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時,小萱下班回家。一回到家中,就急不及待的脫下身上的衣服,鬆開了前面扣的胸圍扣子,豐滿的乳房被釋放出來,就任由胸罩掛在肩膀上,只穿著內衣褲在屋中走動,「每天上班都要穿這些套裝衫裙,真的不太舒服」小萱心想。

只有二十二歲的小萱,已經是一間跨國大公司的高級政行政人員,34的胸部迷到不少男生,加上纖細的腰和修長的美腿,著實是一個美人。她家境不錯,獨自在一幢兩層的洋房。

小萱只穿著內衣褲,吃過了簡單的晚餐,把丟在地上的衣服拾好,就回到房中準備洗澡。把身上僅存的胸罩和內褲都脫下,覺得身心都一陣鬆弛,就拿著浴巾,光著身子走進浴室。

正當她在享受著淋浴帶來的輕鬆感覺的時候,忽然聽到門鈴響起。起初她也沒有在意,心想可能是聽錯。

但門鈴響了十來下,她就想:「這麼晚了,誰會來找我?」

剛打算不理會,繼續淋浴時,就聽到有人在叫:「有人在嗎?我是送速遞來的。」

小萱聽到是送速遞,心想可能是有人要送什麼來給她,反正收了就可以了,於是就弄了弄濕髮,只用浴巾圍著了身體,去開門了。

速遞員阿琛騎著機車,來到這一帶的住宅區。那裡是高尚住宅區,阿琛想,可能會收到不錯的打賞,公司一向都不會阻止員工收打賞的。他拿著今天最後一份送件,送完了後就可以下班,已經約了朋友在酒吧消遣。朋友還答應介紹美女,可能會有進一步的關係。阿琛想著也樂了,趕快把件送完,就要立即全速跟朋友會合。

阿琛的機車停在一間兩層高的平房前。「23號,應該是這裡吧。」

阿琛想:「一會來收件的,如果是一個年輕漂亮女生就好了。」

「還是不要亂想,趕快送完就到酒吧去,今天晚上一定要跟美女好好幹一場。」

走到屋前按門鈴,可是等了一會也沒有人開門,但看到屋內亮著燈。

「可能是聽不到吧。」阿琛再按門鈴,但按了十來下也沒有反應。

「快點吧,我趕著去跟美女幹一番的。」

實在等及,於是就在門口叫起來:「有人在嗎?我是送速遞來的。」正打算再按門鈴,突然大門就打開了。

映入阿琛眼簾的,是一張俏麗可人的臉,阿琛也因為眼前的美人呆了一下,心想:「想不到會是一個這麼漂亮的女生。」

但阿琛隨即清醒過來,因為知道再呆下去,一定會遲到,那今晚就什麼都泡湯了。

於是回復了速遞員的禮貌,說道:「小姐你好,我是送速遞的,這是你的件,請簽收。」

小萱看了看速遞員阿琛,就被他手上的送件吸引,完全沒在意阿琛剛才的呆望。事實上,阿琛都只是看很短時間就回復過來,沒有在意也不奇怪。

小萱問:「這是什麼?」

「封套寫著是日本的時裝雜誌,我們不會胡亂拆開客人的郵件的,我想就是封套寫著的東西吧。」阿琛禮貌的答著,可是心裡只想對方快些簽收。

「可是,我沒有訂過這些東西,你們沒有弄錯嗎?」小萱問

「那,這裡是23號嗎?」阿琛覺得有點不妥,於是問眼前那位漂亮的小姐。

「啊,你真的弄錯了,這裡是22號,對面才是23號。」小萱指著對面那座平房說。

阿琛看看門牌,真的是22號,心想:「該死,怎會弄錯的?」

看著小萱手指著的方向,卻是一座什麼燈光也沒有的房子:「看來沒有人在家。哎呀,這麼遲了,今天晚上的約會要泡湯了。」

「對不起啦小姐,我們弄錯了,真的不好意思,打擾了你。」阿琛心情不太好,但也禮貌的道歉。

「沒關係啦。」小萱說著,已打算關門了。

「小姐,等一下可以嗎?」阿琛叫住了小萱。

「還有什麼事嗎?」小萱問。

「對不起啊小姐,我看對面那戶人還未回家,這個郵件今天是不能送的了,你可以讓我進你的屋裡借個電話嗎?我想打回公司交代一下。」

「好吧,進來吧。」小萱讓阿琛進屋裡。

「謝謝小姐!」阿琛答謝,跟小萱進去了。

「電話就在這裡,你可以用。」小萱把阿琛領到電話前。

「謝謝小姐,真的感謝你...不好意思,請問小姐怎樣稱呼?」

「我叫小萱。」小萱想也不想就答了,心想:「這個小子蠻有禮貌的」

「小萱小姐,謝謝你了...我想我用完了電話就會走了,小姐你...不用理會我的...你現在這樣,不怕著涼嗎?」

阿琛終於注意到小萱身上只有一條浴巾圍著身體,雪白的肩膀和雙臂,修長的雙腿,都裸露在空氣中。不止這樣,兩個乳房也有一半是裸露著的,白裡透紅,這時的小萱很令人想入非非。頭髮還是濕的,阿琛想,一定是在洗澡吧。雖然眼睛有點捨不得,但也是別過了眼神,只是下身已硬起來了。

