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社會上有個時髦的活動叫做同學會,都是些文革中沒機會上大學的初中生,現在有發財的,當大官的,出點錢把過去的同學聚在一起樂呵樂呵,玄耀一下自己的奮鬥歷程,當然,這其中還有一個奧秘,就是男女同學之間再述述舊情,當年的舊情人遇在一起,也算是一種緣分吧,我的年紀當然也在這幫人之例,雖然趕上了最末一屆插隊,可沒多久就回城了,緊接著上學工作,那些初中同學也就淡忘了,可讓我唯一能夠牢牢記住的就是自己的初戀情人,我那時是班長,和班上的學習委員烏麗麗很要好,後來我隨著家到別的地方插隊了,沒和班級在一處自然也就和她沒聯系了。而她畢業後這些年只是聽說是嫁了人到外地生活了,茫茫人海中,哪裡去尋覓啊。

改革開放政策成就了許多有頭腦的人,他們下海經商發了財成了大款,所以,往往這種同學會就由他們張羅了,可也是的,窮同學們哪來的經濟實力啊!

我班當時有個外號叫大餅子的男同學,他的真名叫曹東,他之所以叫這外號是他在一次期中考試中得了兩個零蛋,大家覺得零蛋不雅觀,就給他起了個大餅子的外號,他並不在意,反正那年月學分沒啥大用,一直到插隊了這外號還有人在叫,後來,他開礦發了財,成了遠近聞名的大款,現在是紅陽煤礦的董事長兼總經理,一出門坐著寶馬車可牛氣了,這次同學會就是他出錢辦的,我接到請柬才知道這位老兄竟然這樣出息了,現在人家改名叫曹大東,難怪我一直不知道這位是誰了,再加上他的煤礦挺遠的,多少年來一直沒啥聯系。他的煤礦在縣城有個紅陽賓館,在這兒算是最豪華的了,請柬上寫著本星期五報到,星期天下午結束。還有括弧:請不要帶家屬,這條我倒是沒理解,大概是怕人多了開銷太大吧?不過,這舉動還夠正規的呢。

到了星期五,我把工作安排了一下就去賓館報到了,想看看這位其貌不揚的大餅子先生出息成啥程度了。沒到賓館近前,就遠遠地看見大門前高高的拱門,鮮艷的彩旗隨風飄舞著,走到門前只見拱門上寫著《熱烈歡迎老同學》,我進了門,門口早有禮儀小姐迎上來,引我到報到處登記,我在登記表上看到我們的名字早就按著學號順序打印好了,只要填上自己的現在職務和工作單位就行,然後領了房間鑰匙上樓先休息,四點開飯。我跟著服務小姐上了七樓,她打開房間請我進去,我沒等進房間,就聽見裡面有個粗嗓門的家伙在吆喝我的外號哎,這不是四眼兒嗎?我就猜到你小子會來啊。我定睛一看,從他那身材上看出是咱們班的體育課代表,外號叫笨像的杜義騰,我常常叫他肚子疼,沒少毛奚落這小子,可他又不敢惹我,咱們倆一座,考試時還指著我照抄呢,我上去握住他的手說:你小子這些年從人間蒸發了呢,這時從哪來的?他掏出一張名片遞過來說不遠,才三百多裡吧,開車一個小時多點就到了。我瞧了一眼名片。上面寫著:中旺集團副董事長、業務處總經理。哼,這貨也能當總經理了,跟誰說理去,真是沒治了。我連忙說:原來是杜大經理啊,失敬失敬啊。他照我胸上打了一拳說:這算個啥啊,給人扛活的,人家老曹這東西才叫牛逼啊,資產都他媽的上千萬啦。我問他:這老曹就是大餅子吧?咋發的財呀?反正不是偷搶來的,政策允許的唄。我和他躺在舒適的席夢思上談了起來,一直到服務小姐來通知下去吃飯。

