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是個禮拜六下午,我不怎麼想出門,懶洋洋的在家看電視,這時電話聲響起。

姐:「弟,你在家唷!」

我:「對呀!你要找爸媽唷!」

姐:「不是啦,剛好你在家,你現在有沒有空?」

我:「有呀!怎麼了嗎?」

姐:「老姐現在要去朋友家,她剛生完小孩,在做月子,你陪我去好不好?」

我:「妳怎麼不去找你的朋友陪你去呀!」

姐:「我哪知道為什麼他們今天每個人都沒有空,陪我去啦!」

我:「好啦!」 由於平常姐姐帶我不薄,想說她難得叫我幫忙

姐姐嫁給一個很不錯的老公,但姊夫是個很忙碌的人,雖然他是老闆,但假日都還是常常加班,而老姐則是一個標準的家庭貴婦,平常除了照顧小孩,最大的休閒活動就是血拼、跟他的家庭貴婦團員,一起聚餐聊聊時尚名牌,而今天要去的那個人家,也是他們的團員之一。

於是,我開車載老姐,到姐指定的地址,在附近停好車,陪老姐上樓,有個年輕女子開門,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婷姐,我後來跟老姐打聽婷姐的事情,才知道婷姐是他們貴婦團裡最年輕的,才比我大兩歲,婷姐嫁給一個很普通的上班族,老姐說她常常在他們面前抱怨,上天真是捉弄人,當初她才剛大學畢業,誤打誤撞被現在老公給上了,沒想到一次就中標,爸媽不願意讓她墮胎,就奉子成婚,嫁給她都還不熟悉的人,而現在隔了12年,又不小心再懷了一個,而為何婷姐可以不用工作,加入他們貴婦團的行列,主要是他娘家有錢,聽說忠孝東路上有好幾棟都是他們家的,光每個月收租金,就有好幾百萬的進帳。

於是我們三人坐在一個小圓桌,婷姐跟姐一樣皮膚都好白,身高比姐高一點,應該有166左右,但臉蛋比老姐還漂亮,可能是我對老姐沒興趣吧!所以覺得婷姐比較漂亮,且說話聲音細細柔柔的,帶點娃娃音,最重要的是,她有個大胸部,且每次看到婷姐,她總是上衣都穿得很寬鬆,且會露出快半科胸部,乳溝非常明顯,可能是方便餵母奶,且都穿著短裙。我拿著書在旁邊看,姐姐跟婷姐在聊媽媽經,這時我才知道,婷姐的胸部因為脹奶的關係,已經有E了,且乳汁一直分泌,讓她非常頭痛,常常半夜胸部脹的好痛,三不五時就要去把多餘的乳汁給擠掉,而生完之後,身材一直沒恢復到之前的水準,婷姐說尤其她的大腿還沒瘦下來,褲子都不能穿,現在每天都只能穿著裙子。

這時姐問起她老公呢?婷姐則是說在房間裡看電視,婷姐叫我們不要去理他,可見他們兩個相處並不甜蜜。過了幾十分鐘,婷姐說她餵母奶的時間到了,於是從房間抱出小嬰兒,好小一個,婷姐把身體轉身,似乎撥開衣服餵母奶,等婷姐再轉回頭,身體前方有個類似大毛巾蓋著,婷姐抱著嬰兒繼續跟我們聊天,與其說我們,還不如說只有她們兩個人在聊天,而我只是個聽眾,這就是我看到婷姐第一次的場景。

婷姐在我印象中,就是她露出快半科胸部的樣子,讓我有不錯的印象。沒過幾天,我開著車,有事要找老姐,於拿起手機撥了電話。

我:「姐,我有事情要跟妳講」

姐:「很重要事情嗎?」

我:「還好啦!」

姐:「那晚點再講,我現在再跟朋友聚餐,你等會還有事嗎?你在哪裡?」

我:「等等沒甚麼事啦!我剛經過大安森林公園」

姐:「剛好我朋友家在附近耶!要不然你過來找我」 

姐:「順便吃個飯,還可以跟我講事情,然後再順便載我回家」  

我:「蛤!要跟妳們一群三姑六婆吃飯唷!」

姐:「蛤什麼蛤,快點給我過來唷!你到某某地方,在打給我,我下樓帶你上來」 

就這樣我被姐帶到他朋友家,一進門口就看到餐桌,坐滿了人,應該有10來個中年婦女吧!我跟大家打聲招呼,原本大家要移出一個空間讓我坐,我很客氣的說不必,我坐在客廳就可以了。於是我一個人在客廳,吃著老姐端來的牛肉麵,正吃著,婷姐走到我身邊,拿了一盤裝滿生菜沙拉的盤子,遞給我說,看我身材那麼好,光吃一碗牛肉麵一定不夠,再給我一盤生菜沙拉吃,我客氣的說聲謝謝,婷姐又走回飯廳。

