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學生家長將我狂

  我叫艾文,十九歲那年,高中畢業後一直未能找到如意的工作,只好在住家附近找了一家家庭補習的活幹。卻想不到的是,我被那無良心的家長給開苞了。

  污辱我的這個色狼是我教學生的爸爸,他具有魔鬼般的身材還具有豐富的性經驗。

  他家住的是一幢二層的小樓,我是在超級市場廣告欄看到他請人為他女兒補習功課的廣告的。廣告上寫明了是替一個讀小學一年級的小女孩補習功課,每星期要補習五個晚上。

  初到她家時,我是由這個小女孩的媽媽接見的。她見我外表斯文又正派,所以當下就答應請了我,月薪是三千元。有一點令她不太放心的是,因為我年輕漂亮,會使她丈夫對我的產生興趣,而有些不安。

  從我的學生寶蓮珠口中得知,這家的男主人是一家銀行的老闆,家庭境況是非常富是的。

  蓮珠是個聰明伶俐的孩子,我教了她半個月就和她成了好朋友。

  張先生和張太太的感情看來不太好,張太太胖胖的身體,顯得有些雍腫,皮膚很黑,面容也較一般。她的最大愛好就是打麻將,不分白天黑夜的和一些太太小姐在外打牌,這無疑必定冷落了張先生。他下班回來,妻子不在家,他便自行照顧自己。

  這一晚夢我照常是到蓮珠家去為她補習,誰知為我開門的竟是張先生。他身披一條浴巾,似乎是剛剛洗完澡。

  「張先生在家,蓮珠是否在樓上?」我問了他一聲。

  張先生這才笑著表示說道:「蓮珠和她媽到新界外婆家去了,今晚不會回來的。」

  我聽了正想轉身離開。但張先生硬要我留下來,他說:「小姐,請留步!等下我給你開支票,發放你的第一個月工資。」然後打開冰櫃為我倒了一杯飲料。

  我一喝才知道是一杯香檳酒,我平時不會飲酒就給張先生說不能喝酒。

  但張先生硬要我喝。他說:「女孩子也要學會飲酒,不然,今後在社會交際的,會遇到不少麻煩的。」

  我見他既有誠心,又熱情,也就不再推卻。可能是因為香檳酒的味道好,容易入口。我勉強的喝乾了這一杯。接著張先生就給我述說太太的不是之處。

  我不知道該如何的對答。只說:「夫妻之間,互相理解,加深感情,互相協調—下比較好。」

  張先生這時忽然拉住了我的手,一使勁把我拉入他的懷中。

  我想掙扎,忽然瞧見張先生雙眼充滿了慾火,發著抖。

  他對我說道:「艾小姐,你太懂感情了,長的美若天仙,宛如月裡的裳娥,有文化,有素質,是我心中的偶像。如果有了你做我的妻子,我的銀行,我的事業,一定會比現在強盛得多。」

  我想掙開他,一抽身,失去重心。而又被他摟入懷中。一不慎,把他披在身上的那條浴巾拉掉了。

  噢……我的天啊!原來張先生浴巾裡頭是真空的,沒穿內衣內褲,一條黑漆漆的大雞巴如一根棒棰般的垂在那裡。四周都是陰毛,一個龜頭同雞蛋一般,簡直太大了。

  我望了一眼,挺嚇人的,我不敢再看了,只覺心裡卜通,卜通的狂跳,不知如何是好。

  張先生,伏下頭來吻我。我已經癡迷的忘記了一切了,竟然和他瘋狂的熱吻起來了,感覺到全身酥癢肉麻,乳頭部分也硬起來了。

  他的手摸著我胸部足有37寸的大奶,嘴裡自言自語的說道:「哎呀……這對大奶真棒……太肥了……真肉麻……如果有奶……我非吃個夠……不可……那一定太美妙了……可惜……我沒口服……沒有奶水吃……啊……太妙了……」

  我的雙奶第一次被男人撫摸,我如觸電似的震了一下,感到全身酥癢肉麻,乳頭部分也硬了起來。

  我「啊……啊……」的叫道:「你……你……太壞了……不可以呀……我、我……還是處女……不許亂摸……啊啊……怪好受啊……我怕……怕啊……漲先生……你……不要……摸下去……了啊……我太需要了……」

  那時,我說話就是這樣的矛盾著。當時,我自己也不知道是該說什麼好了。

  張先生聽我一說,我還是處女,興奮更高,又聽我說太需要了,便慢慢地把我的衣服脫掉了。

  我不懂反抗,也不想反抗了。到此時,一切恥辱也都忘掉了。混亂中,我不由自主的自己解開我那前開式的胸罩。

  在我自動解下胸罩之後,張先生的咀就伏下了,先是用舌頭舔舐我的胸溝、乳暈和乳頭,跟著十分肉緊的吃起奶來了。

  我第一次這樣的被大男人吸吮著大奶,我感到全身一片酥麻騷軟和快感,陣陣快意湧上大腦。我止不住發出了呻吟。我想,這就是人常說的浪叫吧!

  「啊……太好了……我……我……喜歡你吸……好……舒服喲……哎……哎喲……哎喲……喲……高興死……我了……」

  我見到他漆黑的棒狀物體高高樹起,硬的如同一根竿子一樣。心中又好喜歡但又害怕。喜歡的是:原來男人的陽具是這麼硬,這麼醜,比平時想像中的雞巴要醜的多。很想看一看,可惜平生還是第一次有這麼個機會,看到了朝思幕想的陽具多心裡歡快了。

  害怕的是:這麼粗大,一擔鑽入穴裡,真無把握自己是否能夠受得了。他如果硬往裡塞,會不會疼死我?

  他要我握住那醜東西,然後放入咀裡,為他吸吮。我不肯,又害羞。一個大姑娘家怎麼可以如此?在說他那麼醜。做夢去吧!

