人的舉動。例如我彎下腰去綁鞋帶、一抬頭就看到他們倆眼神怪怪的,我猜他們一定有看到什麼吧,我當時穿著一件襯衫,而且上面兩個扣子沒扣,習慣嘛!只是…搞不好我裡面都被他們看光了也說不定。

一想到他們那種有色的眼光,就忍不住開始全身發抖「喔……我……不……不行了……啊!~~~」,我知道自己快高潮了,開始加快手指抽插的速度,身體也不停的扭動著「喔……好舒服喔……啊!!……」。我揉搓著自己的乳房,想快點把自己送到快感的最高潮「唔!!喔……要……要丟……要丟了……啊!!」,啊!終於高潮了,那種全身酸麻的感覺好舒服喔。而且到達高潮的一瞬間,我感到我的淫水溼了一整片,我也就昏昏沈沈的睡著了。

我後來常常跟阿倫、阿ken他們一起出去玩。我帶他們到一些台北年輕人常去的地方逛,他們不但常常買我喜歡的東西送我,連我的所有花費,都是他們付的,我好喜歡他們喔!只是他們有時候也會趁機吃我豆腐,像是抱抱我啦、摸摸我的屁股之類的,只是他們是外國人嘛!很多行為都是很開放的,所以就算他們親親我的臉頰,我也是不會介意的。

有一次我跟阿倫他們一起去看演唱會,玩到結束時已經12點多了。原本想坐計程車回家的,但他們寄住的親戚家剛好在附近,所以邀請我去住。我想反正也沒差嘛,而且我們玩得正盡興,我也還不想回家,所以我就打電話回家,騙媽媽說我去住女同學家,然後就跟他們走了。

我們經過一家7-ELEVEN,阿KEN突然提議要玩牌,我們就買了些宵夜和一副牌準備玩通宵。但是一進他們家,我就有一種被騙的感覺,因為他們的親戚竟然都剛好不在家,「該不會是故意的吧?」我心裡這樣想,只是看他們好像也沒有在打什麼歪主意的樣子,我也就不那麼在意了。

然後,我們就到阿倫的房間去玩牌了,我們玩的是大老二。玩了一會兒,阿ken到廚房去拿杯子替大家倒飲料,他一回來,我就說我覺得要賭一些東西、有輸贏才好玩,結果阿ken居然提議輸的要脫一件衣服,阿倫說:「不好吧,小彩她是女生……」,我馬上接口道:「呵呵!怕你呦!來玩啊,我又不怕你們看!只是如果脫到只剩內衣,可就不能再脫了哦!」,阿倫看我沒反對,當然也就同意了。

嘿嘿!玩大老二可是我的專長哩,我哪會那麼容易讓他們看到我的內衣。玩了幾輪下來,提議脫衣服的阿ken反而從頭輸到尾,一下子就輸得只剩一條內褲了。阿倫身上也只剩褲子,而我卻只有脫掉手錶、襪子跟外套,呵呵!

但是,我的如意算盤好像打錯了,因為我雖然知道他們兩個很壯,但卻是第一次看到他們的裸體,而阿ken的肉棒雖然還沒勃起,但在他的三角褲下仍然十分明顯。你想,有兩個半裸、而且全身都是肌肉的猛男坐在我的面前,我哪裡還能冷靜的思考。我開始覺得臉紅心跳,接著牌也一直出錯,我連輸了兩輪,到了第三輪我又輸了,我身上只剩下襯衫和牛仔褲,再脫就是胸罩了,阿倫他們也不強迫我脫,只是在旁邊笑著看我。

我想:脫就脫吧!怕什麼!就開始把上衣扣子一顆顆的解開,手還一邊發抖。等到我脫完了,才發現他們一直盯著我的胸部看。我脫了以後、感覺自然點了,就繼續跟他們玩下去,想不到又是我輸!完蛋了,連內褲也要給他們看,我慢慢的脫掉牛仔褲,脫完以後我的臉整個都紅到耳朵了。這時我看到阿ken的內褲已經比剛剛脹大了不只一倍,而阿倫的褲子也凸起了一個小山丘。