但我很討厭吃生菜,感覺像是吃野菜的樣子,我吃完了牛肉麵,吃了一片生菜,好噁心,超想吐的,但我又不好意思,把原封不斷的盤子端回去,這時老姐跟婷姐走過來

姐:「你看吧!我就說我弟是不吃生菜沙拉的人」

婷姐:「弟弟 (老姐朋友都是叫我弟弟,我也不知為什麼),這可是我辛苦做的耶!」婷姐嘟著嘴,看著我

姐:「我們家每個人都逼他吃,他就是打死都不吃,你就放棄了吧!」

婷姐:「弟弟不吃,人家就要哭了啦!」婷姐裝出一副哭的樣子

這時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樣了,短短幾秒鐘,硬是大口大口的,把生菜往肚子裡面吞,味道真是超噁心的

姐:「哇!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代表我弟很喜歡你唷!小婷」

婷姐:「真的嗎?我也最愛弟了」,婷姐用開玩笑的語氣摸摸我著頭

後來大家吃飽了,互相聊天,跟我講最多話的,除了老姐,就是婷姐了,可能是因為我只認識她的緣故吧!跟婷姐聊天,我總是被她那個露出來的乳溝給吸引著,眼睛一直不斷地飄往那裏看,婷姐後來也發現到

婷姐:「你這個小色鬼,不要一直喵我這邊啦!胸部大,也不是我願意的,」 婷姐並不生氣,只是用開玩笑的語氣跟我說

這一天,我自己不小心讓婷姐感覺到,我是個小色鬼,就這樣過了快半個月。

某一天,我早上睜開眼睛發現,怎麼在一個很陌生的環境中,這時才想起,我人在老姐家,昨天跟朋友喝太多了,根本無法開車,就走路到附近的老姐家,借睡了一晚,這時看看手錶,已經快中午12點了,頭還有點痛,我就往客廳走去,這時發現婷姐居然在客廳,一隻手還拿著衛生紙在擦眼淚,老姐坐在旁邊安撫他情緒,我走到姐旁邊,小聲的問是發生了甚麼事情,原來婷姐被家暴了,早上跟老公起爭執,老公賞了他幾個耳光,她就奪門而出,跑到老姐家來,我跟姊兩人輪留安撫她情緒,過了30分鐘。

婷姐:「其實,我老公已經失業十幾天了」

婷姐:「每天都在家裡,我念念他也不行,就只會跟我吵架」

婷姐:「我好希望他能去上班唷!要不然整天在家混吃等死」 

婷姐:「你們的公司,可以收留我老公嗎?」 這時我才想,家暴說不定是假的,幫妳老公找工作才是真的吧!

姐:「弟,你那邊還有缺嗎?」

我:「我怎麼知道?老闆又不是我,要問老爸才行」 

姐:「那你打電話問老爸,我問我老公,他那邊行不行」

於是我打起電話問老爸,老爸的答覆是,這種小事問他做啥,我那麼大的人了,叫我自己拿決定,這時看到

姐搖搖頭說:「我老公的公司沒空位說」

我:「老爸叫我自己決定耶!」

婷姐:「弟弟,我拜託你,」  婷姐抓起我的手,默默的看著我

我:「喔!好吧!」

婷姐:「弟弟,我最愛你了,」

說完,婷姐跳在我身上抱住我,約短暫的五秒,我內心高興了一下,不是因為我收到了一個笨蛋,而是婷姐的軟綿綿大胸部,壓在我胸口上,差點想給它抓下去,這一天,婷姐對我肢體動作超多,像是捏捏我鼻子、抓抓我的手、摸摸我的頭等。

隔天,我終於看到婷姐的老公,他叫做阿雄,身高號稱170,矮矮的小個子,臉很黑,超像一個外勞的樣子。當天,我走在台北車站附近,混在人群裡過馬路時,看到等紅路燈的第一排車子中,婷姐居然坐在裡面,開車的是一個年輕小夥子,兩個人在那邊一直打情罵俏,我看到了有點驚訝,但也不好意思過去打招呼。後來我馬上打電話給老姐

