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美儀的明星夢

《三國》、《水滸》大多鏡頭是在我那的影視城拍的。

我和我女朋友就在影視基地工作。

我是搞電腦的。

她是文員,打打劇本,有時也給片中打些字幕。

美儀是女朋友的表妹。

美儀兩年前就接觸了影視圈,現在在有些戲中能見到她的影子。

今年她十八歲。

但在劇中她的戲份是極少的,演一些使女、丫鬟什麼的。

拍戲最不好玩了。

要得到就得先付出。

那年表妹十七歲,很純也很天真可愛。

因為表姐在影視基地工作,放了暑假要來玩。

女朋友剛參加工作,也沒有什麼工作經驗與社會經驗。

表妹對影視城的一切都倍感興趣。

特別是以前只能在螢幕上見到的明星、導演一下子到了眼前,真令她不敢相信。

第三天,一個副導演對她說:「美儀,你長得這麼漂亮,想不想拍戲啊?」

那導演的話真是表妹夢寐以求的事。

第二天中午,表妹去了導演的宿舍。

導演把她拉到面前。

十七歲的少女亭亭玉立。

導演輕輕撫著表妹的秀發、漂亮的小臉蛋,手停留在她的肩上。

「上鏡首先要的是身材好……美儀,你真的十分想拍戲?」

表妹對導演點了點頭。

「拍戲是一門藝術,藝術需要犧牲。你會嗎?」

導演輕輕攬住表妹的身子,另一隻手滑到了她的胸前。

表妹不動,也不說話。

「如果你願意……我會在我拍的戲中給你安排戲份。」

他的手隔著衣服摸著她的乳房。

乳房不大,蘋果般大小。

表妹扭動著身子。

導演摸住她另一隻乳房,揉著。

「不要動,我不會傷害你的。」

他的手從她的衣服下面伸了進去,摸著了她的乳罩,握住了她的小巧的乳房。

「美儀,不錯,好……」

他把乳罩向上推了推,這樣兩個乳房就很容易的握在他的手中了。

表妹的頭輕輕靠在導演的肩上,一動不動。

摸了一會,導演拉好乳罩,把手伸了出來。

表妹松了口氣。

不過才一會兒,他又開始摸她的乳房。

一個下午,就這樣過去了。

除了摸她的乳房,抱她,沒做其它的事。

事後,導演記了日記,傳給了我表妹。

那導演幹過編劇,搞過文學,有一支很好的文筆。

盡管我有女朋友,經歷過男歡女愛,但是在看那導演的日記時,我常常中斷,不能自持。

他的描寫很下流,很細膩,很要命……

我常常臉紅,不能看下去,但又時時想著。

更嚴重的是,我在和女朋友作愛時,卻一直想著他和表妹……

我不斷打開表妹電子信箱,窺視他倆的性生活。

他那細膩的描寫,深深植於我的腦中,使我不能自拔,仿佛吸毒一般。

吃晚飯時,表妹說:「姐姐,我要是真能拍戲就好了。」

女朋友說:「想拍戲的女孩子不要太多,都比你強多了。你還是好好上你的學吧,別做夢了。」

她看美儀有點受不了,又說:「不過,張導演倒說過你也許能拍戲的。」

她的臉一紅,訕訕地說:「是嗎?」

不過,當時我們竟未留意。

第三天中午,她又去了導演那裡。

導演把她抱在懷裡,解開她的衣服。

他用手摸她的乳房,問她。

你真的想拍戲?

美儀點點頭。

你願意嗎?

美儀沒說話。

他又問。

美儀輕輕點點頭。

導演揉揉她的乳頭,說:「你還是處女嗎?」

他拉下她的褲子。

我表妹還小……她才16啊。

平時,導演身邊常常有許多漂亮的女孩。

後來,我表妹也拍過戲中的幾個小鏡頭。

我表妹的毛不多,很淡。

導演摸了一會。

說要是我弄你,你會怎麼樣?

