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激情

    和天天進入冷戰有一個星期了,彼此誰都不開口說話,我被這沉默壓迫的要窒息了。

  我坐在梳妝台前整理我的頭髮,心裡在盤思著怎麼打破這僵局。

  「天天,我的頭髮被衣服的拉練纏住了。」我用極不自然的夾雜著一絲的顫音說著。

  身後一陣沉默,沉默的可怕,忽然我看見地上有一個影子在向我悄無聲息的逼近。

  這不是我的幻覺,我感到有一雙冰冷的手拈起我的頭髮,其實並沒有纏住,很容易的就分開了。

  我默默的站起身,做了個手勢讓他坐下,很慶幸,他遵從了。

  他凝視著我,搖曳不定,我挪開視線,掩飾著自己片刻的慌亂。

  我深深的吸了口氣,意識到自己現在應該做什麼……

  我穿著黑色的薄絲襪,兩條筆直的有彈性的襪筒一直延伸到了有花邊的襪帶上,繞在我這纖細裸露的柔腰上。半圓型黑色花邊的小小菱形,恰到好處的遮住我那飽滿的恥骨隆起,動人心玄的收入修長比例均勻的大腿間,並蓋住了我的陰唇。

  我兩腿叉開站在他面前只有一米的地方,褪去了我的吊帶裙,手移向乳罩,輕輕托起我的乳房。

  他只是靜靜的坐著,瞧著。我的脈搏疾跳著,他可能會拒絕我,同時厭煩的走開。這次我的引誘挑逗更加直接,他會不會……

  兩腿之間緊緊的花邊吊帶,使我陰蒂稍動一下就會敏感的顫慄,我把手伸到背後解開胸罩的掛鉤,當它落下時,我抓住它,防護似的按在胸前。

  我感覺到乳頭渾圓硬挺著,它們渴望他用口把他們吸吮的更加翹立。我期盼著他的唇來親吻,可是他仍沒有動靜。

  我還得繼續遮掩一段時間,我祈禱著他不要離去,如果他還要走的話,我就投進他的懷中,用身體擋著他,可是他現在卻是平靜的,沒有露出生氣的神色,看來還沒有必要加快速度。

  我靠近他一些,轉過身,讓乳罩脫落下來,用食指勾住,回過頭,懸晃在他的面前,然後讓它飄落在他拱起的膝蓋上。我把預先纏在手腕上的髮帶拿下來,抬起手臂,把頭髮束起來。

  一個暖暖的身體緊緊的貼在我的背後,我不由吸了口氣。他的手從我手臂上滑了進去,擁著了我的乳房。食指和拇指捉住乳頭,輕輕的搓揉起來。

  我又深深的吸了口氣,把頭向後仰去。他一句話未說,此時此刻,任何的話語都顯的是多餘的,這一瞬間,所有的話語都溶入了以往愛戀的回味中……

  他把嘴貼在我的肩上,親吻著我滾燙的皮膚,我微微的顫抖著。

  我轉過身,將乳房毫無遮掩的展入在他的注視下,帶著一絲的迷惘,他又退後,仔細的瞧著它們,隨後他跪在我面前,輪流的吮吸親吻著乳頭。舌尖飛快的在乳圈四周舔著直到每根粗短的肌肉纖維有力的鼓脹起來。

  我輕輕的托著他的臉龐,深深包含著愛戀的凝視著他,我把他牽到凳子上坐下,我的大腿朝兩邊分開,幾乎都觸及他的膝蓋,我的黑色隆起向前衝了出去。

  我眼裡透射出興奮的光芒,俯眼向下看著用牙齒輕咬著下嘴唇。我的手指伸成扇形下滑落到了小腹上,接著滑到大腿外側然後慢慢的,充滿煽情,移向兩側的吊帶,解開了帶子,讓它們靜靜的落在地板上我的指尖又落到充滿彈性的內褲上,把它拉倒臀部以下,直到黑色的花邊的內褲被一片黑色的陰毛替代。

