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賓館西面的小街,當時是90年代初大都市的紅燈區。那日與幾個朋友游泳歸來,在一家自助餐廳酒飽飯足之後,信步閒逛,不覺來到此處。遠望著站在門前若隱若現燈光下小姐們的身影,哥幾個不約而同的都想進去看看。

我們哥幾個從小就是不讓父母省心的「禍頭子」,自畢業,就業,娶妻後,一直安份居家過日子。但精力充沛,身強體壯的我們食的是人間煙火,都有七情六欲的情感,並非聖人柳下惠。雖然心中都有慾念,但更多的是好奇,不低的工資,兜中不乏鈔票,面對著這樣的誘惑毫不猶豫的走進了這條小街。

一家掛著《紅月光咖啡屋》門牌的小屋,房門半開著,陰暗的紅光中傳出《何日君再來》的樂曲聲。

「幾位大哥,進屋坐一會兒吧。」一位身穿淺色超短裙的小姐,嬌媚的走上來,扭著屁股,邁著一雙赤足穿著高跟鞋的小腳,挽住我的胳膊,跨著小步把我往屋裡拽。

「就這家了。」哥幾個都隨我進了屋。

「幾位大哥包房裡坐。」小小的咖啡屋裡,昏暗的燈光下,一個小巴台,三間堪稱「斗室」的小屋。名副其實的一個「小」字。

「喝點什麼?」

「有什麼?」

「有紅酒,啤酒,果汁……」

要了一瓶干紅,一箱鐵聽藍帶,果盤和小食品,在這個小斗室裡,哥幾個坐了下來。

「三位。」隨著老闆娘一聲叫,屋裡的三位小姐全部都進來了。

這哥倆不客氣的一人拽了一個過去摟在身邊,只剩下一個年齡稍大的,怯怯的站在門邊。看來我只能要這個了,我朝她擺了一下手,她走過來坐在我身邊,把我的酒杯倒滿,又用牙籤叉起一塊菠蘿送到我嘴邊。

我端詳著坐在我身邊的小姐,她大約22~23歲的樣子,短裙下兩條纖細的腿,拘謹的挨著我,乾瘦的赤足穿著一雙細高跟涼鞋,沉默稍許,她怯怯地問我,「大哥貴姓啊?」

第一次玩「瀟灑」,應該如何「說」、「做」,我也僅聽社會上的朋友們講過,不過即然來了我也不能叫她小看了我。想幹什麼就放手去幹,沒什麼可猶豫的。我一把將她摟過來,讓她坐在我的腿上,她忸捏了一下,乖乖的坐了下來。

「我姓『嫖』。」我對她說。

她楞了一下,問我,「大哥是鮮族人嗎?」

「不是,是嫖客的嫖,哈哈……」

她用手在我腿上輕輕掐了一下,嬌聲說:「大哥真壞。」

幾句話一聊,打破了剛才沉默拘謹的局面,我也放開了,我放肆的摟過她,俯下頭去吻她的小嘴,她忸捏了一下;我們那哥倆正樂得借此離開,他倆便起了身,摟著各自懷中的小姐,各拎著兩罐啤酒,去了另外兩個包房。

他們一走,我徹底放開了。我把手順著她那消瘦但還光滑大腿伸進她的褲衩去摸她的屄穴。她「嗯」了一聲,挺起屁股,叉開兩腿,兩手摟著我的脖子,把嘴唇緊貼著我的嘴唇,「吱吱」的親吻著,支撐身體的右腿還微微抖動,左腳的鞋子已脫落在地上,左腳趾上下不住的翹動;性感的動態使我慾火衷燒。

除妻之外,這是我第一個性接觸的女人,妻熟悉的肉體對我已沒有新鮮感,我像對眼前這個躺在我腿上的尤物,我像小貓剛抓住老鼠一樣,在懷中盡情的玩弄她。

感覺她的肉體的確和妻的不一樣,她雖有些消瘦,但兩片陰唇倒也肥厚,稀疏的陰毛分佈在恥骨和陰唇兩側。我將中指插入她的陰道,她只是微微顫動了一下,輕輕地「嗚」了一聲;她的陰道內比妻的略感粗糙。

這時,一股溫呼呼的淫水順著陰道緩緩的淌了出來,這時,我又將食指伸向她陰唇上方的包皮內,去揉捏她的陰蒂。剛一接觸,她身體痙臠的收縮了一下,左手不覺的把我的手擋了一下,隨即便立既縮了回,我的中指努力向陰道深處插著,似乎已碰到了子宮口--花芯處。

看到她抖動顫抖的樣子,我心中滿足,卻慾火高漲只覺得雞巴膨脹難受,她的陰蒂在我的揉摸下也漲大凸出起來。

包房太小了,無法做出大的動作。我只好站起來解開褲帶,褪下褲子坐在沙發上,撩起她的短裙去脫她的褲衩,她卻不原脫褲衩,用手將褲衩拉開空,赤足踩在沙發上,蹲坐著,握住我的雞巴往她的屄裡插。

