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來人往的大都會裡,不會有人刻意留心從你身旁走過的平凡女子,而饒安琪就是這樣一個讓人看過即忘的普通長相,但是人們總會將視線停留在他玲瓏有緻的曲線上。

「你看到沒?剛剛走過去的那個妞,豐胸細腰翹臀,真想摸她一把。」

聽到和她擦間而過男子所說的讚美,饒安琪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踩著三吋的高跟鞋,貼身的紗質襯衫,蕾絲鏤空的胸罩若隱若現,合身的窄裙,伏貼著微微翹起的臀部,在饒安琪刻意扭動下更加顯得搖曳生姿。

走進大樓裡的電梯,男人的目光總會停留在她的身上,甚至可以說只在胸部上。饒安琪並不以為意,反而更加的抬頭挺胸,展現她傲人的雙峰。站在身旁的女人臉上雖是不屑一顧之態,可哪個不是因為自嘆弗如而羞愧低頭。

三十七樓,饒安琪的目的地,當她踏出這個樓層時,男人露出的是一種了然的目光,而女人則是更加鄙夷。

察覺到這種反應,饒安琪更加肯定她沒有來錯地方。

捺下門鈴,一個年輕男子前來應門。

一番交涉後,年輕的男人帶領安琪來到一間辦公室。

「妳在這裡坐一下。」男人吩咐一聲便轉身離去。

辦公室雖然不大,至少沒有安琪公司裡經理的辦公室那麼大,不過沙發、辦公桌椅,一樣也不少,安琪向窗戶走了過去,掀開窗簾,居高臨下的感覺,讓安琪大開眼界了。

站在這個位置幾乎可以俯瞰整個市區,不過安琪隨即放下窗簾,坐在沙發上專心的等候即將和她見面的人。

她是一時好奇拿了辦公室做明星夢的文娟放在桌上的名片……

「文娟,妳昨天去面試結果怎樣有沒有被錄取?」

安琪想起辦公室裡的對話。

「別提了,還好沒錄取,說什麼我胸部太小,屁股太扁,我是要靠臉蛋迷死少男們的……」文娟滔滔不絕的說著自己多麼迷人的天使面孔,而到底她還是因為沒有魔鬼身材而遭到拒絕。

「沒有被錄取啊!那只能說他們沒眼光了。」庭美試圖安慰文娟。

「還好沒錄取,事後我朋友打電話給我,說那個什麼模特兒經紀公司根本是騙人的,被錄取就慘了,好像是拍……」文娟話說一半打住了。

「拍什麼的啊!妳倒是快說啊!」庭美急的問。

而坐在一旁默默不語的安琪也豎起耳朵等著答案。

「A片……」

本來十七八歲女孩的明星夢,安琪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可是A片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她趁文娟不在位置上時,拿走了文娟扔在桌上的名片。

「峰越國際模特兒經紀公司。」安琪小心的收起名片,隔天她就請了一天特別假。

不知道過了多久,安琪無聊到打起哈欠,這時才聽到有腳步聲走近。

走進來的是一個頭髮微光,小腹突出的中年男子,粗粗的眉毛,滿臉的落腮鬍,倒也顯得幾分性格。

但是安琪平凡的外貌,卻讓男人只瞟了一眼,便將視線移到窗外,似乎窗外的白雲都比她吸引人。

男人隨手拉了拉凌亂的上衣,從口袋裡摸出一包煙點燃一支抽著,漫不經心的問道:「三圍多少?」

看出男子不耐的神色,安琪也不多廢話,直接回答道:「36E,23,35。」

「36E!」聽到這數字,中年男子精神為之一振,隨手捻熄手裡的香煙,並轉身面向安琪:「妳站起來我看看。」

安琪二話不說站了起來,圓地轉了一圈。

「誰要妳轉圈,把上衣脫了。」男人命令式的說著。

「不是這麼猴急吧!」安琪靦腆說道。

「不脫了衣服,我怎麼知道妳不是墊了東西呢?現在很多女孩都是塞矽膠墊的。」說的理直氣壯,說到底不就是誘安琪脫衣罷了。

安琪依言脫下外衣,上身就剩一件蕾絲鏤空的的胸罩,半截式的胸罩,根本罩不住雄偉的乳房,只不過是將乳房定位在中央,深深的乳溝,還有呼之欲出的乳暈,讓男人目瞪口呆。

剛剛才結束一場遊戲的男人此刻又立即被安琪給挑起了慾望,男人猥褻的盯著安琪的胸部,站起身來,一步步的走向安琪:「妳知道我們公司做什麼嗎?」

「拍A片的不是嗎?」安琪開門見山的答道。

「妳不要胡說,我們可是模特兒……」

「得了吧!如果不是拍A片的我就走了,別浪費我的時間。」安琪作勢要離去。

安琪的直接讓男人有些恐懼,不會是東窗事發,警方派人來抄吧!

