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正在播報從星期六下午六點開始的新聞節目,是關於一個宗教團體的犯罪,但也不算是大新聞。

坐在餐廳椅子上看電視的逸郎,眼光轉向芳美。

芳美正在流理台清洗兩個人晚餐用的餐具。

逸郎看著她的背影想︰明年芳美就要參十歲了,不能永遠讓她這樣做下去,而且…

逸郎本身對讓芳美來到家裡感到不安。

逸郎在幾年前,還是和兒子、媳婦一起生活,逸郎的妻子五年前死於癌癥。想到他老後的問題,小倆口主動提議住在一起。

可是不久後,兒子在他喜歡潛水中因故身亡,享年參十二歲。

兒子本來在高中,芳美在國小擔任老師,他們還沒有孩子。

芳美二十七歲便成為寡婦,所以沒有孩子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逸郎想讓芳美獲得自由,告訴她可以把戶籍遷回娘家,或單獨生活皆可。

芳美的回答是至少要等到周年忌後,可是又不能同住在一個房子裡,芳美在兒子過了七七之後,離開逸郎的家,在距離兩站遠的小學附近租公寓。

從此以後,芳美每個星期天就去逸郎的家裡打掃、做飯,一起吃完飯後才回去。從住在一起時就是這樣,是難得的好媳婦。

到去年春天,逸郎從市公所退休,又在市政府的福利設施館得到館長的職務。

到兒子周年忌後,逸郎又提出遷戶籍的事。

「如果該遷出戶籍的時候,我會提出來。在那之前,就保持現狀,不然我和爸爸就變成外人,不方便再來這裡了。」

芳美沒有答應,還是每星期天來逸郎這裡。

這時候,逸郎對芳美來家裡的事感到痛苦。因為六十六歲的逸郎,還是很有精神,而且芳美是十分有魅力的女人。

逸郎不知不覺的不再把芳美視為媳婦,而是視為一個女人。在幻想中,對開始產生邪念。

逸郎對這種情形感到困惑,可是這種困惑和妄想越來越強烈。

如今,逸郎以火熱的眼神看芳美的背影。

芳美穿灰色的毛衣,黑色的短裙,腰系圍裙,烏溜溜的長髮披在肩上,渾圓的屁股下露出修長的雙腿。

撩起她的裙子,從後面把肉棒插入她的花芯裡抽插,芳美就會啜泣著舞動長髮,瘋狂的回應。

又產生這樣的妄想,感到陰莖開始膨脹,逸郎便急忙看電視。

「爸爸,洗澡吧,我給你洗背。」芳美回頭說。

「好吧。」

逸郎站起來去浴室。以前住在一起還沒有這樣,自從搬出去後,逸郎洗澡時芳美幫他洗澡已成習慣。

在浴缸裡泡過後出來洗身體時,聽到芳美說︰「爸爸,我可以來洗嗎?」

「嗯,麻煩你了。」

和過去一樣,在浴室外有脫褲襪的動作後,芳美進入浴室。

「每一次都麻煩你了。」

「爸爸,這樣說就太見外了。」

芳美笑著說完後,蹲在逸郎的背後,開始洗後背。

「不是我客氣,覺得對你不好意思…還沒有可靠的男人嗎?」

「這…爸爸討厭我來這裡嗎?」

「怎麼會呢?像你這樣的人,馬上會有男人追求的。我擔心你為了我而拒絕別人,延誤了自己的青春。」

「請不要這樣說。我說過很多次了,我願意這樣照顧爸爸的。」

「謝謝,我也是聽你這樣說就忍不住依賴你了…」

「爸爸又說見外的話了。」

逸郎苦笑後,猶豫了一下說︰「不過,我對你來這裡,逐漸的感到痛苦了。」

「痛苦?這是什麼意思呢?」

芳美在逸郎的後背的手不動了。

「這個…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請說吧。」

芳美探出身體,看逸郎的臉。

