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今年的七月火熱的天氣讓人心煩,三天前黃勝業因為工作而不能陪著老婆和小姨子去新疆旅遊。

這一天,黃勝業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喝著啤酒,他本來想出外面去的,可天氣太熱,加上昨天他跟他的朋友到皇朝區喝酒,到零晨才回來,黃勝業懶懶的不想動,只好打發時間。

黃勝業看看時間十點多了,他沖了個涼穿著短褲出來,等著頭髮幹了早點上床,就在準備抽完手裡的煙睡覺時,門鈴響了。

黃勝業不由想是誰這麼晚了上門,有事怎麼不先打個電話,可能是那個傢伙喝多了來騷擾他。黃勝業有點不情願的站起來也沒問是誰,就把門開了,誰知一開門令他和門外的來者都愣住了。

黃勝業看到門口站著一個穿著紗睡裙的女子,看那紅紅的臉,黃勝業想起有一次,他在樓梯上幫她撿過因塑膠袋品質問題而散落的水果,她是黃勝業對面的鄰居楊美蘭。

現在澳門因為城市他而令同住一幢大夏的人比以前複雜人,所以鄰居之間平時幾乎不太走動。黃勝業與楊美蘭的接觸僅限於上次的幫助,在同時到了之後就各自進門,談話也就是楊美蘭禮貌的謝黃勝業,他回答不客氣。以後他俩在樓梯上遇到也就是點頭微笑一下,算是打招呼。

黃勝業此時看到楊美蘭的穿著著實讓他吃驚,況且穿成這樣清涼的見面,彼此都不太好意思。

楊美蘭一邊擔心的看著樓梯,怕有人上來,一邊非常急切的樣子,說:對不起,能用一下你的電話嗎?

黃勝業此時腦子裡飛快的轉了起來,一邊回答、一邊想著楊美蘭會發生甚麼事,可能是鑰匙鎖家了。

楊美蘭在得到黃勝業請進的邀請後,快速的走了進來,在她走過黃勝業身邊一股濃郁的洗髮水和浴液的清香告訴黃勝業她剛洗過澡。

黃勝業關上門告訴楊美蘭電話的位置,在她走向電話時會路過黃勝業開著的地燈,因準備睡覺所以關了廳裡的大燈,此時燈光映出紗裙下兩條修長的玉腿,這給黃勝業的視覺衝擊很大,一股熱流在他小腹裡滾動,黃勝業不假思索的打開了大燈。

廳裡一下變得明亮,這使楊美蘭一下驚慌起來,急切的說:關上燈好嗎?

黃勝業心虛的解釋說:怕你看不清,

黃勝業一邊將燈關了。不過就著短短的時間黃勝業已經看到楊美蘭紗裙下赤裸的身子。

現在黃勝業能確定楊美蘭洗過澡後出門,原因不會是送人,因為不會有女人穿成這樣送客的,穿成這樣說明在家就是如此的穿著,那一定是出來扔垃圾的,這個樓上的垃圾道要下半層樓,一定是這樣的。

此時,楊美蘭快速的按動著按鍵,黃勝業心中在祈禱不要有人接,這樣他今晚就不會孤單了。想到這一股熱血沸騰的感覺令黃勝業渾身發熱,胯下的短褲無法遮蓋他那男根的勃起。黃勝業眼睛看著閃動的螢幕,全身的神經都集中在楊美蘭的身上。

在楊美蘭急切的自語中過了幾分鐘,她失望的放下了電話,黃勝業只好問:怎麼了,是不是鑰匙鎖家裡了!

楊美蘭把自己往陰影裡移了一下,說:我出來扔垃圾,門就關上了!

黃勝業也有過類似的經歷,所以肯定的說:以前我也試過,沒有關門啊。你開抽油煙機了?

楊美蘭一下驚奇的,同時明白自己被鎖的原因,說:啊,就是,這怎麼辦?

黃勝業關心的問:你給誰打電話?