  幸好他沒有勉強那麼做。反而,他分開我的小陰穴,為我用舌頭舐起來了,他的舌頭,十分靈活,一下一下的舐著,直達我的小穴。

  我那裡早已經流下了淫水,更多的是愛液,也流出了不少,他為我舐的一千二淨,也感動了我。我很不好意思的抓住了那根大雞巴多也為他進行了片刻的舐吸。

  他被我吸的太舒服了:「哎………喲……喲……太好了……艾小姐……你真好……太感謝你了……小親……親……我忘不了你……多給你些錢……買幾件好衣服……把你打扮……的……更漂亮……更高貴……好……太可愛了………我還要……還要……為你服務……吸吸你的……小穴…………」

  他的舌頭先是在穴的外圈活動,繼而步步深入。舔住了我的小陽核,跟著又探入我的桃源洞裡,東挺下,西舔一下。

  我除了知道舒服的呻吟之外,不知所措。快樂的什麼都忘了。只管緊緊抱住張先生,好像是想抓住什麼一樣。這時,張先生跟我二人,變成了兩條肉蛇,緊緊地纏繞著。他抱著我來為我親吻,下邊的大棍子就輕輕的頂我。

  過了一會,他把抱我的手慢慢鬆開,用手把我下邊兩片陰唇分開,然後,慢慢的鑽挺進來。由於我是第一次,穴裡通道狹窄所以他進來也是不容易的,也並不好受。事實上,是因為他的大雞巴太粗壯了。

  我不自覺的叫了起來:「哎呀……太痛了……不好受……輕一點………張先生……你太壞了……」

  他想了想就猛的一頂,「滋」的一聲,大雞巴全鑽進去了。

  這時,我頓感撕裂般的疼痛,疼的我淚水都流出來了。我負痛後本想到此為止,不讓他再鑽了。可是,又不想輕易放棄這男女性交的機會,更想體驗一下男女性交的萬般絕妙,又怕疼又愛使我那拿不定主意了。

  幸好,張先生的肉棒鑽進來就停在那沒動了。我慢慢感到不是那麼些通了,而內中一種奇怪的感覺慢慢的升起:那是癢?是酸?是痛?反正那是一種說不清到不明的感覺,我不由自主的動了動身體。

  張先生感覺我自己在動了,也就開始慢慢進出。不多時,我感到苦盡甘來,有了陣陣玄妙的快感已將剛才的疼痛全擊退了,下邊的愛液也流出的更多了。

  他弓著腰一下一下的抽送著,他的每一下動作都令我深深的體會到:男女之間的性交是如此美好,如此過癮。我的雙手不住的四處亂抓亂撓,我抱住他的脖子,也摸到了他的屁股,便催著他,要他再深入一點。

  他照著我的吩咐去做,時時處外都依從著我,我高興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也不知道怎樣才可以表達被他尻弄的絕妙感覺。

  只知道高一聲多低一語的浪叫著:「張先生……你真會幹……是老手……行家了……第一次的……味道……太……太好了……再……再使點勁……啊……啊啊……快……快……插啊……我要……唔………………喲……喲……太好了……被你日……日死了……加強……加強插……啊啊啊……舒服……我……我……我要……要死了……張……張先生……你太……太好了……」

  他多次的將我的身體,反來復去按不同的角度、不同姿勢變換著花招。他向我抽插,我想他這次是中年的男人極盡的風流。中年男女既有性經驗又有強壯的體魄,幹慣了生兒育女的松穴,猛然得到又美又年輕,穴又緊的處女陪著性交,那箇中的滋味自不必言表。只能從他疾弛的程度和大聲的浪嚎略見一斑。

  「呀呀……呀呀………太好了……如此……良晨美女……實在是……太幸福了……咿……咿……咿……小姐……你太美了……穴裡……好緊……太美了……真是妙……爽啊……小姐……你真好……」

  差不多幹了一個小時,他大汗如魚,我也感到用力過度太累了。

  他猛插了一下,這一下頂到了我陰道的盡頭,接著便感覺他打了幾下哆嗦,那還被我的穴心緊夾著的肉棒急急的抖動了一下,又一下……

  一道熱流就射入了我的花心,我被他這—套連慣的動作帶到了最高潮。

  完事了之後,我穿上了衣服。但我又感到了,怎麼辦?如果懷上BB那可怎麼好?我不由得哭起來了。

  他安慰我說:「小姐,不要哭,我愛你永遠,不會虧待你的。我給你一些補賞。」接著,他在衣袋裡掏出一張支票,寫了五萬元給我,不過,這張支票直到現在我也沒去取。

  而他每星期至少邀我三、四,而每一次我見到他都不自覺的向他投懷送抱,可是,我經常的和他在一起性交、做愛,共享這人生之中最大的、最愉快的天論之樂。

  我知道這樣下去,不會有好結果的,但是,到底怎麼好現在我還不能決定下來。

  我手拿這一張寫著阿拉伯數字的支票和花花綠綠的鈔票,心中萬分的感慨和愁漲。

  這支票,這現鈔,我是用一個姑娘最寶貴的貞操,換來的,最有意思的是:我不知道,這是恥,還是快樂。

  這種事情,只有讓最理解女性的人們去評說。

             第二章  狂生浪蝶

  張先生有—個表弟叫賀強,是新界人,他大我兩歲,今年二十一歲。他在張先生的銀行裡供職,對於張先生的事業,盡心盡職。張先生於他來往極密,待他非常好如同親兄弟。

  一次他開車去為張先生的銀行辦一件業務,不慎出了點車禍。車子雖然撞壞了,但人傷的不太重。從醫院檢查結果看,確是沒有多大性命危險,張先生是為了照顧好這位表弟,在樓上騰出一間房,讓他養傷在家裡。

  張先生的表弟養傷住的房間,正好在我教蓮珠補習功課的房間隔壁。到了晚上,他閒著無事,就去我們房間裡看我教蓮珠熱補習。

  他很有禮貌的待我,也經常和我談的很投機。賀強初來之時,我到沒太注意他,待我與他交談過幾次以後,從心裡就開始品評他這個人了。不知為什麼,可能是我對他已撒下愛情的種子。

  賀強這個人長的人高馬大,粗壯威武。四方大臉配上一對有神的大眼睛,的確顯得英俊很帥。

  每當我向他看去時,都看到他正在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看,我想,他此時,是否也跟我的心情一樣,也滋生了愛慕之情。為了試探他,我故意說:「賀先生:請你出去吧,你在這裡影響我教書呀!」

