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緩緩走入擇星殿之內,兩條美人魚已半吊在天花板上,身上還穿著整齊的卡通睡衣,不過隨之而來我已發現了一個重大的問題,我看看左邊的钟欣桐,望望右邊的蔡卓妍,實在難以決定先上哪一個為妙。不過穿著睡衣選不到,脫過清光卻肯定一目了然。於是我輕解著二人胸前的衣鈕,暴露出睡衣內美好的春光。

由於胸前一涼,歌羅芳的藥力迅速退去,昏迷中的二人迅速醒來,一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吊在半空,裸露的乳房更落在陌生男人的掌握之中,不由得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聲。

「敬酒不喝喝罰酒。」消音的重拳轟在那美麗的肉體沙包之上,少女的叫喊隨即已演變成痛苦的喘息,卓妍更痛得流下淚來。「真想不到你們的外表斯斯文文,實際上原來是連乳罩也不帶的淫娃。」同時輕輕捏著二人那紅嫩的乳頭,品嘗著那絕佳的手感。其實在睡衣內不帶胸圍實在是平常的事,我故意這樣說,就是要更清楚看出二人的內在性格。

果然性格較為嬌嫩的卓妍已難過得不斷左右扭動,妄想逃離我的魔掌,但另一邊較為倔強的欣桐已不斷左右亂踢著雙腿,積極反抗著我的淫行。果然各有各好,看來今晚想不起雙飛也不能,而且更是連環雙飛,不過當務之急仍是將她們脫過干干淨淨。

「上面是真空,那麼下面呢?」在二人意識到我的目標之前我已左右開弓,在一瞬間將二人的睡褲同時拉下,令少女身上的衣物就只剩下那可愛的米老鼠內褲。

縱使二人努力地夾緊雙腿,但是卻無法阻止我將她們的內褲拉下,將羞辱的二人弄成全裸的狀態,我故作變態的在二人面前舔著她們內褲的中間部位,陶醉在少女誘人情欲的體香之中,然後將她們的內褲尤如小帽子般罩回她們的頭上。

終於可看過一清二楚了,卓妍雖然較為年輕,但乳房的尺寸卻比欣桐更為豐滿,加上細嫩的皮膚,肯定是乳交的上上之選,但是論形狀卻是欣桐稍膀一籌,因為欣桐的乳房是屬於最珍貴的竹旬型的,小巧卻更惹人摧殘的欲望。

再來是下半身的較量,卓妍與欣桐的陰唇都是少女獨有的粉紅色,緊合著,但是我還是由二人的草叢處分出高下,卓妍的陰毛明顯比欣桐更柔軟,更亮澤,但同時亦更細長,相反欣桐的森林明顯生得更謬盛,卻整齊的排列著明顯經過了人工收飾。

再來是氣味了,我伏在卓妍的陰戶上,輕輕舔著她那敏感的珍珠,再吸啜著她下身的香唇,感受著那處女的芳香,果真是極品!我不由得暗贊道,不過我亦同時攪不清卓妍對我的行動究竟想迎合還是反抗。

在我吸啜著她珍珠的過程之中,卓妍用她那幼滑的大腿緊緊夾著我的頭盧,然後用她那嫩滑的皮膚不斷磨擦著我的面頰,真的令我愛不釋口。所以當我離開卓妍的陰戶之時,她那細細的入口早已流出朋又多又濃的發情分泌,直弄得我滿口皆是。

輪到欣桐了,不過她卻不像卓妍那麼好相與,才一見我迫近,左右雙腿已在亂踢著,不過我連梁詠琪那四十四吋長腿也不怕,又怎會將她那對蘿卜腳看在眼來?左右手一下擒拿已准確地抓著欣桐的雙腳,然後以一招大開中門,將欣桐的禁地徹底暴露出來。我心恨欣桐的反抗,所以加倍無恥地蹂躏著她敏感的嫩穴,才片刻間已令欣桐嬌喘連連,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熱情的蜜汁更早已流得滿地都是,任由我去吸啜采摘。

基本上二人我也初步品嘗了,也是作決定的時候,本來無論樣貌身段,也是卓妍稍勝一籌,但是她太溫純了,反而我更喜歡欣桐那極力反抗的表現,奸女人時就是要反抗才有味道,所以我最後都是決定先上欣桐,讓卓妍好好觀摩學習。