餐廳裡面真是夠氣派的,各種美味佳肴早擺好了,八人一桌,我按著餐桌上的名字坐下,見全桌都是昔日的老同學,大家正在寒暄,只聽見正中位置上有人高聲宣布:初三四班同學會現在開始,緊接著,門外鞭炮響成一片,震耳欲聾,等到鞭炮停息了,這些主持人繼續說:今天,我曹某請大伙來聚一聚,為的是和幾十年沒見的老同學再續友情,我想念大家啊。下面為我們的久別重逢而干杯。我這才看清了當年的大餅子現在的風采,這小子可真夠有派頭的,紅光滿面,神采奕奕,用當年形容偉大人物詞彙來形容這位仁兄也不為過,我端起酒杯,和大家一飲而盡。剩下的就是大家互相交談了,園桌餐變成了洋式酒會,大家端著酒杯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交談著,我和幾個當年投緣對意的談得很投機,一直到曹大東宣布:下面是舞會,然後回房間休息,最後,他還微笑著說:有特殊要求房間的和服務員直接聯系。

我們從飯廳轉移到舞廳,又繼續在一起敘舊。我在人群中搜尋著麗麗的身影,可總沒有出現。在幾十個人中尋找自己想見到的人雖然不太容易,可時間久了,幾乎所有的同學都和我打過招呼了,就是沒有她。我的興致漸漸的沒了,正要回去睡覺,卻發現班上的風雲人物正摟在一起跳得正在興頭上,他們是當年被學校處罰的一對,男的叫包若同,女生則是我班的班花-洪嬌嬌,他們當年可是出盡了風頭,來往的戀愛信被校長在大會上宣讀,後來洪嬌嬌的父母把女兒轉到別的中學上學了,這件事情也就沒人提起了,可這件事的始末我們都清楚的,現在他們終於是有情人在一起了,那個多事的鱉犢子校長也不會再找他們的磋了,只聽說在文革中校長被造反派打折了胳膊,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老包干的。他們跳的舞和別人的不太一樣,他們摟抱在一起,臉貼著臉慢慢地踱著舞步,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那個親熱勁兒真讓人妒忌。我一個人躲在一個暗角落裡,回憶起自己當年的風流往事。

我和麗麗是因為天天在一道上學產生的感情,她是我家鄰居,她爸爸和我爸爸經常在一起喝酒打牌,兩家處得不錯,麗麗小時侯長得很單薄的,她的書包總是由我背,到了校門口才還給她,到了中學時,她突然發育得像個漂亮女孩了,我天天看她也沒在意她長得啥樣,後來,有人背地裡叫她校花時,我才真的喜歡起她來,她也很願意和我在一起,我像個小哥一樣呵護她,誰要是敢欺負她,我早就衝上去了,可能是兩小無猜的愛情吧,在初三時我們就開始接吻了,她的嘴很小,我總是淘氣的所自己的舌頭塞進她的口中,那個感覺真爽。

我們上學的路很不好走,一次,路上積滿了雨水,她非讓我背她過去不可,剛開始我怕被同學嘲笑不肯背她,她竟然哭了起來,我只好蹲下讓她上來,我覺得她的胸貼在我的後背上,軟乎乎的,我的手開始托住她的大腿,後來我累了就移向她的臀部了,我的手扶在她的屁股上,心裡有些緊張,雖然她仍然有說有笑的和我說話,可我的心思卻在對她屁股的感覺上了,她穿著薄薄的褲子,我的手就像摸在她的皮肉上一般,漸漸的我的臉上沁出民汗珠兒,她的手為我拎著鞋子,我的手卻摸在她的屁股上,我隱約地感覺到了她陰戶位置的形狀,我的手指有意無意的在上面撫摸著,她的呼吸開始急促了,我知道她有了感覺,手上更加用力了,她漸漸的激動起來,不斷的催促我快走,到了地方好放她下來,可路還遠著呢,突然她喊叫著說:你再胡鬧我可要下去啦?壞蛋。我只好停止了撫摸,繼續向前走,她的情緒才平靜下來了,我好容易才背她到了小樹林邊上,到了干爽的地方才放下她,累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想起來了,她關切地俯下身子對我說:好累吧?我說:你這大丫頭累死人不償命啊,也不知道少吃點。她瞪了我一眼說:就你這小身板兒呀,將來怎麼娶媳婦啊,連媳婦都背不動。

