琦文是S大學日文系大三學生,在班上是公認的大美女,白淨肌膚與艷麗容貌的瓜子臉,配著身高165公分玲瓏有緻的身材,雖沒有波霸級的奶子,但喜歡穿緊身細肩帶上衣的琦文還是能讓許多男人神魂顛倒。

琦文大一大二時家裡經濟狀況還不錯,並不需要她再去打工。

但好景不常,琦文升大三暑假時家裡做生意虧損,欠了近千萬債務,雖然債主們人很好並不逼他們馬上還錢,還幫他們介紹客戶,但琦文父母堅持把一個月所賺的錢拿一半去還債,這麼一來琦文就必須自己賺學費和生活費了。

所幸琦文的功課不錯,一星期打五天工倒也還能應付,只是期中期末時就要辛苦些了。

新學期一開始,琦文就忙著找工作,最後在學校附近一家餐廳找到了外場服務生的工作,一小時110元,星期一到星期五上三天各四小時,周末周日上八小時,這樣一個月可以賺到一萬多塊,再加上又住家裡,節儉點也可以存下不少錢。

琦文去面試那天就驚艷四座,由於那家餐廳小有名氣,晚上常常客滿,因此需要年輕力壯的男生負責外場,女生就輪流站收銀台或在內場幫忙。

炎熱的九月天,琦文不是穿細肩帶上衣就是穿很合身的T恤,配上低腰牛仔褲,讓周圍比她小上數歲的高中男生口水直流,常常藉工作之便有意無意的碰觸琦文的身體,有時是她直挺的背,有時是緊翹的臀部,若更過分還會用手臂頂她的34C的奶子。

琦文從高中起就常受到這些騷擾,自己倒也是看的很開,心想這些高中小毛頭也不會幹出多過分的舉動。

某個週末晚上打烊後,琦文與同事道過再見後就騎車回家。

本來琦文父母反對她這份工作的,主要因為餐廳十點半才關,打掃後再回家也要十一點多了,一個女孩在那種時間自己騎車總是不太安全,不過琦文十分堅持,而且從餐廳到家騎車也不到十分鐘,最後琦文父母還是答應了。

琦文在夜晚的街道上騎著車,心想回家要快好好洗上一澡,工作一天汗也流的夠多了,最高興的是父母帶哥哥去南部批貨,要明天晚上才回來,這樣明天輪休可以好好睡上一天……才這麼想時,琦文突然想到一件事。

「糟糕!皮夾忘在店裡!」琦文不禁懊惱自己為什麼那麼糊塗,雖然已經快到家了但還是非回去拿不可,誰知道到明天自己的皮夾還在不在?幸好餐廳老闆看她年紀比其他人大而且責任感強,所以把備用鑰匙交給她保管,本來琦文還嫌每天帶它很煩,想不到這個時候反而幫了大忙。

琦文掉頭騎回店裡,到了後門發現廚房燈還開著,裡面隱隱約約還傳出笑聲。

「咦?是誰還沒走?還是有小偷?」想到可能是小偷,琦文緊張起來,本來就要到旁邊的公共電話報警的,後來一想,如果在裡面的是還沒走的同事的話不就糗大?琦文決定先看看再說。

琦文小心翼翼地把還沒鎖的餐廳後門打開一條縫,偷偷地往裡面看了進去。

「呼!原來是他們!」琦文鬆了一口氣,原來在廚房的是琦文的同事英傑和國強,他們都是比琦文小上五歲的高二男生。

他們趁大家回去後拿餐廳的啤酒出來喝,琦文看到這樣,心想要嚇嚇他們。

「你們好大膽,敢偷喝餐廳的酒?不怕我去告訴老闆?」琦文衝進去大叫,果然英傑和國強嚇的跳起來。

等到他們看清是琦文時,琦文早已經笑的站不直了。

「琦文姐別這樣嘛,我們祇是偷喝一點點而已……」英傑先開口求饒。

「對呀,反正酒那麼多喝一點也沒關係。

」國強跟著說,他知道琦文人很好。

「騙你們的,瞧你們嚇的……不過以後別常做這種事,下次如果是被別人看到我就沒辦法囉!」琦文本來就只是想嚇他們,當然不會刁難他們,英傑和國強也鬆了口氣。

「琦文姐,妳怎麼又回來了?」國強問道。

「沒什麼,我的皮包忘了拿而已。

」英傑聽到就挪了挪身體讓琦文過去。

琦文到自己的櫃子拿了皮夾看了看,幸好錢沒少。

「好險,總算可以回家了……」琦文心頭放下一塊石頭,心想著要快回家休息。

「我要走囉,你們兩個也別太晚回家,小心被臨檢抓去關!」琦文雖然平時討厭他們屌兒啷噹的模樣,但還是會為他們著想的。

「琦文姐妳要走啦?陪我們聊聊天嘛!」國強開始耍無賴,還把身體擋住通道不讓琦文過去。

「我哪像你們那麼精力充沛呀?現在超想睡的,你們也別太晚走。

」琦文不是第一次被這樣鬧了,所以也不理國強,伸手就要推開他,國強也只是鬧鬧她而已,看琦文推他,國強也邊笑邊讓開。

沒想到國強採到剛剛自己喝完的啤酒空玻璃瓶,腳底一滑就往琦文身上倒下去,琦文就站在他前面,躲也躲不掉,就被國強壓了下去。

所幸英傑在旁邊,見狀馬上伸手撐住他們。

英傑是學校的籃球校隊隊員,主打前鋒,體格之好不在話下,而國強與英傑相反,是個矮矮瘦瘦的男生,所以英傑就算是抱住他們兩個也夠力。

「國強你在幹什麼呀?差一點被你壓傷了!」琦文對國強叫著,但她馬上發現到情形不太對勁。

因為剛剛英傑伸手抱住他們,所以現在琦文是躺在他懷中,這還算好,最讓琦文臉紅心跳的是國強,因為國強的臉正埋在琦文的乳溝中!琦文知道情形不對,趕緊要起身把國強推開,但埋在她乳溝中的國強早已神迷意亂,他平常就對琦文大流口水,前陣子還開始想著琦文打手槍,現在自己的臉就埋在琦文的酥胸中,怎麼說也不肯就這樣放開。

國強不管三七二十一,雙手抱住琦文的纖腰,頭就在琦文的雙乳上左右搓動著。

英傑見狀,心一橫也豁出去了,他扳起琦文的下巴,就強吻上琦文的櫻脣。

兩人默契之好速度之快讓琦文連叫的時間也沒有。

「嗯…嗯…」琦文掙扎著,但一個女子的力量又怎能抵的過兩個年輕力壯的大男生?再加上國強在她的乳頭上來回搓動,雖然還隔著衣服和胸罩,但酥麻感仍不斷累積逐漸削弱琦文的力量。

琦文知道自己的身體有多敏感,這是她前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男朋友告訴她的。

琦文和他是高中同班同學,兩人曾有著比一般高中生更成熟的感情,而琦文在十八歲的生日體驗到生平第一次性高潮。

但成熟歸成熟,畢竟還是個大孩子,琦文的前男友考上中部的大學,在聚少離多的情況下,琦文與他分手了。

琦文後來聽當時高中的同學說其實他是移情別戀,從此琦文就不太相信男人,打扮的漂漂亮亮也只是因為自已喜歡。

不過琦文雖然把自己的感情封閉,但身體的慾望卻怎樣也封閉不起來,有時在洗澡時不小心撫摸到下體時就無法停止,一定要好好發洩一次才行。

現在這種慾望就快被這兩個小男生挑起,但心中卻有另一股聲音,這聲音叫琦文不要反抗,使得琦文迷惘起來了。

英傑女友經驗多,知道吻上女生小嘴就可以去掉她們一半力量,而對琦文的效果又更大。

他的舌頭輕易地抵開琦文的嘴唇和牙齒,開始挑逗著琦文。

下面的國強也沒閒著,他在琦文的奶子上磨蹭了一陣才依依不捨離開,雙手卻又不甘寂寞的摸上琦文的酥胸,琦文柔軟的奶子在國強的手中被揉成各種形狀,而受到刺激的乳頭也慢慢變硬。