我淫笑著邊脫衣服,邊走到早已被我弄得香汗淋漓的欣桐背後,將困鎖已久的盛怒陰莖徹底解放出來,欣桐雖然看不到我的動作,但是單憑我以陰莖在她的股溝間磨擦的觸感,她亦明顯知道了是什麼一回事。

欣桐雖然一直想要反抗,但是雙手被緊綁的她就只剩下扭動身體這單純的技倆,又怎敵得過早已將她雙腳分開,進占有利位置的我。欣桐一下下的扭動反而令少女敏感的陰唇猛烈磨擦在我的陰莖之上,加倍挑逗著少女身體上的本能。

欣桐看著身下那沾滿自己淫蜜的陰莖,隨著自己的扭動變得更張牙舞爪,知道自己已難逃失身的惡夢,只得無奈道:「求你戴上套好嗎?」

「不好!」簡單的回答配合著猛烈的向上一頂,凶狠的長矛已猛烈刺入欣桐緊窄的體內,撕毀處女獨有的阻礙,正猛烈地抽送著,開發著欣桐那未經人事的幼嫩陰道。

欣桐只感到下身生出了一種無法形容的撕裂劇痛,隨著低頭一看,發現男人那凶惡的長矛正逐小逐小的沒有自己的體內,隨著失貞的血液沿著大腿不斷流落地上,欣桐終於明白自己已被男人強奸了這個事實。

年輕的娃兒就是不一樣,才一插入便已懂得夾緊,就算是處女亦一樣,我偷偷觀察著欣桐的反應,失身在我胯下的她已收去了反抗的力氣,自暴自棄地任由我摧殘著她本應純潔的身體,而一旁的卓妍更像被眼前的一幕嚇呆了而不懂得反應。不過我可不是那種喜歡干死魚的人,我一手已捏在欣桐的乳房之上,忽輕忽重的揉弄著欣桐雪白的乳肉。

隨著我手上越來越下流的動作,欣桐柔軟而富彈性的乳肉在我手中不斷幻化成不同的形狀,而少女緊窄的下身更流出動情的甘露,迎接著我的抽送。雖然在激烈的交合中,但是我仍留意到卓妍怪異的目光,我順著她的目光一看,原來欣桐在激烈的性行為中已慢慢生出了快感,少女倔強的眼角更柔化成享受的線條。

我輕吻著欣桐的面頰,同時深深吸啜著少女的耳垂,然後用力抽頂著火熱的陰莖,令欣桐的喘息進化成春情蕩漾的呻吟。密合著,緊緊夾著我陰莖的少女花唇在唇邊不斷滲出滾燙的蜜汁,證明了她的主人正享受著無邊的快樂。

我下流地舐著欣桐雪白的頸項,同時體味著欣桐那火熱膣壁的蠕動,欣桐的膣壁在一連串的抽搐下突然強而有力的收縮,死命的緊緊的吸啜著我的陰莖,然後少女的花心噴出了一道道熾熱的蜜汁,灑在我毫無防避的龜頭之上,同時欣桐更發出了愉快的悲鳴。

「我的小寶貝,你終於都洩了嗎?接下來輪到我了。」感受到欣桐的高潮,苦候已久的我終於能發到全面的攻勢。

「It’sShowTime,好好讓卓妍欣賞一下你這賤貨的浪態。」陰莖毫無保留的深深插入欣桐那緊窄的陰道之內,全不理會其實我的陰莖一早已頂到她的陰道盡頭,只不停的深深頂入,擠開了通往子宮的隱藏信道。欣桐也分不清是痛是爽,只不斷的扭動淫叫著,承受著我的徹底開發。

我猛烈地狠狠一頂,終於都盡根而入了,我感到火熱的龜頭正磨擦著欣桐敏感的子宮壁,來到了令欣桐受孕的最佳位置:「准備好受精懷孕了嗎?」

聽到「懷孕」二字,令沉醉在性交快感的欣桐不期然一醒,開始了最後的頑抗。可惜實在太遲了,深入腹地的我無視欣桐那疲弱的反抗,以全速抽送著待射的鋼棒,令欣桐的身體,慢慢作好了受孕的准備。

