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容所提及的性愛玩法和無套內射…請賞文之後的大大們,可別輕易精蟲衝腦、去找清純少女或良家婦女做嘗試…畢竟不是每一個女生都可以配合這種玩法的…】作者:FRANK

============================

清明節連假四天,早就在上禮拜掃完了墓的我,既不想浪費時間去觀光景點人擠人,也沒想去墾丁參一腳看音樂祭,那這幾天還能幹啥?正當滿腦子疑問的時候,突然,接到了※哥的一通電話…

很少開拔到大本營高雄以外據點的我,一到了台中高鐵站,就等到※哥親自來接我,並且從車上帶出了2名姐姐、要我替他在他去掃墓的時候、能夠幫忙「照顧」一下這2位朋友-MAY姐不用說了,跟老公分居中的單親媽媽、對我來說是老面孔了,無套中出10次以上、都沒有受孕,還真是幸運;另外一位新見面的MINDY姐,則是生份很多:看起來雖然不是我愛的纖細骨感,卻有著一種我見猶憐的女人味,而且跟我可愛的母豬玲一樣、都有個長年在外的無良老公呢!可愛的獨生子,據說還沒上小學呢!

而身為東道主,※哥按照約定的幫我選了間還算不錯的金典酒店的房間、當作讓我幫忙他「照顧」姐姐們的“好地方”;之後,當※哥一走,沒多久,一些LDS的廢話說了差不多,姐姐們便也很識趣的跟著開了口、希望我能幫她們好好「照顧」一下欠缺老公幫忙「調理」的身體囉!身為男子漢,面對別人老婆、母親這樣下×的要求,自然是「捨我其誰」的全力幫忙囉!於是,很快就把身上的衣褲馬上一卸,我的身體便跌入了兩位人妻人母用身體搭起的「溫暖床鋪」囉!

「抱歉!加、加床…」但這中間一聽到門鈴,我也只好起身開門引進了兩個穿著粉紅色上衣的打工妹、任由她們忙著搞定那一張多加的單人床的事後,一邊回到床上的我、也沒有遮攔的翻過了身-或許被女人看著光溜溜的身體早就習慣了,一邊是跨下翹得高高的肉棒,一邊是雙手摟著身邊兩位、還知道用棉被遮掩著身體的姐姐們,而我眼睛則看著兩個粉紅衣小妹妹、一副視線不知道要看哪的窘樣。

「這樣…可以嗎?不好意思,打擾了!」、「不會,記得把門關上,麻煩了!」用猥褻的姿勢說著禮貌的話,這樣子會不會很欠打?這我不知道,但身邊的姐姐們等小妹妹一出去、卻馬上開口說話了…

「好壞呢!欺負人家小妹妹,給人家看不該看的東西!」、「是嗎?有那麼嚴重嗎?」、「是啊!你都沒有看到人家小妹妹都臉紅了喔?壞蛋一個!」、「喔?這樣就叫做壞啊!那…這樣呢?」、「嗯嗯…」、「嗚嗚…」一陣挑逗的LDS之後,兩種不同的接吻聲中,我的嘴唇和舌頭、便和身邊的兩位姐姐的嘴唇和舌頭合而為一:左手邊穿著黃黑豹紋BRA和小褲褲的MAY姐人如其衣,大方回應給我深入嘴裡的舌頭顯得狂野滿分;右手邊的MINDY姐,則跟身上黑色素面內衣褲、還外罩一件灰色運動背心一樣顯得小家碧玉的害羞閉塞,蜻蜓點水的輕吻方式,偶爾才有外加硬被我吸出嘴裡的小舌頭…

而我的雙手也沒閒著:一雙是像桃子的C奶、一雙是像小籠包的A奶,這時都任我賞玩;同時,不安分的手指則解開了BRA的釦子,一下子彈出了同樣光滑得不像是熟女膚質的潔白美背,再往下,就是每個男人都想知道的地方囉…

「好囉!現在該餵誰呢?」、「…」互相挑逗過了好久,再多麼享受前戲之餘,也該時候上演主戲了!但一說完,卻只看著兩個姐姐不說話,眼睛卻不約而同地直盯著我那根、一直在兩位姐姐手中被把玩,也因此完全勃起當中的肉棒…

「就妳吧!MAY,誰叫妳是大老婆!」不知為何,我就是喜歡對那些陪著我玩的女人叫「老婆」;而今天,大老婆就是MAY姐,年紀較小的MINDY姐,自然就是小老婆囉!