「妳不會是條子派來的臥底吧!」男人哂笑道。

「我沒那麼大本事,我的目的只是來拍片而已。」安琪悠然的坐了下來。

「是嗎?」男人半信半疑的問著。

「信不信隨你,到底用不用我,不用我就走人了。」

男人心想管她是不是條子,既然來了哪有讓她飛走的道理,至少他得先嚐一嚐。男人的目光移到安琪那對豐滿的奶子上,最近都吸些發育不良的小梨子,都快倒盡胃口了,好不容易等到這對大木瓜,他已經等不及了。

「欸,別急呀!」男人出聲留人,瞅了安琪一眼又道:「要我相信也行,讓我先試試妳的誠意。」

「怎麼試?」安琪臉上裝得矇懂,其實心裡哪會不曉得眼前的色狼想幹什麼呢。

「首先我得先驗驗妳是不是人妖啊!」

虧他想的出來,安琪故作驚訝狀叫了聲:「人妖!」

「我檢查一下妳是不是有小穴穴啊!」說著男人便步步逼近安琪。

看見男人真的向她靠近,安琪伸手作擋人姿勢,急道:「慢著,你是什麼人啊!我怎麼能隨便相信你呢?要是你檢查了,卻沒有權利決定是否錄用我,那我豈不是吃虧了!」

「這公司我說了算,他們叫我羅大,不信妳可以出去問問。」羅大擺出了老大的架勢。

安琪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女人,從他剛才走門的那股氣焰和先前接洽的男子有著明顯的差別,現下又用如此張狂的語氣介紹自己,八成是這裡的負責人了。

羅大看安琪沒有疑問了,便快速的坐到她的身旁,二隻鹹豬手便擱上了安琪一對豐乳上。

「噢……」安琪嚶嚀一聲,這對安琪來說就好像久旱逢甘霖,很久沒有人撫摸她了。

「好一個淫娃!」看到安琪的反應,羅大更加似無忌憚的柔捏起這碩大的奶子。

羅大先是整個握住安琪的奶子,可是實在是大的他一手無法掌握,柔捏了一會之後,他把拇指繞進內衣裡,按在安琪已然硬挺的乳頭上,恣意的撥弄著。

「你好壞,說要看人家小穴的,卻在這摸來摸去。」安琪嗲聲嗲氣的說著,聽的羅大骨頭都要酥了。

「我要先檢查這裡是不是貨真價實啊!」說罷羅大加重力道狠狠的捏了安琪一把。

「哦嗯,怎麼這麼粗魯,給你捏壞了,不來了。」安琪嘴上埋怨著,可手卻按在羅大的手掌上,導引著他撫弄著自己的乳房。

想不到這個女人如此善解風情,還知道挑逗男人,嘴裡說不依,手卻按的緊緊的,羅大開心的笑著,下半身反應了起來,照說剛剛才洩完,不會這麼早又勃起的,可是安琪的淫聲浪語,還有這溫香軟玉,凡人哪經得起誘惑啊!

「妳這個小淫娃,我就來看看妳是不是已經濕了。」說罷,羅大迫不及待地將安琪推倒在沙發上,把她的雙腿抬高屈膝在胸前。粗魯地將安琪的內褲退至膝蓋,便一頭埋進安琪的大腿內側。

羅大的手指向安琪的私處探去,粗糙的手指將安琪嬌嫩的花瓣給撥了開來,晶瑩剔透的淫水流了出來:「嘖嘖,妳都溼透了。」羅大在安琪的花蒂上輕輕撥弄著。

「嗯……嗯……你好討厭,檢查好了沒呀!」安琪扭動著身體,心底暗暗嗤笑著哪有這種檢查法,怕是想先嚐為快吧!

也罷,平淡的日子過久了是該有點新鮮刺激了,就讓這個羅大當她的開味點心吧!

「就快好了。」羅大一手按著安琪的腿,一手解開自己的褲頭,火紅的肉棒就往安琪的小穴準備插去。

「你幹麼?你在幹什麼?」安琪發現羅大的舉動,開始劇烈的反抗著,孰不知這早在安琪的預料之中,她只是半推半就,欲迎還拒的替男人增加點征服的樂趣。

「試驗啊!妳別緊張,我看妳也不是處女,應該不會痛了,水都流了那麼多了,妳也早想要了不是?淫娃!」羅大才不理會安琪的反抗,用力的按住安琪的小腿,讓他們緊貼著安妮的胸部,然後將自己的肉棒向小穴靠近,噗地一聲插進了三分之一。

