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記得那一次和一對夫妻交友。

我和妻子一起洗了,換上一身睡衣,問對方要不要也洗一洗。對方妻子說來之前已洗過了,而丈夫說想我妻子跟他一起洗,我點了點頭,妻子的臉紅了,跑到了洗手間,對方的丈夫便也跟了進去。

對方的丈夫把浴室門關上了,一陣水聲從裡面傳出來,房間裡只剩下我們兩個。我掀開被子鑽了進去,撫摸著對方的妻子,而我的心當時根本就沒在床上,而是跑到了洗手間裡。

我的手輕輕地撫摸著對方妻子的屁股,詫異她的屄上基本沒有毛,顏色只比膚色略深,小陰唇縮在裡面,整個屄顯得很光潔、很乾淨,她說丈夫幫她剛剛刮過,我便把她的屁股搬過來為她口交。

她附在我耳邊說:「我男人很喜好剃陰毛,而且也很會玩女人,沒準他現在也正剃你妻子的呢!」說完就回過頭把我的雞巴含進了嘴裡。

彷彿幫我求證一樣,洗手間那邊妻子求助似的呻吟此刻剛好響起:「你饒了我吧!我受不了,別剃光了……」

大概有十五分鐘,洗手間的門開了,對方的丈夫先出來,他看了我一眼,打了個招呼。我妻子隨後出來,身上又裹了條浴巾,我沒敢看她的表情,餘光裡,只見那位丈夫把我妻子放倒在床上,然後趴到了她兩腿之間,妻子的呻吟聲再次響起。

我看了妻子陰部一眼,她的屄變得光溜溜的,陰毛剛剛刮過,成了名符其實的不毛之地!我問她:「怎一下子變成這樣了?」妻有些不自然的說:「你還問,被他弄進去洗澡,他卻……只好……只好被刮了。」我說:「沒關係,我沒怨你,剃了好。」

這是我們的第一次,也是目前為止唯一的一次剃陰毛交換。本來只以為妻子撅著屁股被對方的丈夫操而已,沒想到連陰毛都被對方丈夫剃光!妻子的全部隱秘便毫無遮掩地裸露在對方丈夫的眼裡。

這時那個男人架著我妻子的雙腿,已經開始操起來了。他的雞巴很大,妻子光溜溜的屄使我可以清楚地見到他那根粗壯的肉棒是如何在裡面用力樁搗,妻子被幹得得嘴唇發白、滿臉是淚、渾身顫抖,嘴裡興奮地胡亂喊著:「你饒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看著身邊這個被初次見面的陌生男人操得浪態百出的赤條條女人,她到底是我妻子嗎?皮膚白嫩、乳房結實、大腿修長,這具確實是我熟悉的胴體,但底下本來烏油油的一片濃密陰毛現在已經全部不翼而飛,從我這裡望過去就可以清楚地見到屄中央的那條鴻溝,沒剃光之前還真看不出來。

寒暄了幾句,對方的妻子幫我戴好套後便蹲在我的雞巴上面,用手扶著雞巴找到了陰道口就輕輕往下一坐,把大半個雞巴插進了她的陰道裡。

妻在旁邊正「啊……啊……啊……」的爽著,見我們這時也開始操穴了,就扭過頭來,將目光對準我說,她也想看著我怎把雞巴操進對方妻子的屄裡。對方妻子聽了我們的對話,就依照我的吩咐翻過身體跪在床上,然後將屁股挪過妻子那邊撅起來,讓我在妻子眼前把雞巴再插進去……後來妻子告訴我,那個丈夫其實在洗手間裡沖完澡後,就把她抱起擱在洗手盆上為她口交,他捉住妻子的兩條腿張得好開好開,湊在她屄上舔她的陰道口和屁眼。妻子說,那男人的口交技術很好,舔得她舒服極了,並控制不住地流出了許多淫水。

沒想到當他用手撥開陰毛去舔自己的陰蒂時,妻子完全失控了,忍受不住主動拉著他要快點操進去。那男人這時才嘿嘿的壞笑著提出條件,他不慌不忙地撫摸著妻子的屄,說他喜歡操光板子的屄,除非妻子讓他把陰毛全部剃光,不然雞巴不會硬起。

妻子當時已被性慾沖昏了頭腦,只要他能操自己的屄,要她做什都願意,於是陰毛就被對方的丈夫剃了,還是用我的剃鬚刀和剃鬚膏呢!

開始的時候妻子還哀求他不要全部剃光,象徵性地刮去陰唇兩邊的就好了,陰阜上的要留下來,不然不知該怎向丈夫交代……說著說著,妻子羞澀的表情當中竟帶出了一絲興奮和滿足。妻子又告訴我,剃完後她對鏡子照照,竟發現自己的陰部一根陰毛也沒留下,看上去像只被剪掉了毛的白綿羊。

用水沖乾淨所有的剃鬚膏之後,那個丈夫跪下身子,像只發情的公羊一樣摸著、吻著我妻子光滑的屁股、屄……不知怎的,妻子發現沒有毛髮的下體變得更敏感了,她被舔得有些受不了,主動要求也去吸他的雞巴,但那男人並沒有如她所願,卻把妻子抱出房間放到床上來。

嗯,說遠了。這時候對方妻子正屁股朝天趴伏在床上等我插進,我從床上站起來跪在她屁股後面,一邊用手擼弄著雞巴,一邊用另一隻手捏著她屁股上的白肉,不時的還扒開屁股給她舔屁眼兒。