然後,自然是今天開戰的第一砲囉!

「喔?大老婆換姿勢了喔!」、「嗯,要讓壞老公嘗嘗新鮮的啊!」說是新鮮,其實也很常見的姿勢-聽話的脫下了豹紋衣裝的MAY姐,一蹲下、反過身的她,一雙肥白的大屁股,就正對著我的視線;而把我的肉棒插入小穴的同時,MAY姐身體的每一次上下,都可以清楚的看見肉棒插進拔出的當下,她的小穴穴口的「變化」;當然,空下的雙手也沒忘了要做啥…

而套子呢?對一個早被同個男人無套中出10幾次的女人來說,即使把套子整盒放在床頭櫃上,她也被訓練得連看都不去看上一眼了。

「啊啊…好壞,前面的小穴要被大肉棒插…後面的小洞洞…也要被壞老公的手摳著玩,啊啊…MAY變成小老公的玩具了…怎麼辦?」MAY姐一樣沒變的是滿嘴的淫聲浪語,聽得一旁的MINDY姐面紅耳赤,猛用舌頭舔著的嘴唇,最後也自動吻上了我的唇…

「喔…好累…老公…」不知道過了多久,MAY姐才停了下來;而今天的狀況不錯,即使沒有套子的阻隔,先敗下陣來的還是MAY姐的身體。

「不行喔!這樣子要『處罰』的!」、「不要…老公!啊啊啊!」之前有被「處罰」過的經驗,MAY姐一聽見;本能的想轉身躲避,但無奈的是被肉棒深深插入而固定了小穴的她動彈不得,一下子就被我從後方用雙腿撐開成M字腿的姿勢,跟著就很快的接受了第一次「處罰」…

「啊啊啊…不行,快住、住手!哦…啊!」其實「處罰」應該也是快樂的,伸出中指和食指的右手,像是撥吉他一樣的快速震動著肉穴和小豆豆,沒一下子,MAY姐就倒在我身上發抖著;但也有「後遺症」,那就是手上也滿是這女人小穴所噴出的帶著騷味的淫水囉!

而第一戰出不了水,自然有人得接下第二戰囉!

「等一下,老、老公,我先擦一下…」剛被「處罰」完的MAY姐有氣無力,卻沒忘了拿出預備好的濕紙巾、用心擦拭沾滿她淫水的肉棒;跟著,MAY姐也示意MINDY姐可以接著上馬應戰囉!

「套子…」、「套子?放心啦!沒事的,出來玩就好好享受啊!你看人家老公的肉棒在等妳呢!妳不想要啊?」看了床頭櫃的一整盒套子一眼,MINDY姐在猶豫中就上了馬,「壞老公,她很敏感,要溫柔一點對待人家喔!」、「是喔?我知道了!」什麼叫「口是心非」?一邊答應MAY姐的提醒,一邊頂著MINDY姐的下半身,卻開始瘋狂用力衝撞著一臉害羞、還用雙手上下遮住小A奶和小穴的MINDY姐…

但誇張的是,才連續衝撞個沒幾下,MINDY姐居然就抖個不停的趴在我身上了…

「這也太誇張了吧?」再試了幾次都是這樣後,一邊懷著壞心眼的我,對抖個沒完沒了的MINDY姐,心裡也想該讓她受到「處罰」了吧!

「喔!快停、停下來!救命…會尿、尿出來的…受不了、了…啊!啊…」這一幕是躺在床上的MINDY姐,伸出雙手想阻止不斷「霸凌」著她的小穴的那隻萬惡右手,但同一時刻,屁股卻不爭氣的一個翹起-不誇張的說法,那一瞬間,我的右手可是被一堆潮濕的水分噴得濕搭搭的…

「喔!好誇張!妳們看!我的手上…還有水在滴喔!不可以喔!小老婆,當人家媽媽都會尿床,那怎麼管小孩啊?」「討…討厭,人家都已經說了嘛…」

確實,MINDY姐剛剛已經跟我「警告」過了,但這樣「潮吹」之多、多到幾近失禁的狀況,這還是第一次遇過的呢!

