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多久不見,你變得更成熟,更有女人味了。」

「哦,是嗎?倒是你,一點也沒變。」

「因為我仍是一個單身漢。」

「為什麼不結婚?」

「沒辦法,找不到對象啊!你幫我介紹一下吧!」

「好,我會幫你留意,不會沒有的。」

在朋友的結婚宴席上,李秋玲和陳俊彥都有一點醉了。兩人在回家的轎車裡面,這時候才有單獨說話的機會。

俊彥是秋玲大學時代的男朋友,兩人曾經好幾次到情人賓館開房間。現在秋玲已經和大她四歲的丈夫結婚了,組成一個小家庭。

跟丈夫比起來,和自己同年的俊彥還很孩子氣。如今,大學畢業已五年了,秋玲和俊彥都是二十八歲的成年人了。

「你幸福嗎?」

「還好。」

「幾個小孩?」

「一個,才一歲。」

「太慢了,是不是你先生有什麼缺陷?」突然地,俊彥好像很了解他們似的說出這番話來。

「為什麼呢?」想反問他的秋玲,即時閉上了嘴,因為對方並不是不認識。往日鮮活般的記憶,使體內的血液沸騰了起來。

「為什麼?」

「這種事瞞不了我,因為我們見過一次面。」

這句話又勾起了秋玲痛苦的回憶。

以前和俊彥在一起時,曾經因為懷孕而墮過胎,而這件事是發生在決定和現在的丈夫結婚之後。

秋玲和丈夫偉民是相親結婚的,她之所以和俊彥斷絕往來,有許多因素在。第一,同年齡,兩人就必須要工作才能維持生活,而且要住同一地區。

秋玲是在東京出生的,她跟母親兩人相依為命。而俊彥住在大阪,將來還要繼承他父親經營的公司。

為了將來,秋玲決定和母親的一位遠房親戚偉民結婚。徵求了俊彥的諒解之後,彼此就分手了。所以說,當年並不是鬧得不愉快而分離的,秋玲是帶著一份甜美的回憶嫁給偉民的。

「就這樣分手,這種滋味真不好受。」當膝蓋上的雙手被握著的時候,她說道。

「是的。」

用一種有氣無力的聲音,秋玲終於說出了真心話。從剛才秋玲就一直感到很不自在,她有預感,如果對方堅持的話,不是那麼輕易就能應付得過去的。

第一次觸摸到他那硬挺的陰莖,還有就是進入到子宮時,所帶來的痛苦和興奮,仍是那樣的教人記憶猶新。而且他比丈夫還要來得甜蜜。因為俊彥是秋玲的初戀情人。

實在是不應該再見面的,一方面在後悔,一方面又對即將發生的事情,連身心都在顫抖著。在幾個小時以前,做夢也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在參加大學時代朋友的結婚典禮上,坐在對面的竟然會是俊彥。新娘是大學時候參加社團活動的學妹,沒想到新郎和俊彥也是朋友。更不可思議的事,住在大阪的俊彥,也會在這讌會上出現。