她側過頭來看著我,輕聲說:「你……你下手時要輕些。」說完,立刻把頭轉回去,一張臉緊貼在枕頭上。我笑著說:「你放鬆屁股,慢慢來,別緊張,放鬆。」熱熱的大雞巴頭兒來回蹭著被刀刮掉恥毛的陰唇邊,直到感覺濕了,才大雞巴一挺,「噗哧」一下鑽了進去,她隨即「啊」的慘叫一聲。

我一開始是慢慢抽送著,屄裡的淫水逐漸增多,把我的雞巴弄得滑溜溜的,令抽插變得越來越潤滑,我邊操邊讚:「好屄!真是好屄!」說完,看見對方的丈夫已經把我妻子操上高潮了,她手摟著男人的腰,眼睛仍然盯著我和對方妻子交合的部位,兀起得高高的屁股在顫抖著,大股大股的淫水從那男人的雞巴周圍由屄裡冒出來。

受到旁邊刺激場面的渲染,我的雞巴也用力地在對方妻子的屄裡面進出著,幅度越來越大,兩個多毛的大卵蛋子兒拍打在她的屁股上,竟然發出輕微的「啪啪」聲。到後來,埋藏在心底裡的獸性被完全激發起,我心裡只想盡情摧殘她,操得一下比一下粗暴、一下比一下深入。

我也不記得操了有多久,耳邊不斷聽見他妻子氣喘吁吁地哀求我說:「輕一點……求你別這狠,當行行好饒了我吧!喔……喔……我真的吃不消了!」她男人立刻轉頭瞪大眼睛看著我,嘴裡說:「嗯,你就輕點。」又安慰他老婆說:「小袁,堅強點,沒事!別怕,有我呢!」

我可沒管那多,大雞巴依然使勁地頂,一下比一下用力。我歪著頭,透過對方丈夫的頭看見妻子用食指和拇指在撕拉著一個保險套的包裝,我心想,都已經被人操這久了,現在才醒起要他戴套?人家要射的話,早就把你那騷屄灌得滿滿的了!

由於並排著一起操,角度上的關係讓我沒法一邊操他老婆,一邊很清楚觀看自己老婆騷屄被操的情形,如果看得清楚,我必須把上半身傾向外面,再歪著頭才可以。

這時老婆忽然發出了一聲慘叫,原來對方丈夫腰向前一挺,再次用力插了進去,這下插得全根盡沒,然後直起身子抱住我妻子下床向沙發走去。他一邊走一邊操地去到沙發邊,將妻子剛在沙發上放下,猛地又再向前狠狠一插,把妻幹得整個人都癱了下去。

妻子一口氣沒喘完,他結實的大腿和屁股上的肌肉抽緊起來,凝足勁力又再一操,這一插比剛才還要兇猛,我老婆的慘叫聲再次響起。跟著他用粗壯的胳膊抓住妻子白晃晃的左大腿架在沙發的靠背上,另一手抬起妻的右腳擱上自己的肩膀,這樣我老婆一雙腳便張得開開的幾近一字型。

原本我還以為老婆會矜持一下將腿合攏些,誰知她卻雙手朝後緊緊地扣住沙發的靠背,挪著屁股讓自己的屄移到那男人更適合插入的位置。這下好了,本來我打定主意既然無法在浴室盡情觀賞到她剛才是如何被刀刮掉陰毛的一刻,這次非把她被操時最精彩的一刻看個徹底,實在很想叫他們重新開始,沒想他們的合作終於使我如願以償。

沙發上開始傳出男人低沉而暢快的吼聲,只見他盡情地一下緊似一下的重重操下去,把妻的屄操得「啪啪」作響;我也不甘認輸,將屁股快速前後擺動狠幹他老婆。頃刻之間,兩個老婆不約而同地慘叫了起來。

在我的狂抽猛送下,對方妻子的求饒聲越叫越淒厲,全身就好像觸了電般不由自主的抖了起來,緊接著猛地顫了幾下,燙熱的陰液噴得我的龜頭一陣酥麻,「啊……」在長長的慘叫一聲後她就昏了過去。

我有點詫異,戀戀不捨地拔出雞巴,她的頭輕輕動了動,光禿禿的下身裡還不停往外淌著白漿、濁水,啊!她不單被我操上高潮,還爽到失禁了。

看看昏死過去的她屁股朝天地趴伏在沾滿汗漬和尿液的床上,頭髮散亂,兩手抓緊著床單,白白的身體仍在不停顫抖著,我連叫了幾聲,她的頭才再次動了動。我上前把她弄了個狗爬式姿勢,抓緊她的兩條腿岔開,她的頭無力地垂在床邊,不知所措地搖晃著發出哭音:「不……放開我……你把我的尿都操出來了!

饒了我吧!」

看來她真的再操不下去了,於是我直起身來,硬梆梆的雞巴依然在一挺一挺的,避孕套油光發亮,上面都是從她屄裡沾出來的白漿兒。我把頭轉向沙發,那裡,我的妻子和對方丈夫已經換成了狗爬式,這時房間裡的景像已經變成了我一個人坐在床上看他們做愛,感覺有點尷尬。

那男人看了我一眼,也不說話,繼續專心一致地操著我妻子。妻子抬起頭來把目光望向我,見我目不轉睛地盯著她和別的男人性交,羞怯地又再把頭低了下去,可是卻掩飾不了自己雪白的屄捱受著對方丈夫那根大雞巴出入抽插的情景進入我眼簾。

我看了幾眼就走過去站在妻子面前,高高翹起的雞巴上的保險套沾滿了對方的妻子濃白的黏液,我摘去套子,一把抓住妻子的頭髮就向我襠胯下按去,她雖然有點詫異,卻也自覺地張開小嘴一口將大雞巴頭兒給吃了進去。

