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咖啡室

結婚不久,我和新婚妻子小慧還是很浪漫的,遇上假日,我們便會四處去遊覽,一邊欣賞各地風光,一邊享受我們兩人世界的甜蜜。

這一次我和小慧趁著週末來到南方這個城市,我手拖手到處遊玩。因為我們想在這裡住一晚而已,所以所帶的行李很多,只有我背個小包,小慧不用拿行李,所以看起來很像本地人。

很快到了傍晚,看來我們要去找酒店住一晚。因為初結婚,我們把兩人的積蓄都拿去買房子,建立我們兩人的安樂窩,所以身邊可以零用的錢不多,五星級酒店,打算住進三星級酒店。

我們在酒店區轉了一圈,想看看那一家便宜。

「咦,老公,你看看這酒店就是那很出名的X都酒店!」小慧很高興地拍打著我的手,指著剛看到的三星級酒店。

果然是出名的酒店,電視裡都有報導這X都酒店的咖啡室裡有出名多的流鶯,單身男士一坐下去,立即有美女來到身邊對他說:「先生,今晚要不要有人陪你?」

「哈哈,這間應該很有趣,我們今晚就住這裡吧。」我很高興地說。

「也好,我也要看看這裡的流鶯是不是真的那麼漂亮。」小慧同意了。

我故意露出歹臉色,一副淫蟲的模樣對她說:「不如等我先進去,看看有多少個女人被我引來?」

小慧就用力捏我的手臂說:「你思想好壞的。」突然她雙手叉著腰,擺出一副挑戰的神色對我說:「也好,你去釣你的女人,我也扮流鶯,看看我值得多少錢。」

我們在街頭就這樣站著,對看了一陣,然後噗嗤地笑了出來,然後我們倆又再拉著手進了那X都酒店。我心裡就是喜歡這個可愛的新婚妻子那麼活潑那麼幽默。

「你先去咖啡室吧,我去化妝間化一下妝,換件衣服。」小慧把我往咖啡室那邊一推,她回到走去化妝間。

這裡咖啡室果然很有情調,昏黃的燈光下,有很多小桌子,大都是兩個相連座位,很多已經一對對地親蜜地坐在一起,抱在一起,但很明顯的,很多很明顯不是情侶,四五十歲的伯伯抱著一個相信比他女兒還要小的妙齡女人,會不會是情侶呢?

我給帶坐到一個空桌,叫了兩杯咖啡,眼睛看著入口,等著小慧的出現。

「先生,你今晚要不要我來陪你?」一個溫柔的女聲在我朵邊說。

我一回頭就看到一個頗有姿色的女孩坐在我的身邊,還來不及回答她,她已經把身子貼過來,她穿著短裙低胸裝,我眼稍一掃,已經可以從她衣服上看到她兩個又圓又大的白胸脯。

「不要了,我已經……」我輕輕推開她的肩,但她那外露的肩上的皮膚又滑又嫩,使我有點遲疑。

「小哥哥,讓我陪你一晚吧,只要一百五十塊就行了。」她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摟著我的腰,把胸脯貼過來,這時我的手臂已經能感覺到她高低起伏的胸脯。

(順便說一下,為了方便各地的網友理解,這裡的價錢我都折成美金作單位。)

「小姐,請你……」我還是要推開她,小慧快要來了,給她看見就不好了。

那女孩把我的手放到她光滑的大腿上,隔著絲襪我能夠感受到她身體的溫暖和大腿的誘惑。

「小帥哥,只要一百二十塊就行了,我陪你到天亮。」她先減個價,然後雙臂套著我的脖子,主動地吻起我。我從來沒碰過這麼主動的女孩,以前我追求小慧的時候,也是全部由我主動,給這個女孩一吻,我三魂不見六魄,頓時不知所措,真的和她嘴對嘴吻起來,當然只是嘴唇相吸,還不至於是法式濕吻。

我還想推開她,但她已經伸手到我的褲子,把我的拉鏈拉開,說:「我懂得很多使你舒服享受的招式呢。」說完她纖細的手已經抓到我的肉棒,她用指甲輕刮著,然後用柔軟的掌心輕輕按撫著,我的老二已經立即腫脹得像一條瓜那般,差一點從褲裡面跳出來。

「小帥哥,你看你的老二已經接受我了。」那女孩嫣然一笑,加以她有八分姿色,差一點迷倒了我。

「不要,小姐,我已經有太太了……」我還想對這眼前的誘惑作最後的抵抗。

「小帥哥,來這裡玩的人很多都有太太的。」她把一頭秀髮向後一撥,把她整個俏臉都露了出來。她把我的手指放在她嘴裡吮吸著,說:「先生,你看我的嘴性不性感,等一會兒,我就會含你的大雞巴。」