結婚典禮結束後,為了方便乘坐同一輛計程車,由俊彥送秋玲回家。

「你先生在家嗎?」

「不在,他今天出差,要五天以後才回來。」

「再陪我一下吧!到我住的飯店裡,我們再喝一杯吧。」

秋玲不好意思拒絕他的要求。

從大阪來的俊彥預先訂有房間。

天色已漸漸昏暗了,從旅館的大廳望出去,可以看到美麗的夜景。廳內點著蠟燭燈,兩人手中握著酒杯,彼此都在體會著奇妙的傷感。

「沒想到還會再次相遇。」

「是啊!」

為了參加婚禮,秋玲穿著一件淺藍色,色彩艷麗的洋裝。而他則身穿一套西裝。

「到我房裡坐坐吧!」

「不要啦!」

雖然嘴裡說不要,但是還是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任由他牽著手。

「到房裡休息一下比較好。」

秋玲也正有此意。老實說,她不願意一個人回到冷冰冰的公寓,因為孩子送到外婆家去了。

在新宿,在飯店的高樓上,窗戶都很大,夜景也很美。沒想到酒精對女人來,會產生這麼不可思議的作用。酒可以自由自在的操縱自己的身體和意識。

(再醉吧!再迷糊吧!)心理這麼想時,果然身體也變成這樣了。坐在床上時,秋玲就躺下去了。

「放鬆一下吧!」

俊彥幫她脫鞋子,又抱著她的雙腿,調整好睡姿。

把燈光調暗,秋玲用手遮住臉孔後說:「我要喝冷水。」

「嗯!」俊彥很勤快倒好冷水後,遞給她。

像這類的事情,是不便向比自己年長的丈夫要求的。

抬起身體準備要喝水的時候,俊彥幫秋玲扶著身體,喝了一兩口水以後,又躺臥在床上了。

把玻璃杯放在桌上,俊彥來到床邊後坐下,開始幫她解開衣服上的蝴蝶結。

「你想幹什麼?」

「這樣你會比較輕鬆啊!」

以前,他也常這樣解開她的衣服,然後對著她的胸間輕吻。

「不行。」

秋玲用雙手覆蓋在胸前,因為現在他是一個外人。可是俊彥突然把她抱了起來,從裙子下擺,強行把手插入。

「不要,不要!」秋玲連忙彎曲身體,把他的手壓住。

但是,秋玲自己知道,這只是在裝模作樣,因為身上穿著褲襪,俊彥是無法直接摸到陰部的,可是俊彥還是想隔著褲襪插入。

「不要這樣,不要。」

原來在用力抵抗的秋玲,因為俊彥的固執,加上自己的酒醉,嘴巴上雖然說「不!」,但是陰部被觸摸後,秋玲竟然也開始扭動腰部了。

「我求求你,不要這樣,不要。」

雖然拒絕,但是卻又口是心非的抱住俊彥的頭部,貼著臉頰,當他要吻她的唇時,剛開始躲避了一下,就不再反對,而用力的吸著對方。

撫摸著陰都的手,俊彥拉下了她的褲襪和內褲。皮膚接觸到冷空氣之後,秋玲不再抵抗了,就像失去了意識似的,全身的力量都虛脫了。想開以後,就不再抵抗了,而且也不想損壞了價格昂貴的洋裝。

「脫下來吧!」在耳朵旁小聲的說。

秋玲想,以前已有過的秘密,現在再製造一次秘密也無妨。因為秋玲已想開了,於是俊彥安心的到浴室洗澡。

當秋玲獨自坐在床上時,雖說是想開了,但是獨自一人,仍會胡思亂想的,她知道,往後平靜的日子,一定會被攪亂了。雖然如此,還是勾起了往日對他的戀情。

與相親而結婚的丈夫,在還沒有孩子之前,彼此間的性愛,只是為了盡義務而已。有時候也會想起俊彥,而把他美化了,並且當作心中懷念的人。但是現在又不一樣了,不敢和俊彥一起去洗澡。

腰部裹著浴巾的俊彥從浴室出來了。

「快去洗吧!」

好像是在催促自己的親人或太太似的,洗完澡才好上床。

「我要回去了。」對於俊彥的太過自然,秋玲感到很反感。

「什麼?事到如今,你怎麼能說出這麼殘忍的話。」慌張的俊彥不小心將腰間的浴巾滑落了,露出了男性像徵。

「不是的……」

「不要這麼說,我求你!」

突然地,他抓住秋玲的肩膀,吻著她的頸部,並且把她強行推倒在床,拉住秋玲的手握著自己已經怒張的陰莖。

手中握著硬挺而又充了熱血的陰莖,秋玲再度崩潰在他的懷抱裡。

「你不要想太多了,讓我們重回到從前的我們吧,今後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

他在秋玲耳旁說著的同時,手伸入了裙子的下擺,摸著大腿深處,此時,秋玲想開了,她說:「好吧!既然這樣,我先去洗個澡。」

看開以後,秋玲站了起來。

坐在床上的俊彥,看著站在房內的秋玲,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脫下,只剩下了胸罩和襯裙。在俊彥的注視下,秋玲進入了浴室。