這時我說:「好…好了啦!…都被你們看光了…。我…我可以…可以穿回來了吧?」。阿倫說:「等等啦!小彩,妳的身材好好喔,我們想再看一下。」,什麼嘛!真是的,故意欺負人家…,接著,他們甚至開始討論起我的身材了。過了一分鐘,我終於受不了了,就轉身下床要拿衣服,這時阿ken突然將我撲倒在床上,並且開始親吻我的臉:「啊!不!不要啦……你……你要幹嘛啦!……唔嗚……」,然後阿倫也開始撫摸我的大腿:「小彩,其實我們兄弟早就講好了、說今天晚上要給妳一個難忘的夜晚。」

「不……不可以……妹妹我……還沒準備好……啊!!」,阿倫突然將他的大手伸進我的內褲,摩擦我早就興奮而溼潤的穴口:「嘿嘿!還說沒準備,連那裡都已經溼了。」「不……不是啦……妹妹……唔唔!……」,話還沒說玩,阿ken就吻住了我的小嘴,舌頭也不停的翻攪。他的舌頭長到可以伸入我的喉嚨,然後他還不停的吸,我好喜歡這種感覺喔!同時他的手也用力的搓揉我那很有彈性的奶子。

我的內衣褲早就被他們用力扯掉了。我的乳房雖然不算非常大,卻也不是我能一手掌握的,但阿ken的大手卻能把它們完全的握住。我的乳房讓他任意的搓揉捏擠,讓我有一種被欺負的快感「嗚唔!……」,我興奮的都快哭了起來。阿倫的手掌把我的陰部完全蓋住,還將中指不停的抽插我的陰道,他的中指好粗,塞在我裡面好像是性交一樣「啊……啊……噢……」,害人家差點就高潮了。

被兩個粗壯的黑人壓在床上的我,就像一個玩具洋娃娃一樣,任由他們任意的玩弄。在那種情況下的我,更是有一種想被佔有的慾望,我的雙手由抵抗變成了擁抱,我的身體也開始迎合他們的親吻和愛撫,那樣的快感比起自慰還要強烈多了。我終於在阿倫把第三根手指插入我陰道的時候達到高潮。

接著,他們站了起來,並把褲子跟內褲都脫掉。聽說黑人什麼都大,尤其是生殖器官,但想不到他們不但一樣壯,連陰莖都一樣又粗又長,我後來有用尺來量,足足有20幾公分,看得我是又怕又興奮。好想被他們插入,讓他們狠狠的把我送上高潮,卻又怕自己的小穴承受不住。

他們把兩根大肉棒直立在我面前,阿倫說:「剛剛玩完了大老二,現在請妳玩玩我們的『大老二』吧!」我聽話的用雙手握住並套弄他們的大肉棒,並且試探性的舔拭它們那跟高爾夫球一樣大的大龜頭。阿ken發出舒暢的呻吟,並且鼓勵性的摸我的頭。

我含住阿倫的龜頭,用舌尖不斷的刺激他,我感到他的陰莖在跳動,我就把它深深的含入我的喉嚨,並且用力的吸吮。他大喊了一聲並說:「哦……對!就是這樣。小彩,再吸用力一點。」我輪流的含著他們的陰莖,還一邊含糊的說:「嗯……你們的……大香蕉好……好吃……」我用我的小臉摩擦它們,有時候還故意偷偷的輕咬一下,讓他們得到刺激的快感。

大約過了20分鐘,幫他們打手槍,打的我手都痠死了,他們還是不射出來。他們看我也有點累了,就開始自己用手快速套弄,並說:「小彩,快張大嘴巴接我們的精液吧!」阿ken首先射了出來。他的精液量好多,射滿了我的嘴還沒射完,剩下的就都留在我的臉上,接著阿倫也射了,他就像尿尿一樣,把熱熱的精液淋在我的身上。我吞了一半,就把剩下的精液抹在身上,還幫他們將龜頭上剩下的精液舔乾淨。