她說話竟是那些大膽直接,我的肉棒又在褲裡大有動作了。

小慧已經來到咖啡室,她已經換上今天才買的短裙,而且稍稍塗了一點口紅。她天生麗質,不用化妝品,已經很清麗可人,所以她這樣稍稍打扮一下,更顯得艷麗極了。

侍應小姐想帶她進來,她搖搖手,示意說是來找人的。

她不知道其實在這裡,只有那些流鶯才不需要人家帶位。所以那侍應白她一眼,以為她就是來兜客的小姐。

她向我這邊走來,我想推開身上那女孩,但已經太遲了,小慧全看在眼裡。她朝我嘟一下嘴,剛好那女孩又在我的臉上親著,我不能動彈,只好搖手示意。但她別過臉去,好像在生我的氣。

我看她朝我這裡慢慢走來,心裡慶幸著,她坐下,我可以趁機擺脫這流鶯。

這時在我對面,大概隔兩個桌子的座位,有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單獨坐在那裡,他的頭髮已經半禿,頭兩邊故意留了長髮,然後盤在頭頂上,掩飾他那難看的禿頭。

他老是用色迷迷的眼光四處找尋著心目中的獵物,當他看見我妻子的時候,立即站了起來,拉著她的手臂,把她拖坐在他的座位上。

小慧給他嚇了一跳,正想用眼光向我求助,但我身上的那女孩卻熱情地貼著我。小慧賭氣地回頭,順從那男人的邀請,坐到他的座位上,眼睛還不停地朝我這邊看來。

在我身上的女孩趁我注意不集中,繼續施展她的媚力。她把胸前的扣鈕解開,本來已經是低胸裝,現在兩小片衣服左右一翻,我連她的乳暈都看見了。其實除了小慧,我從來沒看過其他女人的真實乳房(在A書中看過,但那畢竟只是圖片而已),所以這時候我心不禁撲撲跳。

小慧不時地看向我,見我還和這不知名的女孩在胡混,她也故意親怩地貼近那男人,那男人也不客氣地用手臂摟著她的香肩,我看到小慧好像不大自在,但她看向我,又好像要報復那樣依偎向那男人。

這時我的心裡早不在乎我身上那妓女,瞪大眼睛死盯著坐在對面的小慧。那男人的手搭在她大腿上。

「哇,這次可虧大本了!」我心裡暗暗叫苦,小慧的大腿因為很光滑,所以她沒有穿絲襪的習慣,那男人的手得益不淺啊。

小慧想推開他的手,但男人大力地摟著她,使她雙手不能動彈,然後用另一手繼續摸著她的大腿,他也真夠放肆,在這咖啡室公眾地方,竟然把手伸進我老婆的短裙裡面,我看到他把短裙都翻了起來,小慧那白色絲內褲都露了出來,他的手就摸了上去,小慧連忙把他的手推開。

「小帥哥,怎樣,一百二十塊很便宜的了。」那女孩還繼續向我兜生意,見我無動於衷,便把我右手抓起,按在她胸脯上,雙手感到一陣柔軟,那女孩的胸脯可不小,一隻手還不能抓得住整個乳房,我不自覺地揉了起來。

小慧看到我這樣,本來兩顆大大的眼睛瞪得更大。那男人剛好又再用左手抱著她肩,她順勢依偎在他胸前,男人另一手搭在她的腰上,然後貪婪地往上摸,整個手掌按在小慧的圓渾的胸脯上。我看到小慧用力掙扎著,他還不放手,繼續在我妻子的胸脯上摸搓著。

我再也坐不下去,把身上的小妓女推開。

「先生,你已經摸了,至少也要五十塊。」那女孩板起臉來,剛才那點點溫柔完全消失了。我慌忙從錢包裡拿出五十塊給她,她怏怏地站起身來,拿起小腰包走開了。

就在這個時候,對面那男人又趁機佔我老婆便宜,他突然用那雙摸她秀髮的手抱著她的頭,嘴唇壓在我妻子的小嘴巴上面,強吻起來,小慧給他這突然其來的侵犯,也和我剛才那般手足無措,沒回過神來已經給他弄開了嘴巴,來了個法式濕吻。

小慧掙扎站起身來,那男人才揚揚手示意她離開,低下頭去喝他那杯放了很久的雞尾酒。

小慧來到我身邊,我們像一起渡過患難的情侶一般,擁抱在一起。我剛才以為她對我和妓女摟抱的事情發怒,也以為她會哭訴那男人強吻她。出乎我意料之外,小慧好像很開心很興奮的樣子。

「你知道那男人剛才要出多少錢?」小慧依在我身邊說,「他說平常這裡女孩價錢從一百塊到兩百塊不等,他說要給我三百塊,叫我陪他睡一晚。你說好不好笑。」

「嗯,他真是闊綽。剛才那個在我身邊的女孩只要一百二十塊呢。」我一邊把咖啡遞給小慧一邊說,「那你怎樣拒絕他呢?」

「我說要一千塊才行。他立即瞪大了眼睛,沒有回答我,只是忙著摟我摸我。然後說最多四百,說是看我生得漂亮,這個價錢在這裡玩三、四個女人都可以。」小慧把她剛才的遭遇告訴我,「我說不行,一定要一千塊,他就強吻了我,但最後還是出不起這個價錢。」

