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程一:入貨

  在一間類似會議室的房間中,正有四個人似乎在進行著一個會議。

  「今天的開發會議中我們將會決定下一件製品的原料,各位請看看這幾幅照片。」

  一把低沉、冰冷得像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來自今次會議的主持人。隨著他的說話,房中另外幾個人立刻拿起桌上的幾張照片詳細地觀看。

  「各位覺得怎樣?」主持人問道。

  「看來是剛剛完全成熟而又還未開始有老化跡象的時期,正是最適合用作原材料的時候呢!」

  「原料的外觀方面沒有A級也有A-級吧,是那種天生便有顧客緣的類型,色澤和形態也相常不錯,外在質素是無話可說了,不知道內在方面又怎樣?」

  「讓我看看原料的原產地背景,……唔,出身名門,而且培育環境也十分高尚,這種類型相信很能討得顧客歡心呢!」

  「……似乎大家也很滿意。那麼,我們便決定採用這個原料吧!」主持人說道。

  「贊成!」

  「那麼,接下來便由負責進貨的小組去為我們把原料收入吧!」

  隨著眾人贊同的聲音,這次開發會議也便完滿結束了。

     ***    ***    ***    ***

  (奇怪的工廠,不知道這裡究竟是在生產著甚麼?)李素心每次經過這間孤然獨建於廢置區一角的工廠時,心中都不禁泛起一點疑問。

  這一帶是素心每天回家時必經之路,四周包括了廢車場和不少看來已被空置了的建築,唯獨是這一所門外寫著「聖桃罐頭製品廠」標示的工廠卻仍有人在出入。

  素心是本市其中一間最大的醫院附屬的護理學院學生,剛滿二十一歲的她在完成今年的課程後,便可以加入醫院成為見習護士。

  父母和兩個兄長都是成功的商界人士,但唯獨素心天生便對商務方面興趣缺乏,反而自小便憧憬成為一個好護士。那是因為她小時候體弱多病而間中須要住院,而在住院生活中她遇上了幾個非常和藹可親和細心關懷她的護士,在她那時的小小心靈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也要做個好護士,減輕可憐的病人們的痛苦,令他們能夠在一個最好的環境內盡快康復!)微風輕吹,素心撥了撥她額前的頭髮。她擁有畢直亮麗、長度大約至背部中央的黑髮,前發之下是一張漂亮姣好的臉蛋,眼睛明亮皎潔、鼻樑畢直、嘴唇薄薄的泛著櫻花似的顏色、白嫩的雙頰自然地透著微紅,令人看到後會不其然妄想著去親她一口。

  而不知是否因為發乎內心的那種無私、愛人的性格,令她的俏臉看起來也格外溫婉可人,可說是任何人一見便會有好感的類型。

  經過了工廠之後,前面是一條僻靜的小路。此時,素心赫然發現在前面的路中央,有一個人正按著自己的肚子蹲在地上,面色看起來狀甚痛苦。

  「你怎麼了?」素心立刻快步走上前。

  「喔,很痛……」一把男人的聲音顫抖著說。

  「是那一處不舒服?是腹部嗎?左邊還是右邊?」作為準護士的素心,立刻義不容辭地上前蹲下,向那男人詢問道。

  男人突然露出了一個古怪的微笑。

  「?……」

  素心正疑惑間,突然從她的身後伸出了一對手,左手勒住她的身體和雙臂,同時右手拿著的一塊白色手拍更疾然覆蓋向自己的口鼻!

  「!!……喔喔!……」一陣剌鼻的氣味衝入鼻腔中,素心立時心突不妙。只是,藥力的發作卻比她預想的更快。一陣天旋地轉後,可憐的女護士學生便立時「啪」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嘿嘿,真順利……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女生還真易騙!……」

  一個麻布袋把素心裝入其中,然後男人便一手托起她負在肩膊上,像運貨般緩緩離去。

              流程二:剝去外皮

  ﹝……我在……那裡?)素心迷糊中緩緩回復知覺,只見自己似乎身處在一個由灰色的牆壁和天井構成的空間之中。

  「我的手腳……怎麼?」正想站起身來,赫然發現自己的四肢都動彈不得,原來有一條麻繩正繞過自己的胸脯上下繞了兩圈,再把她的雙手緊綁在身後,同時長裙之下的腳踝,也同樣被繩捆綁在一起!