  「啊!艾小姐,那麼,你認為我是一個多餘的人了?在這裡孤單一隻……只有和你在一起……才覺有意恩……我巳深深地愛上了你……難道小姐……沒有看出……」被我一施計,他終於口吃的道出了內心深處的秘密。

  「啊!賀先生,我只是一個暫時為孩子補習的臨時工,你怎能匹配,再說你瞭解我嗎?」

  他說道:「艾小姐,沒有工作,可以有嘛,我可以在我表哥前向你求一份工作。我們共同在銀行裡上班,這問題不就解決了嗎?我要對你有更多的瞭解。只要我們互相吸引,相愛就夠了。」

  「賀先生,你自信我會愛你嗎?」

  「當然自信,因為我長的年輕英俊,又有一份好職業,是姑娘們所追求的重點偶像。是艾小姐你,無形中,打動我的心。我認為,我們二人,如能結合在一起,一定會相互親密如呂布戲蟬嬋那樣,天配姻緣了。」

  「世界上的俊俏女人,多的是,為什麼你不去愛,偏愛上了我這不起眼的教書先生?我不理解你,到底愛上了我哪一點。」

  「小姐,你有獨到好處的美貌嬌容,有知識,加上一份稱心的工作。相信,今後我們定能大事非成,再說,我主要是愛你,傾幕你的美貌,我會惜花如命的永遠愛你。我不相信,艾小姐,對我這如此英俊的小伙子的求愛毫不動心?」

  我不是不接受他的求愛,更不想拒絕他,只是,我暗暗裡已成了他的表嫂。如在與他結合,讓他這如此英俊善良的小伙子來顧我的二貨鍋,實在有點對不起他。

  我心裡矛盾極了,一個失節的姑娘,配上一個癡情的男子,實在難能可貴。

  只是內心感到我已被人破瓜,總有些對不起他。同時又想現在的妙齡女子,有幾個才是新婚之夜才被破的。有幾個男子,是等到新婚時,才接觸女性的。說不定,賀強這個人,早已成為一個玩弄女性的老手呢。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好了。我不是處女,他也不是是童男。八兩對—半斤,誰也不欠準的。思想得到了平衡,這是結合的最佳條件。因為這樣我可以減少思想壓力與內疚。舒心的過生活,這是美好的嚮往。

  但是,怎樣才可以知道他是不是童男呢?唯一一個辦法,就是和他在一起做一次性遊戲。試驗一下,他是否具有性經驗?如果有,便說明他早已不是童男,玩弄過女人。

  這樣,我便可以心安理得的答應和他結婚了。假如他沒有一點性交經驗,說明他還是處男,和他結婚,簡直是天設地造的好翅緣。不過,我要欠他一輩子的債。

  我俏聲對賀強說:「賀先生,我們可以交一個朋友,互相瞭解。等我們倆對對方有了牢固的感情基礎後再定婚事也不遲。」

  他高興的望了望我,就答應了。

  這一日,張先生又邀了我,在一陣顛鑾倒風的演出之後,他對我說:「艾文小姐,我們全家為了銀行的一筆業務,要出趟差到上海去。我隨便帶妻子和女兒到上海去觀光旅遊一下。大約要半個月以後,才能回來,銀行的事情交給賀強暫時管理。家裡的事情,拜託你一下,也暫時由你來料理。等我回來後是不會虧待你的。給你的報酬,一定使你感到優厚。」

  我答應了他。中間之隔一天,他們一行三人,便整機出發了。

  我在張先生的家裡,有吃有住。白天一天,只有我一人在家。無聊時,便打開電視。到了晚上,賀強下了班,就陪我聊天。談到激興時,我們便互相相擁抱接吻。

  一個乾柴,一個烈火。一但點燃,誰能把持得住胸中熊熊燃燒的烈火。

  「啊!親愛的,你太可愛了。」他抱住我,讓我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又他的雙手搓捏住我的大奶子。

  我渾身感到酥麻,慾火攻心:「啊!強哥……你也太好。」

  他解開我的上衣,除去我的乳罩,三十七時的大奶子,被他一口含住。

  奶頭被他吸吮的渾身飄飄然,骨頭都軟了。我的臀部,有一根很硬的大大雞巴頂著,我欠了欠屁股一把抓在手裡。覺得很粗很硬,他並不比張先生的差,甚至比他的還要壯的多。

  「啊!這支棒的粗大程度,那是多麼的理想的啊!」

  他摸索著解開了我的腰帶,我的褲子連同三角褲一齊被他扒下。他愛不釋手的玩弄著我長滿陰毛的陰阜:「啊!小姐的陰阜肉感的很,愛極了。扒在手裡,軟綿綿的,我熱愛極了!」

  我情不自盡的去解他的褲帶和內褲。一條粗大而有神的大雞巴呈現在我的眼前,我一見簡直愛死了。我忙把它含進咀裡,吹喇叭似的一陣吸吮。只把賀強搞的高昂著頭,緊閉著雙眼,大張著四方口。

  「啊……哎……好……舒……服……呀……小姐……真……熱情……這一刻……我……我終……生……難……忘……太舒服……太……絕……妙……了……爽死了……」

  我一直為他服務到兩腮酸痛才停下來,他用力一抱,把我放到床上,開亮了大燈,在耀眼的光線下,我的胴體一絲不掛展現在他面前。他欣喜若狂的說:「只說小姐……外表美……想不到……內在更美……美的……更艷……哎……呀呀……愛死了啊……」

  「強哥……不要傻看……光看有什麼用……在美……你也不能……把我……吃掉……」我羞澀的說道。

  「你……你……你……你說什麼啊……你想幹什麼啊………」賀強十分的驚奇。

  「我想幹什麼……難道……你不明白嗎……我……我要……我要……我太需要了……」我又好氣又好笑的說道。

  賀強聽到我需要的信號,如同一隻下山的猛虎,撲在我的肥白嫩如菜心的身上。

  他那大雞巴在我的洞口頂了很長一段時間也沒頂進去,我情急之下,忙用手分開兩片陰唇,張開了鮮紅的穴口。

  他用力一頂,「吱」的一聲,便刺入我的穴內。

  我大叫道:「賀強……你……你……太……狠心了……把……我……的……小……嫩穴……干爛了……啊……」

  其實我的小穴被賀強的猛刺之下並不是那麼的痛,但我這樣叫是為了故意做作,以便引起他更大的淫性。果然不出所料,賀強聽我這樣的喊叫,就將大雞巴如同急風暴雨般的直進直出,橫衝直撞。