逸郎感到緊張,因為探出身體,芳美的膝蓋著地、短裙撩起,從逸郎面前的鏡子,不但看到雪白的大腿,還有粉紅色的參角褲。

逸郎不由得吞下口水,原來軟綿綿垂在前面的陰莖立刻充血,就像被欲望的魔鬼附身,逸郎已經無法控制自己。

抓住芳美的手,拉向胯下。

芳美太驚訝,不知所措,但沒有抗拒。

逸郎乘幾把一只手伸入短裙深處。

「爸爸!不要這樣,不可以的!」

芳美拼命的想收回踫到陰莖的手。

「我說感到痛苦,是因為你太有魅力了。我也是男人,所以深感痛苦。」

逸郎一面說,一面把芳美的手壓在陰莖上,同時手指從褲角侵入。

「不行!不能這樣!」

遭遇芳美的抗拒,可是手指摸到神秘處的觸感使逸郎的情緒激動。

吱嚕一下,從肉洞口插入手指。

「啊啊!」

浴室裡響起嬌柔的叫聲。同時,芳美也停止抗議。

形成芳美的身體壓在逸郎後背的姿態,兩個人的呼吸開始急促,多少濕潤的肉洞夾緊逸郎的手指,好像有吸力的向裡吸入。

這種感覺更使便逸郎興奮,引起欲火。手指在肉洞裡抽插扭動。

「啊!不…啊…不…啊…」

隨著手指的動作,芳美扭動屁股,發出急促的哼聲。

「芳美…」

逸郎發出驚叫聲,因為芳美的手握住肉棒,上下揉搓。

逸郎站起來,轉向芳美。跪在磁磚地上的芳美,露出興奮的表情。

芳美凝視勃起四十五度的大肉棒。

逸郎抱起芳美,想脫去她的毛衣時,芳美推開逸郎的手,用沙啞的聲音說︰「不要在這裡。」


逸郎在臥室的綿被上盤腿坐下。

從離開浴室到現在,心一直跳個不停。芳美剛才在浴室說︰「在臥房等我。」

不顧一切的向芳美動手的逸郎根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因此有如置身夢中。

芳美的丈夫去世有兩年,這樣獨守空閨,其本身的欲求不滿可能也達到最大限了。

從這個角度來看,芳美在浴室裡說的話就不難理解。

逸郎向自己的睡褲看去,充血的肉棒雖不到猛烈勃起的程度,但無論長度或粗度都比標準尺寸大一些的陰莖,已經膨脹到平時一倍半左右。

逸郎很少玩女人,妻子過世後,只有在兩年前和常去的酒館服務生,有過一次性關系,除此之外,一年只是有幾次手淫而已。

就此一角度而言,好像和芳美相似。

逸郎抬起頭,因為聽到臥房外有動靜。逸郎改用跪坐。

「爸爸,把燈光關了吧。」芳美在房外說,聲音有點沙啞。

「哦,我…」

逸郎也很緊張。本來只開床頭燈,熄燈後,室內更黑,但房內的情形還是看得見。

紙門被輕輕拉開,芳美走進來。身上只披一件大浴巾,低頭佇立在那裡。

逸郎站起來,走到芳美的身邊。年過半百了,還心跳得幾乎要跳出來。

「你會看不起我嗎?」

逸郎興奮的問時,芳美仍舊低著頭搖頭。

「你看不起我也是應該的。你實在太有魅力了…剛才看到你的參角褲,我就不能克制自己了…」

逸郎把芳美帶到床上,使她仰臥。

芳美沒有說話,把緊張的臉轉向一邊。坐在旁邊的逸郎,像打開寶物般的取下浴巾時,芳美立刻雙手交叉在胸前。

看到躺在面前的裸體,逸郎不由得猛吸一口氣。芳美的身上只有一件比基尼三角褲。

「好美…」

逸郎的聲音沙啞。

潔白的裸體形成美麗的曲線,逸郎興奮的脫去睡袍。

把芳美放在胸前的雙手輕輕拉開時,芳美用雙手遮臉。

逸郎又猛吸一口氣,暴露出來的乳房,在仰臥時仍舊能保持美麗的形狀。

芳美的呼吸變急促,胸部上下起伏。逸郎的臉貼在乳房上,身體壓了下去。

逸郎雙手揉搓乳房,同時用嘴輪番吸吮兩個乳房。

「啊…啊啊…啊…」

芳美雙手掩臉,發出難耐般的哼聲,扭動有逸郎的肉棒踫到下半身。

