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何勇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到銀川市去出差。

  身為南方人的他一下火車就馬上感到了刺骨的寒風吹在自己的臉上,絲絲的寒風就像無數把小刀一樣,割得自己臉上生疼,他下意識地把自己的衣領拉高,好遮擋寒風的侵襲。

  來到了車站的廣場上,就見到處都有掃成一堆一堆的白雪,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耀著刺眼的光芒。何勇心說:「太陽都出來了,為什麼雪都還不化呀?」

  他快步走到了一輛出租車前,打開車門後就上去了。

  司機說:「到什麼地方呀?」

  何勇說:「你給我拉到一個好一點的賓館就行了。」

  出租車停在了天苑賓館的門口,門口站立的迎賓小姐馬上過來打開了車門,何勇提著行李進入了賓館大堂,他登記好了住房後,就坐電梯來到了509號房間。他先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了以後,就在房間裡躺下休息,房間裡的暖氣開得很足,何勇對此是非常滿意的。

  坐火車的疲勞使何勇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鈴—鈴—」的電話鈴聲把睡夢中的何勇給驚醒了,他連忙抬腕看時間,「哦,都晚上8點了,我都睡了一天了,是誰打的電話呀?」何勇心裡想著。

  他拿起了電話「喂」了一聲後,電話裡馬上就傳來一個女人嬌滴滴的聲音:「先生,你要小姐陪嗎?」

  何勇想:「我既然已經出差在外,哪有不玩玩其他的女人呀?」

  「喂,我要小姐陪。」何勇回答道。

  電話那頭問道:「先生,你需要幾個小姐陪?」

  何勇說:「就來兩個吧!」

  電話那頭又問道:「先生,我們的小姐什麼時候來呀?」

  何勇說:「就晚上10點來。」說完後,何勇放下了電話。

  何勇連忙到樓下的餐廳匆匆地吃了飯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等著,等待著兩個小姐的到來。

  時間快到10點了,何勇的心是七上八下地跳著,這可是何勇有生以來第一次嫖妓,他心裡想著:「不知道一會來兩個什麼樣子的小姐,她們兩個漂亮嗎?她們兩個會按時來嗎?」

  就在何勇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他的房門外響起了輕輕的敲門聲。

  何勇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打開了房門,門外站著兩個女人,一下就把何勇給看呆了。

  何勇只見門外站著兩個長得高高的年輕漂亮的少女,一個是留著披肩長髮,另一個是梳著兩條小辮。她們身上都裹著厚厚的防寒服,一邊跺著腳,一邊把自己的小手捧在自己的嘴邊,是邊搓著手邊用嘴向手上哈氣,厚厚的防寒服上還有沒有化掉的雪花。

  見何勇還在癡癡地看著自己發呆,梳著兩條小辮的少女說:「喲!老闆呀!你還不讓我們兩個進屋來暖和暖和嗎?我們兩個都快給凍僵了。」

  聽到了梳著辮子少女的話,何勇這才恍然大悟地說:「快,快請進呀!」

  二女進到屋內,何勇趕快把房門外的手把上掛上了請勿打擾的牌子,然後何勇把房門給鎖上,轉身看著兩個少女癡癡地笑著。

  二女看見何勇的傻樣,不由地對視了一眼,都「撲哧」地輕笑了一下,然後她們把自己身上那厚厚的防寒服給脫了下來,把衣服都扔到了椅子上。

  梳著辮子的少女說:「我叫阿麗,她叫阿蘭,今天晚上就由我們兩個陪你,不知道老闆你有沒有酒呀?我們想喝點來驅寒。」

  何勇住的是五星級的賓館,房間裡是當然有酒的,酒錢是在退房的時候統一收取的。何勇打開冰箱,從裡面取出了一瓶洋酒,又從消毒櫃裡拿出了兩個高腳酒杯,打開酒瓶後,給二女每人滿上了一杯,然後何勇說:「你們來喝吧!我已經給你們都倒上了。」

