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當我年齡很小的事了,那時我國小五、六年級吧?!由於正當發育期,對性方面很好奇,對於幾個姊姊們的身體真的感到好奇。
而姊姊們最大的已經出社會在工作,最小的姊姊也已經高一了,由於同在一個屋簷下,日常生活中有許多機會可以窺視她們換衣服或接觸她們,也曾經在她們洗澡時要求上廁所。有幾次還真的如願以償,頂多是姊姊們摀住重要部位,或是轉身背對著我而已。

而我的大姊跟我的年齡相差最大,或許在她的眼中我這個小弟還很小吧!所以對我的遮掩程度是最寬鬆的,也可以說是完全不設防的。期間有一天我放學回家,因內急就直衝浴室要上廁所,剛好大姊正在洗澡趕著要出去跟未來的大姊夫約會,ㄠ不過我的鬼叫就讓我進浴室了。而我也真的尿了好多又好久,當然也看了好久,我還調皮的挖苦她說:「喔!趕著要約會喔!」直到大姊似笑非笑的瞪大眼睛開口把我給趕了出去,臨走時我還打了她沾濕肥皂水的屁股,留下她在浴室裡哇哇叫!

其實最常做的是在姊姊們洗澡後到浴室內,拿她們的內衣褲玩賞,或將它們穿上自己身上,或射精到它們上面。一直持續很久也都沒事,直到有一天,我心血來潮把大姊的內褲褲襠的地方偷剪了一個小洞,為了讓它看起來像是自然破損的,我還在破洞的邊緣搓揉了好久,看起來還真像自然破損的。

接下來好幾天,我都很注意大姊當天是否有穿這件內褲,直到第四天大姊真的在輕便的短裙內穿了它!當我發現了之後,我就故意跟前跟後的纏了大姐一整天。由於那件內褲被我剪過又搓揉過,再經洗滌過,破洞變得更大,約有一個指甲的大小,我不解我大姊為什麼還要穿它,我想大概是節省吧!

我記得那是個假日,大姊忙著打掃,我也急於窺視她的內褲,也跟著她爬上爬下。當她要爬上閣樓陽台收衣服時,我就跟在她後面,很近!真的很近!!近得可以聞到她的體香!所以真的達到我的目的了!目的是達成了,但是您們可能會失望,因為從那個洞看進去,也只能看到黑黑紅紅肉而已!(下次再告訴您們更精彩的下文。)

我的老家要改建,所以全家暫時搬遷到隔壁租賃來的平房,因陋就簡,全家睡通舖,爸媽最旁邊,再來是哥哥、我及姊姊們。因我最黏大姊,所以大姊就睡我旁邊。

有一天晚上睡到半夜時,突然醒過來,大家都睡得很沉,皎潔的月光灑入屋內,正照在大姊的半邊身體上,我記得大姊那晚是穿著淡藍色的睡衣,上衣是有前扣的襯衫,下面是鬆緊帶的七分短褲,由於是睡衣,質料不會太厚,所以當月光照在她身上時,很明顯的可以看到她內褲的痕跡。

其實平日看歸看,還不至於敢動手,當晚實在是鬼上身似的,就是睡不著!沿著月光的移動,慢慢的月光攏照了她背對著我側臥的全身,顯示出她的腰臀的曲線,還有她內褲褲腳所浮現的線條。我忘了我有沒有勃起?我只是很天真的想要摸摸她的身體。

掙扎了好久,觀察家人的情況,只聽到濃重且規律的鼻息聲,我大膽地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臀部,我好緊張!然後我慢慢的把我的手掌整個輕輕的貼在她的臀部,感覺她的內褲所在,只覺得好真實喔!我只敢摸,但不敢撫動,因怕她醒過來。然後我攔腰慢慢的抱她,就好像很自然的翻身動作一般,我的下身抵住她的臀部,上身貼著她的背,她的髮香不斷的傳到我的腦神經裡。

我那時真的是失去理智,我把手往上伸到她的胸部,隔著睡衣摸她的胸部,我發現她穿著胸罩,我急於探索她的乳房,所以我抽回我的手,繞過她的上臂,從她的頸部往衣領探進去,但我只能摸到她的鎖骨,因為被釦子擋住了。我自以為靈巧的解開了她兩個釦子,再摸進去,這回我摸到胸罩,也摸到乳溝,更摸到柔軟的胸脯。

這是我第一次真正摸到女性的胸部,可是我並沒有就此罷手,我繼續伸入她的胸罩找她的奶頭,當我在撐開她的胸罩的空隙,我是處於空前的害怕及緊張,但就當我的指尖觸到她硬挺的乳頭時,我已經滿頭大汗了!那種感覺直到現在當我在撫摸我老婆的胸部時還會浮現出來!