「哈哈,那你一夜肉金才值得四百塊囉!」我取笑這新婚妻子。她嬌嗔地打回我,我們又摟抱在一起,反正咖啡室裡的男女很多都摟在一起。我這時看到對面那男人盯著我們,好像很妒嫉的樣子。

我就故意和妻子深吻起來,舌頭在嘴裡交纏著,我的手又在她的胸脯上隔著衣服撫摸她兩個嬌人的乳房,看得那個男人咬咬牙,我心裡得意極了。

當我們停下來時,我看到小慧嘴唇上的口紅都有點狼藉,可能是那男人強吻她的時候弄成這樣,也可能是我吻她的時候搞的。

「小慧,你先去化妝室整理一下,等會兒我們在大堂等,我會訂酒店房間的。」我說完,小慧就先離開咖啡室,我要結單。

小慧走出去後,對面那男人來到我面前說:「老弟,你剛才出多少錢才得到那女人?」

我故意說:「兩百塊。」

那男人氣惱地說:「豈有此理,我出四百塊,她都不肯找我!」

我呵呵笑他說:「她說我長得帥長得年輕,所以兩百塊也不計較。」氣得那人臉一陣紅一陣紫的。我心裡暗暗好笑,他不知道那是我的妻子。
——————————————————————————–

興奮的嬌妻

我剛走出咖啡室,身後有個男人拍拍我的肩。我以為是那個給我差一點氣死的男人,我回過頭。

「哇!鬼物?」我給眼前這個人嚇差一點叫了出來。

眼前這個男人三十多歲,一張大大黑黑的白痴臉,兩粒(只能用「粒」)小小的眼睛,塌鼻加上兩個高高的權骨,使兩個鼻孔朝天,還有像香腸那般的大嘴唇,零碎的鬍鬚不整齊地點綴在嘴邊各個方向,身體倒是很高大健壯,和我差不多高,闊度有我的兩倍,我想起碼有九十公斤。

他對我咧嘴笑了一笑,笑的時候嘴是歪的,還露出他那口煙屎牙齒,右邊兩顆門牙還鑲金呢。

「小帥哥,我留意你好久了。」那男人把我拉到一旁說。

聽他這麼一說,我全身的毛管都豎起來,忙掙扎抽回手來,對他說:「先生,我不是男妓……」

那人哈哈笑起來說:「別怕,我不是想要你。我想你幫忙一下。你看到我這副尊容,雖然有錢,也沒有女人願意來陪我,我已經好幾年沒碰過女人了。」

聽他這樣的自嘲,反而對他沒剛才那麼反感,竟然對他有點同情。

他繼續說,語氣很誠懇:「我給你錢,你把我藏在酒店房裡,你和剛才那女孩溫馨的時候,我才爬出來,大家一起享受一下。」

這個淫蟲!真虧他想得出來這個下流的事情。

我立即拒絕他說:「先生,別誤會,那女孩其實是我的新婚太太。」

他從口袋裡拿出一疊鈔票來說:「先生,是不是你太太沒關係,最重要是錢!」說完塞了兩千塊給我,繼續說,「我不會要求太多,我只是想看看你們造愛,然後也給我機會摸一下你太太,我不會有太過份的要求。」

我看著那些錢有點心動,想反正剛才小慧給咖啡室裡男人摟住的時候,已經給他摸過,而這個人也只是想看看她的裸體和摸一下而已。

但很快我又清醒過來,說:「不行,我太太一定不同意,你摸她的時候,給她發現,我就完了。」

那人從口袋裡拿出兩顆藥丸說:「這個是興奮藥丸,她吃了就會不知道。」

我立即搖搖頭說:「不行,我沒有機會給她吃。」

那人把頭貼近我的耳,害我聞到他滿嘴的煙臭味,低聲說:「我教你,你在和她接吻前先把興奮藥含在嘴裡,藥丸就會溶解,你的舌頭伸進她嘴裡,就自然流進她嘴裡。」

見我還在猶豫,又塞一千塊給我,然後哀求我說:「求求你同情我生得醜陋,我只要看一看摸一下就行了。」

我看他真情流露,點點頭答應他。於是我們互相介紹自己,原來他姓羅,別人叫他大羅哥,他還給我一咭簡陋的卡片,上面印著甚麼農業合作社,大概是個暴發戶的土包子而已。

他高興地拿一根鑰匙給我說:「我已經租了房,你們可以省回房租。你等你太太,我先上去躲起來,事成之後再給你兩千塊。」說完一溜煙走了。

我心情很矛盾,我當然不願意心愛的妻子給人家看,給人家摸,但這大羅哥也實在怪可憐,加上他出手闊綽。剛才和小慧在咖啡室裡才出價一千塊,這個人只要看看她摸一下她就有五千塊。真想不到小慧的美貌值這麼多錢,要是真的給她知道,說不定她也會高興好一陣子。

小慧再次出現在我眼前時,又給我一次驚艷,她全身散發著她那二十歲的青春和俏麗。兩個水靈靈好像會說話的眼睛,白裡透紅的俏臉,剛才在化妝間裡洗滌過,更顯得份外迷人。她這種白裡透紅的肌膚是沒有化妝過的,她只會在嘴唇上塗上一層薄薄的淡紅色。