楊美蘭焦急的不知所措,神情變得非常的沮喪的說:我父母那裡還有一把鑰匙,可是家裡沒有人接,這麼晚了上那去了,

黃勝業安慰著楊美蘭說:你別急,過一會再打,先坐一會。

楊美蘭猶豫了一下說:能借我件衣服嗎?

黃勝業故意裝傻的問:你冷嗎?

黃勝業一邊去門邊拿過他的外套遞給楊美蘭,她披上之後顯得自如了一些,走過來坐在沙發上。

突然,楊美蘭說:能借我一套衣服嗎?我去拿鑰匙。

黃勝業聽了心裡在笑,此時楊美蘭由於心裡的急切,智力嚴重的受到了影響,不由說:你父、母不在你怎麼去拿?

楊美蘭聽了洩氣的、無奈的嘆了口氣。

黃勝業腦子裡開始盤算,他決定試一下,黃勝業告訴楊美蘭幫她從陽台爬過去,他知道這是不可能完成的,黃勝業就是想試一下楊美蘭會有甚麼反應,假如她只考慮自己,根本不考慮黃勝業的安全,他就放棄,因為會有麻煩。如果楊美蘭擔心的阻止黃勝業,說明楊美蘭的善良,就是事成也不會有甚麼不妥。

果然,黃勝業說出黃勝業的想法,兩人到陽台一看,楊美蘭就放棄的說:這怎麼過去,不要,太危險了,

黃勝業說:我試試!

黃勝業就上了陽台的窗台,楊美蘭緊張的抓住黃勝業,說:不要,太危險了,你下來吧,

黃勝業回到陽台裡邊,說:那怎麼辦,不行你就在這裡睡吧,我在客廳裡將就一下。

楊美蘭警惕的看看黃勝業,從黃勝業眼裡看到的是真誠,顯得無奈的說:我再打個電話!

楊美蘭邊走過去打電話,黃勝業跟著她回到客廳。楊美蘭再次失望的坐回到沙發裡,黃勝業給她倒了杯水。

倆人開始聊天,楊美蘭告訴黃勝業她丈夫去了新加坡公幹,因為她丈夫是銷售經理所以經常的出差,為了日子過得好點,沒有辦法。

他俩慢慢的說到黃勝業,他告訴楊美蘭他的老婆去旅遊了,逐漸的他俩熟絡起來。黃勝業就打趣的說:看來是我倆有緣,我老婆旅遊,你丈夫出外公幹,上天安排我們這倆個孤獨的人獨處一室!

楊美蘭有點嬌羞的認可的說:你別胡想,這是意外,不過也是,今天不知怎麼了,平時我早就睡了,今天上床睡不著,便收拾了一下房間,沒想到發生了這樣的事,這麼晚了打攪你,真的不好意思。

黃勝業說:沒甚麼,誰讓我們有緣呢?剛才我一開門,還以為是我的哪個死黨喝醉了,沒想到是一個美女,而且!

黃勝業停下來,在考慮說出來楊美蘭會有甚麼反應,若是生氣的話,便是沒有機會了,不生氣說明他今冕的機會大大。

果然,楊美蘭問:而且甚麼?

黃勝業臉上現出有點色色的笑,為了不失去天賜的良機,他說:說了不許生氣!

楊美蘭點點頭。

黃勝業接著說:而且穿的那麼性感,讓我控制不住自己!

楊美蘭聽了自然的低頭看看自己,將披在肩上的衣服前襟拉了拉,一下變得不好意思的說:別說了,真丟人。

楊美蘭說著時,她臉上一下紅了,但卻用眼睛看這黃勝業。

黃勝業說:別拉了,這麼漂亮的睡裙幹嗎要遮起來,特別是裡面的身子,讓我再看看好嗎?

黃勝業開始挑起楊美蘭的情欲,楊美蘭一下緊張的說:嗯!你看到甚麼了?不行!

黃勝業沒有說話,只是用充滿了衝動的眼神看著楊美蘭。

楊美蘭從黃勝業的眼神裡讀懂了黃勝業的意思,矜持的站起來說:噢!我走了!