  我感覺到了體內洶湧澎湃的興奮熱浪。他的雄性蠱惑使我急切地渴望得到他正在迅速膨起的陽具。我幫他慢慢的脫掉上衣,起身站在他的面前,他也隨之起身,我半跪在他的面前,把他的褲鏈拉開,解松褲子,把他硬繃繃的陽具釋放了出來。

  我不禁顫慄得更加厲害,我想把牙齒深深陷進他的肌肉裡,用嘴去感受那份堅硬,我強忍著衝動。

  他現在完全赤裸了,正在引誘著我,雖然他的勝是那麼麻木不仁,但當他看到我的手指滑進我大腿間黑色的縫隙中時,他的眼裡微微閃出一絲需求的眼神。

  我的手指是那麼自然的找到了陰核,我的陰唇象嘴似的不停的吮吸著這根手指,我的手指開始抽動著,伸進去再慢慢的拉出來,這種感覺幾乎要超過從他那裡得到的感受。

  我知道他會變的更加興奮,這種淫霏的行為使我嬌喘吁吁,太陽穴的血管也緊繃著,我感到了口舌乾燥。

  他又坐在那裡,光滑深紅色的龜頭怒張著,它像似硬硬的佈滿血管的長矛蛇樣的對我豎立著,我忍不住渾身劇烈哆嗦起來。

  我極想把它含入口中,整個吞進去我想感受著噴湧的熱量和在咽喉中細細流淌的感覺,但我拚命克制著這種想法。

  我下面性感中心愛液溢流,陰核也更加敏感。我背過身去,把內褲從腿上脫去用手指勾著它拋掉,它飄落在地上,我張開雙腿,彎腰又撿了起來,這樣似乎帶著無限的興奮,向坐在只有手臂遠的他表現出了直接了當,最親密的應諾。接著我再次的把手指壓進大腿間。

  當我把大腿更闊的伸展時,長襪緊緊裹著我,大腿內側戰慄著,腰下的洞穴在這種浪蕩的姿勢下更加繃緊,他的陰莖似乎更粗壯,更伸長而且慾望更強烈,我知道他會它把插到我等待的陰道裡,我將去感受它的熱量和力量。

  我彎下腰,兩腿張開,在黑色長襪的映襯下,細膩的茸毛象柔軟的覆蓋上黑色絲緞的光澤,兩片圓潤飽滿的陰唇,我慢慢的極具誘惑力的褪去長襪,這些景象強烈的刺激著他,他為之震顫,太陽穴也緊緊鼓凸著。

  他幾乎是向我衝過來一樣。在我的身後跪下來。把嘴唇貼到我給予他的柔軟的陰唇上,吸吮著。他的舌頭伸出來顧及到我充滿性慾的陰核上,它腫脹著伸展著來被他欣賞。

  我呻吟起來,過了許多分鐘他還逗留在那裡,舔吻著那暖暖的性感器官,用舌間刺激著它。隨著每一次滑動,我都抖動著,陰唇痙攣的一張一合。

  他抬起身用手摟著我的臀部搖晃著我,再把臀部翻轉到最頂上,用拇指撬陰唇。那上面閃爍著他的唾液和我興奮滲湧出的愛液。他把手指深深的伸進去,沾上濕濕的液體,塗抹在他自己的長矛上,他駕權著長矛狠狠的刺入我的身體裡,盡它的所能。

  我感受到了那個熱乎乎的陽具已深深的插入了體內。我手撐著坐椅後,盡量加寬自己站力姿勢,陰道緊緊夾著堅硬的陽具,身體用力的向後挺衝著,極力不放過那長長的每一寸。

  他沒有抽動,沒有不停的伸進抽出。他只是停留在那裡面,手指愛撫著我那向上衝頂的臀部,拇指使勁在隱秘的裂縫裡壓著。而這一切似乎他僅僅想去體驗擁有我的感覺,也給予我那種想像中塞滿的愉快感。