是播種的時候了,雖然欣桐的意識上極力反抗,但是少女老實的身體卻違背主人的意願作好了受孕的准備,欣桐的陰唇正緊緊的夾著我陰莖的末端,封閉了唯一的出口,少女的膣壁亦不斷旋轉吸啜著,以准備待會吸入更多的精液,還有欣桐那熱情的子宮小嘴,正不停的擠壓著我進進出出的龜頭,以期待擠干我所能射出的每一分精液。

此情此景,我又怎能不滿足欣桐身體上的欲望,我解開手槍的安全鎖,用盡腰力的抽頂著,同時為發射展開了倒數。

「求求你,我不要懷孕!」倔強的欣桐終於忍不住發出了哀求,但是現在就算程嘉惠來到我的面前,也阻不了我要欣桐受孕的命運,「你還是為我們的孩子想個好名字吧!」感覺到欣桐已作好了受精的准備,而我的子彈亦已上膛完畢,賽事終於也到了只求一射的最後直路,我感受著欣桐的體溫,准備跟她一同抵達高潮。

縱使欣桐如何不願意,但卻不能抵抗身體深處那觸電般的快感,終於在一陣激烈的痙攣中,我們二人終於抵達了極樂的高潮,我順著欣桐那灼熱膣壁想夾緊我陰莖的勢子,將陰莖深深一頂,期待而久的白濁巖漿已魚貫狂噴入欣桐的子宮之內,徹底填滿內裡的每一絲空間,達到了令少女受精懷孕的最終目的。

感覺到子宮內那大量溫熱的精液,欣桐也心知難逃受孕的惡夢,難過得流下淚來。雖然已徹底洩射完畢,但是我仍保持著與欣桐交溝時的姿勢,以龜頭緊緊塞著欣桐的子宮口,避免因采取直立式的體位以致一抽出陰莖引來大量的精液倒流而出,糟蹋了令欣桐受孕的機會。

直至我感到欣桐子宮內的精液已完全凝固冷卻,我才小心奕奕的抽出陰莖,然後馬上將一個未端附有細線的木塞塞入欣桐的陰道,再以陰莖將木塞頂回欣桐的子宮口,塞著欣桐那裝滿我寶貴精液的幼嫩子宮,以確保不會流失任何一滴寶貴的精漿。

我滿足地觀察著欣桐的蜜唇,因激烈性交而變得嫩紅的唇瓣雖然濕淋淋,但全是欣桐她自己的蜜汁所致,顯示出沒有一絲的精液外流。我輕撫著欣桐那因強行注入大量精液而鼓起的小腹,幻想著生命正在欣桐的子宮內孕育,發出了滿足的淫笑。

服待完欣桐,接下來好應輪到卓妍了吧。我緩緩繞到卓妍身後,單純的少女在超近距離下欣賞到我與欣桐的激戰,早已羞得臉紅耳熱,本想閉上眼睛不看,偏偏欣桐的浪叫聲卻從不間斷。我俯身細看著卓妍幼嫩的陰戶,被我與欣桐引發起蕩漾春情的她下身早已經水跡斑斑,恐怕就算立即插入也沒有問題。

既然如此,我也不再浪費時間。我將半軟的陰莖來回磨擦著卓妍的股溝,右手緊攬她的小腹,左手已在她雪白的乳房上打轉著,玩弄著那早已發情硬直的乳頭,直接挑逗著卓妍的性欲神經。直至卓妍的乳房被我刺激得硬挺起來,我的右手才進一步配合攻勢,按落在卓妍的陰戶之上。

我以中指輕挑起卓妍那熱熱的淫蜜,細心的掃抹在那敏感的珍珠之上,才一被我的手指觸及,卓妍已發出了春情難禁的淫叫,臉上卻偏偏擺出了一副抗拒的神態,不斷挑釁著我的摧殘欲望。

還未上已這麼浪,我真想知道若替這兩個娃兒打上一針催情藥,她們會姣到怎麼樣的地步。隨著卓妍的浪叫聲,與及因不安的扭動以致股肉不斷磨擦著我的陰莖,我的長槍早已回復到足以稱為鋼棒的程度,只待我提槍上馬,為卓妍開苞破瓜,帶領她由少女進入女人的世界。

