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怪我生就的蒼老醜陋,乾瘦矮小,45歲了,還找不到老婆,可我偏偏又是個多情的種子,時時刻刻專門想著女人的那個地方。要在大街上遇到一個女人,就會像被鉤走神魂似的追著看,回到家還要握著那硬挺挺的玩藝,半夜不眠,拼命地胡思亂想。

今天無事,在自由市場閒逛,突然一個高大挺拔,光彩奪目的美軀闖進了我的眼簾,是一個十八九歲的女孩子,個子少說也有一米七八、九,身穿一件美麗鮮艷,明艷照人的桃紅色緞子旗袍,垂著兩條垂到腿彎的長辮子,背著一個精巧的女用皮包,俏如嬌花,柔如弱柳,實在是撩人心魄,奪人神魂。

我不顧一切地湊了過去,像蚊子喝血一樣盯著她看,把這個嬌羞的美嬌娘盯得羞嗒嗒地低著頭站在那裏,一動也不敢動。

「蘇嫚,蘇嫚,快來呀蘇嫚!」突然一個身穿金黃色旗袍的高個子美女一邊叫著,一邊從旁邊走了過來,看到眼前的情景,衝我瞪了一眼怒斥道:「看什麽看?老色鬼!」說著,一下拉著那個桃紅女跑走了。

我呆若木雞地站在那裏,看著那兩個美麗動人的背影,直到她們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晚上回到家,我手握著那個堅硬,滾燙,不老實的傢夥,怎麽也不能入睡,那難耐的慾火簡直要使我發狂。急得實在沒辦法,隻好自我安慰,心說,想來老天也算對我不薄,今天我總算見到了天下第一的美女,而且知道了她的芳名叫蘇嫚。

但是見到恐怕還不如不見到,見到她除了天天攥著這鐵硬的傢夥想得柔腸寸斷又能怎麽樣呢?像這樣的絕世美女,别說是能夠摸到一下,就是能夠再見到她一面也勢如登天啊!

唉,該著我有艷福,沒過幾天,我竟在電影院門前又見到了蘇嫚小姐。是她那高大的美軀和她那鮮艷的桃紅旗袍太引人注目了,離多遠我就一眼看到了她。 我不顧一切悄悄地湊了過去。蘇嫚小姐很快就發現我向她靠近,也就悄悄地避開著我。我便悄悄地尾随過去。

蘇嫚小姐發現我在有意跟著她,有點慌張,便加快了腳步。我也就加快步伐跟著她。她越來越快,我也越來越快。

出了電影院,穿過馬路,進入僻靜的小巷,蘇嫚小姐竟拔腿跑了起來,我也撒腿跟在後面追,至于我爲什麽要追她,是不是真的要追上她,追上她又有什麽結果,我根本不去考慮。

蘇嫚小姐飛快地奔跑著,長長的旗袍前後片劇烈擺動起來,那兩條雪白嬌嫩的大長腿露了出來。

出了小巷,前面房屋拆遷,大片房屋拆倒了,留下一片寬闊的開闊地,隻有中間還殘留兩三間爛屋框子。

蘇嫚小姐估計自己跑不過這塊開闊地,便躲進了一間爛屋框裏。

我來到那個屋框門口一看,隻覺眼前一亮,頓時全身酥了。隻見一個光彩奪目,神美凜凜的龐大美物,欲逃無路,萬分恐懼,嬌酥酥地站在那裏,一動也不敢動,随著我一步步地逼近,吓得面色蒼白,嘴唇發顫,連大氣也不敢出。

我來到蘇嫚小姐跟前,上下打量著這個神美凜凜的龐大美物,隻見她高大挺拔,嬌酥柔美,光彩奪目,明艷照人,胸前那對豐滿的山丘,使她那艷美的胸脯過分的高聳膨隆,那滾圓豐滿的屁股,鼓隆飽滿的小肚子和那纖細柔美的酥腰,把她那高大挺拔的身體襯托得既豐滿又苗條,既富态又嬌俏,這哪裏是個人間的女人,簡直是個美麗神聖,艷威逼人的美神。要不是她已經吓酥骨了,我肯定連碰也不敢碰她一下。

既然蘇嫚小姐害怕了,我膽子就大了起來。

我上去一把揪住她那兩條垂到腿彎的,烏黑油亮的長辮子,照她那滾圓豐滿的圓屁股上「啪!啪!」就是兩巴掌,隔著她那美麗鮮艷,明亮耀眼的緞子旗袍,我感覺到她那豐滿的身體嬌嫩柔軟,肉噥噥地顫動著。

「啊……」蘇嫚小姐大叫一聲,然後大聲喊叫說:「幹麽打我?我又沒惹你?」

我也不說話,「啪!啪!」又是兩巴掌,又照蘇嫚小姐那鼓隆隆,肉噥噥的小肚子「哐……哐……」兩拳。

「啊……哎喲……哎喲,抓流氓!救命!」蘇嫚小姐那高大的美軀暴跳著大聲嚎叫起來。

「臊賣妣!我讓你叫!」我又狠狠地一揪蘇嫚小姐那兩條烏黑油亮的長辮子,照她那圓圓的屁股,鼓鼓的小肚子,高聳的胸脯,沒命地打起來。

蘇嫚小姐頓時吓得不敢叫了。可我還是一個勁兒地打。

我掄起拳頭,照蘇嫚小姐那高聳的胸脯「啷……啷……」兩拳,蘇嫚小姐那高聳的胸脯就像個大音箱,随著發出了悅耳的振音。我又一手揪住蘇嫚小姐那兩條垂到腿彎的長辮子,一手擰著蘇嫚小姐的胳膊,然後用膝部照她那美麗的屁股猛踢。又雙手按著蘇嫚小姐的頭,讓她躬著腰,然後踢她的腿襠. 「别打啦!求求你,别打啦,你想幹什麽就幹什麽!求求你,别打啦!」