  我不能讓他停在那裡,這對我來說還遠遠不夠,我需要真正感受到他在體內攪動的感受,要真正感受到他的緊繃和噴射的感覺。我的骨盆也開始搖動,並用力的夾著,吮吸著他的陽具,身體不停的來回扭動。

  他用手環抱著我的肩膀,把我的身體拉直起來,背部貼著他的胸膛,他的手臂從下面滑上去,捧著我的雙乳,他的男根在我的體內緊緊繃著硬硬的毛根向上揉搓著我的花蕾,讓它感到美妙無比的快感。

  我知道我已經被他徹底的俘虜了,「給我……天天……我要……」我嘶啞的叫著,喘息著,這是他幫我挪開頭髮後,我首先發出來的話,我扭過頭,緊緊貼在他的臉上。

  他貼在我的耳邊低聲說道:「好吧,我來給你……」他帶著快感撥弄著我的乳頭。

  他忽然輕輕的從我的體內退出,沒等我提出抗議,把我轉過來,用手托著我我的背和腿,把我整個橫抱起來,邊親吻著我的額頭,邊把我抱到床上。

  他向前趴到我的身上,我抬頭看著他,他的陰莖深紅色的龜頭沾著我的愛液在燈光下閃閃發亮,他慢慢的把嘴湊向我,整個身體壓在我的身上,接著再一次的深深滑入我的身體裡面,他用手肘支撐著,盯著我的眼睛。

  我輕聲的問道:「你是不是已經寬恕我犯的錯誤了。」

  他用難以琢磨的語氣說:「那你要乖啊,要聽話,我才會爽你的啊,聽見了嗎?」

  我溫柔大膽的親吻他作為回答,陰道肌肉強調似的夾了一夾他侵入的陽具幾下。

  「當然我知道了,我會聽話的,天天,我發覺我已經離不開你了,我是那麼的需要你,也請你原諒我所犯的錯誤,原諒我的叛逆。」我輕輕吻了他的鼻尖,「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了,雖然我有時對你還想當只未馴服的小動物。」

  他輕輕的說著:「我愛你,真要命,愛你這個燙手的山芋……」

  我凝視著這個正把陽具插入我體內的男人,「我也愛你……你對我充滿著魔力……」

  我動情的說著,眼裡閃爍著幸福的光芒,「但我不能再玩下去了,馬上來要我,要狠狠的,長久的。」

  我的嘴緊緊的擁吻著他,開始使勁地扭動臀部,並把陰核抵在他撥起物的根部。他雙手摟起我的臀部,使我挺起來。我往回彎曲著腿,加寬姿勢讓他徹底的進入,他現在可以毫無阻擋的全部進入我的體內。我把自己全部獻給了他,包括我的靈魂深處……

  當我感到他的手指在我的小小裂縫上施加壓力時,一股愉快的震顫迅速傳遍身上每個角落。起先,輕輕的,他擺弄他的長矛和手指,一進一出。我完全的伸展開來,瘋狂的把腿彎曲回來,膝蓋碰到了胸部。

  現在,他加快了速度,每一擊都更深更狠。我顫動著,拚命蠕動著我那性感中心的陰道,有節奏的收緊放鬆。我的指甲緊抓著他的後背,一邊拉扯著他,讓他更深的進入體內。

  他加快了他的衝刺。

  他抽動著,一遍一遍的衝刺著。

  我把頭伸起緊緊咬住他的肩膀。

  他發出咆哮,衝刺著,更深,更狠,更長。

  「操我……天天……操我……快……!!!」

  我苦苦的哀嚷著。

  我刺激著他……

  現在一切已經失去控制了,他奮力的向前衝刺,把長矛徹底的插進去,再完全的抽出來。他的恥骨也在我上面摩擦著,用力不停的撞擊著我,隨著每一次強有力的侵入,彼此發出一串串快感的呻吟聲。

