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允許我告訴你一個不久前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午餐的時候,我告訴我的老闆我有事要去辦,會晚點回來,我開著車出去,我要去的地方是一間成人書店,我喜歡看成人小說和 A 片是我的秘密,我知道我的老婆不贊成,但是我一直改不了這個習慣,不論如何,我每個星期總會來這裡幾次,這間名叫「成人世界」的書店一樓是販賣成人雜誌和小說,二樓是錄影帶和現場艷舞。

我到了這裡,在一樓翻閱當期的成人雜誌,這一期雜誌的內容真是火辣極了,看得我的老二硬得不得了,我得發洩才行,於是我上樓去。

樓上相當暗,不過我的眼睛立刻習慣了這種環境。

長長的走道上左右盡是「小型放映室」的房間,房間上的燈號顯示該房間是「使用中」或是「空房」,走道的盡頭是個小型的大廳,那裡會有現場脫衣舞表演,於是我走了過去,有一個穿著紅衣的女孩站在走道的牆邊,我走過去時她對我眨了眨眼,我向她回笑,感覺心中那一份偷情的愉快。

走到大廳,那裡有很多的門,門上寫著「脫衣舞秀」,門旁註明「一面鏡子」或「兩面鏡子」,我看到許多房間裡已經有人了,我走進「一面鏡子」的房間。

走進房間後,我把銅板投進一旁的投幣口中,牆板接著打開,我看到一名舞孃背對著我正在跳舞,舞孃面對著另一排窗子,窗子的玻璃是鏡子做成的,從外面看不到窗子那方的人,但是房間裡的人可以清楚地看見外面的景像,窗子的下方有一個小縫,那是為了給小費用的,我拿了兩百元塞進我房間的那道小縫,等那個舞孃向我舞過來。

那名舞孃背對著我,只穿了一件小小的內褲,幾乎遮不住她渾圓的臀部,隨著音樂的擺動,我從她的背後,可以看見她乳房的側面,在她轉圈的時候,我把我的陰莖掏了出來,可是我不相信我的眼睛,那名舞者居然是我的老婆小儀,看她一個窗戶一個窗戶地展示她的乳房,我差點昏了過去,當她隨著音樂拿走我給的小費,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原本我熟悉的那對乳房,現在看起來有點不一樣,我感到更興奮,於是我開始打手槍 。

她的乳房真的很吸引人,粉紅色的乳頭,適中的乳暈,完美的形狀,現在所有在看她的男人都在打手槍,她一定很喜歡這樣。

現在,她脫下她的內褲,緩慢又性感地蹲下身,小心地不露出她的神密地帶,接著又慢慢地伸直她的腿,把她的臀部展示在一個個的窗子前,讓大家看見她的陰戶,所有的人可以清楚地看見她的陰唇。

接著她站直身子,走向那個給她最多小費的窗子前。

她彎下身,用手支著她的膝蓋,把她的臀部貼在我面前的玻璃上,她的陰戶離我的臉只有幾公分,她伸出手指,划著她的陰戶,動作悠美地撥開陰唇,然後把手指插進她已經濕透了的陰道中。

看到這個景像,我的陰莖已經硬得像花岡石一樣。

她做了一會兒,又移到下一個窗口做著同樣的事,只在我面前的玻璃上,留下她臀部的香汗。

當小儀把臀部對著陌子男人自慰時,我看到她雙目緊閉,舌頭舔著上唇。

當音樂結束時,我射精了,而小儀也快步走出了這個表演的房間。

我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性慾讓我的腦中一片空白,我走出小房間,仔細地想了一會兒,我決定要去員工的休息室門旁,偷偷看看她在這裡還幹些什麼事。

她在一個房間裡,房中只有一張躺椅,她穿著一綿絲質的袍子,袍子微微敞開,露出了她的乳房和她粉紅色的乳頭。

她透過牆上玻璃的一個小洞,和一名客人交談,然後性感地走過去開門,讓那名客人進來,然後牽著他走進另一扇門。

那扇門上寫著「一對一表演」,我不但嫉妒而且興奮,更想知道她們會幹些什麼,我決定來個小小的冒險,於是我敲了敲玻璃,房內另一名很可愛的女孩執了過來,她問我是不是需要個人服務,我點點頭,於是她打開門讓我進去,領著我走進剛才小儀走進的那扇門。