  「醒來了嗎?原料一七一號李素心、一七二號陳美妮、一七三號童雪明!」

  素心定神一望,只見在前面不遠處正站著三個男人,中間的一個男人看來已到中年,穿著整齊的西裝,面上冰冷得毫無表情。聽那低沉的聲音,可以認得出他正是前文提過的「開發會議」中那個主持人。另外在他身旁一左一右,還有兩個穿著一身白袍的青年,看起來既像醫生又像正要進行甚麼實驗的化學家。

  素心往她身旁一看,這才發現原來還有兩個和自己同一遭遇(被綁住手腳)的女人:一個是一臉溫柔、年約二十七、八的人妻,膚色非常雪白;另一個看來年紀和自己差不多,是個短髮而外表倔強的少女,一身古胴的皮膚十分健美。沒有例外地,她們兩人同樣是上等質素的美人。

  「你們抓我來幹甚麼?這可是犯罪喔!聰明的話便快放了我們!」那個一臉英氣的短髮女生憤怒地罵道。

  「這女人作為原料,態度倒也惡劣,恐怕會是劣貨呢!」

  「是不是劣貨,還要先經過QC(品質檢定)才知道!」

  兩個白袍青年自顧自的在交談著,此時另外那個人妻也忍不住道:「你們究竟是甚麼人?為甚麼要綁著我們?」

  西裝中年走前一步緩緩地道:「我是鄧博士,是聖桃罐頭製品廠的商品開發主任,至於綁著你們的原因,是為了方面我們進行產品的開發和加工。」

  「我們現在是在那間奇怪工廠之內?還有……你說的產品是指……」素心疑惑地問道。

  「太多問題了……反正待會你們便會知道這是甚麼一回事的了,我們還是事不宜遲的,開始生產流程吧!」

  「是,鄧博士!」

  兩個白袍青年立刻快步走前,來到身穿白色襯衣、米色長裙,因手腳被束縛而只能躺在地上蠕動著的李素心跟前。

  「你們想怎樣?……哇啊,不要!」

  兩青年手上各拿著一把剪刀,手起剪落便把素心的外衣和長裙凶暴地剪開!

  「啊呀呀!!」

  「不要動!否則傷了內皮便不好了!」

  剪刀劃過布絮,發出令人心寒的「嗦嗦」聲;素心只有在震驚之中,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衣裙被割成長條、再分撕成布碎。漸漸地,在布碎四散飛舞之下,一具紅紅白白,柔嫩幼滑的年輕女性胴體,便完全曝露在眾人眼前!

  「不要!討厭哦!」繼外衣之後,兩人連她的內衣褲也沒有放過,同樣地剪成了絲碎。

  「這些東西你以後也再用不著了!嘻嘻嘻……」青年把胸圍、內褲的碎片掃開,面前展現出一對發育良好,呈碗型的嬌媚肉峰,與及一塊被黑色嫩草所覆蓋著的,女性最私隱的倒三角地帶。

  「剝去外皮之後,便洗一洗那內皮吧!」

  隨著鄧博士的吩咐,另一個青年拖出了一條長長的水喉。

  然後,他一打開了水龍頭,一條水柱立刻噴射而出,把素心的裸體上那僅餘的一些布絮也清洗乾淨,全身也像「落湯雞」般淋個透徹。

  (啊呀呀呀!!!這究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在陌生男人前赤身露體的衝擊,加上那些男人的異常而超乎常識的說話和行為,令素心懷疑自己是否身處夢中--正在做著一個荒誕而恐怖的惡夢。

                流程三:

  運輸帶裝配繼李素心之後,另外的兩個被捕獲的女人,人妻美玲和短髮女郎雪明兩人也同樣遭到「剝皮」和清洗的對待。

  「媽的,你們究竟幹甚麼!把別人擄來之後更扯爛我的衣服,還說自己是甚麼罐頭廠……聰明的快放了我,否則我可不饒你!」

  被剝光的途中,雪明不斷地破口大罵,看來她是個非常巴辣和強氣的女人。

  「真吵呢,這個一七三號真的是好原料嗎?」

  「博士選中了她一定是有理由的,或許有些客人便偏偏喜歡這種類型吧!」

  兩個白袍青年自顧自地交談著。

  「喂,快停手啊!!」

  鄧博士皺了皺眉:「封著她的口!」

  「唔唔!……」得到指令後,其中一個青年立刻為她配戴上一個黑色的橡膠封口球,把她的嘴塞個滿滿的,令她終於可以靜一點了。

  終於,三個美女都被剝得全身赤裸,啡的、黃的、白的像三條肉蟲躺在灰色的混凝土地板上,靜待她們的下一個命運。

  「好,把她們三個接上運輸帶,然後繼續下一個程序吧!」

  (運輸帶?……)素心正在孤疑,突然聽到上方傳來一陣機器的聲音,她勉力抬起頭一看,赫然發現那條「運輸帶」了!

  在她們的頭上方約兩公呎高處,有一條類似軌道的東西橫過半空,那條軌道之下佈滿了鉤子,現在那些鉤子正自動地緩緩向前移動。

  「一七一號,你先上去吧!」

  素心見到其中一個青年正叫著自己的「編號」,她的心中暗暗感到,由此刻開始似乎自己已經失去了人的姓名了。而他說的「上去」又是甚麼意思?

  只見青年手上拿著一副形狀怪異的,由堅厚的鐵枝所組成的「骨架」,那副骨架最頂處有個鉤子,鉤子的正下方是一個環形的部份,再之下則分成了一左一在兩條鐵條。

  「喔,幹甚麼?」

  白袍青年把骨架中上方的環形部份套入了素心的頭臚,那個環的下方有一個調較大小的螺絲,青年調較至令那圓圈的直徑剛好夾住了素心的整個頭臚為止。

  伸向下的兩條鐵條,在中間和最底處同樣有兩個圓環,那人便把綁著素心的麻繩解掉,然後把素心的手臂和大腿分別套入了環內並扭緊了螺絲。

  這樣骨架的裝配工作便告完成了。由於骨架的左右兩條鐵條長度較短,而且還微微地向前伸出,所以令素心的手腳也不得不向前微屈,令她的姿勢也變得像只青蛙般滑稽。

  「啊呀?……」

  然後,素心突然感到自己整個人竟向上升起!

  原來是那個剛剛裝好了骨架的人,把自己整個人抬了起來,然後把骨架最頂的鉤子,卡在上方那條運輸帶的其中一個鉤子上!

  「啊呀呀,不要!……這是甚麼意思?」

  鉤了在上面的素心,便好像是燒臘店中的一隻臘鴨一樣,被掛在半空隨著運輸帶緩緩向前推進!

  「這運輸帶會帶你到達下一個加工流程。」

  鄧博士說話間,另外兩件貨品也遭到和素心的同樣對待。

  「不要!我是人,不是甚麼貨物,你們簡直瘋了!……啊呀!好可怕!」

  素心全身便只靠頭頂一個鉤子鉤在運輸帶上,所以她只要稍一掙扎,整個人便立刻在半空中不停擺動!身處半空的不安定感帶來的恐怖,令她本是溫婉可人的俏臉立時嚇得臉色發青,當下再不敢作出任何郁動,合上眼睛並輕咬著下唇,在心中不斷祈禱:如果這是惡夢的話,便請立刻清醒過來吧!

              流程四:清洗內臟

  一行三隻「人形臘鴨」,隨著運輸帶而運送到隔鄰的另一間房間之內。

  在那房間內,穿著白袍的工作人員比剛才更多,數起來足有十數人之多,而且更被分成了幾組,負責進行不同的工序。

  素心緩緩運到其中一組工作人員的面前,她的內心正在七上八落,完全估計不到他們接下來還要對自己做些甚麼。

  「啊哦!……不要打開那裡!」

  只見其中一個穿著手套的工作人員,用兩隻手指輕輕把素心的私處打開!