她的身裁沒有像A片女優那般誇張,但就是很均勻,因為她的腰很纖細,所以把她的胸部和臀部都襯托得很豐滿。我開始有點可能是前幾世修行好,這一世才有機會娶到這麼漂亮的老婆。

我舉手搖搖手上的門匙,和她一起上去酒店的房間,當然她不知道這間是那大羅哥租的。

我打開酒店房間門的時候有點緊張,擔心不知道大羅哥躲在那裡,不知道會不會給小慧發現。結果我四週看了一下,他應該是躲在衣櫃裡,幸好我們沒多少行李,所以小慧根本不會去開衣櫃。

浴室不大,我們不能一起沖洗,我先洗完,然後她才進去。

小慧關上浴室門時,大羅哥開門衣櫃對我說:「謝謝你。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你要盡快用興奮藥,她找到衣櫃就不好了。還有,等一下拜託你們要靠近一點衣櫃造愛,我才能看得清楚啊。」他說話的神情好像比我還要興奮呢。

我慌忙「殊」了一聲,叫他別說話,關上衣櫃。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真得有點擔心大羅哥那張白痴臉。

小慧從浴室出來,她穿著我們特地帶來的吊帶低胸短睡裙,是絲質的,很性感的。她沒帶乳罩,一大半的奶子可以從那睡裙上面看到。

我摟住她,她也抬起頭,使我輕易地吻著她,雙手摸著她圓大豐滿的臀部,把短睡裙拉上來,雙手從她絲質內褲裡伸了進去,輕輕地撫摸她的屁股。

我低下頭去,吻她的粉頸,然後吻她的胸部,雙手已經把她的內褲扯了下去。

「啊……老公……你還是像洞房那晚那麼急色……」小慧口裡雖然這麼說,但她已經抬起腿,讓我容易地把她的內褲脫掉,我把她的內褲扔在地上,然後抱著她,走向床。

「老公……你別那麼心急……我們還沒講好條件呢……」小慧溫柔地推開我。

「甚麼條件?」我一邊繼續吻著她的香肩,一邊問她。

「肉金!」小慧俏皮地說:「你在咖啡室裡去找,也要一二百塊,我怎麼可以免費給你……」

我的手摸到她雙腿之間毛茸茸地帶,那裡開始有點濕潤。她扭著腰,不讓我去碰她。

「好吧,小姐,你要多少肉金?」我知道小慧很喜歡玩耍,這次看來要玩流鶯和大豪客的遊戲,我當然樂意陪她玩。

「就收你一千塊,和剛才那個禿鷹相同。」小慧笑嘻嘻地說。

「好吧,成交。」我說完立即撲上去抱著她,她在我手臂之間掙扎著,叫道:「老公……你甩賴皮……還沒拿錢給我……」

雖然我錢包裡有那老白痴的三千塊,但怎麼可以給小慧知道呢?所以我沒理她,把她抱著扔在軟軟的床上,短短的睡裙翻了上去,使她的私處那一小片陰毛露了出來。

「老公……你真壞……」小慧羞得反過身去,但她忘記她那兩個圓大的屁股也是一樣很誘人的。

我趁她看不見我的時候,把那兩顆興奮藥含在嘴裡,果然一下子溶化了,一陣薄荷的清香散佈著整個嘴巴。我撲向小慧,把她身子扳過來,吻著她。她也很合作地張開嘴巴,把舌頭伸進我嘴裡,我的舌頭也捲入她嘴裡,那溶化的藥汁也慢慢地流進她嘴裡。

我的手把裙子左邊的吊帶拉下來,她的乳房就露在我眼前,可能是我們婚前很節制(一方面因為她太年輕了),結婚也不久,所以她的乳暈還是很淺的棕色,而那顆乳頭還是粉紅色的。在我摸捏下,乳頭立即豎了起來。我的嘴就朝那奶頭吻了上去,輕輕地吸吮著她。

「啊……啊……老公……好癢啊……咬下去……咬我的奶頭……啊……」小慧開始呻吟起來。我還想捂住她的嘴,她不知道這房間裡還有另一個男人,她誘人的呻吟聲也會給他聽見。這時我有點後悔,但想起這個第三者,又覺得興奮莫名。

這時我和妻子的激情已經完全淹沒了一切,我開始輕輕咬著她的乳頭,她便扭動起身子來。我的手把她的小睡裙褪了下去,她這時已經全身赤條條地給我壓在床上,我的手摸到她私處小穴裡,那裡已經濕洼一片。

那興奮的藥物已經生效了,她很熱情地抱著我,不斷扭著很有曲線的身體。那些興奮藥似乎也有不少溶在我嘴裡,使我這時也有飄飄然興奮的感覺。

「啊……老公……快來吧……我想給你幹……快插我……啊……嗯……」小慧一邊說著,一邊把我的T恤和內褲脫了下來。她從來沒有這樣主動過。

我想起那躲在衣櫃裡送錢的男人,一方面覺得既然得到他的錢財,自然要給他一些甜頭,另一方面我想起自己可愛的妻子美麗動人的身體一直只有我自己看過,讓別人羡慕一下也好。於是便對小慧說:「我們這次不要在床上,我要把你壓在墻上大幹你一場。」