我根本不理那一套,隻顧拚命亂打。蘇嫚小姐見叫也不行,求也不行,也就隻好站那不動一動地由我打了。

我看她那豐滿的屁股圓滾滾的,我就打幾巴掌,看蘇嫚小姐的小肚子鼓囊囊的,我就上去捅兩拳,那高大挺拔,花花綠綠,嬌酥柔美,神美凜凜的龐大美軀,我想打哪裏就打哪裏。

我又一把揪住蘇嫚小姐那兩條垂到腿彎的長辮子,然後雙手把蘇嫚小姐的頭往下一按,蘇嫚小姐就順随地低下頭,躬下腰,蹶起屁股。我把蘇嫚小姐的頭往腿旮旯裏一騎,又用蘇嫚小姐那兩條烏黑油亮的長辮子,從腿旮旯裏把蘇嫚小姐的妣緊緊勒定,然後照蘇嫚小姐那美麗豐滿的圓屁股「啪!」「啪!」打了起來。

我打累了,站著喘了一陣粗氣,伸出顫巍巍的手,照蘇嫚小姐那美麗高聳的酥胸輕輕地一摸,「啊!」頓時一股電流傳遍我的全身,我的全身頓時酥了。

蘇嫚小姐那吓得蒼白的臉「唰」地一下變得血紅血紅的,但她隻啾了啾她那血紅水玲,熱烈滾燙的櫻桃小嘴兒,一動沒有動。

我又輕輕地攬著蘇嫚小姐那纖美酥俏的楊柳細腰,把蘇嫚小姐那光怪陸離的高大美軀一下摟進懷裏。啊!我簡直一下掉進了一個鋪滿鮮花的世界裏,到處充滿了美麗,酥軟,溫馨,甜蜜,酸醉和涼爽,就這一爽,今後縱被千刀萬剮也絕不後悔了。

我摟著蘇嫚小姐那龐大柔美的美軀,把我那乾瘦的老臉親在蘇嫚小姐那雪白鮮嫩,水玲嬌美的大臉蛋上,用手盡情循摸蘇嫚小姐那美麗寬闊的後背,纖細柔美的酥腰,光滑滾圓的屁股,和美麗酥胸上那隆起的山丘,我真的醉了。

蘇嫚小姐閉上那對美目,聳起香肩,緩緩地搖著頭,扭著屁股,喉嚨裏「吼……吼……」地發出了動情的呻吟。

我三下五去二先脫光自己的衣服,光著腚又把蘇嫚小姐那光彩奪目的高大美軀摟進懷裏盡情循摸起來。

我的手從蘇嫚小姐那高聳的酥胸,向下循摸蘇嫚小姐那飽滿柔軟的小肚子,然後從她那高高的旗袍開叉把雙手插了進去。

我的手一下摸到了蘇嫚小姐那嬌嫩滑爽的脊背,頓時一陣冰涼的甜爽沁透心脾,向下一摸,屁股上穿著一個小小的褲頭,我雙手順著蘇嫚小姐那嬌嫩光滑的脊背插進她的褲頭,一下雙雙摸到了蘇嫚小姐那對豐滿酥嫩的大腚幫子,啊!那千般的柔嫩,萬般的爽心就不用提了。

蘇嫚小姐扭得更厲害了,呻吟的更厲害了。

我把蘇嫚小姐的褲頭蛻到她的大腿下面,「唰」地一下就掉到了腳跟。我又順著蘇嫚小姐那光滑的脊背向上一摸,摸到了蘇嫚小姐的奶罩紐扣,我給她解開脫了下來,她的奶罩「唰」地一下又從旗袍裏掉了下來。

我在她的旗袍裏把手移向她那高聳的胸脯,果然在蘇嫚小姐的胸脯上,摸到了一對肉噥噥的,柔嫩嫩的大咪咪,我雙手盡情地在裏面揉捏起來,我整個人簡直都完全沉浸在一個五彩斑斕的夢幻世界中。

蘇嫚小姐外表上看去好像還在穿著一件美麗鮮艷的緞子旗袍,實際上旗袍裏面已經是一個赤裸裸的白光腚,我的雙手在裏面盡情地揉摸,從她那對肉噥噥的大咪咪,嬌嫩滑爽的脊背,纖細酥嫩的酥腰,到那對豐滿胖嫩的大白腚幫子,盡情地揉摸,細細地品味。

我把手從她那酥柔飽滿的小肚子向下一掏,通過一片毛茸茸的地帶,她那神秘的腿旮旯裏濕漉漉的早已經發了大水。

我再也壓抑不住内心的慾火,也顧不得把她按倒,就掀起她的旗袍前片,把那早已硬得烏紫,勃然大怒的屌對在她那濕漉漉的嘴上,猛一挺肚子,把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嫚小姐的妣裏,啊!我頓時象掉進了一個五彩斑斕的世界中,千朵梨花,萬朵桃紅,五彩繽紛,萬紫千紅,一時間,我簡直不知道自己在哪裏了。

蘇嫚小姐「啊!」地一聲大叫,頓時象觸電般的僵硬抽搐起來。隻見她柳眉緊皺,銀牙緊咬,嬌面漲紅,搖頭晃腦,挺肚子凹腰,抽筋挺腿,幸福地怪叫,痛苦地呻吟著。

我這個人也他媽的太性急了,再是一輩子沒嘗過女人味兒,也不能不把蘇嫚小姐放倒,就這麽直站著摟著蘇嫚小姐那光彩奪目的高大美軀拷了起來。

我雙手抱著蘇嫚小姐那豐滿圓胖的肥屁股,摟著蘇嫚小姐那巍然屹立,美麗動人的龐大美軀,咬緊牙關,抽緊筋骨,狂呼怪叫地對著蘇嫚小姐的腿旮旯猛挺肚子,用我那粗大的屌對著蘇嫚小姐的妣裏深處拚命地猛拷猛捅。