  首先掀開了大陰脣,然後再揭開了更緊密的小陰唇,立時,非常漂亮而鮮嫩的21歲護士學生的陰阜,便完全展露在眼前!

  除了唯一的男朋友之外便從未在其他人面前展現過的性器官,現在卻在一群詭異的白袍客面前纖毫畢現,素心只感到全身一陣火熱,那種巨大的羞恥令她驟覺天旋地轉,好像快要就此暈倒過去!

  「啊呀,不要碰哦!」

  可是,那人的手似乎並沒侵犯她的意圖,只是用一條吸管在她的陰道內吸走了一點分泌物。

  「你、你們想幹甚麼!?」

  那人把吸管中的液體倒入一支試管內,然後再分別加入了幾種不同的試劑。

  「唔……沒有任何性病徵象,很好。」

  「接下來便開始清洗內臟吧!」

  說完之後,另一個工作人員便由旁邊拉出了一條長長的管子。

  「喔!!」那人竟把管子的前端,一下子塞入了素心的肛門之內!

  羞恥的排泄器官被入侵,簡直是素心連做夢也未想過的事。可是更可怕的事卻接著而來!

  素心只感肛門內一陣涼快,似乎有一些液體正在灌入自己的肛門內!

  「不要!……這樣過份的事……討厭哦……」

  原來對方開動了一個裝置,把清潔液沿沿地注入自己身體內。彷如被活生生地施以人體實驗,那種異常的變態行為,令素心的精神像快要崩潰般,眼淚也如珠串般滾下來。

  可是,除了羞恥之外,隨著液體沿沿不絕的流入,她的肛門以致直腸都感到了越來越大的壓力,令她驚惶失色地叫了起來:「夠、夠了!快、要脹破了!」

  「末夠未夠……要好好地把腸臟洗得一乾二淨才行……」

  在越來越大的痛苦下,素心低頭一看,竟見到自己本是平坦無痕的小腹,竟也像孕婦般漸漸脹大起來!

  不斷灌入的藥液,已經過了直腸而直灌入大腸內了吧!然而身為準護士的她十分清楚人體內臟的脆弱,水壓太大的話,可是會腸璧爆裂,藥液在腹膜中氾濫的!

  望著越來越大的肚子,痛苦和恐懼,令素心的意識也矇矓起來……

  終於,素心感到那根要命的管子,被人拉出了身體外了。

  但隨即,又有另一個漏斗狀的東西,吸附了在自己的菊門上。

  旁邊的工作人員扭動了氣壓計後,一陣強大的吸力,猛地出現在剛剛灌滿了水的肛門!

  「啊啊啊啊!!……」

  彷彿連內臟也要吸出來的吸力,令她的後庭瀉個不亦樂乎;漏斗的底部連接著一條透明的吸管,直通到一個大池之中。從吸管中奔流的液體中可以見到,本是完全透明的藥液,現在卻泛著淺啡色,間中還有一兩條、一兩粒固體狀的污物混在液體之內排出體外。

  三個人肉原料同一時間進行內臟清洗,三條管子同時開動著吸出污水,再齊齊流入一個大糞池之中。

  「啊喔……嗄嗄嗄……」

  素心一方面感到無比恥辱,但另一方面卻又感覺到一種類似排便般的快感,令她的臉色也朦朧起來,在這快美和屈辱交織而成的漩渦中,令她的理性也漸漸變得稀薄了。

              流程五:體毛處理

  這個灌腸、吸便的動作又再反覆進行了兩次,以確保貨品的內臟已經完全清洗乾淨而不留任何污物為止。

  素心已經心神也一片迷糊。完全超乎常人理解的行為,已經令她的精神也漸漸崩潰下來。

  接著,似乎有甚麼人把一些東西塗了在自己的陰戶之上。

  (好涼快……那是甚麼?)素心緩緩低頭一看。

  只見自己肚臍下方的整個三角洲上,已經被一層白色的膏狀物所覆蓋;一個白袍工作人員,正拿著一把剃刀向自己的下體迫近!

