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林磊,今年23歲,我妻子叫晨露,和我同歲,有著美麗的容貌,苗條的身材,和一對36D 的大乳房我和我妻子是在大學就認識的,現在結婚一年多了,生活一直很和睦,性生活也很和諧,都能互相滿足對方,可以說,除了對方以外我們誰都沒有和第二個異性發生過關係!可是,由於一次以外讓我發現了我們的本質!說是本質太嚴重點,也許就像那火山一樣,壓抑的太久要爆發的時候不可收拾!

情人節的遭遇我和妻子從認識到結婚一年多了,從來沒在一起過情人節,每一次不是她有事情就是我沒時間,所以這一次我很早就把手頭上的事情處理完,準備好好的陪妻子過一個情人節!

早晨,我特意很早就醒了來,左手摟起還在熟睡的老婆,右手就探到神秘地帶撫弄了起來!入手處儘是滑滑的,看來昨天晚上的一場激戰讓她在睡夢中都回味著。沒等我想完,就聽見老婆的呻吟聲,聽見這聲音我跨下的肉棒馬上就豎了起來。我敢說這世界上沒什麼比我老婆的叫床聲更好聽的聲音了,軟軟的聲音,傳入耳朵裡就像是把人帶進了慾望的天堂!所以,每一次我和她做都是到精疲力盡,因為我是欲罷不能!我不顧一切的插了進去,用全身的力氣,用最快的速度!強大的衝撞力把老婆驚醒了。「老公……嗯嗯……好舒服……啊……」我妻子起眼睛,發出低沉的呻吟聲,來自地獄的誘惑,不覺間已經加快自己粗腰的勁度,用自己引以為豪的巨大肉棒狂插她的陰道裡,直頂上她的子宮。「啊啊……我……我快……我快要死了……」快……我…我好…好喜歡你的……喔……大雞巴……啊……」我一隻手搓弄她的大乳房,一邊使勁地抽插著她。

「啪嘰啪嘰……啪滋噗滋」大雞巴在陰道裡抽動時,發出美妙的聲音。「好老婆……你的名字叫的真形象,這麼多水弄的我舒服死了」我雙手按著嬌妻柔軟健美的大奶子上面,大拇指捏弄著她的奶頭,把她弄得氣喘吁吁。老婆的雙頰飛紅,喘著氣緊緊的摟住我的脖子,雪白的屁股前後地挺動著,使我的肉棒在她的屄內進進出出,發出一陣陣淫浪的肉聲。「啊……啊……好老公……我來了……高潮了……好爽……好棒……啊……啊……受不了……太棒了。」

她全身都浪起來,緊抓著我的肩膀,一頭長髮像波浪般的甩動,豐滿的乳房上下跳動。 我挺動腰部,讓肉棒在她屄內跳動著,繼續不斷的刺激她,把她的大腿向兩旁分開,猛力的抽動,肉棒吞吐的快感讓她連續不斷的高潮。

她兩手撐持著床子,緊閉雙眼,我的肉棒在她的屄內來回抽插,帶著她紅嫩的陰肉翻進翻出,弄得她不停的扭動身體,不斷的發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著淫水,由她的腿間流在床上。

我抱著老婆的纖腰下了床,她緊緊的貼著我的身體,我把肉棒插在她的小穴裡面用力的磨著,我就走著幹著抱著老婆來到了客廳,我把她放在了桌子上,架起了雙腿就大力的插了起來,「啊……不行了……老公……你太強了……啊……我快死了……」我老婆嬌聲地浪叫起來,雙腿緊緊夾住我的粗腰,讓我的肉棒再次深地插在她體內,這時一股興奮難忍的感覺從我陽具傳到全身,我再也忍不住,把熱滾滾的精液射進嬌妻的陰道裡。

當我將肉棒拔出的時候,老婆全身是汗,乳白黏狀的精液從她的陰道裡倒流了出來,流在桌子上。我低頭輕吻著她的秀髮,輕咬著她的耳根,她軟軟的倚在在我胸脯上,不停的喘息著

我和妻子相視而笑。我最喜歡她的笑容,笑起來有個小酒渦。小露從桌上下來,穿上薄薄的睡衣嗔嬌地對我說:「你看,桌上滿是你那些精液,一會怎麼吃飯呀?……不如就吃你的精液……」話未說完她用手指黏起桌上乳白的精液,往我嘴邊塗來,我嚇得縮下頭,慌忙跑開,她樂滋滋地追著我,就這樣我們玩得很開心。