我一邊低頭仔細看著老婆在吸屌,一邊喘著粗氣,大雞巴越來越硬了,急得愣愣亂挺。妻子雙手用來撐著沙發,騰不出來,只用小嘴和舌頭追逐著我的雞巴頭兒,靈活的舌尖不停地在上面撩掃著,最後看準了,才小嘴一張將整個龜頭都含了進去。

「對不起,一塊操吧?」我徵求對方丈夫的意見。他長長的喘了口氣,說:「沒關係,反正她的嘴也閒著。慢慢操呀!咱們一塊跟你老婆玩玩。」我禮貌性地回了句「謝謝」。

老婆嘴裡含著我的雞巴,後面又有另一根在狠命地操著,撞得她身體不停前後篩動,正好順勢將我的雞巴吞吞吐吐。我的雞巴也不深插,只讓老婆的嘴叼著個龜頭,她含著我雞巴的嘴裡發出一種「嗒嗒」的聲音,像小孩兒吃奶似的。

大概有一分多鐘,對方丈夫突然哼了一聲,渾身一抖,急忙抽出雞巴,我看見他的兩個蛋子兒一上一下地動了起來,就知道他堅持不住了,於是趕快從老婆嘴裡拔出雞巴,叫他給我讓開地方,用手自己擼了幾下,就一手扶著雞巴,一手摸著老婆高高撅起的白嫩屁股,在那男人的目光注視下,對準她水汪汪的屄直捅了進去。

「噢!」妻子大叫了一聲,隨即就跟著雞巴的抽插頻率不自制地「噢噢」喊起來,邊嚷著:「你們饒了我吧!這樣輪著來,我受不了了……」

對方丈夫湊到我妻身邊搬過她的臉,她轉頭求助似地看我一眼,我作出一個無所謂的表情,對方丈夫把避孕套摘了,就把赤裸裸的雞巴塞進了她的嘴裡。

妻子含住他的雞巴吸了一會,抬起頭把雞巴吐出,問道:「那你老婆呢?」

我把頭轉向床那邊,對方妻子仍像一條乳白色的魚般趴伏在床上,虛脫得好像睡著了,兩條腿大大張開著,還保持著我抽離時的狀態,許多白色的黏液堆聚在陰道口附近,被刮掉了陰毛的陰唇向兩旁張開,底下的床單有一大灘濕濕的痕跡。

我示威似地把目光從她那裡移開,繼續專心致意操我的妻子,對方丈夫也加快了捅她嘴的動作頻率,並發出陣陣低吼。眼看著他的雞巴逐漸變得又粗又壯,突然他對我妻子說,想射在她嘴裡,老婆吐出雞巴說:「行!」他又衝我使使眼色徵求意見,我點點頭。

他擺好角度,紅通通的大雞巴頭直直對著我妻子的嘴,他一邊使勁地擼著雞巴,一邊說:「小白你真好!」越說越使勁擼……突然渾身一緊,叫道:「出來了!你別動,嘴巴張大就好。」

由於角度上的關係,我只看見妻子部份的臉,他抓住我老婆的腦袋,雞巴頭對著她的口連續抖了幾抖就猛地射了出來,只聽見妻子嘴裡發出「滋滋」幾下聲音,精液就全都準確地射進了我妻子的口裡。

我沒有聞到那股精液特有的腥味,因為妻子含在嘴裡轉頭看我一眼後就把頭垂低,一下子把嘴裡的東西都嚥了。對方丈夫射完,長長的吁了口氣,擼了擼雞巴,然後看看我,也不說話就筋疲力盡地倒在沙發上……後來我與他的妻子在洗手間交流了一下心得,洗手間的門沒有上鎖,她丈夫和我老婆可以隨時進來。她只披著一條白色的毛巾,光著屁股,我得以第一次仔細地看看這個剛剛和我做過愛、被我把尿都操出來的女人。她的皮膚和我妻子一樣細膩,乳房確實小了點,不過屁股卻實在大,叉開的腿間光潔無毛,陰部是光溜溜的一目瞭然。

她承認當時挺享受的:「你已經很不錯了!沒有哪個男人能把我操到尿都飆了出來。」她試探著問我的妻子怎這喜歡吞嚥男人的精液?其實精液味道怪怪的,看著我妻子那享受吞精的感覺,自己的吞精液想法突然強烈起來。

看著她,我暗自得意自己老婆的愛好

(二)

望著對方丈夫在我老婆口裡射精,在後面操屄的我興奮到有些受不了了,尤其是妻子當著我面前吞下他的精液,更加速了想射精的升騰感,為了防止過早完事,我急忙把雞巴拔了出來。

我一手提著從屄眼裡抽出來的雞巴,一手順勢把老婆推翻在沙發上,攤在旁邊的男人挪了挪屁股讓出位置,然後幫我輕輕把她扳倒。老婆心領神會,知道我要換個姿勢操她,立即順從地平躺在沙發上面,翹起雙腿左右張開,擺出挨操的姿勢。

對方丈夫從後揣起我老婆的屁股,像替小孩把尿一樣把她抱在懷裡,老婆中門大開,雪白的大腿幾乎被張開到最大限度,一小時前還是陰毛茂密的陰部現已光禿禿一片,肥厚的陰唇像小嘴一樣張開著。我挺起身體,用雞巴頭在她的陰唇縫裡蹭了幾下就插進她的屄裡,開始正兒八經地操她了。

我一邊用力抽插,一邊摟著老婆撫摸她的奶子、捏她的奶頭,妻子在我的身前一口口地喘著粗氣,兩條小白腿開始亂蹬。我這頭壓住妻子的肩膀,示意對方丈夫去扳開她的兩條雪白大腿,我死勁地抽送著雞巴,妻子的淫水開始如排洪般奔洩而出,兩條腿也慢慢放鬆了下來。