  「你想幹甚麼!」

  素心本能地想合上腳逃避,但她卻忘記了自己的雙腿正被那副鐵骨架所束縛著,而且更被吊上半空。一用力掙扎的結果,便只能令她整個人在空中蕩來蕩去而已。

  那人手起「刀」落,以非常純熟的手法把素心的陰毛剃個清光!然後,他再用溫水和濕毛巾把她的下體抹乾淨後,一個完全光滑無毛的女性器便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來!

  完全再沒有半點遮掩,妙齡少女那淺啡的肉鮑,是那麼肥美、柔嫩而誘人,相信任何身體正常的男人也會忍耐不住它的誘惑吧!可是這裡的工作人員卻是百份百專業,絕對不會對產品作出程序以外的動作。

  「啊啊……」素心看到自己下面的情況,不禁發出了一聲羞恥的呻吟。

  可是,接二連三的羞恥行為,卻也令她的內心深處產生了一種她從未試過的「熾熱」感覺。

  (喔喔……好羞哦!……可是為甚麼……這種羞得像渾身也要發燙的感覺,竟然這樣……令我的心卜卜地猛跳,下面也好像在渴望著……甚麼似的。)但究竟她渴望的是甚麼,卻連她自己也說不上來,亦不敢去想。

  「你們在幹甚麼!!」

  素心轉頭一看,只見不遠處的短髮女郎童雪明被推到一個大池的上方,然後頭上被戴上了一頂類似浴帽的東西,眼睛處更幪上了眼罩。

  「你們這班變態剃完我下面的毛後,還想要怎樣!?」

  「你的脫毛處理還需要久一點。」一把冷酷的聲音響起,原來不知何時那鄧博士也進來了這裡。「因為你是屬於體毛較多的類型!」

  的確,雪明不但性格上男子氣,連外在也比較一般少女「粗豪」--不但有一對濃眉大眼,體毛也比較多,尤以手臂下方和唇上的汗毛最明顯。

  「我毛多毛少又關你們甚麼事?」

  「當然有關,我們出產的香桃又怎可有毛呢?」

  「你在說甚麼蠢話!……啊!!……咕……」

  正在咒罵間,雪明赫然發覺自己已經漸漸下降入了那大池之內!

  除了眼罩以上部份外,雪明全身都沉入了池中那淺綠色的不知名液體之內,浸了大約十分鐘之後,再到旁邊另一個池過了一次「冷河」後,才又再緩緩升高起來。

  「啊!……好癢!剛才的是……甚麼?」

  眼罩被揭開,同時兩個工作人員正用絨布拭抹著她的全身。只見她那健康的古胴色的肌膚,竟赫然變得無比光滑,簡直滑潺潺得像一塊啡色的香皂,在燈光下反射著耀目光采……

  「經過剛才的永久脫毛液之後,你便永遠再不須為體毛的問題煩惱了!高興吧?」

  「!!……你、你們竟然!……」

  「而且再浸過最高級的潤膚劑後,身體肌膚更是嫩滑得像小孩子一樣,幸福吧!」

  高興嗎?幸福嗎?正好相反。雪明感到自己好像變成了一隻實驗用的雌性動物。對方為了自己的喜好,隨意地去改造著自己的身體,直到變成能令他們滿意的形態為止……

  這種徹底失去尊嚴和人格的行為,令雪明的強情終於也崩潰下來,發出了悲哀的哭叫聲。

              流程六:感度調查

  「終於到了調查你們的性能力的時候了!」

  鄧博士命令下,三件人型半產品來到了另一個放滿各種怪異器具的室中。

  「這、這是……不要!!」看到了桌上林林種種形狀古怪的器具,三個女人心中都感到一陣寒意。

  幾個工作人員,拿起了桌面上幾支形狀、大小、長短不同的棒子。

  那些被塑造成類似男人性具模樣的性具棒,令素心看得暈飛魂散:他們竟要用這種東西來淫辱自己嗎?

