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兒今天真是又驚又喜,她收到了一家廣告公司的面試通知,雖然不是有名的大公司。三個月了,隱兒向不知多少的公司寄出了自己的簡歷,都一直是石沈大海,加上隱兒又是初次來到這個城市,那種孤立無援的感受只有自己知道。

隱兒的運氣不太好,原本錄取她的公司因爲職位安排已滿,就把多出來的那批應屆生解散了,隱兒拿著公司給的兩個月遣散費在當地租了一間簡陋的房子,開始了她的尋工歷程。隱兒要證明給父母看,她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她有走向社會的能力,不是什么都要靠家裏。因此儘管困難重重,隱兒也沒有回家,十九歲的她選擇了咬緊牙關獨立生活的路。

這封面試通知書仿佛是黑暗中的一縷光明,照亮了隱兒心中的希望。爲了面試那天有出色的表現,隱兒精心預備了面試官有可能提的問題和答案,並想好了如何突出自己的長處。到了面試當天,隱兒選了一套自己最喜歡的衣服,經過細致的打扮,滿懷信心地上路了。

面試的人很多,而且都是年輕的女孩子,女孩子們在辦公室前坐成一排,等著面試開始,隱兒暗自慶倖自己來得足夠早,排在第一個。

不一會,一個男士走過來,他很熱情地跟大家打了聲招呼,然後掏出鑰匙去開辦公室的門,顯然他就是面試官。想不到面試官是個年輕英俊的小夥子,穿著乾淨的白色襯衫,打著一條領帶,1.75左右的個頭,臉上露著自信的笑容,看上去很精神。和年輕人打交道,隱兒心裏自然輕鬆了不少。

那男的開了門,轉過身對大家說:「開始面試吧,一個接一個,你們自己排好,我就不喊了。」說完就走進了辦公室。

隱兒是第一個,她象個淑女般小心地走進去,沒辦法,畢竟是面試,還是要裝腔作勢一下的。隱兒把門帶上,便走到面試官辦公桌的對面,面試官招了一下手,說:「請坐。」隱兒便「謝謝」地應了一聲,報以甜甜的笑容,才往自己的位子坐下去,當然,這是隱兒獨自練過多次的。

隱兒今天穿的是吊帶裝,連乳罩都沒帶,豐滿的雙乳托起薄薄的衣杉,若隱若現地露出一點乳溝,當她很淑女地坐下的時候,她竟發現那男的目不轉睛地在盯著自己的胸部,還偷偷地咽了一口口水。

「色狼」,隱兒腦海裏閃過一個詞,不過這也鈎起了隱兒心底埋藏已久的性欲,三個月臥薪嘗膽的生活,使隱兒根本無暇顧及生理上的渴望。她看著對面的男人,其實他長得真的蠻不錯,濃眉大眼,眼睛裏透出靈氣與智慧,而且看上去稚氣未脫,估計是畢業還不久的。畢竟是有情有欲的人,隱兒居然對眼前的男人産生了一點渴望。

面試官翻了一下隱兒的簡歷,突然問道:「最近報紙大篇幅報導了學校裏的女生在社會上賣淫,你對這個現象有什么看法?」

隱兒沒想到他一開始就出奇兵,她沒準備過這樣的問題,只好支支吾吾地說了些「這太讓人感到憤慨和悲哀了」之類的話。隱兒發現他在偷笑,哼,自己好容易準備了這么多天都白費了,隱兒有點氣憤,「別以爲我是盞省油的燈。」隱兒想,「再來這類敏感的問題我可就不客氣了。」