小慧點點頭,說:「啊……老公……你喜歡怎樣……都可以……啊……幹我吧……啊……」

我把她拉起來,推向墻角,然後壓著她,後來又把她推向衣櫃,把她壓在衣櫃門上。我想裡面那大羅哥一定能從衣櫃那百葉扇的空隙中很清楚地看到我妻子的豐臀。

「阿羅哥,既然我答應你,就給你飽覽一次我嬌妻吧,你那三千塊也值回票價吧。」我心裡這樣想著,便把小慧的身子反過來,使她前面貼著衣櫃。這一次大羅哥能看清楚我妻子的奶子和私處。

我很用力地壓著小慧,使她的乳房和乳頭從衣櫃的百葉扇裡擠了進去。

「啊……老公……衣櫃裡好像……有東西……弄我的奶頭……啊……」小慧整個人緊貼在衣櫃上繼續呻吟著。我知道一定是大羅哥在撥弄她的奶子。

雖然心裡更興奮,但生怕小慧發覺,便說:「可能是老鼠吧。」說完就把自己的大雞巴放在她雙腿間,磨著她的小穴,她的小穴淫汁多得流到大腿內側,也就不大在意奶子給別人玩弄的感覺了。

「啊……插我吧……老公……插深一點……啊……啊……」小慧全身抖動興奮地叫起來。我有點奇怪,我的肉棒還沒插進她小穴呢,她為甚麼會這麼呻吟呢?

我往下一看,原來大羅哥從衣櫃裡伸出兩根手指,剛好插在我嬌妻的小穴裡,還一伸一縮地攪動著。

「夠了吧,老白痴,你三千塊只值這麼一點,別太過份,這是我老婆,不是咖啡室裡那些任人騎的妓女!」我心裡暗罵著,把小慧抱回到床上,不讓大羅哥再佔便宜了。

我把小慧放在床上,嘴吻在她那光潔嬌嫩的小肚皮上,然後向下滑。當我的嘴吻在她毛茸茸的陰阜上時,她忙拉著我說:「老公……不要……那裡不要……」

我和小慧從戀愛到結婚,我從來沒有吻過她的私處,這也許是傳統大男人的心理作祟吧。

這次可能是那興奮藥的力量底下,我禁不住吮吸著她那兩瓣鮮嫩的陰唇,和嘴唇那般嫩滑,我的舌頭探進兩唇之間,觸動她那陰核,她全身一顫,蜜穴裡立即流出大量的淫水,那麼感受是那麼興奮,為甚麼我以前不試一試。

我把小慧的雙腿推上去,這時她只能和我充份合作,根本沒辦法拒絕,看來她真是爽透了。

「老公……吃吧……吃我的小餃子……啊……」小慧發出呻吟聲,不過很快就變得不清晰的哦哦聲,她雙手把床單抓得緊緊,身體不斷抖動著,她似乎興奮極了。

我的舌頭弄入她的小洞穴裡,把那些淫水弄得辟辟啪啪的。

「老公……別再吃了……快給我吧……我要你的棒棒……」小慧伸手拉著我,我才站起身來,挺起粗大的陽具,把她那對修長似玉的大腿抬起來,把肉棒放在她那水汪汪的陰戶外面搓磨著,準備進攻她的海港。

可能是那些藥性發作的關係,小慧這次很主動地抱著我,用她那纖纖玉手摸向我的老二,我的老二給她那溫柔的手觸摸時又腫脹了不少,在她的手指引導之下,我的腰輕輕施力,就把雞巴送進她的小穴裡,一陣溫暖和柔軟緊緊地包圍著我的肉棒,那種感覺簡直像自已在仙間一般。
——————————————————————————–

嬌妻服務費

小慧雙腿夾著我的粗腰,熱烈地擁抱著我,我們就在床上翻滾著。

「老公……這次讓我來……服侍一下你……」小慧這時壓在我的身上,她坐了起來。這也是那藥力的功勞吧,她以前總是很被動地被我壓著,從來不會坐在我身上。其實我很喜歡她這個姿勢,我會聯想到A片裡那些女主角坐在男主角身上,搖晃著乳房那動人情景。

果然當小慧坐上來時,她那兩個像車頭燈那麼圓大的乳房完全暴露在我眼前,我空出來的雙手立即繁忙起來,一手摸一邊乳房,她的乳房又大又柔嫩,上頭兩顆乳頭都已興奮地站起來,使我的手掌和掌心都得到不同感覺的超級享受。

小慧主動地搖動著屁股,上下上下地移動著下身,使我的大雞巴在她小穴裡進進出出。她那經歷尚淺的小穴很狹窄,把我的肉棒包得緊緊,所以當然每一次蠕動身體,都帶給我很大的刺激和興奮。