  「強哥……親人啊……就……這樣……干……用……力……干……你……的……雞巴……特別的……硬……干……的……小妹……好……舒服……小妹……好舒服……」

  「呀……太……美了……小穴……太……緊了……」

  「強哥……你……也……好受……嗎……」

  「親妹子……我……也……好受……第一次……嘗到了……人生……最大的……歡樂……」他被我的騷浪勁引得淫態百出,他浪聲浪氣的說道:「妹……用……力……夾……夾緊……啊……雞……巴……上……好爽……」

  「對、對……就這樣……太……緊……了……哦……我……好……舒服……啊……要……上……天……了……啊……」

  他這時,像一頭張牙舞爪的雄獅,神抽神刺,快如閃點,疾如流星,重如鐵錘,根根到底,下下插到了我的花心。我也奮起精神,兵來將擋,水來土囤……

  他發起了,激烈無比的進攻。我倆配合的天衣無縫,兩個人像巨蛇一樣,纏繞在一起。

  他像一頭辛勤耕耘的猛牛,喘著粗氣,我的小穴就像一條鯉魚的小嘴,一張一合的含吞著勤奮勞著的大雞巴。

  我很浪,淫性大增,在被張先生玩弄時也沒有感覺到如此爽,沒有如此的舒心。

  今天,我終於嘗到了大雞巴頂心頂肺的感覺。我瘋了,發浪了,顛狂了。我如同一隻發性的母老虎,拚命的抬動著屁股,努力地鼓起小腹,搖擺不定的追求著他的大雞巴,性交帶給我絕妙的快樂和幸福。

  「啊……啊啊……太……不解狠……了……加強啊……快……快……快……再快點……使勁搞……用力插……啊……再往裡……插點……整深些……再重點……磨磨……蹭蹭的……太……不……解恨了……」

  「加勁……再使勁……對……好……癢死了……啊……真好……真好……穴裡……的……花心……癢啊……癢死人了啊……難受啊……」

  「用力……往裡搞……再深點……對……好……夠……意思……太……好了……再勁些……好……真好……往裡面弄……好勁哪……好……丈夫……我……一定要……嫁給你……換一輩了……」

  「你的這條……大雞巴……真夠味……真得……插死我了……在這個世界上……我想著……只有你……才真正使我……如此消魂……如此舒服……得法……縣長……我都不換……哩……親哥哥……好丈夫……我的穴……怎麼樣……有使你……滿足嗎……好受嗎……你能滿足嗎……你愛我嗎……要娶我嗎……」

  賀強喜不自禁的浪著聲音道:「妹妹……好妻子……艾文呀……好……太好了……你的穴……又窄……即緊……又溫熱……弄著……實在……太好了……我好受極了……你很會配合……夾得……我的雞巴……生痛……真夠味……愛死我了……太滿意了………我堅決娶你………讓你……做我的老婆……我要尻你一輩子……」

  物以類聚,臭味相投,我和賀強經過了半個小時激烈交鋒,他洩了,我也洩了。

  賀強在洩精時發出聲嘶力歌的浪叫聲:「哦……哦……哦……晤……唔……唔……支持不住了……小妹……我要射精了………夾緊點……哎喲喲……出來了……出來了……」

  他一陣渾天暗地的浪叫,激發了我極大的淫興,我洩的浪水如潮湧,流得屁股上、床單上一塌糊塗。我們同時達到了高潮,同時進入了最高境界。

  半個月很快過去了,張先生又從上海出差回來,我又應邀奉陪。從那以後,我一邊應酬張先生的胡撓亂纏,又要應付賀強的拚命追求,忙的我除了經期例假之外,幾乎一天也閒不住。

  我不知這是恥是榮,只知道月經沒來,肚子裡增添了一個小生命。

  這消息我告訴了張先生,他驚的目瞪口呆,說道:「小姐,懷孕應該去流產呀。」

  我沒有同意。

  這消息,我告訴賀強,賀強喜出望外:「啊,艾文,我們有了愛情的結晶,我告訴表哥,我們馬上結婚吧?」

  張先生同意我嫁給了賀強,並為我們舉辦了隆重的婚禮。以後又為我安排了一個職員的工作。

  婚後七個月,我生下了一個男嬰。到底他的父親是張先生還是賀強,我記不清,反正是他們表兄弟的結晶。

  他們弟兄二人,當然都不知,我還有第二個性伴,其實他們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呢?

  我自從和賀強結婚之後,張先生便自覺得退出了情網,從沒有在邀過我,因為,我已成了他的表弟妹。

         第三章 秘書職責必然狂

  人是感情動物,誰無七情六慾?尤其是女人。當最寂寞空虛之時,就是男人們趁虛而入的最好機會。丈夫重利輕義,或者經常離開妻子,妻子便成為出牆紅杏,這是很容易發生的事情!

  我和賀強結婚已經八年了。此時我已二十六歲,並有了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人間的事情變幻莫測!

  我和賀強結婚之後,共同在他表哥的銀行裡供職。五年前,因為張先生的銀行大不景氣,我們二人便辭退了工作。用我們共同積蓄的錢財在大陸的廣東省東莞市開設了一家電子設備公司。我丈夫賀強,由—名銀行職員轉變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商人!因此,他要經常離港,到內地去公幹。

