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回和他有過一番纏綿之後,我發現每天上班都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因為,我知道有一雙眼睛會不停地注視著我,而這雙眼睛的主人,就是他韶領頖頗,嫫嫦嫮嫢我的平。

平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每天看他忙進忙出的,有時候還要到南部出差。不過,我喜歡看他處理公務時的專注神情,男人認真工作時最有魅力了。

平也是個很會玩的男人。因為從那回之後,我的手機裡就常常出現一些露骨曖昧的訊息。當然,都是平傳來的:「想不想念我的大肉棒啊?」

「你今天身上的香水好香,我聞到就覺得好興奮…」真是三八,有時候他明明就坐在我前方五公尺處,卻興致勃勃地打字傳簡訊給我……。

話雖如此,這對於男友還在當兵的我來說,似乎也覺得有種偷情的刺激。

有一次,因為那陣子我忘記洗衣服了,所以沒有乾淨的淺色胸罩。沒辦法,只得穿其他顏色的囉。我們公司的制服是短窄裙、乳白色襯衫,外面再加上一件桃紅色的背心。為了避免顏色太突兀,我挑了一件橘色的胸罩。從背後因為有背心擋著,所以看不到;不過正面仔細看的話,會有淺淺的橘色印子。

那天,我就覺得一路上似乎注視我的男人目光變多了,呵!看得到吃不到吧!我享受著這種被注視的感覺。到了辦公室,沒過多久,就收到了平的簡訊。

「你今天穿的太騷了,我好想幹你!」

我早就習慣他赤裸裸的情色簡訊了,我回了一個「:)」簡訊給他。

快到中午了吃飯休息時間了時,我收到了他另外一封簡訊:

「待會,推開洗手間外面那個太平門,走樓梯到頂樓,我在那邊等你!」

我滿臉疑惑的望著他,只見他對我笑笑,便起身離開了。

幾分鐘後,我依言到他指定的地點去。這個大樓在這個樓梯的每一層都設置了吸煙區,也貼心地設置了煙灰缸,每每會看到許多煙槍在這裡吞雲吐霧。至於樓梯,則很少人走,我想一來是因為這個樓梯比較靠大樓內側不易察覺,另外就是現代人都太依賴電梯了吧。

我走到頂樓,看到平坐在樓梯上,雙眼色瞇瞇地盯著我的胸部看。

「幹嘛啦!中午不吃飯你叫人家爬到這裡來作什麼?」我問道。

平站起身,解開褲帶,掏出了直挺挺的肉棒。「小曼,我忍不住了,幫我吹出來好不好?」

我嚇了一跳。「你很三八耶!被別人看到怎麼辦?」

「不會啦!這裡沒有人會上來的啦!」他拍胸脯保證著。

「拜託啦!拜託啦!你今天好性感,我已經硬了一上午了,你不幫我弄出來,你不是折騰我嗎?」你哀求著。

看到他那殺氣騰騰的肉棒,我也心神一蕩。「可是……在這裡,不太好吧?」

「這裡才刺激啊!快!」

我屈服了,蹲下來輕輕地輔弄著小平平。不,應該說是大平平了。漲紅的龜頭,細微的跳動著。我,張開小口。含了進去。

「嗯……嗯……讚……舒服……舒服……小曼乖……嗯……好…舒…服」平已經沉醉在其中了。

我細細地舔弄著,感受著他在我口中的堅挺。想到自已竟然在距離自己工作的地方不遠處偷情,內心既覺得刺激,有深怕被人發現。

也許平也覺得太刺激了吧,沒多久,我就感覺到大肉棒不尋常地抖動,我知道快要射了。我腦筋馬上在想該讓他射在哪裡。射在地上?那太噁心了,這裡是樓梯耶!而我待會還要上班,我絕不能弄髒我的臉和衣服。唉!看來只能射在嘴裡了。沒關係,我的包包裡面有面紙,待會再吐出來好了。