國強的手感覺到它,就更努力地搓弄。

「琦文姐的奶子好好摸喔,又挺又有彈性。

綺文姐,我摸的舒不舒服呀?」國強讚嘆著,嘴上也不饒過琦文。

英傑想聽聽琦文的反應,於是離開琦文的嘴唇。

琦文嘴上沒了阻礙,開始「呵呵」地喘氣起來。

「你…你們好壞…我會受…受不了的…別這樣…」琦文嘴上拒絕著,但身體已經不自覺地扭動起來。

胸部傳來的快感之強連琦文都很驚訝。

國強摸了一陣覺得不過癮,就開始去扯琦文的拉鍊。

琦文穿的上衣是直接用拉鍊拉起來的,這下連脫掉都很方便,琦文當然知道,手就要去阻止國強,沒想到英傑一把把琦文的手拉住,琦文的外衣就這樣被國強拉開了。

國強一拉下琦文的外衣拉鍊,就「哇」地讚嘆一聲,琦文自肩膀到腰的完美線條被國強及英傑兩人盡收眼底,雪白的肌膚配上水藍色的胸罩真是好看極了。

國強繼續他的動作,他伸手到琦文背後要解開琦文的胸罩,卻怎麼也弄不開。

這暫時的動作停止讓琦文恢復些微的理性,她又繼續掙扎,想掙脫英傑的手。

英傑見到國強笨拙的模樣,不耐煩的大喝:「白癡啊?你不會把琦文姐的奶罩往上推就好?」「對喔!」國強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手倒是很快,一把就把琦文的胸罩拉了上去。

琦文的奶子就這樣暴露在英傑和國強的眼前。

這一下,英傑他們幾乎要噴出鼻血來,琦文雖然不是大波霸,但她的奶子又白又挺,漂亮的粉紅色乳尖挺立著,這對奶子反而更能讓男人發狂。

「不要!快放開我!」琦文大叫。

只給一個男人看過的胸部這時卻同時暴露在兩個人面前,而且還是高中小毛頭,琦文羞的想找個洞鑽進去,她感到自己的臉已經變的火燙。

「琦文姐的胸部好漂亮喔!比A片的女主角還美!英傑,我就說琦文姐比你搞過的美眉辣吧?」「拜託,那些小女生哪比的上琦文姐呀?」英傑無恥地說著,手就摸上琦文的奶子了。

英傑的大手正好完全蓋住琦文的乳房,他力道適中地把琦文的奶子揉來揉去的,因為練球而略為粗糙的手掌在琦文已經挺起的乳頭上磨來磨去,胸部的快感又讓琦文的力量消失,原來緊閉的雙腿也慢慢張開了,國強當然發現到琦文的反應,他馬上解開琦文牛仔褲的釦子和拉鍊,把褲子連著內褲一起扯了下來,琦文正想阻止時已經來不及了,繼胸部之後女人更隱密的私處也呈現在這兩個高中小鬼頭的面前。

「哇!琦文姐的小穴穴是粉紅色的呀?好漂亮喔!咦?」國強好奇地摸了一下琦文的小穴,弄得琦文又呻吟了起來。

「琦文姐,妳的小穴怎麼已經濕了呀?不會想要做了吧?」國強淫笑著。

琦文苦笑,自己從大一後就沒做過了,今天敏感的身體被這兩個小鬼又摸又挑逗著,不濕才奇怪。

心中感到無奈的琦文,知道今天很難逃過這一關了,明明清楚不能這樣,但卻任由情勢發展到這步田地,也許自己真的是個淫蕩的女人吧!國強輕輕摸著琦文小穴口的兩片嫩肉,弄得琦文又呵呵直喘,這樣還不夠,國強又要命的把嘴巴湊上去,靈活的舌頭就在琦文小穴打轉,琦文美的完全忘記抵抗,一手抓住英傑強壯的手臂,另一手往下按住國強的頭,只希望他舔的更深一點。

國強當然知道琦文的意思,馬上把舌頭插進琦文的小穴攪動,琦文只感到一陣如電擊般的快感,一陣淫水就噴了出來,沒用的琦文就這樣高潮了。

「英傑,是我打賭贏囉,所以我先來!」國強看琦文在自己的愛撫下高潮,說話也有成就感了起來。

他一手繼續撫著琦文濕濕的小穴,另一手開始脫自己的褲子。

「什…什麼打賭?」高潮後的琦文無力地問國強他們。

「是我和國強打賭琦文姐會不會讓我們幹,我說琦文姐是很懂事的女孩,怎麼可能讓我們幹,誰知道國強這小子說有看過妳穿紫色的內褲,一定是很悶騷的女孩,想不到被他說中了!」說完兩人一起大笑。

琦文想不到這兩個小鬼已經想染指她很久了,只怪自己把他們當小孩,現在才會任他們輕薄。

想到這,琦文雙手一攤,身體的慾望已被他們挑起,也沒力氣去逃跑了,乾脆就看開點吧!這時國強已經把自己的褲子和四角褲脫下了,挺著一根粗粗壯壯的雞巴往琦文胯下接近,就快要碰到小穴口的時候國強突然停下來。

「你還不快幹?」英傑不耐煩地大叫,看來他因為不能先幹琦文而覺得不爽。

「這姿勢不好,把琦文姐放到桌上吧!」英傑聽了倒也同意,於是和國強一起把琦文抬到料理桌上。

國強讓琦文下身懸空在桌沿外,自己撐著琦文修長的雙腿,挺著硬梆梆的往琦文下身挺進,但是當龜頭碰到琦文的小穴口時卻又吊胃口似地只在外面輕輕戳著。

「別…別這樣…快點…快點進來…」琦文簡直要瘋了,她現在只想國強快點插進來,好宣洩體內越來越高的慾火。

「嘿嘿,琦文姐妳說什麼呀?」「快點進來…我想…我要…」國強滿意了,他對準琦文的小穴用力往前一插,「噗哧」一聲國強的雞巴就插進琦文的小穴裡。

「啊啊…」琦文仰頭高叫,粗壯的雞巴把小穴撐的滿滿的。

將近三年沒被男人進入過的小穴終於失守,而琦文雖然剛被插進來的時候有些痛,但隨著國強愈來愈深入,疼痛感也消失不見了。

「幹,琦文姐的小穴好緊,真爽!」國強一副很爽的樣子,他把琦文的膝蓋往下一壓,雙腿弄成M字型,下面挺著雞巴就是一陣狂幹,弄得琦文小穴淫液直流,把兩人的陰毛搞的濕答答的。

「啊…國強你…你太大力了…你好壯…好舒服…啊啊…」琦文被幹的胡言亂語,完全忘了自己在打工的餐廳裡,她抓著英傑的手,屁股隨著國強的抽插扭動著,柔軟的奶子跟著節奏晃動。

英傑看了心癢難耐,一雙手甩開琦文,就對著琦文的雙乳抓了上去,琦文的奶子正好被英傑一手一個抓個正好,柔軟有彈性的奶子在英傑手裡被揉成各種形狀,英傑還用食指逗著琦文的乳頭,最後英傑把嘴巴湊了上去開始啜了起來。

「英傑…別…別這樣…我會受…受不了的…」琦文嘴巴裡這樣說,但手卻抱住英傑的頭直往下壓。

琦文從來沒想過會跟兩個男人同時做愛,想不到竟會在自己打工的餐廳跟兩個高中生幹了起來。

「琦文姐我幹得妳爽不爽呀?看妳這麼浪妳一定是早就想被我們幹了吧?」國強故意問著,雞巴還是強悍地在琦文小穴裡出入,每當抽出來的時候就把琦文小穴的嫩肉和淫水帶了出來,淫水沿著琦文的股溝流下來,把料理桌弄的一片狼藉。