隱兒仔細打量著他,那男的眼睛裏佈滿了血絲,眼袋很明顯,一看就知道是長期缺乏性愛的饑渴之徒。隱兒打算色誘一下他,別以爲自己是個啥事不懂的小女生。

面試官又問:「你覺得上了這幾年學,在學校裏最大的收穫是什么啊?」

隱兒一聽,嘿嘿,機會來了。她先是一本正經地說了些諸如「提高了自己的學習能力」之類的大道理,然後她停了一下,裝得羞答答地說:「還有就是認識了我的初戀男朋友了,他對我好好的哦。」隱兒邊說著,滋滋的電流便從雙眼直向他眼裏傳去,「連人家的第一次都是給了他哦┅┅」隱兒繼續嗲聲嗲氣地說,還故意擺出很嫵媚的姿勢。

「好┅┅好┅┅好吧,基本就是這么多,現在到你提問題了,有什么想瞭解的都可以問的。」面試官被電得有些語無倫次。

隱兒就知道他扛不了幾下子,通常長得帥的男人都愛面子,因此帥哥大多是色心沒色膽,大多數都很純情,極容易勾引,同時這也是爲什么大多數帥哥都只能找到恐龍的原因。隱兒雖說不上經驗老到,也算是過來人,自然是有點心得。聽他這么說,便壞壞地問:「是么?什么都可以問啊,那–你有女朋友嗎?」隱兒邊說邊暗送秋波。

「有。」

「噢?那你是不是很厲害啊?你們一天做幾次啊?」

「這┅┅我有好久沒做啦,我女朋友離我很遠。」男人顯得有些窘,但表現還算大方。

隱兒看著他那故作鎮靜的模樣,暗自好笑,想不到這男的比她想象中還要純情。「不會吧?象你這樣多金又帥的男人還會守著一枝花呀?」

「唉,其實我也不想,只是自己膽小,外面賣的那些女人又怕不乾淨。」男人開始傻笑著說。

「我們可真是同病相憐哦,我也好久沒做了。」隱兒楚楚可憐地哀歎著,不知不覺地抓住了男人的一隻手。男人也心領神會地握著她的手,輕輕地捏著,大拇指緩緩地在隱兒掌心劃著圓圈。

兩人的手互相觸摸了一陣,隱兒藉故說:「空調好冷哦。」

男人立刻站起來說:「我去關小點。」兩人的手仍牽著,男人沒去關空調,反倒是轉身將辦公室門反鎖了,接著他一用力,就把隱兒拽到自己身邊,一把將她抱個滿懷。

隱兒沒有反抗,而是順勢依偎在男人的胸口,把秀髮靠在男人的肩上。男人抱著隱兒的雙手象念緊箍咒般緩緩收縮著,力道綿綿不斷,摟得隱兒很舒服,她閉上眼,仰起頭,輕輕地吐著氣,嬌喘微微,仿佛在向男人索要熱吻一般。

男人低下頭,輕輕地吸隱兒的嘴唇,一條巧舌在隱兒口中靈活地攪動著,時快時慢,挑逗著隱兒的舌頭。男人的吻越來越重,由於重力的作用,男人的口水沿著舌頭流進隱兒的櫻桃小嘴中,隱兒貪婪地吮吸著,她覺得自己象只渴了很久的蜂鳥,是那么地需要甘甜的花蜜。

男人的手開始在隱兒身上上下求索,厚厚的肉掌在隱兒身上游走,隔著隱兒的衣裳撫摩著她少女的身體。

隱兒覺得小腹酸漲酸漲的,身體裏好象有一股暖流,不斷地湧向下陰,陰道口已經濕了,這種幸福的感覺久違了。隱兒感到很陶醉,她把手放在男人的兩腿之間,隔著褲子,她能感受到男人那充滿力量的武器,真不錯,好象蠻大的,沒讓隱兒失望。

男人把隱兒放在沙發上,慢慢地脫去了她的衣服,精心的打扮讓隱兒格外誘人。隱兒早上剛洗的澡,緻密的肌膚如牛奶般嫩滑,加上隱兒本身姣好的身材和隱兒在身上抹的淡淡的香水味,當男人脫掉她的衣服時,隱兒看到男人的手有些發抖。他一定是興奮得不得了,隱兒心裏暗自得意。