  一條粉紅色、形狀猥褻的性具棒,由下至上的緩緩推進入素心的陰道之內。

  「啊啊……好大……」素心全身顫抖著,可憐地呻吟起來。只曾和男朋友有個兩次做愛經驗,可說是仍十分鮮嫩的下體,赫然容下了那粗度比一般男人還稍大的長根,令她微微一皺眉頭,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可是很快,在適應了之後,痛苦便迅即減退了。而更在開始了一進一出的活塞運動後,快感便開始出現而取代了痛苦。

  工廠的製作程序原來經過精巧的編排,並不會一開始便施以淫辱,否則只會刺激起女人們的抗拒而已。

  身體的裸露、種種羞恥的行為,令素心的精神一直處於一種炙熱的亢奮狀態而失去冷靜,理性更變得像紙一樣薄。尤其素心在這種全身懸空的情況下,更是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刺激。

  再加上浣腸、剃毛等種種異常行為,似乎這些東西全都變成了一種性慾的調味料,令素心竟然在這種時刻,在終於正式被入侵性器時竟開始產生了官能上的反應!

  「啊咿……喔唔!……插得這樣深嗎?……啊啊……」

  在棒子有節奏的推進之下,光滑的肉丘已漸漸潮濕起來,並隨著性具棒的運動發出了淫靡的水聲。

  可是另外幾個工作人員也不閒著,開始拿起紙筆去作出「記錄」。

  「陰戶色素加深!大陰脣厚度增加了三毫米!」

  「陰蒂直徑增加二毫米!開始向外露出!」

  「陰道直徑三公分!溫度上升了零點五度,到達攝氏三十八度!」

  「心跳每分鐘一百二十次。繼續嗎,博士?」

  鄧博士坐在桌子後方,用手托著頭,另一隻手則托了托眼鏡,說:「沒有問題!」

  隨著他的話後,另一個工作人員又由桌上拿起了第二支玩具棒:這支棒的棒身比現在插入了陰道那支較為窄長,外表呈墨綠色,棒身中段還附有一粒粒瘡子般的突起物,看上去比剛才那支粉紅色的還更要淫猥得多。

  「啊呀!!……那裡不可以插進去!」

  感到連自己的肛門也被入侵,素心立時大叫了一聲,同時渾身也大力一震。

  「數值下跌了……肛門的感度不足嗎?」

  「不……再試多一會看看!」

  工作人員把墨綠的棒子全根插入素心那從未被開發的後門,令她不禁大聲叫痛不已。

  可是,便和剛才一樣,在一輪輕輕抽插下,素心的後庭便又漸漸適應下來。痛楚迅即緩和,代之而起的,是又一種和剛才不同的催情感覺。

  「興奮度開始回升了,屁穴的性感度竟這樣快便開始產生起來,果然是好貨色啊!」

  前後的通道都易於產生快感,對於工廠來說這可說是最好的反應。只見素心臉頰紅如滴血,頭兒亂搖,下體潮濕的水聲更是持續不絕。

  「陰蒂直徑再增加一毫米!陰道氣壓計標示上升兩巴仙!」

  「心跳一百三十……一百三十五……」

  「陰道壁開始產生不規律的痙攣!高潮到了!」

  「啊呀呀呀呀!!!……」

  素心再大聲浪叫了一聲,整個人向上弓起,雙眼也微微反白。

  下體陰門一陣開合,一道陰精激噴而出,潑得拿著性具棒的工作人員的手套上也濕了好一大片。

              流程七:胸乳調整

  「嗚喔--」從素心那被開口器拑開了的嘴巴中,發出了一聲像淒楚卻又像是快慰的呻吟。

  在一對櫻花般的乳蕾上,正吸附著兩個透明的罩子,罩子的另一端連接著一條膠管,膠管的尾端則是一個比乒乓球大一半的圓形的泵狀物。

  工作人員把泵子握右手手心,然後慢慢地一搾一放地泵著。隨著每一次的放手,罩子內的氣壓便會把一對乳頭向外吸起。

  「啊喔!……」那種機械性、無機質的向外拉扯的力量,每一下都令充滿了神經線的乳蒂有如感到萬蟲噬咬的滋味,雖然又痕又麻,卻又說不出的好受。

  「桃子漸漸成熟,由粉紅變成玫紅色了!」工作人員報告著乳頭的反應。

  但這反應卻並不只是顏色的改變,更連整個乳暈也被吸得像硬幣般向前拱起了,而乳尖更比本來大了一倍,有如一粒葡萄般突了出來,令素心自己也感到難以置信。

  (喔喔……怎麼我的胸變了這個羞人樣子……可是,這感覺好怪,但又好舒服哦!)她心中暗想。

  「啊呀!」

  另一邊的人妻陳美妮,胸前也被同樣的吸乳器在啜吸著,但不同其他兩女的是,她在泵子一吸之下,兩粒核桃般的乳頭竟噴出了一縫白色的乳汁出來!