别看我個子生得又矮又小,可就是那個作惡的傢夥又粗又大,像個面杖一樣,直把個蘇嫚小姐捅得柳眉緊皺,銀牙緊咬,搖頭晃腦,嬌面漲紅,挺肚子凹腰,怪叫掙紮。

蘇嫚小姐竭力挺住我的瘋狂攻擊,可她那細俏高大的美軀,嬌若嫩花,柔若垂柳,直被我捅得扭腰擺腚,七扭八歪,抽搐嚎叫著,眼看就挺不住了。

我便從蘇嫚小姐的妣裏把屌「噗嗤」一下拔了出來,又讓蘇嫚小姐雙手扶地像個四條腿的母羊一樣跪著趴下來,把蘇嫚小姐的旗袍一下掀起來,「啊!」隻覺眼前一股銀光耀眼,頓時露出了蘇嫚小姐那對雪白豐滿,像剛剝光的巨大的雞蛋白一樣的,特大号的大白幫子。

我頓時心花怒放,渾身在劇烈顫抖,奮不顧身地趴在蘇嫚小姐那對雪白豐滿,明亮耀眼的乳房上,抓起我那硬得烏紫,火熱滾燙,像面杖一樣的粗屌,對在蘇嫚小姐那對雪白豐滿的身體下面那個神秘的部位,猛一挺肚子,把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嫚小姐的妣裏。

「啊!」我頓時又掉進了一個五彩斑斕的夢幻世界中。

蘇嫚小姐也「啊!」地一聲,像觸電般的抽搐狂叫起來。我抱著蘇嫚小姐的屁股,像山羊爬羔一樣,對著她的妣裏拚命地猛拷猛捅。一會兒,我就累得兩腿酸痛,再也支持不住了。我又從蘇嫚小姐的妣裏「噗嗤」一下拔出把屌,又「唰!」地一下脫掉了蘇嫚小姐那美麗鮮艷的桃紅色緞子旗袍,活脫脫地露出了蘇嫚小姐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明亮炫目的身體。

我頓時被一股突如其來的美的沖激驚得呆若木雞,那魂兒一下被掠了去,在那遼闊美麗的世界中悠悠蕩漾著,半天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裏。等我愕然返過神來,立刻把蘇嫚小姐那美麗鮮艷的緞子旗袍往地上一鋪,摟過蘇嫚小姐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身體,仰面朝天往上一放,猛撲上去,趴在蘇嫚小姐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身體上,抓起我那象面杖一樣的屌,對在蘇嫚小姐腿旮旯正中那黑油油的嘴上,猛一挺肚子,把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嫚小姐的妣裏,拼命地猛拷猛捅起來。

睡著拷完我又跪著拷,跪著拷完我又站著拷,站著拷完我又坐著拷,從前面拷完我又從後面拷,正著身子拷完我又側著身子拷。變著花樣拷完了,蘇嫚小姐也喝飽了,她那雪白飽滿的小肚子也讓我給灌滿了,我才停止戰鬥。

問她說:「你叫什麽名字?」

她說:「我叫蘇嫚。」

「今年多大了?」

「十九歲。」

「那天那個穿黃旗袍的美女是誰?」

「她是我的妹妹蘇娜。」

「她多大了?」

「十七歲,她可厲害了,誰也不敢動她一根毛。」

「你今後打算怎麽辦?我已經是你的人了,你娶我吧。」

我高興地差點暈了過去,上去抱著蘇嫚小姐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身體說:「你真的要當我的老婆嗎?這個乳房真的是我的了嗎?」

她羞嗒嗒地點著頭說:「是的,你把它抱回家吧。」

(二)蘇娜小姐又送上了門

當天我把蘇嫚小姐,不,我的老婆帶回家整整拷了一夜,以後蘇嫚小姐天天到我家裏來,我們拷完妣,就去街上賣準備結婚的東西。每當我們買好東西離開時,總會有人指著我們背後說:「你看那個老頭那個醜樣,竟能有這麽一個絕美的女兒!」

忙乎了幾天,東西都買好了,蘇嫚回家去等著我去娶她,我一個人在家裏好不難熬。

我本來就是個多情的種子,自從得到了蘇嫚,我的屌一會兒不插在蘇嫚的妣裏就沒法活下去。

可就在我把攥著那個粗大滾燙的傢夥耐不住煎熬的時候,蘇娜小姐又送上了門來。

蘇娜小姐知道她姐姐蘇嫚嫁給了我,而且發現了蘇嫚身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不知道我是用什麽殘酷的手段把她搞到手的,特意是來找我算賬,打抱不平的。

她「啷」一腳踹開門,指著我破口大罵道:「你這個老流氓到底把我姐姐怎麽啦?她爲什麽會嫁給你個老色鬼的?你說!你說!你個老流氓到底把她怎麽啦?」

我擡頭一看,隻見她穿一條拖到地上的,雪白的長連衣裙,大膽袒露的胸脯上,那雪白豐滿的大咪咪雪出一半,高聳的胸脯,長長的裙擺,襯托著那纖細的酥腰,使她那高大的美軀更加顯得高大挺拔,美麗聖潔,艷威逼人,直讓人骨酥筋軟,心裏發毛。我知道她的厲害,吓得直往裏屋裏躲。

「你說!你說!你個老流氓到底把她怎麽啦?」她氣勢洶洶地追了進來,指著我的額頭大罵:「你說!你說!我姐姐爲什麽會嫁給你個老色鬼?你個老流氓到底把她怎麽啦?」

我已經躲到了床上,再沒地方躲了。可她還氣勢洶洶地向前逼進。

我突然壯起膽子來,心想:老虎不發威,把我當病貓!