她發現自己原本溫馴的心,變得十分的貪婪了。因為心癢難搔,更激起了她旺盛的好奇心,她想用女人的眼光來看看從前的俊彥和現在的俊彥有什麼不同。雖然以前和他發生過關係,那畢竟是很久遠的事了,如今內心裡會引起一些新鮮的羞恥感。也會激起興奮,在他觸摸乳房時,便可知道。

乳頭是硬挺的,花瓣是熱熱的。秋玲一邊淋浴,一邊在清洗著自己的花瓣,對著自己的肉體上的變化,她重新體會到,跟自己的丈夫時不同的地方。跟丈夫之間,早就沒有這樣的興奮了。

從浴室出來之後,室內的燈光比剛才暗了許多。從胸部到腰際圍著浴巾的秋玲,安心的走向床邊。抓開了毛氈,她上床之後,身體依偎在俊彥的身邊。

俊彥立刻伸手拿掉了浴巾,顯露了剛洗過澡後光滑的肌膚,秋玲被他懷抱在胸前。五年前的記憶甦醒了過來。

大學畢業後,彼此分隔兩地,因為難耐相思之苦,俊彥說:「怎麼樣?能不能到大阪來?」

他做了這樣的懇求。但是,從未在鄉下生活過的秋玲,要她這一輩子和一大族的人,在鄉下中度過,她完全沒有信心,所以她拒絕了俊彥。這樣的決定是痛苦的,但是,誰教命運愛作弄人呢?

老實說,那個時候,他們的作愛完全都是由俊彥採取主動。雖然也有過興奮的感覺。但是,像這樣的性行為,秋玲卻從未感受過書中所描寫的那歡愉。每次被撫摸、擁抱、或被插入的時候,感受沒有什麼差別。然而,最近秋玲卻能慢慢體會到作愛的個中滋味了。這是在她生過小孩之後的事。

她不再像以前那樣,總是等到最後由男方來結束,而是可以和他一起達到高潮。在那瞬間,秋玲的腦海裡會閃週一道光芒,並且身體僵直,享受全身被痲痺的滋味。

「哦!我的身材有沒有改變?」秋玲問著正在揉捏乳房,撫摸背部,再從腰部摸到臀部下面的俊彥。

「不愧是個媽媽,你豐滿多了。」

「討厭,我最近胖了許多。」

「不過,你比以前更有女人味了,乳房大了很多,乳頭也粗大了不少。」

「因為這是讓嬰兒吸的緣故。」

「只讓嬰兒吸嗎?」

「討厭!」

「別忘了,我是第一個吸你乳頭的人。」

「是的,你有優先權。」

「沒錯。」抬起了身體之後,俊彥就開始去吸吮乳房了。

「啊,有奶水。」

「當然。」

「很好吃。」吸吮著乳頭的俊彥,用半開玩笑的口氣撒嬌。然後手又從下半身開始,一直摸到下體去。此時,分泌出愛液的花瓣濕濡了,很敏感的受到手指的刺激。

「啊!」很自然地吐出一口氣。

「這裡也稍微變大了一點……」

「當然,因為我生過小孩。」

「或許是我沒結過婚,所以我不懂,但是我覺得好奇怪。」他一邊說著,一邊將嘴巴從乳房挪開,同時,掀開了毛氈,在幽暗的燈光下凝視著秋玲的裸體,然後他用舌頭往下腹部舔去。

他使用舌頭的技巧,跟以前沒有兩樣。慢慢地,他們採取的姿勢是頭對腳,腳對頭的方式了。

秋玲將屹立在眼前的陰莖,用雙手輕輕的包住,同時在陰囊的四週圍慢慢的撫摸,之後,又把它貼在自己的臉頰上。龜頭前端的皮膚,摸起來就像嬰兒的嘴唇,那樣柔軟舒服。

秋玲開始吻著陰莖,然後用舌頭從硬硬的肉質部舔到凹線的地方,最後將陰莖整個含在嘴裡。而俊彥則用舌頭在秋玲的花瓣中找出陰蒂,很有韻律的慢慢吸吮。

新的刺激遍布了全身,身心也開始痲痺了,全部精神都投注在情慾之中。秋玲此時才發現,她和丈夫之間達到的高潮,所產生出來的甜美感覺,並不是她和丈夫兩人的專利。

俊彥雖然也是運用舌頭和手指,但是其中的巧妙,卻猶過之而無不及,秋玲的身體現在才開始接受更新鮮的刺激。

不知不覺中,她發出了「啊……啊……啊……」斷斷續續的聲音,在難為情中,她感受到了一股新的刺激。慢慢的,秋玲又回復以往了,她想用舌頭舔遍以前男朋友的身體。於是,秋玲抬起了身體。