黃勝業站起來攔住楊美蘭,說:你穿成這樣怎麼出去,

楊美蘭說:我再打電話,他們可能回來了!

楊美蘭緊張的轉身,黃勝業抓住了釶的雙臂,楊美蘭往後退試圖掙開黃勝業。他也並沒有抓緊楊美蘭。

楊美蘭一下跌坐再沙發裡,黃勝業便逼過去,俯身看著她,他的雙手按在沙發扶手上,控制楊美蘭無法逃離。

楊美蘭半仰著對視黃勝業,眼神裡透出緊張的神態,一絲欲拒還迎的意念一閃而過說:嗯!你要幹甚麼?不要這樣嘛。

黃勝業沒有說話,他只是用充滿愛和欲的目光看著楊美蘭,頭一點、一點的靠近她。

楊美蘭看著黃勝業靠近,眼睛盯著他,腦子裡不斷的在想拒絕、放棄、拒絕、放棄。

黃勝業從楊美蘭的眼神裡毫無掩飾的告訴他,楊美蘭那雙手纖細的手指因住著衣服顯得更加白皙。

當黃勝業的頭離楊美蘭近到能感受到他呼出的熱氣時,楊美蘭將頭轉了過去,同時放棄了抓緊的衣服,雙手推住黃勝業的肩膀,阻止他的靠近,說:請不要這樣,我不是隨便的女人,求你不要這樣。

楊美蘭推著黃勝業的手軟弱無力,女人有時真是有意思,明明已經放棄了抵抗,還要說出那樣的告白,要男人認可她不是為了欲,將那穿著衣服時的矜持發揮到極致,一旦將她脫得赤裸裸後就變得毫無顧忌。

黃勝業並沒有繼續下去,因為楊美蘭放棄拉住的衣服敞開後露出的胸部,他低頭近距離的看著睡裙下的兩點凸起和緊張而急促喘息起伏的胸腹。

楊美蘭感覺黃勝業的停止,不由轉頭看他,她見黃勝業的目光所在,輕哼一聲,雙手回到胸前,黃勝業乘勢吻了下去,同時雙手抱住了她。

楊美蘭被吻了嘴唇後馬上轉頭,同時雙手曲臂再次按在黃勝業的肩上,嘴裡急切的說:嗯!不要嘛!不要這樣,我要喊了!

黃勝業在楊美蘭耳邊輕輕的說:你喊吧,你穿成這樣到我家來,到時候別人會怎麼想,既就是你告我強姦我也認了,誰讓我喜歡你,

跟著,黃勝業抽出一隻手便抓住楊美蘭飽滿的乳房。而她不激烈的扭動,小嘴還是躲避黃勝業的吻。

黃勝業用中指按住乳房中心的凸起,將它按進乳房,由慢到快的揉動起來,當他快速的抖動著手時,楊美蘭從喉間發出了徹底放棄的聲音:嗯!不要!啊!

楊美蘭的雙手由推變成了緊緊的抓著黃勝業的肩膀,繼而由於窩在沙發裡使得氣息不繼,她只好將頭後仰打開喉嚨,任由黃勝業強嘴按在上面。

黃勝業放開了楊美蘭的乳房,左手伸入裙裡,撫摸她那光滑的臀肉,右一隻手則從裙肩帶伸進去抓住她飽滿柔滑的乳房。下面的手翻到前面,順著光滑的大腿內側向上,楊美蘭緊張的用力夾緊。

楊美蘭緊張的說:喔!不要,求你了!啊!

黃勝業沒有理會楊美蘭軟弱無力,半推、半就的要求,他的手指執著的落在了楊美蘭長著陰毛的陰阜上,將中指擠開大腿根柔軟的嫩肉,在她那薄如蟬翼的褲衩外摩擦楊美蘭火熱的陰唇。

楊美蘭手抓住黃勝業的手腕無力的阻止他的動作,她難以控制的從喉間發出了難忍的哼叫:喔!嗯!啊!哦!啊!