「是你們…你們太壞…啊…把人家挑逗成這樣…人家才…才不想跟你們做…啊…好棒…」琦文嘴巴上雖這麼說,但纖細的腰肢卻不斷向上挺,藉此讓國強插的更深。

國強看琦文被自己幹成這樣,心裡也超爽,下面就更用力地挺動,琦文當然又是一陣淫聲浪語。

「琦文姐別說謊喔,看妳水都流那麼多了,還說不想幹,要處罰喔!」英傑說完,馬上把自己的褲子脫下,一根長長的雞巴露了出來,英傑邊淫笑邊把自己的雞巴在琦文臉上磨蹭著,琦文扭著頭想躲避,但英傑卻把她的頭扳住,下面再往前一挺,英傑的雞巴就被琦文的小嘴含住了。

「嗯…嗯…」琦文的頭被英傑抓住無法掙脫,只好順著英傑的意吸吮起來。

琦文當然沒這樣做過,但是現在自己的身體已經任人擺佈了,也只能讓英傑插她的小嘴了。

「琦文姐要輕輕吸喔…舌頭也要用…對…就是這樣…琦文姐很有天份喔…」英傑撫著琦文的長髮,另一手跟國強一起搓弄著琦文的奶子,下面的國強也幹的很賣力,沒多久,琦文的喘氣聲和嗯嗯聲愈來愈急促,國強再幹個十來下,琦文就腰身一挺,全身一僵,高潮了。

國強也來到緊要關頭,他抓住琦文的大腿,雞巴用力地幹著琦文的嫩穴,「撲唧撲唧」聲和股間撞擊的「啪啪」聲愈來愈激烈,沒多久,國強大叫一聲,屁股壓在琦文的下身上,把一股股的濃精射進琦文的子宮裡。

「幹…真的好爽,琦文姐就是不一樣…」國強粗喘著氣。

「幹完了就快讓開,換我了!」英傑已經忍很久了,他把雞巴從琦文嘴中抽出來,伸手就要把國強推開。

「真的很爽喔!不知道用你最喜歡的姿勢幹會是什麼感覺?」國強識相地讓開,眼神還有些意猶未盡。

琦文邊喘著氣邊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英傑,英傑淫笑著,突然一把抓住琦文的雙腿,然後順時針一轉,琦文就變成趴在桌上了。

「英傑你幹…啊啊…」琦文還沒說完,英傑已經把長雞巴插進琦文的小穴裡。

英傑的雞巴和國強正好相反,國強的個子矮矮瘦瘦,但雞巴是粗粗壯壯的,長度倒是普通;而英傑身材高高壯壯,雞巴比國強長上一截,不過沒國強粗。

英傑扶著琦文的纖腰,把雞巴慢慢地插進琦文的小穴。

英傑果然比國強經驗豐富,國強一上來就是橫衝直撞,而英傑知道琦文才剛高潮,雖然自己已經快受不了了,但動作還是很溫柔。

即使如此,剛高潮過的小穴還是很敏感,當英傑雞巴龜頭的肉菱在琦文小穴的嫩肉上刮動時,所產生的快感還是讓琦文再一次被淫慾淹沒。

「啊啊…好深…英傑你好長…好棒…」琦文不自禁地把屁股往後頂,希望英傑再插深一點。

英傑當然知道,他突然向前一頂,雞巴重重地撞在琦文花心上,然後再慢慢抽出來,再用力插進去,琦文當然被幹到爽翻天。

「好棒…好爽…快幹我…快插小穴…啊啊…太深了…好爽…」琦文淫叫著,英傑一聽再也受不了,也顧不了什麼溫柔了,馬上用力挺著雞巴插著琦文的小穴,琦文的翹屁股被撞的啪啪作響,淫水也沿著琦文大腿流下來。

「幹…真的好爽…國強你說的沒錯…琦文姐的穴真的超好插…琦文姐…以後我還要幹妳…妳說好不好啊?」英傑問著,手同時往前摸上琦文被幹的晃動不已的奶子,就這樣邊幹邊搓弄了起來。

「幹我…你想什麼…什麼時候都可以…啊…好爽…英傑你…你很厲害…插的我很爽…啊…」「琦文姐,英傑是很厲害,可是我就幹的妳不爽嗎?」在旁邊休息的國強酸酸地問。

「你也…你也很厲害…你也可以幹…幹我…啊啊…我快完了…我不行了…」琦文這時已經腦子一片空白,只想這兩個男生把她幹上天。

數坪大的廚房中,一個衣衫不整的年輕美女被男生從背後狂幹,一對奶子也被揉的透紅,嘴巴還叫男生以後再幹她,只要是男人看到這種景象都無法忍受。

英傑剛剛已經被琦文吹喇叭吹了一段時間,現在又是這樣狂插,他感到背脊一麻,下身緊緊頂住琦文的屁股,讓琦文的子宮接受今晚第二個男人的精液,琦文被精液這麼一燙,也高潮了。

「你們…你們真的好壞…弄死我了…」琦文喘著氣休息了一會兒,就對著背後的英傑和國強大發嬌嗔。

「可是琦文姐妳不是很爽嗎?還叫我們以後再幹妳…」英傑對國強笑了笑,還頂了頂琦文的屁股。

琦文發現到英傑變軟的雞巴還在她身體裡,紅著臉揮手趕英傑走開,英傑也很聽話地離開了琦文的身體,不過跟國強一樣都是依依不捨地。

「好了,我真的要回去了,你們也快回去吧!」琦文忍著高潮後的酥麻感,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希望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琦文姐,以後要再幹一次喔!」國強淫笑著,琦文也只能心裡叫苦,雖然剛剛自己也是很享受的,但畢竟這種關係還是不太好,而且他們都是口風不緊的傢伙,到時候跟其他男同事一說,自己豈不是變成像妓女一般?想到這裡,琦文決定要辭職了。

之後,琦文趁英傑他們休假的時候向老闆遞辭呈,理由是功課繁忙,老闆雖然雖然不想琦文離開,但還是必須答應她。

當琦文離職的那一天,英傑和國強當然很失望,幸好琦文從沒跟同事說過自己家是在哪裡,也不用怕被他們騷擾。

只是自己要快點再找一份工作了。

琦文今天心情很差。

這天下著大雨,琦文是搭公車到學校的;由於是早上8點的課,琦文必須擠在滿滿的公車上去上學,想不到才上車,琦文就碰上色狼了。

琦文不是第一次碰上色狼,以前高中時就常被吃豆腐,一個容貌姣好身材火辣的女孩當然是公車上男人覬覦的對象。

琦文也很懂得保護自己,當她碰上這種情況時她會先找出那個人,再狠狠瞪上一眼,通常對方就會知難而退。

如果找不到或是對方還是我行我素,琦文就會大叫,她也不怕丟臉,因為琦文知道這是保護自己的方法,後來上大學後琦文就自己騎車,也就沒碰上過色狼了。

可是今天的狀況卻不同。

那個人似乎在公車站就盯上琦文了,琦文才一踏上公車投下錢,就感到背後有一股推力把她往前推,車上的人很多,讓琦文沒辦法抓住吊環,琦文就這樣被推到逃生門邊。

琦文正想看看是誰在推她時,那個人竟把她壓在門上,琦文的手則被反壓在背後。

琦文痛的眼淚快流下來,而整個身體被壓在門上,別說掙扎了,連要大聲叫都沒辦法,背後的人力氣很大,把琦文壓的緊緊的。

琦文的直覺告訴他自己碰上一個真正的色狼了,才不到三十秒的時間琦文就完全被壓制住;琦文正在想背後的人會怎麼對她時,那人竟一下子伸手到她的裙子裡!琦文看今天下雨,所以穿著一件格子短裙,本來是避免弄濕,沒想到竟便宜了背後的色狼。