終於她收拾好床單,進了廚房去準備早餐,打開電視,儘是些無聊的節目,我無聊地走來走去,突然無意從廳中的窗子看向對面,那是我們那裡本來是要建一個酒店的,後來好像投資商跑掉了,所以只好剩個蓋了一半的高樓!時間長了沒人管理竟然有些許流浪漢住在那裡!可是現在竟然有人影在那裡偷看著我們的房子內的舉動!剛才我們激烈造愛的情況不就給他們欣賞了嗎?我還沒細想,小露已經把飯菜端出來,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吃過早飯,我就陪妻子去逛街,把那些一直想去又沒時間去的地方都逛了個遍!瘋狂的玩了一天!最後夜幕來臨,我們不知道怎的就逛到了一個偏僻的小巷,我看著黝黑的巷子想起來了前兩天報紙上面報道的一篇一對情侶在外面偷情的時候,被一些流氓碰到,結果男的被殺,女的被輪姦最後瘋了!我就催妻子快走,可是就在我們剛轉身的時候面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四個男人,「什麼人?」我壯起膽子問了一句。一個聲音回答道:「看你旁邊的小妞長的還不錯,借我們兄弟幾個洩洩火氣」說完就是幾個人大笑的聲音!這時候他們走進了,我終於看清楚他們的樣子,每個都是一身髒亂的打扮,都赤裸著上身,一身精壯的肌肉,看樣子像是在工地工作的民工。我顫聲叫著讓他們滾開。他們從我的聲音裡聽出了我的恐懼,反而笑著走過來,一個人伸手就抓我妻子的乳房。妻子尖叫著罵他們下流,用腳踹他們,那個高個子男人和一個膚色就像黑人的男人就按住我妻子的腳,向她的下身摸了一把。

顯然他們摸到了我妻子豐滿的的陰戶,縮回手,放在鼻下嗅了嗅,笑起來:「哇!這麼多水,還真香。」轉頭對後面那兩個人說:「這小蹄子還真騷,這麼快就濕了,是不是很想讓我們輪姦她啊!哈哈,刀疤,二狗你倆快過來」原來不知怎的,我妻子在這種情況下小穴竟然瞬間就濕了。

本來我還想跟他們打一打,以保護妻子的禁區不被侵犯,但他們中那個高個子男人抬手一個巴掌就打得我洩了氣,那黑男人還過來踢了我兩腳,踢的好重,站都站不起來了!

「老實點,不然我們扭斷你們的脖子,想必前幾天報紙上的報道你也看見了,想活就別搗亂」他們說話很粗,力氣卻大:「不過,你放心,只要將你漂亮的老婆讓我們玩夠了,我們保證不會殺你們。」

這時我真恨透了月亮,讓他們一眼看出我妻子是個漂亮迷人的少婦,不然,他們還有可能放我們。我們又軟下來,開始求他們,妻子的眼淚更是流過不停,不斷地叫他們「大哥」,這讓她有如梨花帶雨,更惹人憐。可他們都是粗人,根本不懂憐香惜玉,對妻子的哀求理也不理,只是誇我妻子的屁股又大又白,瘦子男人還淫猥地說:「呵呵,這女人的陰毛雖密,卻很綿軟,城裡女人跟鄉下女人就是不同啊!」

妻子和我都聽不下去了,恨不能摀住自己的耳朵。

這時,黑男人開始更深入地探索我妻子的身體。他低頭看著她的豪乳,發現乳房雖大,乳頭卻很小,像奶油蛋糕上的一顆紅櫻桃,他立刻將頭伏在她的巨乳上,把她的乳頭含到了嘴裡,「叭嘰叭嘰」貪婪地吮吸起來。

在他舌頭的挑逗下,妻子的乳頭漸漸脹大了、變硬了,可她整個人卻好像變軟了,閉著眼睛頭向後仰著,腰以下雙腿併攏,團團縮在他身下,嘴中輕叫著:「不要……黑大哥,不要這樣……」

「嘿嘿,小美人,你就放開干吧,連你老公都不吱聲了,你還叫什麼?」黑男人說著,乾脆放開她的乳頭,坐到地上,把她抱在懷裡,手繼續沿著光滑的小腹向下摸去。他通過茂盛柔軟的草地時,停了一下,又繼續探索她的寶藏,他的手指蘸了點她流出的滑滑的液體,不時從鼻子中發出快活的哼哼聲。

他們讓她浪叫,她只得含淚發出聲聲浪叫;他們讓她叉開雙腿,她也只得讓雙腿大開;他們讓她趴下,撅起屁股,她就委屈地兩手撐地,高高地撅起腴肥的大屁股,讓她窄小的肛門和陰戶都暴露在外……

我痛苦地搖了搖頭,一時間,懊惱、無奈、尷尬、氣憤都湧上心頭。我的妻子,竟被幾個下裡巴人玩弄於掌股之間,真是奇恥大辱!可我卻愛莫能助!