不一會兒,他們的陰莖又翹了起來。阿倫坐在床上,然後阿ken把我抱起來,要我慢慢的在阿倫的肉棒上坐下來,阿倫也扶住了我的腰,把他的大老二對準了我的陰道。我既期待又興奮,想好好享受大尺寸肉棒所能帶給我的快感,一方面卻又在害怕。阿ken一邊愛撫我的乳房,一邊叫我不要害怕,等一下就會很舒服了。我也知道啊!可是……。

這時阿倫的龜頭已經抵住了我的小穴口了,他開始抓緊我的腰,將他粗壯的大肉棒壓入我小小的陰道裡,才剛塞進了一個龜頭,我就覺得已經卡住了。他仍然不放棄,開始用半旋轉的慢慢插入我的裡面「啊……不要塞了啦……這樣……好……好舒服……」,等到他的肉棒塞入了一半,他突然用力的往上一頂「啊啊!!!…………」,我感到他的大肉棒完全的進入我的體內,我的陰道像是被撐開了一樣,我覺得好痛,卻又叫不出來。

阿倫抱住我的臀部,接著站了起來,用往上頂的方式幹我「哇啊啊!!~~這……這樣頂……我……太……太爽了……哦!……不行……會死……會死掉……啊!!~~」,幹了一會兒,阿ken從後面抱住我說:「小彩,妳的菊花有沒有被男人玩過啊?」「嗚唔……有……啊……嗯……有啊……」阿倫停止了幹我,並用手分開我的兩片屁股,我儘量的放鬆自己,讓阿ken的大老二能進入我的肛門,但等他完全插入,我也被阿倫的大肉棒插到了高潮。

接著他們倆不停的往上頂我,而且速度是一快一慢「哦啊啊!!~~這……哦……不行……我會被幹死……啊……哦……」,我的身高只有158,被他們這樣夾著插我,我的腳根本碰不到地,我的體重讓我被他們完全的深入「啊啊!!~~你們插……哦……插的好深……啊啊……」阿倫不停的舌吻著我,我和他的舌頭互相交纏著,阿ken也賣力的舔我的脖頸和耳朵,我被他們搞的快感連連,我覺得我的高潮是接踵而來,根本沒有停止過。大約幹了一個多小時,他們才在我體內射出。他們本來還想繼續幹我的,但看我一副已經快不行了的樣子,就在我的身上打手槍。最後,我在他們倆的懷中睡著了。

之後,我就變成他們倆的『炮友』了,他們幾乎每兩天幹我一次,而且都把我幹到不省人事才結束,而且他們也不在乎場地,有時候在速食店的廁所就搞了起來。最刺激的一次是在百貨公司的更衣室,他們帶我去買衣服,結果在我換衣服換到一半就衝了進來,他們一個人在裡面幹我,另一個就在外面把風,那次他們一共輪姦了我四次才停止。

有一次連續三天的假期,我跑去住他們家(他們的親戚到中部出差),那也是他們在台灣最後的三天。第一天晚上我們幾乎玩遍了所有性姿勢,直到我被他們玩到昏了過去。隔天早上我先醒來,看到他們都還在睡,我就開始套弄起他們的肉棒,結果阿ken被我玩到射出。接著他們同時醒過來,阿倫說:「小彩,妳是昨天被我們幹的不夠嗎?」,說完兩個就撲了過來,我大叫:「啊!呵呵!不要啦!我不是故意的,啊啊!!~~」,結果,我又被他們幹到昏死過去。

最後一天,我送他們去機場,原本是想要一個感性一點的送別的,結果他們又把我騙進男廁所,狠狠的幹了我三次,真是色性不改。只是……我還蠻喜歡的,呵呵!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超淫的兩姊妹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合租房子的故事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
3p的年少事蹟
老爸,對不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