  但他對我實感心頭過意不去,這幾年他冷落了我,事實確是如此。我心裡空虛,更覺無聊。

  一天,我向丈夫提出外出工作,一可以解悶,二可以多增加社會交際,掌握社會新動態,對我們的電子公司有很大好處。

  賀強理解我醉翁之意不在酒,於是表示同情我,夫妻倆分居,時間一長,是會節外生枝。就安排我在他的好朋友黃生公司裡工作。為黃生當了一名女秘書兼營業經理。

  我的工作既要洽談業務,又要忙其它事情,我擔心做不好。

  我丈夫給開玩笑似的說:「黃總經理會教你怎麼做。」

  我是一個為人大方熱情,有愛心,喜歡助人為樂,需求又特強的女人。

  黃總經理,二十八歲,長的很帥,簡直是一個白馬王子。他對女性很體貼、和藹,又常開玩笑,很有幽默感。他經常陪我出去玩,我很納悶。但我的丈夫賀強很放心他這樣做。

  起初,我很不習慣,慢慢的不但適應了,而且還很喜歡這職務。每天晚上,我都要到餐廳或卡拉OK輕鬆一下神經。生活反而打發的很愉快了。開始工作以後,我的人生觀發生了很大的轉變。沒有可能發生的事情,竟然發生了,而且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黃總經理確實很忙,身上的擔子很重,工作態度也很認真。他白天在寫字樓裡不停的接聽電話並安排人員應做的事情。到了晚上差不多每晚都要應酬顧客。他雖然很忙,但對我事事都很照顧,好愛惜我,體貼我。叫我不要用過多的時間去工作,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要我多休息。他怕我不適應這份繁忙枯燥的工作。

  黃總經理,無論公事或者私事上,對我都很關心。他比賀強,我自己的丈夫對我還要好。不知不覺間,我心裡對他極有好感,而且開始鍾情了。

  事情發生在黃總的生日那天:他為了不鋪張,只想靜靜地度過他二十九歲的生日,快樂一下,只約了我們夫妻到他家中祝賀。

  這一日,我一早便去洗了頭,美了發,為了顯示隆重之意,我穿了一套很漂亮也很高檔的晚禮服。

  這件是黑色通花質料,胸口開的很低,呈倒人字型,內裡沒有帶乳罩。腰部和臂部線條分明,兩條肥嫩雪白的大腿,都可以看個清楚。我在鏡中看到自己打扮的如此嬌窈,自己都覺得好笑。我心想,結婚舉行婚禮的新娘,也不過如此漂亮。

  我和丈夫賀強正準備到黃先生家去,這時,忽然接到了東莞市電子廠打來的長途電話。說我廠的工人罷工,要賀強立即趕往東莞調解這件事情。本來,東莞電子廠有人負責,可負責人出差去了東南亞聯繫一批貨,要趕在聖誕節出口。賀強感到很掃興,情急之下,他要立即趕去東莞電子廠,叫我自己去黃生家。他吩咐我說,他需要幾天後才能回來。

  我撒著嬌說:「早上剛回來,現在又要走,我好想啊!還是在家住一晚再走吧,好給我解解癢。明天一早再走吧!」

  他說:「親愛的,燃眉之急,刻不容緩。還是你自己去為黃先生去慶壽吧!到了黃先生家,向他解釋清楚,就說東莞有要事,我去了,要好幾天才能回來!你代我向他表示祝賀!記住,要和他多飲幾杯,要解悶就讓黃先生陪你。」

  分手後,各奔東西:他去了東莞,我去了黃先生家。

  黃先生為我一開門,見我如此驕艷,便瞪大雙眼望著我那若隱若現的乳房部位吞嚥了幾下口水。讚我好靚好性感:「噢……艾小姐……今天怎麼如此漂亮,差點認不出來……我猛的一看,還以為是天上的哪位仙女下凡了呢,降臨到我門前,真是三生有幸哪!」

  我媚眼一笑說:「講完了嗎,總經理大人,可以進你的門了吧!」

  他自知失態,忙陪笑邀我進門。在客廳裡入座後,我首先送他一個極熱情的吻,並祝他生日快樂,並把賀強的心意向他轉達了。黃先生高興得忘乎所以,接受我熱情的吻時心裡比得了個小外甥還要高興。他打開了卡拉OK收錄機,立時傳出了張曼玉銅鈴般的歌曲。我們二人又唱又飲,好不開心。

  他突然提議:等他到臥室換件套衫出來,同我一起跳舞。

  對他這個提議,我很贊成。在我的少女時代,我都很喜歡跳舞。可他說跳舞不會舞步,我就跳「替死兔」教著他。

  播放慢音樂,慢慢起舞。雙方隨著音樂的節奏,搖擺移動,邊跳邊開心的暢談。

  傾談中,他透露出:他已和妻子離婚五年了多,自己獨居好寂寞。他還說:五年了,都沒有今晚玩得這麼開心,「艾文,你今晚很性感,特別具有典型的女人味,多謝!你今晚陪我度過生日的愉快時刻。我很感謝你,我有個要求不知是否可以?」

  我問他是什麼?

  他說:「我……我不知道……你願意不願意和我進一步。」

  「進一步什麼?」

  「伴我……伴我……玩一下性遊戲。」

  我渾身發燒,臉龐緋紅的點了點頭,默許了。

  他立即抱緊我給我深深的一吻。我會意的張開小嘴,讓他隨心所欲的吻著。這一吻竟吻了數分鐘之久,吻得我幾乎斷了氣,忙推開他說:「黃…總…呀……我……我……心裡好緊張哪……好害怕……你也太……大膽子了……」

  他忙向我掬個躬,性急的跟我說:「文小姐,可憐……可憐我吧……我好幾年沒有嘗過女人的味了……」

  我對他說:「天下美女如雲,隨便招來一個,也不至於成為慾海饑民吧!」

  他說:「工作太忙了,一來沒空,二來對那麼些浪蕩淫婦沒什麼感覺。自從離婚到現在,只靠自己手淫來解決性慾,但光靠手淫自瀆,又怎能解決根本的問題?」

  這時,我感覺到他下體一根硬硬的雞巴,已經隆起來了,頂在我的小腹上。這使我長期未能平靜的心開始心猿意馬,想入非非了。

  心想:看樣子今天非要和他來一次性交了,這恐怕是難免的了。如果我再被他奸弄,那我就算是嘗過三個男人的味道了,那麼這樣不就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小淫婦了。但又想:沒關係,我丈夫不會怪我。要不然也不會把我安排在黃總的手下工作,這樣就是想放縱我、補償我罷了。我一個女人,一生只試過三個人的雞巴,也不為過啊!