這時,刀疤讓我妻子用她的手抓住他的肉棍,妻子只得伸出纖纖玉手,抓住了它,並開始按他的吩咐上下套弄。他的肉棒粗得嚇人,足有小孩兒的手臂粗,我妻子的小手幾乎都握不過來;龜頭更是又圓又大,在月光下油油發亮,像個乒乓球一樣!

刀疤順勢壓上我妻子溫軟結實的身體,讓她濕潤芬芳的嘴唇貼在他的嘴上,舌頭像小蛇一樣不時在她的齒間滑過,與她的舌頭追逐著、糾纏著。我本不忍看這一幕,卻又很想看清他們的醜行。黑男人的雙手又從我妻子下邊插進去,在她結實豐滿的屁股上慢慢揉著,並不時向內側擠壓,:「呵……啊……啊……哥……好舒服……啊……插…求求你…插進來吧……」而比我粗了近一倍的大肉棒則漸漸擠入了我妻子的花心。妻子何曾與兩個男人裸體相抱?加上她的身體天生敏感,小穴那裡早已是汪洋一片,在液體的潤滑下顯得更加柔軟。黑男人的大雞巴竟沒費什麼事,就直接從下面插了進去,一寸、兩寸、三寸,然後他突然向上一挺,直至連根沒入。我緊張得心都像要跳出口腔。那裡本來是只屬於我一個人的樂土呀,十分鐘前,還是我的肉棒在那裡抽插,尋歡作樂,可現在,妻子的陰道卻迎來了新的主人。我真希望插進去的是我的棒子,可惜它到現在還疲軟的耷拉著腦袋,連頭也不敢抬。這時,妻子「哦」地呻吟了一聲,呼吸急促起來,但並未發出痛苦的慘叫,柔軟的她下體反而不由自主地隨著他的向上挺插而蠕動。「啊……啊……哥……你好大……好利害……」黑男人的動作快了起來,健壯的身軀在我妻子下面靈活地左扭右擺,口中發出「嗷嗷」的歡叫,顯然,妻子的陰道讓他享受到了無比的快樂。妻子星眸微閉,下身的陰唇被他攪得翻進翻出。她低著頭,不敢看我。

刀疤嘿嘿笑了笑,也在上面把身體側了側,一條腿略弓起,頂在我妻子的兩腿之間,一下一下地施以壓力,雙手則捧住了她的一對巨乳。兩個男人像夾肉餅一樣將我妻子夾在中間,不禁挑起了她兩腿之間本能的潮熱。這股熱浪逐漸擴展到了她的全身,淹沒了她的理智,也把我們幾個男人都點燃了。刀疤的手順勢探向了她的陰溝,柔軟、濕潤、膩滑、火熱,各種感覺一下從他的指尖傳來。他的手指慢慢地跟胖子的肉棒一起向裡深入,同時手掌在我妻子小穴的上方陰蒂的部位輕輕揉動。妻子裸坐在胖子身上,喘息著,慢慢仰面半躺在他的身上,一雙半閉的秀眼裡滿是嫵媚和羞愧。這時候那個叫二狗的也脫光了衣褲,來到了我妻子的身後。

他跨下也怒挺著一個大號的肉棒,雖然沒有刀疤和黑男人的粗壯,但是卻比他們的要長二寸。他把肉棒放在妻子的小穴口磨了一會,妻子小穴裡流出的大量的淫水沾在他的肉棒上在月光下閃閃發光,一言不發的對準妻子的肛門就插了進去,由於妻子小穴的淫水把肛門都濕透了,況且妻子現在又在極度的興奮中,從未被開墾過的肛門被插入那麼大號的肉棒竟然沒有感覺到多少疼痛,只是瘋狂扭動的身軀窒了一下,二狗已經開始抽插,妻子大聲的叫了出來,我能聽的出來那不是疼痛的聲音,那是極度興奮的聲音!聽到妻子的呻吟,兩個男人插的更賣力了。