黃勝業耐心的透過蟬翼般的遮羞,在小裂縫的頂端尋找著能令楊美蘭屈服的陰蒂,楊美蘭知性的知道他的目的,手上加大力量試圖將黃勝業的手抽出。

楊美蘭心裡在不停的鬥爭著,她的情欲已經在她的體內湧起,要求她放棄抵抗,獲得這偷情給她帶來的另一種的刺激,理智和道德則要求她抵抗,不能作出被判的行為。

楊美蘭體內不斷翻湧的情潮在告訴她,放棄抵抗吧,你自己穿成這樣,這麼晚了跑到一個只有一個男人的房子了來,就算你告他強姦,有多少人會相信,還是放棄抵抗,獲得一種自己從沒有體驗過的激情,況且她和丈夫的房事已經從結婚初期的激情中趨於平淡,丈夫因工作關係每次的房事也像例行公事,而她的情欲不得不壓抑,放棄抵抗就可以獲得滿足,就這一次不會影響自己的家庭的。

隨著情欲在體內逐漸佔了上風,楊美蘭抵抗的力量越來、越弱。黃勝業能感覺出她心理的變化,手上加快了挑逗的動作。

黃勝業為了把楊美蘭徹底從理智中拉進欲海,他加大了撚弄她那已經發硬的乳頭,疼痛使她女性潛意識裡的被征服欲得到了激發。

楊美蘭無力的說:喔!輕點,疼!啊!

黃勝業放鬆了改用溫柔的撫摸,下面的手指已經挑開遮羞,直接在裂縫中利用不斷湧出的濕滑潤膩的體液,輕鬆的找到了那粒已經脹大的陰蒂。

黃勝業的手指快速的挑逗使楊美蘭變得全身癱軟,他知道是時候了。然後,黃勝業一下將楊美蘭抱了起來,突然的失重使楊美蘭緊張的一下雙手抱住他的脖子,黃勝業將楊美蘭抱緊了臥室。

黃勝業將楊美蘭放在床上,不給她反應的時間,就脫下了她的裙子和褲衩,然後停下來用充滿愛意的眼神看著她。

黃勝業的手放在楊美蘭豐滿柔嫩的乳房上,不做任何的動作,她意外的不知發生了甚麼,睜開因含羞緊閉的雙眼,當看到黃勝業的眼神時,慌亂而羞恥的連忙轉過頭閉上眼睛。

黃勝業在楊美蘭耳邊用滿含情意和誘惑的說:睜開眼睛看著我!

楊美蘭搖搖頭,黃勝業用手指抓住她乳房的頂點,慢慢的加大力量,楊美蘭感覺到他的執著,嘴裡說:不要嘛!

楊美蘭還是睜開眼睛對視黃勝業,她看著黃勝業慢慢的靠近她,楊美蘭緊張不斷喘息的嘴唇。

突然,楊美蘭雙手抱住黃勝業的脖子,她將嘴湊上來緊緊的吻住黃勝業的嘴,舌頭伸出來舔著嘴唇,尋找著他的舌頭。黃勝業將舌頭迎上,糾纏在一起。

黃勝業知道楊美蘭是徹底的放棄了抵抗,他開始激烈的撫摸她那姣好的肌膚,他的手伸到楊美蘭兩腿之間,她知性的分開雙腿。

黃勝業將手指插入楊美蘭濕滑的肉穴,拇指按住她的陰蒂,一邊摳挖著火熱的肉穴,一邊激烈的揉搓她的陰蒂,楊美蘭忍不住的在喉腔裡發出歡快的哼叫:喔!嗯!啊!哦!啊!

黃勝業慢慢的從楊美蘭的身上退到她的雙腿間,楊美蘭知道黃勝業在看著她已經動情而打開的陰唇,羞恥的雙手捂住自己的陰部。

黃勝業拉開楊美蘭的手,她忍不住說:嗯!不要看嘛!

黃勝業用手將楊美蘭被體液打濕粘在一起的陰毛,輕輕的分開兩片不算大的肉唇。

楊美蘭不解的抬頭看著黃勝業,說:你要幹甚麼?