很少開拔到大本營高雄以外據點的我,很好奇台中這座城市的樣貌;而結束了剛才的「熱身」後,我便走到窗邊,從25樓的高度往窗外看去,觸目所及最明顯的地標,就是一座建築物、外貌很像一堆鐵架圍起的鳥巢、所包裹住的一顆蛋。

「那是啥?」我指著窗外的地標說,「那是什麼…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之類的吧!沒聽過嗎?」跟著我走到窗邊的是MAY姐,「有,而且還有去過,不過是小學時候畢業旅行的事了…」上一次來台中玩是啥時候的事了?認真一算,居然至少有18年了…

於是,我和MAY姐閒聊了一陣子;這中間也看到害羞的MINDY姐、居然一個人偷偷環著大毛巾去浴室沖洗的樣子;「哈!有這麼害羞嗎?」、「別亂說,人家只是和你不熟而已,等你和她熟了…呵呵,你就知道了!」、「那妳跟我很熟了?大老婆?」、「呵呵,壞老公…你說呢?」說著說,「熟門熟路」的MAY姐就趴在窗邊,搖著光溜溜的屁股摩蹭著我的下半身,害我又被叫醒的肉棒忍不住一滑、跟著戳入了MAY姐的小穴穴,還差點腰和屁股越動越起勁…

「換妳們了!啊,你們…」出來浴室,一見到我們居然在窗邊「開幹」的場景,MINDY姐是一臉害羞;而看到這不知為何覺得尷尬的場景,也讓我一時愣住,只好停下動作、拔出肉棒,再就跟著MAY姐進到浴室沖洗。

進到浴室,熟女姐姐們總是把我們當成植物人一樣「照顧」,安靜的轉身之中,便已經渾身沖洗過一次-而大概很滿意我剛才的表現吧!走出浴缸前,MAY姐還不忘跪在我前面、用嘴巴和舌頭再幫忙「清洗」肉棒一遍…

接著,回到床上,休息過了、也好好洗過身體和嘴巴,看著兩個乾淨又帶著香味的成熟人妻人母的肉體,正因為自己、而一絲不掛地等候著自己的「駕馭」,身為男人的驕傲、又忍不住讓我再次熱「精」沸騰…

「囌呼囌呼…」、「嘖嘖嘖…」很難去形容聽到的聲音是什麼?但大字型躺在床上,我看著兩名人妻人母吻過自己的嘴唇、臉頰、脖子、胸部,再往下直達的肉棒和蛋蛋時,「囌呼…」響著的是MAY姐的聲音;而MINDY姐一邊撩撥著帶捲的長髮、一邊「嘖嘖…」的聲音和含住肉棒的小嘴則顯得害羞又可愛。

而我的雙手也沒閒著,當雙手一伸、便開始充分享受起那兩處對著自己的成熟女人肉穴的不同之處…

「喔!喔…」爽到一個地步,肉棒原始的慾望,提醒著我該找一個肉穴替它做發洩了…

「大老婆,過來」不知為何,我總習慣先叫MAY姐「伺候」我;而MAY姐也很知趣,晃著一雙像桃子的C奶爬了過來後,便是熟練的把小穴對著我的肉棒往下一坐,「喔~老公的雞巴好粗、好大…」或許是喜歡MAY姐嘴裡的淫聲浪語吧!而看見她上馬後,一旁的MINDY姐有點不知所措,頑皮的我,居然抓著她的手摸上了MAY姐的小穴和奶子…

「老公,你、你在幹嘛?」一邊隨著我的下半身起伏震動、而搖擺著身體的MAY姐,本能的想伸手撥開我的「意外之舉」。

「嗯,大老婆聽話,把手手放開!」、「嗯~好壞、壞老公,啊啊…」不過MAY姐也很聽話,就這樣一邊讓我抽插著肉穴,一邊卻給同樣身為女人的MINDY姐玩弄著被肉棒使用中的肉穴和那一對C奶,最後,可能這樣的刺激太過頭了,沒一會兒,MAY姐就又倒了下來,隨即被我一個抱住、抬起下半身狂抽猛幹…