門後又是一道走廊,走廊的兩邊也是房間。

有一扇門的傳來重節奏的音樂,我想小儀正在那扇門後為一個陌生男人做近距離的表演,這也讓我的陰莖用力地頂著我的褲子。

我跟著那個女孩走進小儀隔壁的房間,我把錢交給她,一句話也沒說。

灰暗的房間中,只有一張躺椅和一把可折疊的椅子。

那名女孩告訴我她的名字是莎莎,她要我把衣服脫了躺在躺椅上,於是我向她解釋,我發現我的老婆在這裡跳脫衣舞,我想找出原因。

但是她把中指放在我的唇上,示意我別再說下去,她要我別再去想,而且如果我裸體看著她的表演,我會更舒服的。

我立刻把衣服脫下,扔在角落,然後躺在躺椅上。

她告訴我只能看不能摸,她會跳一段舞,如果我喜歡我所看到的,我可以多付一點錢,她會脫得更徹底。

看她的樣子,似乎認定我一定會多付一點錢。

當我想到我的老婆正在隔壁對陌生男子做著同樣的事情,我明顯地感覺到我下腹部的那根紅色的骨頭開始聳立。

我的熱血開始沸騰,莎莎抬起一條腿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我的龜頭輕輕地劃過她有蕾絲邊的內褲,她的身上散發出如嬰兒爽身粉的味道。

我實在不想停止這樣舒服的享受,但是我一定得問問我老婆的情形。

當我告訴她我的遭遇,她嚇了一跳。

小儀大約是兩個月前開始來這裡跳舞,而且她很受這裡客人的『歡迎』。

莎莎一邊告訴我小儀的事情,一邊玩弄著我的陰莖,她似乎覺得這樣相當有趣。

我告訴她,我承認我看著我的老婆在別的男人面前跳脫衣舞,讓我相當地興奮。

莎莎對我笑了一笑,拉我到牆角,那裡有道縫,可以看到隔壁房間。

我把頭湊了過去,透過那道縫,我看到小儀站在一個男人面前,那個男人坐著慢慢地打著手槍,那個男人有一根大陽具。

小儀在那個男人臉前隨著音樂扭屁股,還隔著內褲摸自己的陰戶。

那個男人的陽具起碼有廿公分長,多條血管在他陰莖的皮膚下跳動。

當音樂暫停時,那男人脫下他的褲子,揉成一團扔到牆角,從上衣口袋拿出錢交給小儀,和小儀說了一些話,我聽不到話的內容,小儀的反應是把錢還給他,但是那男人堅持不收,最後小儀聳聳肩,把錢放進一旁袍子的口袋中。

當音樂再度開始,小儀又開始跳舞,此時的她看起來更熱情,我知道她已經開始興奮,她的乳頭挺立起來了,透過她薄薄的胸罩都看得見!

她十分投入舞蹈,在那個小房間中奮力起舞,不停地搖晃著她的胸部和臀部,最後她接近那個男人,最後,她頭一低,整個臉埋藏在那男人的雙腿之間,她的長髮如瀑布般往下一瀉,遮住了她的動作,但是可以看到她的頭正慢慢地動著,偶爾,透過她的髮絲,我看到小儀正用她豐潤的雙唇,吻著那個男人的陽具。

那個男人的陽具比我大得多,我想知道小儀是不是想讓這麼大的男根插進她體內,此時我發現小儀的胸前和雙頰都已泛紅,她秀目半閉的臉上充滿了慾望。

小儀一邊這麼做著,一邊愛撫自已,即使在這個男人面前,她還是把手伸進自己的內褲裡,讓手指在陰戶中抽送,而且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

現在她拉下她的內褲,露出她的陰毛,但是隨即停止這個動作,讓她的陰戶還是藏在內褲中,然後有點羞怯地脫掉她的胸罩,讓那個男人清楚地看著她的乳頭….