我挺起腰桿,瞪起淫惡的眼睛,向她逼了過去。

她頓時吓得一怔,停住了腳步。我再向前逼進,她便瞪起了恐懼的大眼睛,向後退了。

她已經退到了牆跟前,見我還向前逼進,吓得嘴唇顫抖地說:「嗯,姐夫,你……你要幹什麽?」

「幹什麽?你不是要知道老子把你姐姐怎麽樣了嗎?!」我瞪大眼睛,繼續向前逼進,惡狠狠地說。

「不,不,我不管你們的事了,你讓我走吧。」她吓得毛骨聳然地說。

「走?!你這個臊賣妣!」我一把揪住蘇娜小姐那兩條垂到腿彎,烏黑油亮的長辮子,惡狠狠地說:「這個地方是你個臊賣妣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

「啊!」蘇娜小姐吓得大叫一聲,然後高度恐懼地歪著頭,口中喃喃地說:「你……你……想怎樣?」

「老子要讓你個臊賣妣知道老子把你姐姐怎麽樣了。」我又一把抓住蘇娜小姐的雪白玉腕一下擰到背後,另一隻手使勁揪著蘇娜小姐的長辮子,惡狠狠地說。

「啊!」蘇娜小姐又尖叫一聲,被子擰得轉過身去。就在她一轉身的時候,看到了放在我屋子裏的各種刑具,皮鞭、吊環、老虎凳……頓時吓得口唇發顫說:「那……那……那你就拷我的妣吧。快給我脫吧。」

「什麽?」我實際上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驚訝地問她的,可蘇娜小姐以爲我是發火了,忙說:「好,我自己脫,我自己脫。」

蘇娜小姐脫掉了她那件雪白雪白的長連衣裙,又脫掉了她的褲頭和奶罩,頓時一個雪白高大,美麗嬌嫩,明亮炫目的白光腚巍然聳立在那裏,高大巍峨,雪白細嫩,美麗聖潔,宛然是一尊神美凜凜的美神。

我頓時全身酥了,雖然也三下五去二地脫了光腚,可面對這艷威赫赫的美神,卻不敢動手了。

隻見蘇娜小姐紅著臉,羞嗒嗒地低著頭站在那裏,嫩花一樣嬌美的大臉蛋一羞紅,更加美麗迷人,雪白的酥胸上過分誇張地突出了那對雪白豐滿,高翹飽脹的大咪咪,纖細柔美的酥腰,雪白飽滿的小肚子,寬大的臀肌和那長長的大白腿,鉤出一個成熟少女特有的柔美線條,使這個明亮炫目的白光腚更加顯得高大挺拔,柔美嬌俏,富于性感。

那雪白飽滿的小肚子下面,一片烏黑油亮的黑毛,在這雪白雪白的世界中顯得格外醒目,黑毛下面,一個黝黑奇醜的豎嘴直讓人心軟肉酥,神魂飄蕩。我一時手忙腳亂,真不知該從哪裏下手了。

我嚥了一口唾沫,誠惶誠恐地走過去,雙手輕輕地托起蘇娜小姐那對雪白嬌嫩,肥胖豐滿,高翹飽脹的大咪咪。

「啊!」肉噥噥的,滑溜溜的,頓時一陣嬌柔酥嫩,甜美滑爽,我的全身頓時酥了。

我又輕輕攬著蘇娜小姐那纖細柔美的酥腰,把蘇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白光腚一下懷裏,啊!今後縱被千刀萬刮也絕不後悔了。

由于蘇娜小姐也是和蘇嫚小姐一樣的1米78的巨型高個子,再加上她那個紅色的高跟皮鞋的鞋跟足有七、八公分長,比我這1米53的小矮子高了半截,我抱著她那雪白高大的白光腚,臉正好嵌在蘇娜小姐蘇娜小姐那雪白豐滿,滑爽柔嫩的的大咪咪中間,我一邊緊緊摟著蘇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乳房,用手盡情循摸蘇娜小姐那雪白光潔的脊背和蘇娜小姐那對雪白豐滿的像剛剝光的巨大的雞蛋白一樣的特大号的乳房,一邊用臉擠壓拱觸蘇娜小姐那雪白豐滿,高翹飽脹的大咪咪,用我那醃髒的厚嘴唇觸吻蘇娜小姐那紅活火鮮的奶頭,然後含進嘴裏,像小孩吃奶一樣拚命地吸吮著。

蘇娜小姐也咪起美目,聳起香肩,酥軟陶醉地扭著那對雪白豐滿的像剛剝光的巨大的雞蛋白一樣的特大号的乳房,幸福而又痛苦地呻吟起來。

我用嘴觸吻著蘇娜小姐那雪白豐滿,高翹飽脹的大咪咪,慢慢下移,一直觸吻到蘇娜小姐那雪白嬌嫩,鼓鼓囊囊的小肚子,拍一拍,「膨……膨……膨……」象個皮球,彈一彈,「咚……咚……咚……」象熟透的西瓜。

我摳摳她的肚臍眼兒,又把我那乾瘦的老臉往蘇娜小姐那雪白嬌嫩,鼓鼓囊囊的小肚子上一貼,「啊!」這酥柔的一爽,他媽的就是給個皇帝也不換!