  我抖動著,每一次抽動越來越變的瘋狂和更兇猛的攻擊。我們都忘乎所以的發出淫霏聲。

  他已氣喘吁吁,當那股強力在我的身體裡最大限度的來回抽動時,他的手指也深深的插進我緊緊的洞穴裡。

  「啊……」我哭叫起來,但是不停的發出一股強烈的快感,傳遍我的全身。

  「再猛些……天天………猛烈的操我……請不要停下……我不讓你停下……快……」

  我不停的吸泣著,從肺裡發出的喘息聲,伴隨著每一次抽動聲,一同從嗓眼裡擠出。

  現在,隨著每次的衝擊,他都發出「操」的咆哮聲,瘋狂,猛烈的動盪著進入我,不停死死的抓著我朝向他。當那能量堆積在性愛的焦點上,我開始進入瀕臨邊緣的緊張狀態。

  我每次挺動,都緊緊拉著他,挨近他,極力想衝破那道由緊張造成的堤圍。

  他叫喊出來:「操……操……」

  我喘著氣「對」在每一個回合上。

  他的下腹起伏著,不停升上去,降下來。我奮力的蠕動著臀部,迎合著他的衝擊。他落下去,我也跟著落下去。

  這種節奏變的越來越激昂,而且狂亂起來,他像是個活塞,在他自身的動力下,難以停頓下來。

  我向上挺著,扭動著,……

  「操……」

  「啊……」

  終於在這種瘋狂的動作和叫喊聲衝擊下,堤圍終於被突破了。

  我們兩同時一起達到了性愛的頂點,愛濃肉體狂烈敲擊的手足以及尖銳地喘氣。他射精衝擊力以及在他體內的熱量,使我不自禁的顫動著,性愛的快感上升到頂點終於爆發了,迅速電擊似的通向全身。我們的小腹貼在一起,同時痙攣的起伏著。

  隨著每次收縮又引起小小的抽動,直到慢慢的鬆弛下來,進入一種極大喜悅的漂浮狀態中去了。他也徹底的崩潰了,但他仍緊緊的貼在我的身上,還再自發的抽搐著,脈動的陰莖也緩緩的軟聳下來。我們的嘴緊緊的簇擁在一起。

  我用舌頭模仿他充滿慾望時的陽具所做的,在他口裡吸吮,伸動著。我深深的凝望著,身體放鬆下來,在我的深處還在品嚐著滴答抖動的滋味。

  一切都做完了。我已經被愛過,被操過;同樣也愛過,操過。

  我們靜靜的躺著,我的手臂環抱著他的脖子,他用手支起身體,不停俯下身親吻著我。

  他感到了滿足,當然能徹底的征服我也有一定的影響,他也深深的知道,我毫無保留的把自己和靈魂深處的都給了他。

  他體貼的把我轉了過去,背對著他,手枕著他的手臂,用我最愛的方式抱著我,手指和我的手指互相交叉,我的頭髮被汗水粘濕了,他溫柔的撩起粘在頸部的頭髮,輕輕的吸著我身上的味道,「芸兒,剛才舒服嗎?」

  「嗯……」

  「芸兒?」

  「天天,我想我的身體已經給了你滿意的答覆了。」我喃喃道。

  「天天,愛我嗎?」

  「愛的,我愛芸兒。」

  我滿足的笑了。

  「芸兒,你累了?」

  「嗯……」

  「好,乖,我就這麼抱著你睡。」他愛憐的說著。

  ……

  我的胃一陣咕嚕叫著,射進來的光線說明現在已經是早晨了。我輕輕的把天天的腿推開,起身走進盥洗室,我拉開了燈,想沖個澡。水有點燙,熱水沖到我的胸部,讓我感到愜意無比,我感到恢復了體力,也非常的滿足。水向下流過小腹,從恥毛匯成一條細流。