那時我不敢摸太久,就把手抽回來了,我平躺了一陣子,再轉頭看看她,她還是保持原本的姿勢,我惡向膽邊生(我想脫她的褲子!),我又把手放置在她的腰際,找到她的褲帶,因它是鬆緊帶做的,我很小心的拉開褲帶,往下扯,扯到約臀部的一半,已經可以看到她內褲的褲腳的邊緣了!就這樣,我看到了她的臀部!

過了好一會兒,我又把手往前移動到她的內褲褲腰,她穿的是高腰的保守型內褲,同樣的我又拉開褲帶,往下扯,扯到同樣的部位,喔!在月光的映照下,真的很白,很美!說真的,其實也沒看到什麼,大約只看到1∕4的屁股,連股溝也看不太明顯,我只看到兩件褲子的褲帶把她的臀部壓迫得皮膚都有些凹陷。

最後我把手往前伸入她的內褲內,這次就很快的摸到她的陰毛了,很奇怪,以前也曾在浴室內看過,也在玩弄她們的內褲時,撿到掉落的陰毛,那時真的好想摸摸看!但是第一次真的摸到時卻又感到害怕,也沒摸多久,就趕緊抽回手,再小心的把兩件褲子的褲帶拉回原來的位置。我好像虛脫似的,攤開身體平躺著喘息,我的頭腦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有沒有被發現?

就這樣過了一陣子,我又得寸進尺地想再摸摸她的奶頭,所以我又重覆前述的動作,想再來一次,不過就在我剛把手伸入她衣領時,她喉嚨輕咳了一聲,然後用手護住她的衣領。我嚇一跳!原來她早醒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仍然抱著她裝睡,抱著抱著還真的迷糊的睡著了!

隔日我很害怕,大姊跟我也都有些互相閃避的感覺,但卻沒什麼事發生,這情勢持續了約兩個月。

有一晚我跟媽媽在客廳看電視,大姊約會回來,可能是天氣轉冷,凍得很!她一回來,就橫向坐在我穿著短褲的大腿上,嘴巴大叫:「哇哇!好冷!借溫一下。」忽然我的大腿就接觸到她的大腿,也接觸到她的內褲,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還好媽媽開口說:「ㄟㄟ,怎麼可以這樣?」她才一跳一跳俏皮的回房間換衣服。

我很心虛的逃避到浴室洗澡,就在我洗到一半時,她急迫的敲門,說要上廁所。我猶豫著,因為我還處於剛才肌膚接觸的快感裡,她又敲得更急,不得已我只好開門囉!她一進來,門也沒關,也不管我有沒有在看她,很直接很自然的脫下睡褲、內褲就尿了。

就當她一邊抽取衛生紙,一邊還看著我,我也只好呆若木雞的好像做錯事的小孩般站在門邊。我看著大姊折好衛生紙、尿完、擦拭完濃黑陰毛的下面、掀開垃圾桶蓋、丟掉衛生紙、沖水、拉上內褲、穿好睡褲,然後全身上下的看著我一會兒,說:「弟弟,長大了喔!」然後很憐愛的捏捏我的臉頰,又說:「要用功讀書,不要想太多!」

我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只覺得眼睛濕濕的。往後我跟大姊的感情反而最好,但是諸如此類不正常的窺視、暴露、撫摸就沒有再發生了,相反的,她會跟我談一些比較私密的事,比如:夢遺、手淫、性幻想……等等正經事,頂多有一次只穿新買的內衣褲到我房間,問我好不好看?我問她是否要穿給男朋友看?她突然羞紅了臉,而我也很為她高興。過後不久,她就嫁人了。

大姊結婚的前夕,因為連日的操勞,終於在晚上九點左右昏倒。在喜事的前夕發生這種事,真的讓全家亂成一團,只好送醫急救,在經過一連串的急救程序後,醫師說沒關係,只要吊個點滴吃點鎮定劑,休息一陣子就可以恢復過來,然後就囑咐家屬辦理住院休息。