「啊啊啊啊啊啊…老、老公…我不、不行了…」每次聽見成熟女人的求饒聲、就特別令人興奮,可惜儘管狂抽猛幹了MAY姐的豐滿身體,但跨下的肉棒卻依然不夠盡興…

「該妳囉!小老婆…」把筋疲力盡的MAY姐安頓好,看了MINDY姐一眼,瞧她從剛才就一直兩腿來回摩蹭著的樣子,大概連前戲也可以省略了吧?而果不其然,當她接著一個跨坐、把沾滿MAY姐淫水的肉棒送進自己體內時,那股濕潤又溫熱的感覺,簡直告訴我了她就是天生給男人肉棒使用的玩具。

「啊啊…親愛的、親愛的,喔…人家的小穴…是…你的喔!喔、喔、可以操壞它…啊!可以嗎?求求你…」上了馬的MINDY姐,雖然還是很害羞的體態,但口中的言語、也已經不輸MAY姐的放蕩,難怪剛剛MAY姐會跟我說那樣的話。

而幾個姿勢變化後,一旁休息的MAY姐給了我一個吻後,便起身沖洗去了;而那時候的MINDY姐已經「原形畢露」-打開M字腿的火辣姿勢和我對坐的同時,一邊忍受著連接著肉穴的肉棒、正一次又一次的往上抽插…

而進入了第4戰的過程,總該出一次水吧?於是,徵得了MINDY姐的同意下,又一個人妻人母、乖乖地接受了老公以外的男人用精液灌溉著肉穴…

「啊!好舒服…親愛的…再給我多一點,哦…啊!」然後,她也高潮了。而被男人射精的那一刻、也會高潮的女人,我遇過的上一個,就是我可愛的人妻小英…

很少開拔到大本營高雄以外據點的我,很好奇台中這座城市的晚上樣貌,聽MAY姐說逢甲夜市很不錯、值得一去後,在床上LDS和休息了一下,大概下午六點多,我們就出門了。

而對台中夜市的想法是什麼?我的答案會是兩個字:「排隊」,感覺台中人對排隊特別有耐心-從第一家吃的當歸鴨麵線,再到之後的懶人蝦、烤麻糬、烤魷魚…等,幾乎每一樣都大排長龍;而唯一沒排隊到的、是一家逢甲大學門口附近的牛肉麵店,點了大碗的份量,卻只有4塊肉,麵卻多到喝完湯還有2/3碗,讓我吃得很不過癮。

更別說之後的「大腸包小腸」了!看到3家攤子都拉了一條長長人龍,這件事讓對這門小吃司空見慣的我而言,實在很難去理解台中人熱衷它的獨到之處。

而回來飯店,想到MINDY姐、一路上曾經多次講到的一家關東煮的煮蘿蔔,在夜市沒有時間排隊人擠人,倒也沒忘了到金典酒店前的7-11,補給她滿滿的一碗,還外加MAY姐的海帶捲;而看著她們逛完7-11的表情,只能說可以滿足女人的東西很多,有些卻是簡單到讓男人們會難以理解…

於是,開心吃完關東煮,配上各自讓她們挑的飲料後,害羞的MINDY姐還是一馬當先的裹著大毛巾沖洗去;接著,才是我和MAY姐的「快速殘廢澡」-也許「飽暖思淫慾」吧!在浴室中,MAY姐的手手可是靈活得很,一幫我洗完,也沒忘記幫我的肉棒為等一下的大戰做一下暖身操!

「怎麼,想要了啊?乖老婆?」、「嗯~壞老公,剛剛下午都只射給了MINDY,有了新的姐姐,就忘了人家啊?」一邊說著,一邊MAY姐的手還刻意捏了我的肉棒。

「當然沒、沒有,等一下補給妳喔!乖…」、「你說的喔?壞老公!」輕輕一笑之中,看見的是30幾歲的熟女、卻像分到糖果的小女生一樣笑著;而記憶猶新的一段話,讓人體會到「公平」的重要性-尤其一個男人面對兩個女人的時候,連平常只是無聊發洩在手上的白色體液,如今卻都點滴珍貴…

「好囉!老公準備好囉!來吧!兩個可愛的老婆,要讓老公爽爽喔!」花了許多時間的交陪和交心,等待的就是這兩個成熟女人在服侍自己時能更投入。

「囌呼囌呼…」、「嘖嘖嘖…」過了幾秒,兩種在下午聽見的呼嚕作響的聲音、如今一樣悅耳,而不爭氣的肉棒早就翹得老高,在肉棒皮膚上蜿蜒的青筋也都爆了出來,看樣子,忙到整嘴口水都從下巴流了下來、滴到我的身上的兩位熟女人妻人母們,可是把不會說話的肉棒伺候得很滿意!