隨著我的揉搓玩弄,卓妍早已合作地大開雙腿,以她那嫩紅的陰唇磨擦著我的肉棒,同時將淫蜜塗抹在我的龜頭之上。我攬緊卓妍的腰身,同時腰間往上一頂,碩大的龜頭已順利擠開卓妍緊合的陰唇,直挺入卓妍那緊窄的處女穴內。處女膜的貫穿只為卓妍帶來了輕微的痛楚,卓妍的膣壁卻已自動自覺的夾緊粗大的入侵者,令卓妍首次嘗到性交的快感。

也不知我奸她,還是她奸我,在短暫的破瓜之痛過後,卓妍已自動自覺的上下套弄著腰肢,吞吐著我的陰莖,臉上卻仍掛著破瓜時痛出來的淚珠,一副天真無邪、楚楚可憐的模樣。

「你這淫娃,明明爽得很,偏偏裝出這鬼模樣。快叫兩聲給本奸魔聽聽,若你叫得人靓聲甜的話我保證讓你爽翻天。」說完狠狠的插入肉棒,將十寸長的凶器盡插入卓妍嬌嫩的體內。

下身被填滿的充實感令卓妍不由自主發出了呻吟聲,我像要將聲音扭大似的加強了抽插的力度,令卓妍的淫聲浪語不斷增幅著,直至響編整個擇星殿。卓妍一下子夾緊了我的肉棒,同時膣內噴出了灼熱的蜜汁,原來她已先我一步攀上了高潮,我不甘示弱的扭弄著她的乳房,同時更凶狠地抽動著我的肉棒,直把卓妍頂上了無邊無隙的快感天堂。

我享受著卓妍的擠壓與夾緊,同時比較著她與欣桐高潮時的反應,欣桐的高潮明顯比較短暫,卻來得猛烈,像火山爆發般一下子發生,但卻可連綿不斷的來第二次、第三次……直至不斷爆發的境界。

反觀卓妍的高潮卻顯得慢而長,卻可在第一次尚未完結之時,第二次已如潮淹至,層層迭迭的累積至狂洩不斷的境界。

果真不愧是情同姊妹的好拍擋,就連高潮也可如此不分高低,幸好我能將她們一並收入我的私房之中隨我享用,不然恐怕只為操哪一個已傷透腦筋。不過細心想我仍有一項比試未在卓妍身上完成,或許到時自然能從她們身上分出高低。那是什麼?自然是受精度了。

深深插入的肉棒盡情地擠出了充斥在卓妍陰道內的溫液,碩大的龜頭隨即向少女幼嫩的子宮扣關,仿如攻城車般密集撞擊著,直至攻陷少女那最後關口,徹底進駐那生命孕育之地。

開宮的痛楚令卓妍流出了淚水,卻難敵身體本能的快感,少女的陰道早已自動自覺地夾緊深入的肉棒,貪戀著那快感的沖擊,完全無視主人精神上的苦痛,甚至因此而懷下孽種。

是時候給這玉女添丁了,隨著活塞運動的越來越快速,卓妍似乎亦感到我快將洩射,矛盾而天真的她一邊夾緊我的肉棒,另一邊卻哀求我不要射到她的裡面令她懷孕,可真令我左右為難。

還是交由卓妍的本能去決定吧!我拚命地加快抽插的速度,同時決定假若卓妍比我先洩的話,我就直接射在她的裡面令她懷孕。

隨著我一連串的狂抽猛插,淫穢的交合聲響過不停,卓妍已再不能控制自己的淫叫,同時陰道猛然收縮擠出了最極限的高潮,灼熱的淫蜜蜂擁打在我的龜頭上,為我拉下了發射的機扳,令白濁的欲望體液缺堤般狂噴入卓妍早已急不及待的子宮溫床之內,施以致命的一擊。

待激情徹底平息,我慢慢的抽出了陰莖,同樣以木塞塞著卓妍的子宮口,令她只能乖乖的為我懷孕。雖然在短時間內連射了兩發,但是那並不代表我的欲望會得到滿足,尤其是面對著Twins這對青春的美人兒,我怎會放過她們身上剩下來的兩個處女洞口。不過在這之前,有一件事可是必須的。

我由櫃中取出了注射器,內裡的是一種叫做「迷情仙子」的催情藥,是由灰狼最近所開發,藥力據說比以往的DC-5強上數倍,若果將這種霸道的藥物用在這兩條美人魚上,效果到底會怎樣?