蘇娜小姐扭得更加劇烈,呻吟得更加痛苦而幸福,她簡直要瘋了。

我的嘴繼續下移,越過一片毛茸茸的黑毛,下面便是蘇娜小姐那黝黑奇醜的豎嘴。我又蹲下來,雙手捧著蘇娜小姐那對雪白豐滿的像剛剝光的巨大的雞蛋白一樣的特大号的乳房,仔細觀賞蘇娜小姐那黝黑奇醜的豎嘴。

隻見那片黑毛下面,那神秘的三角地帶正中豎直裂開一道縫,從裏面伸出兩片重合在一起的舌頭,一股粘稠的白粘漿從裏面滲了出來,使那黝黑奇醜的豎嘴更加醃髒粘膩,讓人噁心欲吐。可就這個醃髒奇醜的玩藝兒才最動男人的心,最鉤男人的魂兒。

「哎喲!哎喲!受不了啦,快點,快點拷我吧!快點拷我吧!」蘇娜小姐狂扭著大叫起來。

我雙手揭開蘇娜小姐那兩片重合在一起的黑舌頭,把蘇娜小姐的那兩片妣片往兩邊一分,一下掰開蘇娜小姐的妣,蘇娜小姐的妣頓時張開了血盆大口。

我心裏頓時一股酸醉的慾火一下衝上心頭,我哪裏還能控制得住?奮不顧身地抓起我鐵硬滾燙的傢夥,把那早已硬得烏紫的屌頭對在蘇娜小姐的血盆大口上,猛一挺肚子,把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娜小姐的妣裏,啊!随著一陣觸電般的沖激震撼全身,我簡直一下掉進了一個五彩斑斕的夢幻世界中,千朵梨花,萬朵桃紅,花花綠綠,五顏六色,彷彿到處充滿了鮮花和蜜甜。

我隻覺得全身麻莎莎的,癢酥酥的,甜蜜蜜的,酸溜溜的,溫馨舒爽,如醉如癡,一時間我簡直不知道自己在哪裏了。

蘇娜小姐一邊挺住我猛烈的攻擊,一邊柳眉緊皺,銀牙緊咬,嬌面漲紅,搖頭晃腦,挺肚子凹腰,抽筋挺腿,幸福地怪叫,痛苦地呻吟著。

她彷彿挺不住我猛烈的攻擊,眼看就要癱軟下來,可我死死摟住蘇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白光腚不讓她癱下去。

我雙手抱著蘇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乳房,咬緊牙關,抽緊筋骨,「嗨!嗨!嗨!」地喝著号子,對著蘇娜小姐的妣裏拚命地猛拷猛捅著。

靜靜的房間裏,隻見我矮小的身軀,摟著蘇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的身體拼命地猛拷著。

蘇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的身體加上高跟鞋更加高大挺拔,再加上本來女的就顯高,男的就顯矮,把我這五短身材襯映的更加渺小,簡直就像一個矮小的小狗在拷一個龐大的母驢。

我隻覺得屌跟部聚集著一股幸福得讓人發狂的酥癢,我不得不發狂般的要搔去這發狂般的酥癢,可要搔去這發狂般的酥癢,隻有把屌完全捅進蘇娜小姐的妣裏,用蘇娜小姐的妣來磨擦我的屌跟,所以我咬緊牙關,抽緊筋骨地對著蘇娜小姐的妣裏拚命地拷啊!

捅啊!可我捅得越深,屌跟部的酥癢就越往後移,我的屌已經完全插進了蘇娜小姐的妣裏,而且蘇娜小姐的妣已經被我的屌撐得大大的,連我的恥骨都已埋進了蘇娜小姐的妣裏,不但仍沒搔到陳跟部的酥癢,而且撩得我更加奇癢難耐,欲仙欲狂。

那欲仙欲狂的酥癢,使我感到蘇娜小姐的妣裏深處是一個萬般美妙,令人神往的神奇世界,我拼上老命也要把屌插到那美妙世界的盡處,盡情地領略享受尋萬般美妙的幸福,可是我的老命幾乎搭上了,可就是達不到那美妙的盡處。

我的屌本來是又粗又大,可此時卻顯得又細又小,蘇娜小姐的妣裏簡直像個無底洞,我拼上老命也不能把屌再往蘇娜小姐的妣裏深處深入一絲一毫。可我又生來就是個倔種,不達到那美妙的盡處誓不罷休,我雙手抱著蘇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乳房,咬緊牙關,抽緊筋骨,狂喊蠻叫著,對著蘇娜小姐的妣裏拚命地猛拷猛捅。

可就是怎麽也不能再深入一絲一毫。

突然,奇跡出現了,一股神秘不可抗拒的力量揪著我的屌,把我的屌拉長了脖子,屌終于向那神秘的世界裏深入了一絲一毫,可就向那神秘的世界裏深入了這麽一絲一毫,我彷彿在那無限美妙的世界中馳騁萬裏,那千般舒爽,萬般美妙,無法形容。

我憋足勁兒,拼上老命也要保持屌的這種伸長狀态,憋住!再憋住!我的臉已經像雞下蛋一樣紅得發紫了,眼看再敝下去就要斷氣了,突然屌頭猛一後縮,「唰!」地股熱辣辣的白雄射進了蘇娜小姐的妣裏深處。

話說不及,那屌頭在一種神秘力量的控制之下,迅速地一伸一縮起來,而且每一後縮就「噗嗤」一下把一股熱辣辣的白雄射進蘇娜小姐的妣裏深處,簡直像個猛烈開火的迫擊炮一樣,對著蘇娜小姐的妣裏深處狂轟濫炸起來。

蘇娜小姐柳眉緊皺,銀牙緊咬,嬌面漲紅,搖頭晃腦,挺肚子凹腰,抽緊筋骨,瘋狂地嚎叫起來。

我也全身痙攣,抽得鐵緊,嚎叫著瘋狂地顫抖起來。

一陣暴風雨之後,我「噗嗤」一下從蘇娜小姐的妣裏拔出屌,「嘩啦!」一股白粘水從蘇娜小姐那張開的嘴裏流了下來,淌了一地。我們兩個抽得鐵緊的身體猛一鬆弛,一下都癱坐在地上,大汗淋漓地嚎喘起來。