他又說了一遍,表妹說:「我不知道。」

他說:「我見過的女孩子,陰毛都是黑黑的,你的怎麼是黃黃的?」

我表妹扭動了一下身子。

他把我表妹的褲子拉到膝蓋上。

他輕輕摸著我表妹柔柔的陰毛說:「你有男朋友嗎?」

表妹搖搖頭。

你的陰戶讓男人弄過嗎?

我表妹說:「沒有,沒有。」

接著溫柔地撚動表妹的陰毛。

表妹的陰毛只有在戶口中央才細細的連成一線。

摸了一會,他拿過一條濕毛巾。

仔細的把她的兩只乳房擦了擦。

他用一隻手環過她的腰,摸住表妹的奶,接著用嘴含住表妹的另一個乳房。

那導演是很有經驗的。

他懂得怎樣挑逗、怎樣愛撫。

何況,表妹在心理上又是勉強接受了的呢?

一個毫無閱歷的如花少女,如何擋得住如此的誘惑呢?

表妹說:「不,不要……」

可他吻住了她,不讓她說。

她躲避著他的嘴。

她不讓他吻。

導演的另一隻手摸她的陰戶。

他分開她的陰戶,細細地把玩著。

他說:「好紅啊。」

表妹的頭軟軟地靠在他肩上,全身無力。

他輕輕地用力,揉搓美儀陰戶口高高突起地地方。

那是她長這麼大從未有過的感覺。

那感覺令她即害怕又神往。

她在一瞬間迷失了自己。

導演三十多歲,還未結婚,但生活中從未斷過女性。

他懂得怎樣愛撫怎樣挑逗,而表妹長這麼大從未接觸過異性,如何抵得住他的輕挑慢撚?