「老公…」、「嗯,上來吧!」沒多久,早在浴室間、就被我的右手摸出肉穴一整個濕潤的MAY姐,連前戲都可以省略下,那副嘟著嘴看向我的表情讓我發俊,也只好讓她第一個上來囉!

而另外一旁的MINDY姐,似乎也放下了一些矜持,不但一邊雙手纏上我的脖子,跟著送上她的滑舌嫩唇不說,一對小而可愛的A奶也一起奉上,也被她親手抓著我的手接過這對軟肉,任由我恣意地玩弄這被主人出賣的一雙肉峰…

「啊…還是壞老公的肉棒…最棒,家裡的『那個』…簡直跟…跟小朋友的一樣…啊啊…難怪…啊啊…」、「難怪什麼?說!」用著習慣不過的騎馬姿勢、讓肉棒插入小穴的一瞬間,MAY姐還是習慣叫了一聲,接著,又開始一邊前後搖晃著緊靠我的下半身的肉穴和腰部,一邊說著擅長的淫聲浪語:「說、說不出來!」、「靠!年紀一大,連話都不會說啊?讓我這個好老公、替妳家裡的老公和小孩、教教妳說話!」,一邊說著,一邊我刻意挺起下盤、打直了身體,好讓肉棒插得更深;同時,也更用力配合MAY姐的搖動,而不停插著肉穴;而愛死這樣子互動的她,馬上跟著說了我想聽的話:「知道了…老公、好老公,小穴…啊…我說、說,MAY…難怪愛死被老公插!愛幫老公裝、裝精液…啊啊…好丟臉喔!啊啊…」就這樣,如同MAY姐所說,雖然無套狂幹的肉棒,隨時可以把骯髒的精液、射進這個叫著我老公的成熟女人身體裡,但即使換了幾個姿勢後,卻依然徒然無功。而累倒的兩個人,就這樣躺在床上休息,真不知是狀況太好?還是這幾天母豬玲柯姐給我吃的補品還真的有效?

「換我囉!MAY!」看著忌妒的女人嘴臉、還真有趣;連肉棒上的淫水都不用擦,下一個等著挨插的MINDY姐就跨坐了上來;只見一旁的MAY姐也不說話回答,只是低頭舔著我胸前的小頭頭。

「啊啊!好舒服!熱熱的肉棒最棒了…而且還好濕…是MAY剛剛被插流的水水…啊啊…」一邊自言自語的MINDY姐,一邊搖動的速度就變得溫柔和平緩,偶爾肉棒插得深一點,不誇張,她馬上弓著身體抽搐給你看;「嘖嘖嘖…有舒服成這樣嗎?哈啊!」敏感體質的女人最「性福」了,就連我跟著伸手扭轉著她奶子上的小豆豆時,她都可以興奮得叫出聲來;也更不用說當拉著奶頭、操縱一對A奶讓她在我身上一上一下時,她的頭還爽到往上不停甩著她的波浪捲髮…

之後,今天才第一次見面的MINDY姐,就在傳教士體位中、一邊咬著我的肩膀,一邊正第二次享受著老公以外的男人的精液;而當然,身為老公,就有權利檢查老婆的小穴裝了多少自己精液!「老公…不要、不要、啊啊…會尿出來的…啊啊!」在浴室中,拿著蓮蓬頭準備幫我沖洗的MINDY姐,卻正一邊大叫著,一邊兩腿發抖地在浴缸裡尿了出來-或說是潮吹;而始作俑者,就是我把右手四指一個合靠,快速地刷動著她軟弱的肉穴和小豆豆…

「老公,你們在幹嘛?」或許聽見MINDY姐的大叫聲,一絲不掛的MAY姐跟著也打開浴室的門一小縫,而露出了半個身體問著我。

「沒、沒有,我在幫小老婆檢查小穴穴…有沒有被我弄受傷而已!」說著,累得說不出話的MINDY姐,就被惡作劇的我抬起身體,當我的手拍了背和屁股幾下後,一邊繼續拿著還在噴水的蓮蓬頭、一邊扶著牆壁的MINDY姐,乖乖地翹起了有點像高中女生那樣比較精瘦的屁股,跟著是我的肉棒再一次的插入這張半開的中的小穴,而這也是今天的第7戰!真該回去問問母豬玲柯姐,問她給我吃的補品的藥方到底什麼?

