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高中女生凌辱解剖

(1)

「像個傻瓜,又不是小學生,剖開青蛙肚子有什麼好玩的!」準備進行青蛙解剖時,有一個女學生故意大聲的這樣說。「上這樣的課,簡直是浪費時間。」用不屑的口吻說完便走出實驗室。

她是二年C班擔任委員的水澤蘭,她是當地財閥之一的會長水澤一郎的獨生女,也是學校的大股東兼家長會長。水澤蘭是全學年最棒的美少女,可是性格就不同了,藉著父親的勢力,行為囂張,老師都採取敬鬼神而遠之的作法。

說的也是,小學就解剖過青蛙了,到了高中還要做這種事,真無聊。一點意思也沒有。

其也學生也跟著蘭的後面走出教室,並不一定是自己的意思,只是不得不如此做。

蘭的成績和外貌都是班上的佼佼,加上父親的權勢,同學們都讓她一步。就以此為後盾,在班上成為女皇般的存在。如果不追隨蘭的行動,事後不知道會受到什麼報復,所以雖不是本意,其他的同學行易有限公司跟著蹺課。

「啊……」生物老師橋口明把想說出來的話吞回去。

上課時受到水澤蘭的杯葛不知有多少次了。容貌在標準以下,殺是肚子凸出的中年單身老師,自然不會受到學生們的歡迎。可是全班蹺課的行為,還是使橋口相當生氣,個性滿弱的橋口,今天也終於忍受不住了︰「太過份了……」

對高中女生這生氣,實在是不值得,一個人留在實驗室裡,不由得點燃復仇的火焰。

幾天後,最後一節沒課的橋口,去廁所回來時,經過二年C班的教室前。沒有看到學生,這一班可能去上體育課了。橋口正想走過去時,突然停下腳步,因為在空蕩的教室裡,看到一個人影。這一名女學生打開幾個書桌後,從最一個書桌拿出書包,又從裡面抽出紅色的錢包。

「這是現行犯!!!!」橋口走進教室,以恐嚇性的口吻說。

「啊……」女生佇立在原地,臉色蒼白。

「你應該知道偷竊會被開除的。」橋口從女學生的懷裡拿出紅色的錢包。

「對不起……老師,放過我吧。」

「偷東西被發覺就道歉……這樣就沒事的話,法律根本不需要存在……」

「可是我……也沒有這個意思。不知不覺中就……」女學生拚命的解釋,因為月經,向體育老師請假,但心裡煩悉,不由己的做出偷竊的行為。

橋口也聽說過女性月經期間情緒比較不安定,很容易產生偷竊的行為,所以對這種事多少能理解。

「不管你有什麼理由,讓我看到偷竊的行為,就不能……」可是橋口看到錢包裡面的東西,話也中斷了。

裡面有一個高中女生不該有的巨款,有五萬數仟元的現金。這學生是怎麼回事??以為這個學生做現在最流行的援助交際,拿出學生證來看,竟然是水澤蘭的。財閥的獨生女,雖然是高中生,身上帶五萬或十萬的現金也不足為奇了。

「原來你是月經來了,據說女性月經期間情緒比較不隱定,那也只好重寬處理了。」橋口突然改變成溫和的口吻輕拍女學生的肩頭。

「那麼!老師肯放過我了嗎?」女學生的表情變開朗。

「老師不是警察,始終站在學生這一方的。」

「謝謝老師,以後一定不會做這種事了。」

「嗯!!!你明白就好。」橋口大方的點頭。但他為不是對學生會這麼體貼的人,現在能拿到裡面有學生證的水澤蘭錢包,覺得女學生的偷竊行為並不重要了。

「對於輕視我的行為,我一定會加倍報復……」橋口抓緊手上的紅色錢包。

就在此時,聽到下課鈴聲,不到五分鐘,這個班上的學生會回到教室。

「這個,不是你偷的,算是你撿到的。」橋口把錢包放回女學生的手裡。

「我該怎麼辦呢?」

「放學前,放在實驗室的桌子上,然後到黃昏時以匿名打電話給水澤,要記住。」這一次,橋口以命令的口吻說。

(2)