黃勝業壞壞一笑,一下就吻了上去,楊美蘭意外的:噢!驚叫一聲。

黃勝業猜想楊美蘭從來沒有過這種經歷,她的驚叫證實了黃勝業的判斷。

楊美蘭說:嗯!不要,髒的啊!

黃勝業抬頭說:怎麼會,這是我喜歡你的表示!

黃勝業說完即含住楊美蘭的陰蒂,他用火熱的舌尖舔弄,楊美蘭被刺激的渾身發顫,嘴裡不停的發出各種控制不住的叫聲:喔!嗯!嗯!啊!哦!啊!哦!啊!

不一會,楊美蘭變得全身僵硬,她的雙手抓住黃勝業的頭,胯部迎合他的舔弄,嘴裡發出女人本能矜持所壓抑的歡快的叫聲:喔!嗯!喔!嗯!嗯!啊!哦!啊!哦!啊!嗯!哦!啊!哦!啊!

黃勝業知道楊美蘭高潮了,他為了讓楊美蘭無法忘記,黃勝業用牙輕輕的咬住她的陰蒂,延長她高潮的時間,啊,我要死了,啊!

待楊美蘭高潮後平息一點,黃勝業爬上去,雙手扶著楊美蘭的頭問:舒服嗎?

楊美蘭不在回避黃勝業的眼神,她用不可思議的又充滿情迷的眼神看著黃勝業,點點頭。繼而羞恥的一下轉過頭,她的雙手則抱著黃勝業將柔滑的乳房壓扁在兩人胸間。

黃勝業伸手扶住他那一根已勃起堅硬的陽具,在楊美蘭的肉唇間滑動,輕輕的說:我能進去嗎?願意把你給我嗎?

楊美蘭轉過頭用含著春潮和愛意的目光看著黃勝業,一邊點頭,一邊輕抬自己的胯部,給黃勝業迎接的資訊。

當黃勝業進入到楊美蘭身體裡,她再也沒有矜持了,她的雙手抱住黃勝業,嘴裡不停的哼叫外,她的雙唇在黃勝業臉上灑下一片吻雨,雙腿盤住黃勝業的腿,知性的配合黃勝業的衝刺。

二十分鐘後,楊美蘭在虛脫般的高潮後抱住黃勝業,不讓他下來,同時矛盾的流出了淚水。

理智回到了楊美蘭的大腦,黃勝業一邊抹去楊美蘭的淚水,一邊溫柔的說:舒服嗎?

楊美蘭輕輕的:嗯了一聲。

保持了許久,楊美蘭推開黃勝業,她起身去了浴室,黃勝業看著她那姣好的背影,走動時扭動的雙臀,胯下再次抬頭。

黃勝業沒有追過去,他點上了一顆事後煙,看著浴室的門口,等待著楊美蘭出浴後的秀色。

好久也沒有出來,黃勝業有點擔心的起身,走進浴室,柋看見楊美蘭坐在浴盆的沿上,雙手見黃勝業進來抱住豐滿的乳房,一手遮著胯間,用哭紅的雙眼委屈的、哀怨的看著黃勝業。

黃勝業不由有點心疼的走過去摟住楊美蘭,說:別這樣,當心著涼!

黃勝業拿起浴巾裹在楊美蘭肩上,扶著楊美蘭出來。上床後,楊美蘭甚麼也沒有說,黃勝業摟她時她順從的鑽入他的懷裡。

良久,楊美蘭輕輕的推黃勝業,說:我以後怎麼!面對我的丈夫?

黃勝業更緊的抱著楊美蘭,說:明天回去後你還是個好妻子,這是我們前世修來的緣分,你不必我自責,像你這麼出色的女人那個男人都會動心的。

女人對於男人的誇獎總是樂於接受的,楊美蘭很快主動的吻著黃勝業,她的手已經開始套黃勝業那一根漸入佳境的男兒根。

黃勝業問:怎麼了,想了嗎?