單靠思考是得不出答案的,還是行動最實際,我先將藥劑打在欣桐的身上,然後輪到卓妍,再解下她們靜候著她們的反應。一秒、兩秒、三秒……才剎那的光景,藥效的威力已在她們身上徹底展現,少女的陰戶尤如沒有關上的水喉,源源不絕地流出蜜汁,同時喪失理智的二人,已仿如餓貓一樣,緊盯著我的陰莖不放。

欣桐馬上撲到我的身上,將我推在地上,狂吸啜狂舔弄著我的陰莖,務求在最短時間內令我重振雄風;而卓妍則采取了相反的行動,以正流著蜜汁的陰戶,不斷磨擦著我的面頰,以減輕體內的欲火。

我怎會任由她們為所欲為,那豈不是奸魔反被強奸?我雙手齊出揉搓著她們的兩對美乳,在四只乳房間指夾扭弄。同時舔弄著卓妍那早已變得發燙的陰蒂,展開了奸魔反擊戰。

不過我的戰略恐怕是錯誤的,才舔了不過數下,卓妍已噴出大量的蜜液,全灑落在我的臉上,而春情大發的卓妍亦一下子推開了欣桐,取代了她的位置,以「69」式吸啜著我的鋼棒。落空的欣桐唯有改變目標,將頭硬塞入我的臉與卓妍的股間,先舔去我臉上的愛液,然後將小香舌伸入我的嘴內,與我展開舌玩。

欣桐像要解渴般吸啜著我的津液,不過隨即已發覺到解不了體內的饑渴,於是拉開了卓妍的雙腿,改用自己的雙腳緊夾著我的頭盧,然後盡情地將陰戶在我的臉上磨擦。我們在地上構成了一個三角形,欣桐輕咬著卓妍的陰蒂,令卓妍更落力地緊含著我的肉棒,而我亦不由自主地吸啜著的陰戶,令擇星殿內的春情,以幾何級數的攀升。

不過看來單憑口技仍是不能令欣桐得到滿足,今次輪到欣桐一下子推開了卓妍,然後一手抓著我的陰莖,以「觀音坐蓮」一式將我的肉棒直送入體內。幸好我先一步抽出了欣桐體內的木塞,才剛進入欣桐的體內,我已感覺到她的膣壁因藥物的刺激而生出的高熱,而且藥物更令欣桐的陰道變得異常敏感,往往才插得數下,便已生出了高潮。不過欣桐卻毫不在乎的套弄著腰肢,仿如一只不停彈動的青蛙一樣,以最直接的方法去搾取我的精液。

如今輪到卓妍跟我交流著接吻的花式,卓妍的小香舌比欣桐來得更柔軟,緊緊的交纏著我的舌頭,在我二人的唇間來回扭纏著,卓妍更同時將乳房壓落在我的手臂上,再用大腿將我的手腕夾緊,令我全無掙扎的余力。我唯有將手指用力插入卓妍的陰戶之內,以指代棒的抽插著卓妍的陰戶,令卓妍的花心不斷擠出了又多又濃的蜜汁。

不過看來老虎不發威,始終被她們當病貓。我先拉出卓妍體內的木塞,然後腰間用力,一下子推得欣桐趴在地上,然後再將卓妍壓在她的身上,令二人的蜜穴成一直線,我在壓在這淫欲三文治的最上層,輪流攻擊著她們的陰戶。

欣桐與卓妍的淫叫交織成動人的樂章,老實說實在比她們的CD更動聽,這全是我那粗壯指揮棒的功勞,才能指揮出如此誘人情欲的歌聲,這一首《狂插猛屌姊妹花》才真正是她們的成名曲。