她在長沙發上伸展著自己166cm的身材,用充滿挑逗性的眼神盯著他,左右手在身體上慢慢遊走著,不時停留在自己挺拔的乳房和烏黑的陰毛上,吸引著男人的目光。

男人猴急地脫掉自己的衣服,雙腿跨跪在女孩的上面,愛不釋手地撫摩著她柔美的皮膚,如同攝影師在細心地擦拭相機鏡頭一般。接著,他將身體貼在因而身上,從女孩性感的腮幫開始,逐寸輕吻著她的身軀。

「嗯┅┅」隱兒閉著眼睛,享受著男人溫柔的愛吻,她很配合地輕輕扭動著身體,讓男人感受到她熱烈的反應,又將男人堅如鐵石的陽具夾在腿間,微微地搖擺著,讓自己嫩嫩的外陰摩擦著、親吻著那熱情如火的肉棒子。

男人顯得很有風度,看得出來他異常興奮,但卻沒有很急色,他的雙唇象一只軟綿綿的蝸牛,在隱兒的身體上蠕動。這只蝸牛似乎很喜歡隱兒俊俏的胸脯,在兩個豐滿的雙峰間反復爬行著,反復品嘗著兩顆鮮嫩的肉粒,弄得隱兒麻麻癢癢的,隱兒的身體左右搖擺,一雙嬌柔的肉球輕微顫動著,煞是可愛。

蝸牛又爬到了少女的陰戶上,男人的舌頭也上陣了,濕濕軟軟的肉塊在隱兒的外陰處上下滑動,隱兒感覺體內有股熱流在激蕩,晶瑩通透的液體汩汩地從陰道口流出來,和男人的口水混在一起。

男人的舌頭逐漸推進,在隱兒的陰道口處劃著圓圈,不時舔一下隱兒的小陰唇和陰蒂,兩隻手指則在外陰的兩側配合按摩著。連隱兒都想不到自己會這么快便進入高潮,她只覺一片眩暈,興奮的快感好象流水一般在全身的每個角落裏泛濫著,陰道裏的液體不住地向外湧著。

「呵┅┅我要┅┅」隱兒嬌喘微微地呻吟著,下體麻麻脹脹,她好需要男人那根粗大的肉棒子,恨不得男人那東西能立刻進入自己的身體,狠狠地,毫不留情地插進去。

男人見時機已到,便分開隱兒修長的雙腿,把已暴漲多時的肉棒朝隱兒的身體裏塞去。少女的肉洞充滿了彈性,很緊窄,進入的過程卻很順利,長度接近二十釐米的陽棒毫無困難地鑽進了隱兒的玉洞中,直到巨大的龜頭頂住嬌嫩的子宮頸,男人的陰莖也已完全被粉紅色的花瓣含住了,兩人的身體剛剛好能吻合,仿佛是經過工匠精雕細琢而成的軸承一般,不多一絲也不少一毫。

「好舒服┅┅」隱兒的心在歡叫著,男人的陰莖圍度好大,將她那窄小的玉洞充分地撐開,整個下體被堵得嚴嚴實實的,感覺分外滿足。

男人開始抽送他的東西,但速度不快,男人也是好久沒受過這樣的滋潤,興奮異常,他可不願在這么個嬌媚若花的天生尤物面前過早地失守。他時深時淺,時左時右,讓隱兒玉洞中的每一寸嫩肉都能品嘗到剛猛的肉棍。雙手和嘴唇也沒閑著,在隱兒豐滿的胸部與纖腰上探索著。

兩個青春的肉體緊緊地結合在一起,在長沙發上蠕動著,摩擦著,愛撫著,親吻著,隱兒第一次切切實實地體會到了什么是「天生一對,地造一雙」。

做了一陣,男人將隱兒翻過身來,兩人換過姿勢,繼續互相品味著對方的肉體。隱兒的下身早已經是沼澤一片,濃濃的愛液隨著男人的抽送從陰道裏洶湧而出,順著雙腿流成長長的小溪流。男人的腹肌很發達,一塊塊壯碩的肌肉和少女圓翹的屁股撞擊著,發出啪啪的響聲。男人還不時伏在隱兒身上,讚美她完美的身材,男人深情的話語讓隱兒更加動情奔放。