  阿麗說:「老闆呀!你為什麼不喝呢?」

  何勇說:「我嘛!我是不會喝酒的,你們喝吧!」

  阿蘭說:「那我們就謝謝老闆你了,來呀阿麗,咱們倆來喝一杯。」

  何勇是手足失措地坐在床邊,看著兩個美女喝酒。

  這兩個女人的酒量好大,不一會的工夫就把一瓶酒給喝得是乾乾淨淨的,阿麗對何勇說:「哎呀!酒都沒有了,老闆你再開一瓶好嗎?」

  何勇唯唯諾諾地說:「好,好,我馬上再去開一瓶給你們喝。」

  見何勇真的起身要去拿酒,阿麗連忙笑著阻攔道:「老闆呀!我是給你開個玩笑的,我們倆都不能再喝了,要是我們倆都喝醉了,今晚誰來陪你開心呀!」

  阿蘭說:「老闆,你怎麼不開電視機呀?這個賓館的衛星天線可以收到國外的色情電視台,來,我們先一起看看電視好嗎?」

  何勇對著阿蘭說:「好啊,我不知道在什麼頻道,你來開好嗎?」

  當阿蘭打開電視機並把頻道調好以後,電視畫面立刻就變成了「性愛世界」了,只見一個身材魁梧的裸體黑人男主角正在同三個女人進行著肉體大戰。

  黑人男主角的大肉棒是一會插這個女人的小穴,一會又換成插另一個女人的肉穴。被插得女人是舒服地對著電視鏡頭不斷大叫:「OH——OH——Fuck——Fuck——Fnck me。」而再看黑人男主角,只見他正在渾身是汗的賣力地抽插著。

  這些令人刺激的肉戰鏡頭只看得三人是渾身燥熱不安,二女臉上都飛上了紅霞,陰部濕漉漉的,何勇的肉棒也在自己的褲子裡一跳一跳地,他的龜頭上的小口也流出了滑滑的液體。

  何勇現在是慾火焚身,他口乾舌燥地對二女說:「兩位美女,我們、我們現在去洗澡好嗎?我們可以洗完了再過來看,好嗎?」

  二女從何勇的話語中聽出了他心中的渴望,二女現在又何嘗不是在想著何勇的肉棒呢?她們現在也想何勇的肉棒馬上就來插自己的小穴,來給自己止住穴癢的難受心慌感覺。

  於是二女馬上來到了何勇身邊,給何勇脫掉衣服。何勇的衣服一脫光,他的肉棒在解除了束縛後,一下就彈了起來,翹得高高地,阿麗一把就抓住了何勇的大肉棒,牽著何勇的肉棒來到了浴室裡,阿蘭也馬上跟著進來了。

  「嘩——嘩」的熱水從噴頭淋到了三人的身上,具體的說應該是先淋到何勇的身上後,再濺到二女身上。

  阿麗站在何勇的身前,給何勇身上抹上了洗浴液後,又順手遞給了站在何勇身後的阿蘭,阿蘭接過後再給何勇的背後塗滿了洗浴液,然後二女把自己的身體緊緊地擠住何勇的身體,用自己的身體在何勇的身體上是上下摩擦著,為何勇做著潔身運動。

  這麼刺激的洗澡還是何勇有生以來頭次碰到,柔軟而光滑的女體同時在自己的身體前後不停地上下摩擦著,這可真是把何勇給美死了,他早已昂起的雞雞是越來越硬了。別看身為南方人的何勇是個子不高,身材瘦弱,可是他的雞雞一硬起來那可是個龐然大物呀!也真是應了中國的一句老話:「吃飯的胖子,做愛的瘦子。」

  阿麗用手摸著何勇的肉棒,然後是慢慢地蹲在何勇的腰部,何勇那十分巨大的雞雞就吊在阿麗的眼前,阿麗看著何勇的大雞雞發了一下愣,就馬上大叫道:「阿蘭呀!你快過來看呀!老闆的雞雞真是大啊!我還沒見過這麼大的雞雞,我想你也肯定沒見過。」