「我們來做更多的花樣吧!」他們彼此面對面親起嘴來了。

「秋玲,你變了,變得比以前還懂得怎樣得到歡喜了。」

「是嗎?是嗎?」秋玲回答道。而俊彥只是默默的再度吸吮著秋玲的乳房,另一隻手去摸著另一邊乳房,現在,他又採取仰臥的姿勢。

秋玲知道他要做什麼,她調整姿勢,把他的陰莖含在口裡,做出比剛才更好的愛撫。

「我變了嗎?」

「沒有什麼改變,只是陰莖變得更粗了一點。」

「我不是指這個,我指的是性行為。」

「和以前一樣。」

「我是不是笨手笨腳的?」

「不會的。」

「我看你變了不少。」

「是嗎?」

「變得很主動。」

「討厭。」

「我想,通常女人變得較快。」

「為什麼?」

「本來我們兩人做愛的方式不是這樣,大概是你先生教你的吧?」

一剎那,秋玲感覺到胸前宛若被一把利刃刺了一般,但是,她還是把這種痛楚壓抑住了。

「這個時候,男人會有何感想?」

「會有一點孤寂。」

「但是在我的記憶當中,你是非常了不起的,你的影像不會被抹滅的。」

「也許是吧,可是現實的你,卻是個有夫之婦。」

然而,秋玲卻不認同,她覺得男女之間基本上有些差異。

「你指的是什麼?」

「比以前更順利,就像現在所做的事也不例外。」

「這個嗎?」

秋玲口中含著俊彥的陰莖,想像著它進入花芯的狀態,慢慢的用舌頭上下舔噬,並且用牙齒輕輕的咬一咬。

「以前總是提心吊膽的,而且牙齒碰到時會痛的感覺,你還記得嗎?」

這句話是在誇獎還是在損人,俊彥也分不清了。

「不但如此,在重要關鍵時,要更大膽。」

「因為,女人在生過小孩之後,不會動不動就大驚小怪。」

「我是這樣的嗎?」俊彥稍微自嘲的回答。

聽他這麼一說,雖然讓秋玲感到些許失望,但她還是振奮起來。同時,也激起了秋玲想把自己所會的各種技巧,來讓從前的男朋友更加歡喜。以前地位對等的他,現在就像個小弟一樣。

秋玲輕輕的撫摸他的陰囊,然後又搔搔他的腳底,把各種秘術都公開了。看見俊彥身上的肌肉在跳動,聽著他的呻吟聲,秋玲非常高興。以前想像不到的能力,現在都具備了。這個力量會使一個男人發生變化,也引起了秋玲從未有過的
興奮。

「舒服嗎?」

「嗯!太好了,會痲痺了。」

「那麼,你也讓我痲痺吧!」

秋玲再度趴在俊彥的身上,以六九的方式,把自己的屁股放在俊彥臉上。俊彥張開嘴巴,伸出舌頭去舔四週長有陰毛的花瓣,然後將舌頭深深的插入其中,再把它抽出。

同樣的,秋玲把俊彥的陰莖一會兒深、一會兒淺的含在口腔裡玩弄。但是,這樣做,秋玲總覺得還缺少什麼。

到底缺少了什麼,秋玲也不知道,雖然做的是相同的事情,然而和丈夫所做的仍有差別,因為他的動作比較幼稚。如果是丈夫來做的話,他會比較大膽的吸吮,或者用手指插入,甚至於會吸吮她的肛門,而俊彥的動作,卻總是顫顫兢兢的。