這時一陣電話聲響了起來,是從男人的褲兜裏傳來的,原來他沒關手機。男人扯過褲子,拿出電話,下身的擺動卻沒有停止。讓隱兒出乎意料的是,男人沒有將來電斷掉,他看著手機螢幕想了很久,按了一下確認鍵,居然邊幹邊接起了電話。

「喂,老婆啊┅┅」

哼,原來是女朋友,隱兒心裏竟然有幾分醋意,她故意很舒服地呻吟著,叫得特別歡快,好象巴不得連辦公室外的人也能聽到似的。

「┅┅噢,是啊,我在看A片呢┅┅」

隱兒幾乎要笑死了,這男的也真夠大膽的。

男人的抽插停了,邊講著電話,邊示意隱兒翻過身來。男人壓在隱兒身上,一手緊摟著她的後背,一手拿著電話,肉棒再一次插進了隱兒的身體裏。這回隱兒能清楚地聽見兩人的對話,看來他們確實是很久沒見面的戀人,只聽電話裏的女孩問:「老公,你是不是在手淫啊,怎么气喘吁吁的。」

「是啊┅┅」那個男人趴在隱兒身上,興奮地發泄著。

隱兒沒有拆穿他們,她覺得邊聽著他們的討論邊做愛能帶給她更多的滿足感。隱兒高潮叠起,雙腿緊緊夾著男人的臀部,每一下都將男人推到自己身體的盡頭,男人這時也到了情感的顛峰,抽動速度早已翻了幾倍,每一下都深深地刺進隱兒的身體,熾熱的龜頭輕輕觸碰著女孩柔軟的子宮口。

「┅┅你知道我爲什么最喜歡男上女下體位嗎?」男人在電話裏說,「因爲那樣我最容易把精液都射到你的子宮裏,讓你懷上我的孩子┅┅」

「┅┅我忍不住了,我要射了┅┅」

男人拿著電話,在隱兒耳邊說。隱兒有時真分不清男人是對他女朋友說的還是對她說的,又或者是兩者都有吧。

特別是男人最後那一句。

「┅┅老婆,我愛你┅┅」

男人再沒說什么,溫暖的液體不停地往隱兒體內衝擊著,強勁有力的陰莖反複收縮著,濃濃的愛液順著輸精管一直沖出龜頭,穿過和龜頭緊貼著的子宮口,射在隱兒的身體裏。

男人射完精好久,兩人還戀戀不捨地抱在一起。隱兒覺得自己仿佛獲得了新生一般,她臉色潮紅,身體溫熱,皮膚光滑,兩個乳頭鮮紅鮮紅的,顯得格外光彩動人。

隱兒深情地吻了她的面試官一下,說:「你沒說謊,是好久沒做了,因爲你射了好多在我的身體裏。」

男人也還以一個深情的吻:「你也表現得很好,你的面試通過了,你隨時都可以來上班了。」

隱兒和面試她的人來了次淋漓盡致的肉搏戰,兩人都如同脫胎換骨般,做完了好久還纏纏綿綿地摟在一起不願意分開。

隱兒逐漸瞭解到他叫陳風,這個男孩剛從大學畢業一年,原是學理工科的,沒想到在他面試的時候和老闆談得十分投機,遂決定改行投身此行業。他在公司的職位不算高,但因爲談吐不俗,思維機敏,在公司裏很受器重。當然,隱兒心裏清楚,在中國的公司裏,工作越多的人往往職位也越是不高的,當官的都是終日坐在辦公室裏開會寫報告的人。

