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干我妹妹已經有很多年了,從她的小嫩屄才剛剛長毛開始一直幹到現在。如今她已經中專畢業,暫時還沒找到滿意的工作,每天賦閒在家;我正在大學讀書,因為白天父母都去上班,家裡就只有妹妹一個人在,所以常常逃課回來跟妹妹做那件事情。

  我知道她心裡還是有點兒不大願意的。雖然我想妹妹其實也並不在乎什麼處女貞操,但畢竟跟自己的哥哥做愛是亂倫行為,她肯定不希望這種見不得人的關系一直維持下去。只是在她很小的時候就被我強行開苞了,而且多年來我對她肉體的索求一直不曾間斷,她肯定也早已習慣了這件事情。現在,我們都把它當作自己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最近這段時間,妹妹失業在家,心情比較苦悶,我經常回來陪她對她多少也是種安慰,所以每次跟她做時她都還顯得比較有熱情,而我也加倍賣力地施展性愛技巧,把她幹得很爽。她常常會忍不住叫出來,並且洩出很多淫水,小穴像關不攏的水閘一樣,弄得兩人都異常興奮。

                 (二)

  我第一次給妹妹開苞時她只有1*歲。說小也不能算小了,1*歲這年齡,有的女孩都生小孩了,而且照我看來,妹妹在1*歲那年發育得也算不錯,小奶子已經挺了起來,屁股鼓漲漲的,陰毛像剛剛發芽的青草,花瓣含苞欲放。她已經來過月經,應該說基本上就快要熟了,否則我也不會想上她(我才不像有些變態的戀童癖呢,一個還沒發育的小穴根本就引不起我的興趣)。

  從那以後我又強姦過她很多次——到現在雖然不能說是「強姦」了,但她和我做那事時也還是有點勉強的——要是判刑的話我真不知該被判多少年!

  我知道這是一件罪惡的事,但我並不在乎。這世上比我更罪惡、更卑劣的行徑多的是!我一點也不感到良心的不安。

  我選了一個暴雨不止的夏夜對她下手。那年夏天的雨似乎下瘋了,曾連下了整整一周沒停過。我的情慾也如同窗外的青草那樣在雨水中蓬勃生長。

  凌晨一點,我悄悄潛入妹妹的臥室,爬上了她的小床。在瘋狂的雨聲中我拉下了妹妹的內褲,拉到將近腳踝的部位,非常色情地掛在那兒。我小心地分開她的雙腿,對猶在熟睡中的妹妹進行了技術生疏的姦淫。當我鹵莽地戳破她的處女膜時,妹妹醒來了。

  「哥,你幹什麼……不……不要……」但我不顧妹妹低聲的哭泣和哀求,繼續一插到底,深深地,深深地插進她那處女的小穴。

  雨水的嘩嘩聲遮掩了一切。在妹妹淚流滿面的哀求聲中,我笨手笨腳地早早結束了。緊縮的處女陰道使我那條只嘗試過手淫滋味、沒見過多少世面的雞巴只抽插了十來下就不爭氣地繳械投降。我怕射精在她陰道裡面會出事情,所以在關鍵時刻把興致高昂的小弟弟抽了出來,一灘濃精全噴在妹妹的腹股溝處,羼雜著開苞後的小穴流出的處女的鮮血,順著陰唇往下淌……

  事後我安慰了妹妹半天,向她認錯,並告訴她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以後就不會疼了。當然我也告訴她絕對不能把這事說出去,說出去爸爸會把我們兩個全打死的。我想妹妹當然明白一旦事情敗露,更沒臉見人的將是誰。

  我仔細收拾了床鋪才悄悄離去,把粘滿了黏液的衛生紙扔到抽水馬桶裡沖掉了,但還留下一小片比較乾淨而且上面沾著妹妹處女血的紙片,作為給妹妹開苞後的紀念。

  直到現在我都保留著妹妹的處女之花。

                  (三)

  人的膽子總是越來越大。跟妹妹亂倫這種事,有過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半個月後的一天深夜,我又一次爬上了妹妹的床,把情慾高漲的大雞巴插進了她才被開苞不久的小嫩穴。這一次妹妹醒過來之後沒有像上回那樣失聲哭泣,只是一個勁兒地小聲哀求我別對她做這種事情,但我不可能放過她,依然在她的身體裡抽插,到最後的緊要關頭才把小弟弟拔出來,射精在她的肚皮上。

  這次我插了有十多分鐘,好爽啊!而妹妹雖然仍表示出拒絕之態,但從她的身體反應可以看出她不像第一次那麼疼了,情緒也沒那麼激動。事後我仍舊是道歉加安撫,對她說哥哥是非常喜歡你才忍不住做出這種事的,其實沒有什麼,父母可以做,我們兄妹之間也可以做,只要不讓別人知道就行了。

