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可以給我一千元嗎??」一陣嬌婉的懇求聲音,妹妹倩柔從後面纏上了一個正在電腦前忙碌的我。

我頭也不回的乾脆答道:「加零用錢、借錢一律免問,我已經和你說過很多次了。」

又問:「現在才月中,你要那麼多錢幹嘛?」

她似乎並不打算回答這問題,又道:「哥已經有一個多月沒見樂怡姐了,對嗎?」

樂怡,唉!

我無視心中因樂怡而來的不快,雙手飛快的敲著鍵盤,道:「是又怎樣?」

倩柔繼續施展她的軟功,嗲聲道:「哥一定很寂寞吧?」

我知她意之所指,按下儲存的鍵,失笑道:「是又如何呢?」說罷拿起剩下的咖啡,灌到口裏。

倩柔又湊咀到我耳邊,柔聲道:「人家可以陪你睡喔。」

我聽得差點沒將剛入口的咖啡噴出來,失聲道:「陪什麼?」

旋又省悟道:「你不是為了一千元而這樣做吧?」心中暗了聲我的天,平日看來乖乖的妹妹倩柔原來…難道真的「世風日下,道德淪亡」??

倩柔嗔道:「一千元而已喔!你到街上找也找不到像你妹妹這樣可愛的女生吧?」

嗯,這倒也是…

咦?喂,我的重點不是這個吧?

皺眉道:「這一千元你是用來幹什麼的。」

倩柔不知是真是假的答道:「人家的手機壞了,要買新的啦。」

又道:「難道哥不想嗎?上次人家發燒時你不也有故意碰人家的胸部嗎?還有…」

說罷又列舉出諸般證據,以證明她的哥哥我是個大色鬼和淫賊。

我越聽越覺受不了,想不到自己一時衝動下的小動作竟全然被她所知悉,這回真是糗大了。

忍不住喝了聲:「夠了!」

倩柔得意的笑了笑,等待我的回答。

我暗動了懲戒這可惡丫頭的念頭,關上了電腦後,盯著她道:「你老哥我一個月才萬多元,一千元可不是小數目,這樣吧,我可以給你一千元,但你要在這個暑假裏完全負責家裏所有家務。」

倩柔小咀一噘,纏著我頸的兩手緊了一下,道:「才不要,做家務的話人家的手會變粗的。」

我嘲諷她道:「變粗又怎樣?反正你這麼好花錢,也沒人要的了。」

倩柔兩目一瞪,嬌哼一聲,兩個小拳頭竟使勁的往我頭上鑽,狠聲道:「你敢再多說一遍!」

劇痛傳來,我只好彎腰投降道:「痛痛痛…!!好了,好了!放過我罷!」

倩柔這才收回她的「奪命手」,道:「快說!要還是不要?」

「喔…」

我轉過身來,卻是看得一呆,這丫頭一改平日的T恤短褲,換上了一身連身裙式的睡衣。

雖還只是初具規模,但在衣著襯托下充滿青春魔力的少女身段仍足令我起了一點點的反應。

「好看吧?」

倩柔見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她點頭,立即興奮起來,還在我面前表演她在體操課學回來的優雅旋身。

唔…身輕腿細腰也很軟,果然是具有體操運動員的潛質,在床上一定可以玩很多花式…喔…想太多了…

當我發覺倩柔停了下來,笑意盈盈的看著我時,我起了劇烈的反應,竟不下於樂怡第一次在我面前脫衣的刺激。

這丫頭撒嬌撒嗲的功夫甚為了得,竟連我這親哥哥也拿她沒輒。

近兩個月積累的慾火令我起了豁出去的衝動,過了今夜,什麼事情也就把它忘了吧,道:「好!不過若你將來後悔,可不要來找我算帳。真的不後悔?」

倩柔坐到我的床上,道:「只是和自己的哥哥睡覺吧?有什麼好後悔的?」

我道:「你應該知道,不會只是睡覺這麼簡單。」

倩柔笑著攤出小手,道:「當然了,先交錢,後交貨~!」

我搖頭笑道:「這個,待我驗貨完畢後再說吧!」

倩柔盯著我道:「有什麼好驗的?你不是有偷看過我洗澡嗎?變態哥哥?」

我心道:自己連門也關不好,這便宜我倒是不能不檢的。

但這丫頭也太可惡了,不給她些教訓可不行。

「啊~~~!」

我心頭給她弄得又有惱火又有慾火,兩火齊燒之下,我一剎那間變得像個色狼似的樣子,把一臉愕然和驚訝的倩柔推倒床上,雙手同時高效率的拉下她的睡衣。一方面從大腿著手,一方面沿腰而上。

倩柔顯然沒想到我「坐言起行」,雙手失措的推拒著,道:「慢…慢著…等等嘛…喔~~哥~~!等…等一下啦…!啊~~不要啦~~!」

這小娃兒的身體真的非常柔軟,又有彈性,呵呵,真的不錯、不錯!

看著被我稍為耍了幾下子便臉蛋通紅的妹妹,我既覺有趣,又感心癢,但心裏終究過不了最後樂怡的那關,一對手雖在倩柔身上東摸西捏的,卻是「過門不入」,只是戲弄她一下、隨便佔些便宜好了。

可倩柔的反應卻誇張得很,像是我這哥哥要強姦她似的,大叫大嚷的,最後當我的指尖輕輕擦過她腿間的敏感帶時,她發出一陣刺耳的尖叫聲,整個人觸電般彈了起來,滾到床邊跑了出去。

我笑著叫道:「不做生意了嗎?」不見回應。

她不是哭了吧?若是如此,倒也活該,但…這是不可能的。

自她上了中學以後,我從來未見過她流過一滴淚。由早到晚,總是一副歡歡喜喜的樂天模樣。

我不認為有什麼事情能令她落淚,甚至乎老子歸天,這丫頭想也不會哭一下吧?