「噢!」羅大的肉棒進入身體時,安琪不由自主的一聲嬌吟,但身體扭動的更加厲害,「啊……啊……」安琪的陰唇嚐到了男人的滋味,也急不可待的想將之一口吞下,敏感的陰道一收一縮的,好像要把羅大給擠出去,又像要把他吸進來。

「哦……喔……」羅大雖然只進入了三分之一,但龜頭像被強力吸引著,本想挑弄一下這個浪女,看她求饒的模樣,怎知自己倒先投降了,索性將整個肉棒一插到底,同時也粗暴的扯掉了掛在安琪膝蓋上的內褲,他終於可以既享受抽插的樂趣,有可以縱情的吸吮著安琪的大奶子。

安琪感覺到整個陰道被完全填滿後,心底一陣滿足,「啊……」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陰道又更加緊縮了。

「啊……」羅大受到肉壁的強力推擠,不由得吟呼一聲。心想,他要是不忍著點,不到一分鐘就卸甲投降了。於是羅大按著安琪的大腿,挺起身子,開始動了起來。

羅大的陰莖碩大,伴隨著身體的擺動,一次又一次的頂進安琪的花心,讓安琪不斷地大聲的呻吟著,雙手也在羅大的臀部上盡情摩蹭著,順勢撥開羅大的臀瓣,用手指摳弄著羅大的菊花。

「妳這個小賤人,大爺的後庭妳也敢玩。」羅大一向不喜女人碰他的後庭,可是安琪如此的摳弄他,卻覺得有些興奮,但還是玩笑般的喝阻安琪。

「你插我就行,我摳摳你而已,何必那麼緊張呢?」說罷,安妮將中指戳進羅大的肛門裡。

「啊!」羅大大叫一聲,可意外的是他竟然沒有發火,反而更加興奮,甚至還故意將臀部抬起,讓安琪的手指更深入些。可安琪卻故意把手指給收回,恢復在菊花表面摳弄的動作,反而讓羅大有了小小的失落感。

安琪的雙腳纏繞在羅大的腰際上,二腿暗中施力,牽動著陰道的力量更加緊縮的壓迫著羅大,這讓羅大在緊窒的甬道中,有種疑似身處在處女穴中的幻覺。

「妳越來越緊了。」羅大被夾的好像電流通遍全身似的,渾身顫了一下。

「不喜歡嗎?」安琪嬌聲問道。

「喜歡喜歡。」羅大感覺整個人飄飄欲仙似的。

「人家這裡癢嘛!用力一點。」安琪挺起羅大因開口而鬆掉的乳頭,嗔道。

安琪的表現太讓羅大吃驚了,初見她時,枯燥乏味的相貌讓他一點興致也沒有,可沒想到,她竟然是一個風情萬種柔情萬千的蕩婦。

剛才心急的只想先嚐為快,可現在他倒想細細品味這個神秘的女人了。

注視著安琪殷紅的乳頭,羅大捉狹地問道:「很多男人嚐過這裡了吧!」

「你說呢?」安琪一臉無辜的反問羅大。

「我怎麼會知道呢!」羅大打起馬虎眼,心想也許這個女人根本就是一個婊子。

「不要問那麼多,快來嘛!」安琪施了手勁按下羅大的頭,同時也收縮起陰道讓羅大沒法再起別的心思。

「噢……」羅大感覺到下體傳來的快感,放下了追根究底的念頭,俯身含住安琪的乳頭重重的吸吮著。

羅大的鬍鬚在安琪的乳房上不斷的蹭著,有時候在安琪的淫叫聲裡還帶著幾分笑意,令羅大更加興奮,身體擺動的也更加快速。

二個人的身體互相較勁著,安琪每弄一次羅大的菊洞,羅大就抽插的更快更深入,頂的安琪笑的花枝亂顫。

「哦……喔……再快一點。」安琪大聲的喊叫著。

遇到如此強勁的對手,羅大只有更加賣力:「我插死妳。」

「快一點,我快要飛了。」話落,安琪的陰道開始收縮,一股熱意澆上了羅大的龜頭。

被這道熱意一沖,羅大也釋放出稀薄的精液,身體抖動二下,全身虛脫的趴伏在安琪的椒乳上,「妳好淫蕩。」羅大氣喘吁吁的說著。

「呵呵。」安琪淺淺一笑,問道:「我錄取了嗎?」

「錄取了。」

「什麼時候開始錄影?」

「妳想什麼時候開始?」

「現在。」

安琪的回答震撼著羅大:「我們才剛做完?」

「演員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吧!」安琪知道羅大要再來一回是不可能了。

「當然還有其他人啊!」

「那不就得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AV皇后 櫻樹露依
超絕指技秘傳「潮吹」
冰高小夜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