  乳汁由罩邊溢出,再流下肚腹處在肚臍上聚了起來。人妻的口中也在舒發著快美的呻吟。

  回到素心這一邊,正在迷惘於這特別的快感之中的素心,不防工作人員突然拿著一隻匙羹,把一些液體餵入了她張開著的口中。

  「啊喔……」本來想問那是甚麼,但被強制張開的口中,卻只能流著口水地發出一些意義不明的聲音而已。

  「那是雌激素……」工作人員卻似乎明白她想問甚麼似的答道:「再加上這一劑豐胸素,你胸前的一對桃子將會更熟更好吃哦!」

  看著他手上拿著的醫生用的針筒,素心不禁面色一變。可是全身被鐵骨格封鎖的她,任何掙扎也只是徒然。

  尖尖的、幼窄的針尖,由乳頭稍上一點的山腰位置慢慢地刺入了肉乳之內,一陣蟻咬般的痛楚令素心皺著眉合上了眼,同時流出的口水更如氾濫般濕透整個胸脯。

  工作人員把針頭的壓筒慢慢地壓下,針筒內的藥液便開始漸漸地進入素心的乳房內。

  「嗚嗚!……」

  立時,素心只感自己的整只乳房的內裡也在發燙和發癢,恨不得伸手去大力搓磨它一頓!

  一隻乳房之後,又輪到另一隻乳房受到同樣對待。

  打完了兩針藥劑之後,素心感到一種錯覺,彷彿一對乳房像是加重了一半;而蕩熱痕癢的感覺更漸漸擴散至整個上半身,令素心雙眼失神,連自己的下體也已彷似被影響,而在滴著透明的淫水了。

              流程八:後期加工

  在接下來的三日內,三件半製成品繼續接受著工作人員們日以繼夜的加工制作。

  所謂的後期加工,便是以各種姿勢、各種款式和大小的性具去進行性反應開發的調教。

  一邊的陳美妮,正在以四腳爬地的姿勢伏在地上,雙腿張開成八字形,露出了後面的兩個洞子,現在都已被擴展器完全打開來。

  一個工作人員跪在她身後,不斷往她的兩個洞內塞入了各種不同的性玩具。

  「嗚喔喔……呀呀……好、厲害……」

  然後,工作人員更拿著一隻細長的拑子,伸進了被擴展器所張開的陰道內,直達隨道的盡頭後更夾住了子宮口的肉壁,在緩緩地扭動、翻弄著,令女人更是浪叫得呼天搶地!

  「啊?!……這……裡面要……翻轉了哦!……呀呀呀!……」

  而童雪明則正坐在一座三角木馬的台頂上,手腳均被鎖煉鎖在台上而不能動彈。台頂那三角形的尖邊深深陷入了她的性器之內,粗糙的表面不斷磨擦那幼嫩的桃源洞壁,令她縱已不知洩過了多少次,卻仍在繼續如狂似瘋地洩著。

  「嗚哦!!……不、不要再……再來……又、又洩了!……啊啊,快要瘋掉了!!」

  本來那悍女的樣子已經一去不回,現在的她便純粹只是一個沉溺在異特木馬台而不能自拔的小淫娃而已。

  在另一個角落,李素心則以半蹲的姿勢被整個人倒吊在半空,工作人員手拿巨形的電動性具棒,毫不留情地在她的陰道內由上至下的插、搗、頂撞個不停。

  在倒吊的情況下,血液全湧上大腦的素心,已經甚麼理性也不復存在。甚麼理想、願望也拋到腦後,眼前唯一的事,便是深深享受著每一個高峰,在無止境的高潮快感巨浪中,徹徹底底地被淹沒。

  「啊?!……好刺激……激得快死了!……啊咿!嗚哦!……」

  日以繼夜不停施加的性刺激,好像一種毒藥般腐蝕了她們的身心,令她們徹底變成了為性而生,為性而活的快感高潮人形。

  而經過了這些調教和體驗之後,相信她們無論是在任何的姿勢之下,又或是任何款式的性具刺激下都會快速到達高潮了吧!