平似乎除了我的嘴外,根本沒有任何想射到別的地方的意思。他滾燙的精液,激射入我的口中,把我的嘴灌地滿滿的。

我拿起包包中的面紙,將精液吐在裡面。「諾!你的東西還你!」

平順手把它丟在一旁,把我緊緊擁入你的懷中。在我耳邊輕輕呵氣:「謝謝你!讓我好好地補償你吧!」

我試圖掙脫:「不要啦!這裡不行啦!」

平的雙手在我的臀上亂抓了一陣,便試圖從窄裙口伸進去。我把他的手按住。

「不行,這樣我的裙子會皺掉!待會還要上班!」

沒想到他竟然直接將我腰際的窄裙拉鍊拉開,裙子滑落至腳邊,「那脫下來就不會皺啦!」

眼看著我的防線一一地被攻佔,看來只得暫時滿足平了。其實,我的情慾也早在幫他口交時就已被挑起。

平要求我跪趴在地上,把我的腰壓低,迫使我的臀臀翹高。

「不行!在這裡做愛太誇張了。我絕對不能讓你進入。」我心想。我的雙腿夾緊,不讓他有機可趁。

平整個嘴在我的臀上又吸又舔的。雙手也搓揉著我的臀,好像在捏麻糬一樣。然後,拉下了我的內褲,試圖直接探索我的神秘禁地。

平把我的穴穴翻出,舌頭就這樣子舔了上來。

「啊!」我忘情地叫了出來,卻警覺到自己身在樓梯間而把聲音壓低。平的舌靈巧地舔弄著我的蒂蒂,我很快地就春潮氾濫。

平用手指沾了一些我的愛液,拿給我看。「你看!我還沒有用手你就已經濕成這樣了,還說不要!」

我滿面通紅。一來是因為情慾被挑起,二來是對於自己身體如此直接的反應感到羞愧。

「平,答應我,不要進來,好不好,這裡我沒有安全感…」我懇求著。

「嗯……你放心,我不會的!」你話雖這麼說,手指卻已滑入我的體內。

「啊!別…別……我……會……叫……出…來………」我已經很盡力地克制自己了。

「好吧!就饒過你!不過你要答應我兩件事。」

「啥?……啊……啊……」平的手仍然沒有停止,持續地緩慢抽插著我。

「一個是你晚上要跟我做愛,一個是今天下午你不准穿內褲!」你笑道。

第一個條件你不說我都會主動要求,誰叫你把我慾火挑起,卻因場合不對而中斷。至於第二個條件……我從沒有在辦公室這樣做過,要是不小心被其他男同事發現了怎麼辦?

「快!你不答應我就不停喔!樓下出來了,你有沒有聽到。」平低聲要脅。

我聽到太平門推動的聲音,一時心慌,就馬上答應了。

平停止了手指的抽動,剝下了我的小褲,順手放入口袋裡。

我沉浸在快要抵達高潮的餘韻中,四肢酥軟無力。

我們極力保持肅靜,深怕被別人發現自己所幹的好事。仔細聆聽兩層樓底下的人的動靜,直到他抽完煙進入門內,我們才緩緩地穿起衣裳,走了下來。

回到辦公室,看了看時間,都已經快要上班了。還好大部分的同事不是還沒回來,就是已經趴在桌上休息,沒有人發現我面色潮紅的窘態。被平這麼一搞,我也沒啥食慾了,趴在桌上,讓自己的情慾歸於平靜。

下午兩點公司有一場簡報,身為助理的我,必須要提前佈置開會場地,體貼的平也來幫忙。因為我的小褲已經被平拿走了,我總覺得走起路來有些怪怪的,大概是不習慣吧。不過,少了小褲,我的臀部曲線可是展露無疑的唷!我注意到平的目光,感覺好像快要噴出火來了。

我用臀部頂了他一下:「你的眼睛在看哪裡啊?色狼!」

我發現不穿小褲直接穿緊身窄裙,其實蠻舒服的,只是有點不習慣而已。不過,蠻好玩的喔!怎麼說呢?當我站立等候經理前來開會時,我的姿勢是雙手垂在前方交叉,有點像是在稍息姿勢。我發現我的手可以直接隔著裙子碰到我的毛毛耶!呵呵,在眾人面前偷偷搔著毛毛,有種刺激與小小的罪惡感:P

冗長的簡報會議開了一個多小時,我的肚子不爭氣地咕嚕咕嚕叫著。好尷尬!希望沒有人聽到。開完會,經理先行離去,剩下我們這些助理小姐在收拾。我看到公司的大頭都已經離開了,我決定開個小差,出去外面溜達溜達,吃點東西。