她太想上鏡了。

如果說開始是不願的被動的半推半就的,到的後來也就任他所為了。

只要……

導演的手插在表妹的內褲裡。

表妹的陰毛不多,很稀薄的一層。

他的手掌蓋在上面,輕輕擦著軟軟的陰毛。

表妹的腿夾得緊緊的,導演的手不能往下。

「把腿分開來,別怕。」導演說。

「我……我不要……」

「不要什麼?」

「我還小,別這樣。」

「別哪樣?」

「別做那件事。」

表妹的臉漲得通紅,導演停了一下。

「好吧,不過其他的要聽我的。」

表妹不說話。

他捏了一把乳房。

「說呀?」

她低低的說:「我知道了。」

表妹把兩腿稍分開了些。

他的手摸著她的陰戶,感覺是嫩嫩的柔柔的,細長的一條縫隙緊緊湊湊的,沒有一點空隙。

他猛地推開了她的身子,表妹吃驚的抬起頭看著他。

他緊緊的看她的身子。

表妹上身的衣服開著,一條花色的乳罩掛在肩上,胸前白皙小巧的淑乳挺挺的正對著他,尖尖的小乳頭四周灑落著極小的一圈淡淡的粉紅色乳暈。

他伸手撚了撚,由於是處女加上年紀小,乳頭很柔軟,沒有一點硬實的感覺。

她的身子小巧玲瓏,膚色白皙細膩,腹部光滑。

再往下讓褲子遮住了,看不清楚。

他拉下她的褲子,把它丟在椅子上,然後摟住了她。

他肆無忌憚的揉摸著她的乳房。

「這裡有沒有讓別人摸過?」

表妹不說。

他重重的揉了揉。

「不說就是讓男人摸過了……有幾個男人摸過你的乳?」

表妹委屈地說:「沒有。」

「你騙我好了,我摸摸就知道了。」

他摸了一會。

「你的乳房早已讓男人摸過,我摸得出的。」

「沒有,真的沒有。」

導演一邊摸一邊說:「這只乳房就讓男人摸過,摸上去是兩樣的。給哪個男人摸的?」

表妹說:「去年乘車時讓一個男的摸過。」

「你認識嗎?」

她搖搖頭。

「摸了多長時間?」

「就上車時他趁亂捏了一捏,後來……後來我就到後面去了。」

「還有呢?」

「沒有了,真的沒有了。」

他握住了兩只乳房說:「這才差不多。」

他揉了揉她柔軟的陰毛,很稀的倒伏在陰戶上方。

「你的毛太少了……我弄過的女孩子陰毛大多是很旺的。」

他又說:「你的陰有沒有讓男人弄過?」

他見表妹不說話,就用力在她的陰處動作,她疼的叫了聲『哎呀』,眼淚快要掉下來了。

她忙說:「沒有,真的沒有。」

「這麼說你還是處女?」

表妹點點頭。

「我這樣摸你你覺得好嗎?……這樣呢?」

「輕一點……我有點怕。」

表妹抖抖的說。

「弄是沒讓男人弄過,摸恐怕早已讓男人摸過了。」

導演邊摸邊說。

「只是在乘車時讓別人碰過。」

她低低的說。

「幾次?」

「兩三次,隔著裙子的。」

他沿著她窄窄的縫隙來來回回的不停撫動,她的腿在微微發顫。

「你的陰真好……」

他摟住她,吻住了她的乳房。

過了一會,他又說:「你這裡總是要讓男人入的是不是?」

「什麼?」

表妹沒反應過來。

導演揉了揉。

「你的小陰總是要讓男人弄的,是不是?」

「什麼時候讓男人弄?」

「不知道。」表妹說。

「今天還是明天?」

「不,我還小。」

「不小了,古時候女孩子結婚才14、5歲呢。那時侯的女孩子還發育晚,又沒有現在吃的好。」

「你常弄女孩子嗎?」

表妹抬起頭突然說。

他不提防她會問這個問題。

過了一會,他說:「不錯。」

「你騙過幾個女孩子了?」

表妹又問。

「如果連你算上,該是第五個了。」

「她們……與你都是第一次嗎?」

「有一個不是了。」

「你是個流氓是不是?」

「不錯,但我從不使強。」

「最小的幾歲?」

「18歲。雖然只比你大一歲,但這裡的毛比你的可多了。」

說了一會話,表妹的身子不再僵硬,人也自然了些。

一邊說話,導演的手在一邊卻沒閒著,細細的摸遍了她整個身子。

「你的陰什麼時候讓我的陽物入進去?」他說。