  參觀著的鄧博士滿意地點了點頭道:「品質已經及格了,終於可以入罐和出貨了!」

              流程九:入罐出貨

  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究竟自己現在身在何處,素心已經無法再分辯。甚至,對自己的身份也已經模糊不清。

  只知道的是,現在的她感到非常快樂,而她現在唯一的希望,便是這快樂可以永遠延續下去。

  這個空間雖然非常擠迫,迫得她連稍為動一動也不可能。可是,既然這裡已經有了一切能維持她的快感的裝置,她縱是再不能動彈又有甚麼所謂?

  是的,這個扁扁的圓柱型空間之內,擁有著齊全的精密裝置。穿著黑色的皮制束身衣,但乳房、下體等性器官全部都曝露了出來的素心,正屈起雙腳的姿勢側臥在「罐子」的中央,被一堆裝置所圍著。

  她的口、鼻都完全被一個灰色的罩子緊罩著,罩子的外面連著一條灰色的管子,再連到側邊的一個氧氣筒,而在氧氣之內還加入了少量麻醉劑,令她長時間維持在半睡、半清醒的狀態。

  這可以令她更易去渡過可能長達數天的「罐中人」生活。

  氧氣筒旁邊還有另一個筒子,有一條紅色的幼管延伸了出來,直伸至素心的手臂上,然後刺入了手臂內的血管。這一條管子把營養素不停流入體內,再加上剛才的氧氣筒,便變成了女奴的「維生裝置」。

  而在素心的手腕上則扎上了感應器,繼而在側邊的一個小螢幕上展示了一個心電圖。若果女奴的心跳跌至警戒線以下,旁邊的蜂鳴器則會發出警告的聲音。

  為防密封之後罐內的氣壓會出現異常,在罐內還有一個氣壓調節器,維持氣壓的正常。

  這樣子罐內的維生裝置便大致齊全了。但除此以外,為了確保罐頭在開封時裡面的「香桃」會保持在最多汁香甜的狀態,「性興奮維持裝置」也是罐子內必須的東西。

  在乳房的頂峰上同時連著兩種不同的裝置,其中之一是連著吸引機的透明罩子,那碗形的罩子不斷施加吸引力,令乳頭長期維持在向外突起的狀態;另外乳蒂還夾著一隻不斷發出電震的夾子,一直刺激著佈滿神經線的乳蒂,這一來便可以令乳蒂維持在豆粒般大、熟透的紅葡萄般的玫紅色的狀態。

  至於在下體之處,三個洞穴全部都被插入了管子。插入尿道和肛門的管子直接駁到一個糞尿收集筒,至於深入陰道之內、長度直達子宮口的管子,則彷似是電動震旦般一直以震動和自轉去刺激著陰道和G點的感覺細胞。

  經過這樣的裝置協助下,當貨品到達顧客手上時,顧客立刻便會得到一個蜜汁四濺、全身性器官都處在發情狀態的人偶。

  再在貨品的臀上貼上一張「產品說明標籤」(上面標明產品的年齡和本來身份),整個入罐過程便大功告成了。

  最後,便是蓋上罐頂和密封,再在罐頂上刻上產品使用期限(這和罐內設置用來供給各種裝置運作的電池壽命有關,通常是三天),整個罐頭便可運上貨車預備運送到預訂了的顧客手上了。

  這一切入罐過程,素心她既不瞭解,也不想去瞭解。對她來說,目前的性快感便是她的一切、她的永恆。

  (啊……啊……想不到人類原來會有一種這樣美妙的感覺……全身都好舒服喔……)當到達了顧客手上後,她的身份便會成為新主人的一件用來獲取性快感和發洩慾望的性玩具,可是,又誰會對此有所介意?

  只要現在的悅樂能繼續持續下去直到永遠,那對於素心來說便是她最大的幸福了。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