苦笑著搖了搖頭,我關上了房門和房燈,又拉上了簾子,房門頓成黑漆漆的一片。

躺到床上,還有著倩柔身上的氣味,心中尚想著樂怡,我和她青澀的初夜、她的熱情和溫柔…

漸漸的,一團火在我心頭又燒了起來…

雙眼合上,右手移到胯間套弄起來,慾望這東西,不想時可以完全沒感覺,可是一但挑起,便如洪水暴漲,想擋也擋不住。

手淫的時候總是特別多暇想,此刻鼻裏蕩漾著陣陣倩柔浴後的香氣,腦袋頓時勾勒出她洗澡後一幅綺麗的出浴圖…

倩柔濕漉漉的從浴缸中站了出來,熱乎乎的浸浴後,細滑的肌膚上滴著點點晶瑩水珠,隆起的胸脯、纖巧的大腿、圓潤的臀部,白晢中滲著一暈桃紅,竟是美豔得教我不敢正視!

我越想越覺興奮,手的動作更加快了,一股熱流在體內亂竄亂撞起來,沒際限的思海裏繼續著我這瘋狂的幻想…

忍不住了!

我拉開門衝了進去,將渾身赤裸的親妹推向牆邊,用手分開她一雙大腿,盡情宣洩著自己的慾望…

「……!!」

思境中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一隻柔軟的手摸上我正套弄著要害的「五姑娘」。

觸感溫軟細膩,可我的心卻是一陣驟寒,如墮冰雪之中,身體跟著僵硬了起來,反之小弟則軟垂了下來,造成一趣怪的對比。

「哥…你…在自慰…嗎?」

黑暗之中,倩柔清脆的聲音在床尾處響起。

「沒看過人打手槍嗎…!?」

換了平時我可能會這樣說,可是剛才我一直以她作幻想對象,心虛之下,一時之間,我尷尬得全不知如何應對。

我拉著褲子,道;「你…進來就不懂先敲門嗎?」

「嘿…誰叫你沒有關好門啊?」

倩柔帶點嘲弄的語氣應著。

房中雖沒有一點燈光,我仍隱約見到敞開著的門,看樣子我是忘了關門了,竟連妹妹走了進來也全不知道。

「喂…你上來幹什麼?」

「嘻…」

倩柔只笑不答的爬了上床,移到我身旁伏了下來。

我的胸口似為了某種慾望而又熱了起來,針對的顯然是倩柔的舉動。

糟糕,為何我會覺得興奮呢?她不是第一次要跟我睡吧?

冷靜…冷靜…

「啜!」倩柔忽然將臉一仰,重重吻了我的臉頰一下。

然後在我耳邊輕輕道:「哥~~生日快樂~~!」

我呆了半晌,道:「我…生日?」倩柔道:「七月十三日,你的二十四歲生日,不是嗎?」

我失笑道:「今天是十二日…喔…」

倩柔雀躍的道:「過了十二時了啦!」

我擺手道:「禮物呢?」

倩柔拉著我的手摸黑探去,嬌笑道:「在這裡~在這裡呀!」

咦…怎麼這麼軟的?

我心中一陣愕然,道:「你…」

倩柔的聲音變得有些兒澀澀的,黑暗我倒看不見她的神情,道:「知道是什麼嗎?」

我胸口一熱,卻是猜不透她的心意,這丫頭怎麼忽然又這麼大膽了?

夜色雖令我看不見,卻更添了些曖昧的氣氛,淡化了我的罪惡感。

倩柔將我的手貼在她的胸前,我自然立即不由分說,把握機會了。

畢竟做哥哥的也是人,也有把持不住的時候,何況是她自己找上門來!

倩柔被我弄得身子一陣抖震,立即按著我的手道:「喔~~!先不要用力啦~~!」

我順著她意放下手,笑道:「又怕了嗎?」

倩柔重重的捏了我的手一下,氣道:「誰怕誰?若我告訴樂怡姐你現在幹的是什麼,你猜她會怎樣反應?」林心如洗澡自摸被偷拍图库====>>>>喜欢就点舒琪**阴道裸体图500张

我抗議道:「喂,今天不是老子生日嗎?你該順我的意才對!」

倩柔道:「喔,那哥想怎樣呢?」

我啞然,難道我要說對自己的妹子說我想幹你嗎?

見我不答,倩柔又笑了起來,道:「沒膽鬼,不敢說嗎?」

我又落了下風,頹然道:「好吧,我就順你的意多一次吧。」

倩柔拉起我的手,讓我隔著她的睡衣,輕輕的搓揉著那兩團溫溫的軟肉,觸感輕柔細嫩,心頭卻是又亂又緊張,我是否在玩火?

倩柔漸變急促的呼吸聲在沉寂的空氣中迴蕩著,發育良好的乳房也跟隨著一起一跌的,她雙手仍按在我的手上,卻沒有說半句話,只默默的讓我玩弄她的胸部。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情迷咖啡室
飛機上的小妹妹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心中的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