我:「你知道我剛剛看到什麼嗎?」

姐:「看到什麼?」 

我:「我看到婷姐,跟一個年輕小夥子在車上打情罵俏耶!」

姐:「然後呢?」老姐似乎一點都不驚訝

我:「沒有然後了啦!該不會婷姐那個小孩子,不是她老公的吧!」

姐:「人家的家務事,你不要去多管啦!」

後來我才知道,老姐平常逛街,也撞見過幾次,婷姐跟不同的男生出去,我開始認為婷姐的私生活,是一個很複雜的人。

自己是在家裡公司上班,擔任的是業務部科長,整個業務部都是我在管,而業務部不是要去拉什麼新客戶,我們的新客戶,是可遇不可求的,通常是舊客戶介紹新客戶,而我們的責任是在於,如何跟舊客戶保持良好關係,讓舊客戶不斷地跟我們簽新案子,而怎樣能讓客戶願意簽新案子呢?經過我的實驗,上酒家是最好的方式,尤其是那種小姐可帶出場的,很多客戶都愛,尤其是日本客戶,而我感覺自己挺像公司的公關,常常晚上要上酒家,幸好我還沒妻小,且造成我跟酒店的經理,都混的蠻熟地。

而我上酒家跟客戶應酬,通常會帶兩個同事去,一個是負責這客戶的人,另一個則是專門替我檔酒的人,因為,我必須一直保持清醒,總不能主人比客人先醉,且我必須從頭到尾,把客戶安排好好的,掌控一切才行。剛好今晚禮拜五要出去應酬,替我檔酒的人,又剛好生病請假,我想著誰要去,這時阿雄跑來,不知他從哪裡聽來的,聽到我今天晚上要應酬,缺個人手,阿雄毛遂自薦說他酒量還不錯,很多同事都喜歡陪我去,原因很簡單,晚上出去一切的費用,我都是用公關費來處理掉,後來我想說可以試試看,就答應了。

於是我、阿雄、阿吉及兩個客戶,一起到了酒店包廂,經理幫我挑了五位可以帶出場,還不錯的女生,坐在每個人的身邊,但這時我才很後悔選阿雄,原因就是,他不幫我檔酒就算了,自己還像是客戶一樣,在那邊耍大爺,且沒事喜歡舔女生的臉、抓女生的胸、甚至還拔女生的陰毛,感覺就像是一個低級變態的豬哥,本公司的臉都被他丟光了。

這一天我頭腦,喝到有點昏沉沉,喝得比平常應酬的多,就是因為帶了一個笨蛋出來,且已經喝到快醉倒的人,就是那個笨蛋,這時我要跟經理確定,今天我要帶哪幾個小姐出場,通常都只會安排客戶而已,但阿雄卻醉醺醺的跑過來跟我說,他也要帶一個出場,我心想你這個笨蛋,都已經被戴綠帽了,還不趕快回家,但看到阿雄似乎也無法自行回去,我也不怎麼想載他,就心想讓他帶一個出場,去旅館睡一晚,也有個人能照顧他。阿吉扶著阿雄到旅館床上後,就說他要回家了,老婆還在等門,而我則是跟小姐交代一下,好好照顧這個笨蛋,於是我也下樓走出旅館。