難道已婚者和單身漢之間,會有熟練度的差距嗎?因此,秋玲不敢抱太大希望。果然,沒有多,俊彥久就抬起身體要求射精,於是趴在秋玲的身上。

「你想插入了嗎?」

「是的。」在不得已的情況下,秋玲只好答應。

但是,不到三十秒他就……

「我要洩了,我要洩了!」俊彥發出了急迫的聲音。

「等一等,還不要射。」

秋玲的高潮才達到一半,但他像個小孩似緊緊抓住,不讓秋玲把身體挪開。

「啊……啊……」他粗重的喘著,「不、不」,可是熱熱液體已噴出來了。

秋玲這時候,還躺在俊彥下面,承受他軟綿綿而笨重的身體,整個人感到很空虛,就像缺少了什麼似的。

「對不起!」

「嗯!」分離五年後,對於他的表現,雖感不滿,但是又莫可奈何。如果能在他身上得到比丈夫還快樂的感覺,以後一定會依依不捨的,此刻,秋玲慢慢的從一場迷迷糊糊的夢中清醒過來了。

精疲力盡的俊彥睡著了。看著他的睡容,秋玲臉上感覺到了他的鼻息,他真像個小孩。難道已婚女人眼單身男人會有這麼大的差距嗎?果那個時候,結婚的對象是他,不知道現在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當然,也就不會有現在的丈夫和小孩了。

一個人在做抉擇的時候,稍有差距,就會改變了他的一生。同時,她得自己也改變了許多。彼此緊貼著的肌膚,慢的變熱了,也流汗了。此刻,存留在秋玲子宮內的東西,還在蠢蠢欲動著。刺激了秋玲更多的欲求,看著俊彥的睡容愈安詳,愈覺得可愛又可恨。

她伸手試探了一下他的陰莖,仍是軟綿綿的,而且因為沾染了她的愛液,所以濕濕粘粘的。秋玲的情慾又被勾起了,握著俊彥的陰莖,四處撫摸。原本閉著眼睛的俊彥,這時候張開了雙眼。

「你想做什麼?」

「我已經忍不住了。」

「這是不得已的。」

「嗯!好。」

「我再試看看。」

聽了這句話後,秋玲安心了不少,於是她爬起來,掀開毛氈。好像一隻鳥似的躲在巢中不敢伸出頭來的陰莖,秋玲用手指抓住,把它貼在臉上。她聞到一股腥味。秋玲對這種男女混和在一起的這種生理味道,感到特別的刺激,於是把它含在口裡。經過舌頭的吸吮,陰莖又再度硬了起來,然後再用手去撫摸。

秋玲怕它不夠硬,很可能會再軟下去,於是她急忙的跨在俊彥身上。讓陰莖插在花瓣的深處,慢慢的上下移動腰部,看見陰莖完全硬起來之後,才放心。

忘了害羞的秋玲,拿起俊彥的一隻手,撫摸她的乳房,再用另外一隻手,觸他的陰蒂。她閉著眼睛,享受這兩種刺激,並且不時的上下移動腰部。深深的插在粘膜中的陰莖熱烈的動作,使她剛才的高潮急速的上昇,增加了許多快感。

跟丈夫比較起來,單身的俊彥的確沒有什麼進步,因為這樣,秋玲反而放心不少,她好像在主張自己的行為似的,激烈的在扭動腰部。

此刻,俊彥的表情發生了變化,他咬緊牙關,挺起上身,身體反翹著,全身像在抽搐似的身體開始震動了,看到這種情形,秋玲更加興奮了。秋玲越來越加快了腰部的扭動,摩擦著粘膜。

「我快出來了!」她喘氣著說。

秋玲感到身體內部的勢力,就像閃電似的從花芯直通到頭頂般快感。秋玲抓著他的手臂,開始加快了動作。俊彥揉捏著乳房與陰蒂的手,也增加了力道。

「出來了!」

「我要出來了。」突然的,秋玲的身體就像被火包住了似的。

「你一點都沒變。」

「秋玲,你倒是變了不少。」

「怎麼說?」

「你現在是有夫之婦,所以,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了。」

兩人互相擁抱時,秋玲開始了枕邊細語。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總會想到你的先生。」