對方丈夫雙手還死死地抓著我妻子的腿,我擋了擋他的手,聰明的他隨即鬆開,老婆兩條雪白的腿就向上縮起,騷屄張得更加開了,陰道裡面還死勁地收縮著,我看到老婆已經漸入佳境,隨即趕緊加快抽插的節奏。

對方丈夫起身來到我背後,瞄了瞄我老婆的陰部說:「你老婆的水怎這多?」老婆一聽,腿向上收縮得更加厲害,陰道裡一陣抽搐,我知道她的高潮要來了,也抖擻起我的雞巴作出衝刺,屄裡發出「呱嘰、呱嘰」的悶響,黏液像水一樣流出。

老婆死勁地「喔喔喔」叫了幾聲就不動了,她的眼睛突然瞪開露出眼白,我知道老婆一白眼上翻就表示高潮已經來了,老婆陰道裡的淫水一直流到我的雞巴蛋子上,又再滴落沙發。我拔出雞巴,老婆滿身是汗,一歪過身子便軟倒在沙發上面了。

對方丈夫看著我抽出的雞巴說:「怎還這硬?」我說還沒有射出來,他有點訝異地笑笑,然後走回沙發上坐下把我老婆抱在懷裡。沒有了刺激,這時我的雞巴開始萎縮,老婆在那男人的懷抱裡休息了一會,身體也漸漸地恢復過來。

老婆向我的雞巴掃了一眼,小聲問:「剛才舒服嗎?」我滿足地點點頭又搖搖頭,用手去撫摸雞巴,龜頭上沾滿老婆分泌出來的漿液,已呈半凝固狀,像鼻涕一樣長長的耷拉下來。我重新成了孤家寡人,房間裡靜靜的。

忽然床上發出點聲音,我側過頭看去,見到對方妻子已爬起來坐在床上,她用手攏攏頭髮,抬頭看了看眼前我這個把她操到幾乎昏死過去的男人,以及那根能把她操到尿都撒出來的雞巴,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就轉頭高高撅起圓滾滾的屁股,有些倦意地收拾起床上的毯子和沾滿汗漬、尿液的床單。

我望過去,她潔淨無毛的光屄被我操到紅紅的有點外翻了,白生生的肥腿上掛著一串黏黏的東西,在這個場景刺激下,我的雞巴迅速復原了,又再高高的勃硬起來。

我翹著沾滿我老婆濃白黏液的大雞巴挪到她身後,手伸進她的大屁股下捻搓著兩片陰唇,她渾身微微地顫抖著,抬起讓低垂的頭髮蓋住的臉頰,細聲乞求:「求你別摳了,我感覺又想尿了……你真是會玩女人啊!」

我被她說得心花怒放,食指放肆地大摳陰道,中指哆嗦著插進她肛門裡用力攪弄起來,將她插得興奮地大口喘著粗氣。十分鐘過去了,對方妻子忽然大叫一聲,全身發抖,一股熱熱的水「嘩」地從屄裡流了下來,我躲閃不及,陷入肛門的中指還來不及抽出便被熱水澆了在手上。

我打量了一下濕漉漉的手,再望望她下身,也是整個濕成一片,我打趣地親了一下她白溜溜的屁股,問道:「又尿了吧?」她垂著頭低聲說:「我沒有……我不尿了。」然後痛苦地哼了一聲,一屁股就坐在床上,嘴一張一張的哼哼著:「我沒有尿了!我沒有尿了!」

我手也有點累了,就把沾滿尿的手在對方妻子的頭髮上擦了擦,然後彎腰抬起她的大白屁股,抽出墊在下面的床單伸到她岔開的大腿根部,把她光溜溜的下身裡裡外外仔細地擦了一遍,肛門也不放過,她被鑽心的屈辱感弄得心力交瘁,使力咬著自己的嘴唇,但沒有制止我擦。

過了一會,對方丈夫和我老婆回到了床上,那女人又和我老婆說笑著,我一句也沒有聽進去,腦子裡儘是一些不著邊際的事情,還是老婆過來推搡我,我才回到了現實。

兩個老婆開始收拾床上的床單,老婆說:「你們真畜生,兩個人拚命操我一個,人家從未試過被兩個男人一塊操,好硬心。」對方丈夫搓著老婆光禿禿的下身,打趣地說:「你真不知好歹,這嫩的身子,一個操人多可惜呀!」我們都笑了。

我頓時感到有點失落,也就不好多說什,便硬把對方的妻子拉過來,示意她舔我的雞巴頭。龜頭下的皺褶裡滿是白色的污垢,那是操我老婆時沾在上面的穢液乾涸了,對方的妻子坐起來,找到床頭放手巾的地方,拿出一張濕潤的紙巾要擦雞巴頭,我用手擋了擋她的手,她看看我的臉色,咬咬牙只好張開嘴舔了幾下,然後用嘴唇叼起我的雞巴頭,把雞巴頭全部含在嘴裡用力吸吮。

我看她不拒絕,也就放開了手,捏著雞巴向嘴裡擠去,她不敢怠慢,張大嘴把它吞進去,「吱吱」地吸吮起我整根雞巴。

我的雞巴前後移動,像在老婆陰道裡一樣抽插起來,雞巴頭上原先沾著的半凝固斑塊,被抽刮出的口水又再溶回成漿液,瀰漫到對方妻子的嘴唇上端,有一些已經開始順著我的雞巴往下淌,流到雞巴蛋子上,並和雞巴蛋子下的陰毛糊在了一起。