這時看看手錶,發現才十點多,這時想到,是不是要跟婷姐說一下,他老公今天不回家了。於是我拿起手機

我:「婷姐,我是弟弟啦!」

婷姐:「有甚麼事嗎?」

我:「今天我找妳老公出來應酬,沒想到他喝醉了,我安排他在一家旅館睡,我叫另一個同事留下來照顧他,」我沒說那個同事,是帶出場的小姐

婷姐:「哀…又來了,弟弟,謝謝你那麼照顧他,」我心想這才是我第一次跟阿雄出來應酬耶!且絕對不會有下一次了

我:「怎麼了,婷姐,阿雄常常這樣不回家唷!」

婷姐:「有時啦!害我挺寂寞的」

我:「那需要我陪陪妳嗎?」我順勢說了這句話

婷姐:「好呀!那你等等到我家樓下接我」,我還沒回話,婷姐就把電話掛斷了,我心想著都已經這樣子了,只好開去婷姐家。

我快到時,就已經看到婷姐站在樓下,婷姐穿著襯衫跟短裙,手裡拿著一個小包包,於是上了我的車

婷姐:「好久不見呀!」

我:「對呀!快一個月沒見到妳了」 

婷姐:「對呀!弟弟還是一樣,那麼的帥」

我:「妳怎麼可以晚上跑出來,小孩不用照顧嗎?」

婷姐:「我之前皮膚過敏,公婆怕我傳染給小朋友,就把小孩接到他們家去了」

我:「那你怎麼餵小孩?」

婷姐:「我乳汁分泌那麼多,都事先擠好,公公每天快中午過來拿」

我:「是唷!」

婷姐:「你怎麼看起來好累的樣子,你還好吧!」

我:「可能是我剛剛喝太多了,現在頭有點暈」

婷姐:「那你不要再開車了啦!這樣很危險耶!你快點找個地方休息啦!」

我:「那你不建議我先到汽車旅館休息吧!」

婷姐:「不建議,安全第一」       

於是我開車到汽車旅館,一到房間我就倒在床上睡著了,真的超累的,不知睡了多久,我被驚醒了過來,這時看到天還是黑的,但房間的燈卻都還開著,四周看了一下,婷姐不在房間,心想他可能已經回家了,這時看到廁所也是亮著,自己想尿個尿,就走進廁所,這時看到婷姐背對著我,站在洗手台前,由於我尿急,頭還是有點昏,就沒管那麼多,我背對著婷姐,對準馬桶尿尿,尿完了,沖個水,轉頭正準備想洗手的時候

婷姐:「你怎麼不敲門就進來了啦!」

婷姐:「人家正在擠乳汁耶,我的胸部被脹的好痛唷!」 這時看見原本襯衫扣子全解開,婷姐正從下面一個一個給扣回去。

我:「那擠完了嗎?」

婷姐:「左胸部還差一點,不過沒關係,現在比較不痛了」,可能是我突然走進來的關係,讓婷姐沒擠完吧!這時我從後面抱住婷姐

我:「婷姐,剩下的那一點,可以擠給我喝嗎?」 

婷姐:「小色鬼,母乳有啥好喝的」

我:「可是我看到你餵母奶時,我唾液一直分泌,有種我也想要喝的感覺」

婷姐:「弟弟,妳那麼想喝唷!」婷姐右手伸到我脖子上

我:「恩!」

婷姐:「那你乖乖的過去坐好」,我不知婷姐為何這樣說,可能是喜歡我,也可能是我幫過她的忙,想報恩

於是我把馬桶蓋放下,坐在馬桶上,婷姐站在我面前,把襯衫最上面的四顆鈕扣給解開,輕輕地把左胸罩往下拉,哇!一科好大的奶子露在我面前,乳暈粉紅色挺大的,婷姐叫我張開嘴巴,我真的乖乖聽她的話,婷姐擠出的第一下,噴在我右臉頰上

婷姐:「對不起!對不起!我拿衛生紙擦一下」

我:「不用!不用!婷姐你再擠一次,我還沒喝到」

婷姐這時又再擠了一次,剛好射到我嘴中,這是我長那麼大,第一次喝到乳汁,我也不知男人,是不是從小就缺母愛,自己覺得光是喝還不夠,想像小嬰兒一樣,可以直接喝母乳。於是我雙手抓著婷姐的屁股,把他拉坐在我身上,嘴巴吸著婷姐的乳頭。

婷姐:「弟弟,不要這樣子啦!」 婷姐試著用雙手推了我擠下肩膀,而我右手抱住她的背,不准她離開我,嘴巴大力吸著乳頭,希望有更多乳汁分泌出來,但怎麼吸,就是沒東西

婷姐:「好痛唷!弟弟妳不要吸那麼大力,你那麼想喝,我擠給你就是了」,聽到這句話,我就不再去吸乳頭,而是用舔的。

婷姐這時解開胸罩,左手摸著左胸,右手摸著我的頭,感覺真的是再餵我喝奶,這種情形只是讓我更性奮,我左手開始摸著婷姐的右胸部,右手已經伸進內褲,沿著股溝開始摸著婷姐的小穴,婷姐一邊餵著,一邊輕輕搖擺著身體,我滿口都是母奶的味道,這時