  阿蘭一聽後也馬上就轉到何勇的身前,吃驚地注視著面前的龐然大物。嘴裡不由叫道:「哇!好大的傢伙呀!老闆,看不出來你還有這樣的好東西,我想你一定很厲害了?」

  何勇聽見二女都在讚美自己的大雞雞,他的心裡是別提有多高興了,一種自豪的感覺升上心頭,他心說:「那是當然的呢!就是因為我的大雞雞,我的老婆才愛死我了,所以我老婆平時把我管得太嚴了,生怕我和其他的女人搞在一起,嘿嘿!所以我這次出差出對了,終於可以讓別的女人見識一下什麼叫大雞雞了。當然,我的雞雞也就可以好好地舒服一下了,不然還真是虧待了我的大雞雞。」

  二女都在何勇面前蹲下來,阿麗伸手把何勇的大雞雞握在手中,她把雞雞的皮肉使勁地向下翻,把何勇的龜頭給露了出來。阿蘭在雞雞旁仔細地端詳著大雞雞,就見何勇的龜頭現在是因為充血而變成了烏紅色,龜頭下面的肉桿上長有不少的毛,就連裹著蛋蛋的陰囊都長著很多的毛,何勇的雞雞大得可以和剛才看A片時裡面黑人男主角的大雞雞有得一拼了,把阿蘭看得是心癢癢的。

  這時的阿麗已經先下手了,她把自己的舌頭伸出來,用舌頭裹住龜頭後,再把龜頭捲進了自己的嘴裡,用嘴唇把龜頭緊緊地抿住,再用舌頭在龜頭上舔著。阿蘭一看阿麗都已經先下手了,她也不甘示弱地把自己的舌頭伸出來,在龜頭後面的肉桿上舔著。

  何勇閉上眼睛享受著,享受著二女同時給自己舔雞雞的快感,他舒服地叫道:「太好了,你們兩個舔得我是好舒服呀,我喜歡。」

  阿麗嫌兩個人舔雞雞,都把雞雞舔不完,於是她把嘴裡的龜頭給吐出來,用手把雞雞全交給了阿蘭。阿蘭雙手如獲寶貝般地把大雞雞捧在手心上,眼睛盯著青筋爆起的雞雞看,然後把大雞雞放進自己的嘴裡,用自己的舌頭先舔了一下龜頭,再用嘴開始由慢到快地套動起了大雞雞。

  阿麗站起身來,把自己的一個挺拔的奶子送到何勇的嘴邊,當溫熱的奶頭碰到何勇的嘴唇時,正在閉目享受的何勇睜開了眼睛,見是阿麗的奶頭抵在自己的唇邊時,何勇把自己的嘴唇抿住奶頭一吸,就把奶頭給吸進了嘴裡,他是咂嘴吸吮著奶頭,阿麗也閉上眼睛享受起來。

  三人洗完後,在何勇的左摟右抱下,他們一起來到了床上。

  何勇急切地左親一下,右吻一下,電視機裡的聲音依舊響著:「OH——OH——yes——fuck——fuckme——」何勇的親吻再加上電視機裡女人的浪叫聲,刺激得二女現在是面耳赤,渾身燥熱不堪,下陰裡是瘙癢難受,淫水都流到了大腿上,心裡都急切地盼望何勇的大雞雞馬上來插自己,可是何勇就只有一個大雞雞呀!

  二女都在心裡說:「他的大雞雞要是先來插我就好了。」

  何勇對二女說:「你們兩個現在都躺到床上去,把自己的腿分開,我要看看先來操誰的肉穴。」

  二女都連忙躺在床上,用手托著自己張得開開的大腿,把屁股翹起來,讓自己的肉穴盡量對著何勇,等著何勇先來插自己的小穴。

  看著二女的騷樣,何勇也不好決定先來操誰,他說:「你們兩個先划拳,誰要是贏了,我就先操誰。」

  阿麗划拳勝出後,何勇就趴在她的身上,用手把自己的大雞雞抓在手裡,讓龜頭露出來,連連地抖動雞雞的根部,這樣龜頭就「啪——啪」地在阿麗的肉縫上拍打著,就是不去插阿麗的小肉穴。

  這下可把阿麗給急死了,她大叫道:「癢死了啊!我下面都快給癢爛了,老板呀!你不要再玩我了好嗎?」

  旁邊沒被插穴的阿蘭幸災樂禍地笑著說:「阿麗,你不要急嘛!這是人家老板在給你做熱身運動。」

  何勇說:「好了,我的小美人,我現在就插,包你舒服。」

  說完後,何勇把大龜頭移到了阿麗的穴口,一個挺腰,就把自己的雞巴給全部插進了阿麗的肉穴裡,阿麗不禁叫道:「噢,好漲呀!老闆,你的雞雞真是好大,你先不要動好嗎?我要用我的穴好好地夾一下大雞巴。」