乳頭已經膨脹變硬。

逸郎好像要品嘗成熟的肉體,用手和嘴不停的愛撫,慢慢的向下移動,雙手摸到參角褲。

逸郎捨不得脫下去似的慢慢拉參角褲。芳美的雙手掩飾下腹部,同時夾緊雙腿扭動屁股。

「啊…那樣…不要…」

芳美發出驚慌的聲音,因為逸郎抱起芳美的雙腿,將腳趾含在嘴裡吸吮。

芳美在驚慌中發出性感的哼聲。

逸郎就這樣分開芳美的雙腿,從腳根向大腿舔去。

「芳美,讓我仔細的看一看。」

逸郎的身體進入雙腿之間,伸手把燈抬拉過來。

「不要!」

芳美發出羞怯的聲音,又把雙手蓋在臉上,可是沒有更進一步抗拒的樣子。

逸郎把抬燈放在芳美的腰邊,開燈。

逸郎看暴露在燈光下的陰部,因為極度興奮,不張開嘴就無法呼吸。

芳美的陰毛濃密,形成一扇形。肉縫周邊也有卷曲的毛。

陰唇的顏色和形狀都十分美麗。

逸郎用雙手輕輕拉開陰唇。

「啊!」

芳美猛吸一口氣,扭動屁股。

肉縫裂開,露出紅中帶白的濕潤黏膜。

「唔…不要…」

芳美發出使逸郎感到興奮的嬌聲。雙手仍掩臉,迫不及待的扭動屁股。

逸郎也興奮得天旋地轉,急忙把嘴壓在肉縫上,用舌頭找到陰核摩擦。

芳美立刻發出啜泣般的哼聲,可能已經無法把手放在臉上,雙手抓緊被單,或用手擋在嘴前扭動身體。

這樣過了不久,芳美的啜泣聲更急迫,呼吸也更急促。

「啊…不行了…要洩了…」

芳美的呼吸感到困難。逸郎繼績吸吮陰核。

「啊!洩了!」

芳美發出顫抖聲,身體猛然仰起。

「洩了!洩了…啊…」

發出淫浪的啜泣聲,芳美不停的扭動屁股。

使芳美達到性高潮後,逸郎開始著急,因為原來開始充血的分身,不知為何,竟然無力的下垂了。


逸郎用手指撫摸芳美的陰核。

「啊!不要那樣!那樣不行…」芳美說著,扭動屁股。

逸郎仍舊繼續揉搓陰核。

「啊…不要…我會又洩了…不要…」

芳美的身體顫抖,很快的又達到高潮。

逸郎看到此一情景,感到異常興奮,然而下垂的陰莖依舊無力。

不應該是這樣的…可能是太興奮,血液都沖上頭了。

於是騎在芳美的臉上,採取69姿勢。

芳美沒有拒絕,把萎縮的陰莖含在嘴裡,一面吸吮一面用舌尖摩擦。

逸郎也用舌頭舔芳美的肉縫。如此一來,芳美從嘴裡吐出陰莖。

「不行了…」

好像很急促的扭動屁股。

逸郎向芳美的內縫看去時,芳美又把陰莖吞入嘴裡吸吮。

在幻想中,不知多少次想像此一場面的逸郎,現在有如置身在夢中。

可是陰莖始終沒有充血的動靜,連感覺都像麻痹了。

更焦急的逸郎,起身坐在芳美的雙腿間,用萎縮的分身在肉縫上摩擦。

「啊…」

芳美露出腦人的表情,像在催促插進來似的扭動屁股。

逸郎希望勃起的願望又落空了。

這時候在急燥中的逸郎突然有了個想法,那是在幻想中常常出現的場面。

懷著萬一的心情拉起芳美的手,引她在肉縫上。

「芳美,很抱歉,我現在實在很感傷,一點辦法也沒有。你在寂寞時也是自慰的吧,能不能那樣做給我看呢?」逸郎一面說,一面把芳美的食指壓在陰核上。

「這…」

芳美搖頭,想把手抽回去。

「太過份了!快放開我的手。」

逸郎抓緊芳美的手,慌張的說︰「對不起,原因不在你。反而因為你太有魅力,興奮得全身血液沖向腦頂,才變成這樣。求求你,讓我保住男人的面子吧。」

「可是…」

從芳美的手指知道不再拒絕。

「那就關了燈吧。」

「芳美!」

逸郎興奮的看芳美,自己都知道表情有了變化。

「嗯,好吧。」

逸郎熄滅抬燈,卷曲在芳美的腳下。

「在別人的面前做這種難為情的事…」