「我還小,讓我長大一點再讓你弄。」

「你還小?你看,你的乳房已這樣大了,陰上也長毛了,早就可以和男人弄了。」

「你等等我吧,到我18歲你再弄我。我不騙你的。」

表妹央求著。

「好吧。不過摸總要摸個盡心了。」

他又說:「我的陽物要是放進你的陰裡會怎麼樣?」

「你別想了好不好?其他我都讓你了,只要不做那件事。」

「說說而已,說了就不做,不說就想做了。」

表妹的陰處白白的,很嫩。

「我不知道,我沒做過……聽說第一次是很疼的。」她說。

她又說:「那個……17歲的女孩,她也是第一次嗎?」

「那當然。開始進去的時候有點疼,進去以後就不疼了。」

「你騙人。」

表妹的臉紅紅的。

她推了推他的手,叫他輕一些。

「不騙人的。我用了很長時間,一點一點入進去的。這樣就不疼了。一會兒我要拿出來還不許呢。」

表妹的臉含羞帶紅。

「要不要試試?你嘗過了今後我不弄你你還要怨我呢。」

他拉過她的小手,把它放在陽物上。

陽物滾燙滾燙的。

表妹不願握,他的手一放開就松開了。

導演又捉住了。

他握住她的手,環住陽物,輕輕的上下套動。

他說:「這樣最好……對,就這樣,輕一點。」

表妹被動地摸著她的陽物。

導演不敢松開她的手,怕一松就溜了。

「你看看呀!」他說。

她低著頭,不看。

他轉過她的身子,表妹不得不看著。

下午的太陽正盛,把一切都照得清清楚楚,窗外的知了在起勁的叫著。

他的陽物很紅,很昂然。

細小的小血管隱隱約約很可愛。

陽物的頂頭仿佛一個盛放的緊裹在一起的蘑菇。

蘑菇是白的,他的是紅的。

而根盡處卻並不粗。

她突然想起了什麼。

嬌小的身子抖了一抖。

他馬上發覺了。

「你怕了嗎?」

他揉了揉她的乳房,因為是處女,乳頭尖尖的不硬。

他說:「我會很小心的……第一次放進去有點疼,但時間不會太長。」

「其實,第一次不一定都會痛的。」他又說。

「我這樣摸,你疼嗎?」

他用食指在她的陰中輕輕攪動,不是很深。

她說:「有點,還可以。」

她說:「有點,還可以……疼了。」

她把臀部朝後躲了一躲。

她的陰中有些濕潤。

他抽出手指,手指上有血,可能是處女膜破了沾上的。

他看了看陰處,雖然那縫隙開了些,但還是緊緊的。

他要是現在把陽物放進她的陰中,他肯定承受不了。

他看看她的臉,表妹的小臉通紅通紅。

「我會慢慢小心弄你的,如果你不願意,我會停下。」

導演輕輕揉揉她的小乳房。

導演想起了什麼……

他拿出一個邊長約為2釐米見方的東西。

「美儀,你看,這是避孕膜,只要把它放入陰中,就會阻止精子與卵子的結合,就不會有孩子了。」

他用手濕了一點水,放在避孕膜上,一會兒膜就化了。

他分開表妹緊夾的大腿,把手指在自己嘴中含了一下,把正在軟化的避孕膜小心的放進表妹的陰中。

他的刺激老練、準確。

表妹的大腿一張一開。

一種從未有過的強烈感覺從他的指尖傳到她的陰處,然後蘑菇般地傳到了她的小腹,慢慢地變大,穿過胸口,傳遍了全身。

她不知所措,如何是好。

她欲說不要,可是……

導演在她的耳邊輕輕說:「你看你看,你的陰開了,你的陰開了,等我入呢。」

他抱起她的頭。

她微微張開眼。

透過窗戶的唯一一縷陽光正正地照在她的大腿上,陰毛是金黃的,那是染著光的緣故。

因為激情,陰戶中央張著圓圓的一個洞洞,裸出紅紅的肉,泛著淫靡的光澤。

「美儀,你叫我如何能熬?」

他把她拋到床上。

表妹橫臥在床上。

她的一條腿曲著,頭歪在邊上,微張的眼睛看著旁邊。

導演扳開表妹的大腿,一手握住堅挺的陽物,對准舒張的陰門輕輕磨動。

表妹的陰毛黃黃的、軟軟的,在薄薄的絨毛中夾雜著5、6根較長的黑色細毛,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分外刺目。