  何勇聽了後,把雞雞頂在阿麗的肉穴深處,忍著沒有抽插,等阿麗用小穴夾自己的雞巴。

  他們兩個這樣一來,可把一旁等待的阿蘭給急壞了,阿蘭心說:「日,你們兩個就這樣一動不動地待著,那什麼時候才能輪到老闆來操我呀?」一想到這,阿蘭不禁把自己的小手摸到自己的肉穴處,用手指按住自己的陰核,然後在陰核上揉搓著,來緩解自己穴癢之苦。

  何勇看見阿蘭的猴急像,就說:「阿蘭,你快到阿麗的身上去,讓阿麗來給你舔小穴,看你難受的。」

  阿蘭坐到了阿麗的頭上,用手把自己的陰唇分開,把自己已經露出來的陰核送到阿麗的嘴邊,等著阿麗來給自己舔陰核。

  阿麗忙說:「我可不干呢!我又不是女同性戀。」

  阿蘭聽阿麗這麼一說,連忙回頭看著何勇,看他怎麼來處理。

  何勇有點不高興地說:「我說你怎麼是這樣一個人呢?如果你不給阿蘭舔的話,我馬上就去插她,看你怎麼辦?」

  阿麗正夾著何勇滾燙的肉棒過癮呢!何勇的雞雞把阿麗的肉穴裡是給塞得滿滿地,這種渾身都非常充實的感覺多美啊!她正想開口叫何勇抽動自己的雞雞,現在聽何勇這麼一說,生怕何勇把雞雞抽出來,於是很委屈地伸出自己的舌頭,在阿蘭的陰核上舔起來。

  何勇見阿麗順從了自己,他滿意地點了點頭,開始抽動自己的大雞雞來插阿麗的肉穴。

  阿麗覺得隨著何勇的大雞雞每一次深插,自己的心都會被何勇的大雞雞給頂出胸膛,從穴心深處傳來的快感麻痺著自己的大腦,自己有種飄在空中的美妙感覺,真是舒服呀!

  阿麗一邊不停地用舌頭在阿蘭的小穴上舔著,一邊叫著:「啊——好——好呀——好美呀——我——我今天——今天總算是——是見識了大雞雞的——厲害啊——老闆——我的好老闆——我給——給你的大雞雞操——操得舒服呀——你好厲害噢——我——我好喜歡被你的——你的大雞雞操——你的大雞雞——好棒呀——」

  阿蘭也叫著:「阿麗——哦——我沒想到——我的穴——穴被你舔——還是好舒服——你真會舔呀——對——就使勁地舔——舔這個地方——舒服呀——」

  何勇的抽插動作現在已經快到了極點了,他的雞雞感覺阿麗的穴洞裡一下子多了好多的水,自己的大雞雞一下就被阿麗肉洞裡流出來的騷水給淹沒了,被騷水浸泡的肉棒更是毫無阻攔地在阿麗的穴中進出,感覺真暢快。

  在何勇肉棒的高速抽插下,阿麗越來越興奮,她的浪叫也轉為瘋狂:「你—你的——你的大雞巴——讓我好舒服——快——再快呀——使勁地操我——操我的——我的小穴——我喜歡呀——喜歡被你操——被老闆使勁地操穴——」

  直到阿麗大叫著「我——我飛翔了——我在天上飛著——我美呀——飛的感覺——我喜歡。」後,阿麗的穴洞開始由濕滑變為乾涸。

  何勇知道這是阿麗到高潮的反應,於是他把自己的雞雞從阿麗的肉穴裡抽了出來,躺在床上對阿蘭說:「阿蘭,現在該你來了,我就讓你來操我。」

  還坐在阿麗頭上的阿蘭聽見何勇在叫自己,她回頭一看,何勇已經都躺在床上了,他的大雞雞正高高地豎立著,龜頭對著屋頂,等待著自己用小穴去套動。

  阿蘭連忙坐到了何勇的大腿上,移動自己的屁股,直到覺得龜頭已經抵在自己的穴口了,她才慢慢地向下坐了下去,直到肉穴把整個雞雞給全部吞沒。

  「呃,」阿蘭非常愜意地哼了一聲,好粗大的肉棒呀!阿蘭覺得何勇的龜頭都快抵在自己的花心了,肉棒在在自己的穴中跳了兩下,一種麻酥的感覺從肉穴深處擴散到了自己的全身,真美呀!好妙呀!