她的乳頭輕輕地劃過那個男人微微發抖的唇,然後稍微把內褲弄歪,輕輕地往下坐,讓陰戶磨過那男人的龜頭,有時她又把內褲拉高,使得隔著內褲,也能清楚看見她的陰唇,然後讓那個男人湊過頭去,聞她陰戶的氣息。

此時她又蹲在那男人的兩腿之間,讓那男人紫紅色的龜頭,頂著她的乳頭,那男人的龜頭滲出些潤滑液,小儀沾了沾那些透明的液體放到唇邊,狡滑地笑了笑。

小儀用雙乳夾著男人的陰莖,讓那個男人在胸前搓弄,不停地頂著她的乳房。

莎莎在我耳邊性感地低語道:「你喜歡這樣嗎?看別的男人搞你老婆的奶子?」

我嚇了一跳,我忘了莎莎還在這裡,她的話提醒我,隔壁的那個男人,他的陰莖正在我老婆的乳房間快速滑動。

我點點頭,眼光還是移不開,接著,我感覺到莎莎的手握住了我的陽具,開始慢慢地上下搓弄,我還是一直看著,但是我喜歡她這麼做。

同時,隔壁房間的溫度也提高了,乳交的速度越來越快,我想那個男人就快射精在她的乳房上了,而小儀顯然也知道這一點,因為她迅速地站了起來,拉開她的內褲,露出她的陰戶,她的陰唇明顯地突出,不但紅,而且有些漲大,她開始用陰戶磨著那男人的肉棒,前後搖動她的臀部,使得男人的陽具上塗滿了她的愛液,我知道她已經高潮了,因為她的動作忽然靜止,雙眼緊閉,她的銀牙咬著下嘴唇。

在一陣抽搐後,她開始更快速地滑動。

此時音樂已經停了,房間內只有沉重的呼吸聲,小儀打破了沉默。

「我要你插進來。」她用迫不及待的聲音說道。

我嚇了一跳,她竟然願意和別人性交!原先她只是給人家看而已,現在她居然已經興奮到這種程度!

小儀低下頭看著那個男人笨拙又草率地調整自己的姿勢,把他的陰莖頂著她的陰戶,然後咬著牙慢慢地坐了下去,讓那平滑又肥大的龜頭插進陰戶裡,她的陰唇聽話的張開,以容納那巨大的龜頭,接著是一陣高潮,讓她混身戰慄。

高潮一直持續到那男人插到底為止,小儀什麼也不想地立刻上下起伏地動著她的臀部。

小儀把臉靠近那男人,第一次吻了他。

這是一個非常淫蕩、下流、熱情的吻,她把嘴蓋住那男人的嘴,把她的舌頭探入對方的口中,那男的也把舌頭伸進她的口中,小儀貪婪地吸住他的舌頭,就像含住一根男人的陰莖一樣,此時她還一直持續臀部的動作,讓那根肉棒在體內進出。

抽送的速度更快了,可以清楚地聽見兩人身體接觸時發出的拍擊聲,而且兩個人也開始出汗,兩個人的下體則是沾滿了愛液。

在那個男人和我老婆性交時,我聽到那男的對我老婆重覆說了一些話,她聽了之後,動作更激烈了。

我聽到的是「幹我!妳這個賤貨!」

他們幹得越來越激烈,我看到那個男人的陽具像一尾紅色的大鰻魚,一直快速地進出小儀的體內,小儀的陰戶週圍泛出一些帶著氣泡的白色液體,她的高潮一直不斷,接著,那個男人射精了。

這個時候,我感覺到莎莎蹲了下來,把我的陰莖放進她的口中,這正是我所需要的,我的下體一麻,開始射精,莎莎立刻吞下了我的精液。

我看著小儀,很快地穿起袍子,走出了門。


什麼都不用說,我快昏過去了,我看著我的老婆和陌生人性交,居然讓我如此興奮,我坐在躺椅上整理我的思緒,我新認識的脫衣舞孃朋友莎莎坐在我身邊,她抱著我的肩,告訴我她確定小儀以前沒有做過這樣的事,事實上,她也是第一次知道舞孃們和客人性交的事。