「為什麼?你並沒有看過我丈夫啊!」

「雖然不認識,但是卻又一點也不陌生,因為……」俊彥話說到一半,就不再說下去了。

「為什麼不說了呢?」

「實在很難說明。」

「沒關係,你說吧!」

「因為……對於男孩子來說,相同的經驗,再透過秋玲的身體做相同的事,譬如,摸摸乳房,摸摸這裡,把陰莖插入粘膜中,碰觸的是相同的地方,體會到的感覺也是相同的,想到這件事,會有很特別的親蜜感。」

「真奇怪的想法。」

「那是事實,總覺得他不是外人。」

「啊!是不是像兄弟一般的親切呢?」

「嗯……」俊彥曖昧的笑了。

也許是這樣,但是站在秋玲的立場,卻又不是這麼一回事。丈夫在與她結婚之前,跟許多女孩子交往過,所以他知道不少讓女人歡喜的技巧,雖然能得到快樂,卻總覺得有點髒兮兮的。

相反的,與以前完全沒有兩樣的俊彥,秋玲以不同的眼光看著他。對兩人來說,第一次的行為,是在童貞與處女的關係下產生的。看著從那個時候以來,沒有多大進步的俊彥,好像直到現在只認識她這個女人而已。

「以後有機會,我們再見吧!」

「嗯!」俊彥點點頭。

「你打算結婚嗎?」

「我是應該結婚了。」

「但是,不能隨隨便便就結婚啊!」

「為什麼?」

「因為你是我初戀的情人,如果隨便娶了一個不好的女人,我是不會原諒你的,因為,那就好像我也受到了污穢似的。」

「你的想法太自私。」

「是的,或許是我太自私了,但是,我真的是這麼想。」

「但是,秋玲,你現在和我發生了關係,難道不覺得有怎麼樣嗎?」

「說沒怎麼樣,那是騙人的,畢竟你我有過一段情,這是可以諒解的。」

「可是,如果讓你先生知道這件事,那就不好了。」

「當然,雖然他的女性經驗很豐富,但是他很容易嫉妒。然而,我是喜歡你的,你就像是我專屬的男人。」

「秋玲,你太奢侈,也太貪心了。」

「我的先生常說,男人都希望娶的是處女,對於我不是處女之身,他感到很不滿。但是,處女對男人來說並沒有什麼好處,然而沒娶到處女,又好像是他們損失似的,反過來說,女人也是一樣啊!」