  阿蘭開始趴在何勇的身上,吻著何勇的嘴唇,夾著雞雞的小肉穴也開始上下地套動了起來。阿蘭的小穴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裹住這麼粗大的肉棒套動,所以她顯得是格外地興奮,快活。

  「吧唧——吧唧——」的水響聲響徹著。

  「啊——美——美呀——舒服啊——好可愛的——大雞巴喔——我——我能操——能操這樣的———這樣的大肉棒——真是——真太好了——我要——我要把——把老闆你的——你的雞巴融化掉——融化在我的穴裡——小穴——你的肉棒——現在是——是被我——被我佔有了——我喜歡——」一連串的浪叫聲從阿蘭的小嘴裡飛了出來。

  這樣套動了一會,可能是阿蘭覺得還不過癮,於是她把自己的雙手撐在身體兩側,自己的身體向後傾斜,她的屁股是一抬一落,何勇的雞雞就隨著一抬一落地在穴裡進出著,而何勇肉棒的每一次進出小穴,肉棒的肉桿都會彎曲,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插入阿蘭的小穴。

  這種性交姿勢還是何勇頭一次遇到,他覺得很刺激。

  現在的阿麗則是閉目回味著剛才被何勇插穴的滋味。

  又過了好久,阿蘭同何勇都同時達到了人生最美妙的高潮。何勇是一面喘著粗氣,一面把自己的精液射進阿蘭的肉穴裡。射完後,何勇叫道:「阿麗,快拿紙來,快呀!都快流到床上了。」

  阿麗把紙給了何勇,何勇給了阿蘭一張後,又扯了一張抓在自己的手中,阿蘭把手紙捂在自己的肉穴處,身體向後一退,雞雞就從自己的小穴裡滑了出來,她下到了床下蹲著,好讓穴裡的精液都流出來,何勇則用手紙擦拭乾淨自己的大雞雞。

  次日清晨,二女起身穿好衣服,阿蘭說:「謝謝老闆,請給我們兩個2000塊錢。」

  二女從何勇手中接給錢以後,阿麗說道:「老闆,今天晚上我們再來陪你睡覺好嗎?」

  何勇說:「不了,我想操處女,不知道你們那裡有嗎?」

  阿麗說:「哦!那可就要找了,不過可就不是現在這個價錢了。」

  何勇說:「你們去找吧,價錢肯定不是問題,找到了就給我的房間打電話,我等著你們的消息。」

***********************************作者的話:

  寫《我的復仇計劃》寫累了,現在就寫寫短篇系列吧!大家如果想知道何勇在銀川還會發生什麼事情的話,就請看下一集了。

(二)

  何勇在銀川的新舊城區到處閒逛了一天,發覺這個城市行人的衣著,房屋和街道上行駛的車輛,無不比自己生活的江南要落後的多,差距起碼有十多年。

  銀川的飯館也很有特色,要想吃豬肉還非的到招牌上註明「大肉館子」飯館才行。而灰白圓頂帶尖的清真寺可以說是這裡的一道奇特風景,進清真寺是不需要買門票的,這和南方的寺廟不同。

  到了晚上,喝了一肚子酒的何勇回到了賓館,來到自己住的那一層,看見一個戴綠色頭巾,身穿紅色棉襖的少女,站在自己的房門外,不知道是在等誰。

  「小姐呀!你這是在等誰?」何勇打著酒嗝問道:「為什麼站在我的房門外呀?」

  一個比蚊子聲音大不了多少的女聲傳進何勇的耳朵裡:「我,我就是老闆你要找的人呀!就是哪個!」

  何勇一下回過神來,哦!這就是我讓她們找的處女。連忙打開房門,何勇轉身熱情地邀請少女:「來來,來呀!請進呀!進來就暖和了。」

  少女低著頭,走進了何勇的房間後,不停地用手指揉搓自己的衣角。

  房門掛著「請勿打擾」關上了。

  「坐,快請坐呀!不要客氣嘛,就把這當成自己家一樣,千萬不要拘束。」何勇邊開冰箱邊對渾身都不自在的少女大方地說:「對了,小姐你想喝什麼?我這裡有飲料和酒,看看自己喜歡什麼?」