那人熟練地摸上琦文的小內褲,然後手指從邊緣伸進去,琦文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自己的小穴已經被色狼摸上了。

「不要…」琦文奮力發出聲音,但馬上被吵雜的公車引擎聲淹沒。

琦文心中的驚恐程度更甚於以往任何一次的騷擾。

自從上次在餐廳被英傑和國強糊裡糊塗幹上了以後,自己的身體變的愈來愈敏感,也許是被壓抑在身體中的性慾一次解放出來的緣故吧,現在琦文在洗澡時都會自慰,幻想著被男人姦淫。

現在這個人竟把手指伸到她的小穴口摸著,琦文怎能不驚慌呢?她知道自己的小穴一被東西插進去就會全身無力,現在都已經很難掙脫了,要是那人把手指插進去還得了?「小姐,妳別掙扎了,我從來沒失手過喔…」背後的人突然靠在琦文的耳邊輕輕說著,聽聲音是個年輕男人。

「妳真的很漂亮,我幾乎沒看過這麼棒的貨色…放輕鬆點,我會讓妳很舒服的…」琦文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竟然有色狼說要讓女生很舒服的?但下身傳來的酥麻感又說明了這一點,男人在琦文還來不及夾緊雙腿時就摸上她的小穴,現在他的手指頭正在琦文的陰唇上輕輕撫著,琦文的呼吸稍微變重了起來,男人發現到她的反應。

「小姐,有些濕了呢,我要進去一點了喔…」男人說完,下面的手指頭慢慢插近琦文溫熱的小穴中。

「啊…」琦文努力閉著雙唇不讓自己的呻吟聲發出來,她現在才知道這是多麼難的事。

男人插進了兩個指節就不再深入了,琦文不自禁地把身體往下沉,希望男人能再插深一點,男人感覺到琦文的需要,但他卻跟著琦文將手往下移,就是不讓自己的手指再深入一點,這種挑逗幾乎讓琦文快哭了出來。

「別這樣…求求你…」琦文虛弱地哀求,腰身不自主地輕輕扭動著。

「小姐別急呀…」男人故意這樣說著,但在琦文小穴裡的手指卻慢慢地動了起來。

男人的手指在濕滑的小穴裡做著順時鐘的轉動,有時還輕壓住琦文滑嫩的壁肉,沒被這樣弄過的琦文當然完全任他擺佈了。

男人早已不再壓著琦文,但是琦文卻不知道要抵抗了,她輕輕靠著男人,頭則斜靠在男人肩膀上,琦文眼神朦朧,嘴唇微張地輕喘,白皙的臉頰已變成緋紅一片。

「啊…別這樣弄我…再深一點…喔…」琦文輕聲地抗議著,但男人只聽從琦文的第二個要求,男人的手指逗弄了一陣了以後,開始往琦文小穴深處推進。

「小姐很舒服吧?妳的穴很緊喔…我才用一隻手指而已就被箍的緊緊的…」男人繼續挑逗著琦文,手指繼續前進,直到整隻手指都進去為止。

「喔…好棒…很舒服…我想…快…啊啊…」琦文的呻吟聲又高了一點,不只是因為男人的手指完全插了進去,而是男人的另一隻手摸上了琦文的奶子。

「小姐別太大聲喔…妳的奶子很軟呢…真好摸…」「別…別這樣揉…我會不行的…」男人似乎也興奮了起來,琦文感覺到男人的氣重重地呼在她耳朵上,而在下面手指也開始抽插的動作。

「啊…好舒服…好爽…我不行了…好想被幹…」琦文的身體太敏感了,男人只不過是用手指插她琦文就快被弄到高潮,嘴巴上也胡言亂語了起來,內褲也被自己的淫水弄得濕濕的。

「我完了…啊…喔…完了…」琦文身體一僵,就這樣在公車上被玩弄到高潮。

琦文全身無力地倒在男人身上,男人倒也很溫柔,他把手指慢慢地抽出琦文的小穴,然後輕輕的抱住琦文,避免琦文腿軟滑倒在地上,不過男人的另一隻手還是在琦文的胸部遊走。

「小姐妳真的很漂亮,有機會的話真的很想跟妳做一次…我要下車了,有機會再見囉!」琦文想不到竟有人那麼無恥,不過想到自己剛剛反應,琦文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琦文發現公車停了下來,而背後的男人放開了她,琦文轉頭一看,只看到公車上有一半以上的人下了車,自己也不知道裡面誰是那個男人。

一群人下車後,公車上有了一些空位,琦文到最後一排位子坐了下來,濕濕的內褲穿起來有些不舒服,高潮後自己也昏昏沉沉的,她迷迷糊糊中希望剛剛能被那個男人幹上一次,那麼會挑逗人的男人一定會讓自己很舒服吧…琦文想到這裡突然驚覺了起來,對方是在公車上騷擾人的色狼呀!怎麼可以這麼想呢?恢復理性的琦文開始對那個人憎恨起來。

想了沒多久就到學校了,琦文抬起有些疲憊的身子,跟著車上其他學生下了車。

好不容易挨過了四個小時無聊至極的文學課,琦文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下午是很輕鬆的會話課。

「琦文,妳看起來怎麼這麼累呀?」說話的是琦文的死黨智伶。

「沒什麼,只不過是昨晚睡不好,早上在公車上又碰到色狼。

」琦文當然不會說還被玩弄到高潮。

「什麼?妳有沒有怎麼樣?今天要不要休息?我跟我表姊講一聲。

」「沒事啦!我大叫一聲他就跑了,只是心情被弄得不太好,等一下趴一下就沒事了。

」琦文心裏很感激這個好朋友。

智伶和琦文是班上的王牌美女,從大一開始兩人就是其他系衝著聯誼的對象,不過那時她們都有男朋友,所以從沒參加過聯誼,等到大二時大部分的人才都知難而退。

而當時琦文雖然和前男友分手,但自己卻也不想交男朋友,不過智伶和大她二屆的學長男友的感情倒是很穩定,直到今年智伶男朋友畢業當兵,智伶才有比較多時間陪琦文這個大一開始就超要好的死黨。

智伶知道琦文家裡的狀況,又聽琦文在另外找工作,所以介紹琦文到她表姐開的一家咖啡廳裡工作。

智伶本身也是在那裡打工,不過只有六日才會去。

「妳休息一下吧!別太勉強喔,中餐就我去幫妳買吧!」智伶話才剛說完,就蹦蹦跳跳地跑出教室了。

琦文看了笑了笑,眼皮突然又重了起來,什麼也不再想就夢周公去了。

下午的課上完後,琦文戰戰兢兢地上了公車,深怕再碰到那個男人,幸好下午三點多的公車沒什麼人,琦文也鬆了一口氣。

智伶表姊的店在士林,是那種在台北隨處可見的小咖啡店,不過智伶表姊很重視這家店,不僅花了把銀子裝潢,再加上自己是學食品設計的,店裡的餐點不輸大飯店,雖然在高成本的經營策略下獲利不多,但在重視顧客的態度下倒也小有名氣。

琦文依照智玲的指示找到這家店,推開木製邊框的玻璃門,優雅的輕音樂馬上傳來,琦文心想,看來智玲的表姊跟智伶一樣呢!「歡迎光臨!」伴隨著清脆的女聲,一個纖瘦的女子從櫃檯站起來。

「妳好,我是智伶介紹來的,我是羅琦文。

」琦文禮貌地輕輕鞠個躬。

「妳好妳好,我聽智伶講過了,謝謝妳肯來我這家小店,我正缺人呢!」琦文一聽反而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她還是第一次聽到老闆謝謝員工肯幫她工作。