莎莎借我電話,讓我向公司請假,並且告訴我一個緊急出口,在那裡我可以再偷看一些事情。

緊急出口外是一道樓梯,樓梯通往這幢建築物的後面,每一扇窗子都是關著的,但是其中有一扇窗子約莫開了一道十公分的縫,我聽到窗內傳來我老婆的聲音,我立刻湊向那扇窗子。

這個房間是一個辦公室,房間內舖著廉價的地毯,有一張凌亂的辦公桌和幾個滿是煙蒂的煙灰缸,牆邊擺了長長的沙發,牆上掛了一張粗糙的裸女畫。

有一個中年禿頭的男子,戴著眼鏡,留著短鬚,坐在辦公桌後面抽煙,他請小儀坐在沙發上,和她談著今天她該得的小費。

真是不要臉,他居然只同意給小儀一半,小儀緊張地笑著說沒關係,他說那是小儀自己的損失,如果小儀改變了主意,隨時可以告訴他。

然後他向小儀解釋,如果小儀願意讓他的朋友拍照的話,她可以得到所有的小費,他一邊說著,一邊放了一堆錢在桌上,開始點錢。

小儀看著他,那個男人覺得是時候了,他倒了兩杯波本酒,遞了一杯給小儀。

小儀接過了酒,問那個禿頭男人,他的朋友是誰。

我老婆的老闆笑著坐在小儀的身邊,摟著她的肩,告訴她,他的朋友是一個和善的稅務員,有專業的攝影技術,喜歡拍一些裸體照,他告訴小儀,他的朋友馬上會過來,會請她擺幾個姿勢,拍了照後就離開,她的老闆親切地對小儀微笑,要小儀別緊張,他會一直陪在小儀身邊。

他不等小儀回答,立刻走到門前打開門,叫門外等候多時的人進來。

那個男人走進門來,他和小儀老闆的年紀差不多,但是頭髮較多,而且身形矮壯,穿了一件黃色的休閒服。

小儀的老闆請他坐在沙發上,好讓他們在開始前喝點酒。

當小儀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時,我的心中有點沮喪,因為我認為她是在壯膽。

小儀在他們兩個男人之間,聽著他們閒聊,那個稅務員問小儀是不是會緊張,小儀笑著說只有一點,於是他們三人相視大笑,不過我看得出來,有人的笑容是假的。

小儀的心情越來越放鬆,我注意到她讓她的袍子打開了些,她穿了一件白色的T字褲,和一件有白色蕾絲邊的胸罩,她也許沒有注意,但是身旁的那兩個男人注意到了,他們一邊交談,一邊看著她的胸部。

談了一會兒,小儀的老闆站起身,走向辦公桌,從抽屜中取出一部拍立得相機,交給另一個男人,然後要小儀脫下她的袍子。

小儀有點緊張,她笨拙地站了起來,讓袍子滑到肩部,另一個男人一直坐在原處,開始拍照。

她的老闆要她開始像平常般跳脫衣舞,但是時間縮短一點,同時不要害羞。

小儀好像完全放開了,她的動作變得比較大,那個稅務員一邊鼓勵她一邊不停地拍照,她的老闆坐回辦公桌,隔著褲子摸著他的老二,小儀解開她胸罩的肩帶,性感地噘起小嘴,按住胸罩的罩杯,慢慢地往下移,露出她的乳暈,再慢慢地讓這兩個男人看到她雪白乳房上的粉紅色乳頭。