  「不了,謝謝老闆你的好意!老闆,我就想問問你能給我多少錢?」

  「呵呵,你放心吧!我不會虧待你的,這樣吧!你看5000塊夠了嗎?」

  「阿麗姐姐說你能給我8000的,要不是我弟弟的病沒錢治,我才不會……」少女討價還價說道:「那算了吧!我走了。」

  「別急嘛!有話好說呀!」何勇欄著起身要走的少女說:「你要真的是個處女,好,8000就8000了,不過假處女可是騙不到我的。那你現在就把衣服脫了呀!我們先去洗個澡,好嗎?」

  少女聽何勇答應了自己的條件,於是猶豫了一下,毅然背對著何勇脫掉自己的衣服,她那白如羊脂般的身軀完全暴露在何勇的眼裡,少女用手遮住自己的下身,低著頭真是萬分嫵媚和嬌羞。

  把何勇都給看呆了,過了好一會他才連忙脫掉衣服,肉棒一下就彈了起來,高高地翹著,對少女打著招呼。

  少女偷瞟了何勇一眼,見他腰部聳立著一個黑黑的臭東西,就像一個曬黑了的香腸,不過這個香腸又粗又大,真是嚇人!

  她也知道一會這個東西將要進入自己的嫩穴裡,她想:「這麼大的東西,會不會把自己的那裡給搗欄了?」想到這裡,少女的心在「彭……彭」直跳著,真是緊張,害怕和期盼都在少女心裡浮起。

  何勇赤裸著過去抱起少女說:「小寶貝,不要怕呀!我們一會要做的事情,是每個女孩成為女人都要走過的路,我會愛惜你的,我們先去洗個澡再說吧!」

  少女緊閉雙目,任由何勇把自己抱進衛生間。

  何勇把洗浴液抹在少女身上,然後給少女洗澡。何勇的手指從少女的脖子滑到她那尖挺的乳房上,用指尖捏玩著紅紅的奶頭,再把手伸向少女的禁地。

  少女緊張地把雙腿死死夾住,不肯讓何勇摸自己的下陰。

  「小姐,請把腿分開些好嗎?」何勇在少女耳旁輕聲說:「讓我來給你把那裡洗乾淨,這樣我們一會才好……」

  少女紅著臉,把緊閉的雙腿分開了些,這樣何勇的手指終於觸摸到少女寶貴的處女禁地。

  洗完後,何勇把少女又抱到床上,欣賞著少女美麗的身軀,他在貪婪的聞著少女身上散發出處女特有的幽香。何勇肉棒早已勃起,慾火把他臉上燒得是紅紅的。

  「寶貝……我倆還是先看會電視吧!」何勇對著渾身哆嗦的少女說:「不要怕,我給你說,性愛是人間男女的最高享受,不僅對男人是,對女人也同樣,我希望我們都能在一會的作愛過程中得到高潮,你我都能有一個美好的回憶!」

  打開電視後,何勇把頻道又調到境外的色情台,馬上電視畫面上又出現了令人衝動的鏡頭。何勇躺下來樓著赤裸的少女一起觀看色情台的內容,電視上的激情畫面先是讓少女大吃一驚,再看一會少女緊張的心情已經平靜不少,40多分鍾後,少女的禁地開始分泌出晶瑩的黏液來,這是少女動情的表現,少女心裡已經開始對做愛有了渴望,她在不知不覺中把頭依偎在何勇的肩上。