小萱這時才記得,自己的身體只有一條浴巾包裹著,而且只能剛好遮著下身的重要部位,雙腿和整條手臂還有半截胸部都裸露在陌生男子面前,立即有點不知措,用手掩住了胸口,扮作若無其事的對阿琛:「是啊,那我上樓去整理一下頭髮,你用完了電話就自己走吧,不要忘記幫我把門關上。」頭也不回的急步走上二樓。

阿琛看著小萱的背影,看著她走上樓。小萱的動作有點大,浴巾的邊緣都捲起來了,阿琛在下面看,看到了那剛好被遮著的,小萱的屁股。不只這樣,還看到因為小萱跑上樓梯,踢起了浴巾而露出了的下陰,那女性神秘的地方。阿琛看得腦充血了。

阿琛打完了電話,看看時間,都已經十點多了。本來打離開,但一想,就這樣走了也不說不聲,真的不是太好。這樣一想,就走上二樓,想跟小萱說聲謝,然後才離開。

阿琛到了二樓,看見有一間房的房門虛掩著,他想小萱可能就在裡面。他去到門前,本來聲在門外叫小萱的,但他在虛掩的房門看進去時,立即看得呆立著沒有反應。他看到裡面有一個赤裸的身體坐在電腦前,背向著門,根本就不知道門外有人。阿琛看著那意態撩人的背影,心頭一震,下體慢慢的勃起了。他看到的還不只是赤裸女體,還看到小萱一邊在電腦前按著鍵盤,一邊在嘻笑,好像在跟人調笑般。不只這樣,他還看到小萱會在撫摸自己,弄自己的下陰,還發出呻吟的。

當下,阿琛下了一個決定。他敲著門說:「小萱小姐,我可以進來嗎?」已把虛掩的門推開。

小萱招呼了阿琛後,被阿琛提醒了自己還沒有穿衣服,於是急急的走上樓。她知道跑上樓梯時,浴巾把她出賣了,她的屁股和下陰都被那個速遞員看到。但她顧不了那麼多,只希望逃離現場,心想:「算吧,就當便宜了這人吧!」

她回到房中,把門虛掩著,心想這個速遞員打完了電話就會走,不會上來的。於是她整了整頭髮,一把拉開了身上的浴巾,光著身體就坐在電腦前收電郵。收過電郵後,忽然有朋友用即時通呼叫,她不知怎的,就跟人家在調笑,還說成人話題。她跟對方在調笑著,興起時,更不自覺的在撫摸自己。可能是近年工作忙,都沒有交男朋友,當然也沒有做愛,她被對方的說話弄得興起,就自慰起來,手摸摸自己的陰戶,感覺強烈時還用手指插入陰道抽插著,發出陣陣呻吟叫聲。

就在快要有高潮時,突然有人敲門問:「小萱小姐,我可以進來嗎?」

她的反應也夠快的了,邊說:「不能,不可以進來呀。」一邊己把手指抽出,立即坐起身,轉身就要衝過去關門。

可是走了一半,已看到門被推開了,一個男人跨進了一步,進入了她的房間。

阿琛把門推開,看到小萱正要走過你,他想小萱可能是要過來關門吧。小萱赤裸的走到一半,他就看著小萱沒有一點遮掩的身體,豐滿的乳房在抖動,下身一點多餘的肉也沒有,下體的陰毛很整齊。

小萱看到阿琛已經走了進來,焦急的她立即忘了自己現在是全身赤裸的站在一個陌生男子前,只是在罵著:「你怎麼進來了,你聽不到我說不能進來嗎?」

「小萱小姐,我是來道謝的,謝你借我電話。」阿琛一點都不急,很有禮貌的回答。

「不用謝啦,你快點走吧。」小萱仍然後生氣。

「不是啊,我就是覺得,這樣道謝是不夠的...」

「我都知道了,我接受你的道謝,快點出去,走吧。」小萱仍是赤裸的在跟眼前的男人說著話。

「可是呢,我總覺得要幫你做點事,才算是真正的有道謝啊。」

「我都說不用了,你快走。」小萱隱隱覺得有點不妥的。

「我說呀,要為你做點事才行。」阿琛用眼瞪著小萱的身體。

「我都說不用了,怎麼你...你就不懂得迴避嗎?」小萱終於記起了自己是什麼衣服都沒穿的,立即拿起浴巾遮著身體,但身體被這個陌生男人全看光了。而且,慌亂間,她的浴巾只能遮著上身,下身仍然完全暴露在人前。