婷姐:「弟弟,人家的奶,差不多擠完了,可是你把人家弄到好想要唷!」

婷姐沒等我說話,站了起來又迅速蹲了下來,把我的西裝褲子給解開脫下,吸著我的雞巴

婷姐:「你這個小色鬼,我早就知道你想要了」

我:「疑!你怎麼知道的!」

婷姐:「見到你的第一次,你一直盯著人家胸部看,我就猜你是個小色鬼了」,婷姐講話時,就用手指挑逗我的龜頭,沒講話時就繼續吸,我這時想婷姐的技術還不錯的麻!不輸那些酒店小姐

我:「我看婷姐也是個小色女,怎麼不早點約我出來呀!」由於我知道婷姐私生活並不單純,就猜想他一定是個色女了

婷姐:「我早就想了,可是都找不到時機麻」,我聽了,原來你這個色女,老早就想要我幹妳了唷!

於是我把婷姐拉了起來,雙手抓住婷姐的屁股,把小穴撐開,婷姐用手稍微調動了我一下雞巴,就面對我,坐在我身上,婷姐上下搖擺著她的身體,我雙手撐在馬頭蓋上,看著婷姐搖擺,尤其那兩顆大胸部,被襯衫及解開的胸罩,給若隱若現的遮住,且聽著婷姐細細聲音淫叫著,才剛插,我的雞巴就抱充血了。於是我抱起婷姐的雙腳,用站姿幹她,平常跟其他女生做,這個姿勢,可以維持個三十秒,但婷姐身材,真的還沒有恢復到標準的身材,我幹個10秒鐘,手就覺得好酸,於是把婷姐靠在牆壁上,雞巴插的動作慢慢合緩,雙手摸著婷姐屁股,而婷姐的淫叫聲也慢慢的停止

婷姐:「弟,你的雞巴真的好大唷!」

我:「阿雄的,很小是嗎?」

婷姐:「對呀!跟他做,我都沒有太多感覺」

我:「那妳多久跟他做一次呀!」

婷姐:「很久才一次吧!且都是他很想要的時候,硬把我給上了」

我:「婷姐那麼可憐唷!被一個外勞給欺負,那讓我好好餵飽妳」

於是,我把婷姐拉到洗手台前,婷姐雙手放在洗手台上,我雞巴從後面插入,婷姐的淫叫聲又開始叫起,婷姐算是那種,不會邊說淫話,邊做愛的那種女生,他只是用她細細的聲音淫叫著,我把婷姐裙襬給往上拉,看著自己的雞巴插著婷姐,雙手把襯衫給往上拉,抓著胸部幹著,這時還可以摸到,婷姐乳頭上,還有一點殘餘的乳汁,不知這天是太久沒做愛了,還是跟婷姐做愛特別性奮,前後才十分鐘我就射在婷姐的屁股上了。

到了禮拜一,我在公司聽到阿雄跟阿吉炫耀,他星期五把那個帶出場的女生,搞得天花亂醉,整個旅館都充滿著那個女生的淫叫,女生還說他雞巴,是他接客以來,看過最大的。我心想怎麼可能,怎麼跟婷姐說的不一樣,難道是婷姐故意誇讚我嗎?於是到自己辦公室,撥打給酒店經理

經理:「某某,昨天還滿意吧!」

我:「OK的啦!你們酒店的小姐,身材都沒話說」

經理:「只要你滿意,我就很高興了」 

我:「我可以找某某(阿雄帶出場的那個女生)嗎?」

經理:「好!你等一下唷!」過了一分鐘

小姐:「請問有事嗎?」

我:「我是誰誰,想請問上一次,我部屬晚上有怎樣嗎?」

小姐:「你說那個小牙籤唷!」

我:「小牙籤?」

小姐:「對呀!你不知道我在幫他含時!怎麼含,就是覺得他的雞巴沒太多變化,我還在想他是不是睡著了,結果他眼睛睜大大的看著我,說好爽,自己也說自己是小牙籤,想要上我了」

我:「是唷!那沒事了,謝謝,」我聽完了,差點笑場,心想著阿雄該不會是陽痿吧!難怪婷姐會給他戴綠帽

就這樣過了幾天,中間婷姐試著有打電話或傳簡訊給我,但我都在忙,沒時間能去找她。到了某一天禮拜五,姐姐打電話給我

姐:「弟,你明天假日有沒有空?」

我:「你要做甚麼?」

姐:「小婷,說下午找我們去他家玩了,他叫我問問你,要不要一起來,她說她已經好一陣子沒看到你了」

我心想著有很久嗎?之前才不是在汽車旅館幹了她嘛!且已經叫老姐來約我了唷!幹嘛那麼猴急,真的那麼想要我幹她唷!我翻翻自己的手機行事曆,明天剛好沒甚麼重要的事情,就答應老姐了,想說又可以去喝個母奶了。