  當然這一切變化都落在何勇眼裡,看看時機成熟的差不多了,何勇的手開始在少女身上遊走起來,最後摸到少女的大腿根部,少女很自然把腿分開,讓何勇來摸自己的陰部。

  何勇的指尖輕撫著嫩穴,然後用左手把嫩穴外的兩片紅色的肉刨開,右手指尖在穴溝裡來回滑動,再把粘滿黏液的手指放進自己的嘴裡品嚐一下,微笑地看著少女:「寶貝,你流出來的水真好吃呀!我喜歡你那裡的味道。」

  何勇的舌頭在少女身上到處舔著,直到何勇把頭埋進少女大腿裡,貪婪地舔著少女的嫩穴。

  「啊!」少女舒心地輕喚了一聲。

  隨著何勇舌頭的不斷進攻,少女的身體是越來越放鬆,小嫩穴處全是自己流出的騷水和何勇的唾液。

  「啊……真是舒服呀……你好厲害噢……我喜歡你舔我的那裡……」

  「寶貝!我就是喜歡這樣,性愛就是要讓我們都舒服才行!」何勇吞了口騷水說道。

  何勇舌頭的攻勢更加猛烈了。

  「喔……好奇妙呀……好奇妙的感覺呀……我……我覺得自己……就像要飄起來……老闆呀……再舔深點……對了……再使勁舔我呀……噢……飛了……我飛了!」在何勇舌頭的攻勢下,少女得到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隨著高潮的到來,嫩穴裡一股陰精冒了出來,弄得何勇滿臉都是。

  「寶貝!現在我們開始玩最刺激的性愛遊戲。」何勇對著還在雲裡飛翔的少女說:「我要把肉棒插進你的小穴裡,讓你得到更高的高潮。」

  少女答應道:「我的好老闆,我還是處女,請你要愛惜我呀!」

  何勇說:「放心吧!我的小美女,我知道該怎麼做。」

  說完後,何勇把龜頭對著肉縫正中間,上下左右轉了幾下,讓淫水把龜頭打濕,可是就這幾下,少女覺得穴心裡癢極了,於是她輕喚道:「老闆啊!不要再玩了……我、我裡面都快癢死了……你快來呀!」

  在少女請求下,龜頭分開穴外兩片紅色的嫩肉,慢慢地肉棒在往穴裡捅,肉穴裡還是相當濕滑,龜頭只感到有一層軟軟的肉擋著,何勇再一使勁,肉棒衝破少女最後一層防線,沒根插入嫩穴裡。

  「哎呀!有點痛啊!」少女叫了聲。

  「放心,痛馬上就過去了,寶貝不要緊張嘛!」

  何勇的肉棒在嫩穴裡做了個短暫的停留,肉棒就開始緩慢地抽插起來。

  酥麻和著一絲疼痛的感覺,隨著肉棒的每一次抽插,從穴心處快速地擴散到少女全身,她開始慢慢喜歡上這種感覺,她覺得自己需要,她還想要更刺激的抽插。

  「噢……老闆……我現在不是很痛……你可以放心……放心地操我了……我要嘛……」

  聽到少女的呼喚,何勇的抽插速度明顯加快,插得嫩穴處「滋……滋……」直響。

  「喜歡嗎?」何勇問道。

  「我喜歡……我帶喜歡了……再快點呀……舒服……」

  「吧唧……吧唧……吧唧……」

  「我喜歡操你,喜歡你被我操得舒服,我要你得到高潮!」何勇邊插穴邊叫道。

  「你真好……我……喜歡你操……操得我好舒服呀……我快飛了……你再使勁動呀……快動……啊……」

  何勇深吸一口氣後,狂風暴雨地抽插著少女的嫩穴。

  「對……對了我的好人……我就需要你……你這樣操我……快一點……再快一點……把我的小騷穴操爛算了……」

  「噢……飛……飛了呀……飛上天了……啊!」

  隨著少女的再次高潮,小穴裡噴出的陰精燙著何勇的龜頭,何勇一下把持不住,肉棒開始跳動起來,每跳動一次,就射點精液,直到把精液全射進少女的嫩穴裡。

  天亮後,少女從何勇手中接過錢後,對何勇到了聲「謝謝你」,然後少女飄然走出房間。

  何勇又躺了下來,回味著昨夜的破處過程,他感到很滿意,心說:「沒想到在銀川我還能有次艷遇,我好喜歡這裡呀!」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