指揮棒一下子觸及欣桐的花心,令欣桐的淫叫頓時升高了幾個音階,再觸及卓妍的G點,令卓妍不自覺地發出了浪叫和弦著。她們的乳房已在我手中變得通紅,但仍無損那絕佳的柔軟度,二人只知道努力的夾緊陰道,盡量令男人射在自己的體內。

這倒是一個難題,尤其是隨著她們兩姊妹的死命夾緊,慢慢地我已生出了射精的沖動,而就在我們三人同時達到高潮的一瞬間,我猛然將肉棒抵在欣桐與卓妍的俏臉上,令狂射而出的奶白混濁的精液,雨點般顏射在二人的臉上,為她們塗上了性交的迷彩。

不過欣桐與卓妍不單不抗拒臉上腥臭的白液,反而同一時間伸出了小舌頭,舔吃著對方臉上的殘精,最後更來了一個深吻,連對方嘴內的精液都不放過。看到這場仿如女同性戀的激烈吻戰,又有哪個男人能不硬起來?

果然,新鮮的大肉棒始終更能吸引到她們的注意力,欣桐已馬上撲過來一下子吸啜著我的陰莖,打算今次輪到用上面的小嘴搾取新鮮的精液,而一旁的卓妍亦不甘示弱的狂吸著我的春袋,與欣桐一同為我施展著口交的服務。被催情藥迷失了理智的欣桐為我施出了深喉的技巧,直將我的陰莖吸到喉間最深處;而落在下風的卓妍也展開了反擊,一下子閃到我的身後,伸出小香舌舔弄著我的菊穴。

在長時間的性交鍛煉中,二人早已練出了優良的舌技與口技,現在正由我親身去體驗這種成果。充滿默契的欣桐與卓妍互相打了一個眼色,竟突然互相交換了位置,變成了卓妍吸前,欣桐舔後,令我能比較得到她們的技巧差異。

若單論口交必備的吸、啜、吹等技巧,無疑卓妍比欣桐稍勝一籌,但若同計上欣桐在我後庭所施的舌功毒龍鑽,恐怕二人始終不分高低。

卓妍感到我的陰莖傳來了一陣脈動,馬上一口含緊我的陰莖,任由隨之狂噴而出的精液盡打在自己的喉間,但是好的東西當然要一同分享,我隨即抽出了狂射中的陰莖插入欣桐的小嘴內,將余下的一半精液全喂給她。

含著滿嘴的精液,欣桐與卓妍都展出了妖異的美態,我示意她們先將口內的精液吐落在手上,然後在伸出小香舌,遂小逐小的舔吃回掌手中的精液。又有誰會想到欣桐與卓妍會像品嘗心愛的雪糕一樣舔食手上的精液,還吃得津津有味,灰狼所調制的「迷情仙子」可說是非常成功。

不過持續的長時間性交卻令欣桐與卓妍變得香汗淋漓,看來她們在體力上的消耗亦不少。既然如此,為免一次就將她們玩弄致壞掉,看來中場休息倒是必須的。不過在給予她們休息之前,我還是要將她們的處女後庭先弄上手,達成了一夜間征服六個處女穴的壯舉才可。

我示意欣桐與卓妍以犬交式的姿勢趴在地上,由於催情藥的效力並未退去,以為又有得享受性交快感的二人已馬上乖乖的趴著,十足像等待著交配的母狗一樣,倒省了我不少工夫。看欣桐一臉淫樣,似乎她真的比卓妍更需求,我唯有先將她就地正法再說。

我緩緩走到欣桐的身後,緊緊抓著她纖細的腰肢,前胸已緊壓著她雪白的粉背,火熱的陰莖來回在少女濕潤的股間磨擦著,盡量令炮身沾上更大量的淫蜜。

我輕輕扶直炮身,令碩大的龜頭抵在欣桐的菊穴上,並在欣桐意識到我走錯路之前,腰間一沉已將陰莖送入了欣桐的菊穴之內。雖然早已被催情藥塗毒了身心,但是破肛的一剎那,欣桐仍不免發出慘叫聲。我就是愛聽這一種音樂,我緩緩抽出了陰莖,不是為了可憐欣桐那幼嫩的後庭,而是令自己能更用力的一插而入,直搗欣桐的後庭深處。