隱兒一向很欣賞這樣的人,年輕有爲,思想前衛,完全靠自己的能力發展,她對面前這個男人漸漸産生了好感。她摟著男人的腰,很壞地說:「風啊,外面有這么多漂亮的女孩子,如果你膽子大一點的話,今天能把她們都玩一遍,很刺激的。」

風笑著說:「你當我是金剛不壞之身啊?而且公司這次只招兩個人,現在已經用了一個指標了,我上了別人,就得讓別人錄取啊。」

「笨,你可以挑出一兩個漂亮的嘛,你只要這樣這樣┅┅不就可以了。」隱兒在風的耳旁嘀咕了一陣,聽得風心撲通撲通地跳,皺著眉頭若有所思。

最後他微微地點了點頭,對隱兒說:「好,我就照你說的試試。」

隱兒笑著說:「你看我這么好,幫你出主意,所以你也要答應我,讓我躲在辦公室裏偷看。」

風說:「這好辦,你先出去,等一下我讓她們到裏面的會議室裏填張表格,到時你再偷偷溜進來就可以了。我們公司上面那層是公共浴室,你先去那裏清洗一下吧。」風說完,才依依不捨地將早已軟綿綿的陰莖從隱兒身體里拉了出來。隱兒穿好衣服,就獨自上樓去了。

待隱兒清洗完畢回到樓下時,走廊裏的女孩子都到會議室填寫表格去了,她悄悄再次躲進陳風的辦公室,陳風讓她藏到一個大櫃子的後面,隱兒便在後面等著看好戲了。

不一會兒,女孩們都填好了單,陳風借收表格的機會將所有候選人都看了一遍,並對她們說:「現在開始不按排隊了,叫到名字的就進去。」當然了,這都是隱兒想的鬼點子,隱兒躲在櫃子後笑得嘴都合不攏。

第一個被叫進來的是小蘭,風有意板著臉孔,擺出一副很嚴肅的態度,弄得小蘭很是緊張,回答問題也支支吾吾的。

「不用這么緊張,放鬆點嘛。」風突然站起來,走到小蘭的位置旁,用手搭在小蘭的肩膀上輕輕地揉著。

「小蘭,你要知道,進我們這樣的公司可不容易啊,」風一邊說著一邊試探性地將手在小蘭的雙臂上上下滑動,「比如我吧,我很感謝公司的,我很年輕,但公司給予了我很大的信任,也給了我很好的待遇。同時,我們對員工的要求也很荷刻的。」

風說著,把嚇得動也不敢動的小蘭扶起來,「讓我看看你有多高,嗯,高度合適。」

風把小蘭摟在懷中,和自己對比了一下,卻趁勢不放開了,他又說:「我們對體重也有要求的,讓我看看。」風轉到小蘭身後,從後面當胸抱起小蘭,雙手正好捧著小蘭隆起的胸脯。風的雙手如爪子般捏著姑娘兩個柔軟的乳房,把小蘭抱得雙腳離地,好一會,才極不情願地將人家放回地面。

「身材不錯啊。」見姑娘沒有喊叫,風的膽子開始大起來,他的爪子非但沒有鬆開,還抓得越來越牢,把小蘭從後抱住。接著,左手向下滑動,撩開小蘭的衣服,便意圖伸進去。

剛摸到小蘭的腰間,風的手就被小蘭一把抓住:「帥哥,我的面試結果如何啊?」

「那要看你的表現如何了。」風回答道。

「好,那我就全指望你了,我可不想要那些碌碌無爲的職位。」說完,小蘭竟自己脫掉上衣,摟住風的脖子去舔他的脖子。

「原來也不是盞省油的燈。」隱兒心想,「不過風也確實是個帥哥,能這樣得到一個好職位可真不賴。」

小蘭脫得赤條條的,躺在隱兒剛睡過的沙發上,圓滾的乳房白得象雪一般,格外耀眼。風騎在她身上,細吻著她的胴體,雙唇上下求索,掠過女孩的粉頸、酥胸、柳腰,專注地品嘗著少女的芳香。