「來,我拿圍裙給妳,帶妳熟悉一下環境,趁現在沒人的時候再教妳泡咖啡。

」智伶表姊熱情地牽著琦文的手。

在教琦文工作的時候,琦文也跟她聊了起來,她叫甄貞,是很少見的姓,比智伶大兩歲,去年結了婚,但是因為嫌在家太無聊,才跑出來開店。

甄貞跟智伶一樣有著她們家族特有的氣質,看來生意會好也跟甄貞是個美女有關。

「妳叫我貞姐就好!」「啊?可是妳也才大我兩歲而已…」「沒關係,要不然妳叫我老闆我會覺得更老!」甄貞像小孩子似地笑了笑,琦文看了也笑了出來。

之後的幾天,甄貞努力教著琦文工作上的事項,包括製作簡單的餐點和泡咖啡,琦文在烹飪上已經有了基礎,所以學的倒很快,一些簡單的前菜等餐點都已經能獨自製作了,而冷熱飲的調配更是得心應手,甄貞看了直誇讚她有天份。

很快的,琦文在這家咖啡店已經工作快三個星期了,這家店都是在晚上客人才比較多,有時候下午都沒什麼人,琦文可以用這段時間唸書,而且員工只有甄貞和智伶兩個,琦文也不怕像以前在餐廳時被騷擾。

雖然待遇比較低,但家裡的情況漸漸好轉了起來,薪水高低也不這麼重要了。

一個星期六的晚上,店裡只有琦文一個。

智伶的男朋友連休,所以智伶八點就跑去約會了;而到九點的時候,甄貞因為有些感冒發燒而先回去了,甄貞想說反正再一個小時就打烊了,而今天生意又特別清淡,再加上琦文已經可以獨當一面,所以放心讓琦文自己留,不過甄貞走的時候還是要琦文多小心。

琦文自己坐在櫃檯看書,面前是空無一人的店面,今天真的是閒的發慌。

「生意怎麼這麼差呢?」琦文苦笑一下,低頭繼續看書了。

再兩星期就要期中考,要多拚一下。

這時,玻璃門上的風鈴響了起來,一個年輕的男人走了進來,馬上在最接近門的位子坐了下來。

他穿著有些皺折的襯衫,領帶早已拿了下來,手上拿著西裝外套和公事包,琦文看她步履蹣跚的樣子,就知道一定是星期六還被強迫去加班的上班族了。

「歡迎光臨,這是您的菜單。

」琦文拿著菜單走到男子旁,男子聽到琦文的聲音就抬頭看了看,突然男子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但隨即又恢復之前的神情。

琦文雖然覺得奇怪,但基於禮貌,她也不好意思問他。

「嗯…我要海鮮焗烤麵,飲料要冰紅茶。

」男子禮貌地說出他要點的餐點,但是琦文並沒聽出男子聲音中還帶點顫抖。

「好的,請稍等。

」琦文寫好帳單,拿走菜單,當她轉身往廚房走去時,背後突然感到一陣異樣的眼神,但琦文也不多想,趕緊到廚房去張羅了。

「嘰…嘰…」「咦?鐵門聲?」正當琦文要拿給客人的冰水出去時,外面的鐵捲門聲傳了進來,琦文衝了出去,發現到男子竟然把店門口的電動鐵捲門拉了下來!琦文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鐵捲門的開關在哪裡的,但現在必須阻止這個男人。

「先生,您在做什麼?」琦文上前拉住男人的手,想不到男人反過身來一把抱住琦文,嘴巴湊到琦文耳邊輕輕說著:「小姐,怎麼不坐公車了?」琦文一聽整個人都愣住了,因為這個男人竟是幾個星期前在公車上騷擾她的人!「碰!」鐵捲門碰到地面的聲音讓琦文恢復神智。

「為…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琦文不敢相信的問。

「我到這裡找客戶,順便過來吃飯,沒想到竟然碰上妳,我也很驚訝!」男人笑著說,彷彿琦文是他多年不見的老朋友。

「放開我!不然我要大叫了!」琦文掙扎著,但男人的臂力超過他的想像。

「妳能叫就叫吧!不過也要妳有力氣…」男人說完,馬上吻上琦文的小嘴。

「嗯…嗯…」琦文拚命地想掙脫,但是喪失先機的她只能任男人擺佈。

男人的舌頭靈活的扳開琦文的牙齒,隨即鑽了進去,琦文想把舌頭擺脫他的糾纏,但還是被男人纏上了,最後琦文竟不自禁地和他深吻了起來,想把男人推開的手也漸漸變成抱住男人。

男人繼續吻著琦文,手卻開始不規矩了起來。

他把琦文的圍裙扯掉,米色休閒褲和小內褲也被半拉半扯地脫到膝蓋,琦文當然知道反抗,但身體被緊緊抱住,讓她沒有辦法阻止或減慢男人的攻勢。

男人的手抓住琦文挺翹的臀部搓揉著,接著又以飛快的速度摸向琦文的小穴,這時男人的嘴離開琦文的小嘴。

「小姐,妳還是很快就濕了…」男人的手指輕輕撫著琦文穴口的嫩肉,琦文的臉已經羞的通紅一片。

「求求你…不要這樣…放開我…」琦文忍著下體的快感,希望男人能放過她。

但是男人怎麼會放過琦文這一個大美女,他的手當然不會就這樣離開琦文的小穴,反而伸直食指,慢慢地插進琦文的小穴裡。

「啊啊…」琦文挺直身子叫了起來,那天在公車上的情節再度上演,只是這回是在琦文打工的店。

「小姐的穴很緊呢,又暖又濕的…」男人在琦文的耳邊繼續說著,手指開始抽動起來,一陣陣的淫水聲傳進琦文的耳朵,讓琦文的慾念更高漲。

「不要…不要這樣…啊啊…會…會…」琦文喘著氣,手無力地推著男人。

「會怎樣啊?」「不…不乾淨…」「原來妳會怕呀?那就跳過這個階段好了…」「不要…」琦文當然知道是什麼意思,她口頭抗拒著,但並沒有任何效用。

男人一把把琦文轉了過去,雙手一壓,琦文的上身就趴在桌子上,但是琦文的腿比桌子高,所以裸露的臀部就以很淫蕩的姿勢翹著。

男人在後面看了淫心大發,兩三下脫下自己的西裝褲和四角內褲,露出一根大雞巴,手扶住琦文的屁股,下身一挺,雞巴就「噗哧」一聲插進琦文的小穴裡了。

「哇啊…」琦文仰頭尖叫一聲,巨大的雞巴頂開琦文小穴的嫩肉,要命的快感直衝琦文腦門,琦文怨恨自己為什麼那麼容易就讓這個男人幹上了,但男人龜頭在自己小穴裡挺進的酥麻已將僅存的一點理智完全淹沒。

「真的好緊呀…小姐,幹妳的穴真的很爽,妳自己也很爽吧?」男人將雞巴完全插進琦文的小穴,龜頭重重地頂在琦文花心上。

男人將琦文的緊身T恤往上一拉,胸罩也被粗暴地扯下來,男人雙手從琦文腋下往前一摸,琦文的一對奶子就被男人魔掌完全抓住,男人挑逗著琦文變硬的粉紅色乳尖,手掌搓弄著柔軟的乳房,下面也開始挺動起來,「撲哧撲哧」和「啪啪」聲有節奏地響了起來。

「啊…好舒服…很爽…別那麼大力…好爽…幹的我很爽…」琦文就是這樣,剛剛還在反抗的,但小穴被插進去後就爽的胡言亂語。

琦文小穴的淫水被幹的直流,穴口的嫩肉也被插的發紅,隨著雞八的抽插一進一出的。

「沒想到妳那麼淫蕩,隨隨便便就這樣給男人幹,真想把妳帶到街上幹給其他人看!」男人似乎很喜歡在言語上凌辱琦文,雞巴又更硬了些,幹的琦文淫聲大作。

「啊…是…是你太壞…人家還在上班…就把人…把人家幹了…到時候…店長回來了…我就完了…啊…好舒服…快幹死我了…」琦文嘴上這麼講,腰卻不住地往後挺。

「妳店長回來了正好,讓我也幹了她吧!」男人聽了更爽,下面「啪啪」地狂插琦文,琦文當然又是一陣胡言亂語。

「真的好爽,下次妳什麼時候自己上班?我要再來光顧一次…」「我才…才不讓你光顧…好爽…妳這個大…大色狼…在公車上…摸了我…還…還想到店裡…幹我…啊…我完了…你幹死我了…啊…」琦文被男人又摸又插的,才沒多久,琦文就抓住桌沿身體一挺,小穴裡一股熱流衝了出來,高潮了。