而另一邊門外,我則看見扶著門邊的MAY姐也很忙,忙著用一隻手摸著自己剛剛才被我插過一陣子的肉穴…

最後,十點多回來飯店的我們,這一晚,居然凌晨快一點才睡;而本該左擁右抱入眠的我,卻是一個人睡一張單人床,理由是懲罰我把兩個姐姐操得太累了!當然,一部分原因,也是她們自己說的睡姿問題,對我可能是有生命危險的問題。

但讓我沒睡好的,不是一個人之後的一夜孤單,而是鬼故事!真的建議晚上睡覺前,如果有三個人一起睡,彼此之間真的不用無聊到來個說鬼故事比賽…

早上,一吃完還算有大飯店水準的早餐後,躺在床上休息、看著電視上的新聞,還感覺到肚子裡的湯湯水水還在晃動的我,這時,正看見兩位姐姐們知趣的鑽進被窩,對躺在床上休息的我、打算來個「臨去秋波」的「飯後甜點」。

「呃…剛吃飽飯,不想動耶…」雖然很想婉拒姐姐們的「好意」;只是,男人的本能往往是超越理智的想法的…

「嗯~謝謝老公昨天一天的『照顧』,都快回家了,當然要讓老公爽爽的回家啊!」MAY姐的話總是帶著挑逗的意味,而一旁的MINDY姐也沒忘搧風點火:「是啊!人家上面的嘴巴吃飽了,可是下面的嘴巴…今天還沒吃東西呢?」說著說,我身上的衣服、牛仔褲開始隨著抽掉的皮帶、也一起被兩個女人一一脫了下來;所剩遮掩的內褲,也蓋不住已經勃起的肉棒、想要「探出頭」的「性致」盎然…

「囌呼囌呼…」、「嘖嘖嘖…」沒過多久,連最後一件內褲也脫了下來,也聽見熟悉不過的吸吮肉棒和蛋蛋的聲音再度響起;而為了看清楚兩位姐姐淫蕩的表情,這次我選擇站在床上、接受跪在腳邊的兩位姐姐們的「服侍」:而低頭看著兩張隨著吞吐肉棒和吸吮蛋蛋、不斷鼓起或扁著兩頰的成熟女人的臉龐,還真讓我忍不住伸手把玩起兩個女人同樣秀長的頭髮-只是MAY姐的是直長髮,MINDY姐的則是波浪捲髮的差別。

「鹹鹹的味道…老公好壞!剛剛…上廁所沒洗『底迪』喔!讓老婆們吃到你的尿尿了,討厭!」、「呵呵,不喜歡啊?那可以不要吃啊?呵呵!」、「嗯~討厭,人家講講的而已…」相較母豬玲柯姐在調教過程中已經習慣我尿液的味道,說話的MAY姐則表達了小小的「抗議」;而沒多久,比較主動的MAY姐卻擺出了母豬玲柯姐也喜歡的一個姿勢…

「來嘛~壞老公…MAY的小穴穴…準備好了…人家在等你的壞壞肉棒了…」趴在床上,兩隻手扒開自己兩片肥滿肉臀的MAY姐,只見垂在枕頭上的臉容是說不出的妖媚;而這種女人味的徹底展現,恐怕也是年輕美媚所不足的吧!