由於二姊,三姊都到外地唸書,無法及時趕回,媽媽又有心臟病無法長期呆在醫院,全家就我比較沒事,所以我就留下來照顧姊姊。由於吊點滴吊了很久,整個晚上上了好多次廁所,大姊昏昏欲睡又站不穩,走路跌跌撞撞的,又吊著點滴罐,只好由我拿著點滴扶持著大姐上廁所。我把點滴罐掛在牆壁上,然後再半扶半抱的把大姊抱到馬桶後就不知道怎麼辦了。

大姊吃力的睜開眼說:「弟,你不會幫我尿嗎?」我只好正面抱起大姊,然後掀起她的裙子,幫她把內褲脫下,讓姊坐下來尿。

在尿尿的過程中,大姊是頭頸靠著我的胸部,沒有吊點滴的一手則繯抱著我的脖子,而我則是費力的一手抱住大姊,另一手撐著牆壁,然後就靜靜的等她尿囉!等她尿完,還得幫她擦拭,穿好褲子,再扶回病床上,一個晚上就這麼來回四、五次。在當時我只知道要盡力照顧好大姊,也沒想到其他的事。

隨著點滴的營養補充,慢慢的她的體力也比較恢復了,就在上第四次廁所的時候,她已經能比較清醒的言語,而我也不用扶的那麼吃力了!不過由於針頭是扎在手臂的彎曲處,也就是有一隻手是不能活動的,所以脫褲子的事還是要我幫忙,這時我才開始感到尷尬。

就在此刻,姊睜開眼看著我說:「剛剛都是你幫我的嗎?」我不知所措的笑了笑說:「不是我難道是你老公?」說完,我看到大姊眼中含淚的笑了笑,空出一隻手摸摸我的頭,還抱了我好一會兒!

因為大姊五、六點跟化妝師約好了,所以凌晨三點半左右我們決定回家,就招了計程車回家了。一回到家,全家又開始鬧烘烘的,幫大姊張羅這張羅那的,我好煩又好想睡!但是全身都是藥水味及似有似無的尿騷味,很不舒服!

就在我房裡的浴室胡亂的洗了個澡,好不容易容易大家都安靜下來,這時候大概四點多了。就在我快睡著之際,忽然聽到大姊小聲的叫我,我過去她房間看看什麼事。

大姊說:「弟,我全身髒兮兮的,想洗澡,你幫我開瓦斯。」我就到陽台開瓦斯,本來要回我房間睡覺,她又叫我,我問她什麼事?姊說:「我頭暈暈的,爸媽也都睡了,你幫我洗好嗎?」我一時會意不過來,只答了:「喔!」然後就扶她到她的浴室,她還叫我去陽台拿一把塑膠椅子進浴室讓她坐著洗。

她先把她的洋裝脫了,然後再叫我進浴室,這時我強自鎮定,裝著很平常的樣子,其實事實就是如此!我看到她坐著趴在洗臉盆上,身上只穿著白色的內衣褲,等我進入後,她要我打開蓮蓬頭並調整好水溫,說:「弟,幫姊洗頭!」然後就仰頭靠在椅背上。

我站在她背後,開始幫她沖水、抹洗髮精,然後慢慢小心的幫她洗了,洗著洗著,她還真的睡著了。我其實是邊洗邊窺視她的胸罩邊緣,只看一片白晰的胸脯,並無法很專心的做我手邊的事,還把水沖進她的眼睛,也把她弄醒了,但是她只是把眼睛閉緊而已。

等我她的頭髮沖乾淨後,她坐直身體,手摀著胸口一陣子,可能是在考慮什麼,然後她就把胸罩的背扣打開,隨手就扔進籃子裡,然後把手放置在內褲的褲帶上。我原先以為她連內褲都會脫掉,我好緊張!原先的睡意都沒了!

但是她卻把手交叉護住乳房,叫我把洗澡用的絲巾弄濕再沾上沐浴乳,叫我幫她搓洗背部。我就站到她身邊一手扶住她肩膀,另一手幫她搓洗背部,我從她的左右肩膀慢慢仔細的搓揉,再沿著她的背脊往下搓洗。由於水的溫度,再加上心裡很緊張或許是很亢奮吧?我覺得好熱!剛換的汗衫都濕了!