楊美蘭並沒有回黃勝業的問題,但是卻主動用勁地吻著黃勝業,當然他也知道楊美蘭想了,他玩弄楊美蘭的胸部,也慢慢的往下吻,楊美蘭的奶頭似乎很敏感,舔的時候,全身的在扭動,

黃勝業說:現在家裡沒人,你可以自然一點啊!

黃勝業一邊玩著楊美蘭的胸部,一邊摸著楊美蘭的下體,她的樣子很享受,不過黃勝業這時候卻停下了黃勝業的動。

楊美蘭看了一下黃勝業,而他只是撫摸著他的肉,楊美蘭似乎也懂了,開始幫他打槍,但是黃勝業並不滿足,他摸摸楊美蘭的頭,示意要她要幫他口交。

楊美蘭笑了一下,說:呵呵,好啦,你真壞!

楊美蘭的頭慢慢靠近黃勝業硬梆梆的大肉棒,伸出她的舌頭開始在他的龜頭上面品嚐。楊美蘭在含入肉棒後,她開始展現她驚人的技巧,弄的黃勝業全身酥麻。

差不多五分鐘後,黃勝業已經忍不住了,他跟楊美蘭,說:等一下,我!快要射了!

楊美蘭沒有停下動作,反而更加快她的節奏,然後看著他的臉。黃勝業終於忍不住了射在楊美蘭的嘴裡,他正要抽出他的肉棒時,楊美蘭卻不鬆口的繼續含著繼續套弄,她似乎不想浪費任何一點精液,直到楊美蘭鬆口,還留黃勝業的精液在她口中,讓黃勝業看她怎麼玩弄他的精液在她的口中,慢慢的吞了下去後。

楊美蘭說:呵呵!真好喝,但是好濃哦,你跟你老婆很久沒冇做愛了吧!

黃勝業看著楊美蘭,說:是阿,我想跟你做愛想很久了,你能!自慰給我看嗎?

楊美蘭回答著說:你還想要阿?? 那麼想看嗎?

黃勝業說:呵呵!給我看麻!

楊美蘭說:好吧! 

然後把楊美蘭的下體對著黃勝業,開始自己摸起來了,一開始楊美蘭有點害羞,不知所措,但是慢慢的她也漸漸的習慣起來。

黃勝業看著看著,下面也越翹、越高,楊美蘭閉著眼睛享受著她自己的手指,直到她高潮。

楊美蘭全身軟了一下才張開眼睛要看黃勝業的反應,她想不到她有點小潮吹,床單濕了一小塊。然後,楊美蘭看到黃勝業又重新硬了,她有點驚訝、也有點開心的說:哇!又硬了啊!

楊美蘭還來不及說下一句話,黃勝業就撲上去插入她的小穴,楊美蘭有點反抗的說:不行,好累唷,停一下好嗎

黃勝業沒有理楊美蘭,繼續抽插她,抽插入一陣子後,改變了一下體位,他要楊美蘭趴下,繼續抽插。

楊美蘭叫的很大聲,一邊叫、一邊說:嗯!快停,快停!

黃勝業沒有停下來,他說:怎麼這樣不舒服嗎?

楊美蘭很喘的說:舒服,不過停一下好嗎? 讓我休息一下啊!

黃勝業說:舒服就好啦,等我射就可以停了!

楊美蘭說:那你快射好不好,我好累嘛!

然後,黃勝業又繼續的抽插楊美蘭,在改回正常體位後,抽差大概十多分鐘,黃勝業又再次射在楊美蘭的嘴裡,她也自動幫黃勝業吸乾淨。

黃勝業說:嗯,真舒服,你真厲害!

楊美蘭回答的說:好累唷,都站不起來了,好昏!

黃勝業扶楊美蘭起來後,挑逗一下楊美蘭奶頭,才幫她把衣服穿好。

黃勝業問: 還有機會可以再做嗎?

楊美蘭說:改天吧,反正我還會再來!

第二天,楊美蘭穿著黃勝業的襯衣牛仔褲走了。就這樣,黃勝業偶爾還約楊美蘭來他的家做愛。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