  第二天早上在餐桌旁碰到妹妹,她仍像上次那樣故意躲開我的目光,埋著頭吃飯。我偷偷伸腳去碰她,她的腳馬上讓開了。我也沒說什麼,草草吃過早飯就去上學了。

  過了幾天,我又在半夜摸去了妹妹的房間,但發現她竟然把門從裡面給插上了。連續幾次都是如此。看來妹妹是決定加強自我防範了。我很惱火,但又沒有辦法。因為那門是老式的那種,用插銷從裡面一插,她自己不開誰都沒法可想,除非把門撞開。

  但聰明的我還是想到了辦法。我從網上的一篇情色小說中得到了靈感,決定試一試。我花了半個月的工夫,從藥店裡零零星星地買回一些安眠藥,終於湊成了大半瓶,並仔細地把它們研磨成細粉。

  一天下午我提早放學,家中沒人,我便偷偷往妹妹每天都要喝的奶粉罐裡摻進安眠藥粉,充分地攪拌均勻,然後忐忑不安又滿懷期待地等待夜晚的到來。

  果然,晚飯後,妹妹做完功課,照例沖了一杯牛奶坐到客廳裡看電視,但這天沒看多一會兒她就在沙發上睡著了。媽媽把她抱回自己的房間,讓她在床上睡下。我心中大喜過望。哈哈!今天晚上又有的爽了!

  父母的房間熄燈之後,我就迫不及待地摸到了妹妹的臥室。推開門,又看到床上那熟悉的睡姿,雞巴一下子就硬了起來。媽媽已經幫妹妹把外面的衣服給脫了,這樣就又幫我省掉一道工序。我掀開她身上蓋的毛毯,開始行動。

  這一回我把妹妹脫了個精光,內褲、小背心全都扔在一旁(因為小奶子剛剛才發育,雖然一翹一翹的,但到底還不算很大,所以妹妹還沒開始戴乳罩呢),一絲不掛的幼女裸體看起來美不勝收。我非常從容地把自己也脫得赤條條的,才趴到妹妹身上。

  我把她渾身上下都仔細欣賞了一遍(當然少不得一邊看一邊摸了),特別是那兩個小巧紅潤的乳頭(我非常好奇那裡面怎麼會流出奶汁來)和胯間神秘的小穴。

  妹妹的小穴才被我插過兩次,花瓣還夾得很緊,稀疏的陰毛不均勻地分佈在嫩紅的大陰唇周圍。我用手指分開沉睡的肉瓣,露出裡面的鮮嫩之極的粉紅穴肉和微開的洞口。我饒有興趣地盡量把陰道口撐大,往那黑黑的洞眼裡張望,看了半天也沒看明白什麼。

  我還找到了妹妹的陰蒂(上兩次由於條件所限,不允許我這麼從容),把外面的嫩皮翻開,露出那光溜溜的小肉珠,撫弄了幾下居然還神奇地漲大了,真好玩!

  我舔了妹妹的小奶子之後又去舔她的陰部,把兩片陰唇的嫩肉翻得開開的,盡可能地使她私處的每一個角落都能被我的舌頭所光顧。我在那裡的每一寸「領地」上都塗上了自己的口水,舌尖甚至深入肉洞中攪來攪去,一種滿足感不禁油然而升。妹妹的陰部微微有點鹹,味道很鮮美,也沒有什麼異味,舔得我如癡如醉,不想把嘴挪開。

  當然,最後還是要讓位給下面的大雞巴的。我把妹妹的雙腿分得極開,擺成一個色情無比的姿勢,然後扶著她的細腰,對準穴口,將昂揚的肉棒深深插入到底。我用力抽送著,大有肆無忌憚的意思,也不管這麼劇烈的運動會不會把妹妹給弄醒。

  這一次我感到比前兩次都來得爽,不僅是因為可以為所欲為,而且我感覺妹妹的小穴已不像上兩次那麼緊了,插起來更酣暢淋漓。我也不知道插了多久,總有十幾、二十分鐘吧,到了最後關頭仍是把雞巴抽出來,但這一次我沒射在她身上,也沒射在床上,而是全噴在地板上了(主要是怕收拾起來麻煩)。

  我又繼續用手在妹妹的陰部玩弄了一會兒,才拿衛生紙給她擦乾淨(當然少不得把地板上的那灘精液也擦了),然後把內褲和小背心再給她穿上,蓋上毯子(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的樣子),才悄悄離開。妹妹始終都沒有醒過來,看來安眠藥粉的效力還不錯。

  第二天一早醒來,她好像也沒發現有什麼異常。我暗自竊喜。

  就這樣,連續一個星期,我幾乎每晚都去妹妹的房間干她(也有時她感到困倦不堪早早就上床睡覺,但還記得把房門的插銷上好,於是我只能是又吃閉門羹了),不僅每次都能盡情地舔她的乳房和私處,還嘗試了好幾種的插穴體位,但每次射精我都注意射在地上,事後還給她穿好衣服,仔細地清除掉現場一切可疑的痕跡。