「所以,我的立場不等於就是處女了嗎?」

「是的,我想,我們就暫時秘密的來往吧!」

但是,俊彥並沒有回答。

每當俊彥到東京來出差時,秋玲都會和他見面,並且把自己所學來的各種技巧專心的教給他。就像大姊一樣,體會著女人優位的歡喜。也許是單身的關係,俊彥甘於這樣的立場。

那天,秋玲邀請俊彥到家裡來,吃過晚飯後,她就陪著寶寶睡覺了,並且也要俊彥一道來睡。

「如果他起來了怎麼辦?」

「他沒睡,他還在吃奶啊!」

「不大好吧!」

「不要緊,他還是個學習怎麼爬的小孩,他並不認識誰是他父親。」

「是嗎?如果他認得出怎麼辦?」

「難道你在他這麼小的時候,還記得那個時候的事情嗎?」

「這……好像記得,又好像不記得,但也不能說一點印象也沒有。」

「你這個人太悲觀了,這樣子的話,是不會有人願意嫁給你的。」秋玲把還在猶豫的俊彥的手,拉到棉被裡來。

秋玲的丈夫是一家公司的職員,有時候會被派到海外服務,有時候也會做長期的出差。最近,他到洛杉磯出差一個月,老實說,每當這個時候,秋玲是無法長期的忍受的。

差不多兩個禮拜,她就無法再忍受下去了,超過這個時間之後,她就必須想盡辦法來痲痺自己。因此她需要自慰,有時候她也會使用丈夫從國外買給她的成人玩具。

剛開始她覺得很好奇,然而玩具畢竟是玩具,有時候因為性衝動,快使她發狂了。今晚,她正是處在這種狀態。

「不要緊,不要緊……」秋玲邊說邊要求俊彥躺在她的背後。

「我想吃奶。」

「待會再來,我先喂寶寶吃,你可以在背後撫摸我。」秋玲要求道。

老實說,秋玲很喜歡喂寶寶吃奶,因為,可以帶給母親一種快感,產生了精神上與肉體上的充實感。

在這種狀態下,身體若經撫摸,或是從事性行為,秋玲一定會飄飄欲死。然而,這種事祗能拜託丈夫來做,外人是不能經手的。但是,對俊彥來說,卻又另當別論。

俊彥撫摸著她的背,同時,雙手由背後伸入她的雙腿間,撥開花瓣,將手指插入其陰蒂內。粘膜已濕透了,他把手指插入其中,用另一根手指壓住陰蒂。

「啊!」秋玲發出了興奮的聲音,同時,她將臉頰貼在寶寶吃奶的臉上。

俊彥舔著她背部凹陷的地方,偶而用指按壓她的尾髓骨附近,有時候則撫摸她的屁股,俊彥拼命的撫遍了她的肉體。

「好極了,好極了。」秋玲興奮的叫著,並且口中不斷的發出沙啞的聲音。

「真的那麼好嗎?我真羨慕你。」俊彥的動作愈來愈熱烈了。他爬了起來,對著抱著寶寶的秋玲說。

「不要老是用同樣的姿勢,今天由背後來怎樣?」

「好啊!你來吧!」秋玲讓寶寶躺著,自己則俯身餵奶,並且抬高了臀部,這是她第一次將用這種姿勢。

俊彥把陰莖對著白桃般的臀部中間之裂縫插了進去。秋玲抱緊了在懷中吃奶的寶寶,同時,不斷的左右搖擺著屁股,口中直喊著「太好了!」。

「很好,太好了,好緊。」俊彥加快了抽動的速度。

「不行,你還不能出來。」秋玲耽心的說著,同時,要求他換別種姿勢。

「換成騎跨位吧!」

「騎跨位?你能嗎?」

「我沒做過,我祇想嘗試看看,我們兩人一起做的滋味如何。」秋玲漲紅著臉,抱著正在吃奶的寶寶,面對著俊彥爬了起來。

「是我們兩人的秘密噢!」俊彥很高與的仰躺在棉被上。

「抱著寶寶會不會太重了。」

「不會,不會,你不要耽心。」俊彥變得更振奮了。

全裸的秋玲,跨坐在俊彥的身上,手中抱著寶寶,並且慢慢的放低了腰部,此時的俊彥,緊抱著她的臀部,同時將陰莖慢慢的插入花芯中。經過了好幾次的失敗之後,強而有力的陰莖才得以全部沒入蜜液之中,秋玲也較放心的看著俊彥
了。

帶著些許羞澀,秋玲讓寶寶繼續的吃奶,並且又看了俊彥一眼。俊彥則伸出手來,撫摸著另一個脹得緊繃的乳房。受到了這個刺激,黑褐色的乳頭溢出了白白的乳汁。

秋玲輕輕的上下擺動腰部,並扭轉著,對於這第一次的經驗,她感到些許的害羞與刺激。當俊彥的手指揉捏她的陰蒂時,她的害羞心裡居然消失了,她集中起全部精神來追求快感。

緊抱著寶寶的秋玲,突然感覺到有一股衝動,從下半身急湧而來。有如沸騰的水一般,快感的泡沫從下半身噴了上來。膨脹到如汽球般時,宛若跟著寶寶一同飄浮在空中了。

突然間,秋玲好像看到了聖母瑪莉亞的肖像,手裡懷抱著寶寶,飄浮在白雲間,全身綻放了光芒。

「啊!太好了,太好了。」嘴裡發出了極為興奮的聲音。

「啊!我要洩了。」俊彥叫道。

抱著寶寶的秋玲,臉上顯現出向上帝祈禱的美麗表情。

「啊!好極了。」他們共同飛向了秘密世界了。

這是秋玲最後一次和俊彥的相會了。

「每當回想起你我之間的秘密時,寶寶的身影總會出現在眼前,他的目光看起來,就好像你的先生正在瞪視著我。」

秋玲收到了俊彥寄來的這樣的一封信。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