這一天到了婷姐家,我們三個人一樣,坐在小圓桌聊天,只是這次跟第一次見到婷姐的時候,不一樣的是,婷姐動不動就會用腳趾動碰我一下腳,要不然就是整個腿掌,在我腿上游移,我的雞巴被她挑逗得站起來。

姐:「妳老公呢?」

婷姐:「他去公婆家看小孩子去了」 

姐:「你怎麼沒找其他人一起來,我來看看某某人有沒有空好了」

婷姐沒甚麼回應,老姐就開始撥起手機,我看姐婷臉色,很不太願意似的,可能覺得人來越多,跟我互動會越少吧!後來真的三姑六婆的貴婦團成員,陸續抵達婷姐家,而我則是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由於婷姐家並沒有很大,可是今天貴婦團出席的人數,非常踴躍,呼朋引伴,人越來越多,於是有人提議,到一樓新巴克去喝咖啡,轉換場地聊天。我跟老姐說,我就不下去了,跟一群三姑六婆,我也聊不起什麼天來,就在婷姐家看電視,等下載老姐回家,而婷姐則是說她要擠一下母乳,叫他們先下去,於是房間順勢只剩我跟婷姐兩人。

我坐在沙發上,看到婷姐送客把門鎖上,回頭對我發出一個淫笑,然後走進房間,我這時想妳這個小色女,應該等不及了吧!於是我也跟想著走進去,這時才發現,婷姐把門給反鎖了,不知她在搞什麼鬼,我坐回沙發上,雞巴已經腫脹得好厲害。
過了五分鐘,婷姐穿著一套黑色的內衣褲,走出房間並坐在我身上

婷姐:「這是人家昨天新買的內衣褲,好不好看?你可以是第一個人先看到的唷!」我看著,果真超性感

我:「你不穿,最好看了」

婷姐:「你這個小色鬼」

於是我們兩人開始熱吻了起來,婷姐一邊親吻著,一邊解開我的上衣,並脫在地上,我也解開她的胸罩,嘴巴迅速舔著奶頭,婷姐擠了幾下奶汁跟我喝,後來婷姐跪在地上,把我的褲子全部給脫去,不斷吸著我的雞巴,我只是用右手輕輕按著婷姐的頭,真的是好爽,精液都搞到快射出來了。這時婷姐站了起來,雙腳誇過我身體站在沙發上,我把身體往下傾斜一下,頭塞進婷姐的小穴中,婷姐不斷地淫叫著,雙手緊握著我的頭,好像不准我離開的樣子。

後來我身體調回原來的姿勢,婷姐抓著我的雞巴坐了下來,婷姐一樣的搖著自己的身體,只是雙手摸著自己胸部的下緣,說她現在胸部好脹,問我要不要喝奶水,我當然是說好,頭正準備靠近胸部時,婷姐擠了一些乳汁,剛好噴在我鼻孔附近

我:「你這個小色女,亂噴一通」,我心想著要幹死妳這個小騷貨

婷姐:「我沒有啦!人家是不小心的啦!」

我雙手扶著婷姐的腰,讓婷姐更大力的上下搖動著,只見婷姐很爽的表情,兩手大力的抓著自己的胸部,兩道乳汁噴了出來,射在我胸口上,我越看越性奮,使命的搖,婷姐也是很爽的叫著,雙手不定時地擠壓胸部,都會噴出一些乳汁出來,不是射在我胸口、肩膀上,就是射在沙發上。我實在很不想換姿勢,因為這個姿勢讓我超爽的,除了有個淫蕩女生坐在自己身上,上下擺動著,且身體上乳汁慢慢地從高處往下流的感覺,但感覺精液快要射出來。

我右手抱住婷姐的腰,把她躺在沙發上,雙手跟婷姐的雙手十指交扣,把她壓在沙發,屁股拼命往前頂,身體押在婷姐身上,似乎感覺中間有點黏液,於是我把最後的精液,射在婷姐的體內中,婷姐並沒有生氣,反而是坐起來說,她的奶汁還沒擠完,問我要不要喝,於是我認真的,邊吸奶頭,邊喝著
乳汁,喝完婷姐擠給我的奶汁。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