我抬頭瞅了她一眼,正好和她的目光對在一起,兩人都臉紅了,我拉她坐在我身邊,胳膊肘兒勾住她的脖子,她順勢一躺就倒在了我的懷中,我們就這樣接吻了,她聽說地讓我撫摸著她的胸部,我覺得胯下那個東西在衝動了,她的臉熱得發燙,我看著她那雙美麗的大眼睛,用舌尖舔她的眼睫毛玩,她閉上眼睛任憑我的游戲,這裡好僻靜,再加上早晨剛剛下過雨,路上人很少,我們玩得真高興啊。我漸漸的把手伸進了她的衣服下面,輕輕地捏住了她日漸豐滿的乳房,她的臉立即紅得跟天邊的彩霞一樣的顏色,她躺在我的懷中,我揭開她的衣服,讓乳頭暴露出來,我用嘴輕輕地咬住了它,她的身體一陣顫抖,隨即就把我抱得更緊了,我還不明白男女之間的真正游戲,能做到這點就夠大膽的了,我好像在小的時侯偷偷地瞧見舅舅和舅媽處對像時在我家做的事情,我看過舅舅脫下舅媽的褲子的埸面,現在,一個美麗的女孩躺在我的懷中,我下面的東西也在衝動著,我實在是按耐不住了,手悄悄地向麗麗的肚子上移動著,她似乎察覺了我的企圖,突然放開了摟我的手,雙手緊緊地握住自己的小褲帶,眼睛有些惱怒的神情,我正在欲火燃燒的時刻,突然變得勇敢起來,我用力的掰開了她的小手兒,哆嗦著解開了她的褲帶,她的臉色更難看了,我不管那些,終於把手伸到了她的兩腿之間。

她緊並著的雙腿被我粗暴地分開了,我的手在她柔軟的大陰唇上撫摸著,我曾看見過舅舅的手分開舅媽下面那兩片肉瓣兒的情景,他曾經把嘴俯在上面舔,舅媽當時很舒服的表情至今我還記得,我把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開始向下脫她的褲子,麗麗緊張地抓住自己的衣服,叫我趕緊放手,我不管她說什麼,還是堅持往下脫,她掙扎了一會兒後,還是讓我達到了目的,麗麗白嫩的屁股展現在我的面前,我從她叉開的雙腿間看見了和舅媽兩腿間一模一樣的東西,我分開她下面的大陰唇,又繼續分開小陰唇,裡面粉紅色的陰道口露了出來,我知道舅舅的雞巴就是手在這裡面動的,舅媽可樂意了,抱著舅舅直哼呢,我好想在麗麗身上試一下那種感覺,她害怕得哭泣起來了,我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繼續在她的陰戶上玩弄著,直到太陽落山,天快黑了才起身回家,一路上我們又有說有笑起來,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我一直送她到家門口才依依不舍地回家了。

第二天,雨還是沒有停止的意思,遇到路上有水我還是背著她,只是不那樣淘氣了,她的臉俯在我的臉上輕輕跟我說著話,我們到了小樹林邊上,她仍然坐在我的懷中,我們休息好了再回家。終於有一天,她說她的父母都去她姨媽家喝表姐的喜酒了,因為天不好不一定回來,她為了感謝我天天背她,非要我去她家吃葡萄,我高興地答應了,我放學後沒有回家,而是一直跟著她到了她的家中,她到後院葡萄架上為我摘了一大串成熟的葡萄,我美美的吃了,然後,她和我躺在炕上說話,我想起了那天的事情,悄悄地問她那天為什麼要發怒,她嗔怪地說你也不看看那是啥地方,要是有人看見了,你要我死啊?我覺得也有道理,我又調皮地問:要是今天這環境呢,你還拒絕不?她說:你太壞了,我以後不理你了。