  他說他從不招妓,又非常的愛我,我—時被他說的好興奮,淫興大發。面對這白馬王子般的帥男人,我心裡癢癢的恨不能一口把他吞掉。我突然對他這個欲海饑民同情起來,再加之原來就對他有了好感。一陣衝動,我用手抓住了他雙腿間早已硬得發燙的大雞巴。果然像他這個人一樣帥,又粗又大還很長,心想一定會有一個登峰造極前所未有的快樂。

  黃生的雙手,停留在我的屁股上活動,一隻大嘴在我的面部、頸項、香肩、耳珠用勁的舔、親吻。這一下弄得我開始動情,淫威大發起來。而從下體的浪穴裡也流出了滋滋的流水,如同小溪一樣順著兩條大腿直往下淌,想止也止不住。突然,把心一橫,倒在他的懷中,仰起頭,睜大眼睛,渴望的瞪著他。

  黃生即如餓虎下山撲食般緊抱著我,瘋狂似的吻我、摟我、撫弄我。我開心的享受著,如電流一樣,傳遍全身的酥癢感覺。我感覺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愛護,卻是一種別有風味的快樂。婚外情,真比夫妻情既新鮮又好受得多。我任由他瘋狂的挑逗,亦不作任何的抗拒,還百倍熱情的奉還著。

  嘴裡發出了「喔、喔」的吮語聲:「啊……哎……唔……唔……好……好…太好了……我好……暢快……喲……太好了……筋骨……都軟了……黃經理……你真好……唔唔……唔……我受不了……」

  我感覺到他確實飢渴很久了,沒招過什麼妓!而且調情的技巧也不太好。他雙手放在我胸前,隔著晚禮服觸摸,真傻,把手伸進去,直接觸摸大奶豈不比隔著衣服更容易啊!那會更開心啊!此時,我早已忘了我已是個有夫之婦,只想著跟眼前新男友在一道尋歡作樂。

  自從我到他身邊工作,這段日子裡,他對我太好了,令我不可忘懷。為表示我對他的感謝,便鼓起了勇氣,將掛在自己肩上的那套晚禮服的吊帶,輕輕的滑落。頓時,我的上半身,便呈現在黃生的眼前(我是沒帶乳罩的)。我期待著他的進一步。

  他果然張開嘴,含住了我的乳房,像嬰兒吃奶一樣,吸吮起來。

  乳房是我最性感,最易動情的地帶,一經他吸吮,我興奮的又把背後的拉鏈拉開。讓他更大膽,更方便,更猛烈的向我進攻。

  他驚訝我的身體會保養的這麼好,二十六歲的人了,皮膚細嫩得如十六、七八的大姑娘。他不住的稱讚我的身材好。並將我身上僅有的衣服也脫掉了。

  我同時也勤快的除去了他的衣服,看到了他男性體壯如牛的外在美。我真的不明白,今夜自己為何會如此的大膽,這般的嬌柔,這般的浪勁沖天。大概是,我已深深地愛上了他。

  因為之前,我是被張先生破的瓜,我又和賀強結了婚。一生只有和兩個男人做過愛,今日又有了第三個新性友,所以很激動。我看到,在他激情的反映中,他急不可待的要佔有了我。我半睜著色迷迷的雙眼,伸出雙臂,摟住他雄壯的身軀,端祥著眼前這個在我生命中能夠佔有我的第三個男人。

  我的下體已變成了汪洋大海,淫水滴在了地上,發出「滴滴噠噠」的聲響,將掉在地上的晚禮服也給滴濕了。

  正當他急急的想闖入時,我下意識的推開了他,雙腿一軟,跪在了他眼前。用手拉他那比賀強約長一寸的大雞巴,塞到了醉裡。把他吞噬了。一經吸吮,心裡很得意。雞巴現在也成了我的愛好,成了習慣,每次和賀強做愛前必須要的。

  做夢也沒想到,自結婚到現在八年的時間,一向純情對丈夫專一的我,竟然會接受黃的界入。並很放浪,又很淫蕩,就是自己的丈夫,也沒有真正的享受過我如此的放蕩。我的丈夫如此看來,真的不容易,今後我要好好的補償他才是。

  我迎著黃生,迎著他每一下衝擊,他給我的歡樂、刺激,比賀強給予我的還要多,也更多了一份莫名奇妙的新鮮感。偷情的滋味大都如此美妙,怪不得有許多女友,為了婚外情,為了既新鮮又刺激的享受,而離了婚,一段時間過後,厭煩了,又離婚,又另找新歡。

  狂風暴雨之後,他在後悔,說他對不起賀強,我反而冷靜地安慰他說:「事情已經發生了,這是咱倆的緣份,順乎自然走一步說一步吧。」並向他透露了心意,我是真心愛上了他。不然,也不會這樣做,我是絕不後悔的,無論將來怎洋我決不退卻。因為,是他給了我平生最大的快樂與享受。現在想起,他那極大的雞巴,在我穴裡生龍活虎般插弄的情形,我好舒心呀。

  他又把我按在沙發上,伏下身將一根硬如鐵棍的大雞巴插進我的穴裡,一連頂了二百下之多,不肯停住。把我騷癢的穴肉插弄得奇癢無比,欲死欲仙。他拼命往前拱,我拚命往上挺。深深的捅進,快速的抽出。

  我瘋狂的搖頭,狂浪的擺腦,嬌聲的浪叫,像在呼天喊地:「呀呀呀…喲…喲…真好…癢癢死了…再使勁…再往裡…喲喲喲…痛快死人了…啊啊…唷唷唷…咦咦咦…高潮了…高潮了…淌水了…要上天了…美死我了…大膽的…往裡搗…往裡弄…越深…越好…晤唔…美死了…癢極了…往裡弄…越深越好…晤唔唔…美死了…我愛你…歇一歇…吧…我愛你…快快…快把我累死了…好情哥…小妹…被你弄死了……」

  「不用歇……我能頂住……你只管……愛……好受吧……小穴真美……又緊又熱……夾得龜頭……好舒服……小妹妹……我們共同……亨受……享受……」

  我在屁股底下墊了一隻枕頭,穴口抬高,高舉雙腿。這樣插的更深了。

  「怎麼樣……好哥哥……這樣得勁嗎……舒服不……你使勁的弄……好好解解癢……發洩……發洩……五年來的慾火……今日……你要盡情的……舒服……舒服呀……好哥哥……」

  「好妹妹……你真行……這樣爽死了……有勁……更深入了……我的慾火…高潮……挺舒服……我使勁干……你使勁吸住……夾緊點……更舒服…更刺激…小妹呀……快……快……盡情的亨受……」