他妻子全力叼著雞巴,我很盡興,抽插了一會,竟想就在她嘴裡射了,讓她也當著自己丈夫面前吞下我的精液。那女人也意識到最後時刻即將來臨,頭無助地左右搖擺著想將雞巴吐出,被雞巴堵住的嘴裡發出一些含糊不清的聲音。對方丈夫完全明白自己妻子的反應,但剛才我老婆已吞過他的精液,現在不好阻止,惟有無助地在一邊拚命擼自己的雞巴。

我有恃無恐,當然不斷加快抽插的速度,很快就接近射精高潮,開始粗聲地大口喘氣。忽然老婆叫我的名字,我瞄了她一眼,她伏在我們床邊,盯著沾滿了潺漿的雞巴,我會意地點點頭,把對方妻子的頭一下下用力按著,越來越快,然後突然用力拔出雞巴,把老婆拉來伏在我身下,直接把濕漉漉的雞巴塞進了老婆嘴裡,但還是射了一點在她臉上。

老婆含著我的雞巴絲毫不敢怠慢地全力吸吮著,我低吼一聲,解氣地把精液射進了老婆的嘴裡。滿足地射了,卻費了很大的力量才從老婆嘴裡拔出雞巴,我閉著眼睛長長的吁了口氣。

再張開眼睛時,看見老婆把右手的手掌彎成盤狀,我湊到老婆身邊搬過她的臉,老婆看了我一眼。對方的妻子蹭過來,右手拿著一張紙巾指指老婆的嘴,俯下身在我老婆耳朵邊說了些什,我用手擋住對方妻子的紙巾,她的臉扭向我這邊,表情似乎有點詫異。

老婆拍了拍對方妻子白生生的肥腿,搖搖頭,然後小心翼翼地仰高頭來,望著我的眼睛慢慢張開嘴巴露出她口中滿滿的白漿,我又會意地點點頭,她把頭低回去,一下子就把嘴裡的東西都嚥了。我又用手擼了幾下自己的雞巴,然後把沾了黏液的手在老婆嘴唇上擦了擦,對方妻子張大著嘴,目瞪口呆的注視著。

坐在一旁的那男人這時回過神來,望了我一眼,自言自語道:「這傢伙真是有點傻福氣,我還沒見過這喜歡吞男人精液的女人,小白(我老婆的名字)她真棒!」我看了我老婆一眼,老婆的臉紅了,嬌嗔地輕輕打了對方丈夫一下。

「看看人家,你也該放開點,以後適應一下吧!」對方的丈夫對他老婆說。

他妻子臉頰憋得通紅,咬著自己沾滿了凝固白漿的嘴唇……

(三)

對方妻子什話也不說,只是看著我老婆,良久後才用牙咬了咬下唇,說:「你……你剛才……那……喝那些東西時,我心裡也覺得陣陣噁心,他們那種東西直接射進嘴裡會好受嗎?我真沒想到,原來男人射出的東西也能喝。」

我老婆笑笑說:「沒喝水,玩的時間又長,感到有點渴。」

看著對方妻子那個樣,我問她渴不渴,她點點頭,隨即又搖搖頭。我老婆笑著蹭過來看著她說:「怎樣,想不想嚐一嚐?」她又搖了搖頭說:「我覺得太髒了,而且也……你還是自己吃吧!」

我笑著說:「那東西是高蛋白,有營養,嚐嚐吧?」她不敢吭聲,趕緊坐起來看著她丈夫,她丈夫說:「你以前總不願意,說我變態,看看人家今天……」

我趕緊笑著說:「我們今天有時間,你不用這急。」我老婆重重的在我胸上捏了一下,說:「你就是變態!」

我們心情非常興奮,輕鬆地收拾著床上面的床單,以及地上散落的一朵朵揉搓成小白花似的衛生紙和撕開的保險套包裝,突然我老婆吃驚地發現床單底下多了一灘濕濕的痕跡,她抬起頭來,將有點詫異的目光對準我,我直起身把頭轉向對方妻子光潔無毛的腿縫,那男人也看了我和他老婆一眼,卻不說話,低頭繼續收拾床鋪。

對方妻子不自覺地發出一聲嬌呼,趕緊一把抓住濕濕的床單,她不想讓丈夫知道自己被我玩弄到失禁的反應。老婆看了我一眼,摟住對方的妻子過去,對她耳朵裡說了些什,她的臉唰地紅到了耳根。

我壞壞的笑說:「你會不會喝水喝得多,控制不住自己了,又有點懶進衛生間,就在床上尿了。」我老婆還真俯下身去聞聞床單底下的濕痕,仰著頭笑說:「真的是尿呀!真的是尿呀!」對方妻子臉頰憋得通紅,輕輕打了我老婆一下。

我老婆還說:「真有意思,幹得在床上尿了!」扭頭看了我一眼:「你怎樣,也很來勁吧?」我看了看拿著濕床單的對方妻子,點著頭。那女人腦袋垂得低低的,自己被干到尿了出來的秘密被我們在丈夫面前說穿,羞得她簡直無地自容,趕忙拿著濕床單跑進了洗手間,她丈夫也跟了進去。

我忍不住暗自瞄了對方妻子雪白的背部一眼,真的是個典型的婦人,屁股很大、很圓,白白的、翹翹的,一挪起來,肉像棉花一般白皙的肥大屁股有幾分顫動,十分誘惑。

我們回到收拾過的床上,一手摟著我老婆光著的身子,我覺得自己在得到無比快樂的同時也有一絲失落,這種失落而且是發自內心的深處。這時我發覺我老婆顯得異常興奮,我躺在床上看著老婆興奮的眼神,不由得問了一下:「你怎了?吃藥了?」老婆只是笑笑,沒理我。

