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我和媽媽睡覺時,為了報復她,我故意從背後和她挨得很近,有時候還用我的小雞雞貼在媽的臀部上,只不過那天晚上媽沒有任何反應;隔天晚上我當然繼續行動。現在我還蠻佩服自己,當時雙手那麼不便,我竟然還有心思搞這個。

提到姊,其實我跟姊不算很親,但也不能說是生疏,因為我們的年紀相差太大,彼此之間沒有什麼話題可以聊。她放假在家不是跟她朋友出去逛街,就是躲在房間裡跟她男朋友講電話,沒有談過戀愛的我,那時很難明白兩個人怎麼會有那麼多話可以說?但是整個暑假姊還真的幾乎天天跟她男朋友聯絡。

不過她在房間裡講電話也有某種好處,這讓雙手已經復原的我,晚上就寢前可以摸到媽房間裡去,姊也不知道。媽雖然沒有把我趕回我自己的房間,不過姊在家她還是比較小心一些,幾乎都不讓我有任何踰矩的行為。

出於調皮或是某種報復,我開始大膽地在姊面前用嘴調戲媽。記得有一次我們三個要出門,在我穿鞋的時候,姊看了看我的腳說:「看你也不是很高,沒想到腳這麼大。」我沒有反唇相譏,反倒轉過身用眼神盯著媽的胸部說:「媽的才『大』呢!」可是不明究裡的姊看了看媽的腳說:「不會啊!看起來跟我的差不多。」我向媽擠了擠眼說:「嘿,我敢肯定媽的比妳『大』。」

從頭到尾媽都假裝沒事一般,可是才等到姊走出門,媽就趁經過我身邊的時候狠狠地掐了我一下,又賞了我一個白眼。諸如此類的戲碼不時地上演,直到姊回學校宿舍為止。

姊回去後,日子回歸平復,晚上跟媽睡在同一張床上還是繼續騷擾她。媽有時候會翻過身來強裝嚴肅的叫我不要胡鬧,可是有的時候她又似乎完全不在意,隔天早上依然和我有說有笑。

有一天,我故意用從電影裡學來的那種情人式的擁抱來迎接剛回到家的媽,我用才痊癒的左手和剛拆石膏的右手環繞著她的身體,讓我的胸壓住媽豐滿的胸部。媽因為我剛拆石膏的緣故,沒有怎麼掙扎,更重要的是她並沒生氣,只說了一句:「別抱這麼緊啦,媽都喘不過氣來了。」

從那時候起,除了就寢時的騷擾之外,我開始有一下沒一下地吃起媽的豆腐來了。國中剩下的兩年裡,有時媽的情緒不好又或者非常好的時候,她都會親親我的額頭,也讓我親她的臉頰;我發覺她生悶氣的時候,如果親她或抱她一下會讓她緩和不少。

升高中一年級時,我和媽媽一起進行了一次大掃除,事後媽媽高興地親了我一口。照慣例我會回親她臉頰一下,可是我卻親了媽媽的嘴唇,她顫抖了一下,瞪了我一眼後說了一句:「死小孩,竟敢吃你媽豆腐。」之後就走開了,這次她也沒有真的不高興的樣子。

之前說到從國中開始,為了安慰媽,我一直睡她床上,這個習慣除了會在姊回家過寒暑假偶爾被打斷之外,平時是風雨無阻的;況且有時候媽也會讓我摟著她睡,甚至高興時會讓我親她的脖子或搔她癢,所以我瞭解媽其實一點也沒有受不了,又或有要趕我回自己房間意思。

至於對媽色色的騷擾,則在她那些無效的警告下變得越來越大膽。記得有幾個晚上,等媽睡著以後,我會把手偷偷放在她的胸部上,輕輕地握住媽的胸部,有時則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其中媽媽只醒過一次,她把我的手從她胸部上移開來,轉過身來敲了我頭一下就又睡了。

隔了幾天我又開始故技重施,媽卻再也沒有任何反應,於是我更大膽了,除了撫摸媽的身體之外,我試著趁她熟睡後把小弟弟隔著內褲貼在她的臀部上輕輕摩擦;有的時候如果摸完她我還不過癮的話,我就會偷偷的在棉被裡打手槍,一邊聞著媽的髮香,一邊套弄著,要射的時候才趕忙去廁所。

所以後來睡覺時,我常喜歡在媽身上摸來摸去,有時故意去碰她的胸部或陰部等敏感部位,看她的反應。有時她會翻過身來捏我一下,有時罵我幾句,也有的時候根本不理我。唯一的例外是每當她很認真的跟我說她很累了,真的想要睡了,那時我才會乖乖縮回我的祿山之爪。我發現只要那天我在各方面表現得很乖巧,晚上睡覺時媽對我的容忍度就很高。