小蘭嬌喘微微,雙眼緊閉,兩隻手輕輕撓著沙發的表皮,享受著男人帶給她的刺激,特別是風停留在她身上的敏感地帶之時。隱兒看在眼裏,總覺得小蘭是真正享受,不象在做作。特別是風爲小蘭口交的時候,小蘭興奮得呻吟起來,身體微微有些顫抖。隱兒居然有些妒忌,隱兒覺得自己的下面應該獨家享有風的舌頭。

小蘭象條蛇般扭動著她的身軀,雪一樣潔白的雙臀在風的面前晃動。這時風也已把衣服脫光了,小蘭很自覺地坐起來,反過來把風的肉棒含在嘴裏,上下套動,只一會工夫,那根肉棍就挺拔起來,看起來真是熟練。

小蘭半蹲在風的上面,濕潤的玉洞微微張開,露出淺粉色的肉壁,她緩慢地順著風的肉棍坐下去,兩片桃花瓣一點一點地把男人的東西吃了進去,龜頭、陰莖,直到全部。看得隱兒全身發燙,她真有點後悔把這個男人教壞了。

小蘭雙手挂在風的脖子上,搖動身體,一上一下套著風的陽具,那根筆直的肉棒子很快就佈滿了亮晶晶的乳液。

風正在舔小蘭突起的乳頭,右手撥弄著小蘭的長髮,兩人的肉身貼在一塊不停地摩擦。風又粗又長的肉棒反復拉到最出,再隨著小蘭的動作完全沒入小蘭體內,肉棍子上挂滿了晶瑩的液滴。這女的水還真多啊,隱兒在一旁細心觀察著,自己的身體也起了變化,隱兒禁不住坐下來,把手伸到自己的陰洞口,用手指夾住兩片肉瓣,輕輕地揉捏起來。

小蘭的呻吟聲越來越響亮,隨著性交的持續逐漸接近高潮。聽得隱兒興奮不已,她的手指也漸漸不由自主地深入到陰道裏來。厚厚的指肚在溫潤的陰洞中運動,感覺越來越舒服,隱兒乾脆將整根手指都伸進自己的陰道,想刺激哪里就刺激哪里,享受著自由自在的滿足感。

那一邊的風做得性起,象頭發情的獅子般將小蘭按在沙發上,拉開小蘭的兩條長腿,堅挺無比的肉棒插得姑娘的肉穴吱吱作響,兩人的陰毛上都沾滿了白白的濃漿。小蘭也肆無忌憚地大聲呻吟,身體在高潮下瘋狂地扭動。風終於忍不住了,陽具一挺,在小蘭的身體裏一泄如注。

「主任,我什么時候可以來上班啊?」小蘭摟著筋疲力盡的風的脖子問。

「隨時,你想什么時候來都行。」風沒多說什么,只是用紙巾擦乾淨下身,重新穿上衣服。

小蘭興高采烈地在風臉上「叭」親了一口,「謝謝你主任,從來沒試過這么爽的面試。」說完穿好衣服就走出去了。

風他坐回位置,繼續他的面試工作。當然,後面剩下的幾個人,風自然是馬虎應付,不打算給她們機會的,一個個得到的都是「回去等消息」的結果。

躲在櫃子後面手淫的隱兒性欲被挑了起來,全身發燙,只等著風趕緊收工,趕緊出去再和他翻雲覆雨一場。眼看風的桌面上只剩最後一份簡歷了,進來的是個叫玲玲的女孩,個頭小巧玲瓏的,臉部線條很細膩,秀氣白嫩的臉蛋,齊耳的可愛型短髮,是個典型的南方女孩子。

「玲玲,請坐,很好聽的名字。」風說道,「我姓陳,現在請告訴我你做過的自己認爲最得意的專案吧。」

「我是剛畢業的,以前沒有做過類似的工作。不過我很勤奮,學習能力也很好的。」

「是這樣的玲玲,我們公司這次主要想招有一年左右工作經驗的,既然你對自己有信心,我會把你的資料給我們的領導看看,如果你被錄取了我們會通知你的,你回去等消息吧。」風說完,就打算結束今天的面試。