我一邊用手摸著老婆的屁股,一邊問她:「喜歡兩個男人干你嗎?」她點點頭,我又問:「喜歡他的雞巴嗎?」老婆只是笑笑,什話也不說。

又過了會,老婆俯在我身上,輕輕的問:「你真想知道呀?」

「是啊!」我回答道。

「我說了,你可不能酸溜溜的。」老婆說道。

我裝作漫不經心地摸著她的屁股答道:「我們都老夫老妻了,還能酸溜溜的嗎?」

老婆說,和對方丈夫單獨操的感覺好,興奮得渾身顫抖。

我不由得又問老婆:「她丈夫在操你的那個時,有什感覺?」

老婆說:「也不知是怎回事,開始時真受不了,他的東西幹得一下比一下狠……」我說:「那時你已經叫得沒了人聲了。」她說:「是嗎?」

我又問:「他的東西大嗎?」老婆點點頭,又臉紅了說:「你們一塊干的,還不知道呀?」我說:「我想知道你的感覺。」

老婆想一想說:「我說了,你別生氣。他的雞巴的確比你的要大。」妻子說完時轉頭看我一眼,摸了摸我的雞巴又說道:「應該沒你長,但他的那個頭好像比你的大,雞巴總體比你的粗,你硬起來有這粗……他硬的時候那粗……」

老婆的手摸到我的雞巴頭上擼了幾下,比一比,又再輕柔地套擼起來。

我感到自己的雞巴仍然是軟軟的,腦子裡全部都是老婆被對方丈夫幹得欲生欲死的片斷,但是,儘管瞬間產生些許酸楚的感覺,刺激和興奮卻很快就佔了上風……

(四)

「就這些?」我有些不甘心的問道。這時,我感覺到自己下面又硬了起來,就將老婆往後拖了拖,把一隻手插入她光禿禿的陰唇縫裡面去蹭了蹭,「輕點,別急嘛!」她說道,把腿張得更開了些。

「說呀!」我催道。

她看了我一眼,又繼續說:「還真吃醋啦?你別生氣啊!不過還是你的雞巴操得舒服,他干時我到不了高潮,倒是你能把我幹到徹底的高潮了。你知道嗎?

他知道你的心思,你換姿勢操我時,他抓著我兩條大腿把我像小孩撒尿一樣抱在懷裡,後來還騰出一隻手來撫摸我的奶子。你們兩個一起干我確實覺得很享受,比單和一個人操來得爽,倒是後來丟得太多就真的沒啥感覺了。」

我老婆又問:「你還真把他老婆的尿都操出來了?太厲害了吧!真有你的。

怎干的?說呀!」

我說:「你們在洗手間裡剃毛時,我舔了她的屁眼,她下面光禿禿的就像一隻被褪掉毛的大白雞,讓我興奮萬分。當聽到你在洗手間裡亂喊的時候,我已猜到你的陰毛也被她老公剃了,雞巴立馬硬得不能再硬。你出來時我一看,下面真的已經沒了毛,我氣大了,但又不好和他翻臉,反正不剃也剃了。接著操他老婆時,我腦子裡全都是你那被剃掉毛的光禿禿下身,氣就一股腦發洩在他老婆身上了,我心裡只想盡情地操,下手是粗暴了些,可不知道怎的她就尿出來了!其實整個過程沒超過十分鐘。」

老婆聽完「噢」了一聲,長長的吁了口氣說:「你呀!我都不知道說你什好了!」我正不知道該怎回答,她笑了一下說:「太過份了!以後大家都不能再這樣了……你說,他老婆的屁股是不是太肥了?」

「怎肥了?」我插了句。

「他老婆的個頭不大,那個大屁股長在她身上就顯得太肥了,不合適。嗯,你又興奮起來了吧?」老婆一邊使勁地擼著我的雞巴,一邊問,我聽了激動得不行,拉過她就也摸起來。

大概有十五分鐘吧,洗手間的門開了,對方的丈夫先出來,跟我們打了個招呼,我老婆趕緊穿好內褲,坐起來看著對方丈夫說:「你老婆呢?她沒事吧?」

那男人臉上泛著紅說:「沒事,沒事。有我呢!」

老婆推我快穿好衣服,我「嗯」了一聲,光著身伏在床上說再休息一會,對方丈夫也不吱聲就赤身躺倒在我們兩個的邊上。我和他剛才都操得太賣命了,現在有點筋疲力盡之感,很長時間誰也沒說話。

一會就聽到他老婆喊冷冷的從衛生間裡出來,我抬起頭,她看了我們三個一眼,就摟著兩個乳房跑到床邊抓起她的牛仔褲,手伸進牛仔褲裡想找內褲穿,沒找著,再看地上散落著的衣服,還是沒有,於是他老婆就光著下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高領毛衫。

我見她好像有點不對勁,過去想摟她,可她輕輕推開我,側著肥白的下身一屁股坐在沙發上,轉頭默默的看著電視,一隻手將毛衫用力往下拉,盡量遮蓋住光著的下身。臥室裡這時靜悄悄的,只剩下電視機的聲音。

倒是我老婆首先打破了沉默,問對方丈夫開車來時街道上難不難找位置停,他說不難,就停在門口。我老婆趕緊坐起來說:「門口街道規定今天2至3點掃街,不能停車。」對方丈夫嘴裡「嗯嗯」地應承著,挪一下大腿,又再繼續閉目養神。