妻子淫叫了起來:「啊…啊……黑哥……你太利害……奸死我了……哥……啊……」「啊…啊……二狗哥快用力……插爛我……啊……」:「啊……二狗哥……真厲害……我從沒試……試過……快……快插……用力插……」我望著眼前幾個裸體的畫面:黑男人躺在地上,肉棒插在那個曾經只是我自己的樂土的小穴裡,妻子壓在黑男人的身上,碩大的乳房因為抽插和扭動的原因已經被擠壓的變了形,叫二狗的男人雙手抓著妻子的屁股又以半蹲半趴的姿勢干著妻子的肛門,由於強烈的快感,妻子的身體急劇的扭動著,嘴巴大張著,大聲的呻吟,「啊……哥……輕一點……你的雞巴插得…好深……你的手……快把我的奶子捏破了……啊……」妻子的上身瘋狂的想往上挺,可是由於下面被兩個肉棒插著,所以她的頭只能抬起來一點,可就在這時候高個子男人卻把肉棒插進了我妻子的嘴裡面,他用手抓住我妻子的頭髮屁股使勁的往前頂著,每一下都深深的頂進了我妻子的喉嚨!從遠處看就像在干小穴一樣!馬上,讓人血脈沸騰的淫叫馬上變成了低沉的「嗚,嗚」聲。

面對妻子被輪姦的場面我竟然莫名其妙的興奮了起來,跨下的肉棒怒挺了起來,漲的生疼!若在平時,妻子一定會把她的小穴湊在我的小弟弟跟前讓我干個痛快!沒等我胡思亂想完,我看見那個刀疤有所行動。刀疤抽出濕淋淋的手指,在嘴裡吮了吮,竟跨到了我妻子上面,將他的肉棒也放到了妻子的小穴門口。:「啊……刀疤哥…你也快把大肉棒插進來吧……啊……快干我的小屄……我要你們四個一起干我」

我大吃一驚,妻子身上能插的洞都已經被插滿了,黑男人和二狗的大雞棒已夠我妻子受的了,他怎麼能再擠進去?那豈不是存心要撐裂我妻子的小小陰道嗎?

「不,你們不能這樣,要一個一個來……」我剛想勸阻,臉上挨了大個子男人一巴掌,我只好閉嘴,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兩人同時進入我妻子的小穴。

因為黑男人的陰莖本來就比我粗大,而刀疤的雞巴竟比胖子還要粗長,他們中的任何一人把肉棒放到一般女人的陰道中都夠她受的,但他們現在竟把兩根碩大無比的陰莖一起插入了我妻子的陰道,插在了她的嫩蕊之間。「啊……哥……你們幹得很大力……我的肉洞…都給你們干…干壞了……別再弄了……我快死了……」

他們同進同出,步調一致,雙蛇入洞,渾然一體。這時妻子呻吟得更厲害了,不過身體停止了擺動,似乎四個男人同時進入了她的身體,讓她感覺到一些緊張,她輕微的前後移動身體,企圖摸出個正確的位置以適應他倆。刀疤等她調整好姿勢後,就逐漸加大力度。妻子的陰道被撐得像個喇叭花似的,雙腿盤在瘦子的腰上,屁股上下套弄著,配合著他們四人的抽動。

我看著他們的動作,心臟都快要停止跳動了。看樣子兩根大陰莖並沒有讓我妻子痛不欲生,莫非妻子的陰道真是上帝的傑作?能伸能縮?專供男人的龜頭出入?

妻子好像也沉浸到了另一種異樣的氛圍中,也許兩個男人同時跟她做愛,讓她所受的刺激太過強烈,她的呻吟聲變成了動物般的嗚咽,就跟母豬被操時的哼叫。「啊……哥……你幹得很大力……我的肉洞…都給你幹…干壞了……別再弄了……我快死了……」她越叫越響,整個小巷裡面都是她的淫唱以及兩個男人用力抽送發出的「趴嘰」聲。 妻子這時浪得不能發出完整的句子,只是「快快」「不要不要」「用力插」亂叫一通突然,妻子停止了一切動作,屏住氣,身體僵直地弓在一起,火山噴發了,我都能感覺她的陰道在一陣陣抽搐,同時從子宮深處湧出一股熱流。一陣顫抖之後,她的身體逐漸鬆弛,呼吸慢慢平靜下來。在妻子的嘴巴和手的雙重進攻下大個子男人也爆發了,白色的精液噴了妻子一臉刀疤和黑男人也將肉棒抽了出來,把沾滿了白色和透明液體的東西伸給她,本想讓她看看,可沒想到,妻子竟舔了起來,最後索性把他的龜頭送進了嘴裡,用舌頭仔細舔著。刀疤和黑男人身上的每一個觸覺都張開了,一種從沒體驗過的快感充滿了他的身體。