說完真就扭過身子不理我了,我躺在她的身後,手卻伸向她的胸前,她推了一下翻身坐了起來,我急忙按她躺下,她從我的目光中看到我又露出那天的表情,好像又緊張起來,我哄她說:你怕啥,反正也沒人回來打擾我們,放心吧。她這才又重新躺下繼續跟我說話,我的手一直在她的乳房上撫摸著,漸漸地她不再拒絕我的手了,我順利的脫下了她的衣服,學著舅舅和舅媽的方式,我一面說一面做,她好像也懂得這種事情,再沒有反抗,我便如意地爬在了她的身體上面了,她的陰毛很濃密,我早就把上面弄濕了,她叉開了大腿,我笨拙地用手握住自己的雞巴跪在炕上尋找那個地方,還是她的引導我才得了手,她好像沒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就讓我的雞巴插進了她的身子。我學著舅舅的動作來回抽送了幾下,感覺比自己沒事時用手擼的感覺強多了,便繼續抽動著,她的手緊緊地抱著我,紅紅的臉上泛出了舒服的神情。我在她身上抽動了十多分鐘後才有了那種要出的感覺,這是我在手淫時產生的感覺,我就在她的身體中又體驗了一把這種感覺,那些東西就流進了她的陰戶裡面了。我拔出雞巴,她趕緊跳下炕找東西擦拭,我看著她白嫩的身體,心裡別提多興奮了。一切都做完了,我穿上衣服趕緊回家,她把門鎖好也睡了。

以後的時間裡,我們又玩了幾次,一直到眼看要考高中了才停止,再後來,我家下放插隊了,她卻因為家困難而停止了學業,跟著姐姐到外地學縫紉去了,我們的來往也停止了,幾年以後,我從農村考入大學,就再沒有見過她。我總覺得對不起她,卻又找不到她,本想在這次同學會上見一面,敘敘舊情,可她卻沒有來,我的心更加煩燥了。慢慢地對這同學會也感到無聊起來,他們鬧到啥時侯這不清楚,反正我早早就回去睡覺了,要是明天於沒有啥新鮮玩意兒,我准備晚上就回去了,在夢中,我和麗麗重逢了。

第二天,早飯時,老曹宣布了當天的日程安排;上午開座談會,大家都談談分別十幾年後的各自情況。下午參觀老曹的私人企業,晚上有新節目。我不知道這家伙還有什麼新花樣,反正沒我啥事,介紹完了我就准備走人了,座談會在賓館的會議室舉行,四十幾個老同學坐滿了會議室,桌子上面擺滿了水果和飲料,我低著頭無精打采地聽他們吹著自己的豐功偉績,猛然間,我聽到主持人在說:下面請我們的大美人麗麗小姐講話,話音剛落,在一個角落裡站起一位衣著講究的女士,她摘上眼睛上的墨鏡,穩健的走到主席台前面,她是麗麗麼?我怎麼沒有發現呢?還是她有意避開我?我帶著各種疑問聽她的發言,她並沒有說得太多,只是平靜地說自己的丈夫在幾年前去世了,一個開了一家化妝品公司,再往下竟然為自己做起廣告來了,大家都說她真有經濟頭腦,連同學會都不放過啊。我離開了座位,悄悄地在她身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她講完了自己的經因就離開了主席台回到自己原來的座位上,剛要坐下,卻發現我就坐在她的身邊,她絲毫沒有表現出驚訝表情,而是大方地和我握手,我悄悄地問她:昨天晚上怎麼沒見你啊?她小聲回答我說:這還是擠時間來的呢,哪有工夫和你們這些國家干部泡時間哪。我笑了笑,她的表情讓我失望了,我們十多年問及此事的親熱好像再不存在了,一會兒會議結束了再問她好了。