長槍貫肛的痛楚幾乎令欣桐暈倒過去,但是由於催情藥的影響,反而令欣桐慢慢地對這種變態的後門性交產生了快感。無視於主人意識上的痛楚,欣桐的淫蜜早已流得一地俱是,少女的身體亦慢慢轉變成動情的粉紅色,甚至在淒厲的慘叫中已慢慢夾雜著短速的喘息。

「開始有快感了嗎?」隨著我越來越快的套弄,慢慢地,欣桐的喘息已被我連貫成完整的呻吟,甚至連少女的屁道亦學懂了如何夾緊陰莖,以取得更多的快感。

就在欣桐獲得第一次肛交高潮之際,我亦在同一時間將那白濁的激情奔流,貫注入欣桐的直腸之內。

「真他媽的緊,不知你這小婊子又如何?」我打量著一旁正看得面紅耳熱的卓妍,隨即已放下被我干得半死的欣桐:「剛才已試過粗魯的後庭玩法,接下來試一下溫柔的。」

我示意卓妍先趴在地上,用她的小手將我剛洩完精的陰莖揉弄回作戰狀態,或許知道將輪到自己,卓妍的手淫明顯異常賣力,而我亦乖著這短暫時光將潤滑油塗滿手上。

「好了,現在轉身,抬高屁股。」

一聽到我這句話,卓妍已馬上轉身改為背向我,同時抬起她那雪白的粉臀,等候著我去奪取她後庭的第一次。我雙手用力分開她那白白的臀肉,展現出那淡淡的花蕾,淫舌已來回的掃抹著,幸好卓妍明顯非常注意身體的清潔,令這裡非但沒有難聞的異味,甚至還飄著令人舒適的肥皂香。 為了令卓妍更容易生出快感,我的右手亦悄悄揉弄著卓妍的陰蒂,快感令卓妍難耐似的扭動著豐臀,引誘著我馬上的插入,做成強烈的視覺效果。卓妍的陰蜜亦早已流滿我正挑逗著她的魔手,似暗示我可以展開第二部的行動。

我將食指尖的一小節插入卓妍的菊蕾之內,卓妍輕咬著下唇,似不耐我的玩弄,同時發出了急喘的鼻音。我緩緩抽送著指頭,決意先將潤滑油填入卓妍的入口。一節、兩節、三節,隨著手指的不斷進入,卓妍明顯亦體會到肛交的樂趣,一直咬著的唇已在不自覺間松開,正發出淫亂的叫聲。

前戲已經做完,再來是主角登場,我抽出了不能令卓妍滿足的手指,取而代之的是堅實的鋼炮,緊接著手指的抽出來了個一貫而入。突然的充實令卓妍張大了小嘴,卻發不出半點聲音,而我亦在同一時間展開了密集的猛轟,似要把卓妍直腸內的空氣全打出體外。

隨著我猛烈的抽送,卓妍只得五指抓地,發出了一浪接一浪的驚人淫叫,展示出她在肛交方面的獨到天份。

「要丟了嗎?」我感覺到卓妍已臨崩潰的邊緣,於是腰間用力將抽插的速度推上了最高峰,就在卓妍將自己的豐臀緊然的向後一送,激烈交合的二人終於同時攀上了高潮。我深深感覺到精液的洪流散失在卓妍的腸道之中,竟生出了異常的滿足。

在徹底發洩過後,我放開了死魚一樣的卓妍,長時間的奸淫與霸道的催情藥已徹底耗盡她們的力氣,而我也不希望一個晚上便插殘她們,於是左擁右抱地攬著她們走入浴室之內,幫助她們洗淨身上的殘跡。

雖然催情藥的藥力已開始慢慢退去,但是她們已無法脫離我的魔掌,因卓妍與欣桐已徹底的被我征服,成為只要失去我滋潤便無法活下去的淫娃蕩婦。她們亦明白到這點,所以在浴室之中已急不及待的施出了爭媚奪寵的本領,希望引誘我再一次的寵幸她們。

不過我真不明白她們急什麼?因為我們還有整整大半個晚上,足夠再每人操多五、六次,保證她們到時會死去活來嘛。不是嗎?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局長與老婆
夜色中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