不知是我的雞巴太硬,還是她的褲衩太小,剛插進一點,勒的我雞巴很不舒服;我粗暴的把她按在沙發上,用力脫去了她的褲衩,這才把她扶起來,讓她跨騎在我的上面,把她的小屄對準我的勃勃挺立的雞巴,「撲哧」的插進了她的屄裡。

別看她挺消瘦,可她的陰唇挺豐滿,屄也挺緊,上下抽動時,兩片豐滿的陰唇緊緊的包裹著我的雞巴,伴隨著陣陣收縮,使雞巴有很爽的磨擦感。上下的激烈抽動,使座下的沙發發出一陣陣嘎嘎的響聲。

她很努力做,使我很高興。這時,鄰近的包房也傳來陣陣地「吱嘎」聲,我那兩哥們也沒有老實,他們更不「消庭」。

第一次采「野花」,第一次嫖「雞」,新鮮的感覺使人很容易達到高潮,也就是十多分鐘吧。沸騰的精液從我的雞巴裡激烈的一陣陣「吱吱」的射出,我感覺得到,我想她也一定有感覺吧!

我起身拿起被我扔在沙發上她的褲衩想擦拭一下沾了她淫水的手,這時握發現褲衩上有一塊補丁。我才明白她剛才為什麼不肯脫褲衩,她比另外兩個小姐年齡大,可能是生意不好,怪不得她這麼努力做!

她起身後,拿了一條新餐巾,從保溫瓶中往一個紙杯中倒了一些溫水,將餐巾洇濕,先把我的雞巴擦拭乾淨,又默默的擦乾自己的陰部。這時的我覺得意猶未盡,伸手又將她摟了過來,緊緊的摟著她後背,將她的雙乳緊緊的壓在我的胸前,勒的她喘息急促地對我說:「大哥,你輕點。」

仍是慾火依舊的我按耐不住地剝下她的上衣,嘴裡卻說:「我看看你是不是帶假乳罩。」

脫去她濕潤的乳罩,在她消瘦的胸前,一雙尖挺豐滿的乳房呈現在我眼前,用手一摸,乳房濕呼呼的,兩個紅潤的乳頭向前凸起。我忍不住用雙手去攥她的乳房,沒想到她的乳房「哧」的噴出了奶水,我不禁一驚,難道她還是一個正在哺乳的少婦嗎?

哈哈!我要吃奶,我也不管她那麼多,也不去看她那含淚欲滴的雙眼,將她壓在沙發上用嘴含住她那豐滿的乳房,通快的一頓吸裹,兩個乳房都裹便了,一口口溫熱的乳汁咽進肚裡。

她臉上呈現出一副快感,喃喃地說:「唉,好舒服。」

佔了便宜,我還覺得沒有夠,繼續趴在她胸前吸裹她的乳房,這次卻白費功夫,一滴也沒有了。

翻過身來,她的頭躺在我腿上,用兩隻乾瘦的小手輕撓,揉攥著我的雞巴,忽而轉過頭去,用舌頭輕輕的舔了幾下我的龜頭(當時不興口交,而我當時也不知道還有口交這一說法,否則,我非和她玩一把不可),刺激的我的雞巴又騰騰的膨脹勃起,我要她將兩手按在沙發上,撅著屁股,從後面將膨脹堅硬的雞巴從後面插進她的屄裡。

我把手從她小腹下伸過去揉摸著她的陰蒂,挺著腰桿猛烈的抽插,她在我的身前,用雙手支撐著身體,兩腿還不時的顫抖,忍著劇烈的刺激,不時發出低低的呻吟。

這次可不比第一次,我倆直肏的大汗淋漓,我的精液才在她陰道一陣激烈的收鎖下猛烈的射入她的屄裡。

心滿意足的我倆,擦拭乾淨後,仍赤裸裸的依偎在沙發上喝著紅酒一連幾杯下肚,她的話也多了,這時我問她,家是哪的?孩子多大了?為什麼孩子還在吃奶你還出來做台?

她默默的望著我,回答我說,她家在東區,孩子是剖腹產的,現在已七個多月了。又沉默了一會兒,她才說兩個多月前,她老公犯事進去了,她沒有工作,為生活,只好出來作台,孩子由婆婆帶著,但她長的不漂亮,客人也少,覺得挺難。

聽她言罷,我多少動了點憐憫之心,私下裡又塞了不起200元給她,也算是對她努力服務的一種報酬。

她接過錢,小心翼翼的將錢放進褲衩上的小兜內,淡淡眉毛下的眼睛脈脈含情的望著我,「大哥,你什麼時候還來呢?」

「有空吧。」心裡說,我們這樣的工資收入可不是天天能來的。

出來算帳,此時那兩個哥們早就完事了,在外面等的亂叫,酒資加嫖資一共1500元。價格不低,就算付得起,以後也不能總來。

出門後,哥幾個嘻笑著說:「完了完了,學壞了。」邁著酒後不穩的腳步,反覆唱著「路旁的野花你不要采」這一句歌詞,各自打車回家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公廁內強姦同學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