小慧挪動著她那可愛的豐臀,不斷套弄在我的肉棒上,我那脹大的龜頭在她小穴壁上不停地刮磨著。

「啊……老公……我……我很愛你……你的雞巴很大……把我的小洞洞……撐得滿滿……啊……啊……我要你餵飽我……啊……」

小慧呻吟起來,開始坐不直了,只好把雙手按在我肩上,支撐著身體,這樣她那兩個大奶子半垂著,更形巨大,我稍一放手,大奶子便隨著她身體的動作而晃動著。

當我沉醉於享受撫摸和欣賞妻子乳房的晃動時,突然有個身影出現在小慧背後,是那大羅哥,全身赤條條毛茸茸的,有點像野猩猩,雙腿間那巨大的肉棒晃動著,粗大的龜頭上還盤著可怕的青筋。我一直對自己的雞巴很有信心,相信不會很多人有我那麼粗大,但這個大羅哥的大雞巴更是粗大無比,簡直像一個小孩的手臂那般,怪嚇人的,如果我沒有親眼看過,一定會以為別人在騙我。

我在大羅哥那些藥力發揮下,他靠近小慧,雖然心裡好像有點異樣,我也沒有發出抗議。

他從小慧的腋下伸手到她前面,抱著她,她那兩個剛令我爽過的大奶奶現在卻落入大羅哥粗糙的手掌中。我也不知道是小慧的奶奶太柔軟,或者大羅哥很用力捏她,反正我妻子的奶子在我眼前已經給他抓捏得變形了,他還用手指夾著她的奶頭,使小慧氣喘吁吁。

過了好一會兒,小慧才醒悟這對大手不是我的,她迷亂地回頭,看到大羅哥的淫樣白痴臉,嚇得對我說:「老公……他是甚麼人……唔唔……」她還未說完,大羅哥那可怕的香腸大嘴吻在她的嘴上。

興奮藥的藥力使我不太清醒,沒有幫助妻子解困,反而對她說:「你叫他大羅哥吧……」

小慧還想掙扎,大羅哥那雙粗手再次用力摸捏她那對柔嫩的乳房,當他把她的奶頭一捏,小慧興奮地張一張小嘴,大羅哥便趁機把他的舌頭弄進她嘴裡,在她嘴裡亂攪,逗弄她的舌頭。

小慧的掙扎就這樣給他平息了,我用雞巴抽插著小慧的小穴,而她的上身全給那白痴霸住了,他抱著她,親著她的嘴,摸捏她的乳房,還用手指去捏她兩顆奶頭,使小慧「唔唔」地不斷呻吟著。

弄了一會兒,大羅哥坐到床上來,他把小慧的身體一扯,小慧的上身便倒在他毛茸茸的大腿上,那又粗又黑的肉棒剛好放在小慧的面前。

「啊……老公……我不要……啊……」小慧一邊呻吟一邊別過頭去,很奇怪我也沒想去幫自己的嬌妻,只瞪著眼看著大羅哥把我嬌妻的粉臉扳過去,捏著她的鼻子,當小慧張開嘴巴時,他便把他那根大雞巴擠進她的小嘴巴。

「唔…唔……唔唔……」小慧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興奮藥使她漸漸迷失了。她伸出纖纖玉手,抓著那根肉棒,開始有節奏很用心地吸吮起來。

大羅哥手揭起小慧的長長的秀髮,讓他能看見我這漂亮年輕的妻子怎樣含他的肉棒。小慧看來嘴巴不夠大,他那巨大的肉棒她只能含進三分之一,整個粉臉已經脹鼓鼓了。大羅哥興奮得不時搖動大腿,大腿上的粗毛扎在小慧的嫩嫩的奶子上,使她更是「唔唔」不斷。

「哇,小兄弟,你老婆口交技術真是一流。」大羅哥一邊幹著我嬌妻的嘴一邊羞辱她,「哇……真懂得吹……吹得我很舒服……沒去做妓女真浪費……」

大羅哥的肉棒在小慧的嘴裡進出得越來越快,小慧整齊的皓齒在他那大雞巴上輕刮著,使他興奮得滿臉通紅,不一會他「哎嘿」叫了一聲,精液像消防水喉那樣有勁地射了出來,射在我妻子的嘴裡。黏糊糊的精液太多了,小慧合嘴的時候,有些吞進肚子裡,有些流了出來,弄得整個下巴嘴邊臉頰都是。

小慧雖然好像很興奮,但她還是清醒的,所以很羞愧,慌得抱著我。

「對對對,安慰一下你太太,她剛才才給我吸雞巴呢。」大羅哥在我身後哈哈笑著,把我的頭按向小慧。小慧抱著我,然後吻我。我本來不敢吻她,她滿嘴都是那白痴的精液,但我給她一吻,熱情又上來了,一邊用雞巴幹著她,一邊熱烈地吻著她的嘴巴。

我的舌頭在她嘴裡攪弄,她滿嘴巴的精液都黏在我嘴上,一陣怪怪的腥臭味,那白痴真毒,害得我也間接地吃他的精液。我在她嘴裡還吻到一條陰毛,是剛才那白痴留下的,後來想起來多噁心,但當時只知道興奮,沒顧那麼多事情。