「應該還給我的……」內心感到生氣,但水澤蘭還是回到學校,因為回家後很快的接到匿名電話說撿到錢包,放在實驗室的桌子上,所以水澤蘭仍穿著學生制服到學校。

「最好今天就拿回來了,不然會發生嚴重的後果。」帶神秘口氣的話,使得蘭立刻趕回學校。

她在接到電話前還沒發現錢包丟了,什麼時候丟掉的呢?還有,撿到的學生為什麼不直接送給我,也沒有送到教職員室?

入夏後,白天的時間長了,可是,天色已暗,在校舍裡還看到燈光,可能有教職員在加班。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呢?……

蘭急忙走向實驗室,走廊上沒有任何人,只聽到自己的腳步聲。不知為何,實驗室的燈是亮的,按電話裡所說,紅色的錢包放在桌子上的。其實,明天來拿也不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的……

蘭拿起錢包,想打開來看一看,打開來時,有什麼東西掉在桌子上。

「是什麼東西呢?」五公分見方的膠袋一連串有六個。

「哎呀!怎麼會有這種東西?」拿在手裡才知道是保險套,蘭的臉色大變。怎麼會有這個東西在錢包裡,實在想不通。

就在這時候,房間裡出現閃光,剎那間,蘭還不知道怎麼回事。

「現埸的照片確實拍到了。」手拿照相機的生物學老師橋□站在那邊,剛才的閃光是照相機的鎂光燈。

「水澤!你是不是現在準備出發去做援助交際呢?」橋口用諷刺的口吻說︰「最近愛滋病盛行,用保險套預防是好事。」

聽到橋口的話,蘭這才驚覺過來︰「不!不是的……」急忙把手裡的保險套扔在地上︰「這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是誰的?這裡除了你之外,沒有別人。」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是誰的。」蘭大聲的說。

「保險套是在這個錢包裡,不是你的的話,就調查錢包是誰的就知道了。」橋口從蘭的手裡把皮包搶過來。

「那……那是……」

「看!裡面有你的學生證,這樣就證明錢包是你的了。」

「錢包是確實是我的。但不是……」蘭委屈的想哭,不知道要如何解釋對方才能瞭解。

「毫無疑問的,你會被學校開除,而且還有照片作證。」

「不……不能那樣。」

「為什麼不能?這是你種下的惡果。」橋口的口吻冷漠。

「明天一早就去沖洗,就算後天拿到,照片送到校務會議是三天後。」

「老師,不要這樣,我真的不知道有這個東西。」蘭用哀求的口吻說。

「那麼,我問你,你能證明這保險套不是你的嗎?」

「這……」蘭不知該如何回答,本來就不是自己的東西,還要怎麼證明呢?

「哼!既然沒有證明,開除你是已決定的事了。和異性有不當交往的不良少女,學校一定會開除的,哈哈……」橋口發勝利的笑聲,突出的肚子隨之搖動。

「對了,超級市埸也有洗照片的,現在去還來的及,學校開除你可以提早一天了。」橋口說完,想離開實驗室。

「老師,請等一等。」蘭喊著,追上去,形成從後背撞上橋口的結果。

「唔……」橋口故意誇大的向前倒下︰「痛……」

「啊……對不起,老師。」

「這不是對不起能了事的。啊……」傷的不輕的樣子,橋口作出痛苦的表情站起,右手撫摸左肘。

「我馬上去醫院開診斷書,可能一星期才會冶好吧。」

「老師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真是了不起的女人,假裝是模範生,背地裡和男人不當交往,對老師又施以暴力……」

「我真冤枉的,連男朋友也沒有。」蘭泫然欲泣。

「你這樣說也沒用,有你拿著保險套的照片和醫院的診斷書。」

「不!我不是那樣的。」

關於保險套,一定有人設計;撞到橋口也不是故意的,這樣被學校開除末免太過份了,況且父親也會沒面子。發生這種事,父親根本無法面對這個社會了。

「老師,求求你,請聽我的解釋吧。」蘭拚命的哀求。

(3)