他老婆說了句:「讓我去挪吧!」便光著肥白的下體起身抓起她的牛仔褲,費了很大的勁才穿上,然後拉上拉鏈,再扣上腰帶。我老婆也趕緊起身穿好了衣服,說跟她一起去,他老婆說:「沒事!不就是找停車位嘛,我一個人就行,你們三個說說話。」

我老婆看了我們兩個赤身裸體的男人一眼,壞壞的一笑,道:「有什好說呀,我單獨一人和他們兩個畜生在一起,他們非得把我給吃了!」兩個老婆摟在一起又再嬉鬧成一團,說笑著出了門……

(五)

她們走後,我們兩個赤身裸體的男人睡在一個床上,感覺有點尷尬,對方丈夫看了我一眼,穿上他的內褲坐起來,我也起身穿好衣服,我們兩個都不作聲的默默看著電視。

我腦子裡全部都是他的妻子剛才光著肥白的下身在穿牛仔褲的片斷,我不由得又問那男人:「你老婆光著下身穿牛仔褲沒事吧?」他漫不經心地答道:「沒事,她在家老喜歡光著身子,習慣了,無拘無束的滿舒服。」

估計過了大約半小時,我們聽到敲門聲,兩個妻子回來了。我打電話叫了披薩,後來我們輕鬆地坐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吃著披薩,他的妻子就坐在我們兩個男人中間,好像還不太好意思。吃了一會,妻子脫掉外套說要上個廁所,起身進了衛生間。

這時候,房間裡的景像已經變成了我們三個人坐在沙發上,他妻子歪著身靠過來問我有什好看的,我說:「我這有A片,你看不看?」她紅著臉吃吃的笑說:「你怎這樣呀!」對方丈夫趕緊說:「太好了,我們也常看。」他妻子臉頰憋得通紅,趕緊起身跑到電視機旁找DVD。

我裝著在看電視,用眼角餘光偷瞄她,她坐在電視機邊用手攏了攏頭髮,然後撅起屁股睜大眼找,一會起身抓起一張DVD說:「看看這個《Lost in transla- tion》吧!」我們點點頭。她換上一張DVD,並把音響的聲音調高一些,回到了我們兩個男人中間坐下。

沙發上我們都沒有作聲,只有電視機的聲音和衛生間裡的水聲。對方妻打破沉默問她丈夫:「這個女的長得不錯,你說是不是?」那男人沒回答,拉過她就伸手進上衣裡摸,她只把頭靠在丈夫的肩上,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畫面。

對方妻子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高領毛衫,她丈夫的手從毛衫下擺伸進去,裡面什也沒穿,所以很容易就摸到了她的乳房。隨著劇情的發展,我的手也開始加入她丈夫的陣營,兩人一邊一個瓜分了一對奶子,他妻子的呼吸逐漸急促起來,我看了對方丈夫一眼,他很會意地加快了動作的頻率。

由於他妻子背對著我,屁股就完全朝往我這個方向,我的手從毛衫裡抽了出來,轉為隔著褲子撫摸她的屁股,那女人的屁股太肥了,我費了很大力氣才伸進去,由於她沒穿內褲,於是白嫩飽滿的大屁股立刻落在了我手上。

他老婆被我們上下夾攻,身體已經側過去軟倒在他懷裡了,我趁這個機會調整了一下姿勢和角度,把手從後面由下往上用力伸進她岔開的大腿根部,對方妻子那個光禿禿、滑溜溜的屄再次被我把弄在指掌之間。

我們三個在沙發上玩了很長時間,中間沒有換過什姿勢,一直是我摳屄、她老公摸奶,只是屄水就越流越多了。後來她終於堅持不住,坐起來說:「不要鬧了。」聲音非常小,像怕別人聽到。她轉頭又看自己丈夫一眼就伏在他身上,在他耳朵邊說了些什,她丈夫卻大聲說:「你覺得不舒服就脫了吧!反正在家裡,別憋壞了。」

我看了她一眼,她臉都紅了,嬌嗔地輕輕打了她丈夫一下,身體向旁邊閃了閃趴在她丈夫身後,就把自己的牛仔褲褪了下去。我愣愣的看著她,她是那白皙,下身的肉像豆腐一般,她的臉扭向我這邊,仰著頭笑著說:「你看什?有什好看的?好好看電視,我有電視好看嗎?」

(六)

我旁邊是對方夫妻兩人,「到我這兒坐吧!」我邀請他妻子,她笑了笑說:「才不呢!」我起身坐了起來,倒了一杯水,問她:「喝水嗎?」她側過身望著我說:「好的。」

她彎身取水,我將目光集中在她的三角地帶,可以清楚看到她雪白的雙腿之間,陰唇緊閉著形成一條縫線,再向下望去,陰唇的形狀依稀可見,我忍不住站起轉到她背後,從後面抱住她問:「你不冷嗎?不要凍著了。」她丈夫回過頭朝我一笑:「那你坐我這兒吧!」

我坐了下去,她還是背對我,我用手伸到她前面,用指頭在陰溝裡摳著,那裡好像比較乾澀,我就慢慢的按摩著,她也慢慢的分開了兩腿,下身隨著我的手指而輕微地顫動著,嘴裡開始發出微微的喘息聲。她一隻手將毛衫用力往下褪,要蓋上裸露的下面,一邊看著電視,一邊不斷地低頭看自己的下身,鼻孔裡不時發出「嗯……嗯……」的聲音,我也不看電視了,就閉著眼享受從手指上傳來的溫柔。

臥室裡靜悄悄的,只剩下電視裡的聲音和對方妻子的呻吟。半天她吸了一口氣,開始了抖動,整個腹部在我的手下左右擺動,我只是使勁地向下用手搓,她向上挺著下身,也顧不上她丈夫在場,「哦……哦……哦……」的叫著,肥大屁股不時的離開沙發墊。