平也以拜訪客戶為由,離開了公司。當然,他是被我凹來陪我吃飯,誰叫他中午不讓我吃午餐。我們買了一些滷味,到大安森林公園裡面吃。

傍晚七點,該回公司收拾東西回家囉!平送我回公司,公司裡已空無一人。正在收拾東西的當下,平從後方一把將我抱住,「來!沒有人,讓我香一個!」

我不理他,繼續收拾著我的東西。不過他卻持續地舔弄我的耳垂,弄得我心癢難耐。平在我耳邊輕聲道:「妳答應過我的,晚上要好好讓我幹一回!走!到會議室去,那裡比較隱密!」

「不要啦!今天不是星期五,可能會有人回來啦!」我抗議。

「別傻了!妳看今天開完會,經理一不在,所有的人能閃則閃能逃就逃。誰那麼認真還會回來公司呢?」

在半推半就的情境下,我和他擁吻著走到了會議室。我們的會議室是一個獨立的隔間,裡面有一張大型的U型會議桌。平關上了門,與我纏綿地舌吻,並動手剝去我的衣服。轉眼間,我全身除了一雙絲襪之外,已然一絲不掛。

正當你的手在我美背翹臀來回游移的時候,聽到了大門開啟的聲音!

「完了!有人回來了!」我的腦筋一片空白,手足無措。

「咦?怎麼公司的燈沒有關?」外頭的聲音傳入。聽起來好像是業務部的小趙。一個完完全全的痞子。長得帥帥壞壞的,憑著三吋不爛之舌,周遊花叢,在女人圈裡吃得蠻開的。

「可能大家閃的太匆忙,忘記關燈了吧!」一個女生的聲音,好像是我們公司這陣子剛請的打雜小妹─小慧。小慧是某商職夜間部的學生,長相普普(以我的眼光來看啦!)卻很會打扮。由於唸夜校的關係,她有時候會穿著學校制服來公司,白襯衫裡往往映著黑色或紅色的內衣印子。身材略為豐腴,上圍卻頗雄偉。同為女人,我可以感覺得到公司裡有一堆男同事也哈她哈的要死。

「嗯!你們公司內部管理好像有點問題喔!難怪不太賺錢!」另外這個男聲我就認不出來了,會是誰呢?

「張老闆,您就別糗我們了!」小趙笑道。

「又要在公司做愛嗎?」小慧問。

「又要?」「做愛?」難道小慧早就被小趙把上了嗎?而且也早就在公司裡面做過愛了?

「當然啦!上次妳不是被搞得欲仙欲死的!」小趙說。

「欲仙欲死?這麼high啊?」張老闆淫笑道。

「當然啦!張老闆待會你就知道我們小慧的厲害了」小趙也淫淫地笑著。

「唉呀!討厭啦!把人家說的那麼淫蕩!」小慧嬌嗔。

「去會議室吧!那裡空間比較大,還有地毯,比較舒服!」小趙提議。

「完了!他們要進來會議室了!怎麼辦?」我無助地望著平。平使個眼色,我們便用最快的速度,躡手躡腳地拿著脫去的衣物,躲在U型會議桌的外側,期望不要被他們發現。

「咦?連會議室的燈也沒有關?大家今天怎麼跟逃難似的!」小趙推開會議室門。

「來吧!我老二已經硬的發痛了!」張老闆催促的聲音。

因為我們躲在桌子外側,短時間內不至於會被發現。只聽見衣物摩擦的聲音,以及嘖嘖的親吻聲。過沒多久,就聽到小慧的嬌喘,以及不知道是誰的低聲喘息。

我和平兩兩相望,無奈地苦笑。怎麼會落得如此尷尬的境地啊!我瞪了平一眼。

「幹!小慧你奶子真大真軟,白拋拋幼咪咪的,讚啦!」好像是張老闆的聲音。

沒聽到小慧的聲音,也許她正在幫其中一個人口交吧!