「已經有證據了,聽你解釋也沒什麼意義了。」

「可是,求求老師……」

「好吧。」橋口意外的答應了︰「俗話說,小偷也有三分理,你就解釋來聽一聽吧。」

「謝謝老師。」蘭好像鬆了一口氣。

「在聽你釋之前,先作一件事。水澤,你向後轉。」

「是……」蘭在不明情況下轉身。

「啊!老師你在做什麼?」雙手突然被扭轉,蘭發出尖叫聲。

聽到「卡喳」一聲,手銬把他雙手拷住。

「為什麼要這樣?」

「這還用問嗎?在聽你解釋時,你又用暴力怎麼辦?我是很柔弱的男人,無力抗拒不良少女的暴力。」橋口一本正經的說︰「你再用暴力的話,我不止是摔傷,可能要骨折了。」

「我不會作那種事……」

「好了,現在聽你解釋吧。」

「這是……」蘭把接到匿名電話到現在的狀況一五一十的說出來︰「所以,這是有人想陷害我。」

對蘭的解釋,橋口的反應很冷淡︰「你有什麼證據嗎?」

「那是……今後要調查……」蘭的說詞愛  ,目前什麼都不清楚,不過是推測而已。

「沒有證據怎麼可以?!」

「我也沒說謊,老師,請相信我。」蘭除了反覆哀求外,沒有其他的方法。

「我是不相信沒有證據的事,不然以後會發生嚴重問題。」

「我要如何說你才會相信呢?」

「不管你怎麼說,沒有證據的事我是不會信的。」橋口的口吻保持冷淡。

「那麼,我是……」

「只有等學校開除你了。」

「不能那樣的!」蘭發出歇斯裡的聲音。

「可是證據已經全我不能就此不管。」

「我什麼事都答應。老師……」蘭知道再沒有時間調查是誰陷害他的,現在只有求橋口了。

「水澤,你什麼事都聽我的嗎?」

「是,我願意。」只要能不被開除,蘭准接稍許不合理的要求。而且還有父親的社會地位……

「水澤,上一次你害得我無法上課。」橋口的口吻變的尖銳。他指的是青蛙的課。

「那一次……對不起,因為我身體不大舒服,不由己的……」

「你自己的身體不舒服,就要那樣蹺課嗎?」橋口怒視著蘭。

「是,對不起,我道歉。」

「現在道歉也沒有用,我那受傷的自尊心是無法復原的。」

「那怎麼才能原諒我呢?」蘭戰戰競競的問。

「你現在接受那一次你蹺課的內容,那樣我也許會消氣的。」

「老師,我願意在這裡接受上課。」

上課的內容是解剖青蛙,現在一對一上那種課也很無聊,但這樣能消除橋口的怒氣,蘭願意接受。

「好,馬上開始解剖。」橋口把兩個長方形的書桌拼在一起,解開蘭手上的手銬。

銬在後面會很痛,不能專心解剖,橋口把蘭的雙手銬在身前。

「可是……這樣也不能解剖。」蘭感到奇怪,雙手不能自由活動,要如何拿解剖刀呢?

「這樣就好了,又不是要你解剖。」橋口說完,把蘭推倒在桌子上。

「啊!這是作什麼?老師。」

「當然是解剖呀!」

「那麼要把青蛙……」

「誰說要解剖青蛙?我現在解剖的是你°°水澤蘭。」

「我不要!」蘭不由得大叫,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代替青蛙被解剖。

「這可是你不被開除的代價,不然只有讓校方開除你了。」

「不可以那樣!」

「這樣也不可以,那樣也不要,究竟要怎麼樣?」

「這……」

「我來替你選擇吧!要學校開除你。」

(待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安慰心情不好的女同學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淫娃蒂蒂
我的女友去紋身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