  我用香皂擦著肌膚,潤滑的皮膚在擦拭下傳來些許的快感,全身禁不住微微抖動。當我用香波梳洗頭髮時,兩隻寬大的手掌從我的臂下伸入,擁住了我的雙乳,乳頭也被夾入手指中,一張性感的嘴貼在我的頸脖上。我在任何地方都會認識這雙手的。

  「早啊,芸兒,為什麼不多睡一會?」他凝視著我的雙肩,呼吸沉重起來,他的手穿過香皂沫,滑到我的V行型區。

  我扭過頭,封住了他的雙唇。

  「要愛我,因為我愛你啊~~~」我喃喃道。

  「嗯,我會的。」他邊回答著邊將淋蓬頭從鉤上取下,把熱水直接噴到我的胸脯上。

  我顫慄著,他接著往下噴灑到小腹和凸起的陰部。細細的噴泉漸漸使我的陰蒂酥癢起來。我開始抖動,我張開雙腿,露出陰唇讓這種愉快也噴灑上去。

  他仍在我的身後,將噴頭對準他昨晚伸入過的歡樂洞穴讓水線在壓力下衝進去,我叉開雙腿,好讓水線射的更深入。哦,他繼續把噴頭挨近這已經帶著快感腫脹充血的陰唇。

  當熱水不斷噴射到每片腫脹的陰唇上時,我開始劇烈抽搐,可是他又故意的掛起了淋蓬頭。我呻吟著站直身,轉朝著他。

  「你為什麼那樣做?我都快要被炸成碎片了。」

  他拍拍頸脖,「為什麼噴淋頭會令你這麼開心?我要你因為我的陰莖在裡面而粉身碎骨,還有手指插進你臀部裡。」

  他嬉戲的輕吮著我的乳頭。

  「變態啊,你!」我伸出手摀住他的睪丸手中熱乎乎的液體已令他興奮。我又把頭放入噴頭下,閉起眼睛,喘著氣。

  「天天,你醒的真快。」

  「呵呵,我是聞到一種氣味,我想肯定是你分泌的。」

  「我?我分泌什麼啊?」

  「你身體的氣味和你的性氣啊,令我癡迷啊。」

  「呵呵,你也一樣啊,令我瘋狂啊。」他垂下眼睛看著我。

  我臉上充滿喜悅,雙眼閃爍光芒。他愛戀的吻著我的唇,噴淋水順著我們的嘴角流淌下來。

  我拿起香皂給他擦著,雙手含著溫馨的誘惑,滑過胸部和雙腿,最後在開始往他的陰囊上塗抹著香皂,又用手握住陰莖塗抹著,一邊用手指端撥弄著龜頭和陰囊皮上凹凸不平的肉粒。

  我邊用清水為他沖洗,一邊把包皮拉上來遮住龜頭。

  然後我親吻著龜頭,包皮滑下來,陰莖變的又粗又硬。我的手指滑進了他的雙腿之間,手指伸進了臀部的裂縫裡,我的食指在他的陰囊根部擠壓。他呻吟起來,將身子往前挺著,我不停的用手撫弄著。