我也覺得小弟弟好像被人撩撥了一下,腦子深處「叮」地響了一下。現在就只剩下二狗還在妻子身體裡面插著,他從後面抱著妻子,肉棒在妻子的直腸裡面搗來搗去,剛高潮還沒退去的妻子馬上又興奮了大個子男人也來勁兒了!而且比剛才更雄壯,他坐過去,抓著妻子的雙腿和二狗一起把妻子抬了起來,這樣妻子身子便懸空了,她的兩條腿也迅速的盤上了大個子男人的腰。

大個子男人的肉棒硬硬地頂在妻子的胯間。她睜開眼睛,手牽著他,引導著他貼上了她的身體,進入了她的身體,瘋狂的抽插起來。就在妻子被插的高潮快到的時候,大個子突然把肉棒抽離了妻子的小穴,極度的空虛讓妻子瘋狂的扭動著身體兩隻手也探向大個子的跨下,尋找那個大肉棒,可在她還在尋找的時候,大個子突然把屁股一直往後弓,然後對準妻子那水汪汪的小穴就衝了進去!「啊…」只有半聲淫叫,只見妻子翻著白眼,昏死過去了,沒等我有什麼反應,大個子又按照剛才的姿勢來了一下,「……啊」妻子醒了過來,:「啊……哥…快把大肉棒插進來吧……啊……快干我的小屄……你幹的我好爽啊」大個子像瘋了一樣瘋狂的衝刺著,每衝進去一次都會讓妻子大叫一聲,淫水也急劇的分泌,抽出來的時候肉棒會帶著一長串水珠流的地上都是的!

妻子的叫聲讓二狗和大個子都瘋狂了「哥……哥哥哥……你好厲害……干死我了……我喜歡你……快快……快干大……干大我的肚子……」 「干死你……你這個臭婊子……哎呀,你媽個屄,老子要到了…」大個子一邊射精,一邊說著粗話,「怎樣……我的精液厲害吧……一定干大你的肚子……」足足過了五分鐘,兩人才由激情歸於平靜,大個子才把肉棒從小慧那注滿精液的小屄中拔出,黏糊狀的精液才緩緩流了出來。這時,一言不發的二狗也怒吼了一聲,衝刺起來,把我妻子的身體沖的載到了地上,妻子癱軟的身體被干的不斷的痙攣,陰道和肛門不段的收縮,終於二狗也忍不住在妻子的直腸裡發射出來!

不知過了多久,我只聽旁邊傳來一聲悶哼,大塊頭男人已與我妻子的高潮交織在一起。而這些,對我都無所謂了。

妻子更是失去了自我,甚至他們讓她用嘴含住他們的雞巴,她也不得不嘟起嘴,將他們那醜陋的東西用嘴唇夾住,不住地吞嚥……

直到下半夜,月過中天,他們每個人都已發洩了三次以上,可以說是精疲力盡。可恨那刀疤還將精液射在我妻子臉上,弄得我妻子眼睛、耳朵和嘴邊都是黏乎乎的一片。他還故意讓我妻子跨在他身上,讓她學貴婦騎馬,好讓他的同夥看我妻子的屁股大幅度地扭來擺去的騷樣兒。

後來他們發洩完了就走了,臨走時還拿走了妻子的內褲和乳罩,說是留做紀念,他們說從來沒操過這麼淫蕩又好看的婊子,也從來沒見過這麼耐操的,所以饒了我們一條活路,以後再來找我們!我們的情人節就是在這麼一個充滿屈辱的夜晚度過的!

我脫下衣服把妻子的嬌軀裹起來,被干的紅腫的大陰唇在外面翻著,精液從裡面源源不段的流出來,我幫她清理了一下,邁著疲憊的步伐回家了!我恨我自己的渺小,恨我自己的無奈,也恨我自己在妻子被別人輪姦的時候那種齷齪的想法。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