「陳經理,您能不能告訴我,我被錄取的機會大嗎?」

「這個我也很難說,你還是耐心等消息吧。」陳風有點不大耐煩。

「陳經理┅┅」玲玲突然抓住陳風的手,「這份工作┅┅對我很重要的,你能不能幫幫我┅┅」

「陳經理,求求你┅┅」玲玲一臉沮喪地哀求著,讓人倍感憐愛。

風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被女孩子一求,心也軟了,「唉,你求我也沒用,我也幫不了你啊┅┅」陳風其實也挺喜歡玲玲這樣的女孩的,然而他心裏清楚,雖然這次招聘基本是由他來定,但公司只需要兩個人,如果硬是多收一個,自己會很不好交代,而且之前那兩個女孩的便宜自己也占了,自然就要爲她們辦事,所以自己其實也是騎在虎背上。

玲玲突然走過來,坐在風的大腿上,摟住風,用嘴去親吻他的脖子。玲玲的舉動不但嚇了風一跳,連躲在櫃子後的隱兒也吃了一驚,想不到陳風這個小子居然這么有豔福啊。

玲玲的個頭不高,坐在風的腿上剛好矮風一個頭,風能聞到少女身上淡淡的幽香,是那么的誘人,清純中透出的吸引力,才是真正的性感。風心猿意馬,卻礙于名額已滿,心裏七上八下的。

風還在猶豫,小姑娘已經採取進一步行動了,她悄悄地鬆開紐扣,脫掉衣服,露出雪白無暇的肌膚,看得風血直往腦門上湧。陳風把心一橫,這種送上門的都不吃,還算是男人嗎,一個公司這么大,別的部門也一定有空缺的,到時把那個小蘭調到其他部門就可以了。想到這裏,風把膽子大起來,他伸手解開了姑娘的胸圍扣子,將姑娘的胸圍肩帶拽下來。

玲玲很配合地垂下雙臂,讓風把她上身的最後一個遮蔽物也拿掉。玲玲的乳房不大,但因爲本身身材嬌小,不但不讓人覺得她胸小,反倒給人一種小巧可愛的感覺。風張開嘴就能含住女孩的大半隻乳房,他大口地啃著玲玲柔軟的胸脯,舔舐著姑娘充滿彈性的乳頭,雙手在玲玲的身體上到處揉搓。

玲玲的皮膚很細膩白淨,白皙中透出淡淡的紅色,沒有一點瑕疵,加上她骨骼偏細,抓在手中感覺特別柔嫩。急色的風已不甘限於撫摩姑娘的身體,雙手逐漸向下探索,要向女孩的下身動手了。

玲玲俊俏的臉蛋脹得通紅,仿佛很害羞似的。不知爲何隱兒從玲玲的穿著和反應看,怎么都覺得玲玲還是個處女,「這太讓人難以相信了,」隱兒想,「這么一個好女孩總不至於要用貞操來換取工作吧。」

隱兒正思索著,風已經開始脫玲玲的內褲了,小姑娘象只聽話的小綿羊般配合,男人很輕易就把玲玲身上僅有的內褲也卸了下來。一尊可愛無比的玉體一覽無餘地展現在陳風和隱兒眼前,女孩的腰如楊柳般纖細,豐滿但修長的大腿間夾著一片烏黑整齊的陰毛。

陳風歡喜得不得了,他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將小巧的胴體攬在身上,細細玩味著姑娘的每一個部位。隱兒總覺得女孩顯得很局促不安,她只是很被動地任由風愛撫著,雙腿合攏著,顯得很木衲,尤其是當風親吻和舔舐她下體的時候,玲玲發出的那種既激動又緊張的哼聲讓隱兒回憶起自己的第一次,但這實在是無法讓人相信,這可能嗎?