突然她尖叫一聲,說:「你幹嘛啊!」聽到她發出的聲音,我張開眼睛望著她,對方丈夫也回頭看了我們一眼,我小聲問:「舒服嗎?」她不出聲,用手捏了捏我的手以示回答,過了一會才說:「你們男人都是色鬼!」回頭看了看我,指了指衛生間,我說:「沒事。」

我用手碰她的臉,她閉起眼睛別過臉去,她丈夫見狀,不由自主地把手放在自己的內褲上撫弄著。這時她說:「別鬧啦!快起來,哎呀!快點讓開,一會兒你老婆就出來了。放開我,我要上廁所。」她說著站了起來,扭著屁股走向衛生間。

我發現她的身段極為誘人,從比例上看,屁股大得驚人,同時又很翹,我不由自主地摸了一下自己的雞巴。對方丈夫看了我下面一眼,我有點尷尬,坐起來說:「我上上網。」

到了書房,在網上逛了半天,妻子把書房門推開喊我進臥室,我走進臥室,見對方丈夫單獨坐在沙發上,他的妻子在床上坐著,穿了一件毛衫,下身埋在被子裡。

我妻子用毛巾捂著身子到床上坐了下來,她倆相視一笑,他妻子騰出位置,我妻子就靠在她旁邊。他妻子用被子幫我妻子蓋上,我不失時機地掃了他妻子一眼,埋在被子裡的下身還是赤裸著,她倆就這樣用被子裹著下身坐在床上默默地看電視。

電視上正播放著一個日本脫衣舞孃在踢腿、扭臀的片斷,對方丈夫坐在沙發上朝我一笑,用一種得意的口氣問我:「怎樣?脫衣舞孃都要先剃毛的,我就喜歡下邊光禿禿的的女人,感覺特別來勁!」我說我也喜歡,看著刺激。

她丈夫說:「我們在家的時候,我經常幫她剃,好在她也喜歡。她說毛長到半長不短的時候硬扎扎的走路挺不自在,真的要一週一剃。我們打電話都交流好的,我知道你也不會生氣。你老婆乳房大、皮膚白,下邊光禿禿的挺好看,特別是替她口交的時候,太有意思了,太刺激了!」

忽然他妻子看著我們問:「你們在說什啊?」她丈夫說:「剃你毛的事,我都說了。」他妻子瞪了他一眼,說:「去你的,無聊!你的嘴說不出什好東西,天天都想這個……」

我下面的雞巴開始變硬,妻子也不自然的反轉了一下身體,用浴巾繼續擦著頭髮。對方丈夫掃了我一眼,正好與我的目光對視,我就笑了一下,他小聲問:「欣賞一下嗎?」我點了一下頭,他回過頭朝她倆說:「你們熱的話,就掀開被子嘛!」兩個女人都抬起頭來看我們,但不作聲,他妻子的臉色尤其很不好看,默默的看著電視。

我們感覺有點尷尬,對方的丈夫看了我一眼,我半天沒緩過勁來,問:「你怎這樣啊?」他便說:「這是另一種感覺,不信你試試,可有意思了!」

我很激動,看著我妻子,妻子臉憋得通紅,有點不好意思地低頭看著被子,我就用眼睛瞪著她咳了一聲,妻子根本不答理,還在低頭看著被子,猶豫著。我實在沒有辦法,又喊了她一下。

過了一會兒,妻子深深地歎了口氣,一邊默默地盯著電視,一邊慢慢掀開被子,把被子從自己的腰上挪開,然後身子從被子下退出來,一下子整個陰部就顯露在我們面前。我和對方丈夫都聚精會神地看著我妻子的動作,一種異樣的興奮在心裡升起。

我聽到粗粗的喘氣聲音,便回頭斜視對方的丈夫,他的雞巴在薄薄的內衣下慢慢挺起,我隨後又叫了妻子一聲,她望著我,臉上幾乎沒有什表情,我微微的笑了一下說:「看不清楚。」妻子瞪我一眼,又猶豫了一會,便眼睛一閉、身子仰靠在在兩個疊起的大枕頭上,顫巍巍地屈起兩隻白嫩嫩大腿岔開來,腳跟緊緊地瞪著床單,連腳尖都翹起著。

對方丈夫盯著我妻子光禿禿的下身,不由自主地已經氣喘吁吁了,我深深地注視著妻子仰靠在床頭的臉,感到她有點可憐。

下午房間裡仍然很亮,妻子就這樣光著身子坐在床上,任由我們兩個男人看著她的下陰,妻子被剃得光禿禿的陰部很光滑,沒有多少皺褶,大陰唇很肥,白白的,小陰唇很薄,緊緊的夾在中間……對方妻子並不看我們,只是盯著電視,我用眼掃了她丈夫一下,他又勸了她幾句,他妻子還是不理,對方丈夫起身來到床邊,二話不說一下就掀開他妻子蓋著下身的被子,整個陰部就全露出來了,他妻子的臉「騰」地脹紅了,眼淚在眼眶裡打轉,盯著電視,身子在微微發抖。

忽然她起身下床,一把推開她丈夫走向衛生間,關上了門。過了一會,衛生間裡響起了輕輕的哭聲,她丈夫尷尬地站在床頭。我妻子一下拿起被子蓋上光著的身子,突然大叫:「哎呀!真受不了!你們想幹什呀?」隨即側轉身去,背對著我們把頭埋在被子裡,對方丈夫仍不知所措地在床邊站著。

衛生間裡的哭聲越來越大,我沒辦法,小心翼翼地起身向衛生間走去……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