男人也被夾的受不了,但他還不想那麼快結束,他把雞巴抽了出來,拉來一把椅子坐著,把癱在桌上的琦文拉了起來,指了指自己的雞巴,說:「妳自己來吧!」琦文沒這樣做過,但她還是聽話地張開雙腿,一手扶著男人的肩膀,一手握著男人粗壯的雞巴,對準自己的小穴慢慢地坐了下去,粗壯的雞巴再一次地挺進琦文的身體。

「妳要自己動喔!」男人淫笑著,琦文只好自己前後挺著腰身,大雞巴在小穴裡慢慢抽動著,弄得琦文又呻吟了起來。

男人握住琦文的纖腰,輕輕地幫琦文推動。

琦文的奶子在男人臉上晃著,男人看著在他眼前的一對美乳,張開嘴就把琦文一邊的乳尖含住,像個小嬰兒似地吸吮起來。

琦文被這樣挑逗著,美的什麼都忘了,她抱住男人的頭,死命地往自己胸部壓,男人也很配合地吸的更大力。

「啊…你吸的好棒…好爽…你好厲害…弄得我好舒服…幹死我了…啊…好爽…」琦文又被幹的淫聲大起,她已經被幹到忘記自己是在什麼地方了。

「妳真的好淫,身材好穴又好幹,應該出去給人幹!」「給人幹…啊…小穴會被幹壞…爽死了…幹破我吧…」「要不要我叫我同事來幹妳?妳這麼淫一定要好好餵飽妳,叫他們把精液射進妳肚子哩,把妳幹成大肚子!」「不要…我還沒結婚…被幹大肚子就…就不知道誰是爸爸…啊…幹壞我吧…好爽…」「那就幫我生個小孩吧,我要把精液全射進妳的子宮!」「射進來…你就是我的老公…老公快幹我…幹的我好爽…」琦文抱住男人,屁股不停的挺動,雞巴在小穴裡進出的淫水聲「唧唧」作響。

男人也說不出話來,他向前一推,把琦文壓倒在地上,雙手搓著琦文的奶子,雞巴「啪啪」地狂插琦文的小穴,把琦文插的淫水直噴,弄的地板一片狼籍,男人再插個二十來下,屁股緊緊壓住琦文,把濃濃的精液射進琦文的子宮裡。

「好燙…燙死我了…」琦文被這麼一射,也到高潮了。

男人還不罷休,把變軟的雞巴拔出琦文的小穴,扳開琦文的嘴巴就往裡面塞,琦文「嗯嗯」地直抗議,但還是抵抗不了,只好把沾滿精液和淫水的雞巴舔乾淨。

「幹妳真的很爽,我從沒幹過這麼好幹的穴,人又漂亮…下次什麼時候再出來幹一次?」男人已經把琦文當成他的砲友了。

琦文白了他一眼,心中卻暗自叫苦,自己又再一次抵擋不了淫慾,弄得別人把她當成性伴侶,看來這裡待不下去了。

「妳是學生吧?還是在上班了?住哪邊?手機號碼呢?」男人邊穿衣服邊問她,琦文被纏的受不了,只好告訴他,不過琦文全是說假的。

後來男人自己先離開了,他還說以後會常來,琦文倒很慶幸他沒有要強送她回家。

第二天,琦文向甄貞遞辭呈,她告訴甄貞自己被客人騷擾了,而且那個人還盯上琦文,不過琦文當然沒說自己昨晚還被他大幹一番。

甄貞聽了以後直說可惜,但為了琦文的安全著想,也只好答應了。

甄貞還問琦文那個男人的長相,以後好注意些,琦文告訴甄貞,叫她和智伶小心點,最好找個男店員,晚上也不要一個人留店,甄貞聽了很是感激。

琦文雖然離開了,但她卻一直忘不了這件事,令她驚訝的是自己並不是感到害怕,而是對那個男人的技巧感到懷念,比起國強和英傑,那個男人把自己幹的更爽。

「也許我真的很淫蕩吧!」琦文心想,但她還是不讓自己成為個到處挑逗男人的賤女人。

期中考後,琦文又開始找工作,她這次希望不會又在店裡被人幹上了。

琦文又找到新工作了。

這是她這學期以來第三份工作。

九月開學以來的兩個月,可以算是琦文對自己最了解的一段時間。

自從前陣子在好友智伶的表姊的店裡讓陌生男人幹上了以後,琦文對於自己身體在性慾上的需求是愈來愈清楚了。

琦文很清楚自己對於男人的挑逗是毫無招架之力,但是琦文一直告訴自己不能變成一個沉溺於性愛的女孩,雖然琦文沒信心能再次抵抗男人的挑逗,但她相信自己靈魂的純真。

自從上次的事件後,那個色狼就一直跑到甄貞(還記得吧?是智伶的表姊)的店要找琦文,後來連續幾次找不到琦文後那個色狼心裡也有個底了,不過那個色狼沒就此消失,反而將目標移向同樣漂亮的智伶和甄貞,只是她們運氣比較好,沒讓色狼有和她們獨處的機會。

最後甄貞受不了他的騷擾,毅然把店給收了。

甄貞把店給收了以後,智伶突然覺得生活空虛了起來,再加上男朋友在當兵,每天下課後就是跟琦文到處逛。

期中考結束後,琦文問智伶要不要一起打工,智伶當然求之不得了,沒多久,兩個人就順利地找到新工作了。

「呵呵,智伶妳應該很高興吧?」琦文用手指戳戳智伶的臉頰。

「當然啦,我超喜歡他們店裡的產品呢,沒想到可以進去…」智伶陶醉在喜悅中。

時序進入十二月,天氣也冷了起來,但琦文和智伶卻一點也不覺得冷。

琦文她們找到的工作是在一家生活用品連鎖店,這個企業是近幾年才起來的,但是卻發展地十分成功,他們所自行設計的生活用品廣受喜愛,智伶也是愛好者其中之一。

這天是她們第一天上班。

琦文騎機車載著智伶到位於內湖的這家門市,明亮潔白的店面將兩旁的店家完完全全比了下去,琦文她們一進到店裡,清晰有活力的歡迎光臨聲就從櫃檯傳來,琦文一看,櫃檯站著一個長相清秀的美女。

「小姐您好,我們是上星期應徵進來的工讀生,請問店長在嗎?」琦文表明來意。

「啊?妳們是新的工讀生?看來我們店長說的不錯呢!」琦文她們聽的匪夷所思,但是清秀美女早就跑到身後的辦公室裡,沒多久,就領著一個瘦高的男人出來。

「妳們來啦?還很早呢!我是這裡的店長,叫施仲凱,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吧!」店長很熱情地自我介紹,琦文她們也介紹了自己。