我一下哪能滿足?爬起來要再來拷蘇娜小姐。

蘇娜小姐忙向後躲閃著說:「不!不!姐夫,姐夫,别,别,要讓我姐姐知道了怎麽辦?要讓我姐姐知道了怎麽辦?」

「什麽?你個臊賣妣!」我一把揪住蘇娜小姐那兩條垂到腿彎的長辮子,用手指頭「噗嗤」一下插進蘇娜小姐的妣裏,拚命地猛搗猛捅起來。

「啊!」蘇娜小姐大叫一聲,頓時象觸電一樣,雙手緊緊握住我的胳膊,像狗拉屎一樣半蹲著身體,咬牙切齒,搖頭晃腦,挺肚子凹腰,喉頭努力,拚命地掙紮起來。我狠狠地猛搗一陣子,猛一下拔出手,蘇娜小姐那緊緊抽搐的身體突然猛一鬆弛,那對雪白豐滿的特大号的乳房,一下踹在地上。

蘇娜小姐吓得再也不敢動了。我把蘇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白光腚推坐在床上,雙手把她的腿往上一掀,蘇娜小姐那雪白明亮,美麗龐大的身體頓時豎起兩條大白腿,仰面朝天躺在床上。

我一下分開她的兩條大白腿,敞開她那寬闊的腿旮旯,完全暴露出她那醃髒奇醜的臊妣,抓起我那硬得烏紫,還在一挺挺的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娜小姐的妣裏,抱著蘇娜小姐的兩條大白腿,拼命地猛拷猛捅起來。

我把蘇娜小姐那雪白的拖地連衣裙鋪在地上,讓蘇娜小姐在鋪好的連衣裙上,把那雪白明亮,美麗龐大的身體拉開腿,敞開妣,仰面朝天往上一躺,我坐在她的腿旮旯後面,擡起她那兩條雪白的大長腿搭在我的肩上,把屌安在蘇娜小姐那醃髒黑醜,濕漉漉的豎嘴上,把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娜小姐的妣裏,雙手撐著地,咬緊牙關,抽緊筋骨地對著蘇娜小姐的妣裏拚命地猛拷猛捅起來。

我又讓蘇娜小姐雙手扶地像個四條腿的母羊一樣跪著趴下來,躬著腰,蹶起照蘇娜小姐那對雪白豐滿的像剛剝光的巨大的雞蛋白一樣的特大号的乳房。

我便趴在蘇娜小姐那雪白光潔的脊背上,抓起我那硬得烏紫,火熱滾燙屌,從蘇娜小姐的腚後面把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娜小姐的妣裏,抱著蘇娜小姐的屁股,象山羊爬羔一樣猛拷猛捅起來。

我又讓蘇娜小姐仰面朝天躺在地上,我倒過來趴在蘇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白光腚上,把我那剛從蘇娜小姐的妣裏拔出來的濕漉漉的屌,插進蘇娜小姐那血紅水玲,熱烈滾燙的櫻桃小嘴兒裏,一邊拷蘇娜小姐那血紅水玲的櫻桃小嘴兒,一邊雙手掰開蘇娜小姐的妣,盡情地揪拽扭捏,摳掏搗戳,還用舌頭舔。

我又把蘇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白光腚抱上床,變著花樣,翻來覆去地拷,又把她抱到外面的謝謝上,仰騎倒坐,翻來覆去,變著花樣地拷,直到我把飽漲的慾火完全發洩到蘇娜小姐那雪白飽滿的小肚子裏,累得全身癱軟如泥,才停下來,癱在地上喘粗氣。

我托起蘇娜小姐那尖尖美麗的下巴問她:「感覺怎麽樣?」

她說:「好爽,好刺激!無怪我姐姐被你拷完就嫁給了你。」

「那你打算怎麽辦?」

「人家正要問你呢,你已經娶了我姐姐,那我怎麽辦?」

「乾脆當我的情婦吧。」

「那讓我姐姐知道了怎麽辦?」

「沒關係. 」

「好吧,那我今天就不走了,你得摟我睡呵?」

「那當然,那當然。」

「我今後天天來找你,你不能死沾著我姐姐不管我呵?」

「那當然,那當然。」

(三)老色鬼獨佔姐妹花

我和蘇嫚結過婚,蘇娜給她媽媽說怕她姐姐不習慣,陪她姐姐一段時間,姐妹倆都住在我家裏。

爲了玩的方便,我們規定平常在家裏一律都脫光,從外邊回到家先脫光,隻有要出去時,才穿好衣服再出去。

這姐妹倆配合得很好,誰先來到家誰先做飯,後來的就陪我玩。

吃完飯,我讓蘇嫚和蘇娜都雙手扶地像個四條腿的母羊一樣跪著趴下來,蹶著那兩對雪白豐滿的像剛剝光的巨大的雞蛋白一樣的特大号的乳房排在一起。

我先趴在蘇娜那雪白光潔的脊背上,抓起那硬得烏紫,火熱滾燙的屌,從蘇娜的後面把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娜的妣裏,抱著蘇娜的屁股,像山羊爬羔一樣猛拷猛捅一陣,拔出屌我又趴在蘇嫚的脊背上,從蘇嫚的身體後面把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嫚的妣裏,抱著蘇嫚的屁股猛拷猛捅一陣,拔出屌我再去拷蘇娜。

就這樣,兩個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身體躬著腰,蹶著那兩對雪白豐滿的像剛剝光的巨大的雞蛋白一樣的特大号的乳房,像兩個雪白龐大的母驢趴在那裏,讓我輪翻給她們爬羔。

我又讓這兩個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身體仰面朝天躺在床沿上,豎直拉開兩條雪白嬌嫩的大白腿。