「讓我先為你做點事,然後就會走了。」阿琛脫了上衣,光著上身跨前一步。

小萱見他又再踏前,本來也想站前阻止的,但當一踏前,就發現自己跟阿琛站得很近,還差點碰到阿琛的胸膛,立即又退後了:「你不要過來。」

阿琛已經連褲也脫下了,陽具直直的向前指著赤裸的小萱,又再前進一步,已經站在小萱前面了。小萱死死的拉著浴巾,但阿琛一手就把浴巾搶了,小萱又再次全身沒有遮掩的暴露在人前,還跟男人赤裸相對著,心跳得很快。她看到阿琛勃起指著自己的陽具,心裡亂得不能思考。

「你...你想怎樣...不要過來呀!」小萱叫著。

「我說過要為你做點事來好好答謝你的,你忘了嗎?」阿琛捉著小萱的腰:「讓我幫你感受一下性愛的感覺吧。」把小萱推到床邊,分開了她的雙腿。

「不要,我不要呀,快放開我...」小萱反抗,想推開阿琛,但立即被阿琛捉著雙手。

放心啊,我為你『幹』完了事,就會走的了。」

阿琛把小萱的手,大力的拉到她的頭上捉著,小萱覺得很痛,但又沒力去反抗。阿琛把小萱的腿分開,用手摸了摸,乾乾的不濕。但阿琛等不及了,龜頭抵著小萱的陰穴,用力的插入了。

「呀...」被強行插入,小萱覺痛得要命。

「呀...呀...不要...很...很痛...呀...」阿琛在她的陰道內大力的抽插著,沒有理會小萱的呼叫,只是在抽插著。

「呀...放我...不要...不要再插啊...」小萱已痛得哭出來,雙手在亂舞。

「怎樣呀?爽嗎?很想被插吧?」阿琛用力的插著小萱的陰道,每一下都用力的插,每一下都插得沒頂的。而且用力的抽出再插入,插得小萱死去活來。

「沒有...不...不要插...放...啊」小萱被插了十多下,沒有那麼痛了,但卻有一點快感。

「你叫得真好聽啊,很久沒幹吧!」阿琛沒有停下,高速的抽插著。

「沒...放開...你快放...我...」小萱被姦得迷迷糊糊。

阿琛見小萱迷迷糊糊的,只懂得在呻吟著,於是再來了幾下衝激,插得小萱又再次清醒過來。

「呀...呀...呀...呀...」小萱被插得痛,但又有點快感,雖然已經清醒過來,但只懂得在叫著。

阿琛見小萱開始有反應,把小萱的上身抱起,托著將她的屁股上下拋起,下體重重的壓到阿琛的陽具,被狠狠的插入,而阿琛亦重重向上插去,小萱變得承受了兩股壓力,已經停止了反抗,希望阿琛快點完事。

「呀...啊...呀...啊...快受不了啦,快停呀...啊...」

「要我停嗎?那你要溫柔的求我呀。」

「啊...呀...不...你妄想...」

「不求嗎?那就是你還不夠,還要我來插插你呀...」阿琛加緊了力道,插得小萱嘩嘩大叫。

「呀...不要...呀...好吧...我...我求你...呀...放過我...我受不了...了...」小萱求著。

「這樣沒有誠意吧,你應該求求哥哥啊。」

「呀...求...求求哥哥...呀...妹...妹妹快受不了啦...求...求哥哥放過妹妹吧...呀...」小萱也求著,但為自己感到羞憤。

「好吧,妹妹那麼乖巧,哥哥就送你一份禮物吧,哥哥要在你身上留下永遠的記念啊。」

「不...不要...呀...啊...你...不要呀...」小萱彷彿知道阿琛下一步會怎樣,拼命的想反抗,但雙腿已經無力了。

阿琛一輪抽插,把小萱放下躺著,陽具從小萱的陰道抽出,但硬硬的指向著小萱的陰穴吸了一口氣,陽具脹大了。小萱看到他脹大了的陽具,無力的將臉別過一傍。阿琛就毫不客氣的,腰力一挺,毫不偏差的就插進了小萱的陰道。

小萱已經累得承受不了這一下重重的衝激,大叫一聲:「呀!」陰道被阿琛的陽具填滿。

阿琛的陽具插入後,一下又一下的重重抽插著。小萱被這幾下插得死去活來,然後感到一道暖流射到陰道的盡頭,阿琛射了。但阿琛仍然在抽插著,再射第二次,小萱感到被射到了子宮。阿琛繼續抽插,射了第三次。

小萱感到精液充滿了陰道,來了一下深深的呼叫:「啊~~~」小萱竟然有了高潮。

阿琛抽出了陽具,小萱的淫水夾雜著阿琛的精液流出。

阿琛強姦了小萱後,感到無比的舒順,放下跨下的小萱,穿起地上的衣服,臨走還親了小萱的乳房一下,跟著就走出了小萱的房間,留下赤裸的小萱。

小萱被阿琛強姦完,無力的軟攤在床上,下體被插得痛痛的,雙腿無力的打開著,聽到大門被關上,知道阿琛走了,有點無奈,但又有一點回味,慢慢的就睡著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