琦文和智伶是透過總公司找到這份工作的,所以對於這家店是完全沒見過,據說這種應徵方式是很難得的。

「我先把店裡的同事介紹一下吧,今天正好沒人排休,省的麻煩。

碩強、伊馨、伊珊,新同事來了,快來!」仲凱對賣場叫著,馬上就有幾個人從賣場出現,他們看到琦文和智伶後都和先前的櫃檯小妹有著同樣的反應。

「真人比較漂亮呢!」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孩子說。

「這下子我們店裡可說是美女雲集了。

」另一個男孩子說話的同時,眼睛賊溜溜地在琦文和智伶身上打轉。

「你這色鬼想幹嘛?我警告你,有了我妹就別想對其他女孩打主意!」最旁邊的女孩子瞪了男孩一眼。

「哈哈,碩強你要信守承諾當個專情的好男人呀,不然伊珊又會把你給甩了!」仲凱哈哈笑,其他人也笑了起來,倒把琦文她們冷落在一邊了。

「哎呀,我怎麼把新同事忘了呢,來,我來為妳們介紹一下。

剛剛神情很兇的是伊馨,旁邊是她妹妹伊珊,剛剛的櫃檯小妹是小芹,那個男生是碩強。

」仲凱一一介紹了店員,琦文仔細看了看,果然店裡其他女孩都是美女,不過比起女生,店裡的男生就不怎麼樣,店長仲凱長的有些秀氣,戴上銀框眼鏡更像民初的讀書人,而碩強則是有些吊兒郎當,眼神一直對琦文她們不懷好意。

「我是琦文,這是我的好朋友叫智伶」琦文也介紹了自己,她發現到碩強眼神開始移向智伶,看的智伶有些焦慮,而仲凱卻用一種深情款款的眼神看著自己,讓琦文想起了之前的男朋友。

「好吧,我拿制服給妳們。

伊馨,智伶就交給妳帶了,琦文,妳跟著我。

」琦文聽了,臉上突然一紅,不過沒人注意到。

「請…請多多指教。

」琦文發現到自己緊張了起來,像是第一次跟男朋友約會的緊張感。

「智伶妳先換上圍裙,我帶妳認識商品。

」伊馨拉著智伶的手,就把她拉到辦公室裡了。

之後的一整天,琦文和智伶都忙著認賣場的商品,智伶更樂的像個初進百貨公司的小孩,東摸摸西碰碰,有時還拉著琦文說某某東西多可愛之類的話,琦文對於智伶的個性早見怪不怪,不過她對兩件事頗為在一,一件事是伊珊的男朋友碩強,他常常趁伊珊在忙時跑來跟智伶說話,琦文心想男人果然都是一個樣,自己一定要好好保護有時神經少一條的智伶;另一件事事關於店長仲凱,琦文對他的第一印象很好,再加上他的聲音有種讓人放心的感覺,琦文對他的感覺不同於以往的男孩。

想到這裡,琦文的臉又紅了起來。

「琦文,妳在發麼呆呀?」琦文嚇一跳,轉頭一看,是伊珊。

「沒什麼…」琦文有些心虛。

「要去吃晚飯囉,等一下早班的人就要下班了。

」「好,我去拿錢包…」「琦文,我有件是想問妳,是關於妳的朋友智伶。

」琦文聽了心裡就知道是什麼事了,這樣也好,可以幫智伶先澄清一下。

「我想問妳,智伶是不是對碩強有意思?」伊珊說這句話時眼神有些冷漠。

「智伶她已經有男朋友了,不過她個性有些遲鈍,我會告訴她要跟碩強保持距離的,相信我們,我們不是會搶人男朋友的人。

」琦文回以一個溫柔的微笑,她不想剛進來就跟同事槓上了。

「是這樣就好了…」伊珊聽了稍稍鬆了一口氣,但心中似乎還有些擔心。

「這樣吧,我叫智伶來,我們一起去買晚餐,如果妳還不放心,我叫智伶當面向妳保證。

」琦文堅定的說。

「不用了,我相信妳們,快叫智伶來吧,我帶妳們認識一下附近的環境。

」伊珊又恢復之前的開朗,琦文也笑了笑,看來誤會很快就解釋清楚了。

一下子,琦文她們進來已經半個月了,這段時間,琦文和智伶學了很多東西,已經可以自己收銀和處理簡單的商品問題,而和伊馨伊珊姊妹及小芹也成了手帕交,反倒仲凱和碩強成了弱勢團體。

聖誕節前一星期,生意開始多了起來,店裡忙的不可開交。

一天晚上,店裡出了一個狀況。

「店長,昨天買桌子回去的張先生打電話來說他買的是瑕疵品,要求更換零件。

」琦文抓著電話說。

「又是那張桌子嗎?已經出了好幾次問題總公司還要賣,真是…」仲凱相當不高興,琦文也只能苦笑。

「妳跟張先生說我們這裡正好有新的零件,請他有空時過來拿。

」「我說了,他堅持是我們的錯,要我們送過去給他。

」琦文無奈地聳聳肩。

「什麼…」仲凱更不高興了。

仲凱不高興是有原因的,早班的碩強和小芹已經下班,伊馨伊珊又休假,晚班剩仲凱、琦文和智伶。

琦文她們雖然可以自己收銀,但很多狀況還是沒辦法處理,店裡忙到一定要兩個人才行,如果叫琦文她們其中一個去,一個女孩子跑到陌生客人家總是不太安全。

「店長,我去就好了。

」琦文看出仲凱的煩惱,主動向仲凱提出要求。

「可是一個女孩子很危險的,妳也不是沒看過那個人,還是我去好了。

」仲凱是個會為員工著想的店長,尤其是對琦文。

「今天店裡的事情很不順,如果你又不在那一定會是一團亂,我會自己小心的。

」仲凱聽了還是不答應,琦文的態度也是一樣堅決,兩人在爭執許久後仲凱還是勉強答應了。

「自己要小心,到的時候打個電話。

」仲凱還是十分擔心,琦文當然感受的到,心中湧起一股暖意。

「我會的,我出發囉!」琦文騎了二十分鐘的車才到張先生家,她先打電話回店裡,然後按了電鈴。

「誰?」一個有些粗俗的聲音傳出。

「你好,我是○○○○內湖店的店員,我送零件過來。

」琦文還是很有禮貌。

「啪」一聲,鐵門就開了。

琦文爬上位於五樓的張先生家,心想東西給了就快走人。

琦文到了五樓,看到張先生站在門口等她。

「張先生你好,這是桌子新的零件,若有問題再告訴我們。

」琦文雖然心裡討厭這個張先生,但表面上還是要必恭必敬的。

「妳來的正好,有一個地方我不知道怎麼組,妳來幫我看看。

」張先生不等琦文回答,自己就進屋子了。

琦文也只好跟著進去,不過她只把門輕輕帶上,心想如果有什麼事也比較容易逃跑。

琦文進到有些凌亂的客廳,一張沒組好的桌子倒躺在地上。

「妳幫我看看,我一直組不好。

」琦文只好跪在地上,幫張先生檢查一下,這時在她身後的張先生卻偷偷地把大門關上。

張先生回到客廳時琦文在檢查另一邊的桌腳,渾圓的臀部就在張先生面前翹了起來,看的張先生口水直吞。

「張先生,你把桌腳的方向弄反囉。

」琦文邊看邊說著,完全不知道背後的張先生已經慢慢將短褲脫了下來,露出一根粗壯的雞巴。

「張先生,你…啊!」琦文轉頭要跟張先生說話時,張先生突然向前一撲,把琦文從後面壓倒在地板上。

「張先生!你…你在做什麼?我要叫了!」琦文拚命地掙扎,但張先生還是牢牢壓在她背上。

「妳叫吧,這層樓只有我住,我常帶美眉回來幹,她們叫的比妳大聲都沒人聽到。

」張先生淫笑著。

「你不怕我告你強姦?」「妳要告就告吧,別以為我不知道妳的秘密,上次我看到妳在一家餐廳的廚房裡跟兩個小鬼幹,早就知道妳很淫了,昨天我也很驚訝能再看到妳,當時就想幹妳,現在妳送上門來我沒理由不吃…」張先生笑的更爽,一隻手也開始亂摸了起來。