我上去抱著蘇嫚的大白腿,把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嫚的妣裏,咬緊牙關,抽緊筋骨地對著蘇嫚的妣裏拚命地猛拷猛捅一陣,又上去抱著蘇娜的大白腿,把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娜的妣裏,咬緊牙關,抽緊筋骨地對著蘇娜的妣裏拚命地猛拷猛捅一陣,拔出屌我再去拷蘇嫚。

就這樣,兩個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身體像兩個張開的巨大的剪刀擺在那裏,讓我對著她們的口裏輪番猛拷。

我又讓蘇嫚和蘇娜立正橫排直站著,我先攬著蘇嫚那雪白嬌嫩的酥腰,把蘇嫚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身體摟進懷裏,把我那硬得烏紫的屌頭對在蘇嫚那濕漉漉的妣口上,猛一挺肚子,把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嫚的妣裏,咬緊牙關,抽緊筋骨地對著蘇嫚的妣裏拚命地猛拷猛捅起來。

蘇嫚小姐也頓時柳眉緊皺,銀牙緊咬,嬌面漲紅,搖頭晃腦,挺肚子凹腰,抽筋挺腿,幸福地怪叫,痛苦地呻吟起來。

猛拷猛捅一陣,我又攬著蘇娜那雪白嬌嫩的酥腰,把蘇娜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身體摟進懷裏,把我那硬得烏紫的屌頭對在蘇娜那濕漉漉的妣口上,猛一挺肚子,把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娜的妣裏,咬緊牙關,抽緊筋骨地對著蘇娜的妣裏拚命地猛拷猛捅起來。蘇娜也頓時柳眉緊皺,銀牙緊咬,嬌面漲紅,搖頭晃腦,挺肚子凹腰,抽筋挺腿,幸福地怪叫,痛苦地呻吟起來。

第二天,我帶著這兩個動人的美物去釣魚,我一手攬著蘇嫚小姐的楊柳細腰,一手拿著魚桿釣魚。

蘇嫚小姐摟著我的脖子,用她那血紅水玲,熱烈滾燙的櫻桃小嘴兒,慇勤嬌媚地觸吻著我乾瘦的老臉和醃髒的厚嘴唇。

蘇娜小姐躺在我的懷裏,一手抱著我的腰,一手插進我的腿襠,掏出我那又粗又大的傢夥,又揪又拽,上下套弄,用她那血紅血紅,水玲玲的櫻桃小嘴兒,觸我那烏紫滾燙的屌頭。

蘇娜小姐又把我的屌頭貼在她那雪白鮮嫩,微泛緋紅,水玲嬌美的大臉蛋上,輕輕地磨擦。

蘇嫚小姐也湊過來,和蘇娜小姐一起,用她那血紅水玲,熱烈滾燙的櫻桃小嘴兒和她那雪白鮮嫩,水玲嬌美的大臉蛋觸吻磨擦我的屌。

我的屌豎在中間,兩個嬌嫩美麗的嘴臉圍著親吻。

蘇娜小姐張開她那血紅水玲,熱烈滾燙的櫻桃小嘴兒,把我的屌頭含進嘴裏,拚命地吸吮了一陣,蘇嫚小姐又接過來,填進嘴裏,拚命地吸漱起來。

蘇娜小姐脫掉她旗袍裏的褲頭,撩起旗袍騎坐在我的腿旮旯上,把我的屌豎起來對在她那濕漉漉的妣口上,向下一坐,一下把我的屌吞了進去,整個身子套在我的屌上,抱著我咬緊牙關,狂呼怪叫地上下晃動著她那龐大的美軀。

我根本沒法再釣魚,便扔掉魚桿. 帶著這兩個花花綠綠,美麗動人的龐大美物來到田野裏。

我先把蘇嫚小姐那美麗鮮艷的大花連衣裙脫下來鋪在地上,向蘇嫚小姐一招手,蘇嫚小姐來到她那鋪好的美麗鮮艷的大花連衣裙上,把那雪白明亮,美麗龐大的白光腚仰面朝天往上一躺,拉開腿,敞開妣地睡好了。

我又把蘇娜小姐那美麗鮮艷的金黃色緞子旗袍脫下來鋪在地上,向蘇娜小姐一招手,蘇娜小姐又來到她那鋪好的鮮艷的金黃色緞子旗袍上,把那雪白明亮,美麗龐大的身體仰面朝天往上一躺,拉開腿,敞開妣地睡好了。

我先撲在蘇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身體上,把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娜小姐的妣裏,抱著蘇娜小姐那兩條拉開的大白腿上,咬緊牙關,抽緊筋骨地對著蘇娜小姐的妣裏拚命地猛拷猛捅起來。

拔出屌,我又撲在蘇嫚小姐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身體上,把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嫚小姐的妣裏,抱著蘇嫚小姐那兩條拉開的大白腿,咬緊牙關,抽緊筋骨地對著蘇嫚小姐的妣裏拚命地猛拷猛捅起來。

這天我下班回來,蘇嫚還沒回到家,蘇娜先到了家,正在圍著一個美麗的花圍裙在廚房裏做飯。

我脫光,到蘇娜小姐跟前蹲下來,掀開她的花圍裙,又手掰開她的妣,用甜頭舔了起來。

蘇娜一邊炒著鍋裏的菜,一邊拉著腿,柳眉緊皺,銀牙緊咬,嬌面漲紅,搖頭晃腦,挺肚子凹腰,抽筋挺腿,幸福地怪叫,痛苦地呻吟起來。

等她炒完菜,我就站起來,掀起她的花圍裙,把屌「噗嗤」一下插進蘇娜小姐的妣裏,摟著蘇娜小姐的楊柳細腰,咬緊牙關,抽緊筋骨,喝著号子,在廚房裏直站著就對著蘇娜小姐的妣裏拚命地猛拷猛捅起來。