  但是有一天晚上,可能是妹妹吃的牛奶裡藥粉不夠吧,我正干到興頭上時,她突然醒過來了,把我嚇了一跳!緊張之下我竟提前想射精了,差點就射在妹妹的小穴裡(那樣可就慘了!),幸好我反應還算快,及時抽了出來,一股熱精全射在了她的陰毛上。

  事情敗露之後,妹妹提高了警惕,再也不喝那罐牛奶了。於是我每天晚上又只好面對那緊閉的房門,無奈歎息。生活重又回到那種乏味、無聊的狀態。

                  (四)

  兩個月後的一天,我總算又找到了機會。我從一個朋友那裡搞到一種日本進口的巧克力,是專門給女孩子吃的摻有迷藥的那種。我妹妹很喜歡吃巧克力,才不像有些女孩那樣假惺惺的,明明想吃卻又說不敢吃、怕發胖。

  我把巧克力放在客廳裡妹妹容易發現的地方,結果她以為是媽媽買的,就把它給吃了,下午怎麼也醒不過來。碰巧那天下午(週末)媽媽的一個牌友打電話來叫她去打牌,而爸爸臨時去外地出差,家裡就只剩下我和昏睡不醒的妹妹了。真是天賜良機啊!

  我好好地搞了她一把。她身上裡裡外外每一個吸引人的地方都被我盡情地把玩,真是爽到極點!那塊進口巧克力的威力確實大,任我怎麼折騰妹妹就是醒不過來。我還差點要給她的小屁眼開苞呢,大龜頭都已經擠進去了,但後來想想還是覺得有點髒,就算了。

  那天我整整幹了她五個多小時,從下午一直幹到晚上,前後射了三次(好像要把兩個多月來積壓已久的性慾一下子全發洩出來),幹得我自己都腿軟得走不動道了。等媽媽打完牌回到家,我早把現場打掃得乾乾淨淨,跟她離去時別無兩樣。

  經過這一次暢快淋漓的迷姦之後,我的膽子變得更大了。我越來越有把握相信妹妹不會把這事捅出去。她雖然不願意,但反正也已經被我幹過了那麼多次,再多一次又有何妨呢?

  於是有一晚我提前躲進了妹妹的房間,當她看完電視從客廳裡回房準備休息時,我一下子從暗處躥出來抱住她,先急忙把門關死,然後就拉她到床上去。果然妹妹並沒有大喊大叫,只是無聲地抵抗,但女孩子的氣力畢竟有限,而且可能她也想到這早不是第一次了(而我又不可能放過她的),所以最後還是放棄了徒勞的掙扎,乖乖地任我姦淫。

  這以後我就再也不用等妹妹睡著後才摸到她房裡,或者下迷藥把她弄翻了才下手。事情變得更簡單了,只要我實在是憋不過了,就去找她,要求她跟我做(當然是背著父母的)。我斷定她不敢把這事告訴父母,她誰也不會告訴。這只是我們兩兄妹之間的一個小秘密罷了。再說我這做哥哥的,除了不時要在她身上發洩性慾這一點不好外,對她可疼呢!誰不認為我們是一對關係很好的兄妹呢?

  其實我確實很喜歡妹妹,只不過我總也無法控制住身體深處那只慾望強盛的猛獸吧。我們是恩愛的兄妹,也是狂熱的情人,這又什麼不好呢?所以我一次又一次地和妹妹血肉交融地深深結合,深深的。

  我只是擔心妹妹會不會懷孕,因為雖然我每次都是體外射精,但危險性還是很大的。所幸一直都平安無事,每個月都能吃到「紅燈」。

  為了防止意外的發生,後來妹妹跟我定了三點「君子協定」(看來她是認命了):

  1、每個月最多不可以超過五次(平均一星期做一次);2、一定要戴避孕套;3、月經期不可以強迫她做。

  我自然遵照執行。但有時會覺得戴套子插穴很不爽,畢竟不像肉貼著肉那樣刺激過癮,所以在妹妹安全期的時候,我也會要求不用戴套讓我直接插進去。妹妹經不住我軟磨硬泡只好無奈地同意了。

  每逢那樣的日子我總是玩得特別盡興。

                  (五)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跟妹妹保持著禁忌的肉體關係。她嬌好的身體在我的雨露潤澤下日漸成熟、綻放,乳房從兩個小小的青蘋果成長為堅挺、豐滿的雙峰,小肥屄的周圍從萋萋芳草變成茂盛的叢林,嫩穴多水而滋潤,緊而不澀,柔而不爛!

  至於我,經過這些來的不斷磨練,小弟弟的忍耐時間已從最初的十來分鐘延長到現在的四、五十分鐘。我們的契合程度已越來越好,時常能雙雙達到高潮。我相信再用不了多長時間,妹妹就會完全心甘情願地跟我幹的。那時我就不會再說「強姦自己的妹妹」,而是說「和妹妹做愛」了。

  這就是我跟我妹妹的故事。

  干自己的妹妹,真爽!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