芳美喃喃說著,分開雙腿,右手伸向下腹部。

用很快便習慣黑暗的眼楮凝視肉縫。逸郎知道,芳美自己也受到刺激而興奮。

芳美的右食指從肉縫滑下去,找到隆起的陰核,開始畫圓圈的愛撫。

「啊!啊…」

發出哼聲的同時,難耐似的扭動屁股,左手揉搓自己的乳房。

原來她每次都是這樣安慰自己完全成熟的肉體。

逸郎想到這兒,由於房間黑暗,產生窺視的感覺和不同於往常的興奮。又由於第一次看到女人的手淫,顯得特別興奮。

這時候,芳美豎起雙膝,撫摸乳房的雙手也伸到胯下,右手指愛撫陰核,左手中指在肉洞揉搓。

「啊…好…已經…」

芳美發出哼聲後,把左手中指插入肉洞內,繼續愛撫陰核的同時,抽插手指。

原來是這樣弄的。

這時候,逸郎胯下物終於開始充血。

「唔…好舒服…啊…受不了…」

像夢囈的說著,扭動成熟的裸體。

「芳美,用手指已經滿足了吧。是不是想要男人的東西了呢?」

逸郎說時,芳美興奮的點頭。

「想要插進去嗎?」

「嗯…插進來吧…快一點…」

看到扭屁股催促的芳美,逸郎很想立刻插進去。到了此刻,終於能發揮年齡的功力。

「想要把我的那裡插進去呢?啊…不要急死我了。」

逸郎拉開芳美的手,用自己的肉棒在肉縫上摩擦。

「在芳美說出來之前,不會把這個東西插進去的,快說吧。」

「啊…不行了…快把爸爸的那個插進來吧…」

「這樣說是不行的。你是知道的,把男人的這個和女人的這個的名字說出來,不然是不行的。」

逸郎用龜頭在陰核或肉洞口摩擦時,芳美忍不住似的扭動屁股說︰「啊…快一點把爸爸的肉棒插入我的陰戶內吧…」

芳美終於把逸郎要求的話說出來。聽到芳美的話,逸郎更興奮,立刻把肉棒插進去。

「啊…唔…」

可能是終於得到滿足,當初勃起力雖然稍差,但還有足夠粗度和長度的肉棒插入時,芳美仰起頭,發出達到高潮般的哼聲。

「啊…芳美的陰戶是名器,把我的肉棒夾緊向裡面吸引…」

逸郎壓在芳美的身上享受快感。

「啊…爸爸…」

芳美發出哼聲,扭動屁股,像在催促抽插。

逸郎開始緩慢抽插。芳美發出啜泣聲。

這時,逸郎抱起芳美後,自己仰臥,采取女人在上的騎馬姿勢。

逸郎稍抬起屁股,芳美彎曲上身,雙手放在逸郎的胸上,屁股開始上下擺動。

「看見了吧?」

逸郎看著肉棒在肉洞裡進出的樣子時,芳美也低下頭看。

「啊…羞死了。」

芳美說完,坐直上半身。逸郎伸出雙手撫摸乳房。芳美抓住逸郎的雙臂,不顧一切的扭動屁股。

「啊!好舒服…好舒服…」

「那裡舒服呢?」

「陰戶!陰戶舒服得受不了了。」

「芳美喜歡性交嗎?」

「喜歡!啊…我還要更舒服!」

芳美的屁股有節奏的扭動,龜頭和子宮發生摩擦,這樣好像給芳美帶來無比的快感。

「芳美,在你改嫁之前,還會來我這裡嗎?」

芳美一面扭動屁股,一面點頭。

逸郎雖然這樣問,可是當芳美真的有了男人後,能不能保持平靜,逸郎自己也沒有把握。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我老婆的趣事
全家樂
局長與老婆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我為兒子選淫妻
和老婆的第一次性愛
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女兒是我的小心肝
我的美母教師(珠簾篇)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