「小兄弟,你這樣沒勁,是不行的。」大羅哥把小慧從我身上拖開,對我說:「女人是用來幹的,別讓她壓著你。」我剛在爽呢,給他這麼一弄,真的很不舒服。

他說:「來,你要多多向我學習。」說完,把我嬌妻在床上擺佈好,就騎在她身上。這人臉上白痴,性能力這方面可能是超人,剛才才射完精,現在他的雞巴又是脹得老大,一下子對準我妻子的小穴插將進去。

「啊……老公……不要……不要讓他強姦我……啊……啊……」小慧哀叫起來,但我全身沒力,只癱倒在床上,沒有去幫她。

大羅哥把小慧的雙腿放在他肩上,使她雙腿大張,然後壓下身體,他那肉棒很巨型,龜頭已經把小慧的小穴撐得老大,幸好剛才小慧給我弄過,小穴裡已經淫水漣漣,大羅哥的肉棒順利地插進三分之二,已經直插到她的花心上。弄得我老婆身體一抖一抖的。

很快小慧不在乎騎著她的是甚麼人,開始浪叫起來:「啊……大羅哥……你的雞巴好大……插得我很爽……啊啊……快用力插我……啊……」

大羅哥嘿嘿一笑說:「是你說的,小蕩婦,別後悔。」說完把粗腰用力往下壓,這一次整支肉棒插進我妻子的肉洞裡。

「啊……不要……會插破我……不要……求求你……大羅哥……啊……」小慧哀叫起來,她絕不誇張,因為豆大的淚珠和汗珠流了下來。

大羅哥可不會憐香惜玉,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把肉棒送進我嬌妻的小穴裡,每次插進去時,都把小慧的下腹撞得隆起,我想他那又長又大的肉棒,不但直達我嬌妻的花心,可能還連她的花心也給他弄得開花。

在他這次抽動十數次,小慧已經爽得眯起眼,不知道正給不速之客強姦著,雙手緊緊地抱著他寬闊的熊背,不斷叫著:「啊……好……好爽啊……我要你插破我……大羅哥……我要做你老婆……天天給你幹……啊……啊……我不行了……好大哥……把我幹死吧……我快死了……再用力幹我……啊……」

我看得不知是憤怒還是興奮,加上剛才還沒射精,雞巴還是直挺挺的。大羅哥見到說:「來吧,別只看,過來讓你太太為你吸吮一下吧。」

他這時側身躺在床上,從後面插著小慧的小穴,我和小慧反方面躺下來,她剛好可以為我口交,小慧給他幹得差一些車仰馬翻,現在我的肉棒放在她嘴裡,她便急不可待地吸吮起來。一陣陣快感從我下體傳來,我全身爽極了。

因為我和小慧相反方面,我可以看見大羅哥那大雞巴從小慧背後抽插著她的小穴,她的陰唇已經給幹得又紅又腫,每次他抽出來時,她那大陰唇小陰唇都給反了出來,露出鮮嫩的紅色。

大羅哥的手伸過來,把小慧陰唇分開,說我說:「小兄弟,你看見你太太那小小的陰蒂嗎?」我嗯地答他一聲,他說:「你太太為你服務,你也親一下她這部位,她會爽死的。」

我果然看到小慧的紅紅的陰蒂,用嘴稍一吻,小慧已經唔唔地發出興奮的呻吟。這大羅哥果然是性場高手,真懂得如何享受。我於是開始吮吸小慧的陰蒂,但很小心,因為大羅哥的肉棒在小慧的陰道裡進進出出地幹著。

小慧口交的技術很好,很快使我很興奮,我伸著舌頭在她陰蒂上親吻著,不時碰到大羅哥那粗大的肉棒。因為實在太接近了,加上我很興奮,分不清地方,所以後來連大羅哥那大雞巴也一起吸吮起來。

大羅哥更興奮了,那雞巴脹得像瓜那樣,每次插入我妻子小穴裡,都弄得她整個小腹脹鼓鼓的,抽出來又把小穴的肉反了出來,我倒是第一次這麼近看到,真是一大奇景。

大羅哥連續抽插十來幾次,最後一次用力插進小慧的淫穴裡,然後僵持著,不一會兒,小慧本來給他插得發脹的小腹脹得更大,大羅哥在她花心裡射精了,把她淫穴灌得滿滿,我還在吸她的陰蒂,她淫穴裡的精液突然滿泄了出來,沾得我滿嘴都是腥臭。

那時候我正給興奮劑迷惑了,所以沒有覺得理會這種事情,只覺得自己的雞巴快要在小慧嘴裡脹破,所以大羅哥一抽出來,就輪到我把雞巴再次刺進她的小穴裡。本來我不應該會堅持這麼久,但今天吃了那興奮藥,只是不停做愛,但還是金鎗不倒。

我再次和小慧抱著做起愛,這次藥力已經更強了,小慧浪得全身發顫,呻吟聲也不再有意思:「啊……老公……大雞巴……啊……幹我……啊……」她爬坐在我的身上,在我身上上下上下地扭動著套弄著,她的小穴不斷含弄著我的大雞巴。