小儀脫下了胸罩,接著又把她的T字褲往下拉,幾乎露出她的陰毛。

她的老闆要她躺在沙發上拍幾張照,小儀躺了上去,性感地擺著姿勢,把她的乳房挾在一起,拍了幾張照,再脫下她的內褲,把腿縮在胸前,露出她的陰戶。

接著她用手指摩擦她的陰戶,讓那個男的對著她的私處拍特寫,她似乎很喜歡讓那個男人拍下她的陰戶和屁眼。

那個男的又伸出手,調整小儀的姿勢,我注意到他常常故意地撫摸小儀的屁股和腿。

他蹲在小儀的兩腿之間,由後方拍下她已經開始充血的陰唇,然後一手撥開小儀的屁股,一邊拍下特寫。

小儀看來並不反對,她回過頭來性感地對那個男人笑了笑。

我看到那個男人已經開始勃起了,他的褲襠已經像個架起來的帳蓬

我看著他伸出手,輕輕撫摸我老婆的陰戶、陰唇,他的手上沾了些我老婆的愛液。

小儀此時只是顫抖和呻吟。

那個男人讓小儀翻過身去背對他,握住她的兩個膝蓋內側,讓她的腿儘量張開到極限,也使得她的陰唇和陰核一覽無遺,那個男的立刻抓起相機拍照。

小儀的老闆一直在旁邊看著這一切,但是沒有人注意他,他解開拉鍊開始打手槍,我的老婆和另一個男人都沒有注意。

我也不自主地掏出我的陽具開始打手槍。

那個拍照的男人和小儀說了一些話,我沒有聽到,但是小儀開始把手伸向她的陰唇,用指尖輕揉她紅豆般的陰核,發出一些呻吟。

「讓妳自己高潮,」那個拍照的男人說道。

小儀開始加快手上的動作,她把手指插進她的陰戶中開始快速地抽送,很快地她就高潮了,她拱起她的背,緊緊咬著下唇,直到她高潮結束,到在沙發上,沉重地呼吸。

同時那個拍照的男人掏出了他的陽具,握在手中跑在小儀身邊。

小儀呼吸平復後,一言不發地看著他。

那個男的向小儀說了一些話,小儀搖了搖頭,那個男人開始求她,小儀又一次搖頭,然後坐起身來,撿起掉在地上的袍子。

「再拍幾張照片嗎?」小儀問道

那個男的把手伸進口袋,拿出錢包,再抽出幾張鈔票遞給小儀,小儀取得錢放進她的袍子中

「你要拍什麼樣的照片?」她問道

他向小儀說了一些話,小儀笑了一笑,她慢慢地拉下他的褲子,然後蹲下身來,直到那男人的龜頭對準她微張的嘴。

那男人低下頭來拍了一張照,小儀的老闆坐直身子看著這一切,拍照的人似乎是此時才想起他的存在,他向小儀說了一些話。

小儀起身走向她的老闆,彎下腰張開嘴,含住她老闆的龜頭,那拍照的男人立刻拍了一張照,小儀維持這個姿勢,站直腿,在她的身後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粉紅色的陰唇,那個男的在她身後,用手指把她的陰唇撥開,用另一隻手抓著相機,不停地拍特寫。

小儀開始呻吟,並且認真又熱情地吸吮她老闆的陰莖。

拍照的男人站直身子,把他的陽具插進小儀的陰戶中。

小儀停了一會兒,但是臀部隨即迎合後方的抽送,很快地,她上下兩個洞馬上取得了協調的節奏。

「我知道妳喜歡這樣,」她的老闆笑著道:「像妳這樣的女人就是悶騷,表面上很保守,但是裝不了多久,妳現在不是一樣吸著我的屌嗎?」

我的老婆沒有反應,她還是努力地吸吮著口中的陰莖。

「我告訴妳,」那個男人繼續道:「妳越是做得像爛貨,妳就越興奮,妳一邊讓兩個男人幹,一邊讓我們把照片拍下來,妳就越爽。」

幹她的那個男人已經忘了要拍照,不過他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在用力地抽了幾下後,他射精在小儀的子宮裡,然後讓他的陰莖滑了出來,把陰莖上殘留的精液抹在小儀的屁股上。

然後他再拿起相機,把褲子穿好,說了幾句話後離開。

小儀此時也不再幫他的老闆口交了,她抬起頭,臉上的表情似乎是現在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她站直身子,想去拿袍子,但是她的老闆抱住她的腰。

「嘿!妳想做什麼?」他指著他的肉棒笑道:「妳還有工作沒做完呢!」

小儀一言不發地看著那根滿是口水的陰莖。

她的老闆忽然起身,把她按倒在桌子上,她的乳房壓在凌亂的文件和煙蒂上。

「我已經注意妳好久了,」她的老闆說道:「我早就想插妳了。」

她的老闆立刻把陰莖插進小儀的陰戶裡,並且開始抽送。

她一臉茫然,好像不相信發生了這種事。

她的老闆拼命地插著她,小儀開始低聲飲泣,淚水滴在桌上的文件。

「我還有一些其它的朋友,我要妳見見他們,小儀。」那個男人一邊喘氣一邊說道:「妳這種一副看起來從來沒搞過這種事的樣子,讓我覺得很興奮,妳要記住,別讓人太容易上手,但是一但和別人搞起來,就要絕對地淫蕩、下流。」

很快地,她的老闆射精在她的體內,他拔出他的陰莖,把小儀轉過來。

「該把我弄乾淨了。」他命令道

我的老婆毫不遲疑地蹲下身來,用她的舌頭舔著那根已經軟垂的陰莖上的精液,直到完全乾淨。

他穿上褲子,等到小儀穿上袍子後說道:「我們明天見,小儀,我希望我們還有機會再做交易。」

他親切地對小儀微笑,讓她走出他的辦公室。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超淫的兩姊妹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合租房子的故事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
3p的年少事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