再過一會兒,聽到一陣翻動,隨後就傳來小慧的一聲聲嬌呼:「啊!啊!啊!」看來大戰已經開始了。

我和平在這裡聽到這近在咫尺的現場live show,也是心癢難耐。平試著將手指伸進我的穴口撫弄我的蒂蒂。

我瞪著他,示意不可以。他根本不管我,繼續撫弄。我被他弄得忍不住,腳踢到了會議椅,椅子發出聲響。

「誰?」小趙大聲詢問,並趨前探視。

我和平只得尷尬地探出身來。平全身的衣物都在,只是稍嫌凌亂罷了。而我呢,可尷尬了,除了一雙絲襪之外,全身一絲不掛,我只得拿著衣服,稍稍遮住上下的重點部位。只見他們三個也都全身脫個精光,那個所謂的張老闆,一副腦滿腸肥的死豬樣,將小慧壓在地上,肉棒還停留在小慧的體內。而小趙,肉棒翹得老高面向我們。

「廷平、小曼!你們在這裡幹嘛………?」小慧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廷平、小曼!沒想到你們也是愛好此道中人。嘿嘿!真巧啊!」小趙淫笑著,上下打量著我的身軀,我感到十分地尷尬與不自在。

「小趙,這兩位是你們的同事嗎?你們公司真是春意無限啊!」張老闆緊盯著我的猥褻眼光讓我更害羞了。

平試圖打破這尷尬的場面,「小趙,ㄟ……不好意思壞了你們的好事,今天的事就當作沒發生過好了,你們繼續吧!我們先離開,不打擾你們了。」平使個眼色,示意我們儘快離開。

小趙伸手阻攔,「還真的是有點尷尬,嘿嘿!這樣子吧!我們也壞了你們的好事,雙方誰也不欠誰。不如來個大鍋炒吧!這樣可以確保誰也不會把事情說出去!」

「好啊!好啊!來個大鍋炒!」張老闆高聲附和。手繼續撫弄著小慧的那又大又軟的酥胸。

現場氣氛開始變得淫靡。張老闆調整了一下位置,繼續抽插著躺在地上的小慧。而平呢?楞了幾秒鐘之後,便一把將我抱住,激烈地與我舌吻,手也不停地在我身上游移。

「亂了!天下大亂了!不管了!豁出去吧!」我也一時被挑起的性慾沖昏了頭,沉浸在這淫靡的氣氛裡。隱隱約約,感覺到在我身上撫弄的手不只一雙……

「嘿嘿!小曼!早就想要上你了,沒想到你早就跟廷平搞上了。廷平,你他媽的真厲害,搞到這麼棒的騷貨,讓點位置給我吧!」小趙說。

如果平是我的男友,或許就會保護我,可惜不是,我們只維持著炮友的關係。平居然答應他,把我交給小趙,自己在一旁脫個精光,然後到小慧那裡,將肉棒插入小慧的嘴中。

我有點氣憤,因為再怎麼樣,今晚我是平的女伴啊!而且跟他發生過那麼多次肉體關係,心裡或多或少對他有一絲依賴。看到他棄我而去,並且把原應讓我獨享的小平平放入小慧的嘴中,我有一絲忌妒。難道對於男人而言,新鮮的肉體永遠最具吸引力嗎?與他性愛配合度如此高的我,居然比不上一個大胸脯美眉!不過,我這種憤意沒有持續多久,因為小趙不規矩的手已經把我拉回情慾世界中。

小趙把我壓在會議桌上,雙手搓揉著我的乳。我沒有抗拒,因為我知道抗拒也無濟於事。他看著我只著絲襪的下體說:「原來我們美麗的助理小姐平常都不穿內褲的啊!」

我羞的滿臉通紅,「沒…沒……沒有啦!」

「平常我就在幻想你這制服下的肉體曲線將是多麼曼妙,今天終於得以親見!哇!原來女人什麼都不穿,只穿絲襪是這麼地性感!太好了,從來沒有幹過這樣的女人,今天我終於可以幹穿著絲襪的辣妹!」

我只感覺到絲襪一陣緊繃,隨後就聽到一陣撕裂聲,一股涼意襲身。我的絲襪被撕破了!

「你怎麼可以撕破人家的絲襪!這樣我怎麼穿啦!」我高聲抗議。

「那就不要穿啊!反正你連內褲都沒穿了!」小趙淫笑道。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