  四十分鐘以後,黃先生「呀呀呀」地受不住了要射了。我見他止不住要發射了,於是我便盡力收緊襠部,穴口夾緊他的陽具,一陣瘋狂的挺動。

  吸得他「哇哇」地直叫:「呀呀呀……很厲害……太緊了……吸得好勁……晤晤晤……咿……咿咿……小妹,使勁吸……再吸……」他閉緊眼,咬住牙,使勁頂個不停。他一陣痙攣,把他那寶貴的精蟲射向我的深處。

  我倆同時高潮,達到最高境界,舒服得骨頭全部都軟化了。此時真可謂是,得意空前,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休息時刻,他抱著我一起到浴室沖洗。事後,又抱我入睡房,將我平放在豪華的席夢思床上。我發現:在他的床頭上,放了我一張放大24寸的照片,笑瞇瞇地顯得挺自然,而且又逼真。我問他是哪來的這照片?

  他不好意思的說:「是偷拍的,晚上睡覺時看見照片如同看見真人一樣。」他還對著我的照片親吻,幻想著與我做愛而自慰。他說幾乎每一個晚上,都要對著我像片上的笑貌手淫。

  聽他這麼一說,知他如此的熱愛我,我一時竟感動的流下了眼淚。半哭半笑說:「親愛的,你今後,不要再對著我的照片空打飛機了,想我時一打招呼,我就來陪你玩好嗎?」

  這一夜,我倆真沒虛度。撫摸、作愛,一直沒有停止過。我倆都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起碼耍了七六次之多。是我有生以來最快樂、最過癮的一個晚上。

  第二天醒來,他要我不去上班,讓我休息。我這一休息一直休息了三天。接連三個晚上都和黃生玩性交遊戲。明天賀強就要從東莞回來了,最後一回,黃生更是肉緊與珍惜。

  我心想:只要能滿足我這位新性交好手的性慾,我什麼都可以做。女人嘛,天生就是一種奇妙的動物。這要是在從前,如有陌生男子多看我一眼,我都要罵他是流氓。可是今天晚上,我主動要求為黃生服務:為他吸雞巴。而且規定他的精子只准射在我的嘴裡,而不准射在我的穴裡。這一晚,我一連兩次,待他要射精時,我都用口含著,都咽到肚子裡。

  他感謝的直叫我小媽媽:「呀呀呀……文啊……你真好……真疼我……我太愛你了……小媽媽……你真好……終生不忘……你的感情……咿……呀……啊…啊……」

  他感謝得直叫我小媽媽:「呀呀呀……文啊……你真好……真疼我……我太愛你了……小媽媽……你真好……終生不忘……你的感情……咿……呀……啊…啊……太高尚了……太偉大了……你比我媽媽……還要好……小媽媽……太感謝你了……」

  我一連吃了他兩次精後,他感動不已。待到半夜時分,他為了感謝我、報答我,他叫我趴下身抬高□,專門為我舔那臀部之間的神秘小洞。這神秘小洞,說神秘,也神秘。說不神秘,也不神秘。就看對誰而言了。

  對於一般的人,自然是神秘的,而對於我丈夫、張先生,特別是黃生來說,卻失去了神秘的色彩。因為我的穴內是什麼樣子他們比我都更瞭解得清楚,對他們也就無神秘可言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便趴在床上,撅高我的臀。從肛門到穴口,任由他去舔。直舔得我浪水直流、一塌糊塗。

  他要為我玩插弄肛門的遊戲,我答應說:「只要你開心,怎麼玩都可以。」

  他讓我伸手到後面,抓住他的大雞巴,對準我的肛門入口處用力塞進去,加上他用力一頂。

  「哎呀……我疼呀……不疼……才有鬼呢……呀……呀……呀……我的肛門啊……」

  雖然,初入時好疼,只覺心中好溫馨,到底,我們是真心相愛的啊。

             第四章 寬闊的狂夫

  自從和黃生第一次做愛,到現在,將近一年半時間。我自知很對不起賀強,對他沒有了興趣,可能是因為喜新厭舊吧。到昨夜為止,一年半里,和賀強在一起做愛,也只有三次,而每次都是好勉強的應酬,逼不得已而為之。賀強也覺得有點不對頭。

  今晚,他約我傾心暢談,我當時哭著對他講明了一切,我一點顧慮也沒有,大不了離婚。等離婚後,我和黃先生結合在一起,做一對永久夫妻,比現在偷情要好得多。

  我唯有怪他,在賀黃先生的那天,吩咐我好好令他開心,要送件他最喜歡的大禮物給他。想不到,能送的大禮竟然是人——你的老婆。這個大活人被他佔有了,我好命苦呀!我越說越哭,越發的語不成聲了。

  他沒有責怪我,反問我和黃生在一起做愛時是不是很開心、好滿足。

  我答說:「何止開心滿足…現在已到了難捨…難分…的地步了。一日不見…如同三秋…三日不在一起…我倆…都無心…工作了…而我每晚…都想念他…和你做愛…幻想的也是…黃生,不然,若不幻想著你是黃生…我一點精神…也沒有…儘管如此…才勉強跟你…半年一次…我…我…好命苦…若不是你讓我單刀赴會…怎麼有今天…這種地步。」

  我毫不隱瞞地,坦白的講給賀強聽:「一切事情都發生了。而且又這樣的根深蒂固,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要和我離婚…我答應…要打死我…也可以…活著不能如願…比死了…不難受…分不開了…」

  好奇怪賀強沒有衝動。他很理智,又很冷靜的問我:「如果真是同好開心,有感情,只要你們倆不合伙害我。你…你想…怎麼幹…能…怎麼做…任由你……吧…我是個…明白人…感情這東西…說不清……我…願……帶綠帽子…不拆散你們…只要你…講明了…就好…」

  我看得出他忍著內心最大的痛苦作出了最大的讓步。在心平氣和的商議下,賀強一切都順從了我,因為我們雙方都不想鬧到離婚,讓人家看笑話的地步,暫時的安於現狀和平共處,等以後看事情的發展如何,再作後一步的打算。