「嘖嘖…這麼喜歡用像母狗的姿勢被幹啊?乖老婆…啊?還是要叫妳小母狗好、好了?」、「嗯…沒辦法,誰叫壞老公喜、喜歡老婆當、當小母狗…啊啊…進來了,老公的壞肉棒,啊啊…」一邊拍著MAY姐兩片飽滿的屁股肉,一邊我也跟著本能搖動著腰部,好讓每一下撞擊都能更深入肥臀之中的肉穴小縫裡。

而或許要彌補之前都沒能灌精給她的遺憾,接連的變換姿勢中,每一下衝撞都用盡我的全力;只見一整天下來,已經歷經第8戰的肉棒,也終於找到的噴發的感覺,於是,我也把姿勢換成了MAY姐也喜歡的傳教士體位-只是多了把雙手壓住MAY姐兩腿膝蓋的動作,而一覽無遺的肉穴景色,也讓我的眼睛更能享受眼下的肉棒、如何插入和拔出肉穴的好風景…

「嗯嗯,老公…我要…老公…」後來,放開雙手,MAY姐的兩腿也乖乖的繼續擺著同樣的姿勢。空出手的我,也一手深入MAY姐的嘴裡、攪和著那條說著淫聲浪語的小舌頭;一邊另一手,則搓揉起MAY姐的小豆豆…

「嗯,親愛的…好棒喔!加油!幹完MAY以後,MINDY也要」一旁比較少話的MINDY姐,也終於大解放-不但開著M字腿的姿勢、展示著自己的肉穴,一邊一手不停用手指上下輕刮著我的手臂做挑逗,一邊另一手大方「按摩」著自己的小A奶;同時,因為張開小穴而抬起的一隻腿、則伸了過來,不斷上下觸碰著我流汗當中的身體和背部…

「喔喔,呃喔!要出來了!出來在妳的小穴穴…可以嗎?」、「嗯,老公喜歡、喜歡…就好…啊啊…不用管老婆…」也許MINDY姐一旁助性的關係,過了幾秒,屬於MAY姐小穴的第一發精液,才終於流進了MAY姐的小穴穴;而拔出肉棒時,我還頑皮的把沾滿精液的肉棒,舉著它在小穴外頭磨了一大片,一時讓MAY姐的鮮紅肉穴外,整片都是黏糊糊的乳白色…

「老公該我了」、「嗯,啊!」才休息不到幾分鐘,連喝水都來不及,MINDY姐的嘴巴就含上半軟半硬、吐著不知是精液還是淫水的肉棒;之後,跨過了躺在除上休息的MAY姐,MINDY姐便自顧自的跨坐在我的身上…

「嗯嗯…啊啊…」比起另外一人的誇張言語,MINDY姐更多時間是抓著我的臉不停撫摸;而兩個眼睛中,不知道她在打轉著什麼?一會兒對我笑,一會兒則低下頭吻著我…

「親愛的、親愛的,給我、我要…」敏感體質的MINDY姐的高潮、來得比MINDY姐快很多;而我在最後、也同樣用傳教士體位做結束-只是差別是MINDY姐喜歡我用手穿過兩腿膝蓋下方,像是抱住她一般的夾緊她的兩腿,好維持兩腿緊靠在身體兩邊的姿勢…

「哈哈,會不會真的愛上我啦!寶貝?」、「不知道、不知道…親愛的,給我、我要…剛剛你給MAY的東、東西…」、「知道了,寶貝,呵,這麼淫蕩的要求…老公會盡力的!」靠,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縱慾過度,突然,當時的我倂雜著快感的,是感覺到沒有「東西」可以噴發出來的不舒服,「呃…啊…不管,嗚嗚…我要、我要…」最後,像是失神似的MINDY姐,居然開始在底下、不停上下搖動著被我壓住的下半身,同時,「嗚嗚…」叫著的她,居然激動到在我脖子上留下了一個拇指大小的「草莓」…

「親愛的…好舒服…人家裡面滿滿的…跟MAY的小穴穴一樣…嗯,你的脖子有小草莓呢!喜歡嗎?」但說真的,我不喜歡被「種草莓」,也不知道這種瘀青的感覺有何值得紀念的,但在MINDY姐的說法中,這卻成了一種「愛的印記」。

「OK,要笑一個喔!」最後,十一點多,距離退房時間沒多久,休息了一陣子的兩位姐姐,便應我要求換上了性感服裝拍照留念;而至於18限的精采照片…就是在下個人的私藏品囉!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超淫的兩姊妹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合租房子的故事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
3p的年少事蹟
老爸,對不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