琦文聽了幾乎昏倒,沒想到上次被英傑和國強幹的過程都被這個人看到了,還不知道有多少人看過。

這時張先生的左手緊緊抱著琦文的腰,右手從琦文衣服下擺伸了進去,隔著胸罩摸上琦文的奶子。

「幹,還真好摸!」「不要…放開我…」琦文掙扎著,但張先生哪會就這樣罷休,琦文感到張先生的雞巴在她的股溝裡頂著,心想絕不能就這樣束手就擒,想不到張先生一下子就把琦文的胸罩解開,手就在她的奶子上又搓又捏的,從乳尖而來的刺激讓琦文的力量慢慢減小。

「乳頭都已經硬起來了還說不要,妳自己也很想被我幹吧!」張先生說完,一把把琦文翻了過來,雙手把琦文的上衣和胸罩往上一掀,一對嫩白的奶子就露了出來,張先生把嘴巴湊上去,就在琦文右乳的乳尖吮了起來,右手沒閒著,也跟著在左乳上搓弄。

「啊…不要…別這樣…不要…停呀…」琦文抗議著,手則推著張先生的肩膀,但展現出來的動作只是輕輕放在張先生身上。

「不要停嗎?那我要更努力點了。

」張先生故意這樣說,舌頭更靈巧地挑弄著琦文的乳尖,琦文連不要都說不出來了,手反而變成抱住張先生。

「妳的奶子真好摸,又細又軟,奶頭也是粉紅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呢!」張先生稱讚琦文,但琦文不知道該不該高興。

張先生抬起上身,突然用兩個大手掌在琦文的胸部死命搓著,柔軟的乳房被張先生柔成各種形狀,琦文又是一陣嬌喘,張先生也興奮地直喘氣。

「太爽了…我真好運,可以幹到這麼棒的美女…」張先生爽的大叫,馬上把琦文的褲頭解開,連著小內褲扯到琦文的膝蓋,不過卻沒有拖掉。

被張先生弄的不上不下的琦文只管喘氣,根本沒力氣反抗張先生進一步的侵犯。

「不脫掉是怕妳就這樣跑出去,感謝我吧,不會讓妳光著屁股在街上跑,這樣就不怕丟臉了…」張先生說完淫笑一番,手還在琦文緊實的臀部捏上一把。

琦文聽了哭笑不得。

「你不要再弄我了…快放開我…啊…」琦文發出像蚊子似地反抗聲,張先生當然不管,他一手繼續搓弄琦文的胸部,另一手悄悄移到琦文的小穴,琦文發現時已經太慢了,只能讓張先生肥胖的手指長驅直入。

「妳的穴很緊嘛,可是都濕成這樣了,不幹一幹實在對不起自己…」張先生的手指在琦文小穴裡又摳又挖,弄的琦文大腿內側濕淋淋的,還發出淫靡的聲音。

「啊….不要…不行了…啊啊…我不行了…」琦文臉頰緋紅,手繼續做無謂的掙扎,但對張先生而言只是增加性慾的刺激而已。

張先生也受不了了,他把琦文一把拉起,再讓她趴在椅背上,這時琦文上半身趴在沙發椅背上,膝蓋跪在沙發上,臀部則很淫蕩地翹著,把張先生逗的興奮不已。

張先生捏開琦文的臀片,「噗哧」一聲就把大雞巴塞進琦文的小穴裡。

「啊啊…」琦文高叫著,心中只能怪自己太大意,現在才又會被這個男人幹上了。

「幹!真的好緊…有夠爽…小妹妹,妳很少被人幹吧?是不是很爽呀?」張先生扶著琦文的纖腰,下面快速地在琦文小穴裡挺動,屋子裡頓時充滿淫水「噗唧噗唧」的聲音。

「不是…不要…啊…」琦文嘴上還不肯服輸,雖然心裡覺得被幹的很舒服。

「還嘴硬?老子就把妳幹到不行…」張先生突然用力頂著琦文,龜頭重重撞在琦文的花心上。

「哇啊…不要…太大力了…會…會壞的…」「說不說?是不是很爽?」「我說…我說…很爽…你幹的我很爽…」琦文屈服了,淫話也說了出來。

「老子的雞巴很厲害吧?有沒有比那兩個小鬼強?」「很厲害…你很厲害…啊…好舒服…好棒…爽死了…」琦文說的是實話,張先生的確把她弄的快感連連,才沒多久,琦文就快到高潮了。

「啊…我完了…好舒服…啊啊…」琦文小穴一陣酥麻,陰精跟著噴在張先生的龜頭上,張先生拚命忍著才沒射出來。

「小妹妹,這麼快就爽出來啦?我還沒幹夠哩!」張先生嘴上不認輸,不過下面已經停了下來,他確定琦文已經不會逃掉了,所以把琦文剝個精光。

「走,我們到房間裡幹。

」張先生抓著琦文的腰,離開被琦文淫水弄濕的沙發,把琦文推向一個房間,但是雞巴卻不從琦文的小穴裡出來,琦文只好彎著腰,讓張先生繼續在後面頂著她。

走沒幾步張先生就會從後面幹個幾下,琦文當然又是一陣呻吟。

好不容易進到房間,張先生又把琦文推向窗邊的彈簧床,下面的雞巴再度幹了起來。

「啊…又來了…太大力了…啊…會把我…把我幹壞的…好舒服…好爽….」琦文扶著窗台,用狗趴的姿勢讓張先生從後面幹她,大雞巴把琦文的小穴口幹到發紅,淫水也被幹成白泡。

「妳真的有夠淫…我跟妳不認識都肯讓我這樣幹了…真是小淫娃…」「是你挑逗我…不要這樣幹人家…把人家當小狗…」琦文抗議著,屁股還是迎合著張先生。

「我不只要妳當小狗,還要妳露奶子給人看!」張先生說完,把琦文的雙手往後一拉,琦文赤裸裸的上身就完全呈現在窗戶前,對面的大樓距離不遠,如果往這裡一看,就可以看到琦文的白嫩奶子。

「不要這樣幹人家…好丟臉…啊…」琦文羞的想把臉轉過去,因為她看到有個年輕男孩出現在對面房子的窗戶。

「幹,妳這麼淫讓人看一下奶子有麼關係?說不定還可以讓人幹妳…」張先生猛烈地插著琦文,雙手也不抓琦文,但是卻伸到前面玩弄著琦文的奶子。

這時對面的男孩已經發現了,眼睛睜的大大的。

「我真喜歡妳的奶子,好想每天都摸…小男孩已經看到了喔…想不想被他幹呀?」「來幹我…啊…都來幹我…我喜歡被人幹…啊…我又來了…完了…」琦文已經被幹到胡言亂語,兩眼無神地看著對面的男孩。

烏黑的長髮凌亂地披散在背上,一對堅挺的奶子被幹的晃動不已,挺翹的屁股被張先生撞的通紅,修長的雙腿則部滿了汗水和淫液。

「好爽…真的太爽了…」張先生猛力狂幹十幾下,把琦文再幹出一次高潮,然後一把推倒琦文,抓著雞巴就往琦文臉上一陣狂射,把琦文頭髮、臉、肩膀、胸部射的都是精液,琦文還在張嘴喘氣時就被射進一堆精液,「咕嚕」一聲就吞了下去,這還是琦文第一次吃精液。

「幹妳真爽…下次要把妳幹到離不開我…」張先生看起來很累了,沒多久竟呼呼大睡起來。

琦文也很累,但她知道要快點離開。

琦文先把自己身上的精液和淫汁味洗掉,然後到客廳穿好衣服,以最快速度離開張先生家。

幸好回到店裡時仲凱他們沒起疑,琦文也裝做麼事都沒發生,不過撐著被大幹一番後的身體繼續工作也是挺累的。

後來琦文再度考慮要不要離職,但她實在想不到理由,而且也不想放智伶一個人在這裡。

後來,張先生好幾次回到店裡繼續騷擾琦文,但琦文鼓起勇氣告訴仲凱她被性騷擾了,不過當然沒說她還被幹到高潮迭起的事,仲凱知道後聯絡了管區警方,沒多久,張先生就不再出現了,琦文也終於能好好工作,不過之後的事還是很難說呢…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