風的陽具象熟透的大茄子般又粗又長,血管暴現,他要開餐了。

玲玲還是那樣千依百順,她乖乖地趴在風的辦公桌上,雙腿開立,粉紅色的小花瓣被風舔過,羞答答地微微張開,正好斜對著隱兒的方向,真是人小洞也小啊,隱兒想。

風站在玲玲的正後方,疼愛地親了親姑娘的小屁股,才將他的「大茄子」對准女孩的玉洞口,用力往前推進。可能是今天做得太多了,風的陰莖硬度不是很夠,他緩緩地朝前用力,陰莖竟沒能插進陰道裏。

隱兒留意著玲玲的一舉一動,她發現玲玲的一隻手緊緊抓著辦公桌的邊緣,腦袋向下垂著,隱兒隱約看見她的臉繃得很緊–她在痛,隱兒想,但她沒有叫出來,加上風竟然沒能插進去,隱兒更加懷疑了。

風見一下沒能進去,便用拇指輕輕把姑娘的玉洞往兩邊分開一點,挺「槍」再戰。風再次用力,這次也很不輕鬆,但「大茄子」總算一點一點地進去了,進到快一半的時候,風一下用力把肉棒全部推進了姑娘的身體裏。風松了口氣,他抓起女孩小小的乳房,下身反復推送,開始享受姑娘美味的肉體。

隱兒盯著兩人交合的地方,啊,有血,這女孩真的是個處女啊,隱兒真是吃了一驚。

風這時也注意到了,他很吃驚地問:「啊,你流血了,你是處女啊?」

「不是┅┅」玲玲回答說,「這個月我那個剛完,可能還沒乾淨吧,對不起啊。」

「哦,這樣,嚇我一跳呢。」風松了口氣,「不過你的陰道好緊,真舒服,簡直就和處女一樣。」

玲玲沒再說話。隱兒知道她在說謊,經血一般比較渾濁,玲玲大腿上的分明是鮮血,這女的爲了讓風上她,竟然不惜說謊話,隱兒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鮮嫩的玉穴夾著風的「大茄子」,水靈靈的肉褶圍在龜頭四周,讓風充分感受著少女的溫柔。緻密的結合使風不斷有射精的衝動,他動動停停,抽送的速度很慢,以此來拖時間,從玲玲的陰洞中不時傳出撲哧撲哧的響聲。隱兒看得出玲玲的感受要差得多,只是勉強地發出嚶嚶的聲音,她現在百分百確定玲玲是第一次了。

「真舒服,呼┅呼┅不行了┅┅我要忍不住了┅┅」風興奮地喊著,「你那個剛完,真是太好了,我可以放心地射在裏面。」說完,風拽著玲玲的乳房,急速抽動那根暴漲的大肉棒,連桌子都搖的哐哐地響。

風越插越快,最後一鼓作氣地將陰莖往姑娘的玉洞壓去,整根粗壯的肉棒一點不剩地鑽進了玲玲的身體裏。風抓著玲玲的乳房,弓著身子,嘴裏發出低沈的呻吟,看得出他在竭盡全力。男人總是希望插得深一點,隱兒想。

風射完精,趴在玲玲身上休息了好一會,才依依不捨地把陰莖拔離了女孩的身體。堅硬的大茄瓜已成了小肉腸,上面挂滿了姑娘分泌出來的濃濃液滴,還有姑娘貞潔的鮮血。

玲玲流了不少血,大腿內側紅了一片,而且陰道口仍在滲著血絲。「你真的不是第一次?」

風看著玲玲的下身,驚奇地問。「不是的┅┅」女孩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就重新把衣服穿好,走出了辦公室。

風筋疲力盡地倒在椅子上,說了句:「招聘真累人。」他又接著對櫃子後的隱兒說,「你可以出來了寶貝,記得在一個星期內到公司人事部報到哦。」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仙女校花被猥褻司機干的欲仙欲死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