  「天天,我想我對你做的事是最刺激的吧?」

  「別那麼自信,我不會輕易上鉤的啊。」

  我咯咯的笑了,接著跪下來舔吮著他驕傲的形似蘑菇的龜頭。

  「我要說什麼才能誘惑你呢?難道要我直接說天天,操我?」

  我又忍不住咯咯的笑起來,狠狠的在陽具上吮吸一口。

  「我要讓他又粗又硬,我不讓你停下來,直到你向我求饒。」

  「呵呵,好啊,我到要看一下,究竟是誰先求饒啊?」

  我貼上了他的身體,雙臂摟住他的肩膀。噴淋水噴在我的頭上,我再一次吻著,閉上了眼睛。

  他關上了水閥,一隻胳膊擁著我的肩,另一隻手摟著雙腿,將我抱著離開了噴淋頭,讓我靠在了台盆邊上我的一隻手朝後撐著,用腳後跟抵住了台盆下的邊緣。

  「不,芸兒,轉過去,面對著鏡子。我喜歡看著你享受的樣子。」

  「哦……不~~~~」我羞澀的說道。

「小傻瓜,這有什麼好害羞的啊?你是我的啊。」

  他把我轉過身,用一隻手臂環繞著我的腰而將我輕輕往後仰,並且把他的中指沿著我充血的私處內側滑動,並使他的食指和無名指堅實的順著我的陰唇外側而輕觸壓揉。

  我喘息著,而當他把嘴壓在我的唇上吻我的時候,他環著我的腰的手更緊更實。興奮的感覺在我的體內流動釋放,並且威脅的要吞噬了我。依然是他控制著輕慢,他的手指進去的更深了。

  我感覺到我的體內的濕滑新膩,更有體內的肌肉咬緊密貼著他的手指,向上吮吸著他,他用他的舌頭推開了我的牙齒,繼續在我的雙腿持續游動之際,搜尋著我的舌頭。

  我張開嘴期待著他的舌頭,並且用手臂環繞著他的脖子。而他的手從我的腰際滑下掠取了我的雙臂,並且用力抓牢它們。我可以感受到他的陰莖的強硬了。

  我略微的伸展身體,讓他在我體內的手指能挺到我陰道的頂端。他的手指在我狹道深處的挪動震撼了我。

  我的嘴唇分的更開了,以求能接受他的舌頭更多,而我顫抖的雙腿則用力的裂開著。他用另一個手指滑進她,他的拇指開始在我的陰核上輕柔的滑溜和捏,而另一個手指,則在我的陰唇和後門的區域來回探索著。他把我拉的更近了,好讓他的手指可以逐漸按摩我濕潤泛潮的洞穴。

  「芸兒,自己看鏡子裡的你,真的好騷啊,騷的讓我不忍放手啊。」

  「哦,不,不要放手……」我激動的囈語著。

  他慢慢的,帶著無限的小心,他的手指由我背後的洞孔進入了。

  「啊……」我忍不住叫出聲來。

  「啊~~不~~不要……」

  我覺的我整個身體象被刺穿了我的身體本能的向前衝去,他把我抱的更緊,「芸兒,不要動,我很輕的,不會弄疼你的,我也捨不得啊。」

  我迷迷糊糊的聽著他在我耳邊細訴,順從著他的話:「乖~~~芸兒……放松……對……放鬆……」

  他輕聲的引導著我,「嗯……乖~~~現在好點了吧?」

  「嗯……」我點了點頭。

  他親吻著我,用舌尖滑過我臉上的每個部位用牙齒輕咬著我的耳墜,來消除我內心的些許的恐懼。

  「哦……」我發出了呻吟,他知道我在逐步的適應了,他慢慢的抽動著。

  「啊……」我完完全全的失去控制,我整個人都在振動著。

  我唯一能感覺到的就是他的唇在我嘴上的觸感,他的吹彈和對我的舌頭的戳刺。

  「哦~~不……不要……」我求饒道:「天天,不要啊……我好痛啊……」

  我的淚水落了下來。

  「哦,芸兒。乖~~不哭,我出來,慢慢的出來。」他愛憐的說著:「不哭了,芸兒,等你以後完全做好準備了,再讓我完全的進入。嗯?」

  「嗯,好的,天天,我愛你,我願意把我的身體每個部位都奉獻給你。」

  「嗯,好的。」他愛憐的用舌頭舔乾我的淚水……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忍不住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好友
雯的女裝日記
阿珊
饑渴少婦
網交朋友的媽媽
錯亂的欲望
笑傲神雕1-25
我的淫蕩女友Tiffany
小阿姨香雲
欲亂寡母

熱門小說:
我和媽媽示範性交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