  賀強允許我,一星期有三個晚上到黃生處去過夜,這就是星期一、三、五。二、四、六在家陪賀強。如賀強不在家,外出公幹,那麼我也可以去愉快的陪黃生。至於星期天,任我自由選擇。

  我丈夫這樣做,等於明文規定把大權幾乎全部由我掌握。真想不到,我的丈夫賀強,如此偉大,啥都肯屈就。他是實心實意為了我,想讓我從精神上、性慾上,得到最大的滿足。他如此偉大的壯舉,深深地感動了我對他的憐愛之心。

  從此,和他做愛時,我會誠心誠意的對待他,卻不能昧著良心,對他應酬差事了。我對他就像新婚時那樣,對他釋放出火一樣熱情。我們在一起時,也增加了新的樂趣。

  不過黃生沒有膽量再和賀強見面了。他對我丈夫賀強盛情不過,又沒膽量當面講,只好通過銀行和郵局給賀強寄來金錶、金條、摩托車和其它貴重物品。丈夫得到的這一部分錢財,從不花用,寄放起來,留作紀念。

  賀強,我真的衷心感謝你,你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丈夫!

  我自己細心一想,我這個女人好賤,好渺小,但是感情這東西真難說,只好歎一句——「無奈」。再次感謝我偉大的丈夫賀強。

  這幾年,世面上售出了一種吹氣娃娃,外貌與女性沒有啥分別。他可為單身漢,解決寂寞,鬆弛神經,是王老五的最佳伴侶。為了解決愈來愈多的單身到外地公幹男性的心理及性上的問題。不少商店都出售這種吹氣娃娃,其實是一種吹氣的氣球,為它穿了衣服,便有若一位婷婷玉立的少女,能代替妻子的責任。

  我作為一種「代妻」的禮品,為丈夫賀強購買了一個,試用後寄往東營市。作為「代妻」的禮物,贈給丈夫。因為丈夫經常去內地,在那一住就是好些天,不比在家。沒有女人陪伴,怎麼行呢?再說,大陸內地,很封建,又沒有妓院,丈夫有心要發洩一下,很不容易。

  這個「代妻」的吹氣少女,經過黃生的試用,還很理想呢。她不但有少女般的美感,而且有一個特別的生殖器。她好就好在這個假生殖器上,是利用一種特殊材料,仿似少女的人體皮膚,有陰阜、陰毛和穴口,並安裝子電子器材。當男人的陽具插入他的穴口時,她會像真女人一樣,發出嬌聲浪氣的囈語和叫床聲。你用大力抽插,她會大力的浪叫。使用起來也挺提精神。

  那一日,我買了「代妻」要黃生試用,黃生像和真女人一樣做愛。把她的衣服扒光,露出了與真女人一樣的肌膚和性器,她除了沒有血液和感情以外,其餘的什麼都跟真人一樣。黃生把大雞巴插進它的穴裡一陣抽插。

  想不到那代妻竟會說話:「哎喲喲…呀呀呀…好癢呀…好丈夫…親情人…快使勁…用力干…我…我好舒服呀…求求你…再往裡…插…我愛死你了…晤唔…你弄死我吧…我好舒坦呀…太好了…舒服的受不了啦…快…快…用力射出來吧!」

  試用成功,沖洗以後放了氣,把他寄給丈夫。從賀強的來信中,我知道他和這個「代妻」玩得很開心,他感謝我,說我補償了他。

  男人和女人上床的理由很多,往往是沒法想像的。他們可能是因為財富,也可能因為體貼,甚至是因為你為他送來了一朵鮮花。總之,就是因為你想也不想完全的原因。常言說:有其—必有其二。高潮和性慾使我永無體止的追求男人。

  後來,跟我上床的男人有好幾個。在他們中,有流氓,有學生,有老者,也有中年人土。我已有了兩個丈夫。為什麼還有和別的男人上床呢?因為很簡單,我喜歡新鮮人,討厭舊友。

  上個星期六,我曾經很想跟一個男人上床,那是因為我很喜歡他那一身結實健壯的肌肉。我們曾經在一起打過網球。他渾身的勁力,使我無法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打球上。可惜,他對我無動於衷,不給我親近他的機會。弄得我當天晚上不得不去找黃生,幻想著他,滿足的和黃生玩開了。

  另有一個男人,他最愛唱歌,每當我聽到他哼著小調時,我就神不守舍,忍不住跟他上床。任何時候,任何地方,只要一聽到他唱歌的聲音,就會被他挑起來陣陣莫明的慾望,我願隨時隨地與他上床。

  時機恰當與否,是很重要的。每當我工作順利完成時,我會覺得精神愉快,渾身充滿活力。隨時都會等待著能有一場的艷遇,及時進行一場盤腸大戰。相反的話,我寧肯手淫,不管是誰闖進來,我都會一腳把他踢開。

  我並非刻意如此。可是最近跟我共同上床的三個男孩子都有一隻如同鋼炮搬硬的東西和一條靈活的舌頭。他們輪流為我服務,我實在是太開心了。有時候,我會在感覺需要時答求每一個男人的要求,當然,他必須吸引我。使我對他產生興趣。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要有被愛和被深入的感覺。

  前天有一位男客戶,在他的住房裡請我共進美酒佳餚及洽談怎樣買保險的事情,餐餚和氣氛非常動人心弦。加上他豪爽而快速的性引誘。我自動脫去衣服,全裸著給他整整的玩弄了一夜。

  到目前為止,我已有了十多名遍外丈夫!但這些還不夠,還要有急劇增加的勢頭,我決心要享受—下大的…小的…老的…少的…粗的…細的…長的…短的…黑的…白的…

  從十四五歲的男童,到六七十歲的老翁,我都要親口嘗一嘗。我不是妓女,但我要做妓女做過的事情。不是娼婦,也是淫婦了。當然,中年男子是我心中的白馬王子,他們體壯如山,力大如牛,有性經驗,又能持久,搞得我心花怒放,欲死欲活,那真的是很過癮。因此,和我年齡相仿的中年男子,是我追求的重點對象。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