下午,我上車就坐在她身邊,一路上她和大家有說有笑的,看是出是一個獨身生活的女人。我們在老曹的企業參觀完了就回去了,晚上,我要她和我好好談談,她雖然感到自己的工作太忙了,在我的一再挽留下,她還是答應了我,我找服務小姐另開了房間,她也沒有拒絕的意思,因為老曹跟大伙說的新節目就是這個,她要為有情人做臨時紅娘呢,看到她的表情,我心中暗暗地高興起來,她跟著我進了房間,我望著她光彩照人的臉孔,覺得這女人真是不一般,她對我說:你先休息一會兒,等我洗個澡再和你說話,說完,她進了洗澡間,我聽見她鎖門的聲音,心想;這娘們,在我面前還裝秀,一會就讓你再大方一回。聽見她在裡面洗澡時嘩嘩的水聲,我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好容易等到她終於洗完了,她頭上戴著浴帽,身上穿著浴衣,容光煥發地從洗澡間出來,我趕緊起身,她歪著頭問我:你真想讓我和你睡在這裡啊?我遲疑了一下,試探著問她:你不願意麼?我可不敢勉強你老人家啊。她冷笑了一聲說:你當年那股流氓勁兒都哪去啦?學好了麼?我心慌地望著她,倒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我喃喃地說:都十幾年了,你還記得啊?她卻說:我致死都不會忘記的,你這壞蛋。我更加疑惑了,她為什麼要這樣說我啊?我更不敢向她問什麼了,她卻若無其事的脫下了衣服,躺在我的身邊,我卻是小心翼翼的躺在床上,唯恐哪句話不對再惹惱了這位目中無人的女士。我知道,快四十歲的女人是最成熟的女人,也是最不好惹的女人,她把頭枕在我的胳膊上面,呼吸出的氣體噴在我的臉上,使我的欲望又開始蒙動了,她向我訴說著自己短短十幾年中所遭受的痛苦經歷,我靜靜地聽著,她原來早就開始經商了,只是運氣不好總是賠錢,她的丈夫是她媽媽同學的兒子,人倒是不錯,也挺愛她,和她一起奮鬥了十多年,終因為勞累過度患了肺癌而早早離開了她,她的女兒十五歲了,在一所貴族學校中讀書,只是在星期天回家,她的生活可以說是獨往獨來的生活方式,唯一的希望是讓女兒考上一所重點大學,而她這幾年早就對男女間的性事淡薄了,她其實對我也在思念著,畢竟我是和她做愛的第一個男人啊。她對我和妻子冷戰多年的生活也很同情,卻不同意我和妻子離婚,她之所以一直不來找我是不願意拆散我的家庭。

我們不用於多說什麼了,一切都重新開始了,我在她豐滿的身體上盡情地發泄著自己的欲望,她雖說不算太喜歡,可還是竭力的配合著,我們重溫了當年偷情的歡樂。她的陰戶由於生育而變得松馳了,我沒有計較這些,還是像當年做孩子一樣的興奮。她卻如同處女新娘一樣的靦腆,我每當要開了燈光要看看她十幾年來的變化時,都被她關掉了,她說:讓我的美麗永遠留在你的記憶中吧,現在見了我你會失望的。我尊重了她的想法,在黑暗中滿足了她,也同時滿足了我。我們還是像學生時代一樣的興奮,在她家的那個晚上現在回憶起來就像是昨天的事情那樣記憶猶新。

第二天一早,她放開我摟著她的雙手,開始起床穿衣服,我說:你今天還要留一天嗎?她說:今天我要去南方了,生意不能耽誤啊,你在這兒繼續玩吧,以後我會約你的,你的家庭要好好珍惜,讓我們做個永遠的情人吧,要是讓你拋棄了你的妻子,和我組成了家庭也不見得合適,我是寡婦,和你做情人正好,而你卻不能做陳世美,我不缺錢,卻沒有能和我說話的知心朋友,你雖然生活得很累,卻總算有個完整的家,你如果願意的話,我就和你好到都老得不能動那天為止吧。

我望著依然是光彩照人的面孔,心中真是有一種說不出的幸福。我雖然和妻子很少在一起做愛,卻總不願意去那種地方發泄自己的欲望,而有了麗麗,我再不用擔心自己學壞了,真是天降佳人於我啊,這要感謝我這位老曹同學,人常說:搞個同學會,姘上好幾對兒,同學見同學,個個搞破鞋。而我卻借著同學會的時機,再把學生時代的情人又找了回來,而且又不用拆散各自的家庭,真是別提多美了。我對她說:你都走了,我還多待一天做什麼,我也走吧,送你去機埸吧。

她同意了,我們悄悄地從賓館中溜出來,也不和其他同學道別,打個出租汽車直奔省城機埸而去。後面的事情就很自然了,她經常約我出去,玩玩游戲說說話兒,一直到現在,我那分居的老婆卻是半點也沒有發覺,真要是知道了,我也就解脫了,到那時再和麗麗談結婚的問題吧,反正都還不老呢,混到啥時算啥時吧,這也應該叫做"有情人終成眷屬"吧?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