他細細的摸了一會,把一個陽物在她的私處盡情的嬉戲著。

他緊緊的摟住了她,用發燙的身子摩擦著她的身子,她的胸、她的乳房。

「把你的手放在我的脖子上,勾住我。」他說。

他的整個身子壓在她身上。

陽物緊挨著私處輕輕摩擦,龜頭越過陰縫擱在她高高的陰杲上,研磨著。

開始很輕,慢慢使勁。

表妹的身子開始發熱發燙變軟。

呼吸越來越重。

「美儀,你要看好,這是你的第一次。」

導演抱起她的頭。

他扶起她的身子,在她身後墊了兩個枕頭,讓表妹正對著兩人交合的地方了。

他扶准陽物,輕輕抵住私處中央那圓圓的小洞,輕輕用力。

「痛,痛……不要,我不要了。」

表妹努力要夾緊兩腿。

他停止進入。

「你看,還沒進去呢。」

表妹睜了睜眼,陽物還在戶外,大半個龜頭在陰門外,小半個頭正挨挨擠擠抵了進去。

那樣子極滑稽,探頭探腦如做賊一般。

「我還小,不能做這事。」

「真的很痛?不要是怕的吧?」

「我不知道。」

「那我就不動,就這樣,可好?」

他的陽物抵得陰門緊緊的,滾燙滾燙。

「把大腿張開一點,就不會痛了。」

她把大腿張大了些。

「其實男女交合是很快活的事。」

他把住她的乳房揉個不停。

「放鬆一點就好了。」

陽物繼續悄悄的送入。

表妹再也禁熬不住。

「不要了,不要再進去了。」

「我還小……我不能和你做這件事……待我再長大些再讓你弄……」

表妹快要哭了,把兩只手緊緊按住私處。

導演按住一個身子不再強行進入,他用手絹輕輕擦去她眼中的淚珠。

由於表妹年幼,正是發育時光,私處倒也白白嫩嫩緊緊湊湊的。

導演不再說話,緊緊的摟住了他,輕輕愛撫著她。

過了一會兒,導演見她再不做聲,盡著力又送了一送,恰好正抵著了花心。

表妹倒吸了一口冷氣,禁受不過,便搖著頭說:「我吃不消了,好了好了,不要了……」

「已經到底了,我不會再向裡面去了。」

「你怎麼知道?」

他抱起她的頭,讓她看兩人的交合處,湊在她耳邊輕聲說:「我的卵全部入進你陰戶裡了,再入不進去了。」

她減少了些許不安。

就把兩只眼緊緊閉住,忍著疼,讓他弄了一會。

他溫柔的覆蓋她,輕柔的、慢慢的在她的裡面抽動著,每次讓她習慣再進去一點,直到感覺自己遇到了一點點的阻礙。

他知道,那是她的處女膜。

她顯然也感覺到了,他在她耳邊輕聲說:「別怕,只是一會兒,從現在起,你要和我一起感受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時刻。」

她閉上眼睛,輕聲說:「你別弄疼我,我怕疼。」

他壓住她,溫柔而堅定的插入其中,仿佛肥沃的泥土在堅犁下被破開。

她疼的叫出了聲,但他沒有停,緩慢但堅定的一直到盡頭,直到自己完全被她的溫軟、濕潤所包圍。

他看見她淚流滿面。

「很疼嗎?」

他問她。

她咬著嘴唇點頭,但很快,她又搖頭。

他沒有說話,只是一點一點吮幹她的淚水。

「開始是天堂,剛才是地獄,現在已經麻木了。」

她有些無助的說。

他笑了。

開始試著輕輕的抽動,感覺她緊狹的陰道包容著他的所有,溫軟而濕潤。

他把她的手拉過來,放在他們的結合處,感受他在她體內的運動。

她有些害羞,很快就收回去了。

柔嫩的她畢竟是第一次,要快一些結束。

當她開始習慣他的進入,他示意她把腿繞在他的腰上,並漸漸加快了節奏。

她緊緊抱著他,忍著疼忍受他溫柔而有力的撞擊。

沒有多久,他也快來了,他把旁邊的毛巾扯過來,放在她身下。

她不太明白為什麼,但很快她就明白了。

他用力的進入、再進入,直到她陰道的最頂端,噴射出他所有熱情的生命火種。

他終於停了下來,她沒有說話。

他從她身上離開,他的精液、她的愛液,混合著些許的血水,從她體內流出來。

她有些不知所措,他一把將她抱起,到了浴室,開熱水替她沖洗。

她突然哭起來,又強忍著抽噎。

她抽泣著說:「我再也不是原來的我了。」

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托起她的下巴,看著她俏麗的臉,分不清是淚還是水。

「還疼嗎?」他問。

「還有一點點,我有點冷。」

他把她整個人抱起來,讓她趴在了他身上。

半小時後,她從他的身上滑落下來。

從此以後,那導演輕而易舉地就佔有了表妹,快兩年了。

天真的表妹卻為能在一些劇中演一些微小的角色而得意。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之路,美儀也是,在次祝幅,願美儀一路走好。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和我男朋友的溫存
我與兩個女同事的性愛
聖誕夜的加班
一個女人的改變
勾引辦公司裏的女同事
機房奇遇夜
辦公室裏熟女的情欲
我的女老闆與我絲襪激情
媽媽是校務委員
出差

熱門小說:
我和女老師柳姐的往事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