媽除了不讓我脫她的內褲之外,其它的地方都隨著時間失陷在我的魔掌裡。我逐漸大膽到會先在棉被裡脫掉自己的睡褲與內褲,之後再開始騷擾媽。從握住她的胸部開始,慢慢地可以解開她睡衣的鈕扣了,幾個星期後變成可以伸進睡衣裡直接撫摸媽沒戴胸罩的乳房。

摸胸部不刺激後,我就嘗試伸手去摸媽的下體。那晚正當手要伸進媽的內褲裡面時,媽就把我的手從她睡褲裡抽出來了。順道一提,媽買的睡衣都是那種很保守的款式,除了格子或圓點花紋之外,通通都是兩件式的,通常上半身有翻領加鈕釦。一直等到我提出建議後,她才改買其它款式。

有一次我解開媽的睡衣後,又想把媽的睡褲脫掉,結果才拉到臀部以下,媽就突然轉過身,掀開毛巾被,藉著極微的夜燈掃了一眼我勃起的陰莖,對我說:「把自己脫光了又想把你娘脫光,要幹嘛?」我有點不知所措,雙眼盯著媽半裸露的乳房,聽到她這麼講,我只覺得非常興奮。

媽見我不說話,就又背著我側躺回去。我偷偷的靠近她,又突然地抱住她,媽好像嚇了一跳,旋踵又鎮定下來。我只是本能地開始用勃起的小弟弟去摩擦媽的屁股,沒想到媽轉過身去變成俯臥在床上,我以為媽不想讓我弄了。

可是玩了一會兒「五個打一個」之後覺得很無趣,不知道打哪來的膽子,看著依舊俯臥的媽,我撐起身來雙膝跨在媽身體兩旁,俯下身去輕輕貼在媽背後。我看著媽緊閉的雙眼,側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我無師自通地把硬挺的陰莖放在媽的股溝之間輕輕摩擦起來,隔著棉質的睡褲與內褲,我仍然可以感覺到媽臀部傳來的體溫與柔軟。

我非常激動卻又小心翼翼,不知道媽是否會突然生氣,就在這強大的刺激下我射了出來,弄得我和媽之間黏呼呼的。媽隔了差不多半分鐘後稍微撐起身來,我很識趣的從她背上下來,媽從床頭抽了幾張面紙先替自己背上擦了幾下,又抽了幾張面紙丟給我後就起身去浴室了。

射完之後冷靜下來,我體會著內心複雜的感覺,有一點滿足、有一絲羞愧,還有一些後悔。媽沒多久就從浴室出來了,跟著叫我也去洗一洗然後趕快睡。

隔天早上,我時不時地偷瞄媽一眼,發現她就和平日一樣,臉上沒有任何異狀,反而是當我倆雙眼交會時,我有一點尷尬。後來我知道自己的羞愧是因為我對她的不軌純粹出於性慾,所以之後當愛與慾一起交纏甚至是愛比慾多後,就再沒有羞愧的感覺了。

有了那一次經歷後,媽用幾次的拒絕讓我知道只有在週末的晚上我可以和她有那樣親密的互動,其它時間我只能乖乖的睡覺。只不過接下來每次的親密裡,我都可以把她脫到只剩一條內褲了,接下來她會主動翻過身去,讓我光著身體伏在她背上,用勃起的陽具隔著不同色系的棉質內褲在她雙臀間摩擦直至射精。

就這樣,母親讓我用她的身體宣洩了青春期的躁動與課業上的壓力。直到今天我都還很佩服我媽,因為媽從沒用過她的身體來威脅或督促過我的功課,她一直讓我們之間的這種行為維持在一種母子間親密小遊戲的範疇裡。

除了有一次期末考我進了全班前五名,要知道雖然我當時讀的是前段班,但其實我資質普普,勉強在班上擠入十五名內已經是我的腦力極限了。媽也知道這一點,所以當我回家炫耀的時候她很是高興,她問我為什麼進步這麼大時,我脫口說出都是為了她。

她當時很感動,以致於主動抱住我一下又親了我一下。那個擁抱和親吻充滿了親情母愛,可是作為一個國中生,腦袋裡除了課本就只剩精蟲了,所以當她要放開我時,我反抱著她,問她有什麼獎勵?她掙脫出我不懷好意的擁抱後,敲了一下我的腦袋說:「賞你這個色胚長針眼啦!」

後來那個週末晚上母子的親密時光裡,我剛脫完了媽的睡褲正準備跨上她身體的時候,媽忽然翻過身來仰躺在床上,接著瞅了我一眼,又閉上眼睛。我又一次體會到了女人的厲害,她們只要一眼就可以讓自己的男人知道自己的意思。

憑著那個眼神,我知道媽是准許我與她「正面交鋒」。我小心翼翼地伏在她身上,陰莖第一次接觸到媽的小腹,兩隻手靠在媽的肩旁,不由自主地吻上了媽的雙唇,媽沒閃也沒避,就讓我那樣吻著。