小慧興奮得自己托起驕人的兩個大奶子,對我說:「來吧……老公……捏破我的大奶子……快幹我……啊……啊……」我於是大力地捏弄她的乳房,她的快感來了,不能再坐直,倒下來伏在我身上。

大羅哥在一旁看得那雞巴又再豎起來,他性能力真強,簡直不像常人。我不知道他又想怎樣,只見他走向小慧身後。

小慧突然全身發抖叫了起來:「啊……別……別弄我的屁屁……啊……」原來大羅哥用手指插在她的菊門,使她全身都發浪起來。

大羅哥拉我的手放在妻子的兩個屁股上說:「幫幫忙,把她兩個屁股盡力分開吧。」我不知道為甚麼要聽他,可能是那興奮劑的藥力。

我用力把小慧兩個圓滑的屁股用力扯開,我看他先從她小穴部位沾了不少淫液和精液,塗在她的菊門,然後拿著肉棒去刺她。小慧悽厲地哀叫起來,他也才把龜頭弄進去。然後一寸一寸把肉棒硬插在小慧的肛門裡。

「啊……別再進去……我會給你幹裂……求求你……大羅哥……啊……」我嬌妻從未試過肛交,這次給大羅哥的大雞巴硬生生地插進去,她痛得眼淚直流。終於大羅哥那整尺長的大雞巴全插了進去。

大羅哥開始在上面抽插起來,小慧像三文治那般給我和大羅哥夾在中間瘋狂地幹著。我在最下面承受著兩人的重量,有點吃不消,很快我就忍不住,把精液射在妻子的小洞穴裡,然後連忙退出來,留下妻子繼續給他騎著。

大羅哥把我妻子反臥在床上,幹著她的屁股,小慧很可憐地「大」字形反臥在床上,雙腿張得很大,任由大羅哥雞姦。

這一次大羅哥也沒有維持很久,就在小慧的直腸裡進行爆破,小慧慘叫,本來直腸就沒甚麼位置,給他肉棒攻佔後,再在裡面射精,所以小慧所受到的凌辱可想而知。當他抽出肉棒來時,小慧「啊」地一聲,精液淫液和穢物撒遍床單。

我們三個人一直瘋狂到凌晨兩三點才結束,我也不知道怎麼結束,可能是睡去了。我睡來已經是十點多了,大羅哥不見了,只見床單上一遍狼藉,嬌妻小慧赤條條反臥在床上,下體和肛門除了黏糊糊的精液之外,還有斑斑血漬,大羅哥幹得也太過份了,這一次不但弄傷了我嬌妻,還把她處女肛門也奪走。看著嬌妻,我有點傷感和後悔。不過大羅哥不守信用也沒辦法。

小慧也醒來,她的精神好像很好,高興地對我說:「你昨夜真厲害,我上面下面後面三個洞洞都給你幹得開花了。」我說:「你是說我厲害,還是大羅哥厲害。」小慧聽不懂問:「甚麼大羅哥?大了哥?」原來那些藥性使她忘卻了昨夜被大羅哥瘋狂姦淫的事。我才舒了一口氣。

我們收拾好,來到酒店大堂辦理退房手續。我四週看看有沒有大羅哥的影子,他還沒給我事成之後的兩千塊呢?他這麼不守信用,姦了我這新婚老婆,一定要他拿多點錢出來。

果然他出現了,在遠處和我招手,我叫小慧辦理退房手續,自己就走過去,把他拉到一邊說:「大羅哥,我們講明你只可以摸一下我太太……」我未說完,他從袋子裡拿出一盒錄影帶,說:「小兄弟,這盒帶子如果賣給A片商應該值不少錢,我早在酒店房間裡裝了錄影機,昨夜你太太被姦淫的情形都在裡面呢。」

我呆了,真想不到他會出這樣的手段。他說:「我這盒帶子就賣給你,五千塊吧。」我全身都軟了,把錢包拿出來,裡面有他給我的三千塊之外,我自己也只帶五百多塊,因為我們根本只是渡個週末,沒帶這麼多錢。

他也搖頭歎氣說:「遇上你這窮鬼也沒辦法,還好,你太太服侍我還算滿意,就收你三千五吧,剩下那些零錢搭車回去。」他把影帶給我,拿走了錢。他走幾步回頭說:「小兄弟,請你告訴你太太一聲,謝謝她為我免費服務喎。哈哈……」說完揚長而去。

我不敢把真相告訴小慧,如果我告訴她昨天晚上不但免費給男人滾足一晚,還要倒貼人家五百塊,她一定會殺死我的。

回到家中後,我才發現原來那盒錄影帶是空白的,那大羅哥是個老千!

「天啊,這次被騙虧大本了!」我心中叫苦連天。

這時小慧點算家用,發現我多用了五百塊,便嬌嗲地審問我說:「老公,你快說五百塊用到那裡去?是不是在X都酒店裡找了個妓女?」

哎呀,親愛的老婆,我有苦難言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超淫的兩姊妹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合租房子的故事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
3p的年少事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