就這樣子搓洗了一陣子,很快的就洗到她的臀部了,這時她就站起來要我繼續往下洗,當她站起來時,空下一隻手扶住洗臉盆讓我洗,她還穿著內褲,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彆扭的沿著內褲的邊緣搓洗,我想不到大姊會說:「脫掉吧!不脫掉怎麼洗?」我愣了一會兒,就把她的內褲給脫下來了。

因為我是蹲在她身邊,在脫她內褲時,我的右手是從她的後面伸過去扯她右邊的褲頭,我的右左手則扯住她左邊的褲頭,我也忘記有沒有發抖,我只知道在我扯下她的內褲時,她的臀部夾得很緊,連帶的她的大腿也夾的蠻緊的!所以當我扯下她內褲到膝蓋時,她內褲的褲襠卻還卡在她的大腿內側,我想:她也很緊張吧!?

在我要把她的內褲脫離她的一隻腳踝時,我注意到她要跆起她的小腿時,她的膝蓋是向內彎曲而提起小腿的,就在她抬放腿時,我從她屁股深處看到了她些許的陰唇跟陰毛,我其實是很注意在看,可以說是貪婪的程度!而我也只能兀自鎮定,繼續的幫她搓洗他的大腿及腳踝部份。有一點我很奇怪:為什麼女人在這個時候總是只遮掩乳房而不立即遮掩下面?是習慣?還是忘記了?

當我洗完背部後,我也忘了接下來要幹什麼,還是大姊坐下來,還自己把一手伸出來讓我洗,否則還真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這時大姊才用另一隻手放在陰部,算是遮掩吧!?

我沿著脖子、頸部、肩膀、手臂、手掌、手指……一步步洗下來,我也一直觀察她的臉部反應,她雖然虛弱,但卻很舒服很安祥的樣子。

洗完一手就換另一手,等兩手都洗完了,再來我就不會了,這時姊說:「再來我自己來好了。」然後我就在一旁看著她洗她的胸部及陰部,然後她要我把泡沫沖掉,但是我只是愣在原地沒動。

就在所有的動作都停滯了一段時間後,大姊開口對我說:「弟,你喜歡看我嗎?」我也不知該怎麼說,只好臉紅紅得抓頭搔耳的站著,姊忽然紅著眼睛說:「明天姊就是別人的了,以後可能沒機會再像這樣跟你在一起了,你就看吧!」然後就自己把身上的泡沫都沖洗掉了!

這樣一來,她也不再遮掩任何部位,反而是我含淚頭低低的不敢抬頭看她。她看見我這樣不安,很心疼的摸著我的臉頰,說:「沒關係!沒別人在,你就看吧!」

我用很緩慢的速度從頭到腳仔細的觀賞眼前這個疼愛我的姊姊,很自然的,我的身子慢慢的靠近她,也很自然的伸手抱她,姊也很柔順的讓我抱她。當我把臉埋沒在她柔軟的乳房之間時,姊的一手也輕撫著我的頭,另一手像安撫小孩似的輕拍我的背。

少女的乳香雖然不很濃厚,但顯示出難得的清香,我抬頭看了姊,她也剛好看著我,然後好像知道我的需求,她閉上了眼睛,還點了一下頭,我就將兒時的本能表現出來。

當我將她的乳頭含入嘴裡時,她輕撫著我的手,突然變成緊抱著我!而原本抱著她的手則游移到她的臀部、大腿跟部,用力去撫摸這些多肉又神秘的部位。我像得到鼓勵似的跪下來,用臉部的一切去接觸她的陰毛,最後用手探索到她溫潤濕熱的地方。

不過這時候姊像觸電般的反應過來,她眼帶驚恐的跟我搖頭,並把我拉起來站好,她深呼吸一次,然後強自鎮定的對我笑了笑,指了指我的下體。喔!它濕糊糊的!早就射出來了!

姊白了我一眼,然後坐下來,她的手就開始幫我做清潔善後的工作……那時是凌晨,而我們也很低調,應該沒被發現,不久天就亮了。

當天當她化妝回來時,已經穿著潔白的新娘禮服,她微笑的看著我。喔!她真的好美!好美!!

**********************************************************************

我敢說:慾念是每個人都有,只是程度的差距而已,即使自己的家人也不例外!情慾這種東西是擋不住的,重要的是當它來的時候要怎麼樣去看待它?也正因它很難理性的去界定,所以我才了解亂倫的緣由是如何的由不得人去控制!由自己本身去推論,相信這社會一定有極高的亂倫的比例存在,假如您本身有這方面的經歷,不要壓抑在心裡,何妨將它說出來,大家用同理心來看待這件事,或許可以找出比較好的處理方式,而減少許多憾事吧!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仙女校花被猥褻司機干的欲仙欲死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