幾乎是在同一個時候,我緩緩地挺動起來。老實說,媽的小腹所帶給我的快感沒有她的臀部多,畢竟臀部的「包覆感」比較強烈,但是讓我差點射出來的是媽輕搭在我腰上的那雙手,那使我有一種真的和她在做愛的錯覺。

那個晚上我在媽的小腹與恥骨上射了三次,第三次我終於稍微克服了強烈的心理快感,一邊慢慢地享受著媽的下腹部,一邊欣賞著身下因動情而誘人不已的媽。

過沒多久,當我忍不住再次吻住媽時,沒想到媽的雙唇輕啟,一條濕潤柔滑的舌頭就渡了過來,我幾乎是本能反應的立時就張開了嘴,用自己的舌頭迎了上去,只是我沒想到與媽舌吻的快感竟然猛烈得讓我沒幾下就射了出來。

射完之後異常疲憊,我從媽的身上翻下來,仰躺在床上。媽起身來看了我一下,見我露出一個滿足又疲憊的笑容後,她從床頭抽了幾張濕紙巾,稍微幫我清理了一下就讓我先去洗澡了。

媽說第一次和自己的兒子面對面親熱帶給她很大的心理衝擊,雖然沒有讓我進入她的身體,但那種面對面的姿勢在媽的心中與真的做愛亦沒差多少。隨著我的挺動,她體會到那種打破傳統禁忌的興奮和男歡女愛的甜蜜,但也嚐到來自純粹母愛的一絲後悔;雙眼雖然是閉著的,她卻可以感受到我炙熱的目光。

就這樣,媽一邊承受著我,一邊細細品味著心理複雜的滋味。就是這些紛亂的心情,讓她一反常例先讓我去浴室,而她則在聽到沐浴的水聲後開始「自我安慰」起來。迅速又猛烈的高潮讓她自己也嚇了一跳,只不過她騙自己說僅是自己壓抑太久了,暫時否認了那股超越親情的愛慾。

雖然和媽多了新的方式,媽卻也不是每次都讓我和她那樣臉對臉地親熱,而且每次都只肯讓我射出來一次。她說主要是因為那樣硬硬的頂在小腹上不是很舒服,因為那天是我第一次和她那樣,所以她才讓我好好滿足一下。

到第三次時她知道我會比較久,但是她又不想讓我那麼久,所以使出舌吻那一招,只是沒想到才沒幾秒我就忍不住射出來了。日後每當兩人回憶起來,她還是不免趁機調笑我一下。

雖然狹義上,我沒有跟媽真的發生性關係,但是我們這樣秘密的小遊戲,也超出了絕大多數母子之間親密的範疇了。只不過就算她心情再好,或是我表現得再突出,媽始終沒有讓我脫下她的內褲,不管我如何央求,媽總是能溫柔但堅決地拒絕我進一步的要求。

或許也是我真的硬不起心腸強迫她或說什麼惹她傷心的話吧!畢竟媽那時候在我懷裡放聲大哭的印象實在讓我心有餘悸,再加上當時我充其量不過是個變態的色小鬼,媽是我對於「性」好奇而拖下水的研究對象罷了,我倒是從來沒有想過要強迫她,更別說是要強暴她了。

我曾發誓我絕不會再讓她傷心了,所以後來我也就沒有繼續試探媽,甘心於媽那時所能給我的,接受那就是媽的底線。

不過除了媽「幫」我之外,我倒也成功的「幫」過媽。那次是我生日,媽的配合度很高,我在她背上射了兩次,又在前面射了一次之後,我這不肖的孩子這才想到那天其實也是「母難日」,所以我決意要媽在那晚也和我一樣舒服。

就在媽正準備起身去浴室時,我抱住了媽又把她扳回床上去,她在我身下笑著問我是不是還沒滿足?我沒回答她,只是溫柔地吻著她,媽好像也感受到了我的愛意,瞇著的雙眼時不時地放射出溫柔的目光。

唇分之後,我在她耳邊輕聲的說謝謝她為我所做的一切,媽那時雙眼裡好像有水波流動一般。我把她搬到我身上讓她俯身在我懷裡,求她答應我一個要求,而這個要求不會脫她的內褲。

為了怕她不答應,沒等她開口我一隻手已經從她背後伸進她的內褲裡,順著粉嫩的臀溝佔據了媽一半的陰部。我只是沒想到從我耳邊竟傳來媽「咭」的一聲輕笑,我這才發覺媽從一開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抵抗。

我進一步告訴她,說她什麼也不用做,只要好好的享受就好。我感覺到她微微的點了個頭,我興奮的緊抱了她一下,接著我調整了姿勢,先讓自己靠在床頭上,又讓媽轉個身使她坐在我腿間,背靠在我懷裡。我從背後審視著媽的側臉,那時她閉著雙眼,除了有那麼一絲嬌羞之外,基本上看起來還蠻鎮定的。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