我們正扭合在一起狂呼怪叫,抽搐顫抖的時候,蘇嫚回來了。她立刻又加入到我們的戰鬥中。

我便讓蘇娜繼續做飯,把蘇嫚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身體抱到外面客廳的謝謝上,變著花樣拷起來。

做好飯,蘇娜說飯太熱要冷一冷再吃。我知道是她下面的豎嘴比上面的橫嘴更餓,下面的豎嘴想先吃。

我順手拿了一根火腿腸說:「這個不熱,先吃這個吧。」

說著我就把火腿腸「噗嗤」一下插進蘇娜小姐的妣裏,拚命地猛搗猛捅,蘇娜小姐頓時象觸電一樣,雙手緊緊握住我的胳膊,象狗拉屎一樣半蹲著身體,咬牙切齒,搖頭晃腦,挺肚子凹腰,喉頭努力,拚命地掙紮起來。

「我也吃,我也吃,給我一個火腿腸吃。」蘇嫚挺著肚子把妣伸過來說。

我便把蘇娜小姐的妣裏的火腿腸猛一下拔出來,蘇娜小姐那緊緊抽搐的身體突然猛一鬆弛,那對雪白豐滿的特大号的乳房,一下踹在地上。

「給你吃!」說著我又把火腿腸「噗嗤」一下插進蘇嫚小姐的妣裏,拚命地猛搗猛捅,蘇嫚小姐頓時也像觸電一樣,雙手緊緊握住我的胳膊,像狗拉屎一樣半蹲著身體,咬牙切齒,搖頭晃腦,挺肚子凹腰,喉頭努力,拚命地掙紮起來。

「我還要吃,我還要吃!」蘇娜爬起來,又挺著肚子把妣伸過來說。

「給你吃!」說著我又拿了一根火腿腸「噗嗤」一下插進蘇娜小姐的妣裏,拚命地猛搗猛捅,蘇娜小姐頓時又像觸電一樣,雙手緊緊握住我的胳膊,像狗拉屎一樣半蹲著身體,咬牙切齒,搖頭晃腦,挺肚子凹腰,喉頭努力,拚命地掙紮起來。

我一手一個火腿腸,對著這兩個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身體拚命地猛搗猛捅,兩個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身體雙手緊緊握住我的胳膊,像狗拉屎一樣半蹲著身體,柳眉緊皺,銀牙緊咬,嬌面漲紅,搖頭晃腦,挺肚子凹腰,抽筋挺腿,幸福地怪叫,痛苦地呻吟著。

正在她們劇烈抽搐的時候,我猛一下拔出火腿腸,那兩個緊緊抽搐的身體突然猛一鬆弛,兩對雪白豐滿的特大号的乳房,一起踹在地上。

「我吃你那活的火腿腸,我吃你那活的火腿腸。」

蘇娜爬起來,讓我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她騎在我的腿旮旯上,把我的屌豎起來對在她那濕漉漉的妣口上,向下一坐,一下把我的屌吞了進去,整個身子套在我的屌上,狂呼怪叫地上下晃動著她那雪白高大,美麗嬌嫩的身體。

蘇嫚雙手把她的妣掰得大大的,騎在我的頭上,把她那大大的血盆大口罩在我的嘴上,使勁地猛搓猛挺,我就把舌頭伸得長長的,往蘇嫚的妣裏深處猛刺,兩個美女的妣讓我上下一起拷。

晚上睡覺,兩個美女一邊一個睡在我的身邊,我想怎麽摸就怎麽摸,我想怎麽揉就怎麽揉,想摳哪裏就摳哪裏,想摟哪個就摟哪個。兩個美女身上的所有窟窿我任意搗,任意戳。

我說:「我真是好艷福啊。」

蘇娜小姐說:「世界上最美的兩個美女都歸你了,你當然好艷福了。」

我說:「你倆真能算是世界上最美的美女了嗎?」

蘇嫚說:「基本上可以這麽說了吧。你看看除了美娜小姐之外,還有哪個女人敢和我們相提并論呢?」

提到美娜小姐,我猛地全身酥了,美娜小姐才是世界上第一的美人兒呢。亞洲皇後杯一舉奪冠,成了世界級超級美後,被五星級賓館「春香樓」聘爲禮儀小姐,身價可高啦!

我花了三千塊錢才請到她爲我結婚當伴娘。本來我以爲我的嫚嫚是世界上最美的美女,世界上不可能再有人會比我的嫚嫚再美,所以才讓美娜小姐當伴娘,意思是要和她比一比,到底誰才是世界超級美後?

可沒想到美娜小姐一來,我的嫚嫚頓時闇然失色了,客人們都不再看我的新娘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美娜小姐吸引了過去,小夥子們都不來找我的新娘鬧喜,都在逗引美娜小姐,誰要是能和她說上一句話,這輩子就算沒有白活。

可是她可傲了,彷彿這個世界上就有她一個人似的,一整天不光沒給一個人說上一句話,而且連看也沒看任何人一眼,隻有我因爲我是新郎,在我給她說話時她還衝我笑了一笑。

就這一笑,使我真正領教了真正的世界超級美後,直到現在,我一想到她那一笑就全身發酥,這樣的美女别說能摸上一下,就是能再見她一眼這輩子也就沒什麽可追求的了。

蘇娜看出了我的心思,一指我的額頭說:「你這個老色鬼,吃著碗裏還看著鍋裏的!」

我說:「我要不吃著碗裏還看著鍋裏的,你怎麽能睡在這裏?」

蘇嫚說:「你也不看看你的樣兒,還想打美娜小姐那世界超級美後的主意。」

我知道我确實不敢打美娜小姐的主意,像我這個屌樣的,連也不敢想,哪裏還敢打美娜小姐的主意。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情迷咖啡室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心中的艷遇
美姐馴服計畫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